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美朝峰会五问

发布日期:2018-05-07 08:14


特朗普、文在寅、金正恩会获诺贝尔和平奖吗?

美朝建交、甩掉中韩与美国单独签订和平协议,是金氏三代梦寐以求的心愿,也是对冷战时期、冷战之后亚洲安全框架的改写,和1972年尼克松首次访华的轰动效应有得一拼。文在寅3月9日评价客观:“美朝首脑会晤可能成为实现半岛和平的历史性里程碑”。

这绝对是诺贝尔和平奖量级的大事件。此前有三个获奖先例:

其一,以色列总理拉宾、外长佩雷斯和巴勒斯坦总统阿拉法特因1993年9月签订奥斯陆和平协议,共获1994年诺贝尔和平奖。

其二,2000年6月13日,韩国总统金大中与朝鲜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在平壤举行首次韩朝峰会。金大中因推动半岛和平与合作,当年迅速获得2000年诺贝尔和平奖。

其三,2015年7月奥巴马恢复与古巴外交关系并于次年3月访古、2015年7月达成伊朗核协议,也是诺贝尔和平奖量级的贡献。奥巴马之所以未获得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原因很简单,2009年他刚接任美国总统不久、没有什么贡献,就提前七年获奖。这个和平奖授予时争议极大,授予后反而对奥巴马产生了道义的约束力,也算有先见之明。

如果美朝峰会顺利进行,朝鲜弃核、美朝建交、签订《朝鲜和平协定》替换《朝鲜停战协定》,必定获诺贝尔和平奖。三位获奖者分别是:特朗普、文在寅、金正恩。最快是2018年10月,给予正在艰辛谈判和平协定的三人道义约束力;也可以等美朝建交后再授奖。

必须公正地说,如实现朝鲜弃核、美朝建交、签和平协定,首功应记特朗普。没有他废除奥巴马的“极限忍耐”政策,改为强硬的“极限施压”政策,金正恩决不会如此主动、如此妥协。
次功记文在寅。他敏锐捕捉金正恩2018年新年献词释放的和平气息,利用平昌冬奥会契机推动韩朝峰会、美朝峰会,并在韩朝美之间形成互信互动的正循环。

再功记金正恩。他和其父金正日知道苏联崩溃了(1991年12月苏联解体)、中国靠不住了(1992年8月中韩建交),只有拼命强行拥核,以这个最重最强最狠的筹码逼迫美国、讹诈美国,才有可能否极泰来,获得美朝直接谈判的席位和建交的机会。

金正恩对诺贝尔和平奖可能兴味索然。对富而欲贵、显贵的特朗普及其家族而言,因达成朝鲜和平协定、美朝建交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是个巨大的诱惑;对金正恩而言,因达成朝鲜和平协定、美朝建交而获得自身安全、政权安全,才是巨大的诱惑。

美国可能允许朝鲜“核导分离”吗?

3月9日,王鹏的文章《美朝直接会晤,中朝行将反目?》,过于悲观,过于“细思极恐”。他担忧中国利益受损,美朝“找到一个‘冤大头’,一个同时为美朝双方都忌惮、敌视的共同敌人来充当‘第三方支付’”;担忧美国可能实行“核导分离”,“即要求朝鲜决不允许进一步发展具备攻击美

国本土能力的洲际弹道导弹;同时,允许朝鲜有条件地保留部分核武器。”

笔者认为,美国允许朝鲜“核导分离”、部分保留核武器的概率极小。因为:

其一,美国很难承认朝鲜是合法的“核国家”,这无疑打开核扩散的“潘多拉魔盒”。很多小国将步朝鲜后尘,设法拥有核武器,必然试图以此勒索美国,难免流入如“伊斯兰国”(ISIS)这样的恐怖组织手中。此恨绵绵无绝期,美国此后甭想高枕无忧,核讹诈防不胜防。

其二,美国如允许朝鲜部分拥核,损害的不仅是中国利益,也损害俄、英、法、日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189个缔约国绝大多数的利益,会引起众怒。朝鲜目前声誉太差,美国得不偿失。

其三,美国没有决心全面扼制中国,特朗普火力四射,准星不佳。3月8日,他签署公告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征收高关税。这一贸易保护措施,打击更多的是美国盟友,欧盟首先跳出来了。中国因多次受美限制,早已退出美国钢、铝市场。何况核大国之间有核武器这一终极“大杀器”平衡,不会主动开战。一旦开战,杀敌一千,自亡八百,没有赢家。

其四,安理会第2371号、2375号、2397号等多次制裁决议和美国多次重申的立场一致,朝鲜的无核化必须符合三个目标和原则:“完全、可核查和不可逆转”(complete,verifiable and irreversible)。中国作为常任理事国,当然有权参与安理会和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核查。

其五,朝鲜完全弃核之后,必然要求其以“无核武器国家”身份,再次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并受约束。这是国际社会的常识和共识,也是未来《朝鲜和平协定》的必须条款。

其六,鉴于朝鲜为拥核于1993年3月、2003年1月两次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历史记录,可考虑在《朝鲜和平协定》中增加一条款,作为安理会解除朝鲜所有裁制决议的交换条件:朝鲜重新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后,未经安理会所有常任理事国一致同意,不得退出。

中国在朝鲜问题上有主导权吗?

毫无疑问,68年来,中美两国在朝鲜问题上拥有无可争辩的双主导权。

中国的主导权是通过1950年10月出兵援朝,付出沉重代价后,从斯大林手中拿来的。斯大林也尊重,在朝鲜战争期间及之后,中朝在军事、政治等领域有很多分歧,斯大林几乎一边倒地支持中国意见,否决金日成,让金日成郁闷无比(沈志华教授对上述史实有详细考证和叙述)。

中美的双主导地位受到国际社会尊重和认可。几乎每次联合国安理会制裁朝鲜的决议,都是中美两个对朝鲜半岛掌握主导权和话语权的国家先秘密谈判,谈好后再拿到安理会表决,一致通过走程序。2017年出现了两个危险的迹象,表明美俄都试图削弱中国的这一主导权:

一、2017年9月3日朝鲜氢弹炸响后,美国借机削弱中国的主导权。讨论安理会第2375号制裁决议时,美国改变惯例,直接将决议草案提交安理会传阅,有意通过媒体迅速扩散出去,从而加快谈判进程。

美国此次谈判策略的新变化,固然表明已被朝鲜持续挑衅安全红线彻底激怒,也是企图削弱中国在朝鲜问题上的主导权。笔者当时撰文分析,这必然引起中国的高度警觉,最大的失控风险在于,美朝可能因此甩掉中国,直接进行冻核、建交的利益交换和秘密谈判。

二、普京也不是善茬,一直有意无意争夺中国的主导权。例如2017年9月5日,普京在厦门金砖峰会后的记者会上,向金正恩怀柔示好。他虽然谴责朝鲜的导弹试射和核试验,但重点是为金正恩“背书”辩护,辩称朝鲜研制核武器“是一种理性的行为,因为伊拉克和利比亚这两个放弃核武野心的政权,最终都被美国及其盟友推翻”;同时质疑美国制裁朝鲜的效用(俄承受美欧的严厉制裁,所以有共鸣),公开与美国唱反调,认为“制裁制度已经走到了头,它是无效的”。

9月9日,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成立69周年之际,俄罗斯总统普京向金正恩发贺电。内容虽然都是外交套话,但笔者检索朝中社、《劳动新闻》报道,9月3日氢弹炸响后来自世界大国的朝鲜国庆贺电,只有普京唯一一个。

中国在朝鲜问题上被边缘化吗?

