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预计这项努力将在刘鹤访美签署第一阶段协议时宣布。它可能由姆努钦和刘鹤牵头,并与更为具体的贸易谈判分开。



詹姆斯•波利提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计划宣布一个与中国进行经济对话的新论坛,重拾美国历届行政当局对北京方面的接触战略。

据熟悉此事的人士介绍,这项努力将很可能由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中国副总理刘鹤牵头,并将与两国之间更为具体的贸易谈判分开。

会谈将每半年举行一次,基本上恢复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和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手下高级官员们青睐的对华经济对话架构。此前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摒弃这些机制,而更喜欢关税战和不客气的威胁。

WSJ最先报道了这一动向。该报称,新的经济讨论机制将在本周刘鹤访问华盛顿期间公布。他此行主要是为了签署世界两大经济体去年12月达成的贸易战停战协议。

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搁置了任何未来的关税升级,并降低了一些现有关税,作为交换条件,北京方面同意大量购买农产品和其他美国商品。

中国还在知识产权、汇率和市场准入问题上做出了其他承诺,但并未在双边贸易关系一些最大的紧张根源(如北京方面的产业补贴)上让步。

美国官员们表示,这些议题将在“第二阶段”谈判中得到应对,但目前尚不清楚这些谈判将多快开始,或者它们将会取得多大成果。

“在美中紧张显著加剧的时期,双方保持尽可能高层的联系是至关重要的,以便尝试解决许多问题。这不应该取代贸易谈判本身,但却是重要的,不管第二阶段谈判发生什么,”华盛顿艾金•岗波律师事务所(Akin Gump)合伙人、特朗普政府前贸易官员克利特•威廉斯(Clete Willems)表示。

白宫拒绝置评,美国财政部没有回应记者就新对话机制获取信息的请求。

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玛丽•洛夫利(Mary Lovely)表示,“结构化对话的复苏”可能会迫使特朗普政府在对华战略上重新聚焦。

“威胁和关税并没有迫使中国满足美国定义不清的、有时甚至自相矛盾的要求,”洛夫利表示。“人们希望,这些对话的架构以及持续接触,都要求美国为中国的改革定义明确的激励,并对持续的市场壁垒定义明确的惩罚。”

姆努钦和刘鹤在使这项努力取得成功方面面临巨大挑战,因为目前尚不清楚他们的正式讨论渠道将如何与华盛顿另外两个方面共存:一是特朗普的不可预测性和仓促的政策制定,二是华盛顿一些人(包括国家安全圈子的官员)对美中关系的鹰派态度。但这项努力确实似乎表明,特朗普政府内部存在一些真心的愿望,以确保贸易紧张的休战将持久,使总统安然度过11月的2020年大选,甚至更久。

这也代表着特朗普政府悄悄承认,结构化谈判可以成为同中国打交道的工具。此前特朗普经常抨击这种机制导致不平衡的贸易关系,并且鼓励北京方面的不公平经贸实践。

“特朗普把布什/奥巴马对华贸易政策说得一文不值。他摒弃了他们的接触战略……转而赞成贸易战。现在呢?糟了!我们最终还是需要布什/奥巴马的那种方式,”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高级研究员查德•鲍恩(Chad Bown)在Twitter上写道。

预计“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将包含一个执行机制,以确保双方遵守该协议,这涉及高层官员之间的定期会议,以解决任何纠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美国拟重启美中经济对话

发布日期:2020-01-13 08:34
摘要:预计这项努力将在刘鹤访美签署第一阶段协议时宣布。它可能由姆努钦和刘鹤牵头,并与更为具体的贸易谈判分开。



詹姆斯•波利提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计划宣布一个与中国进行经济对话的新论坛,重拾美国历届行政当局对北京方面的接触战略。

据熟悉此事的人士介绍,这项努力将很可能由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中国副总理刘鹤牵头,并将与两国之间更为具体的贸易谈判分开。

会谈将每半年举行一次,基本上恢复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和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手下高级官员们青睐的对华经济对话架构。此前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摒弃这些机制,而更喜欢关税战和不客气的威胁。

