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过去十年持续的扩张性政策,使经济增长保持的时间,远远超出通常的经济复苏。现在谈论减少刺激,还为时过早。



撰文 |  马丁•桑德布

OR--商业新媒体 】“纠正商业周期的正确方式,是不要破坏繁荣、从而使我们永久性地处于半萧条状态;而是要破坏萧条、从而使我们永久性地处于准繁荣状态。”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在1936年这样写道。80多年过去了,他坚持的观点——即便是在经济长期上行的情况下,政府也应持续刺激需求——有了新的意义。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漫长而缓慢的复苏表明,认为需求刺激已功德圆满、应该减少的担忧最起码是为时过早。那么我们学到了什么?所有发达经济体的经验教训都惊人地相似。

首先,需求刺激是有用的。这个简单明了的观点却面临意外阻力。但那些因为经济仍处于低迷、通胀低于目标而抵制经济刺激的人是错误的。事实是,持续的扩张性政策(全球各地的货币刺激,以及美国和其他一些地区的财政刺激)使经济增长保持的时间远远超出通常的经济复苏,更多的刺激往往带来更多的增长。

这降低了失业率,创造的就业也超出了观察人士认为能够可靠达到的水平。警告劳动力市场变得过于紧张时通胀会上升的“菲利普斯曲线”(Phillips curve)一直保持沉默。

其次,需求扩张的时间越长,最弱势群体得到的好处就越大。在经济低迷时,那些处于劳动力市场边缘的人通常首先受到影响,而且受到的影响最为严重。反过来,只有当经济保持在凯恩斯所说的“准繁荣”状态时,才能让这些人的失业率和薪资增速朝着令人满意的水平发展。

与美联储(Fed)相关的研究人员表示,在美国,“平均而言,如果白人失业率上升1个百分点,非洲裔美国人和拉美裔美国人失业率的上升幅度会远远超过1个百分点”。在最近一篇论文中,他们发现,当劳动力市场特别紧张时,边缘群体的额外优势会更加强大。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需求刺激持续的时间越长,好处就越大,而不是越小。

我们可以在很多描述当前经济状况的数据和报道中看到这种现象。在美国和英国,收入最低人群最近的薪资涨幅最大。在欧洲很多地区,就业人口多于以往任何时候。那些以前被视为毫无希望而被放弃的人,例如吸过毒和坐过牢的人,现在不但得到艰难填补职位空缺的雇主的雇用,而且受到培训,帮助他们维持生计,这样的故事比比皆是。

我们有理由期待第三点经验教训:生产率在经济上行期增长的历史模式也会在这个时候出现。顺周期生产率出现的原因是,强劲的需求增长会激励企业在难以通过招聘更多员工来扩大规模时用同样的资源做更多的事情。

幸运的是,很多政策制定者(特别是央行官员)更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不是理论。他们看到了他们的政策发挥作用的时间超过预期。他们注意到了正面的结果:他们通常会强调的是没有通胀压力、提高边缘群体就业率的好处,以及供给能力适应满足需求压力的可能性。

由于这种对经济现实的敏感性,结束需求刺激已多次推迟。如果没有需求刺激,更多的政策制定者本会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放缓或低迷,就像欧元区在2011年收紧财政和货币政策时所做的那样。

然而,对于完善的政策制定而言,仅仅避免自身造成的失误是不够的。至少,过去10年的经历要求对刺激举措采取更为宽容的态度,无论这些举措来自财政部还是央行。更好的做法是把这些数据正式纳入政策目标的制定,不管是央行指令还是政府预算规则。

实际上,这可能至少意味着三点。一个是加大证明经济已充分实现产能、应缩减刺激举措的举证压力。这可以避免过早收紧政策、然后又不得不放松政策。

第二是把焦点从经济的平均表现转向经济对于边缘群体的表现。可以用明确考虑弱势群体的劳动力市场和薪资表现的指标,来补充全经济就业率(失业率)和通胀率,用提高边缘群体的预期福利,代替对总体通胀风险的更加容忍。

第三,需求压力对生产率增速的影响可以明确纳入预测。

这些措施可能会引发通胀倾向,但前提是不存在闲置经济产能的风险。但正如过去几年所显示的那样,这种风险是切实存在的。上世纪80年代,经济理论的结论是,负责任的宏观经济政策需要政策制定者比选民更鹰派。现在,我们需要的恰恰相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持续的刺激措施帮助全球保持增长

