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当缅甸领导人昂山素季因罗兴亚穆斯林问题在国际社会备受压力之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五(1月17日)开始对缅甸进行国事访问。



撰文 | BBC

OR--商业新媒体 】当缅甸领导人昂山素季因罗兴亚穆斯林问题在国际社会备受压力之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五(1月17日)开始对缅甸进行国事访问。

这是习近平上任后首次访问缅甸,也是中国最高领导人19年来的首次访问。外界普遍预计他将亲自推动多项停滞不前的中国项目的实施。

习近平将在首都内比都与缅甸实际领导人、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和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会面,并计划会见议会和几个少数党派领导人。

时机特殊的访问

此次访问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20年的首次外访,将持续两天。陪同出访的有中央书记处书记丁薛祥、外交部长王毅等。

虽然从访问时间上看并不算长,但时机却非常特殊:缅甸正因罗兴亚危机而备受西方世界指责,甚至这种指责蔓延到了领导人昂山素季个人身上。

2019年12月,昂山素季刚在海牙的国际法庭出庭对罗兴亚问题进行辩护,她说西非国家冈比亚控告缅甸对罗兴亚穆斯林进行种族屠杀,而缅甸政府予以纵容的言论是“带有误导性质的”。

国际舆论依然对缅甸普遍持谴责态度,尤其是昂山素季本人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身份也让她备受质疑。她曾被认为推动缅甸从军事独裁政权走向了民主。

美国还宣布加强对缅甸军方的制裁,将包括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在内的四位军事领袖列入黑名单。

美国智库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的外交与安全政策专家孙韵分析称,缅甸在罗兴亚问题上的立场得到中国或明或暗的支持。在国际法院立案调查的情况下,习近平也许是愿意访问缅甸并显示对它的支持的唯一一个大国领导人。

推进“一带一路”

作为中国邻国的缅甸,是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计划的重要部分。在此之上,中国更提出了雄心勃勃的中缅经济走廊计划。该经济走廊绵延1700公里,是一个由铁路、贸易区以及其他大型基础设施项目组成的网络。

2018年,中缅签署了关于共建中缅经济走廊的谅解备忘录,然而中国给予厚望的合作,目前进展的却并不顺利。

荷兰智库跨国研究所(Transnational Institute)近期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政府根据中缅经济走廊提出了多达40个项目,但只有9个得到了缅甸的同意。在这9个项目中,只有3个得到公开确认。

外界预计,此次习近平访缅,将推动双方在该计划下签署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合作协议。其中备受关注的,是进一步推进缅甸西部若开邦的皎漂(Kyaukpyu)经济特区项目。

皎漂深水港原定总价值73亿美元,但为了避免陷入债务陷阱,缅甸方面随后提出将成本缩减至13亿美元,原有的10个泊位被缩减至2个。尽管如此,该港口依然对中国意义重大,它将让北京获得直接通往印度洋的门户。

2015年12月,中国中信联合体中标该项目,经过两年多的谈判,中缅在2018年11月签署框架协议。每年有数十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和数百万桶石油从海上钻井平台运往中国。

法新社报道称,中国政府希望确保完成连接该港口和中国云南的高铁计划。一旦该铁路完工,中国进出口货物将得以绕道马六甲海峡以及充满争议的南中国海,直抵孟加拉湾。

中缅正在推进的其他项目还包括两国边境经济区,和缅甸最大城市仰光的改造工程等。

由于缅甸边境地区存在大量反政府武装和民兵组织,当地媒体报道说,中国代表甚至在本周访问了几个主要组织,警告他们不要破坏这次访问。

爱恨交织“胞波”情

“胞波”一词是中缅民众对另一方的亲切称呼,每当两国有外事活动,中国的官方媒体便开足马力,宣传两国民众的“胞波”情谊。

新加坡智库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最近一项调查显示,约61.5%的缅甸受访者表示,如果要与一个全球大国结盟,他们会选择站在中国一边,而不是美国。

的确,对于共享着超过2000公里的边境线的两国来说,交往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数百年前,2016年,在当上缅甸领导人后,昂山素季选择访问的第一个东盟以外国家便是中国。