中国的确有主导权下降、被边缘化的风险。3月26日中朝峰会、4月27日韩朝峰会,都只确认中方在谈判桌的地位,但何时入局待定。

文在寅、金正恩签署《板门店宣言》,最有分量的就是第一条第一款第一句:“韩朝确认民族命运自决的原则。”韩朝基于“统一”这个共同的、最高的民族利益,不仅试图联合摆脱美中自朝鲜战争以来对半岛的影响和控制,而且试图恢复当家作主,先自己主导和平进程、统一进程,再倒逼美中和其他国家背书接受。

例如,《宣言》第三条第三款称,“韩朝决定,在《停战协定》签署65周年的今年宣布结束战争状态。”这是抢占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的道义制高点,试图逼迫美中跟随他俩设定的议程内容和节奏。
《宣言》涉及中国利益最关键的一句,也在第三条第三款:“为建立牢固的永久性和平机制,努力促成韩朝美三方会谈或韩朝美中四方会谈。”文在寅多次倡议韩朝美三方会谈,避口不提中国,试图挤掉中国的位置,让韩国成为美朝接触、会谈的中间人和调停人。

《宣言》中的“韩朝美中四方会谈”,大概率是金正恩提议,文在寅妥协。用“或”字将两个方案相连,既是让一向坚持韩朝美三方会谈的文在寅有台阶可下,也为今后中国是否入局、何时入局、参与程度、作用大小预留变化。

符合韩朝利益最大化的《朝鲜和平协定》谈判模式,是“2+3+4+安理会”的递归模式。即韩朝先谈,再美国入局卡位,然后中国入局,四国达成一致后通报俄日,提交安理会核准。
中国曾经的主导权暂时失去。这意味着中方2003年启动、主持的六方会谈议程和机制几乎悬空,美朝不会这么玩了,日韩作为盟国也会跟着美国不玩了。

说到“边缘化”,不止中国一家,俄日也被边缘化。最沉不住气的是安倍晋三,3月9日赶快和特朗普通电话,并商定4月访美协调立场。日本比中国更怕被特朗普卖了,成为美朝和谈的牺牲品。

但中国在朝鲜问题上还是绕不过去,因为至少有两张硬牌:

其一,是朝鲜战争的主要国家。实际上中美才是朝鲜战场的主要对手,也是《朝鲜停战协定》的签字国。如果需要新的《朝鲜和平协定》取代《朝鲜停战协定》,当时签字的三国就需重新谈判。
其二,是有否决权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解除朝鲜制裁决议必须经过安理会同意。如果美朝苟合损害中国利益,中国要报复不难,而且够狠,在安理会可以一票否决;如果美韩朝事先排挤中国全程参与和谈,中国在安理会利用程序性障碍,慢慢拖下去即可,解除朝鲜制裁遥遥无期。

中国在朝鲜问题上有什么苦衷?

朝鲜为维护金氏安全、政权安全,强行搞核武器有苦衷,有其一定合理性;朝鲜拥核后,韩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只好抱紧美国取暖,引入“萨德”有苦衷,有其一定合理性。

先生们,暂时放下和平、正义、安全之类的台面上大道理,中国也有苦衷,也有合理性,也得自己争。即“三不白”:朝鲜战争不能白打、数十万先烈的血不能白流、几十年来数以亿元的钱不能白给。假如朝鲜出现一个亲美反华政权,中国政府没办法向中国人民解释。

中国未来同意《朝鲜和平协定》的条件,包括但不限于:一、朝鲜以“完全、可核查和不可逆转”的方式弃核;二、朝鲜不得出现反华政权;三、美军及其武器不能越过三八线;四、“萨德”撤离韩国;五、中国全程参与《朝鲜和平协定》谈判,而不是谈判结束后既成文本逼中国接受。

叶胜舟


(注:作者为独立评论人。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特朗普、文在寅、金正恩会获诺贝尔和平奖吗?

美朝建交、甩掉中韩与美国单独签订和平协议,是金氏三代梦寐以求的心愿,也是对冷战时期、冷战之后亚洲安全框架的改写,和1972年尼克松首次访华的轰动效应有得一拼。文在寅3月9日评价客观:“美朝首脑会晤可能成为实现半岛和平的历史性里程碑”。

这绝对是诺贝尔和平奖量级的大事件。此前有三个获奖先例:

其一,以色列总理拉宾、外长佩雷斯和巴勒斯坦总统阿拉法特因1993年9月签订奥斯陆和平协议,共获1994年诺贝尔和平奖。

其二,2000年6月13日,韩国总统金大中与朝鲜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在平壤举行首次韩朝峰会。金大中因推动半岛和平与合作,当年迅速获得2000年诺贝尔和平奖。

其三,2015年7月奥巴马恢复与古巴外交关系并于次年3月访古、2015年7月达成伊朗核协议,也是诺贝尔和平奖量级的贡献。奥巴马之所以未获得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原因很简单,2009年他刚接任美国总统不久、没有什么贡献,就提前七年获奖。这个和平奖授予时争议极大,授予后反而对奥巴马产生了道义的约束力,也算有先见之明。

如果美朝峰会顺利进行,朝鲜弃核、美朝建交、签订《朝鲜和平协定》替换《朝鲜停战协定》,必定获诺贝尔和平奖。三位获奖者分别是:特朗普、文在寅、金正恩。最快是2018年10月,给予正在艰辛谈判和平协定的三人道义约束力;也可以等美朝建交后再授奖。

必须公正地说,如实现朝鲜弃核、美朝建交、签和平协定,首功应记特朗普。没有他废除奥巴马的“极限忍耐”政策,改为强硬的“极限施压”政策,金正恩决不会如此主动、如此妥协。
次功记文在寅。他敏锐捕捉金正恩2018年新年献词释放的和平气息,利用平昌冬奥会契机推动韩朝峰会、美朝峰会,并在韩朝美之间形成互信互动的正循环。

再功记金正恩。他和其父金正日知道苏联崩溃了(1991年12月苏联解体)、中国靠不住了(1992年8月中韩建交),只有拼命强行拥核,以这个最重最强最狠的筹码逼迫美国、讹诈美国,才有可能否极泰来,获得美朝直接谈判的席位和建交的机会。

金正恩对诺贝尔和平奖可能兴味索然。对富而欲贵、显贵的特朗普及其家族而言,因达成朝鲜和平协定、美朝建交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是个巨大的诱惑;对金正恩而言,因达成朝鲜和平协定、美朝建交而获得自身安全、政权安全,才是巨大的诱惑。

美国可能允许朝鲜“核导分离”吗?

