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去年有336家中国科技初创企业(包括数家独角兽企业)倒闭,而其他许多初创企业在难以为继的烧钱状态下艰难进入新的一年。



瑞恩•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数百家中国科技初创企业(包括数家独角兽企业)在2019年倒闭,而其他许多初创企业艰难地进入新的一年。面对越来越严峻的财务逆境,企业处于难以为继的烧钱状态。

根据商业信息提供商IT桔子(ITjuzi)的新数据,336家中国初创企业在去年被迫停止运营,这些公司总共从投资者融得174亿元人民币(合25亿美元)。其中一些公司的估值逾10亿美元。

前20大代价最高昂的“新经济”初创企业倒闭事件中,约有一半发生在2019年。“新经济”初创企业是指过去20年伴随着互联网和私募行业一起涌现的那些企业。

这些企业倒闭之际,中国科技企业普遍面临着“资本寒冬”:从去年开始的融资短缺情况,其背景是投资者竭力应对经济放缓,而一场风险投资潮走到终点。与此同时,科技初创企业对于昂贵、高风险战略的偏好——例如为了吸引新客户而提供大量补贴——也令它们的问题雪上加霜。

社交电商初创企业淘集集(Taojiji)的创始人张正平上月宣布其企业破产时,该电商平台已经吸引了1.3亿购物者购买其补贴的服装、化妆品和新鲜食品。

但淘集集已支出了4200万美元,这些资金是在2018年从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 Management)和DST全球(DST Global)等风险投资者筹集的。此外,淘集集欠商家和供应商16亿元人民币(合2.3亿美元)。收债人涌入淘集集在上海的办公楼,要求付款。

张正平在给雇员和供应商的信中写道:“我和部分高管成员已经收到无数的威胁电话、短信,甚至威胁到家里其他成员和亲戚的人身安全。”他声称,两家投资者未能在12月将之前商定好的资金打款给淘集集,使其不得不破产。

去年最大一起倒闭事件——P2P借贷平台“团贷网”(Tuandaiwang)发生时,债权人同样围堵了其办公室。团贷网曾被估值100亿元人民币(合14亿美元),后来受到监管机构打击,打击目的是缩小其过度扩张的业务。监管打击揭示出该公司的财务漏洞。

由于没有资金来偿还其成千上万名个体贷款人,该企业的两名创始人受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指控,于去年3月向警方投案。

对于初创企业而言,亏损并非不寻常。但是竞争激烈的中国市场和模仿的风气使得许多创业者选择在早期大量烧钱,以赢得市场份额。分析师表示,中国的“客户获取成本”跻身于世界最高之列。据SOSV投资(SOSV Investments)的上海合伙人宾威廉(William Bao Bean)估计,吸引一个用户下载应用需要10美元到100美元的成本。

宾威廉表示:“许多投资者有一种羊群心理,而他们已经转向反对用资金作为武器来补贴客户获取的商业模式。”他补充说,对于单位经济效益无法盈利的初创企业而言,融资尤为困难。

近年来,买菜/送菜初创企业得到大量投资者资金,一波新企业应运而生,竞相为饥渴的消费者提供高补贴的水果和蔬菜,最后几乎所有企业都没有盈利。根据IT桔子的信息,去年倒闭的十余家企业中,包括以人民币计算的独角兽企业“我厨网”(Wochu.cn)和“妙生活”(Miao Life)。

投资者曾经让亏损的中国初创企业有时间扭转局面。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曾私募融资逾4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资金投入了消费者和商家补贴,此后该企业于2018年在香港上市。去年美团点评扭亏为盈,市值大幅上涨,成为中国市值第三高的科技公司。

但是,数据平台Preqin的数据显示,“资本寒冬”的结果是,风险投资交易数量去年下滑36%,总交易额从前一年的1120亿美元下降至510亿美元。

一名从事私募融资交易工作的香港律师表示:“这是糟糕的一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科技初创企业遭遇“资本寒冬”

