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根据“即时预测”模型,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率将上升,发达经济体的低通胀将延续,欧元区和新兴市场股票的回报率将高于美国。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OR--商业新媒体 】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市场经济学家都会发布对未来12个月的详细宏观预测。令我自己都讶异的是,我正在为进行这项困难尝试的第五个十年画上句号,到目前为止离完美的成功预测还差得很远。经济以及市场的重大动荡可不会整整齐齐地把自己挤进一个自然年。

这次,我将借助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过去十年打造的计量经济模型,为今年及之后经济及市场的可能场景提供前瞻。搞清楚模型——或算法——在说什么很有用,哪怕只是为了了解可测量的“事实”在何处结束,人的判断在何处开始。

全球经济活动现在在哪里

2019年的主要特征是全球经济活动减弱,特别是在发达经济体的制造业,对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的共识预测被反复下调。欧元区和英国受到的影响尤其严重,仅勉强躲过了技术型衰退——定义为连续两个季度收缩。

2019年全年都充斥着对中国经济增长的悲观情绪,但中国国内政策的放松缓解了贸易战的打击,其经济增长仍接近目标。

自2019年年中以来,全球制造业调查结果已开始显示复苏,但服务业仍然走弱。总体而言,商业环境已经稳定,但尚未有明确改善。最大问题是增长率下一次变化的方向。

支点资产管理公司“即时预测”(nowcast)模型专用于评估这种不确定情况下的经济活动,模型显示,全球年度增长率仍徘徊在3%至3.5%左右,比趋势水平低约0.5个百分点。

据这些模型的最新预测,2019年第四季度和2020年第一季度,美国GDP的年化增长率为1.5%至2%,令人失望。中国仍在以健康的6%至6.5%的增长率挑战悲观主义者。在经历了一个提心吊胆的夏季之后,欧元区经济增长最近已趋于稳定,尽管其增速仍仅仅只有0.3%至0.6%。

从这些模型得出的前景预测来看,2020年全球增长率将上升,大致恢复到趋势水平。经济衰退的风险很低,目前美国衰退风险约为5%,欧元区约为15%。

其他模型——如高盛(Goldman Sachs)的扬•哈祖斯(Jan Hatzius)团队的模型——还纳入了别的变量,包括收益率曲线、信用利差和私营部门的金融失衡。按照高盛的美国模型,今年美国的衰退风险为24%,虽然远高于即时预测模型显示的数字,但仍处于较低水平。

通胀

所有主要发达经济体在2019年都延续了低通胀。自2018年底以来,共识预测和通胀掉期市场的预期已下降了近0.5%。

从这些模型的通胀快照来看,欧元区和日本的基本通胀率继续顽固地低于目标,欧元区通胀率为1.5%,日本为0.4%。美国方面,按历史标准衡量,经济中的产能利用率处于极高水平,但近几个月来其通胀快照也略有下降,目前仅为1.6%。

因此,反映失业率与通胀率此消彼长关系的菲利普斯曲线在发达经济体仍不起作用,可能是因为央行的通胀目标仍有很高的可信度。这意味着即便失业率大幅下滑,也不会引起通胀率立即上升。

支点模型的预测清楚地表明,2020年发达经济体的核心和整体通胀率仍将远低于目标。但美国和欧洲的工资增长率已开始上升,表明这些经济体的利润率将下降,企业盈利增长将承受更大的下行压力。

资产回报预测

支点对美国股票回报率的预测远低于过去十年每年11%的历史实际回报率,并且低于对欧元区和新兴市场的预测。

以下是按美元计的回报率的几个主要预测:

* 未来三年,美国股票回报率预计低于平均水平,名义回报率每年在3.9%,经通胀调整后为2.5%。

* 尽管仍为正值,但上述预期回报率低于该模型自2007年以来此前做过的任何一次预测,反映了相对昂贵的股票估值,以及对美国企业分红增速放缓的预期。

* 欧元区和新兴市场股票按美元计的回报率高于美国,反映更高的股息收益率和更高的股息增长预期。

* 未来一到三年,10年期国债收益率预计将非常低或为负。相对于政策利率,长期收益率现在异常低。在整个预测期间,这些“期限溢价”预计将正常化,推高长期债券收益率。

* 根据这些模型,美元被高估了,未来三年预计美元兑欧元汇率会每年下跌2.6%。

概括而言,这些模型预测2020年至2022年,GDP增长率将回升,通胀率极低,债券收益率异常低,股票回报率虽然低但为正值。如果这些模型错了,请不要迁怒只是传达信息的经济学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即时预测”模型对2020年的预测