3月9日,王鹏的文章《美朝直接会晤,中朝行将反目?》,过于悲观,过于“细思极恐”。他担忧中国利益受损,美朝“找到一个‘冤大头’,一个同时为美朝双方都忌惮、敌视的共同敌人来充当‘第三方支付’”;担忧美国可能实行“核导分离”,“即要求朝鲜决不允许进一步发展具备攻击美

国本土能力的洲际弹道导弹;同时,允许朝鲜有条件地保留部分核武器。”

笔者认为,美国允许朝鲜“核导分离”、部分保留核武器的概率极小。因为:

其一,美国很难承认朝鲜是合法的“核国家”,这无疑打开核扩散的“潘多拉魔盒”。很多小国将步朝鲜后尘,设法拥有核武器,必然试图以此勒索美国,难免流入如“伊斯兰国”(ISIS)这样的恐怖组织手中。此恨绵绵无绝期,美国此后甭想高枕无忧,核讹诈防不胜防。

其二,美国如允许朝鲜部分拥核,损害的不仅是中国利益,也损害俄、英、法、日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189个缔约国绝大多数的利益,会引起众怒。朝鲜目前声誉太差,美国得不偿失。

其三,美国没有决心全面扼制中国,特朗普火力四射,准星不佳。3月8日,他签署公告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征收高关税。这一贸易保护措施,打击更多的是美国盟友,欧盟首先跳出来了。中国因多次受美限制,早已退出美国钢、铝市场。何况核大国之间有核武器这一终极“大杀器”平衡,不会主动开战。一旦开战,杀敌一千,自亡八百,没有赢家。

其四,安理会第2371号、2375号、2397号等多次制裁决议和美国多次重申的立场一致,朝鲜的无核化必须符合三个目标和原则:“完全、可核查和不可逆转”(complete,verifiable and irreversible)。中国作为常任理事国,当然有权参与安理会和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核查。

其五,朝鲜完全弃核之后,必然要求其以“无核武器国家”身份,再次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并受约束。这是国际社会的常识和共识,也是未来《朝鲜和平协定》的必须条款。

其六,鉴于朝鲜为拥核于1993年3月、2003年1月两次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历史记录,可考虑在《朝鲜和平协定》中增加一条款,作为安理会解除朝鲜所有裁制决议的交换条件:朝鲜重新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后,未经安理会所有常任理事国一致同意,不得退出。

中国在朝鲜问题上有主导权吗?

毫无疑问,68年来,中美两国在朝鲜问题上拥有无可争辩的双主导权。

中国的主导权是通过1950年10月出兵援朝,付出沉重代价后,从斯大林手中拿来的。斯大林也尊重,在朝鲜战争期间及之后,中朝在军事、政治等领域有很多分歧,斯大林几乎一边倒地支持中国意见,否决金日成,让金日成郁闷无比(沈志华教授对上述史实有详细考证和叙述)。

中美的双主导地位受到国际社会尊重和认可。几乎每次联合国安理会制裁朝鲜的决议,都是中美两个对朝鲜半岛掌握主导权和话语权的国家先秘密谈判,谈好后再拿到安理会表决,一致通过走程序。2017年出现了两个危险的迹象,表明美俄都试图削弱中国的这一主导权:

一、2017年9月3日朝鲜氢弹炸响后,美国借机削弱中国的主导权。讨论安理会第2375号制裁决议时,美国改变惯例,直接将决议草案提交安理会传阅,有意通过媒体迅速扩散出去,从而加快谈判进程。

美国此次谈判策略的新变化,固然表明已被朝鲜持续挑衅安全红线彻底激怒,也是企图削弱中国在朝鲜问题上的主导权。笔者当时撰文分析,这必然引起中国的高度警觉,最大的失控风险在于,美朝可能因此甩掉中国,直接进行冻核、建交的利益交换和秘密谈判。

二、普京也不是善茬,一直有意无意争夺中国的主导权。例如2017年9月5日,普京在厦门金砖峰会后的记者会上,向金正恩怀柔示好。他虽然谴责朝鲜的导弹试射和核试验,但重点是为金正恩“背书”辩护,辩称朝鲜研制核武器“是一种理性的行为,因为伊拉克和利比亚这两个放弃核武野心的政权,最终都被美国及其盟友推翻”;同时质疑美国制裁朝鲜的效用(俄承受美欧的严厉制裁,所以有共鸣),公开与美国唱反调,认为“制裁制度已经走到了头,它是无效的”。

9月9日,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成立69周年之际,俄罗斯总统普京向金正恩发贺电。内容虽然都是外交套话,但笔者检索朝中社、《劳动新闻》报道,9月3日氢弹炸响后来自世界大国的朝鲜国庆贺电,只有普京唯一一个。

中国在朝鲜问题上被边缘化吗?

中国的确有主导权下降、被边缘化的风险。3月26日中朝峰会、4月27日韩朝峰会,都只确认中方在谈判桌的地位,但何时入局待定。

文在寅、金正恩签署《板门店宣言》,最有分量的就是第一条第一款第一句:“韩朝确认民族命运自决的原则。”韩朝基于“统一”这个共同的、最高的民族利益,不仅试图联合摆脱美中自朝鲜战争以来对半岛的影响和控制,而且试图恢复当家作主,先自己主导和平进程、统一进程,再倒逼美中和其他国家背书接受。

例如,《宣言》第三条第三款称,“韩朝决定,在《停战协定》签署65周年的今年宣布结束战争状态。”这是抢占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的道义制高点,试图逼迫美中跟随他俩设定的议程内容和节奏。
《宣言》涉及中国利益最关键的一句,也在第三条第三款:“为建立牢固的永久性和平机制,努力促成韩朝美三方会谈或韩朝美中四方会谈。”文在寅多次倡议韩朝美三方会谈,避口不提中国,试图挤掉中国的位置,让韩国成为美朝接触、会谈的中间人和调停人。

《宣言》中的“韩朝美中四方会谈”,大概率是金正恩提议,文在寅妥协。用“或”字将两个方案相连,既是让一向坚持韩朝美三方会谈的文在寅有台阶可下,也为今后中国是否入局、何时入局、参与程度、作用大小预留变化。

符合韩朝利益最大化的《朝鲜和平协定》谈判模式,是“2+3+4+安理会”的递归模式。即韩朝先谈,再美国入局卡位,然后中国入局,四国达成一致后通报俄日,提交安理会核准。
中国曾经的主导权暂时失去。这意味着中方2003年启动、主持的六方会谈议程和机制几乎悬空,美朝不会这么玩了,日韩作为盟国也会跟着美国不玩了。

说到“边缘化”,不止中国一家,俄日也被边缘化。最沉不住气的是安倍晋三,3月9日赶快和特朗普通电话,并商定4月访美协调立场。日本比中国更怕被特朗普卖了,成为美朝和谈的牺牲品。

但中国在朝鲜问题上还是绕不过去,因为至少有两张硬牌:

其一,是朝鲜战争的主要国家。实际上中美才是朝鲜战场的主要对手,也是《朝鲜停战协定》的签字国。如果需要新的《朝鲜和平协定》取代《朝鲜停战协定》,当时签字的三国就需重新谈判。
其二,是有否决权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解除朝鲜制裁决议必须经过安理会同意。如果美朝苟合损害中国利益,中国要报复不难,而且够狠,在安理会可以一票否决;如果美韩朝事先排挤中国全程参与和谈,中国在安理会利用程序性障碍,慢慢拖下去即可,解除朝鲜制裁遥遥无期。

中国在朝鲜问题上有什么苦衷?

