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新签署的中美贸易休战协议消除了中国决策者的一个主要焦虑因素,但他们仍面临另一个挑战:在中国经济面临更大下行压力之际,需要提振消费者和企业的信心。



撰文 | James T. Areddy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新签署的中美贸易休战协议消除了中国决策者的一个主要焦虑因素,但他们仍面临另一个挑战:在中国经济面临更大下行压力之际,需要提振消费者和企业的信心。

上周五公布的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了6.1%。这一增速虽落在政府设定的6%-6.5%目标区间内,但却是近30年来的最低水平。

中国经济前景依然黯淡,一些私营部门经济学家警告称,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今年的增速可能进一步下滑至6%以下。


贸易、投资、消费者支出和企业信心均回落,与此同时,中国经济仍在艰难消化债务问题。通过举债获取的资金曾帮助推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但事实证明削减债务是个难题。中国还面临人口老龄化等中长期压力。上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人口自然增长率降至196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这凸显了老龄化问题。

作为中国主要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对手,美国去年挥舞关税大棒在贸易领域发起攻势,还开展了一场针对中国冠军企业的打压行动,这让中国决策者感到头疼,影响了中国去年的出口和企业信心。据野村(Nomura)的经济学家估算,中美贸易战和全球增长放缓对中国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构成了一个百分点的拖累。

中美双方上周达成一项贸易协议以化解争端,根据协议,中国将扩大对美国商品和服务的进口量,但关税并未完全取消,而且围绕两国经贸关系的担忧仍挥之不去。保持经贸往来对于中美两国至关重要。

这些挑战在深圳可见一斑。作为中国南方一个以出口为主业的大都市,深圳已被卷入中美贸易争端的旋涡。

就在一年多前,深圳还被誉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试验田,这些改革推动中国走上市场经济道路。40年来,深圳已从一个渔村转变为集高科技、摩天大楼、贸易和财富中心于一身的大都市。

现在却出现了一种悲观情绪。手机包装生产商深圳市中裕塑胶制品有限公司(Shenzhen Zhongyu Plastics Co.)的首席执行长黄斌说,中国经济没有任何亮点。

深圳电子产品制造商受到美国对华关税措施的打击,但也受到其他国家更为谨慎的商业需求的影响。过热的房地产市场提高了生活成本,也增加了人们的焦虑。

非贸易因素也拖累了当地市场人气,包括在香港发生的已持续半年多的大规模抗议活动,这给香港的商业前景蒙上了阴影,并且令全球都在关注香港发生社会动荡的风险。此外,通讯设备制造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和无人机制造商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SZ DJI Technology Co.)等深圳知名科技企业正面临来自美国等国家的新一轮审查。

中国国家统计局上周五称,当前世界经济贸易增长放缓,动荡源和风险点增多,国内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交织,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

尽管中国经济放缓,但在某种程度上外界已对中国经济超过全球平均水平的增长速度习以为常,2019年也不例外。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近期的估计,去年中国经济增速是全球平均水平(3%)的两倍,仍然超过了大多数新兴经济体。

去年中国GDP总量扩大至14.23万亿美元,增幅与印尼的经济总量相当,此前一年的增幅与澳大利亚的经济总量相当。去年中国市场表现亦不俗,上证综指累计上涨22%,人民币兑美元小幅升值1.3%。

中国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对记者称:“中国仍然是世界经济发展动力最足的火车头。”

不过,据官媒新华社的报道,去年中国经济增速远低于1978-2017年间平均9.5%的增速。

如今,随着中美两大经济体之间的敌意渐消,2020年中国面临的国内困境可能再成焦点。中国政府今年的主要政策包括,实现GDP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较2010年增长一倍的目标,同时提高余下500万赤贫人口的生活水平。

经济放缓之际,一些疑问浮出水面,包括中国领导层能在多大程度上掌控这一过程,比如削减债务,以及有多少因素是政府难以把控的,例如对消费支出构成抑制的居高不下的房价和猪肉价格。

“应对债务和金融风险的中期目标经常与稳增长的短期目标相冲突,”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经济学家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目前,我们正处于把增长和就业放在首位的阶段。”

