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台湾民进党未来四年执政的关键在于处理好两岸关系。此次台湾选举可以成为两岸关系的新契机、新起点。



撰文 | 汪铮

OR--商业新媒体 】台湾历史上的一次关键选举结束了。本来选举后期国民党声势浩大的造势活动让很多人感觉韩国瑜有可能重新上演去年高雄市长选举后来居上的翻盘大戏,但选举的结果居然和选前的民调相差无几,最终以民进党获得压倒性的胜利而结束。尤其是,国民党和韩国瑜的大败发生在民进党执政四年绩效非常糟糕的情况下,这样结果对国民党因此具有特别的警讯,必须找到失败的真正原因。

造成国民党失败的原因有很多,包括民进党利用执政资源对国民党和韩国瑜的打压和抹黑,包括国民党不团结的痼疾,也包括韩国瑜参选缺乏正当性和本人言行修养的缺点等等原因,但是在我看来,最主要的败选原因在于国民党的两岸论述。正因为两岸论述是国民党的实质上的最大弱点,这次选举民进党才会把守护主权和民主作为大选的主轴,主攻国民党的两岸论述。尽管选举后期韩国瑜对民进党执政不力的攻击炮火也很猛烈,但是弱点太弱,他轰轰烈烈的庶民运动最终也不得不以失败而告终。这次选举实际上不是民进党的胜利而是国民党的失败。

事实上,台湾两大政党的两岸论述都没有直面两岸关系的新现状。正如张亚中所说的,民进党以“斗”、国民党用“拖”来面对中国大陆,两者都不是解决两岸问题的办法:“如果民进党像一只斗鸡,国民党就像是在温水中的青蛙,不知大限将至”。民进党的两岸叙述具有欺骗性,它告诉民众“大陆不会打,美国会来救”。而国民党的两岸叙述一方面缺乏勇气,一则不敢告诉民众两岸关系的现实与真相,二则不敢揭露民进党两岸叙述的欺骗性;另一方面,国民党的两岸叙述一直含混不清,他们试图告诉民众选择国民党就会有稳定的两岸关系,但对于具体的方法和路径则语焉不详。对于接受去中华认同教育成长起来的台湾年轻一代来说,国民党所谓的“九二共识”、“一中各表”,乃至“中华民国”的定义和内涵都是含混的乃至暧昧的。他们因此更有可能接受民进党的对抗论而视国民党为异己。本来国民党的两岸政策实际上更符合两岸的现实,但由于糟糕的叙述使得本来的强项成为弱点,而在选举中又充满投机性选举考量,不敢说真话和实话。韩国瑜甚至用攻击蔡英文几十年前的“一中”言论来自我防御。经历了这一次的惨败,国民党要想重新站起来必须要进行大破大立的调整和改革,而重中之重就是更新两岸叙述。

此次选举民进党的胜利很大程度上来自年轻世代一面倒地支持,显示了认同政治的巨大力量和学校教育在认同塑造中巨大作用。随着年轻世代的不断壮大,民进党某种程度上已经展现出作为台湾 “天然执政党”长期执政的倾向性。然而,两岸关系仍然是台湾一切问题的症结,解不开这个结,民进党未来四年的执政就不可能成功。而继续民进党前四年的政策对台湾来说将会是一条不归之路,可以预见社会会继续撕裂,经济会更加萧条,安全环境和对外空间会更加险恶。

民进党过去四年的最大问题在于,在其重返执政以后基本上奉行了一个在大陆和美国之间一边倒的政策,全面倒向美国。而从现实主义理论来分析,任何大陆政府都不可能允许一个敌视大陆的并在政治和安全上全面投靠它国的政权存在于台湾,封锁住大陆的东南海域出口。一边倒的政策显然并不符合台湾的利益,敌视大陆只会给台湾带来危险而不是安全。实际上,民进党至今基本上依然是一个以台独为单一诉求的政党,而不是一个真正的全民政党,这是台湾民主化20多年来最大的悲哀。台湾的民主化并没有让两个主要政党变得更好,多年的政党恶斗反而让这两个党越来越相像,民进党从一个原来富有理想和朝气的政党变得和国民党一样厚黑化,国民党则左右摇摆,顾此失彼。