朝鲜为维护金氏安全、政权安全,强行搞核武器有苦衷,有其一定合理性;朝鲜拥核后,韩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只好抱紧美国取暖,引入“萨德”有苦衷,有其一定合理性。

先生们,暂时放下和平、正义、安全之类的台面上大道理,中国也有苦衷,也有合理性,也得自己争。即“三不白”:朝鲜战争不能白打、数十万先烈的血不能白流、几十年来数以亿元的钱不能白给。假如朝鲜出现一个亲美反华政权,中国政府没办法向中国人民解释。

中国未来同意《朝鲜和平协定》的条件,包括但不限于:一、朝鲜以“完全、可核查和不可逆转”的方式弃核;二、朝鲜不得出现反华政权;三、美军及其武器不能越过三八线;四、“萨德”撤离韩国;五、中国全程参与《朝鲜和平协定》谈判,而不是谈判结束后既成文本逼中国接受。

叶胜舟


(注:作者为独立评论人。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特朗普、文在寅、金正恩会获诺贝尔和平奖吗?

美朝建交、甩掉中韩与美国单独签订和平协议,是金氏三代梦寐以求的心愿,也是对冷战时期、冷战之后亚洲安全框架的改写,和1972年尼克松首次访华的轰动效应有得一拼。文在寅3月9日评价客观:“美朝首脑会晤可能成为实现半岛和平的历史性里程碑”。

这绝对是诺贝尔和平奖量级的大事件。此前有三个获奖先例:

其一,以色列总理拉宾、外长佩雷斯和巴勒斯坦总统阿拉法特因1993年9月签订奥斯陆和平协议,共获1994年诺贝尔和平奖。

其二,2000年6月13日,韩国总统金大中与朝鲜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在平壤举行首次韩朝峰会。金大中因推动半岛和平与合作,当年迅速获得2000年诺贝尔和平奖。

其三,2015年7月奥巴马恢复与古巴外交关系并于次年3月访古、2015年7月达成伊朗核协议,也是诺贝尔和平奖量级的贡献。奥巴马之所以未获得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原因很简单,2009年他刚接任美国总统不久、没有什么贡献,就提前七年获奖。这个和平奖授予时争议极大,授予后反而对奥巴马产生了道义的约束力,也算有先见之明。

如果美朝峰会顺利进行,朝鲜弃核、美朝建交、签订《朝鲜和平协定》替换《朝鲜停战协定》,必定获诺贝尔和平奖。三位获奖者分别是:特朗普、文在寅、金正恩。最快是2018年10月,给予正在艰辛谈判和平协定的三人道义约束力;也可以等美朝建交后再授奖。

必须公正地说,如实现朝鲜弃核、美朝建交、签和平协定,首功应记特朗普。没有他废除奥巴马的“极限忍耐”政策,改为强硬的“极限施压”政策,金正恩决不会如此主动、如此妥协。
次功记文在寅。他敏锐捕捉金正恩2018年新年献词释放的和平气息,利用平昌冬奥会契机推动韩朝峰会、美朝峰会,并在韩朝美之间形成互信互动的正循环。

再功记金正恩。他和其父金正日知道苏联崩溃了(1991年12月苏联解体)、中国靠不住了(1992年8月中韩建交),只有拼命强行拥核,以这个最重最强最狠的筹码逼迫美国、讹诈美国,才有可能否极泰来,获得美朝直接谈判的席位和建交的机会。

金正恩对诺贝尔和平奖可能兴味索然。对富而欲贵、显贵的特朗普及其家族而言,因达成朝鲜和平协定、美朝建交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是个巨大的诱惑;对金正恩而言,因达成朝鲜和平协定、美朝建交而获得自身安全、政权安全,才是巨大的诱惑。

美国可能允许朝鲜“核导分离”吗?

3月9日,王鹏的文章《美朝直接会晤,中朝行将反目?》,过于悲观,过于“细思极恐”。他担忧中国利益受损,美朝“找到一个‘冤大头’,一个同时为美朝双方都忌惮、敌视的共同敌人来充当‘第三方支付’”;担忧美国可能实行“核导分离”,“即要求朝鲜决不允许进一步发展具备攻击美

国本土能力的洲际弹道导弹;同时,允许朝鲜有条件地保留部分核武器。”

笔者认为,美国允许朝鲜“核导分离”、部分保留核武器的概率极小。因为:

其一,美国很难承认朝鲜是合法的“核国家”,这无疑打开核扩散的“潘多拉魔盒”。很多小国将步朝鲜后尘,设法拥有核武器,必然试图以此勒索美国,难免流入如“伊斯兰国”(ISIS)这样的恐怖组织手中。此恨绵绵无绝期,美国此后甭想高枕无忧,核讹诈防不胜防。

其二,美国如允许朝鲜部分拥核,损害的不仅是中国利益,也损害俄、英、法、日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189个缔约国绝大多数的利益,会引起众怒。朝鲜目前声誉太差,美国得不偿失。

其三,美国没有决心全面扼制中国,特朗普火力四射,准星不佳。3月8日,他签署公告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征收高关税。这一贸易保护措施,打击更多的是美国盟友,欧盟首先跳出来了。中国因多次受美限制,早已退出美国钢、铝市场。何况核大国之间有核武器这一终极“大杀器”平衡,不会主动开战。一旦开战,杀敌一千,自亡八百,没有赢家。

其四,安理会第2371号、2375号、2397号等多次制裁决议和美国多次重申的立场一致,朝鲜的无核化必须符合三个目标和原则:“完全、可核查和不可逆转”(complete,verifiable and irreversible)。中国作为常任理事国,当然有权参与安理会和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核查。

其五,朝鲜完全弃核之后,必然要求其以“无核武器国家”身份,再次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并受约束。这是国际社会的常识和共识,也是未来《朝鲜和平协定》的必须条款。

其六,鉴于朝鲜为拥核于1993年3月、2003年1月两次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历史记录,可考虑在《朝鲜和平协定》中增加一条款,作为安理会解除朝鲜所有裁制决议的交换条件:朝鲜重新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后,未经安理会所有常任理事国一致同意,不得退出。

中国在朝鲜问题上有主导权吗?