发布日期:2020-01-06 06:53
摘要:根据“即时预测”模型,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率将上升,发达经济体的低通胀将延续,欧元区和新兴市场股票的回报率将高于美国。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OR--商业新媒体 】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市场经济学家都会发布对未来12个月的详细宏观预测。令我自己都讶异的是,我正在为进行这项困难尝试的第五个十年画上句号,到目前为止离完美的成功预测还差得很远。经济以及市场的重大动荡可不会整整齐齐地把自己挤进一个自然年。

这次,我将借助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过去十年打造的计量经济模型,为今年及之后经济及市场的可能场景提供前瞻。搞清楚模型——或算法——在说什么很有用,哪怕只是为了了解可测量的“事实”在何处结束,人的判断在何处开始。

全球经济活动现在在哪里

2019年的主要特征是全球经济活动减弱,特别是在发达经济体的制造业,对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的共识预测被反复下调。欧元区和英国受到的影响尤其严重,仅勉强躲过了技术型衰退——定义为连续两个季度收缩。

2019年全年都充斥着对中国经济增长的悲观情绪,但中国国内政策的放松缓解了贸易战的打击,其经济增长仍接近目标。

自2019年年中以来,全球制造业调查结果已开始显示复苏,但服务业仍然走弱。总体而言,商业环境已经稳定,但尚未有明确改善。最大问题是增长率下一次变化的方向。

支点资产管理公司“即时预测”(nowcast)模型专用于评估这种不确定情况下的经济活动,模型显示,全球年度增长率仍徘徊在3%至3.5%左右,比趋势水平低约0.5个百分点。

据这些模型的最新预测,2019年第四季度和2020年第一季度,美国GDP的年化增长率为1.5%至2%,令人失望。中国仍在以健康的6%至6.5%的增长率挑战悲观主义者。在经历了一个提心吊胆的夏季之后,欧元区经济增长最近已趋于稳定,尽管其增速仍仅仅只有0.3%至0.6%。

从这些模型得出的前景预测来看,2020年全球增长率将上升,大致恢复到趋势水平。经济衰退的风险很低,目前美国衰退风险约为5%,欧元区约为15%。

其他模型——如高盛(Goldman Sachs)的扬•哈祖斯(Jan Hatzius)团队的模型——还纳入了别的变量,包括收益率曲线、信用利差和私营部门的金融失衡。按照高盛的美国模型,今年美国的衰退风险为24%,虽然远高于即时预测模型显示的数字,但仍处于较低水平。

通胀

所有主要发达经济体在2019年都延续了低通胀。自2018年底以来,共识预测和通胀掉期市场的预期已下降了近0.5%。

从这些模型的通胀快照来看,欧元区和日本的基本通胀率继续顽固地低于目标,欧元区通胀率为1.5%,日本为0.4%。美国方面,按历史标准衡量,经济中的产能利用率处于极高水平,但近几个月来其通胀快照也略有下降,目前仅为1.6%。

因此,反映失业率与通胀率此消彼长关系的菲利普斯曲线在发达经济体仍不起作用,可能是因为央行的通胀目标仍有很高的可信度。这意味着即便失业率大幅下滑,也不会引起通胀率立即上升。

支点模型的预测清楚地表明,2020年发达经济体的核心和整体通胀率仍将远低于目标。但美国和欧洲的工资增长率已开始上升,表明这些经济体的利润率将下降,企业盈利增长将承受更大的下行压力。

资产回报预测

支点对美国股票回报率的预测远低于过去十年每年11%的历史实际回报率,并且低于对欧元区和新兴市场的预测。

以下是按美元计的回报率的几个主要预测:

* 未来三年,美国股票回报率预计低于平均水平,名义回报率每年在3.9%,经通胀调整后为2.5%。

* 尽管仍为正值,但上述预期回报率低于该模型自2007年以来此前做过的任何一次预测,反映了相对昂贵的股票估值,以及对美国企业分红增速放缓的预期。

* 欧元区和新兴市场股票按美元计的回报率高于美国,反映更高的股息收益率和更高的股息增长预期。

* 未来一到三年,10年期国债收益率预计将非常低或为负。相对于政策利率,长期收益率现在异常低。在整个预测期间,这些“期限溢价”预计将正常化,推高长期债券收益率。

* 根据这些模型,美元被高估了,未来三年预计美元兑欧元汇率会每年下跌2.6%。

概括而言,这些模型预测2020年至2022年,GDP增长率将回升,通胀率极低,债券收益率异常低,股票回报率虽然低但为正值。如果这些模型错了,请不要迁怒只是传达信息的经济学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根据“即时预测”模型,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率将上升,发达经济体的低通胀将延续,欧元区和新兴市场股票的回报率将高于美国。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OR--商业新媒体 】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市场经济学家都会发布对未来12个月的详细宏观预测。令我自己都讶异的是,我正在为进行这项困难尝试的第五个十年画上句号,到目前为止离完美的成功预测还差得很远。经济以及市场的重大动荡可不会整整齐齐地把自己挤进一个自然年。