发布日期:2020-01-07 09:20
摘要:去年有336家中国科技初创企业(包括数家独角兽企业)倒闭,而其他许多初创企业在难以为继的烧钱状态下艰难进入新的一年。



瑞恩•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数百家中国科技初创企业(包括数家独角兽企业)在2019年倒闭,而其他许多初创企业艰难地进入新的一年。面对越来越严峻的财务逆境,企业处于难以为继的烧钱状态。

根据商业信息提供商IT桔子(ITjuzi)的新数据,336家中国初创企业在去年被迫停止运营,这些公司总共从投资者融得174亿元人民币(合25亿美元)。其中一些公司的估值逾10亿美元。

前20大代价最高昂的“新经济”初创企业倒闭事件中,约有一半发生在2019年。“新经济”初创企业是指过去20年伴随着互联网和私募行业一起涌现的那些企业。

这些企业倒闭之际,中国科技企业普遍面临着“资本寒冬”:从去年开始的融资短缺情况,其背景是投资者竭力应对经济放缓,而一场风险投资潮走到终点。与此同时,科技初创企业对于昂贵、高风险战略的偏好——例如为了吸引新客户而提供大量补贴——也令它们的问题雪上加霜。

社交电商初创企业淘集集(Taojiji)的创始人张正平上月宣布其企业破产时,该电商平台已经吸引了1.3亿购物者购买其补贴的服装、化妆品和新鲜食品。

但淘集集已支出了4200万美元,这些资金是在2018年从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 Management)和DST全球(DST Global)等风险投资者筹集的。此外,淘集集欠商家和供应商16亿元人民币(合2.3亿美元)。收债人涌入淘集集在上海的办公楼,要求付款。

张正平在给雇员和供应商的信中写道:“我和部分高管成员已经收到无数的威胁电话、短信,甚至威胁到家里其他成员和亲戚的人身安全。”他声称,两家投资者未能在12月将之前商定好的资金打款给淘集集,使其不得不破产。

去年最大一起倒闭事件——P2P借贷平台“团贷网”(Tuandaiwang)发生时,债权人同样围堵了其办公室。团贷网曾被估值100亿元人民币(合14亿美元),后来受到监管机构打击,打击目的是缩小其过度扩张的业务。监管打击揭示出该公司的财务漏洞。

由于没有资金来偿还其成千上万名个体贷款人,该企业的两名创始人受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指控,于去年3月向警方投案。

对于初创企业而言,亏损并非不寻常。但是竞争激烈的中国市场和模仿的风气使得许多创业者选择在早期大量烧钱,以赢得市场份额。分析师表示,中国的“客户获取成本”跻身于世界最高之列。据SOSV投资(SOSV Investments)的上海合伙人宾威廉(William Bao Bean)估计,吸引一个用户下载应用需要10美元到100美元的成本。

宾威廉表示:“许多投资者有一种羊群心理,而他们已经转向反对用资金作为武器来补贴客户获取的商业模式。”他补充说,对于单位经济效益无法盈利的初创企业而言,融资尤为困难。

近年来,买菜/送菜初创企业得到大量投资者资金,一波新企业应运而生,竞相为饥渴的消费者提供高补贴的水果和蔬菜,最后几乎所有企业都没有盈利。根据IT桔子的信息,去年倒闭的十余家企业中,包括以人民币计算的独角兽企业“我厨网”(Wochu.cn)和“妙生活”(Miao Life)。

投资者曾经让亏损的中国初创企业有时间扭转局面。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曾私募融资逾4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资金投入了消费者和商家补贴,此后该企业于2018年在香港上市。去年美团点评扭亏为盈,市值大幅上涨,成为中国市值第三高的科技公司。

但是,数据平台Preqin的数据显示,“资本寒冬”的结果是,风险投资交易数量去年下滑36%,总交易额从前一年的1120亿美元下降至510亿美元。

一名从事私募融资交易工作的香港律师表示:“这是糟糕的一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去年有336家中国科技初创企业(包括数家独角兽企业)倒闭,而其他许多初创企业在难以为继的烧钱状态下艰难进入新的一年。