中国政府对经济放缓的应对措施,令经济学家对中国需要多大力度刺激才能使经济增速重新加快产生了分歧。到目前为止,相关部门发出的信号指向不一:中国已批准在深圳等地进行更多建设,并新推出了一个有望降低借贷利息成本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体系,但政府避免实施官方降息和大举支出等以往的大规模刺激措施。

从一些官方统计数据来看,当前经济发展趋势令人不安。例如,由于企业和消费者需求减弱,去年中国进口额下降2.8%,从美国的进口额更是下降近21%,反映了贸易动荡局势。不过,根据上周达成的美中贸易协议,未来两年中国将购买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和服务,这应会提振对大豆等美国商品的进口。

中国工业品出厂价格也已下行,去年总体生产者价格下降0.3%,这也反映出需求疲软。去年中国汽车销量下降8.2%,与此同时,猪肉价格飙升和原油价格上涨也给消费者带来压力。去年中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5.8%,不及经济增速。

在深圳和上海等大城市,随着企业悄然缩减规模,写字楼空置率稳定在两位数百分点水平。摩根大通(JP Morgan)经济学家朱海斌表示,房地产市场是个风险,有可能到2020年下半年时对经济构成严重拖累。

为了保持整体经济增长势头,中国已部分恢复了那些曾经行之有效的刺激手段,比如政府对建筑业进行投资,但这样做的风险是可能会让控制债务的种种努力付诸东流。2019年房地产投资增长了9.9%,略微高于2018年9.8%的增速,不过固定资产投资仅扩张了5.4%,约为六年前增速的三分之一。

在深圳市,当地决策者正在推动前海新区的建设,在中国认为香港这个金融中心变得愈发不可靠的背景下,前海在宣传中被视为金融中心的试验场。不过,摩天大楼和地铁延长线似乎无法像以前那样对经济产生有力的刺激作用,建筑活动几乎无法缓解深圳生意人的忧虑,他们对中国与美国以及大陆与香港的贸易问题,还有某些堪称全国最高的生活成本感到担忧。

即便深圳当地政府对部分写字楼提供了租金减半的优惠政策,但根据仲量联行(Jones Lang Lasalle)的数据,深圳办公空间空置率均值仍接近25%。与此同时,根据官方数据,深圳的出口和消费都在走软,拖累该市2019年前三季度的增长率放缓至6.6%,明显低于上半年7.4%的增速。

生产手机包装的黄斌表示,如果连深圳的经济都不行了,那就更不用提中国经济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经济增长持续放缓,今年或面临更大压力

发布日期:2020-01-20 13:54
摘要:新签署的中美贸易休战协议消除了中国决策者的一个主要焦虑因素,但他们仍面临另一个挑战:在中国经济面临更大下行压力之际,需要提振消费者和企业的信心。



撰文 | James T. Areddy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新签署的中美贸易休战协议消除了中国决策者的一个主要焦虑因素,但他们仍面临另一个挑战:在中国经济面临更大下行压力之际,需要提振消费者和企业的信心。

上周五公布的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了6.1%。这一增速虽落在政府设定的6%-6.5%目标区间内,但却是近30年来的最低水平。

中国经济前景依然黯淡,一些私营部门经济学家警告称,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今年的增速可能进一步下滑至6%以下。


贸易、投资、消费者支出和企业信心均回落,与此同时,中国经济仍在艰难消化债务问题。通过举债获取的资金曾帮助推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但事实证明削减债务是个难题。中国还面临人口老龄化等中长期压力。上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人口自然增长率降至196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这凸显了老龄化问题。

作为中国主要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对手,美国去年挥舞关税大棒在贸易领域发起攻势,还开展了一场针对中国冠军企业的打压行动,这让中国决策者感到头疼,影响了中国去年的出口和企业信心。据野村(Nomura)的经济学家估算,中美贸易战和全球增长放缓对中国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构成了一个百分点的拖累。

中美双方上周达成一项贸易协议以化解争端,根据协议,中国将扩大对美国商品和服务的进口量,但关税并未完全取消,而且围绕两国经贸关系的担忧仍挥之不去。保持经贸往来对于中美两国至关重要。