这次,我将借助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过去十年打造的计量经济模型,为今年及之后经济及市场的可能场景提供前瞻。搞清楚模型——或算法——在说什么很有用,哪怕只是为了了解可测量的“事实”在何处结束,人的判断在何处开始。

全球经济活动现在在哪里

2019年的主要特征是全球经济活动减弱,特别是在发达经济体的制造业,对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的共识预测被反复下调。欧元区和英国受到的影响尤其严重,仅勉强躲过了技术型衰退——定义为连续两个季度收缩。

2019年全年都充斥着对中国经济增长的悲观情绪,但中国国内政策的放松缓解了贸易战的打击,其经济增长仍接近目标。

自2019年年中以来,全球制造业调查结果已开始显示复苏,但服务业仍然走弱。总体而言,商业环境已经稳定,但尚未有明确改善。最大问题是增长率下一次变化的方向。

支点资产管理公司“即时预测”(nowcast)模型专用于评估这种不确定情况下的经济活动,模型显示,全球年度增长率仍徘徊在3%至3.5%左右,比趋势水平低约0.5个百分点。

据这些模型的最新预测,2019年第四季度和2020年第一季度,美国GDP的年化增长率为1.5%至2%,令人失望。中国仍在以健康的6%至6.5%的增长率挑战悲观主义者。在经历了一个提心吊胆的夏季之后,欧元区经济增长最近已趋于稳定,尽管其增速仍仅仅只有0.3%至0.6%。

从这些模型得出的前景预测来看,2020年全球增长率将上升,大致恢复到趋势水平。经济衰退的风险很低,目前美国衰退风险约为5%,欧元区约为15%。

其他模型——如高盛(Goldman Sachs)的扬•哈祖斯(Jan Hatzius)团队的模型——还纳入了别的变量,包括收益率曲线、信用利差和私营部门的金融失衡。按照高盛的美国模型,今年美国的衰退风险为24%,虽然远高于即时预测模型显示的数字,但仍处于较低水平。

通胀

所有主要发达经济体在2019年都延续了低通胀。自2018年底以来,共识预测和通胀掉期市场的预期已下降了近0.5%。

从这些模型的通胀快照来看,欧元区和日本的基本通胀率继续顽固地低于目标,欧元区通胀率为1.5%,日本为0.4%。美国方面,按历史标准衡量,经济中的产能利用率处于极高水平,但近几个月来其通胀快照也略有下降,目前仅为1.6%。

因此,反映失业率与通胀率此消彼长关系的菲利普斯曲线在发达经济体仍不起作用,可能是因为央行的通胀目标仍有很高的可信度。这意味着即便失业率大幅下滑,也不会引起通胀率立即上升。

支点模型的预测清楚地表明,2020年发达经济体的核心和整体通胀率仍将远低于目标。但美国和欧洲的工资增长率已开始上升,表明这些经济体的利润率将下降,企业盈利增长将承受更大的下行压力。

资产回报预测

支点对美国股票回报率的预测远低于过去十年每年11%的历史实际回报率,并且低于对欧元区和新兴市场的预测。

以下是按美元计的回报率的几个主要预测:

* 未来三年,美国股票回报率预计低于平均水平,名义回报率每年在3.9%,经通胀调整后为2.5%。

* 尽管仍为正值,但上述预期回报率低于该模型自2007年以来此前做过的任何一次预测,反映了相对昂贵的股票估值,以及对美国企业分红增速放缓的预期。

* 欧元区和新兴市场股票按美元计的回报率高于美国,反映更高的股息收益率和更高的股息增长预期。

* 未来一到三年,10年期国债收益率预计将非常低或为负。相对于政策利率,长期收益率现在异常低。在整个预测期间,这些“期限溢价”预计将正常化,推高长期债券收益率。

* 根据这些模型,美元被高估了,未来三年预计美元兑欧元汇率会每年下跌2.6%。

概括而言,这些模型预测2020年至2022年,GDP增长率将回升,通胀率极低,债券收益率异常低,股票回报率虽然低但为正值。如果这些模型错了,请不要迁怒只是传达信息的经济学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即时预测”模型对2020年的预测