事实上,对于民进党而言,未来四年的关键在于处理好两岸关系,而前提也在于能不能突破几十年来固有的两岸论述,能不能以新思维引领新政策,开创新局面。史上最高票的民意基础实际上也赋予了蔡英文开辟新路的可能性。简单地把这次选举解读为台独的胜利和台湾未来的单一方向并不准确,毕竟和平与合作目前依然符合两岸的根本利益。

此次选举可以成为两岸关系的新契机,新起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台海两岸关系需要新思维和新论述

发布日期:2020-01-14 08:09
摘要:台湾民进党未来四年执政的关键在于处理好两岸关系。此次台湾选举可以成为两岸关系的新契机、新起点。



撰文 | 汪铮

OR--商业新媒体 】台湾历史上的一次关键选举结束了。本来选举后期国民党声势浩大的造势活动让很多人感觉韩国瑜有可能重新上演去年高雄市长选举后来居上的翻盘大戏,但选举的结果居然和选前的民调相差无几,最终以民进党获得压倒性的胜利而结束。尤其是,国民党和韩国瑜的大败发生在民进党执政四年绩效非常糟糕的情况下,这样结果对国民党因此具有特别的警讯,必须找到失败的真正原因。

造成国民党失败的原因有很多,包括民进党利用执政资源对国民党和韩国瑜的打压和抹黑,包括国民党不团结的痼疾,也包括韩国瑜参选缺乏正当性和本人言行修养的缺点等等原因,但是在我看来,最主要的败选原因在于国民党的两岸论述。正因为两岸论述是国民党的实质上的最大弱点,这次选举民进党才会把守护主权和民主作为大选的主轴,主攻国民党的两岸论述。尽管选举后期韩国瑜对民进党执政不力的攻击炮火也很猛烈,但是弱点太弱,他轰轰烈烈的庶民运动最终也不得不以失败而告终。这次选举实际上不是民进党的胜利而是国民党的失败。

事实上,台湾两大政党的两岸论述都没有直面两岸关系的新现状。正如张亚中所说的,民进党以“斗”、国民党用“拖”来面对中国大陆,两者都不是解决两岸问题的办法:“如果民进党像一只斗鸡,国民党就像是在温水中的青蛙,不知大限将至”。民进党的两岸叙述具有欺骗性,它告诉民众“大陆不会打,美国会来救”。而国民党的两岸叙述一方面缺乏勇气,一则不敢告诉民众两岸关系的现实与真相,二则不敢揭露民进党两岸叙述的欺骗性;另一方面,国民党的两岸叙述一直含混不清,他们试图告诉民众选择国民党就会有稳定的两岸关系,但对于具体的方法和路径则语焉不详。对于接受去中华认同教育成长起来的台湾年轻一代来说,国民党所谓的“九二共识”、“一中各表”,乃至“中华民国”的定义和内涵都是含混的乃至暧昧的。他们因此更有可能接受民进党的对抗论而视国民党为异己。本来国民党的两岸政策实际上更符合两岸的现实,但由于糟糕的叙述使得本来的强项成为弱点,而在选举中又充满投机性选举考量,不敢说真话和实话。韩国瑜甚至用攻击蔡英文几十年前的“一中”言论来自我防御。经历了这一次的惨败,国民党要想重新站起来必须要进行大破大立的调整和改革,而重中之重就是更新两岸叙述。

