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总部位于北京的这家咖啡连锁店在进入2020年后马上敲响可转换债券市场大门,似乎表明对该市场的需求仍未得到完全满足。



康河信 , 梅塞德丝•吕尔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的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本周宣布发售至少4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此举引起轰动。该公司正试图在本土市场超越星巴克(Starbucks)。

这类债务工具在股票价格涨至预定水平时可转换为股票。去年,它们受到全球投资者欢迎。

在除日本以外的亚洲地区,企业合计发售了94亿美元可转换债券,为12年来最高水平。瑞幸咖啡在进入2020年后马上敲响该市场大门,似乎表明对该市场的需求仍未得到完全满足。

可换股债券向投资者支付的息票低于普通债券,以换取在未来某日转换为股票的权利。

对于发行人(包括无法进入主流债券市场的快速增长、但亏损的科技公司),它们代表着廉价的资金来源,而且不一定会稀释股东权益。

去年是世界各地可转换债券的好年景,其背景是债券收益率因各大央行出台宽松措施和美中贸易谈判过程坎坷而下跌,而股市从2018年末的低点稳步上涨。

但中国是一个热点,尤其是科技公司的发行额达到创纪录的53亿美元。摩根大通(JPMorgan)股票挂钩产品和私募资本市场亚太区负责人高拉夫•玛丽亚(Gaurav Maria)表示,这类公司特别吸引可转换债券买家,因为它们的股票波动很大。

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亚洲股票挂钩产品发行业务负责人Karen Pang表示,随着其他债券到期,“大量资金”被重新投资于市场,这一因素推动中国科技公司可转换债券发行量激增。

其结果是,2019年发行总额达到2018年水平的400%。大额交易包括爱奇艺(iQiyi)——百度(Baidu)拥有的类似Netflix的流媒体平台——在去年3月发行的12亿美元可转换债券。

这只债券提供2%的息票,比5年期美国国债当时的收益率低了大约23个基点。

电子商务公司拼多多(Pinduoduo)和另一个视频共享网站哔哩哔哩(bilibili)也返回市场筹集资金。

这些公司受到热烈欢迎的部分原因是其在美国上市的股票具有相对较高的流动性,这使投资者更容易卖空它们,形成一套“套利”策略。

此类交易可能涉及买入可转换债券,同时卖空同一家公司的股票,以抵消违约风险。如果公司破产,那么在股票跌向零的过程中可以赚钱——理想情况下,这足以抵消债券上的亏损。

去年5月在美国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募资5.6亿美元的瑞幸咖啡表示,它将把债券发行所得用于扩张网点(包括无人商店)等目的。

中国科技公司发行的可转换债券并非每一只都能带来回报。分析师们指出,总部位于上海的电动汽车制造商、曾被视为中国版特斯拉(Tesla)的蔚来汽车(Nio)就出了麻烦。

这家初创企业2018年9月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上市时,未能达到募资18亿美元的目标,仅吸引到10亿美元。这促使它在短短4个月后发行6.5亿美元的5年期可转换债券。

此举在中国科技初创企业中并不罕见。例如,爱奇艺从其纽约IPO募资24亿美元,但此后利用可转换债券市场总计筹集32亿美元。但爱奇艺的股价在2019年上涨40%以上,而同期蔚来汽车受销售放缓和电池着火导致近5000辆SUV被召回的打击,股价下跌约62%。

成立五年来,该公司的总亏损超过50亿美元。

与此同时,随着竞争对手特斯拉准备从其位于上海的新厂交付自己的车辆,蔚来的财务麻烦变得越来越棘手。

去年9月下旬,蔚来汽车报告在截至6月底的3个月亏损33亿元人民币(合4.62亿美元),促使其可转换债券的价值跌至票面价值的35%。

熟悉可转换债券市场的人士表示,这种跌幅巨大且突然,就连经验丰富的投资者(包括没有卖空足够股票来抵消债券下跌的套利者)也被搞得措手不及。

即便如此,并没有迹象表明这一插曲将会抑制对中国可转换债券的需求。

德银的Karen Pang表示,可转换债券发行的快速周转时间(企业在美国可以在发行几周前宣布发行交易,在香港可以仅仅提前几天宣布)意味着,很难有把握地预测前景。

但是,瑞幸咖啡的计划表明,发行将会继续加快,即使是那些远未接近盈利的公司也会加入。

对于总部位于北京的这家连锁咖啡店(其运营支出接近达到净营收的140%),对5年期可转换债券的需求来自何处可能并不重要。

像中国其他高增长公司一样,它只是需要又一笔资金来坚持下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瑞幸咖啡宣布发行4亿美元可转换债券

