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渣打银行预测,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将为6.1%,到2020年代中期,趋势增速可能放缓至5.5%,但仍然强劲。



撰文 | 马德威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正面临结构性增长放缓,但我们对其2020年增长的预期比普遍预期更为乐观。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预测,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将为6.1%,到2020年代中期,趋势增速可能放缓至5.5%,但仍然强劲。

我们对2020年中国经济持乐观态度有3个关键原因:从去杠杆化到再杠杆化的滞后影响;增加财政刺激的提振;以及美中贸易战相关消息的可能改善。

除了这些有利因素外,可能还有工业库存周期、国内生产者价格通胀和全球电子产品周期的触底反弹。

2019年政府放松之前实施的去杠杆化措施,重新采取更为支持增长的立场,这可能在2020年产生效果。中国的“社会融资总量”增长和下一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有着密切的相关性。在我们看来,2018年的去杠杆化在拖累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方面发挥的作用比美中贸易战更大。

2020年,中国将继续保持宽松的财政政策。我们预计,调整后的财政赤字将达到GDP的6.5%,与2019年的水平相当。不同之处在于,重点可能更多地放在公共投资、而非减税上,后者是2019年的重点。在我们看来,由于美中贸易战削弱了信心,减税的影响微乎其微。财政刺激对经济的影响可能要大得多,更多的财政影响将通过2020年的直接支出来实现。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发起的贸易战改变了中美的长期关系。以牙还牙的关税是一场双输局面。然而,2020年我们可能看到这些长期挑战有所缓解。

第一,特朗普有动机在2020年美国大选前保持贸易发展的积极势头,因为历史表明,在经济走弱的情况下,更难连任。第二,中国自己也有要在2020年实现的GDP目标,之前曾承诺要比2010年的水平翻一番。我们预计,已经实施的关税将拖累中国2020年的经济增速降低0.3个百分点,比对2019年的拖累要小。

然而,我们的确承认中国面临严重的长期挑战。

最令人担忧的两个问题是债务(debt)和人口结构(demographics),这两个因素已经存在很多年了。现在,我们加上了第3个“D”——去全球化(deglobalisation)。

在债务方面,中国非金融部门债务与GDP之比在过去10年里飙升了115个百分点,这让人们担心随着经济增长放缓,偿还这些债务将面临怎样的挑战。这也是中国的政策制定者热衷于阻止经济放缓过快的关键原因,因为这可能引发比目前更大的违约浪潮。虽然有些人可能会将2018年和2019年的违约增加视为疲软的信号,但我们相信这产生了扭转过去道德风险的积极影响,那时由于违约风险被视为较低,贷款机构不那么关注借款人的信誉。

中国大陆过去的人口红利正在变成经济增长日益严重的拖累。这是整个东北亚的普遍问题:由于人口迅速老龄化,台湾、香港和韩国在2020年代的趋势增长率也可能进一步下降。潜在缓解因素包括增加移民、提高退休年龄、或者增加投资和提高生产率。中国每年培养800万大学毕业生,将在抵消人口结构拖累方面发挥关键作用。

中国经济强劲意味着对世界各地(从德国到印尼)出口产品的需求增强——这一点值得注意,因为2019年中国没有做到这一点。这对全球经济来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因为目前中国是全球经济绝对最重要的驱动力,占当今全球经济增长的三分之一以上。我们预计在可预见的未来,情况仍将如此。

假设没有负面冲击,2020年,围绕贸易战的情绪应会改善。然而,去全球化、债务和人口结构等因素对全球经济增长构成的更长期结构性挑战将持续存在——这是2021年及以后更令人担忧的事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2020年中国经济增长将超过预期

发布日期:2020-01-08 07:21
摘要:渣打银行预测,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将为6.1%,到2020年代中期,趋势增速可能放缓至5.5%,但仍然强劲。



撰文 | 马德威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正面临结构性增长放缓,但我们对其2020年增长的预期比普遍预期更为乐观。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预测,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将为6.1%,到2020年代中期,趋势增速可能放缓至5.5%,但仍然强劲。

我们对2020年中国经济持乐观态度有3个关键原因:从去杠杆化到再杠杆化的滞后影响;增加财政刺激的提振;以及美中贸易战相关消息的可能改善。

除了这些有利因素外,可能还有工业库存周期、国内生产者价格通胀和全球电子产品周期的触底反弹。

2019年政府放松之前实施的去杠杆化措施,重新采取更为支持增长的立场,这可能在2020年产生效果。中国的“社会融资总量”增长和下一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有着密切的相关性。在我们看来,2018年的去杠杆化在拖累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方面发挥的作用比美中贸易战更大。