此次选举民进党的胜利很大程度上来自年轻世代一面倒地支持,显示了认同政治的巨大力量和学校教育在认同塑造中巨大作用。随着年轻世代的不断壮大,民进党某种程度上已经展现出作为台湾 “天然执政党”长期执政的倾向性。然而,两岸关系仍然是台湾一切问题的症结,解不开这个结,民进党未来四年的执政就不可能成功。而继续民进党前四年的政策对台湾来说将会是一条不归之路,可以预见社会会继续撕裂,经济会更加萧条,安全环境和对外空间会更加险恶。

民进党过去四年的最大问题在于,在其重返执政以后基本上奉行了一个在大陆和美国之间一边倒的政策,全面倒向美国。而从现实主义理论来分析,任何大陆政府都不可能允许一个敌视大陆的并在政治和安全上全面投靠它国的政权存在于台湾,封锁住大陆的东南海域出口。一边倒的政策显然并不符合台湾的利益,敌视大陆只会给台湾带来危险而不是安全。实际上,民进党至今基本上依然是一个以台独为单一诉求的政党,而不是一个真正的全民政党,这是台湾民主化20多年来最大的悲哀。台湾的民主化并没有让两个主要政党变得更好,多年的政党恶斗反而让这两个党越来越相像,民进党从一个原来富有理想和朝气的政党变得和国民党一样厚黑化,国民党则左右摇摆,顾此失彼。

事实上,对于民进党而言,未来四年的关键在于处理好两岸关系,而前提也在于能不能突破几十年来固有的两岸论述,能不能以新思维引领新政策,开创新局面。史上最高票的民意基础实际上也赋予了蔡英文开辟新路的可能性。简单地把这次选举解读为台独的胜利和台湾未来的单一方向并不准确,毕竟和平与合作目前依然符合两岸的根本利益。

此次选举可以成为两岸关系的新契机,新起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台湾民进党未来四年执政的关键在于处理好两岸关系。此次台湾选举可以成为两岸关系的新契机、新起点。



撰文 | 汪铮

OR--商业新媒体 】台湾历史上的一次关键选举结束了。本来选举后期国民党声势浩大的造势活动让很多人感觉韩国瑜有可能重新上演去年高雄市长选举后来居上的翻盘大戏,但选举的结果居然和选前的民调相差无几,最终以民进党获得压倒性的胜利而结束。尤其是,国民党和韩国瑜的大败发生在民进党执政四年绩效非常糟糕的情况下,这样结果对国民党因此具有特别的警讯,必须找到失败的真正原因。

造成国民党失败的原因有很多,包括民进党利用执政资源对国民党和韩国瑜的打压和抹黑,包括国民党不团结的痼疾,也包括韩国瑜参选缺乏正当性和本人言行修养的缺点等等原因,但是在我看来,最主要的败选原因在于国民党的两岸论述。正因为两岸论述是国民党的实质上的最大弱点,这次选举民进党才会把守护主权和民主作为大选的主轴,主攻国民党的两岸论述。尽管选举后期韩国瑜对民进党执政不力的攻击炮火也很猛烈,但是弱点太弱,他轰轰烈烈的庶民运动最终也不得不以失败而告终。这次选举实际上不是民进党的胜利而是国民党的失败。

事实上,台湾两大政党的两岸论述都没有直面两岸关系的新现状。正如张亚中所说的,民进党以“斗”、国民党用“拖”来面对中国大陆,两者都不是解决两岸问题的办法:“如果民进党像一只斗鸡,国民党就像是在温水中的青蛙,不知大限将至”。民进党的两岸叙述具有欺骗性,它告诉民众“大陆不会打,美国会来救”。而国民党的两岸叙述一方面缺乏勇气,一则不敢告诉民众两岸关系的现实与真相,二则不敢揭露民进党两岸叙述的欺骗性;另一方面,国民党的两岸叙述一直含混不清,他们试图告诉民众选择国民党就会有稳定的两岸关系,但对于具体的方法和路径则语焉不详。对于接受去中华认同教育成长起来的台湾年轻一代来说,国民党所谓的“九二共识”、“一中各表”,乃至“中华民国”的定义和内涵都是含混的乃至暧昧的。他们因此更有可能接受民进党的对抗论而视国民党为异己。本来国民党的两岸政策实际上更符合两岸的现实,但由于糟糕的叙述使得本来的强项成为弱点,而在选举中又充满投机性选举考量,不敢说真话和实话。韩国瑜甚至用攻击蔡英文几十年前的“一中”言论来自我防御。经历了这一次的惨败,国民党要想重新站起来必须要进行大破大立的调整和改革,而重中之重就是更新两岸叙述。

