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出生率的下降加快了中国人口结构老龄化和劳动力萎缩的速度,进而削弱经济,而中国政府采取的行动未能刹住这一趋势。



撰文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人口出生率已降至现代历史上的最低水平,加快了人口结构老龄化和劳动力萎缩的速度,中国政府采取的行动也未能刹住这一趋势。

中国已有近五分之一的人口年龄在60岁或以上。劳动年龄人口的减少会降低生产力并提高劳动力成本,进而削弱经济,日益扩大的老龄人口也将推高医疗开支。韩国和日本也面临类似问题,但规模要小得多。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经济学家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来自东亚国家的教训就是,出生率一旦下滑就很难回升。中国将不得不适应就业萎缩对增长的持续拖累。”

经济学家表示,中国经济今年增长率将在6%左右。凯投宏观预计到2030年,人口变化每年将使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减少0.5个百分点。

根据上周五发布的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每1,000个中国人中有10.5个新生儿,是中国共产党1949年建国以来的最低出生率。在20世纪80年代小幅上升后,中国出生率已下滑三十年,远低于1961年中国遭受大饥荒时的水平。

2019年中国新生儿数量减少4%,至1,465万人,为连续第三年下滑。

由于文化观念的转变以及城市生活成本明显升高,中国女性生育水平不断下降。受教育程度的增加使女性对职业和婚姻形成了完全不同的看法,一些人选择将生育时间推后,甚至完全不考虑生育。

中国的社保体系也落后于发达国家,导致中国父母在养育子女方面要承担更大的责任。工作单位在薪水和招聘方面的歧视行为也抑制了女性的生育意愿。

在大城市,人们对生养孩子的看法尤其前卫。今年41岁、在北京一家金融刊物做编辑的Kang Juan认为,孩子会带来不必要的负担。单身的她表示,除非意外怀孕,否则她不会主动要孩子。

Kang说,她的许多女同事有了孩子之后都不得不接受更低的薪水。她说,在中国,生孩子绝对会阻碍你的职业发展。

为了缓解人口结构给经济带来的压力,中国政府于2016年开始允许每个家庭生两个孩子。此前经济学家警告称,1980年实施的严格的独生子女政策给中国安上了人口结构的“定时炸弹”。中国的劳动力数量从八年前开始萎缩。

但二孩政策并没有产生预期效果:尽管2016年中国新生儿数量有所增加,但此后一直在稳步下降。

大城市的生活负担让David Yan和妻子搁置了生孩子的计划。31岁的Yan说,他们希望未来几年先能确保稳定的收入,然后再决定何时要孩子。他说,养孩子需要支付幼儿园、学校、课外班等费用。

为了能住在北京中心区,这对夫妇只好挤在一套非常小的公寓里。由于房价飙升,他们无力升级到更大的公寓。Yan去年10月失去了工作,当时他供职的那家小型金融公司破产了。他的妻子在一家国企工作。

一些研究人员质疑中国官方人口数据的可靠性。民间估计数据显示,中国婴儿数量低于官方数据所显示的水平,2018年时中国人口已开始减少,而官方数据显示人口还在增长。

人口学家和经济学家一直对中国官方的死亡人口数据保持警惕。2006年以来,官方公布的死亡人口数据一直维持在一年大约900万人。

官方公布的地方人口出生数据也有很大起伏。比如,在西南大城市重庆,根据当地卫生部门的数据,2019年前五个月新生人口减少了44%,但6月份新生人口又跳增,比之前五个月的总和还要高。

携程集团(Trip.com Group Ltd.)董事长梁建章(James Liang)估计,如果以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为准,那么2001到2009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每年出生人口都是高估的,高估幅度最多一年甚至接近300万。梁建章主张采取更积极的促生育政策。

梁建章是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中的生育率计算出生人口数量的,这也是可以获得公开数据的最近一个年份。当年平均每个妇女生育1.18个孩子。一些研究人员称,近几年生育率已降低至1.05。

梁建章所在的公司正试图为女性提供冻卵等福利项目,帮助女性员工解决家庭后顾之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人口出生率降至1949年以来新低,威胁经济增长

