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对马斯克来说,中国一直都是天堂般的生产地;对特斯拉的中国供应商抱有如此热情可能为时过早。



撰文 | Anjani Trivedi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产特斯拉汽车正式亮相。从电子膨胀阀到玻璃,从头枕到座椅,这款电动汽车的所有零部件都令投资者兴奋不已。不过,对特斯拉的中国供应商抱有如此热情可能为时过早。

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无法在美国得到的东西,在中国都得到了:无论是资金、优惠政策,还是低廉的研发成本。在截至2019年9月底的季度中,特斯拉汽车公司(Tesla Inc.)在中国实现的收入约占其总收入的11%,上年同期的占比为6%。2019年12月,特斯拉从中资银行又获得了16亿美元贷款。2020年1月7日,身为特斯拉首席执行官的马斯克抵达上海,出席首批中国产特斯拉Model 3向社会车主的交付仪式。

对马斯克来说,中国一直都是天堂般的生产地。中金公司的分析师指出,按单位产能衡量,相比于在美国加州弗里蒙特的制造中心,特斯拉在上海工厂的资本支出下降了65%。位于上海的这座工厂只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就建成投产,现已能够每周生产超过3000辆汽车。这与马斯克在2018年所说的“生产地狱”形成了鲜明对比。当时,为了让弗里蒙特工厂达到每周5000辆的生产目标,连续加班的马斯克不是在工厂睡沙发,就是睡在地板上。

一闪而逝的希望:受中国产特斯拉汽车即将交付的消息提振,三花智控的股价在最近几周大幅上涨。资料来源:彭博新闻社

特斯拉在中国取得的进展引发中国供应商的股价大幅上涨。以浙江三花智能控制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三花智控)为例,该公司是中国最大的汽车热管理系统、通风及空调系统控制部件供应商。随着中国产特斯拉汽车交付在即,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三花智控股价自2019年年中以来上涨了逾70%。提供胎压监测系统的上海保隆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保隆科技)股价同期也呈现出类似的涨势。汽车后视镜制造商宁波华翔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宁波华翔)的股价上涨逾60%。

一路走高:特斯拉中国供应商的股价自2019年夏季以来纷纷上扬。资料来源:彭博新闻社

只有特斯拉在中国大卖,才能证明这些供应商股价上涨的合理性。三花智控在汽车业务上的收入只占其总收入的一小部分。该公司生产的电子膨胀阀有助于提升供暖和冷却效率。据中金公司的分析师计算,这种膨胀阀为每辆Model S和ModelX贡献了约人民币250-400元的价值,为每辆Model 3贡献了大约人民币1000元的价值。特斯拉上周表示,Model 3在中国的起售价为人民币29.905万元。

的确,特斯拉并不是三花智控唯一的汽车制造商客户。三花智控最近与宝马汽车公司(BMW AG)签署了一份价值人民币6亿元的合同,而且还手握其他汽车制造商的合同。这些都是投资者感到乐观的理由。不过,近来推升股价的乐观情绪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受特斯拉的前景带动。尽管这表明市场对三花智控的电子膨胀阀(以及其他供应商生产的零部件)抱有信心,但却并不意味着会突然出现巨大的市场需求。

天津汽车模具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天汽模)是另一家特斯拉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由于股价触及涨停板,天汽模在1月7日提交给深交所的信息披露文件中,将股价异动的原因归结于特斯拉的相关消息。这份文件称,特斯拉与梅赛德斯-奔驰公司(Mercedes-Benz AG)和宝马汽车公司等其他客户并无本质不同,公司与特斯拉的业务合作存在市场开拓风险。天汽模股价在2020年迄今已上涨28%。

另一方面,中国正在降低对电动汽车产业的补贴力度,转而将资金投向电动车相关基础设施。随着政府控制补贴力度,电动汽车的销量持续下降,目前低于政府提出的每年200万辆的目标。市场需求仍不均衡,要让消费者接受电动汽车,仍须克服重大障碍。