WSJ最先报道了这一动向。该报称,新的经济讨论机制将在本周刘鹤访问华盛顿期间公布。他此行主要是为了签署世界两大经济体去年12月达成的贸易战停战协议。

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搁置了任何未来的关税升级,并降低了一些现有关税,作为交换条件,北京方面同意大量购买农产品和其他美国商品。

中国还在知识产权、汇率和市场准入问题上做出了其他承诺,但并未在双边贸易关系一些最大的紧张根源(如北京方面的产业补贴)上让步。

美国官员们表示,这些议题将在“第二阶段”谈判中得到应对,但目前尚不清楚这些谈判将多快开始,或者它们将会取得多大成果。

“在美中紧张显著加剧的时期,双方保持尽可能高层的联系是至关重要的,以便尝试解决许多问题。这不应该取代贸易谈判本身,但却是重要的,不管第二阶段谈判发生什么,”华盛顿艾金•岗波律师事务所(Akin Gump)合伙人、特朗普政府前贸易官员克利特•威廉斯(Clete Willems)表示。

白宫拒绝置评,美国财政部没有回应记者就新对话机制获取信息的请求。

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玛丽•洛夫利(Mary Lovely)表示,“结构化对话的复苏”可能会迫使特朗普政府在对华战略上重新聚焦。

“威胁和关税并没有迫使中国满足美国定义不清的、有时甚至自相矛盾的要求,”洛夫利表示。“人们希望,这些对话的架构以及持续接触,都要求美国为中国的改革定义明确的激励,并对持续的市场壁垒定义明确的惩罚。”

姆努钦和刘鹤在使这项努力取得成功方面面临巨大挑战,因为目前尚不清楚他们的正式讨论渠道将如何与华盛顿另外两个方面共存:一是特朗普的不可预测性和仓促的政策制定,二是华盛顿一些人(包括国家安全圈子的官员)对美中关系的鹰派态度。但这项努力确实似乎表明,特朗普政府内部存在一些真心的愿望,以确保贸易紧张的休战将持久,使总统安然度过11月的2020年大选,甚至更久。

这也代表着特朗普政府悄悄承认,结构化谈判可以成为同中国打交道的工具。此前特朗普经常抨击这种机制导致不平衡的贸易关系,并且鼓励北京方面的不公平经贸实践。

“特朗普把布什/奥巴马对华贸易政策说得一文不值。他摒弃了他们的接触战略……转而赞成贸易战。现在呢?糟了!我们最终还是需要布什/奥巴马的那种方式,”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高级研究员查德•鲍恩(Chad Bown)在Twitter上写道。

预计“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将包含一个执行机制,以确保双方遵守该协议,这涉及高层官员之间的定期会议,以解决任何纠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预计这项努力将在刘鹤访美签署第一阶段协议时宣布。它可能由姆努钦和刘鹤牵头,并与更为具体的贸易谈判分开。



詹姆斯•波利提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计划宣布一个与中国进行经济对话的新论坛,重拾美国历届行政当局对北京方面的接触战略。

据熟悉此事的人士介绍,这项努力将很可能由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中国副总理刘鹤牵头,并将与两国之间更为具体的贸易谈判分开。

会谈将每半年举行一次,基本上恢复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和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手下高级官员们青睐的对华经济对话架构。此前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摒弃这些机制,而更喜欢关税战和不客气的威胁。

WSJ最先报道了这一动向。该报称,新的经济讨论机制将在本周刘鹤访问华盛顿期间公布。他此行主要是为了签署世界两大经济体去年12月达成的贸易战停战协议。

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搁置了任何未来的关税升级,并降低了一些现有关税,作为交换条件,北京方面同意大量购买农产品和其他美国商品。

中国还在知识产权、汇率和市场准入问题上做出了其他承诺,但并未在双边贸易关系一些最大的紧张根源(如北京方面的产业补贴)上让步。

美国官员们表示,这些议题将在“第二阶段”谈判中得到应对,但目前尚不清楚这些谈判将多快开始,或者它们将会取得多大成果。

“在美中紧张显著加剧的时期,双方保持尽可能高层的联系是至关重要的,以便尝试解决许多问题。这不应该取代贸易谈判本身,但却是重要的,不管第二阶段谈判发生什么,”华盛顿艾金•岗波律师事务所(Akin Gump)合伙人、特朗普政府前贸易官员克利特•威廉斯(Clete Willems)表示。

