今日特别推荐>>



中国寻求在植物基因编辑领域跻身世界领先水平,这一新兴农业技术的中心或将由此向东转移。

种子及化工巨头先正达(Syngenta Ag, SYT)正在北京建立一个开发Crispr-Cas9等新基因编辑技术的中心。这些新技术可为科学家改变生物DNA提供新的途径。该公司目前由国有中国化工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Chemical Corp.)所有。

该公司还计划利用中国高校开展的研究并进入中国的人才库,这一人才库的规模超过了孟山都公司(Monsanto Co., MON)和陶氏杜邦(DowDuPont Inc., DWDP )等竞争对手在美国争夺的人才库。

先正达首席执行长Erik Fyrwald称,中国政府非常支持这项技术。他说,该公司将投资数千万美元开发基因编辑技术。他还说,为中国和世界开发这一技术对该公司来说是很自然的事。

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加剧美国农户、学术界和企业长期以来存在的担忧。他们担心,农业科学的前沿可能从美国农业带转移到中国。在中国,政府鼓励发展大规模、西方式农业生产,以提高国内粮食产量,减少对粮食进口的依赖。

一些人表示,从长远来看,上述趋势或将增加美国生产商对中国技术的依赖,同时可能限制他们获得尖端技术的机会。

Crispr和Talen等其他新兴技术为农作物科学家和种子公司提供了修改植物基因的新方法。行业官员表示,这些技术比之前的生物技术方法更快捷,成本也更低,过去20年里美国90%以上的玉米和大豆田种植转基因作物都是采用生物技术方法。

以前的基因工程通常涉及添加来自细菌、病毒或其他植物物种的基因,以创造能抵抗除草剂或驱虫的作物。更新后的基因编辑技术可以让科学家在不添加任何外来DNA的情况下做出改变,取得同样的效果,这样的话受到的监管会更宽松。

孟山都和陶氏杜邦等美国种子生产商正大力投资于玉米等大型作物的基因编辑工程,同时展开宣传,希望让公众接受经这种方法出产的粮食。怀疑论者则表示,这项新技术可能对人类健康和环境造成威胁。

虽然这些公司把大部分基因编辑工作放在美国,但先正达却将这项工作放在北京,该公司目前在北京有约50名员工研究基因编辑技术。

Bob Stallman认为,先正达的举措反映出美国对农业研究的投资已经减少。Stallman是得克萨斯州水稻种植商和牲畜养殖者,曾担任American Farm Bureau Federation的负责人。

现任美国食品与农业研究基金会(Foundation for Food and Agriculture Research)董事的Stallman称,他最担心的是美国对农业研究的政府投在减少,而中国则在推进这项工作。该基金会总部位于华盛顿,是根据2014年的《农业法》(Farm Bill)设立的,旨在联合私营企业进行土壤健康、农作物光合作用等方面的研究。

据美国农业部2016年11月的一项分析报告,中国公共部门对农业研究的投资总额在2008年超过美国,1990年至2013年间中国的农业研究投资额增长近七倍。到2013年,中国公共部门在农业研究方面的投资已经是美国的两倍多,美国农业官员认为,两国之间的差距在此之后进一步扩大了。

两家中国的研究院一直在利用基因编辑技术培育水稻、小麦、玉米、棉花和大豆新品种。虽然中国基本上禁止早期版本的转基因农作物在国内种植,但一些专家预计中国对基因编辑技术的监管将放松,因为该技术不需要向农作物加入新的基因。

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研究员高彩霞认为,利用基因编辑技术来开发作物,比对作物进行转基因研究容易获得批准。

总部位于北京的研究与咨询公司China Policy的农业分析师Even Rogers Pay称,中国以往在农业研究方面落后于其他国家,但在基因编辑技术领域,中国可能超前。