即便特斯拉的上海工厂按照约15万辆的产能满负荷生产,也不会转化为供应商的福音。另外,政府补贴促使特斯拉降低了售价,这可能意味着零部件供应商很快将感受到降价压力。

据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的分析师估计,中国要实现电动汽车销量目标,将需要提供超过人民币1000亿元的补贴。与以往刺激措施的成本相比,这看起来相当昂贵。中国政府可能会有些犹豫,因为深知对目标产业帮扶过度会导致产能过剩。

从根本上说,特斯拉的中国工厂打算大力依靠政府支持。如果这其中有任何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提振供应商股价上涨的美好预期可能就会破灭。特斯拉的信息披露文件显示,根据该公司与政府的协议,到2023年底,特斯拉工厂的投资总额应达到人民币140.8亿元,之后必须每年缴纳人民币22.3亿元的税收。该公司称,即便汽车产量“远低于”预期,也能够达到这两个目标。

马斯克或许在中国找到了天堂。但对特斯拉的供应商来说,天堂仍遥不可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特斯拉的天堂?

发布日期:2020-01-13 10:32
摘要:对马斯克来说,中国一直都是天堂般的生产地;对特斯拉的中国供应商抱有如此热情可能为时过早。



撰文 | Anjani Trivedi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产特斯拉汽车正式亮相。从电子膨胀阀到玻璃,从头枕到座椅,这款电动汽车的所有零部件都令投资者兴奋不已。不过,对特斯拉的中国供应商抱有如此热情可能为时过早。

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无法在美国得到的东西,在中国都得到了:无论是资金、优惠政策,还是低廉的研发成本。在截至2019年9月底的季度中,特斯拉汽车公司(Tesla Inc.)在中国实现的收入约占其总收入的11%,上年同期的占比为6%。2019年12月,特斯拉从中资银行又获得了16亿美元贷款。2020年1月7日,身为特斯拉首席执行官的马斯克抵达上海,出席首批中国产特斯拉Model 3向社会车主的交付仪式。

对马斯克来说,中国一直都是天堂般的生产地。中金公司的分析师指出,按单位产能衡量,相比于在美国加州弗里蒙特的制造中心,特斯拉在上海工厂的资本支出下降了65%。位于上海的这座工厂只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就建成投产,现已能够每周生产超过3000辆汽车。这与马斯克在2018年所说的“生产地狱”形成了鲜明对比。当时,为了让弗里蒙特工厂达到每周5000辆的生产目标,连续加班的马斯克不是在工厂睡沙发,就是睡在地板上。

一闪而逝的希望:受中国产特斯拉汽车即将交付的消息提振,三花智控的股价在最近几周大幅上涨。资料来源:彭博新闻社

特斯拉在中国取得的进展引发中国供应商的股价大幅上涨。以浙江三花智能控制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三花智控)为例,该公司是中国最大的汽车热管理系统、通风及空调系统控制部件供应商。随着中国产特斯拉汽车交付在即,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三花智控股价自2019年年中以来上涨了逾70%。提供胎压监测系统的上海保隆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保隆科技)股价同期也呈现出类似的涨势。汽车后视镜制造商宁波华翔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宁波华翔)的股价上涨逾60%。

一路走高:特斯拉中国供应商的股价自2019年夏季以来纷纷上扬。资料来源:彭博新闻社

只有特斯拉在中国大卖,才能证明这些供应商股价上涨的合理性。三花智控在汽车业务上的收入只占其总收入的一小部分。该公司生产的电子膨胀阀有助于提升供暖和冷却效率。据中金公司的分析师计算,这种膨胀阀为每辆Model S和ModelX贡献了约人民币250-400元的价值,为每辆Model 3贡献了大约人民币1000元的价值。特斯拉上周表示,Model 3在中国的起售价为人民币29.905万元。

的确,特斯拉并不是三花智控唯一的汽车制造商客户。三花智控最近与宝马汽车公司(BMW AG)签署了一份价值人民币6亿元的合同,而且还手握其他汽车制造商的合同。这些都是投资者感到乐观的理由。不过,近来推升股价的乐观情绪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受特斯拉的前景带动。尽管这表明市场对三花智控的电子膨胀阀(以及其他供应商生产的零部件)抱有信心,但却并不意味着会突然出现巨大的市场需求。