毫无疑问,68年来,中美两国在朝鲜问题上拥有无可争辩的双主导权。

中国的主导权是通过1950年10月出兵援朝,付出沉重代价后,从斯大林手中拿来的。斯大林也尊重,在朝鲜战争期间及之后,中朝在军事、政治等领域有很多分歧,斯大林几乎一边倒地支持中国意见,否决金日成,让金日成郁闷无比(沈志华教授对上述史实有详细考证和叙述)。

中美的双主导地位受到国际社会尊重和认可。几乎每次联合国安理会制裁朝鲜的决议,都是中美两个对朝鲜半岛掌握主导权和话语权的国家先秘密谈判,谈好后再拿到安理会表决,一致通过走程序。2017年出现了两个危险的迹象,表明美俄都试图削弱中国的这一主导权:

一、2017年9月3日朝鲜氢弹炸响后,美国借机削弱中国的主导权。讨论安理会第2375号制裁决议时,美国改变惯例,直接将决议草案提交安理会传阅,有意通过媒体迅速扩散出去,从而加快谈判进程。

美国此次谈判策略的新变化,固然表明已被朝鲜持续挑衅安全红线彻底激怒,也是企图削弱中国在朝鲜问题上的主导权。笔者当时撰文分析,这必然引起中国的高度警觉,最大的失控风险在于,美朝可能因此甩掉中国,直接进行冻核、建交的利益交换和秘密谈判。

二、普京也不是善茬,一直有意无意争夺中国的主导权。例如2017年9月5日,普京在厦门金砖峰会后的记者会上,向金正恩怀柔示好。他虽然谴责朝鲜的导弹试射和核试验,但重点是为金正恩“背书”辩护,辩称朝鲜研制核武器“是一种理性的行为,因为伊拉克和利比亚这两个放弃核武野心的政权,最终都被美国及其盟友推翻”;同时质疑美国制裁朝鲜的效用(俄承受美欧的严厉制裁,所以有共鸣),公开与美国唱反调,认为“制裁制度已经走到了头,它是无效的”。

9月9日,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成立69周年之际,俄罗斯总统普京向金正恩发贺电。内容虽然都是外交套话,但笔者检索朝中社、《劳动新闻》报道,9月3日氢弹炸响后来自世界大国的朝鲜国庆贺电,只有普京唯一一个。

中国在朝鲜问题上被边缘化吗?

中国的确有主导权下降、被边缘化的风险。3月26日中朝峰会、4月27日韩朝峰会,都只确认中方在谈判桌的地位,但何时入局待定。

文在寅、金正恩签署《板门店宣言》,最有分量的就是第一条第一款第一句:“韩朝确认民族命运自决的原则。”韩朝基于“统一”这个共同的、最高的民族利益,不仅试图联合摆脱美中自朝鲜战争以来对半岛的影响和控制,而且试图恢复当家作主,先自己主导和平进程、统一进程,再倒逼美中和其他国家背书接受。

例如,《宣言》第三条第三款称,“韩朝决定,在《停战协定》签署65周年的今年宣布结束战争状态。”这是抢占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的道义制高点,试图逼迫美中跟随他俩设定的议程内容和节奏。
《宣言》涉及中国利益最关键的一句,也在第三条第三款:“为建立牢固的永久性和平机制,努力促成韩朝美三方会谈或韩朝美中四方会谈。”文在寅多次倡议韩朝美三方会谈,避口不提中国,试图挤掉中国的位置,让韩国成为美朝接触、会谈的中间人和调停人。

《宣言》中的“韩朝美中四方会谈”,大概率是金正恩提议,文在寅妥协。用“或”字将两个方案相连,既是让一向坚持韩朝美三方会谈的文在寅有台阶可下,也为今后中国是否入局、何时入局、参与程度、作用大小预留变化。

符合韩朝利益最大化的《朝鲜和平协定》谈判模式,是“2+3+4+安理会”的递归模式。即韩朝先谈,再美国入局卡位,然后中国入局,四国达成一致后通报俄日,提交安理会核准。
中国曾经的主导权暂时失去。这意味着中方2003年启动、主持的六方会谈议程和机制几乎悬空,美朝不会这么玩了,日韩作为盟国也会跟着美国不玩了。

说到“边缘化”,不止中国一家,俄日也被边缘化。最沉不住气的是安倍晋三,3月9日赶快和特朗普通电话,并商定4月访美协调立场。日本比中国更怕被特朗普卖了,成为美朝和谈的牺牲品。

但中国在朝鲜问题上还是绕不过去,因为至少有两张硬牌:

其一,是朝鲜战争的主要国家。实际上中美才是朝鲜战场的主要对手,也是《朝鲜停战协定》的签字国。如果需要新的《朝鲜和平协定》取代《朝鲜停战协定》,当时签字的三国就需重新谈判。
其二,是有否决权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解除朝鲜制裁决议必须经过安理会同意。如果美朝苟合损害中国利益,中国要报复不难,而且够狠,在安理会可以一票否决;如果美韩朝事先排挤中国全程参与和谈,中国在安理会利用程序性障碍,慢慢拖下去即可,解除朝鲜制裁遥遥无期。

中国在朝鲜问题上有什么苦衷?

朝鲜为维护金氏安全、政权安全,强行搞核武器有苦衷,有其一定合理性;朝鲜拥核后,韩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只好抱紧美国取暖,引入“萨德”有苦衷,有其一定合理性。

先生们,暂时放下和平、正义、安全之类的台面上大道理,中国也有苦衷,也有合理性,也得自己争。即“三不白”:朝鲜战争不能白打、数十万先烈的血不能白流、几十年来数以亿元的钱不能白给。假如朝鲜出现一个亲美反华政权,中国政府没办法向中国人民解释。

中国未来同意《朝鲜和平协定》的条件,包括但不限于:一、朝鲜以“完全、可核查和不可逆转”的方式弃核;二、朝鲜不得出现反华政权;三、美军及其武器不能越过三八线;四、“萨德”撤离韩国;五、中国全程参与《朝鲜和平协定》谈判,而不是谈判结束后既成文本逼中国接受。

叶胜舟


(注:作者为独立评论人。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美朝峰会五问

发布日期:2018-05-07 08:14


特朗普、文在寅、金正恩会获诺贝尔和平奖吗?

美朝建交、甩掉中韩与美国单独签订和平协议,是金氏三代梦寐以求的心愿,也是对冷战时期、冷战之后亚洲安全框架的改写,和1972年尼克松首次访华的轰动效应有得一拼。文在寅3月9日评价客观:“美朝首脑会晤可能成为实现半岛和平的历史性里程碑”。

这绝对是诺贝尔和平奖量级的大事件。此前有三个获奖先例:

其一,以色列总理拉宾、外长佩雷斯和巴勒斯坦总统阿拉法特因1993年9月签订奥斯陆和平协议,共获1994年诺贝尔和平奖。

其二,2000年6月13日,韩国总统金大中与朝鲜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在平壤举行首次韩朝峰会。金大中因推动半岛和平与合作,当年迅速获得2000年诺贝尔和平奖。

其三,2015年7月奥巴马恢复与古巴外交关系并于次年3月访古、2015年7月达成伊朗核协议,也是诺贝尔和平奖量级的贡献。奥巴马之所以未获得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原因很简单,2009年他刚接任美国总统不久、没有什么贡献,就提前七年获奖。这个和平奖授予时争议极大,授予后反而对奥巴马产生了道义的约束力,也算有先见之明。