发布日期:2020-01-10 08:13
摘要:总部位于北京的这家咖啡连锁店在进入2020年后马上敲响可转换债券市场大门,似乎表明对该市场的需求仍未得到完全满足。



康河信 , 梅塞德丝•吕尔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的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本周宣布发售至少4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此举引起轰动。该公司正试图在本土市场超越星巴克(Starbucks)。

这类债务工具在股票价格涨至预定水平时可转换为股票。去年,它们受到全球投资者欢迎。

在除日本以外的亚洲地区,企业合计发售了94亿美元可转换债券,为12年来最高水平。瑞幸咖啡在进入2020年后马上敲响该市场大门,似乎表明对该市场的需求仍未得到完全满足。

可换股债券向投资者支付的息票低于普通债券,以换取在未来某日转换为股票的权利。

对于发行人(包括无法进入主流债券市场的快速增长、但亏损的科技公司),它们代表着廉价的资金来源,而且不一定会稀释股东权益。

去年是世界各地可转换债券的好年景,其背景是债券收益率因各大央行出台宽松措施和美中贸易谈判过程坎坷而下跌,而股市从2018年末的低点稳步上涨。

但中国是一个热点,尤其是科技公司的发行额达到创纪录的53亿美元。摩根大通(JPMorgan)股票挂钩产品和私募资本市场亚太区负责人高拉夫•玛丽亚(Gaurav Maria)表示,这类公司特别吸引可转换债券买家,因为它们的股票波动很大。

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亚洲股票挂钩产品发行业务负责人Karen Pang表示,随着其他债券到期,“大量资金”被重新投资于市场,这一因素推动中国科技公司可转换债券发行量激增。

其结果是,2019年发行总额达到2018年水平的400%。大额交易包括爱奇艺(iQiyi)——百度(Baidu)拥有的类似Netflix的流媒体平台——在去年3月发行的12亿美元可转换债券。

这只债券提供2%的息票,比5年期美国国债当时的收益率低了大约23个基点。

电子商务公司拼多多(Pinduoduo)和另一个视频共享网站哔哩哔哩(bilibili)也返回市场筹集资金。

这些公司受到热烈欢迎的部分原因是其在美国上市的股票具有相对较高的流动性,这使投资者更容易卖空它们,形成一套“套利”策略。

此类交易可能涉及买入可转换债券,同时卖空同一家公司的股票,以抵消违约风险。如果公司破产,那么在股票跌向零的过程中可以赚钱——理想情况下,这足以抵消债券上的亏损。

去年5月在美国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募资5.6亿美元的瑞幸咖啡表示,它将把债券发行所得用于扩张网点(包括无人商店)等目的。

中国科技公司发行的可转换债券并非每一只都能带来回报。分析师们指出,总部位于上海的电动汽车制造商、曾被视为中国版特斯拉(Tesla)的蔚来汽车(Nio)就出了麻烦。

这家初创企业2018年9月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上市时,未能达到募资18亿美元的目标,仅吸引到10亿美元。这促使它在短短4个月后发行6.5亿美元的5年期可转换债券。

此举在中国科技初创企业中并不罕见。例如,爱奇艺从其纽约IPO募资24亿美元,但此后利用可转换债券市场总计筹集32亿美元。但爱奇艺的股价在2019年上涨40%以上,而同期蔚来汽车受销售放缓和电池着火导致近5000辆SUV被召回的打击,股价下跌约62%。

成立五年来,该公司的总亏损超过50亿美元。

与此同时,随着竞争对手特斯拉准备从其位于上海的新厂交付自己的车辆,蔚来的财务麻烦变得越来越棘手。

去年9月下旬,蔚来汽车报告在截至6月底的3个月亏损33亿元人民币(合4.62亿美元),促使其可转换债券的价值跌至票面价值的35%。

熟悉可转换债券市场的人士表示,这种跌幅巨大且突然,就连经验丰富的投资者(包括没有卖空足够股票来抵消债券下跌的套利者)也被搞得措手不及。

即便如此,并没有迹象表明这一插曲将会抑制对中国可转换债券的需求。

德银的Karen Pang表示,可转换债券发行的快速周转时间(企业在美国可以在发行几周前宣布发行交易,在香港可以仅仅提前几天宣布)意味着,很难有把握地预测前景。

但是,瑞幸咖啡的计划表明,发行将会继续加快,即使是那些远未接近盈利的公司也会加入。

对于总部位于北京的这家连锁咖啡店(其运营支出接近达到净营收的140%),对5年期可转换债券的需求来自何处可能并不重要。

像中国其他高增长公司一样,它只是需要又一笔资金来坚持下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总部位于北京的这家咖啡连锁店在进入2020年后马上敲响可转换债券市场大门,似乎表明对该市场的需求仍未得到完全满足。