白宫拒绝置评,美国财政部没有回应记者就新对话机制获取信息的请求。

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玛丽•洛夫利(Mary Lovely)表示,“结构化对话的复苏”可能会迫使特朗普政府在对华战略上重新聚焦。

“威胁和关税并没有迫使中国满足美国定义不清的、有时甚至自相矛盾的要求,”洛夫利表示。“人们希望,这些对话的架构以及持续接触,都要求美国为中国的改革定义明确的激励,并对持续的市场壁垒定义明确的惩罚。”

姆努钦和刘鹤在使这项努力取得成功方面面临巨大挑战,因为目前尚不清楚他们的正式讨论渠道将如何与华盛顿另外两个方面共存:一是特朗普的不可预测性和仓促的政策制定,二是华盛顿一些人(包括国家安全圈子的官员)对美中关系的鹰派态度。但这项努力确实似乎表明,特朗普政府内部存在一些真心的愿望,以确保贸易紧张的休战将持久,使总统安然度过11月的2020年大选,甚至更久。

这也代表着特朗普政府悄悄承认,结构化谈判可以成为同中国打交道的工具。此前特朗普经常抨击这种机制导致不平衡的贸易关系,并且鼓励北京方面的不公平经贸实践。

“特朗普把布什/奥巴马对华贸易政策说得一文不值。他摒弃了他们的接触战略……转而赞成贸易战。现在呢?糟了!我们最终还是需要布什/奥巴马的那种方式,”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高级研究员查德•鲍恩(Chad Bown)在Twitter上写道。

预计“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将包含一个执行机制,以确保双方遵守该协议,这涉及高层官员之间的定期会议,以解决任何纠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美国拟重启美中经济对话

发布日期:2020-01-13 08:34
摘要:预计这项努力将在刘鹤访美签署第一阶段协议时宣布。它可能由姆努钦和刘鹤牵头,并与更为具体的贸易谈判分开。



詹姆斯•波利提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计划宣布一个与中国进行经济对话的新论坛,重拾美国历届行政当局对北京方面的接触战略。

据熟悉此事的人士介绍,这项努力将很可能由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中国副总理刘鹤牵头,并将与两国之间更为具体的贸易谈判分开。

会谈将每半年举行一次,基本上恢复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和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手下高级官员们青睐的对华经济对话架构。此前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摒弃这些机制,而更喜欢关税战和不客气的威胁。

WSJ最先报道了这一动向。该报称,新的经济讨论机制将在本周刘鹤访问华盛顿期间公布。他此行主要是为了签署世界两大经济体去年12月达成的贸易战停战协议。

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搁置了任何未来的关税升级,并降低了一些现有关税,作为交换条件,北京方面同意大量购买农产品和其他美国商品。

中国还在知识产权、汇率和市场准入问题上做出了其他承诺,但并未在双边贸易关系一些最大的紧张根源(如北京方面的产业补贴)上让步。

美国官员们表示,这些议题将在“第二阶段”谈判中得到应对,但目前尚不清楚这些谈判将多快开始,或者它们将会取得多大成果。

“在美中紧张显著加剧的时期,双方保持尽可能高层的联系是至关重要的,以便尝试解决许多问题。这不应该取代贸易谈判本身,但却是重要的,不管第二阶段谈判发生什么,”华盛顿艾金•岗波律师事务所(Akin Gump)合伙人、特朗普政府前贸易官员克利特•威廉斯(Clete Willems)表示。

白宫拒绝置评,美国财政部没有回应记者就新对话机制获取信息的请求。

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玛丽•洛夫利(Mary Lovely)表示,“结构化对话的复苏”可能会迫使特朗普政府在对华战略上重新聚焦。

“威胁和关税并没有迫使中国满足美国定义不清的、有时甚至自相矛盾的要求,”洛夫利表示。“人们希望,这些对话的架构以及持续接触,都要求美国为中国的改革定义明确的激励,并对持续的市场壁垒定义明确的惩罚。”

姆努钦和刘鹤在使这项努力取得成功方面面临巨大挑战,因为目前尚不清楚他们的正式讨论渠道将如何与华盛顿另外两个方面共存:一是特朗普的不可预测性和仓促的政策制定,二是华盛顿一些人(包括国家安全圈子的官员)对美中关系的鹰派态度。但这项努力确实似乎表明,特朗普政府内部存在一些真心的愿望,以确保贸易紧张的休战将持久,使总统安然度过11月的2020年大选,甚至更久。