天津汽车模具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天汽模)是另一家特斯拉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由于股价触及涨停板,天汽模在1月7日提交给深交所的信息披露文件中,将股价异动的原因归结于特斯拉的相关消息。这份文件称,特斯拉与梅赛德斯-奔驰公司(Mercedes-Benz AG)和宝马汽车公司等其他客户并无本质不同,公司与特斯拉的业务合作存在市场开拓风险。天汽模股价在2020年迄今已上涨28%。

另一方面,中国正在降低对电动汽车产业的补贴力度,转而将资金投向电动车相关基础设施。随着政府控制补贴力度,电动汽车的销量持续下降,目前低于政府提出的每年200万辆的目标。市场需求仍不均衡,要让消费者接受电动汽车,仍须克服重大障碍。

即便特斯拉的上海工厂按照约15万辆的产能满负荷生产,也不会转化为供应商的福音。另外,政府补贴促使特斯拉降低了售价,这可能意味着零部件供应商很快将感受到降价压力。

据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的分析师估计,中国要实现电动汽车销量目标,将需要提供超过人民币1000亿元的补贴。与以往刺激措施的成本相比,这看起来相当昂贵。中国政府可能会有些犹豫,因为深知对目标产业帮扶过度会导致产能过剩。

从根本上说,特斯拉的中国工厂打算大力依靠政府支持。如果这其中有任何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提振供应商股价上涨的美好预期可能就会破灭。特斯拉的信息披露文件显示,根据该公司与政府的协议,到2023年底,特斯拉工厂的投资总额应达到人民币140.8亿元,之后必须每年缴纳人民币22.3亿元的税收。该公司称,即便汽车产量“远低于”预期,也能够达到这两个目标。

马斯克或许在中国找到了天堂。但对特斯拉的供应商来说,天堂仍遥不可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对马斯克来说,中国一直都是天堂般的生产地;对特斯拉的中国供应商抱有如此热情可能为时过早。



撰文 | Anjani Trivedi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产特斯拉汽车正式亮相。从电子膨胀阀到玻璃,从头枕到座椅,这款电动汽车的所有零部件都令投资者兴奋不已。不过,对特斯拉的中国供应商抱有如此热情可能为时过早。

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无法在美国得到的东西,在中国都得到了:无论是资金、优惠政策,还是低廉的研发成本。在截至2019年9月底的季度中,特斯拉汽车公司(Tesla Inc.)在中国实现的收入约占其总收入的11%,上年同期的占比为6%。2019年12月,特斯拉从中资银行又获得了16亿美元贷款。2020年1月7日,身为特斯拉首席执行官的马斯克抵达上海,出席首批中国产特斯拉Model 3向社会车主的交付仪式。

对马斯克来说,中国一直都是天堂般的生产地。中金公司的分析师指出,按单位产能衡量,相比于在美国加州弗里蒙特的制造中心,特斯拉在上海工厂的资本支出下降了65%。位于上海的这座工厂只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就建成投产,现已能够每周生产超过3000辆汽车。这与马斯克在2018年所说的“生产地狱”形成了鲜明对比。当时,为了让弗里蒙特工厂达到每周5000辆的生产目标,连续加班的马斯克不是在工厂睡沙发,就是睡在地板上。

一闪而逝的希望:受中国产特斯拉汽车即将交付的消息提振,三花智控的股价在最近几周大幅上涨。资料来源:彭博新闻社

特斯拉在中国取得的进展引发中国供应商的股价大幅上涨。以浙江三花智能控制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三花智控)为例,该公司是中国最大的汽车热管理系统、通风及空调系统控制部件供应商。随着中国产特斯拉汽车交付在即,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三花智控股价自2019年年中以来上涨了逾70%。提供胎压监测系统的上海保隆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保隆科技)股价同期也呈现出类似的涨势。汽车后视镜制造商宁波华翔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宁波华翔)的股价上涨逾60%。

一路走高:特斯拉中国供应商的股价自2019年夏季以来纷纷上扬。资料来源:彭博新闻社

只有特斯拉在中国大卖,才能证明这些供应商股价上涨的合理性。三花智控在汽车业务上的收入只占其总收入的一小部分。该公司生产的电子膨胀阀有助于提升供暖和冷却效率。据中金公司的分析师计算,这种膨胀阀为每辆Model S和ModelX贡献了约人民币250-400元的价值,为每辆Model 3贡献了大约人民币1000元的价值。特斯拉上周表示,Model 3在中国的起售价为人民币29.905万元。