发布日期:2020-01-20 11:23
摘要:出生率的下降加快了中国人口结构老龄化和劳动力萎缩的速度,进而削弱经济,而中国政府采取的行动未能刹住这一趋势。



撰文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人口出生率已降至现代历史上的最低水平,加快了人口结构老龄化和劳动力萎缩的速度,中国政府采取的行动也未能刹住这一趋势。

中国已有近五分之一的人口年龄在60岁或以上。劳动年龄人口的减少会降低生产力并提高劳动力成本,进而削弱经济,日益扩大的老龄人口也将推高医疗开支。韩国和日本也面临类似问题,但规模要小得多。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经济学家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来自东亚国家的教训就是,出生率一旦下滑就很难回升。中国将不得不适应就业萎缩对增长的持续拖累。”

经济学家表示,中国经济今年增长率将在6%左右。凯投宏观预计到2030年,人口变化每年将使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减少0.5个百分点。

根据上周五发布的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每1,000个中国人中有10.5个新生儿,是中国共产党1949年建国以来的最低出生率。在20世纪80年代小幅上升后,中国出生率已下滑三十年,远低于1961年中国遭受大饥荒时的水平。

2019年中国新生儿数量减少4%,至1,465万人,为连续第三年下滑。

由于文化观念的转变以及城市生活成本明显升高,中国女性生育水平不断下降。受教育程度的增加使女性对职业和婚姻形成了完全不同的看法,一些人选择将生育时间推后,甚至完全不考虑生育。

中国的社保体系也落后于发达国家,导致中国父母在养育子女方面要承担更大的责任。工作单位在薪水和招聘方面的歧视行为也抑制了女性的生育意愿。

在大城市,人们对生养孩子的看法尤其前卫。今年41岁、在北京一家金融刊物做编辑的Kang Juan认为,孩子会带来不必要的负担。单身的她表示,除非意外怀孕,否则她不会主动要孩子。

Kang说,她的许多女同事有了孩子之后都不得不接受更低的薪水。她说,在中国,生孩子绝对会阻碍你的职业发展。

为了缓解人口结构给经济带来的压力,中国政府于2016年开始允许每个家庭生两个孩子。此前经济学家警告称,1980年实施的严格的独生子女政策给中国安上了人口结构的“定时炸弹”。中国的劳动力数量从八年前开始萎缩。

但二孩政策并没有产生预期效果:尽管2016年中国新生儿数量有所增加,但此后一直在稳步下降。

大城市的生活负担让David Yan和妻子搁置了生孩子的计划。31岁的Yan说,他们希望未来几年先能确保稳定的收入,然后再决定何时要孩子。他说,养孩子需要支付幼儿园、学校、课外班等费用。

为了能住在北京中心区,这对夫妇只好挤在一套非常小的公寓里。由于房价飙升,他们无力升级到更大的公寓。Yan去年10月失去了工作,当时他供职的那家小型金融公司破产了。他的妻子在一家国企工作。

一些研究人员质疑中国官方人口数据的可靠性。民间估计数据显示,中国婴儿数量低于官方数据所显示的水平,2018年时中国人口已开始减少,而官方数据显示人口还在增长。

人口学家和经济学家一直对中国官方的死亡人口数据保持警惕。2006年以来,官方公布的死亡人口数据一直维持在一年大约900万人。

官方公布的地方人口出生数据也有很大起伏。比如,在西南大城市重庆,根据当地卫生部门的数据,2019年前五个月新生人口减少了44%,但6月份新生人口又跳增,比之前五个月的总和还要高。

携程集团(Trip.com Group Ltd.)董事长梁建章(James Liang)估计,如果以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为准,那么2001到2009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每年出生人口都是高估的,高估幅度最多一年甚至接近300万。梁建章主张采取更积极的促生育政策。

梁建章是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中的生育率计算出生人口数量的,这也是可以获得公开数据的最近一个年份。当年平均每个妇女生育1.18个孩子。一些研究人员称,近几年生育率已降低至1.05。