这些挑战在深圳可见一斑。作为中国南方一个以出口为主业的大都市,深圳已被卷入中美贸易争端的旋涡。

就在一年多前,深圳还被誉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试验田,这些改革推动中国走上市场经济道路。40年来,深圳已从一个渔村转变为集高科技、摩天大楼、贸易和财富中心于一身的大都市。

现在却出现了一种悲观情绪。手机包装生产商深圳市中裕塑胶制品有限公司(Shenzhen Zhongyu Plastics Co.)的首席执行长黄斌说,中国经济没有任何亮点。

深圳电子产品制造商受到美国对华关税措施的打击,但也受到其他国家更为谨慎的商业需求的影响。过热的房地产市场提高了生活成本,也增加了人们的焦虑。

非贸易因素也拖累了当地市场人气,包括在香港发生的已持续半年多的大规模抗议活动,这给香港的商业前景蒙上了阴影,并且令全球都在关注香港发生社会动荡的风险。此外,通讯设备制造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和无人机制造商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SZ DJI Technology Co.)等深圳知名科技企业正面临来自美国等国家的新一轮审查。

中国国家统计局上周五称,当前世界经济贸易增长放缓,动荡源和风险点增多,国内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交织,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

尽管中国经济放缓,但在某种程度上外界已对中国经济超过全球平均水平的增长速度习以为常,2019年也不例外。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近期的估计,去年中国经济增速是全球平均水平(3%)的两倍,仍然超过了大多数新兴经济体。

去年中国GDP总量扩大至14.23万亿美元,增幅与印尼的经济总量相当,此前一年的增幅与澳大利亚的经济总量相当。去年中国市场表现亦不俗,上证综指累计上涨22%,人民币兑美元小幅升值1.3%。

中国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对记者称:“中国仍然是世界经济发展动力最足的火车头。”

不过,据官媒新华社的报道,去年中国经济增速远低于1978-2017年间平均9.5%的增速。

如今,随着中美两大经济体之间的敌意渐消,2020年中国面临的国内困境可能再成焦点。中国政府今年的主要政策包括,实现GDP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较2010年增长一倍的目标,同时提高余下500万赤贫人口的生活水平。

经济放缓之际,一些疑问浮出水面,包括中国领导层能在多大程度上掌控这一过程,比如削减债务,以及有多少因素是政府难以把控的,例如对消费支出构成抑制的居高不下的房价和猪肉价格。

“应对债务和金融风险的中期目标经常与稳增长的短期目标相冲突,”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经济学家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目前,我们正处于把增长和就业放在首位的阶段。”

中国政府对经济放缓的应对措施,令经济学家对中国需要多大力度刺激才能使经济增速重新加快产生了分歧。到目前为止,相关部门发出的信号指向不一:中国已批准在深圳等地进行更多建设,并新推出了一个有望降低借贷利息成本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体系,但政府避免实施官方降息和大举支出等以往的大规模刺激措施。

从一些官方统计数据来看,当前经济发展趋势令人不安。例如,由于企业和消费者需求减弱,去年中国进口额下降2.8%,从美国的进口额更是下降近21%,反映了贸易动荡局势。不过,根据上周达成的美中贸易协议,未来两年中国将购买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和服务,这应会提振对大豆等美国商品的进口。

中国工业品出厂价格也已下行,去年总体生产者价格下降0.3%,这也反映出需求疲软。去年中国汽车销量下降8.2%,与此同时,猪肉价格飙升和原油价格上涨也给消费者带来压力。去年中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5.8%,不及经济增速。

在深圳和上海等大城市,随着企业悄然缩减规模,写字楼空置率稳定在两位数百分点水平。摩根大通(JP Morgan)经济学家朱海斌表示,房地产市场是个风险,有可能到2020年下半年时对经济构成严重拖累。

为了保持整体经济增长势头,中国已部分恢复了那些曾经行之有效的刺激手段,比如政府对建筑业进行投资,但这样做的风险是可能会让控制债务的种种努力付诸东流。2019年房地产投资增长了9.9%,略微高于2018年9.8%的增速,不过固定资产投资仅扩张了5.4%,约为六年前增速的三分之一。