的确,特斯拉并不是三花智控唯一的汽车制造商客户。三花智控最近与宝马汽车公司(BMW AG)签署了一份价值人民币6亿元的合同,而且还手握其他汽车制造商的合同。这些都是投资者感到乐观的理由。不过,近来推升股价的乐观情绪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受特斯拉的前景带动。尽管这表明市场对三花智控的电子膨胀阀(以及其他供应商生产的零部件)抱有信心,但却并不意味着会突然出现巨大的市场需求。

天津汽车模具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天汽模)是另一家特斯拉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由于股价触及涨停板,天汽模在1月7日提交给深交所的信息披露文件中,将股价异动的原因归结于特斯拉的相关消息。这份文件称,特斯拉与梅赛德斯-奔驰公司(Mercedes-Benz AG)和宝马汽车公司等其他客户并无本质不同,公司与特斯拉的业务合作存在市场开拓风险。天汽模股价在2020年迄今已上涨28%。

另一方面,中国正在降低对电动汽车产业的补贴力度,转而将资金投向电动车相关基础设施。随着政府控制补贴力度,电动汽车的销量持续下降,目前低于政府提出的每年200万辆的目标。市场需求仍不均衡,要让消费者接受电动汽车,仍须克服重大障碍。

即便特斯拉的上海工厂按照约15万辆的产能满负荷生产,也不会转化为供应商的福音。另外,政府补贴促使特斯拉降低了售价,这可能意味着零部件供应商很快将感受到降价压力。

据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的分析师估计,中国要实现电动汽车销量目标,将需要提供超过人民币1000亿元的补贴。与以往刺激措施的成本相比,这看起来相当昂贵。中国政府可能会有些犹豫,因为深知对目标产业帮扶过度会导致产能过剩。

从根本上说,特斯拉的中国工厂打算大力依靠政府支持。如果这其中有任何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提振供应商股价上涨的美好预期可能就会破灭。特斯拉的信息披露文件显示,根据该公司与政府的协议,到2023年底,特斯拉工厂的投资总额应达到人民币140.8亿元,之后必须每年缴纳人民币22.3亿元的税收。该公司称,即便汽车产量“远低于”预期,也能够达到这两个目标。

马斯克或许在中国找到了天堂。但对特斯拉的供应商来说,天堂仍遥不可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特斯拉的天堂?

发布日期:2020-01-13 10:32
摘要:对马斯克来说,中国一直都是天堂般的生产地;对特斯拉的中国供应商抱有如此热情可能为时过早。



撰文 | Anjani Trivedi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产特斯拉汽车正式亮相。从电子膨胀阀到玻璃,从头枕到座椅,这款电动汽车的所有零部件都令投资者兴奋不已。不过,对特斯拉的中国供应商抱有如此热情可能为时过早。

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无法在美国得到的东西,在中国都得到了:无论是资金、优惠政策,还是低廉的研发成本。在截至2019年9月底的季度中,特斯拉汽车公司(Tesla Inc.)在中国实现的收入约占其总收入的11%,上年同期的占比为6%。2019年12月,特斯拉从中资银行又获得了16亿美元贷款。2020年1月7日,身为特斯拉首席执行官的马斯克抵达上海,出席首批中国产特斯拉Model 3向社会车主的交付仪式。

对马斯克来说,中国一直都是天堂般的生产地。中金公司的分析师指出,按单位产能衡量,相比于在美国加州弗里蒙特的制造中心,特斯拉在上海工厂的资本支出下降了65%。位于上海的这座工厂只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就建成投产,现已能够每周生产超过3000辆汽车。这与马斯克在2018年所说的“生产地狱”形成了鲜明对比。当时,为了让弗里蒙特工厂达到每周5000辆的生产目标,连续加班的马斯克不是在工厂睡沙发,就是睡在地板上。