中国还寻求在人类药物和牲畜的基因编辑方面获得领先地位,部分此类研究所面临的监管限制少于美国。

但美国农业官员表示,不清楚中国将在多大程度上保护政府机构在农业研发中取得的任何突破,由此引发了谁将分享这些研究成果的疑问。

研究机构Aspen Institute的国会项目执行董事、美国前农业部长Dan Glickman称,先正达这样的公司将因投入额外研究资金而受益,但无法确定研究成果所有权的归属,以及全世界农民是否能分享到成果,以及需要为此支付的价格。

先正达发言人称,该公司力争将北京研发出来的作物在全球销售。为开发其希望销售的基因编辑作物种子,先正达已从Broad Institute获得使用Crispr-Cas9的授权许可。由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和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牵头主办的Broad Institute持有这一基因编辑技术的专利。

Fyrwald称,自一年前先正达出售给中国化工集团公司的交易完成以来,中国的大门向该公司敞开。去年秋季,先正达在北京附近的一个研发试验农场举办了为期两天的峰会,向中国政府官员、学术界泰斗及其他中国农业企业高管展示了最新的玉米和蔬菜品种。

Fyrwald目前看到了希望,收购中国种子和杀虫剂生产商并在中国推出更多产品的机会来临。

先正达高管称,相比美国,该公司在中国针对基因编辑的研发具有更大的灵活性。在美国,该公司继续研发其他生物技术。

先正达全球研究主管Michiel van Lookeren Campagne称,中国法律使科学家能够在“研究免责”的环境下开展研发工作,如果研究人员将专利技术用于科学研究和试验,而不是用于开发具体产品,则无需获得授权许可。他说,美国不允许这类研究免责。



Jacob Bunge / Lucy Craymer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中国大力发展植物基因编辑技术 美国深感威胁

发布日期:2018-05-07 16:17


中国寻求在植物基因编辑领域跻身世界领先水平,这一新兴农业技术的中心或将由此向东转移。

种子及化工巨头先正达(Syngenta Ag, SYT)正在北京建立一个开发Crispr-Cas9等新基因编辑技术的中心。这些新技术可为科学家改变生物DNA提供新的途径。该公司目前由国有中国化工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Chemical Corp.)所有。

该公司还计划利用中国高校开展的研究并进入中国的人才库,这一人才库的规模超过了孟山都公司(Monsanto Co., MON)和陶氏杜邦(DowDuPont Inc., DWDP )等竞争对手在美国争夺的人才库。

先正达首席执行长Erik Fyrwald称,中国政府非常支持这项技术。他说,该公司将投资数千万美元开发基因编辑技术。他还说,为中国和世界开发这一技术对该公司来说是很自然的事。

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加剧美国农户、学术界和企业长期以来存在的担忧。他们担心,农业科学的前沿可能从美国农业带转移到中国。在中国,政府鼓励发展大规模、西方式农业生产,以提高国内粮食产量,减少对粮食进口的依赖。

一些人表示,从长远来看,上述趋势或将增加美国生产商对中国技术的依赖,同时可能限制他们获得尖端技术的机会。

Crispr和Talen等其他新兴技术为农作物科学家和种子公司提供了修改植物基因的新方法。行业官员表示,这些技术比之前的生物技术方法更快捷,成本也更低,过去20年里美国90%以上的玉米和大豆田种植转基因作物都是采用生物技术方法。

以前的基因工程通常涉及添加来自细菌、病毒或其他植物物种的基因,以创造能抵抗除草剂或驱虫的作物。更新后的基因编辑技术可以让科学家在不添加任何外来DNA的情况下做出改变,取得同样的效果,这样的话受到的监管会更宽松。

孟山都和陶氏杜邦等美国种子生产商正大力投资于玉米等大型作物的基因编辑工程,同时展开宣传,希望让公众接受经这种方法出产的粮食。怀疑论者则表示,这项新技术可能对人类健康和环境造成威胁。

虽然这些公司把大部分基因编辑工作放在美国,但先正达却将这项工作放在北京,该公司目前在北京有约50名员工研究基因编辑技术。

Bob Stallman认为,先正达的举措反映出美国对农业研究的投资已经减少。Stallman是得克萨斯州水稻种植商和牲畜养殖者,曾担任American Farm Bureau Federation的负责人。