此次选举民进党的胜利很大程度上来自年轻世代一面倒地支持,显示了认同政治的巨大力量和学校教育在认同塑造中巨大作用。随着年轻世代的不断壮大,民进党某种程度上已经展现出作为台湾 “天然执政党”长期执政的倾向性。然而,两岸关系仍然是台湾一切问题的症结,解不开这个结,民进党未来四年的执政就不可能成功。而继续民进党前四年的政策对台湾来说将会是一条不归之路,可以预见社会会继续撕裂,经济会更加萧条,安全环境和对外空间会更加险恶。

民进党过去四年的最大问题在于,在其重返执政以后基本上奉行了一个在大陆和美国之间一边倒的政策,全面倒向美国。而从现实主义理论来分析,任何大陆政府都不可能允许一个敌视大陆的并在政治和安全上全面投靠它国的政权存在于台湾,封锁住大陆的东南海域出口。一边倒的政策显然并不符合台湾的利益,敌视大陆只会给台湾带来危险而不是安全。实际上,民进党至今基本上依然是一个以台独为单一诉求的政党,而不是一个真正的全民政党,这是台湾民主化20多年来最大的悲哀。台湾的民主化并没有让两个主要政党变得更好,多年的政党恶斗反而让这两个党越来越相像,民进党从一个原来富有理想和朝气的政党变得和国民党一样厚黑化,国民党则左右摇摆,顾此失彼。

事实上,对于民进党而言,未来四年的关键在于处理好两岸关系,而前提也在于能不能突破几十年来固有的两岸论述,能不能以新思维引领新政策,开创新局面。史上最高票的民意基础实际上也赋予了蔡英文开辟新路的可能性。简单地把这次选举解读为台独的胜利和台湾未来的单一方向并不准确,毕竟和平与合作目前依然符合两岸的根本利益。

此次选举可以成为两岸关系的新契机,新起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台海两岸关系需要新思维和新论述

发布日期:2020-01-14 08:09
摘要:台湾民进党未来四年执政的关键在于处理好两岸关系。此次台湾选举可以成为两岸关系的新契机、新起点。



撰文 | 汪铮

OR--商业新媒体 】台湾历史上的一次关键选举结束了。本来选举后期国民党声势浩大的造势活动让很多人感觉韩国瑜有可能重新上演去年高雄市长选举后来居上的翻盘大戏,但选举的结果居然和选前的民调相差无几,最终以民进党获得压倒性的胜利而结束。尤其是,国民党和韩国瑜的大败发生在民进党执政四年绩效非常糟糕的情况下,这样结果对国民党因此具有特别的警讯,必须找到失败的真正原因。

造成国民党失败的原因有很多,包括民进党利用执政资源对国民党和韩国瑜的打压和抹黑,包括国民党不团结的痼疾,也包括韩国瑜参选缺乏正当性和本人言行修养的缺点等等原因,但是在我看来,最主要的败选原因在于国民党的两岸论述。正因为两岸论述是国民党的实质上的最大弱点,这次选举民进党才会把守护主权和民主作为大选的主轴,主攻国民党的两岸论述。尽管选举后期韩国瑜对民进党执政不力的攻击炮火也很猛烈,但是弱点太弱,他轰轰烈烈的庶民运动最终也不得不以失败而告终。这次选举实际上不是民进党的胜利而是国民党的失败。