一闪而逝的希望:受中国产特斯拉汽车即将交付的消息提振,三花智控的股价在最近几周大幅上涨。资料来源:彭博新闻社

特斯拉在中国取得的进展引发中国供应商的股价大幅上涨。以浙江三花智能控制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三花智控)为例,该公司是中国最大的汽车热管理系统、通风及空调系统控制部件供应商。随着中国产特斯拉汽车交付在即,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三花智控股价自2019年年中以来上涨了逾70%。提供胎压监测系统的上海保隆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保隆科技)股价同期也呈现出类似的涨势。汽车后视镜制造商宁波华翔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宁波华翔)的股价上涨逾60%。

一路走高:特斯拉中国供应商的股价自2019年夏季以来纷纷上扬。资料来源:彭博新闻社

只有特斯拉在中国大卖,才能证明这些供应商股价上涨的合理性。三花智控在汽车业务上的收入只占其总收入的一小部分。该公司生产的电子膨胀阀有助于提升供暖和冷却效率。据中金公司的分析师计算,这种膨胀阀为每辆Model S和ModelX贡献了约人民币250-400元的价值,为每辆Model 3贡献了大约人民币1000元的价值。特斯拉上周表示,Model 3在中国的起售价为人民币29.905万元。

的确,特斯拉并不是三花智控唯一的汽车制造商客户。三花智控最近与宝马汽车公司(BMW AG)签署了一份价值人民币6亿元的合同,而且还手握其他汽车制造商的合同。这些都是投资者感到乐观的理由。不过,近来推升股价的乐观情绪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受特斯拉的前景带动。尽管这表明市场对三花智控的电子膨胀阀(以及其他供应商生产的零部件)抱有信心,但却并不意味着会突然出现巨大的市场需求。

天津汽车模具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天汽模)是另一家特斯拉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由于股价触及涨停板,天汽模在1月7日提交给深交所的信息披露文件中,将股价异动的原因归结于特斯拉的相关消息。这份文件称,特斯拉与梅赛德斯-奔驰公司(Mercedes-Benz AG)和宝马汽车公司等其他客户并无本质不同,公司与特斯拉的业务合作存在市场开拓风险。天汽模股价在2020年迄今已上涨28%。

另一方面,中国正在降低对电动汽车产业的补贴力度,转而将资金投向电动车相关基础设施。随着政府控制补贴力度,电动汽车的销量持续下降,目前低于政府提出的每年200万辆的目标。市场需求仍不均衡,要让消费者接受电动汽车,仍须克服重大障碍。

即便特斯拉的上海工厂按照约15万辆的产能满负荷生产,也不会转化为供应商的福音。另外,政府补贴促使特斯拉降低了售价,这可能意味着零部件供应商很快将感受到降价压力。

据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的分析师估计,中国要实现电动汽车销量目标,将需要提供超过人民币1000亿元的补贴。与以往刺激措施的成本相比,这看起来相当昂贵。中国政府可能会有些犹豫,因为深知对目标产业帮扶过度会导致产能过剩。

从根本上说,特斯拉的中国工厂打算大力依靠政府支持。如果这其中有任何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提振供应商股价上涨的美好预期可能就会破灭。特斯拉的信息披露文件显示,根据该公司与政府的协议,到2023年底,特斯拉工厂的投资总额应达到人民币140.8亿元,之后必须每年缴纳人民币22.3亿元的税收。该公司称,即便汽车产量“远低于”预期,也能够达到这两个目标。

马斯克或许在中国找到了天堂。但对特斯拉的供应商来说,天堂仍遥不可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对马斯克来说,中国一直都是天堂般的生产地;对特斯拉的中国供应商抱有如此热情可能为时过早。



撰文 | Anjani Trivedi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产特斯拉汽车正式亮相。从电子膨胀阀到玻璃,从头枕到座椅,这款电动汽车的所有零部件都令投资者兴奋不已。不过,对特斯拉的中国供应商抱有如此热情可能为时过早。

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无法在美国得到的东西,在中国都得到了:无论是资金、优惠政策,还是低廉的研发成本。在截至2019年9月底的季度中,特斯拉汽车公司(Tesla Inc.)在中国实现的收入约占其总收入的11%,上年同期的占比为6%。2019年12月,特斯拉从中资银行又获得了16亿美元贷款。2020年1月7日,身为特斯拉首席执行官的马斯克抵达上海,出席首批中国产特斯拉Model 3向社会车主的交付仪式。