在深圳市,当地决策者正在推动前海新区的建设,在中国认为香港这个金融中心变得愈发不可靠的背景下,前海在宣传中被视为金融中心的试验场。不过,摩天大楼和地铁延长线似乎无法像以前那样对经济产生有力的刺激作用,建筑活动几乎无法缓解深圳生意人的忧虑,他们对中国与美国以及大陆与香港的贸易问题,还有某些堪称全国最高的生活成本感到担忧。

即便深圳当地政府对部分写字楼提供了租金减半的优惠政策,但根据仲量联行(Jones Lang Lasalle)的数据,深圳办公空间空置率均值仍接近25%。与此同时,根据官方数据,深圳的出口和消费都在走软,拖累该市2019年前三季度的增长率放缓至6.6%,明显低于上半年7.4%的增速。

生产手机包装的黄斌表示,如果连深圳的经济都不行了,那就更不用提中国经济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新签署的中美贸易休战协议消除了中国决策者的一个主要焦虑因素,但他们仍面临另一个挑战:在中国经济面临更大下行压力之际,需要提振消费者和企业的信心。



撰文 | James T. Areddy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新签署的中美贸易休战协议消除了中国决策者的一个主要焦虑因素,但他们仍面临另一个挑战:在中国经济面临更大下行压力之际,需要提振消费者和企业的信心。

上周五公布的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了6.1%。这一增速虽落在政府设定的6%-6.5%目标区间内,但却是近30年来的最低水平。

中国经济前景依然黯淡,一些私营部门经济学家警告称,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今年的增速可能进一步下滑至6%以下。


贸易、投资、消费者支出和企业信心均回落,与此同时,中国经济仍在艰难消化债务问题。通过举债获取的资金曾帮助推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但事实证明削减债务是个难题。中国还面临人口老龄化等中长期压力。上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人口自然增长率降至196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这凸显了老龄化问题。

作为中国主要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对手,美国去年挥舞关税大棒在贸易领域发起攻势,还开展了一场针对中国冠军企业的打压行动,这让中国决策者感到头疼,影响了中国去年的出口和企业信心。据野村(Nomura)的经济学家估算,中美贸易战和全球增长放缓对中国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构成了一个百分点的拖累。

中美双方上周达成一项贸易协议以化解争端,根据协议,中国将扩大对美国商品和服务的进口量,但关税并未完全取消,而且围绕两国经贸关系的担忧仍挥之不去。保持经贸往来对于中美两国至关重要。

这些挑战在深圳可见一斑。作为中国南方一个以出口为主业的大都市,深圳已被卷入中美贸易争端的旋涡。

就在一年多前,深圳还被誉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试验田,这些改革推动中国走上市场经济道路。40年来,深圳已从一个渔村转变为集高科技、摩天大楼、贸易和财富中心于一身的大都市。

现在却出现了一种悲观情绪。手机包装生产商深圳市中裕塑胶制品有限公司(Shenzhen Zhongyu Plastics Co.)的首席执行长黄斌说,中国经济没有任何亮点。

深圳电子产品制造商受到美国对华关税措施的打击,但也受到其他国家更为谨慎的商业需求的影响。过热的房地产市场提高了生活成本,也增加了人们的焦虑。

非贸易因素也拖累了当地市场人气,包括在香港发生的已持续半年多的大规模抗议活动,这给香港的商业前景蒙上了阴影,并且令全球都在关注香港发生社会动荡的风险。此外,通讯设备制造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和无人机制造商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SZ DJI Technology Co.)等深圳知名科技企业正面临来自美国等国家的新一轮审查。

中国国家统计局上周五称,当前世界经济贸易增长放缓,动荡源和风险点增多,国内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交织,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

尽管中国经济放缓,但在某种程度上外界已对中国经济超过全球平均水平的增长速度习以为常,2019年也不例外。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近期的估计,去年中国经济增速是全球平均水平(3%)的两倍,仍然超过了大多数新兴经济体。

去年中国GDP总量扩大至14.23万亿美元,增幅与印尼的经济总量相当,此前一年的增幅与澳大利亚的经济总量相当。去年中国市场表现亦不俗,上证综指累计上涨22%,人民币兑美元小幅升值1.3%。