发布日期:2020-01-06 06:53
摘要:根据“即时预测”模型,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率将上升,发达经济体的低通胀将延续,欧元区和新兴市场股票的回报率将高于美国。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OR--商业新媒体 】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市场经济学家都会发布对未来12个月的详细宏观预测。令我自己都讶异的是,我正在为进行这项困难尝试的第五个十年画上句号,到目前为止离完美的成功预测还差得很远。经济以及市场的重大动荡可不会整整齐齐地把自己挤进一个自然年。

这次,我将借助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过去十年打造的计量经济模型,为今年及之后经济及市场的可能场景提供前瞻。搞清楚模型——或算法——在说什么很有用,哪怕只是为了了解可测量的“事实”在何处结束,人的判断在何处开始。

全球经济活动现在在哪里

2019年的主要特征是全球经济活动减弱,特别是在发达经济体的制造业,对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的共识预测被反复下调。欧元区和英国受到的影响尤其严重,仅勉强躲过了技术型衰退——定义为连续两个季度收缩。

2019年全年都充斥着对中国经济增长的悲观情绪,但中国国内政策的放松缓解了贸易战的打击,其经济增长仍接近目标。

自2019年年中以来,全球制造业调查结果已开始显示复苏,但服务业仍然走弱。总体而言,商业环境已经稳定,但尚未有明确改善。最大问题是增长率下一次变化的方向。

支点资产管理公司“即时预测”(nowcast)模型专用于评估这种不确定情况下的经济活动,模型显示,全球年度增长率仍徘徊在3%至3.5%左右,比趋势水平低约0.5个百分点。

据这些模型的最新预测,2019年第四季度和2020年第一季度,美国GDP的年化增长率为1.5%至2%,令人失望。中国仍在以健康的6%至6.5%的增长率挑战悲观主义者。在经历了一个提心吊胆的夏季之后,欧元区经济增长最近已趋于稳定,尽管其增速仍仅仅只有0.3%至0.6%。

从这些模型得出的前景预测来看,2020年全球增长率将上升,大致恢复到趋势水平。经济衰退的风险很低,目前美国衰退风险约为5%,欧元区约为15%。

其他模型——如高盛(Goldman Sachs)的扬•哈祖斯(Jan Hatzius)团队的模型——还纳入了别的变量,包括收益率曲线、信用利差和私营部门的金融失衡。按照高盛的美国模型,今年美国的衰退风险为24%,虽然远高于即时预测模型显示的数字,但仍处于较低水平。

通胀

所有主要发达经济体在2019年都延续了低通胀。自2018年底以来,共识预测和通胀掉期市场的预期已下降了近0.5%。

从这些模型的通胀快照来看,欧元区和日本的基本通胀率继续顽固地低于目标,欧元区通胀率为1.5%,日本为0.4%。美国方面,按历史标准衡量,经济中的产能利用率处于极高水平,但近几个月来其通胀快照也略有下降,目前仅为1.6%。

因此,反映失业率与通胀率此消彼长关系的菲利普斯曲线在发达经济体仍不起作用,可能是因为央行的通胀目标仍有很高的可信度。这意味着即便失业率大幅下滑,也不会引起通胀率立即上升。

支点模型的预测清楚地表明,2020年发达经济体的核心和整体通胀率仍将远低于目标。但美国和欧洲的工资增长率已开始上升,表明这些经济体的利润率将下降,企业盈利增长将承受更大的下行压力。

资产回报预测

支点对美国股票回报率的预测远低于过去十年每年11%的历史实际回报率,并且低于对欧元区和新兴市场的预测。

以下是按美元计的回报率的几个主要预测:

* 未来三年,美国股票回报率预计低于平均水平,名义回报率每年在3.9%,经通胀调整后为2.5%。

* 尽管仍为正值,但上述预期回报率低于该模型自2007年以来此前做过的任何一次预测,反映了相对昂贵的股票估值,以及对美国企业分红增速放缓的预期。

* 欧元区和新兴市场股票按美元计的回报率高于美国,反映更高的股息收益率和更高的股息增长预期。

* 未来一到三年,10年期国债收益率预计将非常低或为负。相对于政策利率,长期收益率现在异常低。在整个预测期间,这些“期限溢价”预计将正常化,推高长期债券收益率。

* 根据这些模型,美元被高估了,未来三年预计美元兑欧元汇率会每年下跌2.6%。

概括而言,这些模型预测2020年至2022年,GDP增长率将回升,通胀率极低,债券收益率异常低,股票回报率虽然低但为正值。如果这些模型错了,请不要迁怒只是传达信息的经济学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根据“即时预测”模型,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率将上升,发达经济体的低通胀将延续,欧元区和新兴市场股票的回报率将高于美国。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OR--商业新媒体 】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市场经济学家都会发布对未来12个月的详细宏观预测。令我自己都讶异的是,我正在为进行这项困难尝试的第五个十年画上句号,到目前为止离完美的成功预测还差得很远。经济以及市场的重大动荡可不会整整齐齐地把自己挤进一个自然年。