如果美朝峰会顺利进行,朝鲜弃核、美朝建交、签订《朝鲜和平协定》替换《朝鲜停战协定》,必定获诺贝尔和平奖。三位获奖者分别是:特朗普、文在寅、金正恩。最快是2018年10月,给予正在艰辛谈判和平协定的三人道义约束力;也可以等美朝建交后再授奖。

必须公正地说,如实现朝鲜弃核、美朝建交、签和平协定,首功应记特朗普。没有他废除奥巴马的“极限忍耐”政策,改为强硬的“极限施压”政策,金正恩决不会如此主动、如此妥协。
次功记文在寅。他敏锐捕捉金正恩2018年新年献词释放的和平气息,利用平昌冬奥会契机推动韩朝峰会、美朝峰会,并在韩朝美之间形成互信互动的正循环。

再功记金正恩。他和其父金正日知道苏联崩溃了(1991年12月苏联解体)、中国靠不住了(1992年8月中韩建交),只有拼命强行拥核,以这个最重最强最狠的筹码逼迫美国、讹诈美国,才有可能否极泰来,获得美朝直接谈判的席位和建交的机会。

金正恩对诺贝尔和平奖可能兴味索然。对富而欲贵、显贵的特朗普及其家族而言,因达成朝鲜和平协定、美朝建交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是个巨大的诱惑;对金正恩而言,因达成朝鲜和平协定、美朝建交而获得自身安全、政权安全,才是巨大的诱惑。

美国可能允许朝鲜“核导分离”吗?

3月9日,王鹏的文章《美朝直接会晤,中朝行将反目?》,过于悲观,过于“细思极恐”。他担忧中国利益受损,美朝“找到一个‘冤大头’,一个同时为美朝双方都忌惮、敌视的共同敌人来充当‘第三方支付’”;担忧美国可能实行“核导分离”,“即要求朝鲜决不允许进一步发展具备攻击美

国本土能力的洲际弹道导弹;同时,允许朝鲜有条件地保留部分核武器。”

笔者认为,美国允许朝鲜“核导分离”、部分保留核武器的概率极小。因为:

其一,美国很难承认朝鲜是合法的“核国家”,这无疑打开核扩散的“潘多拉魔盒”。很多小国将步朝鲜后尘,设法拥有核武器,必然试图以此勒索美国,难免流入如“伊斯兰国”(ISIS)这样的恐怖组织手中。此恨绵绵无绝期,美国此后甭想高枕无忧,核讹诈防不胜防。

其二,美国如允许朝鲜部分拥核,损害的不仅是中国利益,也损害俄、英、法、日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189个缔约国绝大多数的利益,会引起众怒。朝鲜目前声誉太差,美国得不偿失。

其三,美国没有决心全面扼制中国,特朗普火力四射,准星不佳。3月8日,他签署公告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征收高关税。这一贸易保护措施,打击更多的是美国盟友,欧盟首先跳出来了。中国因多次受美限制,早已退出美国钢、铝市场。何况核大国之间有核武器这一终极“大杀器”平衡,不会主动开战。一旦开战,杀敌一千,自亡八百,没有赢家。

其四,安理会第2371号、2375号、2397号等多次制裁决议和美国多次重申的立场一致,朝鲜的无核化必须符合三个目标和原则:“完全、可核查和不可逆转”(complete,verifiable and irreversible)。中国作为常任理事国,当然有权参与安理会和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核查。

其五,朝鲜完全弃核之后,必然要求其以“无核武器国家”身份,再次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并受约束。这是国际社会的常识和共识,也是未来《朝鲜和平协定》的必须条款。

其六,鉴于朝鲜为拥核于1993年3月、2003年1月两次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历史记录,可考虑在《朝鲜和平协定》中增加一条款,作为安理会解除朝鲜所有裁制决议的交换条件:朝鲜重新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后,未经安理会所有常任理事国一致同意,不得退出。

中国在朝鲜问题上有主导权吗?

毫无疑问,68年来,中美两国在朝鲜问题上拥有无可争辩的双主导权。

中国的主导权是通过1950年10月出兵援朝,付出沉重代价后,从斯大林手中拿来的。斯大林也尊重,在朝鲜战争期间及之后,中朝在军事、政治等领域有很多分歧,斯大林几乎一边倒地支持中国意见,否决金日成,让金日成郁闷无比(沈志华教授对上述史实有详细考证和叙述)。

中美的双主导地位受到国际社会尊重和认可。几乎每次联合国安理会制裁朝鲜的决议,都是中美两个对朝鲜半岛掌握主导权和话语权的国家先秘密谈判,谈好后再拿到安理会表决,一致通过走程序。2017年出现了两个危险的迹象,表明美俄都试图削弱中国的这一主导权:

一、2017年9月3日朝鲜氢弹炸响后,美国借机削弱中国的主导权。讨论安理会第2375号制裁决议时,美国改变惯例,直接将决议草案提交安理会传阅,有意通过媒体迅速扩散出去,从而加快谈判进程。

美国此次谈判策略的新变化,固然表明已被朝鲜持续挑衅安全红线彻底激怒,也是企图削弱中国在朝鲜问题上的主导权。笔者当时撰文分析,这必然引起中国的高度警觉,最大的失控风险在于,美朝可能因此甩掉中国,直接进行冻核、建交的利益交换和秘密谈判。

二、普京也不是善茬,一直有意无意争夺中国的主导权。例如2017年9月5日,普京在厦门金砖峰会后的记者会上,向金正恩怀柔示好。他虽然谴责朝鲜的导弹试射和核试验,但重点是为金正恩“背书”辩护,辩称朝鲜研制核武器“是一种理性的行为,因为伊拉克和利比亚这两个放弃核武野心的政权,最终都被美国及其盟友推翻”;同时质疑美国制裁朝鲜的效用(俄承受美欧的严厉制裁,所以有共鸣),公开与美国唱反调,认为“制裁制度已经走到了头,它是无效的”。

9月9日,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成立69周年之际,俄罗斯总统普京向金正恩发贺电。内容虽然都是外交套话,但笔者检索朝中社、《劳动新闻》报道,9月3日氢弹炸响后来自世界大国的朝鲜国庆贺电,只有普京唯一一个。

中国在朝鲜问题上被边缘化吗?