中国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对记者称:“中国仍然是世界经济发展动力最足的火车头。”

不过,据官媒新华社的报道,去年中国经济增速远低于1978-2017年间平均9.5%的增速。

如今,随着中美两大经济体之间的敌意渐消,2020年中国面临的国内困境可能再成焦点。中国政府今年的主要政策包括,实现GDP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较2010年增长一倍的目标,同时提高余下500万赤贫人口的生活水平。

经济放缓之际,一些疑问浮出水面,包括中国领导层能在多大程度上掌控这一过程,比如削减债务,以及有多少因素是政府难以把控的,例如对消费支出构成抑制的居高不下的房价和猪肉价格。

“应对债务和金融风险的中期目标经常与稳增长的短期目标相冲突,”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经济学家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目前,我们正处于把增长和就业放在首位的阶段。”

中国政府对经济放缓的应对措施,令经济学家对中国需要多大力度刺激才能使经济增速重新加快产生了分歧。到目前为止,相关部门发出的信号指向不一:中国已批准在深圳等地进行更多建设,并新推出了一个有望降低借贷利息成本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体系,但政府避免实施官方降息和大举支出等以往的大规模刺激措施。

从一些官方统计数据来看,当前经济发展趋势令人不安。例如,由于企业和消费者需求减弱,去年中国进口额下降2.8%,从美国的进口额更是下降近21%,反映了贸易动荡局势。不过,根据上周达成的美中贸易协议,未来两年中国将购买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和服务,这应会提振对大豆等美国商品的进口。

中国工业品出厂价格也已下行,去年总体生产者价格下降0.3%,这也反映出需求疲软。去年中国汽车销量下降8.2%,与此同时,猪肉价格飙升和原油价格上涨也给消费者带来压力。去年中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5.8%,不及经济增速。

在深圳和上海等大城市,随着企业悄然缩减规模,写字楼空置率稳定在两位数百分点水平。摩根大通(JP Morgan)经济学家朱海斌表示,房地产市场是个风险,有可能到2020年下半年时对经济构成严重拖累。

为了保持整体经济增长势头,中国已部分恢复了那些曾经行之有效的刺激手段,比如政府对建筑业进行投资,但这样做的风险是可能会让控制债务的种种努力付诸东流。2019年房地产投资增长了9.9%,略微高于2018年9.8%的增速,不过固定资产投资仅扩张了5.4%,约为六年前增速的三分之一。

在深圳市,当地决策者正在推动前海新区的建设,在中国认为香港这个金融中心变得愈发不可靠的背景下,前海在宣传中被视为金融中心的试验场。不过,摩天大楼和地铁延长线似乎无法像以前那样对经济产生有力的刺激作用,建筑活动几乎无法缓解深圳生意人的忧虑,他们对中国与美国以及大陆与香港的贸易问题,还有某些堪称全国最高的生活成本感到担忧。

即便深圳当地政府对部分写字楼提供了租金减半的优惠政策,但根据仲量联行(Jones Lang Lasalle)的数据,深圳办公空间空置率均值仍接近25%。与此同时,根据官方数据,深圳的出口和消费都在走软,拖累该市2019年前三季度的增长率放缓至6.6%,明显低于上半年7.4%的增速。

生产手机包装的黄斌表示,如果连深圳的经济都不行了,那就更不用提中国经济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中国经济增长持续放缓,今年或面临更大压力

发布日期:2020-01-20 13:54
摘要:新签署的中美贸易休战协议消除了中国决策者的一个主要焦虑因素,但他们仍面临另一个挑战:在中国经济面临更大下行压力之际,需要提振消费者和企业的信心。



撰文 | James T. Areddy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新签署的中美贸易休战协议消除了中国决策者的一个主要焦虑因素,但他们仍面临另一个挑战:在中国经济面临更大下行压力之际,需要提振消费者和企业的信心。

上周五公布的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了6.1%。这一增速虽落在政府设定的6%-6.5%目标区间内,但却是近30年来的最低水平。

中国经济前景依然黯淡,一些私营部门经济学家警告称,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今年的增速可能进一步下滑至6%以下。