康河信 , 梅塞德丝•吕尔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的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本周宣布发售至少4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此举引起轰动。该公司正试图在本土市场超越星巴克(Starbucks)。

这类债务工具在股票价格涨至预定水平时可转换为股票。去年,它们受到全球投资者欢迎。

在除日本以外的亚洲地区,企业合计发售了94亿美元可转换债券,为12年来最高水平。瑞幸咖啡在进入2020年后马上敲响该市场大门,似乎表明对该市场的需求仍未得到完全满足。

可换股债券向投资者支付的息票低于普通债券,以换取在未来某日转换为股票的权利。

对于发行人(包括无法进入主流债券市场的快速增长、但亏损的科技公司),它们代表着廉价的资金来源,而且不一定会稀释股东权益。

去年是世界各地可转换债券的好年景,其背景是债券收益率因各大央行出台宽松措施和美中贸易谈判过程坎坷而下跌,而股市从2018年末的低点稳步上涨。

但中国是一个热点,尤其是科技公司的发行额达到创纪录的53亿美元。摩根大通(JPMorgan)股票挂钩产品和私募资本市场亚太区负责人高拉夫•玛丽亚(Gaurav Maria)表示,这类公司特别吸引可转换债券买家,因为它们的股票波动很大。

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亚洲股票挂钩产品发行业务负责人Karen Pang表示,随着其他债券到期,“大量资金”被重新投资于市场,这一因素推动中国科技公司可转换债券发行量激增。

其结果是,2019年发行总额达到2018年水平的400%。大额交易包括爱奇艺(iQiyi)——百度(Baidu)拥有的类似Netflix的流媒体平台——在去年3月发行的12亿美元可转换债券。

这只债券提供2%的息票,比5年期美国国债当时的收益率低了大约23个基点。

电子商务公司拼多多(Pinduoduo)和另一个视频共享网站哔哩哔哩(bilibili)也返回市场筹集资金。

这些公司受到热烈欢迎的部分原因是其在美国上市的股票具有相对较高的流动性,这使投资者更容易卖空它们,形成一套“套利”策略。

此类交易可能涉及买入可转换债券,同时卖空同一家公司的股票,以抵消违约风险。如果公司破产,那么在股票跌向零的过程中可以赚钱——理想情况下,这足以抵消债券上的亏损。

去年5月在美国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募资5.6亿美元的瑞幸咖啡表示,它将把债券发行所得用于扩张网点(包括无人商店)等目的。

中国科技公司发行的可转换债券并非每一只都能带来回报。分析师们指出,总部位于上海的电动汽车制造商、曾被视为中国版特斯拉(Tesla)的蔚来汽车(Nio)就出了麻烦。

这家初创企业2018年9月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上市时,未能达到募资18亿美元的目标,仅吸引到10亿美元。这促使它在短短4个月后发行6.5亿美元的5年期可转换债券。

此举在中国科技初创企业中并不罕见。例如,爱奇艺从其纽约IPO募资24亿美元,但此后利用可转换债券市场总计筹集32亿美元。但爱奇艺的股价在2019年上涨40%以上,而同期蔚来汽车受销售放缓和电池着火导致近5000辆SUV被召回的打击,股价下跌约62%。

成立五年来,该公司的总亏损超过50亿美元。

与此同时,随着竞争对手特斯拉准备从其位于上海的新厂交付自己的车辆,蔚来的财务麻烦变得越来越棘手。

去年9月下旬,蔚来汽车报告在截至6月底的3个月亏损33亿元人民币(合4.62亿美元),促使其可转换债券的价值跌至票面价值的35%。

熟悉可转换债券市场的人士表示,这种跌幅巨大且突然,就连经验丰富的投资者(包括没有卖空足够股票来抵消债券下跌的套利者)也被搞得措手不及。

即便如此,并没有迹象表明这一插曲将会抑制对中国可转换债券的需求。

德银的Karen Pang表示,可转换债券发行的快速周转时间(企业在美国可以在发行几周前宣布发行交易,在香港可以仅仅提前几天宣布)意味着,很难有把握地预测前景。

但是,瑞幸咖啡的计划表明,发行将会继续加快,即使是那些远未接近盈利的公司也会加入。

对于总部位于北京的这家连锁咖啡店(其运营支出接近达到净营收的140%),对5年期可转换债券的需求来自何处可能并不重要。

像中国其他高增长公司一样,它只是需要又一笔资金来坚持下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瑞幸咖啡宣布发行4亿美元可转换债券