中国的确有主导权下降、被边缘化的风险。3月26日中朝峰会、4月27日韩朝峰会,都只确认中方在谈判桌的地位,但何时入局待定。

文在寅、金正恩签署《板门店宣言》,最有分量的就是第一条第一款第一句:“韩朝确认民族命运自决的原则。”韩朝基于“统一”这个共同的、最高的民族利益,不仅试图联合摆脱美中自朝鲜战争以来对半岛的影响和控制,而且试图恢复当家作主,先自己主导和平进程、统一进程,再倒逼美中和其他国家背书接受。

例如,《宣言》第三条第三款称,“韩朝决定,在《停战协定》签署65周年的今年宣布结束战争状态。”这是抢占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的道义制高点,试图逼迫美中跟随他俩设定的议程内容和节奏。
《宣言》涉及中国利益最关键的一句,也在第三条第三款:“为建立牢固的永久性和平机制,努力促成韩朝美三方会谈或韩朝美中四方会谈。”文在寅多次倡议韩朝美三方会谈,避口不提中国,试图挤掉中国的位置,让韩国成为美朝接触、会谈的中间人和调停人。

《宣言》中的“韩朝美中四方会谈”,大概率是金正恩提议,文在寅妥协。用“或”字将两个方案相连,既是让一向坚持韩朝美三方会谈的文在寅有台阶可下,也为今后中国是否入局、何时入局、参与程度、作用大小预留变化。

符合韩朝利益最大化的《朝鲜和平协定》谈判模式,是“2+3+4+安理会”的递归模式。即韩朝先谈,再美国入局卡位,然后中国入局,四国达成一致后通报俄日,提交安理会核准。
中国曾经的主导权暂时失去。这意味着中方2003年启动、主持的六方会谈议程和机制几乎悬空,美朝不会这么玩了,日韩作为盟国也会跟着美国不玩了。

说到“边缘化”,不止中国一家,俄日也被边缘化。最沉不住气的是安倍晋三,3月9日赶快和特朗普通电话,并商定4月访美协调立场。日本比中国更怕被特朗普卖了,成为美朝和谈的牺牲品。

但中国在朝鲜问题上还是绕不过去,因为至少有两张硬牌:

其一,是朝鲜战争的主要国家。实际上中美才是朝鲜战场的主要对手,也是《朝鲜停战协定》的签字国。如果需要新的《朝鲜和平协定》取代《朝鲜停战协定》,当时签字的三国就需重新谈判。
其二,是有否决权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解除朝鲜制裁决议必须经过安理会同意。如果美朝苟合损害中国利益,中国要报复不难,而且够狠,在安理会可以一票否决;如果美韩朝事先排挤中国全程参与和谈,中国在安理会利用程序性障碍,慢慢拖下去即可,解除朝鲜制裁遥遥无期。

中国在朝鲜问题上有什么苦衷?

朝鲜为维护金氏安全、政权安全,强行搞核武器有苦衷,有其一定合理性;朝鲜拥核后,韩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只好抱紧美国取暖,引入“萨德”有苦衷,有其一定合理性。

先生们,暂时放下和平、正义、安全之类的台面上大道理,中国也有苦衷,也有合理性,也得自己争。即“三不白”:朝鲜战争不能白打、数十万先烈的血不能白流、几十年来数以亿元的钱不能白给。假如朝鲜出现一个亲美反华政权,中国政府没办法向中国人民解释。

中国未来同意《朝鲜和平协定》的条件,包括但不限于:一、朝鲜以“完全、可核查和不可逆转”的方式弃核;二、朝鲜不得出现反华政权;三、美军及其武器不能越过三八线;四、“萨德”撤离韩国;五、中国全程参与《朝鲜和平协定》谈判,而不是谈判结束后既成文本逼中国接受。

叶胜舟


(注:作者为独立评论人。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特朗普、文在寅、金正恩会获诺贝尔和平奖吗?

美朝建交、甩掉中韩与美国单独签订和平协议,是金氏三代梦寐以求的心愿,也是对冷战时期、冷战之后亚洲安全框架的改写,和1972年尼克松首次访华的轰动效应有得一拼。文在寅3月9日评价客观:“美朝首脑会晤可能成为实现半岛和平的历史性里程碑”。

这绝对是诺贝尔和平奖量级的大事件。此前有三个获奖先例:

其一,以色列总理拉宾、外长佩雷斯和巴勒斯坦总统阿拉法特因1993年9月签订奥斯陆和平协议,共获1994年诺贝尔和平奖。

其二,2000年6月13日,韩国总统金大中与朝鲜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在平壤举行首次韩朝峰会。金大中因推动半岛和平与合作,当年迅速获得2000年诺贝尔和平奖。

其三,2015年7月奥巴马恢复与古巴外交关系并于次年3月访古、2015年7月达成伊朗核协议,也是诺贝尔和平奖量级的贡献。奥巴马之所以未获得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原因很简单,2009年他刚接任美国总统不久、没有什么贡献,就提前七年获奖。这个和平奖授予时争议极大,授予后反而对奥巴马产生了道义的约束力,也算有先见之明。

如果美朝峰会顺利进行,朝鲜弃核、美朝建交、签订《朝鲜和平协定》替换《朝鲜停战协定》,必定获诺贝尔和平奖。三位获奖者分别是:特朗普、文在寅、金正恩。最快是2018年10月,给予正在艰辛谈判和平协定的三人道义约束力;也可以等美朝建交后再授奖。

必须公正地说,如实现朝鲜弃核、美朝建交、签和平协定,首功应记特朗普。没有他废除奥巴马的“极限忍耐”政策,改为强硬的“极限施压”政策,金正恩决不会如此主动、如此妥协。
次功记文在寅。他敏锐捕捉金正恩2018年新年献词释放的和平气息,利用平昌冬奥会契机推动韩朝峰会、美朝峰会,并在韩朝美之间形成互信互动的正循环。

再功记金正恩。他和其父金正日知道苏联崩溃了(1991年12月苏联解体)、中国靠不住了(1992年8月中韩建交),只有拼命强行拥核,以这个最重最强最狠的筹码逼迫美国、讹诈美国,才有可能否极泰来,获得美朝直接谈判的席位和建交的机会。

金正恩对诺贝尔和平奖可能兴味索然。对富而欲贵、显贵的特朗普及其家族而言,因达成朝鲜和平协定、美朝建交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是个巨大的诱惑;对金正恩而言,因达成朝鲜和平协定、美朝建交而获得自身安全、政权安全,才是巨大的诱惑。

美国可能允许朝鲜“核导分离”吗?

3月9日,王鹏的文章《美朝直接会晤,中朝行将反目?》,过于悲观,过于“细思极恐”。他担忧中国利益受损,美朝“找到一个‘冤大头’,一个同时为美朝双方都忌惮、敌视的共同敌人来充当‘第三方支付’”;担忧美国可能实行“核导分离”,“即要求朝鲜决不允许进一步发展具备攻击美

国本土能力的洲际弹道导弹;同时,允许朝鲜有条件地保留部分核武器。”

笔者认为,美国允许朝鲜“核导分离”、部分保留核武器的概率极小。因为:

其一,美国很难承认朝鲜是合法的“核国家”,这无疑打开核扩散的“潘多拉魔盒”。很多小国将步朝鲜后尘,设法拥有核武器,必然试图以此勒索美国,难免流入如“伊斯兰国”(ISIS)这样的恐怖组织手中。此恨绵绵无绝期,美国此后甭想高枕无忧,核讹诈防不胜防。

其二,美国如允许朝鲜部分拥核,损害的不仅是中国利益,也损害俄、英、法、日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189个缔约国绝大多数的利益,会引起众怒。朝鲜目前声誉太差,美国得不偿失。

其三,美国没有决心全面扼制中国,特朗普火力四射,准星不佳。3月8日,他签署公告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征收高关税。这一贸易保护措施,打击更多的是美国盟友,欧盟首先跳出来了。中国因多次受美限制,早已退出美国钢、铝市场。何况核大国之间有核武器这一终极“大杀器”平衡,不会主动开战。一旦开战,杀敌一千,自亡八百,没有赢家。

其四,安理会第2371号、2375号、2397号等多次制裁决议和美国多次重申的立场一致,朝鲜的无核化必须符合三个目标和原则:“完全、可核查和不可逆转”(complete,verifiable and irreversible)。中国作为常任理事国,当然有权参与安理会和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核查。

其五,朝鲜完全弃核之后,必然要求其以“无核武器国家”身份,再次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并受约束。这是国际社会的常识和共识,也是未来《朝鲜和平协定》的必须条款。

其六,鉴于朝鲜为拥核于1993年3月、2003年1月两次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历史记录,可考虑在《朝鲜和平协定》中增加一条款,作为安理会解除朝鲜所有裁制决议的交换条件:朝鲜重新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后,未经安理会所有常任理事国一致同意,不得退出。

中国在朝鲜问题上有主导权吗?