对马斯克来说,中国一直都是天堂般的生产地。中金公司的分析师指出,按单位产能衡量,相比于在美国加州弗里蒙特的制造中心,特斯拉在上海工厂的资本支出下降了65%。位于上海的这座工厂只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就建成投产,现已能够每周生产超过3000辆汽车。这与马斯克在2018年所说的“生产地狱”形成了鲜明对比。当时,为了让弗里蒙特工厂达到每周5000辆的生产目标,连续加班的马斯克不是在工厂睡沙发,就是睡在地板上。

一闪而逝的希望:受中国产特斯拉汽车即将交付的消息提振,三花智控的股价在最近几周大幅上涨。资料来源:彭博新闻社

特斯拉在中国取得的进展引发中国供应商的股价大幅上涨。以浙江三花智能控制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三花智控)为例,该公司是中国最大的汽车热管理系统、通风及空调系统控制部件供应商。随着中国产特斯拉汽车交付在即,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三花智控股价自2019年年中以来上涨了逾70%。提供胎压监测系统的上海保隆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保隆科技)股价同期也呈现出类似的涨势。汽车后视镜制造商宁波华翔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宁波华翔)的股价上涨逾60%。

一路走高:特斯拉中国供应商的股价自2019年夏季以来纷纷上扬。资料来源:彭博新闻社

只有特斯拉在中国大卖,才能证明这些供应商股价上涨的合理性。三花智控在汽车业务上的收入只占其总收入的一小部分。该公司生产的电子膨胀阀有助于提升供暖和冷却效率。据中金公司的分析师计算,这种膨胀阀为每辆Model S和ModelX贡献了约人民币250-400元的价值,为每辆Model 3贡献了大约人民币1000元的价值。特斯拉上周表示,Model 3在中国的起售价为人民币29.905万元。

的确,特斯拉并不是三花智控唯一的汽车制造商客户。三花智控最近与宝马汽车公司(BMW AG)签署了一份价值人民币6亿元的合同,而且还手握其他汽车制造商的合同。这些都是投资者感到乐观的理由。不过,近来推升股价的乐观情绪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受特斯拉的前景带动。尽管这表明市场对三花智控的电子膨胀阀(以及其他供应商生产的零部件)抱有信心,但却并不意味着会突然出现巨大的市场需求。

天津汽车模具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天汽模)是另一家特斯拉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由于股价触及涨停板,天汽模在1月7日提交给深交所的信息披露文件中,将股价异动的原因归结于特斯拉的相关消息。这份文件称,特斯拉与梅赛德斯-奔驰公司(Mercedes-Benz AG)和宝马汽车公司等其他客户并无本质不同,公司与特斯拉的业务合作存在市场开拓风险。天汽模股价在2020年迄今已上涨28%。

另一方面,中国正在降低对电动汽车产业的补贴力度,转而将资金投向电动车相关基础设施。随着政府控制补贴力度,电动汽车的销量持续下降,目前低于政府提出的每年200万辆的目标。市场需求仍不均衡,要让消费者接受电动汽车,仍须克服重大障碍。

即便特斯拉的上海工厂按照约15万辆的产能满负荷生产,也不会转化为供应商的福音。另外,政府补贴促使特斯拉降低了售价,这可能意味着零部件供应商很快将感受到降价压力。

据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的分析师估计,中国要实现电动汽车销量目标,将需要提供超过人民币1000亿元的补贴。与以往刺激措施的成本相比,这看起来相当昂贵。中国政府可能会有些犹豫,因为深知对目标产业帮扶过度会导致产能过剩。

从根本上说,特斯拉的中国工厂打算大力依靠政府支持。如果这其中有任何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提振供应商股价上涨的美好预期可能就会破灭。特斯拉的信息披露文件显示,根据该公司与政府的协议,到2023年底,特斯拉工厂的投资总额应达到人民币140.8亿元,之后必须每年缴纳人民币22.3亿元的税收。该公司称,即便汽车产量“远低于”预期,也能够达到这两个目标。

马斯克或许在中国找到了天堂。但对特斯拉的供应商来说,天堂仍遥不可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