发布日期:2020-01-10 08:13
摘要:总部位于北京的这家咖啡连锁店在进入2020年后马上敲响可转换债券市场大门,似乎表明对该市场的需求仍未得到完全满足。



康河信 , 梅塞德丝•吕尔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的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本周宣布发售至少4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此举引起轰动。该公司正试图在本土市场超越星巴克(Starbucks)。

这类债务工具在股票价格涨至预定水平时可转换为股票。去年,它们受到全球投资者欢迎。

在除日本以外的亚洲地区,企业合计发售了94亿美元可转换债券,为12年来最高水平。瑞幸咖啡在进入2020年后马上敲响该市场大门,似乎表明对该市场的需求仍未得到完全满足。

可换股债券向投资者支付的息票低于普通债券,以换取在未来某日转换为股票的权利。

对于发行人(包括无法进入主流债券市场的快速增长、但亏损的科技公司),它们代表着廉价的资金来源,而且不一定会稀释股东权益。

去年是世界各地可转换债券的好年景,其背景是债券收益率因各大央行出台宽松措施和美中贸易谈判过程坎坷而下跌,而股市从2018年末的低点稳步上涨。

但中国是一个热点,尤其是科技公司的发行额达到创纪录的53亿美元。摩根大通(JPMorgan)股票挂钩产品和私募资本市场亚太区负责人高拉夫•玛丽亚(Gaurav Maria)表示,这类公司特别吸引可转换债券买家,因为它们的股票波动很大。

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亚洲股票挂钩产品发行业务负责人Karen Pang表示,随着其他债券到期,“大量资金”被重新投资于市场,这一因素推动中国科技公司可转换债券发行量激增。

其结果是,2019年发行总额达到2018年水平的400%。大额交易包括爱奇艺(iQiyi)——百度(Baidu)拥有的类似Netflix的流媒体平台——在去年3月发行的12亿美元可转换债券。

这只债券提供2%的息票,比5年期美国国债当时的收益率低了大约23个基点。

电子商务公司拼多多(Pinduoduo)和另一个视频共享网站哔哩哔哩(bilibili)也返回市场筹集资金。

这些公司受到热烈欢迎的部分原因是其在美国上市的股票具有相对较高的流动性,这使投资者更容易卖空它们,形成一套“套利”策略。

此类交易可能涉及买入可转换债券,同时卖空同一家公司的股票,以抵消违约风险。如果公司破产,那么在股票跌向零的过程中可以赚钱——理想情况下,这足以抵消债券上的亏损。

去年5月在美国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募资5.6亿美元的瑞幸咖啡表示,它将把债券发行所得用于扩张网点(包括无人商店)等目的。

中国科技公司发行的可转换债券并非每一只都能带来回报。分析师们指出,总部位于上海的电动汽车制造商、曾被视为中国版特斯拉(Tesla)的蔚来汽车(Nio)就出了麻烦。

这家初创企业2018年9月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上市时,未能达到募资18亿美元的目标,仅吸引到10亿美元。这促使它在短短4个月后发行6.5亿美元的5年期可转换债券。

此举在中国科技初创企业中并不罕见。例如,爱奇艺从其纽约IPO募资24亿美元,但此后利用可转换债券市场总计筹集32亿美元。但爱奇艺的股价在2019年上涨40%以上,而同期蔚来汽车受销售放缓和电池着火导致近5000辆SUV被召回的打击,股价下跌约62%。

成立五年来,该公司的总亏损超过50亿美元。

与此同时,随着竞争对手特斯拉准备从其位于上海的新厂交付自己的车辆,蔚来的财务麻烦变得越来越棘手。

去年9月下旬,蔚来汽车报告在截至6月底的3个月亏损33亿元人民币(合4.62亿美元),促使其可转换债券的价值跌至票面价值的35%。

熟悉可转换债券市场的人士表示,这种跌幅巨大且突然,就连经验丰富的投资者(包括没有卖空足够股票来抵消债券下跌的套利者)也被搞得措手不及。

即便如此,并没有迹象表明这一插曲将会抑制对中国可转换债券的需求。

德银的Karen Pang表示,可转换债券发行的快速周转时间(企业在美国可以在发行几周前宣布发行交易,在香港可以仅仅提前几天宣布)意味着,很难有把握地预测前景。

但是,瑞幸咖啡的计划表明,发行将会继续加快,即使是那些远未接近盈利的公司也会加入。

对于总部位于北京的这家连锁咖啡店(其运营支出接近达到净营收的140%),对5年期可转换债券的需求来自何处可能并不重要。

像中国其他高增长公司一样,它只是需要又一笔资金来坚持下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总部位于北京的这家咖啡连锁店在进入2020年后马上敲响可转换债券市场大门,似乎表明对该市场的需求仍未得到完全满足。