毫无疑问,68年来,中美两国在朝鲜问题上拥有无可争辩的双主导权。

中国的主导权是通过1950年10月出兵援朝,付出沉重代价后,从斯大林手中拿来的。斯大林也尊重,在朝鲜战争期间及之后,中朝在军事、政治等领域有很多分歧,斯大林几乎一边倒地支持中国意见,否决金日成,让金日成郁闷无比(沈志华教授对上述史实有详细考证和叙述)。

中美的双主导地位受到国际社会尊重和认可。几乎每次联合国安理会制裁朝鲜的决议,都是中美两个对朝鲜半岛掌握主导权和话语权的国家先秘密谈判,谈好后再拿到安理会表决,一致通过走程序。2017年出现了两个危险的迹象,表明美俄都试图削弱中国的这一主导权:

一、2017年9月3日朝鲜氢弹炸响后,美国借机削弱中国的主导权。讨论安理会第2375号制裁决议时,美国改变惯例,直接将决议草案提交安理会传阅,有意通过媒体迅速扩散出去,从而加快谈判进程。

美国此次谈判策略的新变化,固然表明已被朝鲜持续挑衅安全红线彻底激怒,也是企图削弱中国在朝鲜问题上的主导权。笔者当时撰文分析,这必然引起中国的高度警觉,最大的失控风险在于,美朝可能因此甩掉中国,直接进行冻核、建交的利益交换和秘密谈判。

二、普京也不是善茬,一直有意无意争夺中国的主导权。例如2017年9月5日,普京在厦门金砖峰会后的记者会上,向金正恩怀柔示好。他虽然谴责朝鲜的导弹试射和核试验,但重点是为金正恩“背书”辩护,辩称朝鲜研制核武器“是一种理性的行为,因为伊拉克和利比亚这两个放弃核武野心的政权,最终都被美国及其盟友推翻”;同时质疑美国制裁朝鲜的效用(俄承受美欧的严厉制裁,所以有共鸣),公开与美国唱反调,认为“制裁制度已经走到了头,它是无效的”。

9月9日,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成立69周年之际,俄罗斯总统普京向金正恩发贺电。内容虽然都是外交套话,但笔者检索朝中社、《劳动新闻》报道,9月3日氢弹炸响后来自世界大国的朝鲜国庆贺电,只有普京唯一一个。

中国在朝鲜问题上被边缘化吗?

中国的确有主导权下降、被边缘化的风险。3月26日中朝峰会、4月27日韩朝峰会,都只确认中方在谈判桌的地位,但何时入局待定。

文在寅、金正恩签署《板门店宣言》,最有分量的就是第一条第一款第一句:“韩朝确认民族命运自决的原则。”韩朝基于“统一”这个共同的、最高的民族利益,不仅试图联合摆脱美中自朝鲜战争以来对半岛的影响和控制,而且试图恢复当家作主,先自己主导和平进程、统一进程,再倒逼美中和其他国家背书接受。

例如,《宣言》第三条第三款称,“韩朝决定,在《停战协定》签署65周年的今年宣布结束战争状态。”这是抢占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的道义制高点,试图逼迫美中跟随他俩设定的议程内容和节奏。
《宣言》涉及中国利益最关键的一句,也在第三条第三款:“为建立牢固的永久性和平机制,努力促成韩朝美三方会谈或韩朝美中四方会谈。”文在寅多次倡议韩朝美三方会谈,避口不提中国,试图挤掉中国的位置,让韩国成为美朝接触、会谈的中间人和调停人。

《宣言》中的“韩朝美中四方会谈”,大概率是金正恩提议,文在寅妥协。用“或”字将两个方案相连,既是让一向坚持韩朝美三方会谈的文在寅有台阶可下,也为今后中国是否入局、何时入局、参与程度、作用大小预留变化。

符合韩朝利益最大化的《朝鲜和平协定》谈判模式,是“2+3+4+安理会”的递归模式。即韩朝先谈,再美国入局卡位,然后中国入局,四国达成一致后通报俄日,提交安理会核准。
中国曾经的主导权暂时失去。这意味着中方2003年启动、主持的六方会谈议程和机制几乎悬空,美朝不会这么玩了,日韩作为盟国也会跟着美国不玩了。

说到“边缘化”,不止中国一家,俄日也被边缘化。最沉不住气的是安倍晋三,3月9日赶快和特朗普通电话,并商定4月访美协调立场。日本比中国更怕被特朗普卖了,成为美朝和谈的牺牲品。

但中国在朝鲜问题上还是绕不过去,因为至少有两张硬牌:

其一,是朝鲜战争的主要国家。实际上中美才是朝鲜战场的主要对手,也是《朝鲜停战协定》的签字国。如果需要新的《朝鲜和平协定》取代《朝鲜停战协定》,当时签字的三国就需重新谈判。
其二,是有否决权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解除朝鲜制裁决议必须经过安理会同意。如果美朝苟合损害中国利益,中国要报复不难,而且够狠,在安理会可以一票否决;如果美韩朝事先排挤中国全程参与和谈,中国在安理会利用程序性障碍,慢慢拖下去即可,解除朝鲜制裁遥遥无期。

中国在朝鲜问题上有什么苦衷?

朝鲜为维护金氏安全、政权安全,强行搞核武器有苦衷,有其一定合理性;朝鲜拥核后,韩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只好抱紧美国取暖,引入“萨德”有苦衷,有其一定合理性。

先生们,暂时放下和平、正义、安全之类的台面上大道理,中国也有苦衷,也有合理性,也得自己争。即“三不白”:朝鲜战争不能白打、数十万先烈的血不能白流、几十年来数以亿元的钱不能白给。假如朝鲜出现一个亲美反华政权,中国政府没办法向中国人民解释。

中国未来同意《朝鲜和平协定》的条件,包括但不限于:一、朝鲜以“完全、可核查和不可逆转”的方式弃核;二、朝鲜不得出现反华政权;三、美军及其武器不能越过三八线;四、“萨德”撤离韩国;五、中国全程参与《朝鲜和平协定》谈判,而不是谈判结束后既成文本逼中国接受。

叶胜舟


(注:作者为独立评论人。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