发布日期:2020-01-09 06:34
摘要:过去十年持续的扩张性政策,使经济增长保持的时间,远远超出通常的经济复苏。现在谈论减少刺激,还为时过早。



撰文 |  马丁•桑德布

OR--商业新媒体 】“纠正商业周期的正确方式,是不要破坏繁荣、从而使我们永久性地处于半萧条状态;而是要破坏萧条、从而使我们永久性地处于准繁荣状态。”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在1936年这样写道。80多年过去了,他坚持的观点——即便是在经济长期上行的情况下,政府也应持续刺激需求——有了新的意义。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漫长而缓慢的复苏表明,认为需求刺激已功德圆满、应该减少的担忧最起码是为时过早。那么我们学到了什么?所有发达经济体的经验教训都惊人地相似。

首先,需求刺激是有用的。这个简单明了的观点却面临意外阻力。但那些因为经济仍处于低迷、通胀低于目标而抵制经济刺激的人是错误的。事实是,持续的扩张性政策(全球各地的货币刺激,以及美国和其他一些地区的财政刺激)使经济增长保持的时间远远超出通常的经济复苏,更多的刺激往往带来更多的增长。

这降低了失业率,创造的就业也超出了观察人士认为能够可靠达到的水平。警告劳动力市场变得过于紧张时通胀会上升的“菲利普斯曲线”(Phillips curve)一直保持沉默。

其次,需求扩张的时间越长,最弱势群体得到的好处就越大。在经济低迷时,那些处于劳动力市场边缘的人通常首先受到影响,而且受到的影响最为严重。反过来,只有当经济保持在凯恩斯所说的“准繁荣”状态时,才能让这些人的失业率和薪资增速朝着令人满意的水平发展。

与美联储(Fed)相关的研究人员表示,在美国,“平均而言,如果白人失业率上升1个百分点,非洲裔美国人和拉美裔美国人失业率的上升幅度会远远超过1个百分点”。在最近一篇论文中,他们发现,当劳动力市场特别紧张时,边缘群体的额外优势会更加强大。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需求刺激持续的时间越长,好处就越大,而不是越小。

我们可以在很多描述当前经济状况的数据和报道中看到这种现象。在美国和英国,收入最低人群最近的薪资涨幅最大。在欧洲很多地区,就业人口多于以往任何时候。那些以前被视为毫无希望而被放弃的人,例如吸过毒和坐过牢的人,现在不但得到艰难填补职位空缺的雇主的雇用,而且受到培训,帮助他们维持生计,这样的故事比比皆是。

我们有理由期待第三点经验教训:生产率在经济上行期增长的历史模式也会在这个时候出现。顺周期生产率出现的原因是,强劲的需求增长会激励企业在难以通过招聘更多员工来扩大规模时用同样的资源做更多的事情。

幸运的是,很多政策制定者(特别是央行官员)更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不是理论。他们看到了他们的政策发挥作用的时间超过预期。他们注意到了正面的结果:他们通常会强调的是没有通胀压力、提高边缘群体就业率的好处,以及供给能力适应满足需求压力的可能性。

由于这种对经济现实的敏感性,结束需求刺激已多次推迟。如果没有需求刺激,更多的政策制定者本会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放缓或低迷,就像欧元区在2011年收紧财政和货币政策时所做的那样。

然而,对于完善的政策制定而言,仅仅避免自身造成的失误是不够的。至少,过去10年的经历要求对刺激举措采取更为宽容的态度,无论这些举措来自财政部还是央行。更好的做法是把这些数据正式纳入政策目标的制定,不管是央行指令还是政府预算规则。

实际上,这可能至少意味着三点。一个是加大证明经济已充分实现产能、应缩减刺激举措的举证压力。这可以避免过早收紧政策、然后又不得不放松政策。

第二是把焦点从经济的平均表现转向经济对于边缘群体的表现。可以用明确考虑弱势群体的劳动力市场和薪资表现的指标,来补充全经济就业率(失业率)和通胀率,用提高边缘群体的预期福利,代替对总体通胀风险的更加容忍。

第三,需求压力对生产率增速的影响可以明确纳入预测。

这些措施可能会引发通胀倾向,但前提是不存在闲置经济产能的风险。但正如过去几年所显示的那样,这种风险是切实存在的。上世纪80年代,经济理论的结论是,负责任的宏观经济政策需要政策制定者比选民更鹰派。现在,我们需要的恰恰相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过去十年持续的扩张性政策,使经济增长保持的时间,远远超出通常的经济复苏。现在谈论减少刺激,还为时过早。