梁建章所在的公司正试图为女性提供冻卵等福利项目,帮助女性员工解决家庭后顾之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出生率的下降加快了中国人口结构老龄化和劳动力萎缩的速度,进而削弱经济,而中国政府采取的行动未能刹住这一趋势。



撰文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人口出生率已降至现代历史上的最低水平,加快了人口结构老龄化和劳动力萎缩的速度,中国政府采取的行动也未能刹住这一趋势。

中国已有近五分之一的人口年龄在60岁或以上。劳动年龄人口的减少会降低生产力并提高劳动力成本,进而削弱经济,日益扩大的老龄人口也将推高医疗开支。韩国和日本也面临类似问题,但规模要小得多。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经济学家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来自东亚国家的教训就是,出生率一旦下滑就很难回升。中国将不得不适应就业萎缩对增长的持续拖累。”

经济学家表示,中国经济今年增长率将在6%左右。凯投宏观预计到2030年,人口变化每年将使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减少0.5个百分点。

根据上周五发布的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每1,000个中国人中有10.5个新生儿,是中国共产党1949年建国以来的最低出生率。在20世纪80年代小幅上升后,中国出生率已下滑三十年,远低于1961年中国遭受大饥荒时的水平。

2019年中国新生儿数量减少4%,至1,465万人,为连续第三年下滑。

由于文化观念的转变以及城市生活成本明显升高,中国女性生育水平不断下降。受教育程度的增加使女性对职业和婚姻形成了完全不同的看法,一些人选择将生育时间推后,甚至完全不考虑生育。

中国的社保体系也落后于发达国家,导致中国父母在养育子女方面要承担更大的责任。工作单位在薪水和招聘方面的歧视行为也抑制了女性的生育意愿。

在大城市,人们对生养孩子的看法尤其前卫。今年41岁、在北京一家金融刊物做编辑的Kang Juan认为,孩子会带来不必要的负担。单身的她表示,除非意外怀孕,否则她不会主动要孩子。

Kang说,她的许多女同事有了孩子之后都不得不接受更低的薪水。她说,在中国,生孩子绝对会阻碍你的职业发展。

为了缓解人口结构给经济带来的压力,中国政府于2016年开始允许每个家庭生两个孩子。此前经济学家警告称,1980年实施的严格的独生子女政策给中国安上了人口结构的“定时炸弹”。中国的劳动力数量从八年前开始萎缩。

但二孩政策并没有产生预期效果:尽管2016年中国新生儿数量有所增加,但此后一直在稳步下降。

大城市的生活负担让David Yan和妻子搁置了生孩子的计划。31岁的Yan说,他们希望未来几年先能确保稳定的收入,然后再决定何时要孩子。他说,养孩子需要支付幼儿园、学校、课外班等费用。

为了能住在北京中心区,这对夫妇只好挤在一套非常小的公寓里。由于房价飙升,他们无力升级到更大的公寓。Yan去年10月失去了工作,当时他供职的那家小型金融公司破产了。他的妻子在一家国企工作。

一些研究人员质疑中国官方人口数据的可靠性。民间估计数据显示,中国婴儿数量低于官方数据所显示的水平,2018年时中国人口已开始减少,而官方数据显示人口还在增长。

人口学家和经济学家一直对中国官方的死亡人口数据保持警惕。2006年以来,官方公布的死亡人口数据一直维持在一年大约900万人。

官方公布的地方人口出生数据也有很大起伏。比如,在西南大城市重庆,根据当地卫生部门的数据,2019年前五个月新生人口减少了44%,但6月份新生人口又跳增,比之前五个月的总和还要高。

携程集团(Trip.com Group Ltd.)董事长梁建章(James Liang)估计,如果以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为准,那么2001到2009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每年出生人口都是高估的,高估幅度最多一年甚至接近300万。梁建章主张采取更积极的促生育政策。

梁建章是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中的生育率计算出生人口数量的,这也是可以获得公开数据的最近一个年份。当年平均每个妇女生育1.18个孩子。一些研究人员称,近几年生育率已降低至1.05。

梁建章所在的公司正试图为女性提供冻卵等福利项目,帮助女性员工解决家庭后顾之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中国人口出生率降至1949年以来新低,威胁经济增长