2020年,中国将继续保持宽松的财政政策。我们预计,调整后的财政赤字将达到GDP的6.5%,与2019年的水平相当。不同之处在于,重点可能更多地放在公共投资、而非减税上,后者是2019年的重点。在我们看来,由于美中贸易战削弱了信心,减税的影响微乎其微。财政刺激对经济的影响可能要大得多,更多的财政影响将通过2020年的直接支出来实现。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发起的贸易战改变了中美的长期关系。以牙还牙的关税是一场双输局面。然而,2020年我们可能看到这些长期挑战有所缓解。

第一,特朗普有动机在2020年美国大选前保持贸易发展的积极势头,因为历史表明,在经济走弱的情况下,更难连任。第二,中国自己也有要在2020年实现的GDP目标,之前曾承诺要比2010年的水平翻一番。我们预计,已经实施的关税将拖累中国2020年的经济增速降低0.3个百分点,比对2019年的拖累要小。

然而,我们的确承认中国面临严重的长期挑战。

最令人担忧的两个问题是债务(debt)和人口结构(demographics),这两个因素已经存在很多年了。现在,我们加上了第3个“D”——去全球化(deglobalisation)。

在债务方面,中国非金融部门债务与GDP之比在过去10年里飙升了115个百分点,这让人们担心随着经济增长放缓,偿还这些债务将面临怎样的挑战。这也是中国的政策制定者热衷于阻止经济放缓过快的关键原因,因为这可能引发比目前更大的违约浪潮。虽然有些人可能会将2018年和2019年的违约增加视为疲软的信号,但我们相信这产生了扭转过去道德风险的积极影响,那时由于违约风险被视为较低,贷款机构不那么关注借款人的信誉。

中国大陆过去的人口红利正在变成经济增长日益严重的拖累。这是整个东北亚的普遍问题:由于人口迅速老龄化,台湾、香港和韩国在2020年代的趋势增长率也可能进一步下降。潜在缓解因素包括增加移民、提高退休年龄、或者增加投资和提高生产率。中国每年培养800万大学毕业生,将在抵消人口结构拖累方面发挥关键作用。

中国经济强劲意味着对世界各地(从德国到印尼)出口产品的需求增强——这一点值得注意,因为2019年中国没有做到这一点。这对全球经济来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因为目前中国是全球经济绝对最重要的驱动力,占当今全球经济增长的三分之一以上。我们预计在可预见的未来,情况仍将如此。

假设没有负面冲击,2020年,围绕贸易战的情绪应会改善。然而,去全球化、债务和人口结构等因素对全球经济增长构成的更长期结构性挑战将持续存在——这是2021年及以后更令人担忧的事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渣打银行预测,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将为6.1%,到2020年代中期,趋势增速可能放缓至5.5%,但仍然强劲。



撰文 | 马德威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正面临结构性增长放缓,但我们对其2020年增长的预期比普遍预期更为乐观。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预测,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将为6.1%,到2020年代中期,趋势增速可能放缓至5.5%,但仍然强劲。

我们对2020年中国经济持乐观态度有3个关键原因:从去杠杆化到再杠杆化的滞后影响;增加财政刺激的提振;以及美中贸易战相关消息的可能改善。

除了这些有利因素外,可能还有工业库存周期、国内生产者价格通胀和全球电子产品周期的触底反弹。

2019年政府放松之前实施的去杠杆化措施,重新采取更为支持增长的立场,这可能在2020年产生效果。中国的“社会融资总量”增长和下一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有着密切的相关性。在我们看来,2018年的去杠杆化在拖累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方面发挥的作用比美中贸易战更大。

2020年,中国将继续保持宽松的财政政策。我们预计,调整后的财政赤字将达到GDP的6.5%,与2019年的水平相当。不同之处在于,重点可能更多地放在公共投资、而非减税上,后者是2019年的重点。在我们看来,由于美中贸易战削弱了信心,减税的影响微乎其微。财政刺激对经济的影响可能要大得多,更多的财政影响将通过2020年的直接支出来实现。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发起的贸易战改变了中美的长期关系。以牙还牙的关税是一场双输局面。然而,2020年我们可能看到这些长期挑战有所缓解。

第一,特朗普有动机在2020年美国大选前保持贸易发展的积极势头,因为历史表明,在经济走弱的情况下,更难连任。第二,中国自己也有要在2020年实现的GDP目标,之前曾承诺要比2010年的水平翻一番。我们预计,已经实施的关税将拖累中国2020年的经济增速降低0.3个百分点,比对2019年的拖累要小。