现任美国食品与农业研究基金会(Foundation for Food and Agriculture Research)董事的Stallman称,他最担心的是美国对农业研究的政府投在减少,而中国则在推进这项工作。该基金会总部位于华盛顿,是根据2014年的《农业法》(Farm Bill)设立的,旨在联合私营企业进行土壤健康、农作物光合作用等方面的研究。

据美国农业部2016年11月的一项分析报告,中国公共部门对农业研究的投资总额在2008年超过美国,1990年至2013年间中国的农业研究投资额增长近七倍。到2013年,中国公共部门在农业研究方面的投资已经是美国的两倍多,美国农业官员认为,两国之间的差距在此之后进一步扩大了。

两家中国的研究院一直在利用基因编辑技术培育水稻、小麦、玉米、棉花和大豆新品种。虽然中国基本上禁止早期版本的转基因农作物在国内种植,但一些专家预计中国对基因编辑技术的监管将放松,因为该技术不需要向农作物加入新的基因。

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研究员高彩霞认为,利用基因编辑技术来开发作物,比对作物进行转基因研究容易获得批准。

总部位于北京的研究与咨询公司China Policy的农业分析师Even Rogers Pay称,中国以往在农业研究方面落后于其他国家,但在基因编辑技术领域,中国可能超前。

中国还寻求在人类药物和牲畜的基因编辑方面获得领先地位,部分此类研究所面临的监管限制少于美国。

但美国农业官员表示,不清楚中国将在多大程度上保护政府机构在农业研发中取得的任何突破,由此引发了谁将分享这些研究成果的疑问。

研究机构Aspen Institute的国会项目执行董事、美国前农业部长Dan Glickman称,先正达这样的公司将因投入额外研究资金而受益,但无法确定研究成果所有权的归属,以及全世界农民是否能分享到成果,以及需要为此支付的价格。

先正达发言人称,该公司力争将北京研发出来的作物在全球销售。为开发其希望销售的基因编辑作物种子,先正达已从Broad Institute获得使用Crispr-Cas9的授权许可。由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和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牵头主办的Broad Institute持有这一基因编辑技术的专利。

Fyrwald称,自一年前先正达出售给中国化工集团公司的交易完成以来,中国的大门向该公司敞开。去年秋季,先正达在北京附近的一个研发试验农场举办了为期两天的峰会,向中国政府官员、学术界泰斗及其他中国农业企业高管展示了最新的玉米和蔬菜品种。

Fyrwald目前看到了希望,收购中国种子和杀虫剂生产商并在中国推出更多产品的机会来临。

先正达高管称,相比美国,该公司在中国针对基因编辑的研发具有更大的灵活性。在美国,该公司继续研发其他生物技术。

先正达全球研究主管Michiel van Lookeren Campagne称,中国法律使科学家能够在“研究免责”的环境下开展研发工作,如果研究人员将专利技术用于科学研究和试验,而不是用于开发具体产品,则无需获得授权许可。他说,美国不允许这类研究免责。



Jacob Bunge / Lucy Craymer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中国寻求在植物基因编辑领域跻身世界领先水平,这一新兴农业技术的中心或将由此向东转移。

种子及化工巨头先正达(Syngenta Ag, SYT)正在北京建立一个开发Crispr-Cas9等新基因编辑技术的中心。这些新技术可为科学家改变生物DNA提供新的途径。该公司目前由国有中国化工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Chemical Corp.)所有。

该公司还计划利用中国高校开展的研究并进入中国的人才库,这一人才库的规模超过了孟山都公司(Monsanto Co., MON)和陶氏杜邦(DowDuPont Inc., DWDP )等竞争对手在美国争夺的人才库。

先正达首席执行长Erik Fyrwald称,中国政府非常支持这项技术。他说,该公司将投资数千万美元开发基因编辑技术。他还说,为中国和世界开发这一技术对该公司来说是很自然的事。