瑞恩•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数百家中国科技初创企业(包括数家独角兽企业)在2019年倒闭,而其他许多初创企业艰难地进入新的一年。面对越来越严峻的财务逆境,企业处于难以为继的烧钱状态。

根据商业信息提供商IT桔子(ITjuzi)的新数据,336家中国初创企业在去年被迫停止运营,这些公司总共从投资者融得174亿元人民币(合25亿美元)。其中一些公司的估值逾10亿美元。

前20大代价最高昂的“新经济”初创企业倒闭事件中,约有一半发生在2019年。“新经济”初创企业是指过去20年伴随着互联网和私募行业一起涌现的那些企业。

这些企业倒闭之际,中国科技企业普遍面临着“资本寒冬”:从去年开始的融资短缺情况,其背景是投资者竭力应对经济放缓,而一场风险投资潮走到终点。与此同时,科技初创企业对于昂贵、高风险战略的偏好——例如为了吸引新客户而提供大量补贴——也令它们的问题雪上加霜。

社交电商初创企业淘集集(Taojiji)的创始人张正平上月宣布其企业破产时,该电商平台已经吸引了1.3亿购物者购买其补贴的服装、化妆品和新鲜食品。

但淘集集已支出了4200万美元,这些资金是在2018年从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 Management)和DST全球(DST Global)等风险投资者筹集的。此外,淘集集欠商家和供应商16亿元人民币(合2.3亿美元)。收债人涌入淘集集在上海的办公楼,要求付款。

张正平在给雇员和供应商的信中写道:“我和部分高管成员已经收到无数的威胁电话、短信,甚至威胁到家里其他成员和亲戚的人身安全。”他声称,两家投资者未能在12月将之前商定好的资金打款给淘集集,使其不得不破产。

去年最大一起倒闭事件——P2P借贷平台“团贷网”(Tuandaiwang)发生时,债权人同样围堵了其办公室。团贷网曾被估值100亿元人民币(合14亿美元),后来受到监管机构打击,打击目的是缩小其过度扩张的业务。监管打击揭示出该公司的财务漏洞。

由于没有资金来偿还其成千上万名个体贷款人,该企业的两名创始人受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指控,于去年3月向警方投案。

对于初创企业而言,亏损并非不寻常。但是竞争激烈的中国市场和模仿的风气使得许多创业者选择在早期大量烧钱,以赢得市场份额。分析师表示,中国的“客户获取成本”跻身于世界最高之列。据SOSV投资(SOSV Investments)的上海合伙人宾威廉(William Bao Bean)估计,吸引一个用户下载应用需要10美元到100美元的成本。

宾威廉表示:“许多投资者有一种羊群心理,而他们已经转向反对用资金作为武器来补贴客户获取的商业模式。”他补充说,对于单位经济效益无法盈利的初创企业而言,融资尤为困难。

近年来,买菜/送菜初创企业得到大量投资者资金,一波新企业应运而生,竞相为饥渴的消费者提供高补贴的水果和蔬菜,最后几乎所有企业都没有盈利。根据IT桔子的信息,去年倒闭的十余家企业中,包括以人民币计算的独角兽企业“我厨网”(Wochu.cn)和“妙生活”(Miao Life)。

投资者曾经让亏损的中国初创企业有时间扭转局面。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曾私募融资逾4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资金投入了消费者和商家补贴,此后该企业于2018年在香港上市。去年美团点评扭亏为盈,市值大幅上涨,成为中国市值第三高的科技公司。

但是,数据平台Preqin的数据显示,“资本寒冬”的结果是,风险投资交易数量去年下滑36%,总交易额从前一年的1120亿美元下降至510亿美元。

一名从事私募融资交易工作的香港律师表示:“这是糟糕的一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科技初创企业遭遇“资本寒冬”