贸易、投资、消费者支出和企业信心均回落,与此同时,中国经济仍在艰难消化债务问题。通过举债获取的资金曾帮助推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但事实证明削减债务是个难题。中国还面临人口老龄化等中长期压力。上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人口自然增长率降至196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这凸显了老龄化问题。

作为中国主要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对手,美国去年挥舞关税大棒在贸易领域发起攻势,还开展了一场针对中国冠军企业的打压行动,这让中国决策者感到头疼,影响了中国去年的出口和企业信心。据野村(Nomura)的经济学家估算,中美贸易战和全球增长放缓对中国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构成了一个百分点的拖累。

中美双方上周达成一项贸易协议以化解争端,根据协议,中国将扩大对美国商品和服务的进口量,但关税并未完全取消,而且围绕两国经贸关系的担忧仍挥之不去。保持经贸往来对于中美两国至关重要。

这些挑战在深圳可见一斑。作为中国南方一个以出口为主业的大都市,深圳已被卷入中美贸易争端的旋涡。

就在一年多前,深圳还被誉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试验田,这些改革推动中国走上市场经济道路。40年来,深圳已从一个渔村转变为集高科技、摩天大楼、贸易和财富中心于一身的大都市。

现在却出现了一种悲观情绪。手机包装生产商深圳市中裕塑胶制品有限公司(Shenzhen Zhongyu Plastics Co.)的首席执行长黄斌说,中国经济没有任何亮点。

深圳电子产品制造商受到美国对华关税措施的打击,但也受到其他国家更为谨慎的商业需求的影响。过热的房地产市场提高了生活成本,也增加了人们的焦虑。

非贸易因素也拖累了当地市场人气,包括在香港发生的已持续半年多的大规模抗议活动,这给香港的商业前景蒙上了阴影,并且令全球都在关注香港发生社会动荡的风险。此外,通讯设备制造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和无人机制造商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SZ DJI Technology Co.)等深圳知名科技企业正面临来自美国等国家的新一轮审查。

中国国家统计局上周五称,当前世界经济贸易增长放缓,动荡源和风险点增多,国内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交织,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

尽管中国经济放缓,但在某种程度上外界已对中国经济超过全球平均水平的增长速度习以为常,2019年也不例外。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近期的估计,去年中国经济增速是全球平均水平(3%)的两倍,仍然超过了大多数新兴经济体。

去年中国GDP总量扩大至14.23万亿美元,增幅与印尼的经济总量相当,此前一年的增幅与澳大利亚的经济总量相当。去年中国市场表现亦不俗,上证综指累计上涨22%,人民币兑美元小幅升值1.3%。

中国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对记者称:“中国仍然是世界经济发展动力最足的火车头。”

不过,据官媒新华社的报道,去年中国经济增速远低于1978-2017年间平均9.5%的增速。

如今,随着中美两大经济体之间的敌意渐消,2020年中国面临的国内困境可能再成焦点。中国政府今年的主要政策包括,实现GDP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较2010年增长一倍的目标,同时提高余下500万赤贫人口的生活水平。

经济放缓之际,一些疑问浮出水面,包括中国领导层能在多大程度上掌控这一过程,比如削减债务,以及有多少因素是政府难以把控的,例如对消费支出构成抑制的居高不下的房价和猪肉价格。

“应对债务和金融风险的中期目标经常与稳增长的短期目标相冲突,”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经济学家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目前,我们正处于把增长和就业放在首位的阶段。”

中国政府对经济放缓的应对措施,令经济学家对中国需要多大力度刺激才能使经济增速重新加快产生了分歧。到目前为止,相关部门发出的信号指向不一:中国已批准在深圳等地进行更多建设,并新推出了一个有望降低借贷利息成本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体系,但政府避免实施官方降息和大举支出等以往的大规模刺激措施。

从一些官方统计数据来看,当前经济发展趋势令人不安。例如,由于企业和消费者需求减弱,去年中国进口额下降2.8%,从美国的进口额更是下降近21%,反映了贸易动荡局势。不过,根据上周达成的美中贸易协议,未来两年中国将购买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和服务,这应会提振对大豆等美国商品的进口。