发布日期:2020-01-20 11:23
摘要:出生率的下降加快了中国人口结构老龄化和劳动力萎缩的速度,进而削弱经济,而中国政府采取的行动未能刹住这一趋势。



撰文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人口出生率已降至现代历史上的最低水平,加快了人口结构老龄化和劳动力萎缩的速度,中国政府采取的行动也未能刹住这一趋势。

中国已有近五分之一的人口年龄在60岁或以上。劳动年龄人口的减少会降低生产力并提高劳动力成本,进而削弱经济,日益扩大的老龄人口也将推高医疗开支。韩国和日本也面临类似问题,但规模要小得多。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经济学家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来自东亚国家的教训就是,出生率一旦下滑就很难回升。中国将不得不适应就业萎缩对增长的持续拖累。”

经济学家表示,中国经济今年增长率将在6%左右。凯投宏观预计到2030年,人口变化每年将使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减少0.5个百分点。

根据上周五发布的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每1,000个中国人中有10.5个新生儿,是中国共产党1949年建国以来的最低出生率。在20世纪80年代小幅上升后,中国出生率已下滑三十年,远低于1961年中国遭受大饥荒时的水平。

2019年中国新生儿数量减少4%,至1,465万人,为连续第三年下滑。

由于文化观念的转变以及城市生活成本明显升高,中国女性生育水平不断下降。受教育程度的增加使女性对职业和婚姻形成了完全不同的看法,一些人选择将生育时间推后,甚至完全不考虑生育。

中国的社保体系也落后于发达国家,导致中国父母在养育子女方面要承担更大的责任。工作单位在薪水和招聘方面的歧视行为也抑制了女性的生育意愿。

在大城市,人们对生养孩子的看法尤其前卫。今年41岁、在北京一家金融刊物做编辑的Kang Juan认为,孩子会带来不必要的负担。单身的她表示,除非意外怀孕,否则她不会主动要孩子。

Kang说,她的许多女同事有了孩子之后都不得不接受更低的薪水。她说,在中国,生孩子绝对会阻碍你的职业发展。

为了缓解人口结构给经济带来的压力,中国政府于2016年开始允许每个家庭生两个孩子。此前经济学家警告称,1980年实施的严格的独生子女政策给中国安上了人口结构的“定时炸弹”。中国的劳动力数量从八年前开始萎缩。

但二孩政策并没有产生预期效果:尽管2016年中国新生儿数量有所增加,但此后一直在稳步下降。

大城市的生活负担让David Yan和妻子搁置了生孩子的计划。31岁的Yan说,他们希望未来几年先能确保稳定的收入,然后再决定何时要孩子。他说,养孩子需要支付幼儿园、学校、课外班等费用。

为了能住在北京中心区,这对夫妇只好挤在一套非常小的公寓里。由于房价飙升,他们无力升级到更大的公寓。Yan去年10月失去了工作,当时他供职的那家小型金融公司破产了。他的妻子在一家国企工作。

一些研究人员质疑中国官方人口数据的可靠性。民间估计数据显示,中国婴儿数量低于官方数据所显示的水平,2018年时中国人口已开始减少,而官方数据显示人口还在增长。

人口学家和经济学家一直对中国官方的死亡人口数据保持警惕。2006年以来,官方公布的死亡人口数据一直维持在一年大约900万人。

官方公布的地方人口出生数据也有很大起伏。比如,在西南大城市重庆,根据当地卫生部门的数据,2019年前五个月新生人口减少了44%,但6月份新生人口又跳增,比之前五个月的总和还要高。

携程集团(Trip.com Group Ltd.)董事长梁建章(James Liang)估计,如果以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为准,那么2001到2009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每年出生人口都是高估的,高估幅度最多一年甚至接近300万。梁建章主张采取更积极的促生育政策。

梁建章是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中的生育率计算出生人口数量的,这也是可以获得公开数据的最近一个年份。当年平均每个妇女生育1.18个孩子。一些研究人员称,近几年生育率已降低至1.05。