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加剧美国农户、学术界和企业长期以来存在的担忧。他们担心,农业科学的前沿可能从美国农业带转移到中国。在中国,政府鼓励发展大规模、西方式农业生产,以提高国内粮食产量,减少对粮食进口的依赖。

一些人表示,从长远来看,上述趋势或将增加美国生产商对中国技术的依赖,同时可能限制他们获得尖端技术的机会。

Crispr和Talen等其他新兴技术为农作物科学家和种子公司提供了修改植物基因的新方法。行业官员表示,这些技术比之前的生物技术方法更快捷,成本也更低,过去20年里美国90%以上的玉米和大豆田种植转基因作物都是采用生物技术方法。

以前的基因工程通常涉及添加来自细菌、病毒或其他植物物种的基因,以创造能抵抗除草剂或驱虫的作物。更新后的基因编辑技术可以让科学家在不添加任何外来DNA的情况下做出改变,取得同样的效果,这样的话受到的监管会更宽松。

孟山都和陶氏杜邦等美国种子生产商正大力投资于玉米等大型作物的基因编辑工程,同时展开宣传,希望让公众接受经这种方法出产的粮食。怀疑论者则表示,这项新技术可能对人类健康和环境造成威胁。

虽然这些公司把大部分基因编辑工作放在美国,但先正达却将这项工作放在北京,该公司目前在北京有约50名员工研究基因编辑技术。

Bob Stallman认为,先正达的举措反映出美国对农业研究的投资已经减少。Stallman是得克萨斯州水稻种植商和牲畜养殖者,曾担任American Farm Bureau Federation的负责人。

现任美国食品与农业研究基金会(Foundation for Food and Agriculture Research)董事的Stallman称,他最担心的是美国对农业研究的政府投在减少,而中国则在推进这项工作。该基金会总部位于华盛顿,是根据2014年的《农业法》(Farm Bill)设立的,旨在联合私营企业进行土壤健康、农作物光合作用等方面的研究。

据美国农业部2016年11月的一项分析报告,中国公共部门对农业研究的投资总额在2008年超过美国,1990年至2013年间中国的农业研究投资额增长近七倍。到2013年,中国公共部门在农业研究方面的投资已经是美国的两倍多,美国农业官员认为,两国之间的差距在此之后进一步扩大了。

两家中国的研究院一直在利用基因编辑技术培育水稻、小麦、玉米、棉花和大豆新品种。虽然中国基本上禁止早期版本的转基因农作物在国内种植,但一些专家预计中国对基因编辑技术的监管将放松,因为该技术不需要向农作物加入新的基因。

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研究员高彩霞认为,利用基因编辑技术来开发作物,比对作物进行转基因研究容易获得批准。

总部位于北京的研究与咨询公司China Policy的农业分析师Even Rogers Pay称,中国以往在农业研究方面落后于其他国家,但在基因编辑技术领域,中国可能超前。

中国还寻求在人类药物和牲畜的基因编辑方面获得领先地位,部分此类研究所面临的监管限制少于美国。

但美国农业官员表示,不清楚中国将在多大程度上保护政府机构在农业研发中取得的任何突破,由此引发了谁将分享这些研究成果的疑问。

研究机构Aspen Institute的国会项目执行董事、美国前农业部长Dan Glickman称,先正达这样的公司将因投入额外研究资金而受益,但无法确定研究成果所有权的归属,以及全世界农民是否能分享到成果,以及需要为此支付的价格。

先正达发言人称,该公司力争将北京研发出来的作物在全球销售。为开发其希望销售的基因编辑作物种子,先正达已从Broad Institute获得使用Crispr-Cas9的授权许可。由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和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牵头主办的Broad Institute持有这一基因编辑技术的专利。