缅甸美国商会法律委员会联席主席曾勤博对BBC说,西方国家目前还没有大规模进入缅甸,中缅两国在投资、贸易上高度依赖。

他说,中国目前对缅投资主要分两种。一种是“一带一路”概念下由中国官方所主导,另一种是民间自发的产能转移,很多工厂从中国走出来寻找更合适的生产基地。

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显示,中国目前是缅甸第二大投资国,仅次于新加坡。

但这样的“胞波”情谊并非总是一帆风顺。密松大坝项目便是其中一个难解之“结”。

耗资36亿美元的中资密松大坝位于伊洛瓦底江。由于担心大坝会对河流造成无法挽回伤害,并摧毁下游鱼类资源,大量民众举行了旷日持久的抗议。

前总统登盛在2011年暂停了这个大坝项目,但中国一直期待能够重启该项目。

曾公开反对修建大坝的昂山素季去年呼吁人们重新考虑想法,缅甸官员则透露正考虑缩小大坝规模或重新选址以彻底解决该难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期待打通中国在印度洋门户,习近平开启缅甸之行

发布日期:2020-01-18 06:33
摘要:当缅甸领导人昂山素季因罗兴亚穆斯林问题在国际社会备受压力之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五(1月17日)开始对缅甸进行国事访问。



撰文 | BBC

OR--商业新媒体 】当缅甸领导人昂山素季因罗兴亚穆斯林问题在国际社会备受压力之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五(1月17日)开始对缅甸进行国事访问。

这是习近平上任后首次访问缅甸,也是中国最高领导人19年来的首次访问。外界普遍预计他将亲自推动多项停滞不前的中国项目的实施。

习近平将在首都内比都与缅甸实际领导人、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和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会面,并计划会见议会和几个少数党派领导人。

时机特殊的访问

此次访问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20年的首次外访,将持续两天。陪同出访的有中央书记处书记丁薛祥、外交部长王毅等。

虽然从访问时间上看并不算长,但时机却非常特殊:缅甸正因罗兴亚危机而备受西方世界指责,甚至这种指责蔓延到了领导人昂山素季个人身上。

2019年12月,昂山素季刚在海牙的国际法庭出庭对罗兴亚问题进行辩护,她说西非国家冈比亚控告缅甸对罗兴亚穆斯林进行种族屠杀,而缅甸政府予以纵容的言论是“带有误导性质的”。

国际舆论依然对缅甸普遍持谴责态度,尤其是昂山素季本人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身份也让她备受质疑。她曾被认为推动缅甸从军事独裁政权走向了民主。

美国还宣布加强对缅甸军方的制裁,将包括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在内的四位军事领袖列入黑名单。

美国智库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的外交与安全政策专家孙韵分析称,缅甸在罗兴亚问题上的立场得到中国或明或暗的支持。在国际法院立案调查的情况下,习近平也许是愿意访问缅甸并显示对它的支持的唯一一个大国领导人。

推进“一带一路”

作为中国邻国的缅甸,是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计划的重要部分。在此之上,中国更提出了雄心勃勃的中缅经济走廊计划。该经济走廊绵延1700公里,是一个由铁路、贸易区以及其他大型基础设施项目组成的网络。

2018年,中缅签署了关于共建中缅经济走廊的谅解备忘录,然而中国给予厚望的合作,目前进展的却并不顺利。

荷兰智库跨国研究所(Transnational Institute)近期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政府根据中缅经济走廊提出了多达40个项目,但只有9个得到了缅甸的同意。在这9个项目中,只有3个得到公开确认。

外界预计,此次习近平访缅,将推动双方在该计划下签署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合作协议。其中备受关注的,是进一步推进缅甸西部若开邦的皎漂(Kyaukpyu)经济特区项目。

皎漂深水港原定总价值73亿美元,但为了避免陷入债务陷阱,缅甸方面随后提出将成本缩减至13亿美元,原有的10个泊位被缩减至2个。尽管如此,该港口依然对中国意义重大,它将让北京获得直接通往印度洋的门户。

2015年12月,中国中信联合体中标该项目,经过两年多的谈判,中缅在2018年11月签署框架协议。每年有数十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和数百万桶石油从海上钻井平台运往中国。