撰文 |  马丁•桑德布

OR--商业新媒体 】“纠正商业周期的正确方式,是不要破坏繁荣、从而使我们永久性地处于半萧条状态;而是要破坏萧条、从而使我们永久性地处于准繁荣状态。”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在1936年这样写道。80多年过去了,他坚持的观点——即便是在经济长期上行的情况下,政府也应持续刺激需求——有了新的意义。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漫长而缓慢的复苏表明,认为需求刺激已功德圆满、应该减少的担忧最起码是为时过早。那么我们学到了什么?所有发达经济体的经验教训都惊人地相似。

首先,需求刺激是有用的。这个简单明了的观点却面临意外阻力。但那些因为经济仍处于低迷、通胀低于目标而抵制经济刺激的人是错误的。事实是,持续的扩张性政策(全球各地的货币刺激,以及美国和其他一些地区的财政刺激)使经济增长保持的时间远远超出通常的经济复苏,更多的刺激往往带来更多的增长。

这降低了失业率,创造的就业也超出了观察人士认为能够可靠达到的水平。警告劳动力市场变得过于紧张时通胀会上升的“菲利普斯曲线”(Phillips curve)一直保持沉默。

其次,需求扩张的时间越长,最弱势群体得到的好处就越大。在经济低迷时,那些处于劳动力市场边缘的人通常首先受到影响,而且受到的影响最为严重。反过来,只有当经济保持在凯恩斯所说的“准繁荣”状态时,才能让这些人的失业率和薪资增速朝着令人满意的水平发展。

与美联储(Fed)相关的研究人员表示,在美国,“平均而言,如果白人失业率上升1个百分点,非洲裔美国人和拉美裔美国人失业率的上升幅度会远远超过1个百分点”。在最近一篇论文中,他们发现,当劳动力市场特别紧张时,边缘群体的额外优势会更加强大。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需求刺激持续的时间越长,好处就越大,而不是越小。

我们可以在很多描述当前经济状况的数据和报道中看到这种现象。在美国和英国,收入最低人群最近的薪资涨幅最大。在欧洲很多地区,就业人口多于以往任何时候。那些以前被视为毫无希望而被放弃的人,例如吸过毒和坐过牢的人,现在不但得到艰难填补职位空缺的雇主的雇用,而且受到培训,帮助他们维持生计,这样的故事比比皆是。

我们有理由期待第三点经验教训:生产率在经济上行期增长的历史模式也会在这个时候出现。顺周期生产率出现的原因是,强劲的需求增长会激励企业在难以通过招聘更多员工来扩大规模时用同样的资源做更多的事情。

幸运的是,很多政策制定者(特别是央行官员)更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不是理论。他们看到了他们的政策发挥作用的时间超过预期。他们注意到了正面的结果:他们通常会强调的是没有通胀压力、提高边缘群体就业率的好处,以及供给能力适应满足需求压力的可能性。

由于这种对经济现实的敏感性,结束需求刺激已多次推迟。如果没有需求刺激,更多的政策制定者本会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放缓或低迷,就像欧元区在2011年收紧财政和货币政策时所做的那样。

然而,对于完善的政策制定而言,仅仅避免自身造成的失误是不够的。至少,过去10年的经历要求对刺激举措采取更为宽容的态度,无论这些举措来自财政部还是央行。更好的做法是把这些数据正式纳入政策目标的制定,不管是央行指令还是政府预算规则。

实际上,这可能至少意味着三点。一个是加大证明经济已充分实现产能、应缩减刺激举措的举证压力。这可以避免过早收紧政策、然后又不得不放松政策。

第二是把焦点从经济的平均表现转向经济对于边缘群体的表现。可以用明确考虑弱势群体的劳动力市场和薪资表现的指标,来补充全经济就业率(失业率)和通胀率,用提高边缘群体的预期福利,代替对总体通胀风险的更加容忍。

第三,需求压力对生产率增速的影响可以明确纳入预测。

这些措施可能会引发通胀倾向,但前提是不存在闲置经济产能的风险。但正如过去几年所显示的那样,这种风险是切实存在的。上世纪80年代,经济理论的结论是,负责任的宏观经济政策需要政策制定者比选民更鹰派。现在,我们需要的恰恰相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持续的刺激措施帮助全球保持增长