事实上,台湾两大政党的两岸论述都没有直面两岸关系的新现状。正如张亚中所说的,民进党以“斗”、国民党用“拖”来面对中国大陆,两者都不是解决两岸问题的办法:“如果民进党像一只斗鸡,国民党就像是在温水中的青蛙,不知大限将至”。民进党的两岸叙述具有欺骗性,它告诉民众“大陆不会打,美国会来救”。而国民党的两岸叙述一方面缺乏勇气,一则不敢告诉民众两岸关系的现实与真相,二则不敢揭露民进党两岸叙述的欺骗性;另一方面,国民党的两岸叙述一直含混不清,他们试图告诉民众选择国民党就会有稳定的两岸关系,但对于具体的方法和路径则语焉不详。对于接受去中华认同教育成长起来的台湾年轻一代来说,国民党所谓的“九二共识”、“一中各表”,乃至“中华民国”的定义和内涵都是含混的乃至暧昧的。他们因此更有可能接受民进党的对抗论而视国民党为异己。本来国民党的两岸政策实际上更符合两岸的现实,但由于糟糕的叙述使得本来的强项成为弱点,而在选举中又充满投机性选举考量,不敢说真话和实话。韩国瑜甚至用攻击蔡英文几十年前的“一中”言论来自我防御。经历了这一次的惨败,国民党要想重新站起来必须要进行大破大立的调整和改革,而重中之重就是更新两岸叙述。

此次选举民进党的胜利很大程度上来自年轻世代一面倒地支持,显示了认同政治的巨大力量和学校教育在认同塑造中巨大作用。随着年轻世代的不断壮大,民进党某种程度上已经展现出作为台湾 “天然执政党”长期执政的倾向性。然而,两岸关系仍然是台湾一切问题的症结,解不开这个结,民进党未来四年的执政就不可能成功。而继续民进党前四年的政策对台湾来说将会是一条不归之路,可以预见社会会继续撕裂,经济会更加萧条,安全环境和对外空间会更加险恶。

民进党过去四年的最大问题在于,在其重返执政以后基本上奉行了一个在大陆和美国之间一边倒的政策,全面倒向美国。而从现实主义理论来分析,任何大陆政府都不可能允许一个敌视大陆的并在政治和安全上全面投靠它国的政权存在于台湾,封锁住大陆的东南海域出口。一边倒的政策显然并不符合台湾的利益,敌视大陆只会给台湾带来危险而不是安全。实际上,民进党至今基本上依然是一个以台独为单一诉求的政党,而不是一个真正的全民政党,这是台湾民主化20多年来最大的悲哀。台湾的民主化并没有让两个主要政党变得更好,多年的政党恶斗反而让这两个党越来越相像,民进党从一个原来富有理想和朝气的政党变得和国民党一样厚黑化,国民党则左右摇摆,顾此失彼。

事实上,对于民进党而言,未来四年的关键在于处理好两岸关系,而前提也在于能不能突破几十年来固有的两岸论述,能不能以新思维引领新政策,开创新局面。史上最高票的民意基础实际上也赋予了蔡英文开辟新路的可能性。简单地把这次选举解读为台独的胜利和台湾未来的单一方向并不准确,毕竟和平与合作目前依然符合两岸的根本利益。

此次选举可以成为两岸关系的新契机,新起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台湾民进党未来四年执政的关键在于处理好两岸关系。此次台湾选举可以成为两岸关系的新契机、新起点。



撰文 | 汪铮

OR--商业新媒体 】台湾历史上的一次关键选举结束了。本来选举后期国民党声势浩大的造势活动让很多人感觉韩国瑜有可能重新上演去年高雄市长选举后来居上的翻盘大戏,但选举的结果居然和选前的民调相差无几,最终以民进党获得压倒性的胜利而结束。尤其是,国民党和韩国瑜的大败发生在民进党执政四年绩效非常糟糕的情况下,这样结果对国民党因此具有特别的警讯,必须找到失败的真正原因。