法新社报道称,中国政府希望确保完成连接该港口和中国云南的高铁计划。一旦该铁路完工,中国进出口货物将得以绕道马六甲海峡以及充满争议的南中国海,直抵孟加拉湾。

中缅正在推进的其他项目还包括两国边境经济区,和缅甸最大城市仰光的改造工程等。

由于缅甸边境地区存在大量反政府武装和民兵组织,当地媒体报道说,中国代表甚至在本周访问了几个主要组织,警告他们不要破坏这次访问。

爱恨交织“胞波”情

“胞波”一词是中缅民众对另一方的亲切称呼,每当两国有外事活动,中国的官方媒体便开足马力,宣传两国民众的“胞波”情谊。

新加坡智库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最近一项调查显示,约61.5%的缅甸受访者表示,如果要与一个全球大国结盟,他们会选择站在中国一边,而不是美国。

的确,对于共享着超过2000公里的边境线的两国来说,交往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数百年前,2016年,在当上缅甸领导人后,昂山素季选择访问的第一个东盟以外国家便是中国。

缅甸美国商会法律委员会联席主席曾勤博对BBC说,西方国家目前还没有大规模进入缅甸,中缅两国在投资、贸易上高度依赖。

他说,中国目前对缅投资主要分两种。一种是“一带一路”概念下由中国官方所主导,另一种是民间自发的产能转移,很多工厂从中国走出来寻找更合适的生产基地。

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显示,中国目前是缅甸第二大投资国,仅次于新加坡。

但这样的“胞波”情谊并非总是一帆风顺。密松大坝项目便是其中一个难解之“结”。

耗资36亿美元的中资密松大坝位于伊洛瓦底江。由于担心大坝会对河流造成无法挽回伤害,并摧毁下游鱼类资源,大量民众举行了旷日持久的抗议。

前总统登盛在2011年暂停了这个大坝项目,但中国一直期待能够重启该项目。

曾公开反对修建大坝的昂山素季去年呼吁人们重新考虑想法,缅甸官员则透露正考虑缩小大坝规模或重新选址以彻底解决该难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当缅甸领导人昂山素季因罗兴亚穆斯林问题在国际社会备受压力之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五(1月17日)开始对缅甸进行国事访问。



撰文 | BBC

OR--商业新媒体 】当缅甸领导人昂山素季因罗兴亚穆斯林问题在国际社会备受压力之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五(1月17日)开始对缅甸进行国事访问。

这是习近平上任后首次访问缅甸,也是中国最高领导人19年来的首次访问。外界普遍预计他将亲自推动多项停滞不前的中国项目的实施。

习近平将在首都内比都与缅甸实际领导人、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和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会面,并计划会见议会和几个少数党派领导人。

时机特殊的访问

此次访问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20年的首次外访,将持续两天。陪同出访的有中央书记处书记丁薛祥、外交部长王毅等。

虽然从访问时间上看并不算长,但时机却非常特殊:缅甸正因罗兴亚危机而备受西方世界指责,甚至这种指责蔓延到了领导人昂山素季个人身上。

2019年12月,昂山素季刚在海牙的国际法庭出庭对罗兴亚问题进行辩护,她说西非国家冈比亚控告缅甸对罗兴亚穆斯林进行种族屠杀,而缅甸政府予以纵容的言论是“带有误导性质的”。

国际舆论依然对缅甸普遍持谴责态度,尤其是昂山素季本人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身份也让她备受质疑。她曾被认为推动缅甸从军事独裁政权走向了民主。

美国还宣布加强对缅甸军方的制裁,将包括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在内的四位军事领袖列入黑名单。

美国智库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的外交与安全政策专家孙韵分析称,缅甸在罗兴亚问题上的立场得到中国或明或暗的支持。在国际法院立案调查的情况下,习近平也许是愿意访问缅甸并显示对它的支持的唯一一个大国领导人。

推进“一带一路”

作为中国邻国的缅甸,是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计划的重要部分。在此之上,中国更提出了雄心勃勃的中缅经济走廊计划。该经济走廊绵延1700公里,是一个由铁路、贸易区以及其他大型基础设施项目组成的网络。

2018年,中缅签署了关于共建中缅经济走廊的谅解备忘录,然而中国给予厚望的合作,目前进展的却并不顺利。

荷兰智库跨国研究所(Transnational Institute)近期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政府根据中缅经济走廊提出了多达40个项目,但只有9个得到了缅甸的同意。在这9个项目中,只有3个得到公开确认。

外界预计,此次习近平访缅,将推动双方在该计划下签署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合作协议。其中备受关注的,是进一步推进缅甸西部若开邦的皎漂(Kyaukpyu)经济特区项目。