Fyrwald称,自一年前先正达出售给中国化工集团公司的交易完成以来,中国的大门向该公司敞开。去年秋季,先正达在北京附近的一个研发试验农场举办了为期两天的峰会,向中国政府官员、学术界泰斗及其他中国农业企业高管展示了最新的玉米和蔬菜品种。

Fyrwald目前看到了希望,收购中国种子和杀虫剂生产商并在中国推出更多产品的机会来临。

先正达高管称,相比美国,该公司在中国针对基因编辑的研发具有更大的灵活性。在美国,该公司继续研发其他生物技术。

先正达全球研究主管Michiel van Lookeren Campagne称,中国法律使科学家能够在“研究免责”的环境下开展研发工作,如果研究人员将专利技术用于科学研究和试验,而不是用于开发具体产品,则无需获得授权许可。他说,美国不允许这类研究免责。



Jacob Bunge / Lucy Craymer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评论



中国大力发展植物基因编辑技术 美国深感威胁

发布日期:2018-05-07 16:17


中国寻求在植物基因编辑领域跻身世界领先水平,这一新兴农业技术的中心或将由此向东转移。

种子及化工巨头先正达(Syngenta Ag, SYT)正在北京建立一个开发Crispr-Cas9等新基因编辑技术的中心。这些新技术可为科学家改变生物DNA提供新的途径。该公司目前由国有中国化工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Chemical Corp.)所有。

该公司还计划利用中国高校开展的研究并进入中国的人才库,这一人才库的规模超过了孟山都公司(Monsanto Co., MON)和陶氏杜邦(DowDuPont Inc., DWDP )等竞争对手在美国争夺的人才库。

先正达首席执行长Erik Fyrwald称,中国政府非常支持这项技术。他说,该公司将投资数千万美元开发基因编辑技术。他还说,为中国和世界开发这一技术对该公司来说是很自然的事。

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加剧美国农户、学术界和企业长期以来存在的担忧。他们担心,农业科学的前沿可能从美国农业带转移到中国。在中国,政府鼓励发展大规模、西方式农业生产,以提高国内粮食产量,减少对粮食进口的依赖。

一些人表示,从长远来看,上述趋势或将增加美国生产商对中国技术的依赖,同时可能限制他们获得尖端技术的机会。

Crispr和Talen等其他新兴技术为农作物科学家和种子公司提供了修改植物基因的新方法。行业官员表示,这些技术比之前的生物技术方法更快捷,成本也更低,过去20年里美国90%以上的玉米和大豆田种植转基因作物都是采用生物技术方法。

以前的基因工程通常涉及添加来自细菌、病毒或其他植物物种的基因,以创造能抵抗除草剂或驱虫的作物。更新后的基因编辑技术可以让科学家在不添加任何外来DNA的情况下做出改变,取得同样的效果,这样的话受到的监管会更宽松。

孟山都和陶氏杜邦等美国种子生产商正大力投资于玉米等大型作物的基因编辑工程,同时展开宣传,希望让公众接受经这种方法出产的粮食。怀疑论者则表示,这项新技术可能对人类健康和环境造成威胁。

虽然这些公司把大部分基因编辑工作放在美国,但先正达却将这项工作放在北京,该公司目前在北京有约50名员工研究基因编辑技术。

Bob Stallman认为,先正达的举措反映出美国对农业研究的投资已经减少。Stallman是得克萨斯州水稻种植商和牲畜养殖者,曾担任American Farm Bureau Federation的负责人。

现任美国食品与农业研究基金会(Foundation for Food and Agriculture Research)董事的Stallman称,他最担心的是美国对农业研究的政府投在减少,而中国则在推进这项工作。该基金会总部位于华盛顿,是根据2014年的《农业法》(Farm Bill)设立的,旨在联合私营企业进行土壤健康、农作物光合作用等方面的研究。

据美国农业部2016年11月的一项分析报告,中国公共部门对农业研究的投资总额在2008年超过美国,1990年至2013年间中国的农业研究投资额增长近七倍。到2013年,中国公共部门在农业研究方面的投资已经是美国的两倍多,美国农业官员认为,两国之间的差距在此之后进一步扩大了。