然而,我们的确承认中国面临严重的长期挑战。

最令人担忧的两个问题是债务(debt)和人口结构(demographics),这两个因素已经存在很多年了。现在,我们加上了第3个“D”——去全球化(deglobalisation)。

在债务方面,中国非金融部门债务与GDP之比在过去10年里飙升了115个百分点,这让人们担心随着经济增长放缓,偿还这些债务将面临怎样的挑战。这也是中国的政策制定者热衷于阻止经济放缓过快的关键原因,因为这可能引发比目前更大的违约浪潮。虽然有些人可能会将2018年和2019年的违约增加视为疲软的信号,但我们相信这产生了扭转过去道德风险的积极影响,那时由于违约风险被视为较低,贷款机构不那么关注借款人的信誉。

中国大陆过去的人口红利正在变成经济增长日益严重的拖累。这是整个东北亚的普遍问题:由于人口迅速老龄化,台湾、香港和韩国在2020年代的趋势增长率也可能进一步下降。潜在缓解因素包括增加移民、提高退休年龄、或者增加投资和提高生产率。中国每年培养800万大学毕业生,将在抵消人口结构拖累方面发挥关键作用。

中国经济强劲意味着对世界各地(从德国到印尼)出口产品的需求增强——这一点值得注意,因为2019年中国没有做到这一点。这对全球经济来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因为目前中国是全球经济绝对最重要的驱动力,占当今全球经济增长的三分之一以上。我们预计在可预见的未来,情况仍将如此。

假设没有负面冲击,2020年,围绕贸易战的情绪应会改善。然而,去全球化、债务和人口结构等因素对全球经济增长构成的更长期结构性挑战将持续存在——这是2021年及以后更令人担忧的事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2020年中国经济增长将超过预期

发布日期:2020-01-08 07:21
摘要:渣打银行预测,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将为6.1%,到2020年代中期,趋势增速可能放缓至5.5%,但仍然强劲。



撰文 | 马德威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正面临结构性增长放缓,但我们对其2020年增长的预期比普遍预期更为乐观。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预测,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将为6.1%,到2020年代中期,趋势增速可能放缓至5.5%,但仍然强劲。

我们对2020年中国经济持乐观态度有3个关键原因:从去杠杆化到再杠杆化的滞后影响;增加财政刺激的提振;以及美中贸易战相关消息的可能改善。

除了这些有利因素外,可能还有工业库存周期、国内生产者价格通胀和全球电子产品周期的触底反弹。

2019年政府放松之前实施的去杠杆化措施,重新采取更为支持增长的立场,这可能在2020年产生效果。中国的“社会融资总量”增长和下一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有着密切的相关性。在我们看来,2018年的去杠杆化在拖累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方面发挥的作用比美中贸易战更大。

2020年,中国将继续保持宽松的财政政策。我们预计,调整后的财政赤字将达到GDP的6.5%,与2019年的水平相当。不同之处在于,重点可能更多地放在公共投资、而非减税上,后者是2019年的重点。在我们看来,由于美中贸易战削弱了信心,减税的影响微乎其微。财政刺激对经济的影响可能要大得多,更多的财政影响将通过2020年的直接支出来实现。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发起的贸易战改变了中美的长期关系。以牙还牙的关税是一场双输局面。然而,2020年我们可能看到这些长期挑战有所缓解。

第一,特朗普有动机在2020年美国大选前保持贸易发展的积极势头,因为历史表明,在经济走弱的情况下,更难连任。第二,中国自己也有要在2020年实现的GDP目标,之前曾承诺要比2010年的水平翻一番。我们预计,已经实施的关税将拖累中国2020年的经济增速降低0.3个百分点,比对2019年的拖累要小。

然而,我们的确承认中国面临严重的长期挑战。

最令人担忧的两个问题是债务(debt)和人口结构(demographics),这两个因素已经存在很多年了。现在,我们加上了第3个“D”——去全球化(deglobalisation)。

在债务方面,中国非金融部门债务与GDP之比在过去10年里飙升了115个百分点,这让人们担心随着经济增长放缓,偿还这些债务将面临怎样的挑战。这也是中国的政策制定者热衷于阻止经济放缓过快的关键原因,因为这可能引发比目前更大的违约浪潮。虽然有些人可能会将2018年和2019年的违约增加视为疲软的信号,但我们相信这产生了扭转过去道德风险的积极影响,那时由于违约风险被视为较低,贷款机构不那么关注借款人的信誉。