皎漂深水港原定总价值73亿美元,但为了避免陷入债务陷阱,缅甸方面随后提出将成本缩减至13亿美元,原有的10个泊位被缩减至2个。尽管如此,该港口依然对中国意义重大,它将让北京获得直接通往印度洋的门户。

2015年12月,中国中信联合体中标该项目,经过两年多的谈判,中缅在2018年11月签署框架协议。每年有数十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和数百万桶石油从海上钻井平台运往中国。

法新社报道称,中国政府希望确保完成连接该港口和中国云南的高铁计划。一旦该铁路完工,中国进出口货物将得以绕道马六甲海峡以及充满争议的南中国海,直抵孟加拉湾。

中缅正在推进的其他项目还包括两国边境经济区,和缅甸最大城市仰光的改造工程等。

由于缅甸边境地区存在大量反政府武装和民兵组织,当地媒体报道说,中国代表甚至在本周访问了几个主要组织,警告他们不要破坏这次访问。

爱恨交织“胞波”情

“胞波”一词是中缅民众对另一方的亲切称呼,每当两国有外事活动,中国的官方媒体便开足马力,宣传两国民众的“胞波”情谊。

新加坡智库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最近一项调查显示,约61.5%的缅甸受访者表示,如果要与一个全球大国结盟,他们会选择站在中国一边,而不是美国。

的确,对于共享着超过2000公里的边境线的两国来说,交往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数百年前,2016年,在当上缅甸领导人后,昂山素季选择访问的第一个东盟以外国家便是中国。

缅甸美国商会法律委员会联席主席曾勤博对BBC说,西方国家目前还没有大规模进入缅甸,中缅两国在投资、贸易上高度依赖。

他说,中国目前对缅投资主要分两种。一种是“一带一路”概念下由中国官方所主导,另一种是民间自发的产能转移,很多工厂从中国走出来寻找更合适的生产基地。

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显示,中国目前是缅甸第二大投资国,仅次于新加坡。

但这样的“胞波”情谊并非总是一帆风顺。密松大坝项目便是其中一个难解之“结”。

耗资36亿美元的中资密松大坝位于伊洛瓦底江。由于担心大坝会对河流造成无法挽回伤害,并摧毁下游鱼类资源,大量民众举行了旷日持久的抗议。

前总统登盛在2011年暂停了这个大坝项目,但中国一直期待能够重启该项目。

曾公开反对修建大坝的昂山素季去年呼吁人们重新考虑想法,缅甸官员则透露正考虑缩小大坝规模或重新选址以彻底解决该难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期待打通中国在印度洋门户,习近平开启缅甸之行

发布日期:2020-01-18 06:33
摘要:当缅甸领导人昂山素季因罗兴亚穆斯林问题在国际社会备受压力之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五(1月17日)开始对缅甸进行国事访问。



撰文 | BBC

OR--商业新媒体 】当缅甸领导人昂山素季因罗兴亚穆斯林问题在国际社会备受压力之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五(1月17日)开始对缅甸进行国事访问。

这是习近平上任后首次访问缅甸,也是中国最高领导人19年来的首次访问。外界普遍预计他将亲自推动多项停滞不前的中国项目的实施。

习近平将在首都内比都与缅甸实际领导人、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和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会面,并计划会见议会和几个少数党派领导人。

时机特殊的访问

此次访问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20年的首次外访,将持续两天。陪同出访的有中央书记处书记丁薛祥、外交部长王毅等。

虽然从访问时间上看并不算长,但时机却非常特殊:缅甸正因罗兴亚危机而备受西方世界指责,甚至这种指责蔓延到了领导人昂山素季个人身上。

2019年12月,昂山素季刚在海牙的国际法庭出庭对罗兴亚问题进行辩护,她说西非国家冈比亚控告缅甸对罗兴亚穆斯林进行种族屠杀,而缅甸政府予以纵容的言论是“带有误导性质的”。

国际舆论依然对缅甸普遍持谴责态度,尤其是昂山素季本人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身份也让她备受质疑。她曾被认为推动缅甸从军事独裁政权走向了民主。

美国还宣布加强对缅甸军方的制裁,将包括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在内的四位军事领袖列入黑名单。