中国工业品出厂价格也已下行,去年总体生产者价格下降0.3%,这也反映出需求疲软。去年中国汽车销量下降8.2%,与此同时,猪肉价格飙升和原油价格上涨也给消费者带来压力。去年中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5.8%,不及经济增速。

在深圳和上海等大城市,随着企业悄然缩减规模,写字楼空置率稳定在两位数百分点水平。摩根大通(JP Morgan)经济学家朱海斌表示,房地产市场是个风险,有可能到2020年下半年时对经济构成严重拖累。

为了保持整体经济增长势头,中国已部分恢复了那些曾经行之有效的刺激手段,比如政府对建筑业进行投资,但这样做的风险是可能会让控制债务的种种努力付诸东流。2019年房地产投资增长了9.9%,略微高于2018年9.8%的增速,不过固定资产投资仅扩张了5.4%,约为六年前增速的三分之一。

在深圳市,当地决策者正在推动前海新区的建设,在中国认为香港这个金融中心变得愈发不可靠的背景下,前海在宣传中被视为金融中心的试验场。不过,摩天大楼和地铁延长线似乎无法像以前那样对经济产生有力的刺激作用,建筑活动几乎无法缓解深圳生意人的忧虑,他们对中国与美国以及大陆与香港的贸易问题,还有某些堪称全国最高的生活成本感到担忧。

即便深圳当地政府对部分写字楼提供了租金减半的优惠政策,但根据仲量联行(Jones Lang Lasalle)的数据,深圳办公空间空置率均值仍接近25%。与此同时,根据官方数据,深圳的出口和消费都在走软,拖累该市2019年前三季度的增长率放缓至6.6%,明显低于上半年7.4%的增速。

生产手机包装的黄斌表示,如果连深圳的经济都不行了,那就更不用提中国经济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新签署的中美贸易休战协议消除了中国决策者的一个主要焦虑因素,但他们仍面临另一个挑战:在中国经济面临更大下行压力之际,需要提振消费者和企业的信心。



撰文 | James T. Areddy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新签署的中美贸易休战协议消除了中国决策者的一个主要焦虑因素,但他们仍面临另一个挑战:在中国经济面临更大下行压力之际,需要提振消费者和企业的信心。

上周五公布的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了6.1%。这一增速虽落在政府设定的6%-6.5%目标区间内,但却是近30年来的最低水平。

中国经济前景依然黯淡,一些私营部门经济学家警告称,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今年的增速可能进一步下滑至6%以下。


贸易、投资、消费者支出和企业信心均回落,与此同时,中国经济仍在艰难消化债务问题。通过举债获取的资金曾帮助推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但事实证明削减债务是个难题。中国还面临人口老龄化等中长期压力。上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人口自然增长率降至196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这凸显了老龄化问题。

作为中国主要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对手,美国去年挥舞关税大棒在贸易领域发起攻势,还开展了一场针对中国冠军企业的打压行动,这让中国决策者感到头疼,影响了中国去年的出口和企业信心。据野村(Nomura)的经济学家估算,中美贸易战和全球增长放缓对中国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构成了一个百分点的拖累。

中美双方上周达成一项贸易协议以化解争端,根据协议,中国将扩大对美国商品和服务的进口量,但关税并未完全取消,而且围绕两国经贸关系的担忧仍挥之不去。保持经贸往来对于中美两国至关重要。

这些挑战在深圳可见一斑。作为中国南方一个以出口为主业的大都市,深圳已被卷入中美贸易争端的旋涡。

就在一年多前,深圳还被誉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试验田,这些改革推动中国走上市场经济道路。40年来,深圳已从一个渔村转变为集高科技、摩天大楼、贸易和财富中心于一身的大都市。

现在却出现了一种悲观情绪。手机包装生产商深圳市中裕塑胶制品有限公司(Shenzhen Zhongyu Plastics Co.)的首席执行长黄斌说,中国经济没有任何亮点。

深圳电子产品制造商受到美国对华关税措施的打击,但也受到其他国家更为谨慎的商业需求的影响。过热的房地产市场提高了生活成本,也增加了人们的焦虑。

非贸易因素也拖累了当地市场人气,包括在香港发生的已持续半年多的大规模抗议活动,这给香港的商业前景蒙上了阴影,并且令全球都在关注香港发生社会动荡的风险。此外,通讯设备制造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和无人机制造商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SZ DJI Technology Co.)等深圳知名科技企业正面临来自美国等国家的新一轮审查。