发布日期:2020-01-09 06:34
摘要:过去十年持续的扩张性政策,使经济增长保持的时间,远远超出通常的经济复苏。现在谈论减少刺激,还为时过早。



撰文 |  马丁•桑德布

OR--商业新媒体 】“纠正商业周期的正确方式,是不要破坏繁荣、从而使我们永久性地处于半萧条状态;而是要破坏萧条、从而使我们永久性地处于准繁荣状态。”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在1936年这样写道。80多年过去了,他坚持的观点——即便是在经济长期上行的情况下,政府也应持续刺激需求——有了新的意义。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漫长而缓慢的复苏表明,认为需求刺激已功德圆满、应该减少的担忧最起码是为时过早。那么我们学到了什么?所有发达经济体的经验教训都惊人地相似。

首先,需求刺激是有用的。这个简单明了的观点却面临意外阻力。但那些因为经济仍处于低迷、通胀低于目标而抵制经济刺激的人是错误的。事实是,持续的扩张性政策(全球各地的货币刺激,以及美国和其他一些地区的财政刺激)使经济增长保持的时间远远超出通常的经济复苏,更多的刺激往往带来更多的增长。

这降低了失业率,创造的就业也超出了观察人士认为能够可靠达到的水平。警告劳动力市场变得过于紧张时通胀会上升的“菲利普斯曲线”(Phillips curve)一直保持沉默。

其次,需求扩张的时间越长,最弱势群体得到的好处就越大。在经济低迷时,那些处于劳动力市场边缘的人通常首先受到影响,而且受到的影响最为严重。反过来,只有当经济保持在凯恩斯所说的“准繁荣”状态时,才能让这些人的失业率和薪资增速朝着令人满意的水平发展。

与美联储(Fed)相关的研究人员表示,在美国,“平均而言,如果白人失业率上升1个百分点,非洲裔美国人和拉美裔美国人失业率的上升幅度会远远超过1个百分点”。在最近一篇论文中,他们发现,当劳动力市场特别紧张时,边缘群体的额外优势会更加强大。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需求刺激持续的时间越长,好处就越大,而不是越小。

我们可以在很多描述当前经济状况的数据和报道中看到这种现象。在美国和英国,收入最低人群最近的薪资涨幅最大。在欧洲很多地区,就业人口多于以往任何时候。那些以前被视为毫无希望而被放弃的人,例如吸过毒和坐过牢的人,现在不但得到艰难填补职位空缺的雇主的雇用,而且受到培训,帮助他们维持生计,这样的故事比比皆是。

我们有理由期待第三点经验教训:生产率在经济上行期增长的历史模式也会在这个时候出现。顺周期生产率出现的原因是,强劲的需求增长会激励企业在难以通过招聘更多员工来扩大规模时用同样的资源做更多的事情。

幸运的是,很多政策制定者(特别是央行官员)更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不是理论。他们看到了他们的政策发挥作用的时间超过预期。他们注意到了正面的结果:他们通常会强调的是没有通胀压力、提高边缘群体就业率的好处,以及供给能力适应满足需求压力的可能性。

由于这种对经济现实的敏感性,结束需求刺激已多次推迟。如果没有需求刺激,更多的政策制定者本会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放缓或低迷,就像欧元区在2011年收紧财政和货币政策时所做的那样。

然而,对于完善的政策制定而言,仅仅避免自身造成的失误是不够的。至少,过去10年的经历要求对刺激举措采取更为宽容的态度,无论这些举措来自财政部还是央行。更好的做法是把这些数据正式纳入政策目标的制定,不管是央行指令还是政府预算规则。

实际上,这可能至少意味着三点。一个是加大证明经济已充分实现产能、应缩减刺激举措的举证压力。这可以避免过早收紧政策、然后又不得不放松政策。

第二是把焦点从经济的平均表现转向经济对于边缘群体的表现。可以用明确考虑弱势群体的劳动力市场和薪资表现的指标,来补充全经济就业率(失业率)和通胀率,用提高边缘群体的预期福利,代替对总体通胀风险的更加容忍。

第三,需求压力对生产率增速的影响可以明确纳入预测。

这些措施可能会引发通胀倾向,但前提是不存在闲置经济产能的风险。但正如过去几年所显示的那样,这种风险是切实存在的。上世纪80年代,经济理论的结论是,负责任的宏观经济政策需要政策制定者比选民更鹰派。现在,我们需要的恰恰相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过去十年持续的扩张性政策,使经济增长保持的时间,远远超出通常的经济复苏。现在谈论减少刺激,还为时过早。