美国智库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的外交与安全政策专家孙韵分析称,缅甸在罗兴亚问题上的立场得到中国或明或暗的支持。在国际法院立案调查的情况下,习近平也许是愿意访问缅甸并显示对它的支持的唯一一个大国领导人。

推进“一带一路”

作为中国邻国的缅甸,是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计划的重要部分。在此之上,中国更提出了雄心勃勃的中缅经济走廊计划。该经济走廊绵延1700公里,是一个由铁路、贸易区以及其他大型基础设施项目组成的网络。

2018年,中缅签署了关于共建中缅经济走廊的谅解备忘录,然而中国给予厚望的合作,目前进展的却并不顺利。

荷兰智库跨国研究所(Transnational Institute)近期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政府根据中缅经济走廊提出了多达40个项目,但只有9个得到了缅甸的同意。在这9个项目中,只有3个得到公开确认。

外界预计,此次习近平访缅,将推动双方在该计划下签署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合作协议。其中备受关注的,是进一步推进缅甸西部若开邦的皎漂(Kyaukpyu)经济特区项目。

皎漂深水港原定总价值73亿美元,但为了避免陷入债务陷阱,缅甸方面随后提出将成本缩减至13亿美元,原有的10个泊位被缩减至2个。尽管如此,该港口依然对中国意义重大,它将让北京获得直接通往印度洋的门户。

2015年12月,中国中信联合体中标该项目,经过两年多的谈判,中缅在2018年11月签署框架协议。每年有数十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和数百万桶石油从海上钻井平台运往中国。

法新社报道称,中国政府希望确保完成连接该港口和中国云南的高铁计划。一旦该铁路完工,中国进出口货物将得以绕道马六甲海峡以及充满争议的南中国海,直抵孟加拉湾。

中缅正在推进的其他项目还包括两国边境经济区,和缅甸最大城市仰光的改造工程等。

由于缅甸边境地区存在大量反政府武装和民兵组织,当地媒体报道说,中国代表甚至在本周访问了几个主要组织,警告他们不要破坏这次访问。

爱恨交织“胞波”情

“胞波”一词是中缅民众对另一方的亲切称呼,每当两国有外事活动,中国的官方媒体便开足马力,宣传两国民众的“胞波”情谊。

新加坡智库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最近一项调查显示,约61.5%的缅甸受访者表示,如果要与一个全球大国结盟,他们会选择站在中国一边,而不是美国。

的确,对于共享着超过2000公里的边境线的两国来说,交往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数百年前,2016年,在当上缅甸领导人后,昂山素季选择访问的第一个东盟以外国家便是中国。

缅甸美国商会法律委员会联席主席曾勤博对BBC说,西方国家目前还没有大规模进入缅甸,中缅两国在投资、贸易上高度依赖。

他说,中国目前对缅投资主要分两种。一种是“一带一路”概念下由中国官方所主导,另一种是民间自发的产能转移,很多工厂从中国走出来寻找更合适的生产基地。

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显示,中国目前是缅甸第二大投资国,仅次于新加坡。

但这样的“胞波”情谊并非总是一帆风顺。密松大坝项目便是其中一个难解之“结”。

耗资36亿美元的中资密松大坝位于伊洛瓦底江。由于担心大坝会对河流造成无法挽回伤害,并摧毁下游鱼类资源,大量民众举行了旷日持久的抗议。

前总统登盛在2011年暂停了这个大坝项目,但中国一直期待能够重启该项目。

曾公开反对修建大坝的昂山素季去年呼吁人们重新考虑想法,缅甸官员则透露正考虑缩小大坝规模或重新选址以彻底解决该难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当缅甸领导人昂山素季因罗兴亚穆斯林问题在国际社会备受压力之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五(1月17日)开始对缅甸进行国事访问。



撰文 | BBC

OR--商业新媒体 】当缅甸领导人昂山素季因罗兴亚穆斯林问题在国际社会备受压力之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五(1月17日)开始对缅甸进行国事访问。

这是习近平上任后首次访问缅甸,也是中国最高领导人19年来的首次访问。外界普遍预计他将亲自推动多项停滞不前的中国项目的实施。

习近平将在首都内比都与缅甸实际领导人、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和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会面,并计划会见议会和几个少数党派领导人。

时机特殊的访问

此次访问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20年的首次外访,将持续两天。陪同出访的有中央书记处书记丁薛祥、外交部长王毅等。