康河信 , 梅塞德丝•吕尔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的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本周宣布发售至少4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此举引起轰动。该公司正试图在本土市场超越星巴克(Starbucks)。

这类债务工具在股票价格涨至预定水平时可转换为股票。去年,它们受到全球投资者欢迎。

在除日本以外的亚洲地区,企业合计发售了94亿美元可转换债券,为12年来最高水平。瑞幸咖啡在进入2020年后马上敲响该市场大门,似乎表明对该市场的需求仍未得到完全满足。

可换股债券向投资者支付的息票低于普通债券,以换取在未来某日转换为股票的权利。

对于发行人(包括无法进入主流债券市场的快速增长、但亏损的科技公司),它们代表着廉价的资金来源,而且不一定会稀释股东权益。

去年是世界各地可转换债券的好年景,其背景是债券收益率因各大央行出台宽松措施和美中贸易谈判过程坎坷而下跌,而股市从2018年末的低点稳步上涨。

但中国是一个热点,尤其是科技公司的发行额达到创纪录的53亿美元。摩根大通(JPMorgan)股票挂钩产品和私募资本市场亚太区负责人高拉夫•玛丽亚(Gaurav Maria)表示,这类公司特别吸引可转换债券买家,因为它们的股票波动很大。

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亚洲股票挂钩产品发行业务负责人Karen Pang表示,随着其他债券到期,“大量资金”被重新投资于市场,这一因素推动中国科技公司可转换债券发行量激增。

其结果是,2019年发行总额达到2018年水平的400%。大额交易包括爱奇艺(iQiyi)——百度(Baidu)拥有的类似Netflix的流媒体平台——在去年3月发行的12亿美元可转换债券。

这只债券提供2%的息票,比5年期美国国债当时的收益率低了大约23个基点。

电子商务公司拼多多(Pinduoduo)和另一个视频共享网站哔哩哔哩(bilibili)也返回市场筹集资金。

这些公司受到热烈欢迎的部分原因是其在美国上市的股票具有相对较高的流动性,这使投资者更容易卖空它们,形成一套“套利”策略。

此类交易可能涉及买入可转换债券,同时卖空同一家公司的股票,以抵消违约风险。如果公司破产,那么在股票跌向零的过程中可以赚钱——理想情况下,这足以抵消债券上的亏损。

去年5月在美国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募资5.6亿美元的瑞幸咖啡表示,它将把债券发行所得用于扩张网点(包括无人商店)等目的。

中国科技公司发行的可转换债券并非每一只都能带来回报。分析师们指出,总部位于上海的电动汽车制造商、曾被视为中国版特斯拉(Tesla)的蔚来汽车(Nio)就出了麻烦。

这家初创企业2018年9月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上市时,未能达到募资18亿美元的目标,仅吸引到10亿美元。这促使它在短短4个月后发行6.5亿美元的5年期可转换债券。

此举在中国科技初创企业中并不罕见。例如,爱奇艺从其纽约IPO募资24亿美元,但此后利用可转换债券市场总计筹集32亿美元。但爱奇艺的股价在2019年上涨40%以上,而同期蔚来汽车受销售放缓和电池着火导致近5000辆SUV被召回的打击,股价下跌约62%。

成立五年来,该公司的总亏损超过50亿美元。

与此同时,随着竞争对手特斯拉准备从其位于上海的新厂交付自己的车辆,蔚来的财务麻烦变得越来越棘手。

去年9月下旬,蔚来汽车报告在截至6月底的3个月亏损33亿元人民币(合4.62亿美元),促使其可转换债券的价值跌至票面价值的35%。

熟悉可转换债券市场的人士表示,这种跌幅巨大且突然,就连经验丰富的投资者(包括没有卖空足够股票来抵消债券下跌的套利者)也被搞得措手不及。

即便如此,并没有迹象表明这一插曲将会抑制对中国可转换债券的需求。

德银的Karen Pang表示,可转换债券发行的快速周转时间(企业在美国可以在发行几周前宣布发行交易,在香港可以仅仅提前几天宣布)意味着,很难有把握地预测前景。

但是,瑞幸咖啡的计划表明,发行将会继续加快,即使是那些远未接近盈利的公司也会加入。

对于总部位于北京的这家连锁咖啡店(其运营支出接近达到净营收的140%),对5年期可转换债券的需求来自何处可能并不重要。

像中国其他高增长公司一样,它只是需要又一笔资金来坚持下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