撰文 |  马丁•桑德布

OR--商业新媒体 】“纠正商业周期的正确方式,是不要破坏繁荣、从而使我们永久性地处于半萧条状态;而是要破坏萧条、从而使我们永久性地处于准繁荣状态。”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在1936年这样写道。80多年过去了,他坚持的观点——即便是在经济长期上行的情况下,政府也应持续刺激需求——有了新的意义。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漫长而缓慢的复苏表明,认为需求刺激已功德圆满、应该减少的担忧最起码是为时过早。那么我们学到了什么?所有发达经济体的经验教训都惊人地相似。

首先,需求刺激是有用的。这个简单明了的观点却面临意外阻力。但那些因为经济仍处于低迷、通胀低于目标而抵制经济刺激的人是错误的。事实是,持续的扩张性政策(全球各地的货币刺激,以及美国和其他一些地区的财政刺激)使经济增长保持的时间远远超出通常的经济复苏,更多的刺激往往带来更多的增长。

这降低了失业率,创造的就业也超出了观察人士认为能够可靠达到的水平。警告劳动力市场变得过于紧张时通胀会上升的“菲利普斯曲线”(Phillips curve)一直保持沉默。

其次,需求扩张的时间越长,最弱势群体得到的好处就越大。在经济低迷时,那些处于劳动力市场边缘的人通常首先受到影响,而且受到的影响最为严重。反过来,只有当经济保持在凯恩斯所说的“准繁荣”状态时,才能让这些人的失业率和薪资增速朝着令人满意的水平发展。

与美联储(Fed)相关的研究人员表示,在美国,“平均而言,如果白人失业率上升1个百分点,非洲裔美国人和拉美裔美国人失业率的上升幅度会远远超过1个百分点”。在最近一篇论文中,他们发现,当劳动力市场特别紧张时,边缘群体的额外优势会更加强大。从这个意义上说,积极需求刺激持续的时间越长,好处就越大,而不是越小。

我们可以在很多描述当前经济状况的数据和报道中看到这种现象。在美国和英国,收入最低人群最近的薪资涨幅最大。在欧洲很多地区,就业人口多于以往任何时候。那些以前被视为毫无希望而被放弃的人,例如吸过毒和坐过牢的人,现在不但得到艰难填补职位空缺的雇主的雇用,而且受到培训,帮助他们维持生计,这样的故事比比皆是。

我们有理由期待第三点经验教训:生产率在经济上行期增长的历史模式也会在这个时候出现。顺周期生产率出现的原因是,强劲的需求增长会激励企业在难以通过招聘更多员工来扩大规模时用同样的资源做更多的事情。

幸运的是,很多政策制定者(特别是央行官员)更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不是理论。他们看到了他们的政策发挥作用的时间超过预期。他们注意到了正面的结果:他们通常会强调的是没有通胀压力、提高边缘群体就业率的好处,以及供给能力适应满足需求压力的可能性。

由于这种对经济现实的敏感性,结束需求刺激已多次推迟。如果没有需求刺激,更多的政策制定者本会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放缓或低迷,就像欧元区在2011年收紧财政和货币政策时所做的那样。

然而,对于完善的政策制定而言,仅仅避免自身造成的失误是不够的。至少,过去10年的经历要求对刺激举措采取更为宽容的态度,无论这些举措来自财政部还是央行。更好的做法是把这些数据正式纳入政策目标的制定,不管是央行指令还是政府预算规则。

实际上,这可能至少意味着三点。一个是加大证明经济已充分实现产能、应缩减刺激举措的举证压力。这可以避免过早收紧政策、然后又不得不放松政策。

第二是把焦点从经济的平均表现转向经济对于边缘群体的表现。可以用明确考虑弱势群体的劳动力市场和薪资表现的指标,来补充全经济就业率(失业率)和通胀率,用提高边缘群体的预期福利,代替对总体通胀风险的更加容忍。

第三,需求压力对生产率增速的影响可以明确纳入预测。

这些措施可能会引发通胀倾向,但前提是不存在闲置经济产能的风险。但正如过去几年所显示的那样,这种风险是切实存在的。上世纪80年代,经济理论的结论是,负责任的宏观经济政策需要政策制定者比选民更鹰派。现在,我们需要的恰恰相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