这也代表着特朗普政府悄悄承认,结构化谈判可以成为同中国打交道的工具。此前特朗普经常抨击这种机制导致不平衡的贸易关系,并且鼓励北京方面的不公平经贸实践。

“特朗普把布什/奥巴马对华贸易政策说得一文不值。他摒弃了他们的接触战略……转而赞成贸易战。现在呢?糟了!我们最终还是需要布什/奥巴马的那种方式,”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高级研究员查德•鲍恩(Chad Bown)在Twitter上写道。

预计“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将包含一个执行机制,以确保双方遵守该协议,这涉及高层官员之间的定期会议,以解决任何纠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预计这项努力将在刘鹤访美签署第一阶段协议时宣布。它可能由姆努钦和刘鹤牵头,并与更为具体的贸易谈判分开。



詹姆斯•波利提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计划宣布一个与中国进行经济对话的新论坛,重拾美国历届行政当局对北京方面的接触战略。

据熟悉此事的人士介绍,这项努力将很可能由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中国副总理刘鹤牵头,并将与两国之间更为具体的贸易谈判分开。

会谈将每半年举行一次,基本上恢复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和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手下高级官员们青睐的对华经济对话架构。此前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摒弃这些机制,而更喜欢关税战和不客气的威胁。

WSJ最先报道了这一动向。该报称,新的经济讨论机制将在本周刘鹤访问华盛顿期间公布。他此行主要是为了签署世界两大经济体去年12月达成的贸易战停战协议。

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搁置了任何未来的关税升级,并降低了一些现有关税,作为交换条件,北京方面同意大量购买农产品和其他美国商品。

中国还在知识产权、汇率和市场准入问题上做出了其他承诺,但并未在双边贸易关系一些最大的紧张根源(如北京方面的产业补贴)上让步。

美国官员们表示,这些议题将在“第二阶段”谈判中得到应对,但目前尚不清楚这些谈判将多快开始,或者它们将会取得多大成果。

“在美中紧张显著加剧的时期,双方保持尽可能高层的联系是至关重要的,以便尝试解决许多问题。这不应该取代贸易谈判本身,但却是重要的,不管第二阶段谈判发生什么,”华盛顿艾金•岗波律师事务所(Akin Gump)合伙人、特朗普政府前贸易官员克利特•威廉斯(Clete Willems)表示。

白宫拒绝置评,美国财政部没有回应记者就新对话机制获取信息的请求。

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玛丽•洛夫利(Mary Lovely)表示,“结构化对话的复苏”可能会迫使特朗普政府在对华战略上重新聚焦。

“威胁和关税并没有迫使中国满足美国定义不清的、有时甚至自相矛盾的要求,”洛夫利表示。“人们希望,这些对话的架构以及持续接触,都要求美国为中国的改革定义明确的激励,并对持续的市场壁垒定义明确的惩罚。”

姆努钦和刘鹤在使这项努力取得成功方面面临巨大挑战,因为目前尚不清楚他们的正式讨论渠道将如何与华盛顿另外两个方面共存:一是特朗普的不可预测性和仓促的政策制定,二是华盛顿一些人(包括国家安全圈子的官员)对美中关系的鹰派态度。但这项努力确实似乎表明,特朗普政府内部存在一些真心的愿望,以确保贸易紧张的休战将持久,使总统安然度过11月的2020年大选,甚至更久。

这也代表着特朗普政府悄悄承认,结构化谈判可以成为同中国打交道的工具。此前特朗普经常抨击这种机制导致不平衡的贸易关系,并且鼓励北京方面的不公平经贸实践。

“特朗普把布什/奥巴马对华贸易政策说得一文不值。他摒弃了他们的接触战略……转而赞成贸易战。现在呢?糟了!我们最终还是需要布什/奥巴马的那种方式,”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高级研究员查德•鲍恩(Chad Bown)在Twitter上写道。

预计“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将包含一个执行机制,以确保双方遵守该协议,这涉及高层官员之间的定期会议,以解决任何纠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