两家中国的研究院一直在利用基因编辑技术培育水稻、小麦、玉米、棉花和大豆新品种。虽然中国基本上禁止早期版本的转基因农作物在国内种植,但一些专家预计中国对基因编辑技术的监管将放松,因为该技术不需要向农作物加入新的基因。

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研究员高彩霞认为,利用基因编辑技术来开发作物,比对作物进行转基因研究容易获得批准。

总部位于北京的研究与咨询公司China Policy的农业分析师Even Rogers Pay称,中国以往在农业研究方面落后于其他国家,但在基因编辑技术领域,中国可能超前。

中国还寻求在人类药物和牲畜的基因编辑方面获得领先地位,部分此类研究所面临的监管限制少于美国。

但美国农业官员表示,不清楚中国将在多大程度上保护政府机构在农业研发中取得的任何突破,由此引发了谁将分享这些研究成果的疑问。

研究机构Aspen Institute的国会项目执行董事、美国前农业部长Dan Glickman称,先正达这样的公司将因投入额外研究资金而受益,但无法确定研究成果所有权的归属,以及全世界农民是否能分享到成果,以及需要为此支付的价格。

先正达发言人称,该公司力争将北京研发出来的作物在全球销售。为开发其希望销售的基因编辑作物种子,先正达已从Broad Institute获得使用Crispr-Cas9的授权许可。由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和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牵头主办的Broad Institute持有这一基因编辑技术的专利。

Fyrwald称,自一年前先正达出售给中国化工集团公司的交易完成以来,中国的大门向该公司敞开。去年秋季,先正达在北京附近的一个研发试验农场举办了为期两天的峰会,向中国政府官员、学术界泰斗及其他中国农业企业高管展示了最新的玉米和蔬菜品种。

Fyrwald目前看到了希望,收购中国种子和杀虫剂生产商并在中国推出更多产品的机会来临。

先正达高管称,相比美国,该公司在中国针对基因编辑的研发具有更大的灵活性。在美国,该公司继续研发其他生物技术。

先正达全球研究主管Michiel van Lookeren Campagne称,中国法律使科学家能够在“研究免责”的环境下开展研发工作,如果研究人员将专利技术用于科学研究和试验,而不是用于开发具体产品,则无需获得授权许可。他说,美国不允许这类研究免责。



Jacob Bunge / Lucy Craymer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中国寻求在植物基因编辑领域跻身世界领先水平,这一新兴农业技术的中心或将由此向东转移。

种子及化工巨头先正达(Syngenta Ag, SYT)正在北京建立一个开发Crispr-Cas9等新基因编辑技术的中心。这些新技术可为科学家改变生物DNA提供新的途径。该公司目前由国有中国化工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Chemical Corp.)所有。

该公司还计划利用中国高校开展的研究并进入中国的人才库,这一人才库的规模超过了孟山都公司(Monsanto Co., MON)和陶氏杜邦(DowDuPont Inc., DWDP )等竞争对手在美国争夺的人才库。

先正达首席执行长Erik Fyrwald称,中国政府非常支持这项技术。他说,该公司将投资数千万美元开发基因编辑技术。他还说,为中国和世界开发这一技术对该公司来说是很自然的事。

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加剧美国农户、学术界和企业长期以来存在的担忧。他们担心,农业科学的前沿可能从美国农业带转移到中国。在中国,政府鼓励发展大规模、西方式农业生产,以提高国内粮食产量,减少对粮食进口的依赖。

一些人表示,从长远来看,上述趋势或将增加美国生产商对中国技术的依赖,同时可能限制他们获得尖端技术的机会。

Crispr和Talen等其他新兴技术为农作物科学家和种子公司提供了修改植物基因的新方法。行业官员表示,这些技术比之前的生物技术方法更快捷,成本也更低,过去20年里美国90%以上的玉米和大豆田种植转基因作物都是采用生物技术方法。