发布日期:2020-01-07 09:20
摘要:去年有336家中国科技初创企业(包括数家独角兽企业)倒闭,而其他许多初创企业在难以为继的烧钱状态下艰难进入新的一年。



瑞恩•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数百家中国科技初创企业(包括数家独角兽企业)在2019年倒闭,而其他许多初创企业艰难地进入新的一年。面对越来越严峻的财务逆境,企业处于难以为继的烧钱状态。

根据商业信息提供商IT桔子(ITjuzi)的新数据,336家中国初创企业在去年被迫停止运营,这些公司总共从投资者融得174亿元人民币(合25亿美元)。其中一些公司的估值逾10亿美元。

前20大代价最高昂的“新经济”初创企业倒闭事件中,约有一半发生在2019年。“新经济”初创企业是指过去20年伴随着互联网和私募行业一起涌现的那些企业。

这些企业倒闭之际,中国科技企业普遍面临着“资本寒冬”:从去年开始的融资短缺情况,其背景是投资者竭力应对经济放缓,而一场风险投资潮走到终点。与此同时,科技初创企业对于昂贵、高风险战略的偏好——例如为了吸引新客户而提供大量补贴——也令它们的问题雪上加霜。

社交电商初创企业淘集集(Taojiji)的创始人张正平上月宣布其企业破产时,该电商平台已经吸引了1.3亿购物者购买其补贴的服装、化妆品和新鲜食品。

但淘集集已支出了4200万美元,这些资金是在2018年从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 Management)和DST全球(DST Global)等风险投资者筹集的。此外,淘集集欠商家和供应商16亿元人民币(合2.3亿美元)。收债人涌入淘集集在上海的办公楼,要求付款。

张正平在给雇员和供应商的信中写道:“我和部分高管成员已经收到无数的威胁电话、短信,甚至威胁到家里其他成员和亲戚的人身安全。”他声称,两家投资者未能在12月将之前商定好的资金打款给淘集集,使其不得不破产。

去年最大一起倒闭事件——P2P借贷平台“团贷网”(Tuandaiwang)发生时,债权人同样围堵了其办公室。团贷网曾被估值100亿元人民币(合14亿美元),后来受到监管机构打击,打击目的是缩小其过度扩张的业务。监管打击揭示出该公司的财务漏洞。

由于没有资金来偿还其成千上万名个体贷款人,该企业的两名创始人受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指控,于去年3月向警方投案。

对于初创企业而言,亏损并非不寻常。但是竞争激烈的中国市场和模仿的风气使得许多创业者选择在早期大量烧钱,以赢得市场份额。分析师表示,中国的“客户获取成本”跻身于世界最高之列。据SOSV投资(SOSV Investments)的上海合伙人宾威廉(William Bao Bean)估计,吸引一个用户下载应用需要10美元到100美元的成本。

宾威廉表示:“许多投资者有一种羊群心理,而他们已经转向反对用资金作为武器来补贴客户获取的商业模式。”他补充说,对于单位经济效益无法盈利的初创企业而言,融资尤为困难。

近年来,买菜/送菜初创企业得到大量投资者资金,一波新企业应运而生,竞相为饥渴的消费者提供高补贴的水果和蔬菜,最后几乎所有企业都没有盈利。根据IT桔子的信息,去年倒闭的十余家企业中,包括以人民币计算的独角兽企业“我厨网”(Wochu.cn)和“妙生活”(Miao Life)。

投资者曾经让亏损的中国初创企业有时间扭转局面。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曾私募融资逾4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资金投入了消费者和商家补贴,此后该企业于2018年在香港上市。去年美团点评扭亏为盈,市值大幅上涨,成为中国市值第三高的科技公司。

但是,数据平台Preqin的数据显示,“资本寒冬”的结果是,风险投资交易数量去年下滑36%,总交易额从前一年的1120亿美元下降至510亿美元。

一名从事私募融资交易工作的香港律师表示:“这是糟糕的一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去年有336家中国科技初创企业(包括数家独角兽企业)倒闭,而其他许多初创企业在难以为继的烧钱状态下艰难进入新的一年。