虽然从访问时间上看并不算长,但时机却非常特殊:缅甸正因罗兴亚危机而备受西方世界指责,甚至这种指责蔓延到了领导人昂山素季个人身上。

2019年12月,昂山素季刚在海牙的国际法庭出庭对罗兴亚问题进行辩护,她说西非国家冈比亚控告缅甸对罗兴亚穆斯林进行种族屠杀,而缅甸政府予以纵容的言论是“带有误导性质的”。

国际舆论依然对缅甸普遍持谴责态度,尤其是昂山素季本人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身份也让她备受质疑。她曾被认为推动缅甸从军事独裁政权走向了民主。

美国还宣布加强对缅甸军方的制裁,将包括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在内的四位军事领袖列入黑名单。

美国智库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的外交与安全政策专家孙韵分析称,缅甸在罗兴亚问题上的立场得到中国或明或暗的支持。在国际法院立案调查的情况下,习近平也许是愿意访问缅甸并显示对它的支持的唯一一个大国领导人。

推进“一带一路”

作为中国邻国的缅甸,是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计划的重要部分。在此之上,中国更提出了雄心勃勃的中缅经济走廊计划。该经济走廊绵延1700公里,是一个由铁路、贸易区以及其他大型基础设施项目组成的网络。

2018年,中缅签署了关于共建中缅经济走廊的谅解备忘录,然而中国给予厚望的合作,目前进展的却并不顺利。

荷兰智库跨国研究所(Transnational Institute)近期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政府根据中缅经济走廊提出了多达40个项目,但只有9个得到了缅甸的同意。在这9个项目中,只有3个得到公开确认。

外界预计,此次习近平访缅,将推动双方在该计划下签署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合作协议。其中备受关注的,是进一步推进缅甸西部若开邦的皎漂(Kyaukpyu)经济特区项目。

皎漂深水港原定总价值73亿美元,但为了避免陷入债务陷阱,缅甸方面随后提出将成本缩减至13亿美元,原有的10个泊位被缩减至2个。尽管如此,该港口依然对中国意义重大,它将让北京获得直接通往印度洋的门户。

2015年12月,中国中信联合体中标该项目,经过两年多的谈判,中缅在2018年11月签署框架协议。每年有数十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和数百万桶石油从海上钻井平台运往中国。

法新社报道称,中国政府希望确保完成连接该港口和中国云南的高铁计划。一旦该铁路完工,中国进出口货物将得以绕道马六甲海峡以及充满争议的南中国海,直抵孟加拉湾。

中缅正在推进的其他项目还包括两国边境经济区,和缅甸最大城市仰光的改造工程等。

由于缅甸边境地区存在大量反政府武装和民兵组织,当地媒体报道说,中国代表甚至在本周访问了几个主要组织,警告他们不要破坏这次访问。

爱恨交织“胞波”情

“胞波”一词是中缅民众对另一方的亲切称呼,每当两国有外事活动,中国的官方媒体便开足马力,宣传两国民众的“胞波”情谊。

新加坡智库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最近一项调查显示,约61.5%的缅甸受访者表示,如果要与一个全球大国结盟,他们会选择站在中国一边,而不是美国。

的确,对于共享着超过2000公里的边境线的两国来说,交往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数百年前,2016年,在当上缅甸领导人后,昂山素季选择访问的第一个东盟以外国家便是中国。

缅甸美国商会法律委员会联席主席曾勤博对BBC说,西方国家目前还没有大规模进入缅甸,中缅两国在投资、贸易上高度依赖。

他说,中国目前对缅投资主要分两种。一种是“一带一路”概念下由中国官方所主导,另一种是民间自发的产能转移,很多工厂从中国走出来寻找更合适的生产基地。

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显示,中国目前是缅甸第二大投资国,仅次于新加坡。

但这样的“胞波”情谊并非总是一帆风顺。密松大坝项目便是其中一个难解之“结”。

耗资36亿美元的中资密松大坝位于伊洛瓦底江。由于担心大坝会对河流造成无法挽回伤害,并摧毁下游鱼类资源,大量民众举行了旷日持久的抗议。

前总统登盛在2011年暂停了这个大坝项目,但中国一直期待能够重启该项目。

曾公开反对修建大坝的昂山素季去年呼吁人们重新考虑想法,缅甸官员则透露正考虑缩小大坝规模或重新选址以彻底解决该难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