中国国家统计局上周五称,当前世界经济贸易增长放缓,动荡源和风险点增多,国内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交织,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

尽管中国经济放缓,但在某种程度上外界已对中国经济超过全球平均水平的增长速度习以为常,2019年也不例外。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近期的估计,去年中国经济增速是全球平均水平(3%)的两倍,仍然超过了大多数新兴经济体。

去年中国GDP总量扩大至14.23万亿美元,增幅与印尼的经济总量相当,此前一年的增幅与澳大利亚的经济总量相当。去年中国市场表现亦不俗,上证综指累计上涨22%,人民币兑美元小幅升值1.3%。

中国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对记者称:“中国仍然是世界经济发展动力最足的火车头。”

不过,据官媒新华社的报道,去年中国经济增速远低于1978-2017年间平均9.5%的增速。

如今,随着中美两大经济体之间的敌意渐消,2020年中国面临的国内困境可能再成焦点。中国政府今年的主要政策包括,实现GDP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较2010年增长一倍的目标,同时提高余下500万赤贫人口的生活水平。

经济放缓之际,一些疑问浮出水面,包括中国领导层能在多大程度上掌控这一过程,比如削减债务,以及有多少因素是政府难以把控的,例如对消费支出构成抑制的居高不下的房价和猪肉价格。

“应对债务和金融风险的中期目标经常与稳增长的短期目标相冲突,”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经济学家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目前,我们正处于把增长和就业放在首位的阶段。”

中国政府对经济放缓的应对措施,令经济学家对中国需要多大力度刺激才能使经济增速重新加快产生了分歧。到目前为止,相关部门发出的信号指向不一:中国已批准在深圳等地进行更多建设,并新推出了一个有望降低借贷利息成本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体系,但政府避免实施官方降息和大举支出等以往的大规模刺激措施。

从一些官方统计数据来看,当前经济发展趋势令人不安。例如,由于企业和消费者需求减弱,去年中国进口额下降2.8%,从美国的进口额更是下降近21%,反映了贸易动荡局势。不过,根据上周达成的美中贸易协议,未来两年中国将购买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和服务,这应会提振对大豆等美国商品的进口。

中国工业品出厂价格也已下行,去年总体生产者价格下降0.3%,这也反映出需求疲软。去年中国汽车销量下降8.2%,与此同时,猪肉价格飙升和原油价格上涨也给消费者带来压力。去年中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5.8%,不及经济增速。

在深圳和上海等大城市,随着企业悄然缩减规模,写字楼空置率稳定在两位数百分点水平。摩根大通(JP Morgan)经济学家朱海斌表示,房地产市场是个风险,有可能到2020年下半年时对经济构成严重拖累。

为了保持整体经济增长势头,中国已部分恢复了那些曾经行之有效的刺激手段,比如政府对建筑业进行投资,但这样做的风险是可能会让控制债务的种种努力付诸东流。2019年房地产投资增长了9.9%,略微高于2018年9.8%的增速,不过固定资产投资仅扩张了5.4%,约为六年前增速的三分之一。

在深圳市,当地决策者正在推动前海新区的建设,在中国认为香港这个金融中心变得愈发不可靠的背景下,前海在宣传中被视为金融中心的试验场。不过,摩天大楼和地铁延长线似乎无法像以前那样对经济产生有力的刺激作用,建筑活动几乎无法缓解深圳生意人的忧虑,他们对中国与美国以及大陆与香港的贸易问题,还有某些堪称全国最高的生活成本感到担忧。

即便深圳当地政府对部分写字楼提供了租金减半的优惠政策,但根据仲量联行(Jones Lang Lasalle)的数据,深圳办公空间空置率均值仍接近25%。与此同时,根据官方数据,深圳的出口和消费都在走软,拖累该市2019年前三季度的增长率放缓至6.6%,明显低于上半年7.4%的增速。

生产手机包装的黄斌表示,如果连深圳的经济都不行了,那就更不用提中国经济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