瑞恩•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数百家中国科技初创企业(包括数家独角兽企业)在2019年倒闭,而其他许多初创企业艰难地进入新的一年。面对越来越严峻的财务逆境,企业处于难以为继的烧钱状态。

根据商业信息提供商IT桔子(ITjuzi)的新数据,336家中国初创企业在去年被迫停止运营,这些公司总共从投资者融得174亿元人民币(合25亿美元)。其中一些公司的估值逾10亿美元。

前20大代价最高昂的“新经济”初创企业倒闭事件中,约有一半发生在2019年。“新经济”初创企业是指过去20年伴随着互联网和私募行业一起涌现的那些企业。

这些企业倒闭之际,中国科技企业普遍面临着“资本寒冬”:从去年开始的融资短缺情况,其背景是投资者竭力应对经济放缓,而一场风险投资潮走到终点。与此同时,科技初创企业对于昂贵、高风险战略的偏好——例如为了吸引新客户而提供大量补贴——也令它们的问题雪上加霜。

社交电商初创企业淘集集(Taojiji)的创始人张正平上月宣布其企业破产时,该电商平台已经吸引了1.3亿购物者购买其补贴的服装、化妆品和新鲜食品。

但淘集集已支出了4200万美元,这些资金是在2018年从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 Management)和DST全球(DST Global)等风险投资者筹集的。此外,淘集集欠商家和供应商16亿元人民币(合2.3亿美元)。收债人涌入淘集集在上海的办公楼,要求付款。

张正平在给雇员和供应商的信中写道:“我和部分高管成员已经收到无数的威胁电话、短信,甚至威胁到家里其他成员和亲戚的人身安全。”他声称,两家投资者未能在12月将之前商定好的资金打款给淘集集,使其不得不破产。

去年最大一起倒闭事件——P2P借贷平台“团贷网”(Tuandaiwang)发生时,债权人同样围堵了其办公室。团贷网曾被估值100亿元人民币(合14亿美元),后来受到监管机构打击,打击目的是缩小其过度扩张的业务。监管打击揭示出该公司的财务漏洞。

由于没有资金来偿还其成千上万名个体贷款人,该企业的两名创始人受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指控,于去年3月向警方投案。

对于初创企业而言,亏损并非不寻常。但是竞争激烈的中国市场和模仿的风气使得许多创业者选择在早期大量烧钱,以赢得市场份额。分析师表示,中国的“客户获取成本”跻身于世界最高之列。据SOSV投资(SOSV Investments)的上海合伙人宾威廉(William Bao Bean)估计,吸引一个用户下载应用需要10美元到100美元的成本。

宾威廉表示:“许多投资者有一种羊群心理,而他们已经转向反对用资金作为武器来补贴客户获取的商业模式。”他补充说,对于单位经济效益无法盈利的初创企业而言,融资尤为困难。

近年来,买菜/送菜初创企业得到大量投资者资金,一波新企业应运而生,竞相为饥渴的消费者提供高补贴的水果和蔬菜,最后几乎所有企业都没有盈利。根据IT桔子的信息,去年倒闭的十余家企业中,包括以人民币计算的独角兽企业“我厨网”(Wochu.cn)和“妙生活”(Miao Life)。

投资者曾经让亏损的中国初创企业有时间扭转局面。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曾私募融资逾4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资金投入了消费者和商家补贴,此后该企业于2018年在香港上市。去年美团点评扭亏为盈,市值大幅上涨,成为中国市值第三高的科技公司。

但是,数据平台Preqin的数据显示,“资本寒冬”的结果是,风险投资交易数量去年下滑36%,总交易额从前一年的1120亿美元下降至510亿美元。

一名从事私募融资交易工作的香港律师表示:“这是糟糕的一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