这次,我将借助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过去十年打造的计量经济模型,为今年及之后经济及市场的可能场景提供前瞻。搞清楚模型——或算法——在说什么很有用,哪怕只是为了了解可测量的“事实”在何处结束,人的判断在何处开始。

全球经济活动现在在哪里

2019年的主要特征是全球经济活动减弱,特别是在发达经济体的制造业,对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的共识预测被反复下调。欧元区和英国受到的影响尤其严重,仅勉强躲过了技术型衰退——定义为连续两个季度收缩。

2019年全年都充斥着对中国经济增长的悲观情绪,但中国国内政策的放松缓解了贸易战的打击,其经济增长仍接近目标。

自2019年年中以来,全球制造业调查结果已开始显示复苏,但服务业仍然走弱。总体而言,商业环境已经稳定,但尚未有明确改善。最大问题是增长率下一次变化的方向。

支点资产管理公司“即时预测”(nowcast)模型专用于评估这种不确定情况下的经济活动,模型显示,全球年度增长率仍徘徊在3%至3.5%左右,比趋势水平低约0.5个百分点。

据这些模型的最新预测,2019年第四季度和2020年第一季度,美国GDP的年化增长率为1.5%至2%,令人失望。中国仍在以健康的6%至6.5%的增长率挑战悲观主义者。在经历了一个提心吊胆的夏季之后,欧元区经济增长最近已趋于稳定,尽管其增速仍仅仅只有0.3%至0.6%。

从这些模型得出的前景预测来看,2020年全球增长率将上升,大致恢复到趋势水平。经济衰退的风险很低,目前美国衰退风险约为5%,欧元区约为15%。

其他模型——如高盛(Goldman Sachs)的扬•哈祖斯(Jan Hatzius)团队的模型——还纳入了别的变量,包括收益率曲线、信用利差和私营部门的金融失衡。按照高盛的美国模型,今年美国的衰退风险为24%,虽然远高于即时预测模型显示的数字,但仍处于较低水平。

通胀

所有主要发达经济体在2019年都延续了低通胀。自2018年底以来,共识预测和通胀掉期市场的预期已下降了近0.5%。

从这些模型的通胀快照来看,欧元区和日本的基本通胀率继续顽固地低于目标,欧元区通胀率为1.5%,日本为0.4%。美国方面,按历史标准衡量,经济中的产能利用率处于极高水平,但近几个月来其通胀快照也略有下降,目前仅为1.6%。

因此,反映失业率与通胀率此消彼长关系的菲利普斯曲线在发达经济体仍不起作用,可能是因为央行的通胀目标仍有很高的可信度。这意味着即便失业率大幅下滑,也不会引起通胀率立即上升。

支点模型的预测清楚地表明,2020年发达经济体的核心和整体通胀率仍将远低于目标。但美国和欧洲的工资增长率已开始上升,表明这些经济体的利润率将下降,企业盈利增长将承受更大的下行压力。

资产回报预测

支点对美国股票回报率的预测远低于过去十年每年11%的历史实际回报率,并且低于对欧元区和新兴市场的预测。

以下是按美元计的回报率的几个主要预测:

* 未来三年,美国股票回报率预计低于平均水平,名义回报率每年在3.9%,经通胀调整后为2.5%。

* 尽管仍为正值,但上述预期回报率低于该模型自2007年以来此前做过的任何一次预测,反映了相对昂贵的股票估值,以及对美国企业分红增速放缓的预期。

* 欧元区和新兴市场股票按美元计的回报率高于美国,反映更高的股息收益率和更高的股息增长预期。

* 未来一到三年,10年期国债收益率预计将非常低或为负。相对于政策利率,长期收益率现在异常低。在整个预测期间,这些“期限溢价”预计将正常化,推高长期债券收益率。

* 根据这些模型,美元被高估了,未来三年预计美元兑欧元汇率会每年下跌2.6%。

概括而言,这些模型预测2020年至2022年,GDP增长率将回升,通胀率极低,债券收益率异常低,股票回报率虽然低但为正值。如果这些模型错了,请不要迁怒只是传达信息的经济学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