梁建章所在的公司正试图为女性提供冻卵等福利项目,帮助女性员工解决家庭后顾之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出生率的下降加快了中国人口结构老龄化和劳动力萎缩的速度,进而削弱经济,而中国政府采取的行动未能刹住这一趋势。



撰文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人口出生率已降至现代历史上的最低水平,加快了人口结构老龄化和劳动力萎缩的速度,中国政府采取的行动也未能刹住这一趋势。

中国已有近五分之一的人口年龄在60岁或以上。劳动年龄人口的减少会降低生产力并提高劳动力成本,进而削弱经济,日益扩大的老龄人口也将推高医疗开支。韩国和日本也面临类似问题,但规模要小得多。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经济学家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来自东亚国家的教训就是,出生率一旦下滑就很难回升。中国将不得不适应就业萎缩对增长的持续拖累。”

经济学家表示,中国经济今年增长率将在6%左右。凯投宏观预计到2030年,人口变化每年将使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减少0.5个百分点。

根据上周五发布的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每1,000个中国人中有10.5个新生儿,是中国共产党1949年建国以来的最低出生率。在20世纪80年代小幅上升后,中国出生率已下滑三十年,远低于1961年中国遭受大饥荒时的水平。

2019年中国新生儿数量减少4%,至1,465万人,为连续第三年下滑。

由于文化观念的转变以及城市生活成本明显升高,中国女性生育水平不断下降。受教育程度的增加使女性对职业和婚姻形成了完全不同的看法,一些人选择将生育时间推后,甚至完全不考虑生育。

中国的社保体系也落后于发达国家,导致中国父母在养育子女方面要承担更大的责任。工作单位在薪水和招聘方面的歧视行为也抑制了女性的生育意愿。

在大城市,人们对生养孩子的看法尤其前卫。今年41岁、在北京一家金融刊物做编辑的Kang Juan认为,孩子会带来不必要的负担。单身的她表示,除非意外怀孕,否则她不会主动要孩子。

Kang说,她的许多女同事有了孩子之后都不得不接受更低的薪水。她说,在中国,生孩子绝对会阻碍你的职业发展。

为了缓解人口结构给经济带来的压力,中国政府于2016年开始允许每个家庭生两个孩子。此前经济学家警告称,1980年实施的严格的独生子女政策给中国安上了人口结构的“定时炸弹”。中国的劳动力数量从八年前开始萎缩。

但二孩政策并没有产生预期效果:尽管2016年中国新生儿数量有所增加,但此后一直在稳步下降。

大城市的生活负担让David Yan和妻子搁置了生孩子的计划。31岁的Yan说,他们希望未来几年先能确保稳定的收入,然后再决定何时要孩子。他说,养孩子需要支付幼儿园、学校、课外班等费用。

为了能住在北京中心区,这对夫妇只好挤在一套非常小的公寓里。由于房价飙升,他们无力升级到更大的公寓。Yan去年10月失去了工作,当时他供职的那家小型金融公司破产了。他的妻子在一家国企工作。

一些研究人员质疑中国官方人口数据的可靠性。民间估计数据显示,中国婴儿数量低于官方数据所显示的水平,2018年时中国人口已开始减少,而官方数据显示人口还在增长。

人口学家和经济学家一直对中国官方的死亡人口数据保持警惕。2006年以来,官方公布的死亡人口数据一直维持在一年大约900万人。

官方公布的地方人口出生数据也有很大起伏。比如,在西南大城市重庆,根据当地卫生部门的数据,2019年前五个月新生人口减少了44%,但6月份新生人口又跳增,比之前五个月的总和还要高。

携程集团(Trip.com Group Ltd.)董事长梁建章(James Liang)估计,如果以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为准,那么2001到2009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每年出生人口都是高估的,高估幅度最多一年甚至接近300万。梁建章主张采取更积极的促生育政策。

梁建章是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中的生育率计算出生人口数量的,这也是可以获得公开数据的最近一个年份。当年平均每个妇女生育1.18个孩子。一些研究人员称,近几年生育率已降低至1.05。

梁建章所在的公司正试图为女性提供冻卵等福利项目,帮助女性员工解决家庭后顾之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