以前的基因工程通常涉及添加来自细菌、病毒或其他植物物种的基因,以创造能抵抗除草剂或驱虫的作物。更新后的基因编辑技术可以让科学家在不添加任何外来DNA的情况下做出改变,取得同样的效果,这样的话受到的监管会更宽松。

孟山都和陶氏杜邦等美国种子生产商正大力投资于玉米等大型作物的基因编辑工程,同时展开宣传,希望让公众接受经这种方法出产的粮食。怀疑论者则表示,这项新技术可能对人类健康和环境造成威胁。

虽然这些公司把大部分基因编辑工作放在美国,但先正达却将这项工作放在北京,该公司目前在北京有约50名员工研究基因编辑技术。

Bob Stallman认为,先正达的举措反映出美国对农业研究的投资已经减少。Stallman是得克萨斯州水稻种植商和牲畜养殖者,曾担任American Farm Bureau Federation的负责人。

现任美国食品与农业研究基金会(Foundation for Food and Agriculture Research)董事的Stallman称,他最担心的是美国对农业研究的政府投在减少,而中国则在推进这项工作。该基金会总部位于华盛顿,是根据2014年的《农业法》(Farm Bill)设立的,旨在联合私营企业进行土壤健康、农作物光合作用等方面的研究。

据美国农业部2016年11月的一项分析报告,中国公共部门对农业研究的投资总额在2008年超过美国,1990年至2013年间中国的农业研究投资额增长近七倍。到2013年,中国公共部门在农业研究方面的投资已经是美国的两倍多,美国农业官员认为,两国之间的差距在此之后进一步扩大了。

两家中国的研究院一直在利用基因编辑技术培育水稻、小麦、玉米、棉花和大豆新品种。虽然中国基本上禁止早期版本的转基因农作物在国内种植,但一些专家预计中国对基因编辑技术的监管将放松,因为该技术不需要向农作物加入新的基因。

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研究员高彩霞认为,利用基因编辑技术来开发作物,比对作物进行转基因研究容易获得批准。

总部位于北京的研究与咨询公司China Policy的农业分析师Even Rogers Pay称,中国以往在农业研究方面落后于其他国家,但在基因编辑技术领域,中国可能超前。

中国还寻求在人类药物和牲畜的基因编辑方面获得领先地位,部分此类研究所面临的监管限制少于美国。

但美国农业官员表示,不清楚中国将在多大程度上保护政府机构在农业研发中取得的任何突破,由此引发了谁将分享这些研究成果的疑问。

研究机构Aspen Institute的国会项目执行董事、美国前农业部长Dan Glickman称,先正达这样的公司将因投入额外研究资金而受益,但无法确定研究成果所有权的归属,以及全世界农民是否能分享到成果,以及需要为此支付的价格。

先正达发言人称,该公司力争将北京研发出来的作物在全球销售。为开发其希望销售的基因编辑作物种子,先正达已从Broad Institute获得使用Crispr-Cas9的授权许可。由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和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牵头主办的Broad Institute持有这一基因编辑技术的专利。

Fyrwald称,自一年前先正达出售给中国化工集团公司的交易完成以来,中国的大门向该公司敞开。去年秋季,先正达在北京附近的一个研发试验农场举办了为期两天的峰会,向中国政府官员、学术界泰斗及其他中国农业企业高管展示了最新的玉米和蔬菜品种。

Fyrwald目前看到了希望,收购中国种子和杀虫剂生产商并在中国推出更多产品的机会来临。

先正达高管称,相比美国,该公司在中国针对基因编辑的研发具有更大的灵活性。在美国,该公司继续研发其他生物技术。

先正达全球研究主管Michiel van Lookeren Campagne称,中国法律使科学家能够在“研究免责”的环境下开展研发工作,如果研究人员将专利技术用于科学研究和试验,而不是用于开发具体产品,则无需获得授权许可。他说,美国不允许这类研究免责。



Jacob Bunge / Lucy Craymer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我要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