造成国民党失败的原因有很多,包括民进党利用执政资源对国民党和韩国瑜的打压和抹黑,包括国民党不团结的痼疾,也包括韩国瑜参选缺乏正当性和本人言行修养的缺点等等原因,但是在我看来,最主要的败选原因在于国民党的两岸论述。正因为两岸论述是国民党的实质上的最大弱点,这次选举民进党才会把守护主权和民主作为大选的主轴,主攻国民党的两岸论述。尽管选举后期韩国瑜对民进党执政不力的攻击炮火也很猛烈,但是弱点太弱,他轰轰烈烈的庶民运动最终也不得不以失败而告终。这次选举实际上不是民进党的胜利而是国民党的失败。

事实上,台湾两大政党的两岸论述都没有直面两岸关系的新现状。正如张亚中所说的,民进党以“斗”、国民党用“拖”来面对中国大陆,两者都不是解决两岸问题的办法:“如果民进党像一只斗鸡,国民党就像是在温水中的青蛙,不知大限将至”。民进党的两岸叙述具有欺骗性,它告诉民众“大陆不会打,美国会来救”。而国民党的两岸叙述一方面缺乏勇气,一则不敢告诉民众两岸关系的现实与真相,二则不敢揭露民进党两岸叙述的欺骗性;另一方面,国民党的两岸叙述一直含混不清,他们试图告诉民众选择国民党就会有稳定的两岸关系,但对于具体的方法和路径则语焉不详。对于接受去中华认同教育成长起来的台湾年轻一代来说,国民党所谓的“九二共识”、“一中各表”,乃至“中华民国”的定义和内涵都是含混的乃至暧昧的。他们因此更有可能接受民进党的对抗论而视国民党为异己。本来国民党的两岸政策实际上更符合两岸的现实,但由于糟糕的叙述使得本来的强项成为弱点,而在选举中又充满投机性选举考量,不敢说真话和实话。韩国瑜甚至用攻击蔡英文几十年前的“一中”言论来自我防御。经历了这一次的惨败,国民党要想重新站起来必须要进行大破大立的调整和改革,而重中之重就是更新两岸叙述。

此次选举民进党的胜利很大程度上来自年轻世代一面倒地支持,显示了认同政治的巨大力量和学校教育在认同塑造中巨大作用。随着年轻世代的不断壮大,民进党某种程度上已经展现出作为台湾 “天然执政党”长期执政的倾向性。然而,两岸关系仍然是台湾一切问题的症结,解不开这个结,民进党未来四年的执政就不可能成功。而继续民进党前四年的政策对台湾来说将会是一条不归之路,可以预见社会会继续撕裂,经济会更加萧条,安全环境和对外空间会更加险恶。

民进党过去四年的最大问题在于,在其重返执政以后基本上奉行了一个在大陆和美国之间一边倒的政策,全面倒向美国。而从现实主义理论来分析,任何大陆政府都不可能允许一个敌视大陆的并在政治和安全上全面投靠它国的政权存在于台湾,封锁住大陆的东南海域出口。一边倒的政策显然并不符合台湾的利益,敌视大陆只会给台湾带来危险而不是安全。实际上,民进党至今基本上依然是一个以台独为单一诉求的政党,而不是一个真正的全民政党,这是台湾民主化20多年来最大的悲哀。台湾的民主化并没有让两个主要政党变得更好,多年的政党恶斗反而让这两个党越来越相像,民进党从一个原来富有理想和朝气的政党变得和国民党一样厚黑化,国民党则左右摇摆,顾此失彼。

事实上,对于民进党而言,未来四年的关键在于处理好两岸关系,而前提也在于能不能突破几十年来固有的两岸论述,能不能以新思维引领新政策,开创新局面。史上最高票的民意基础实际上也赋予了蔡英文开辟新路的可能性。简单地把这次选举解读为台独的胜利和台湾未来的单一方向并不准确,毕竟和平与合作目前依然符合两岸的根本利益。

此次选举可以成为两岸关系的新契机,新起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