中国大陆过去的人口红利正在变成经济增长日益严重的拖累。这是整个东北亚的普遍问题:由于人口迅速老龄化,台湾、香港和韩国在2020年代的趋势增长率也可能进一步下降。潜在缓解因素包括增加移民、提高退休年龄、或者增加投资和提高生产率。中国每年培养800万大学毕业生,将在抵消人口结构拖累方面发挥关键作用。

中国经济强劲意味着对世界各地(从德国到印尼)出口产品的需求增强——这一点值得注意,因为2019年中国没有做到这一点。这对全球经济来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因为目前中国是全球经济绝对最重要的驱动力,占当今全球经济增长的三分之一以上。我们预计在可预见的未来,情况仍将如此。

假设没有负面冲击,2020年,围绕贸易战的情绪应会改善。然而,去全球化、债务和人口结构等因素对全球经济增长构成的更长期结构性挑战将持续存在——这是2021年及以后更令人担忧的事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渣打银行预测,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将为6.1%,到2020年代中期,趋势增速可能放缓至5.5%,但仍然强劲。



撰文 | 马德威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正面临结构性增长放缓,但我们对其2020年增长的预期比普遍预期更为乐观。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预测,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将为6.1%,到2020年代中期,趋势增速可能放缓至5.5%,但仍然强劲。

我们对2020年中国经济持乐观态度有3个关键原因:从去杠杆化到再杠杆化的滞后影响;增加财政刺激的提振;以及美中贸易战相关消息的可能改善。

除了这些有利因素外,可能还有工业库存周期、国内生产者价格通胀和全球电子产品周期的触底反弹。

2019年政府放松之前实施的去杠杆化措施,重新采取更为支持增长的立场,这可能在2020年产生效果。中国的“社会融资总量”增长和下一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有着密切的相关性。在我们看来,2018年的去杠杆化在拖累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方面发挥的作用比美中贸易战更大。

2020年,中国将继续保持宽松的财政政策。我们预计,调整后的财政赤字将达到GDP的6.5%,与2019年的水平相当。不同之处在于,重点可能更多地放在公共投资、而非减税上,后者是2019年的重点。在我们看来,由于美中贸易战削弱了信心,减税的影响微乎其微。财政刺激对经济的影响可能要大得多,更多的财政影响将通过2020年的直接支出来实现。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发起的贸易战改变了中美的长期关系。以牙还牙的关税是一场双输局面。然而,2020年我们可能看到这些长期挑战有所缓解。

第一,特朗普有动机在2020年美国大选前保持贸易发展的积极势头,因为历史表明,在经济走弱的情况下,更难连任。第二,中国自己也有要在2020年实现的GDP目标,之前曾承诺要比2010年的水平翻一番。我们预计,已经实施的关税将拖累中国2020年的经济增速降低0.3个百分点,比对2019年的拖累要小。

然而,我们的确承认中国面临严重的长期挑战。

最令人担忧的两个问题是债务(debt)和人口结构(demographics),这两个因素已经存在很多年了。现在,我们加上了第3个“D”——去全球化(deglobalisation)。

在债务方面,中国非金融部门债务与GDP之比在过去10年里飙升了115个百分点,这让人们担心随着经济增长放缓,偿还这些债务将面临怎样的挑战。这也是中国的政策制定者热衷于阻止经济放缓过快的关键原因,因为这可能引发比目前更大的违约浪潮。虽然有些人可能会将2018年和2019年的违约增加视为疲软的信号,但我们相信这产生了扭转过去道德风险的积极影响,那时由于违约风险被视为较低,贷款机构不那么关注借款人的信誉。

中国大陆过去的人口红利正在变成经济增长日益严重的拖累。这是整个东北亚的普遍问题:由于人口迅速老龄化,台湾、香港和韩国在2020年代的趋势增长率也可能进一步下降。潜在缓解因素包括增加移民、提高退休年龄、或者增加投资和提高生产率。中国每年培养800万大学毕业生,将在抵消人口结构拖累方面发挥关键作用。

中国经济强劲意味着对世界各地(从德国到印尼)出口产品的需求增强——这一点值得注意,因为2019年中国没有做到这一点。这对全球经济来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因为目前中国是全球经济绝对最重要的驱动力,占当今全球经济增长的三分之一以上。我们预计在可预见的未来,情况仍将如此。

假设没有负面冲击,2020年,围绕贸易战的情绪应会改善。然而,去全球化、债务和人口结构等因素对全球经济增长构成的更长期结构性挑战将持续存在——这是2021年及以后更令人担忧的事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