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玛瑙湾董事长兼CEO陈达伟曾历任支付宝研究院院长、支付宝投资部总监、蚂蚁金服总裁助理,花名“房玄龄;截至2020年1月3日,玛瑙湾累计交易金额达到417.8亿元,当期借贷余额25.9亿元。



OR--商业新媒体 】网贷平台又暴雷。

1月2日,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发布警方通告称,1月1日依法对杭州玛瑙湾科技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进行立案侦查。目前,公司负责人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相关资产也在查扣中。

玛瑙湾核心团队均来自支付宝,其中玛瑙湾董事长兼CEO陈达伟曾任美国埃森哲高级咨询顾问,于2009年加入阿里集团,花名“房玄龄”,人称“房院长”。根据公开报道,陈达伟历任支付宝研究院院长、支付宝投资部总监、蚂蚁金服总裁助理。2013年时,陈达伟主导入股天弘基金,主持和参与快捷支付、支付宝钱包、O2O、余额宝、招财宝等项目。

玛瑙湾技术总监马荣海曾任蚂蚁金服无线事业部高级工程师,参与过开发支付宝钱包、开放平台、红包项目、支付宝服务窗、双11大促等项目。而玛瑙湾执行副总裁王泽标曾在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做系统总架构和审计,曾主持完成招行小企业e家、微贷网等多个互联网金融平台的系统审计工作,主持和参与完成长沙银行、盛京银行、华福证券、浙商证券、财富证券、永安期货等数十个金融机构审计工作。王泽标也是玛瑙湾的联合创始人。

在资产端,一站式互联网理财平台玛瑙湾撮合小额分散资产,目前主要经营三大业务,分别为车金融,包含新车融资租赁、新车消费金融、二手车抵押贷等;消费金融,包含小额信贷、白领租房、个人消费升级等;供应链金融,包含小微物流、三农金融等。

截至2020年1月3日,玛瑙湾累计交易金额在去年9月18日破400亿后达到了417.8亿元,当期借贷余额25.9亿元,累计撮合笔数963万,当期交易人数78946人。根据一份2019年2月P2P网贷行业成交量TOP100平台运营数据显示,玛瑙湾位列第20名。根据玛瑙湾官网信息,该公司在去年4月19日累计为用户赚取收益破5亿。

根据该公司官网,玛瑙湾的运营主体杭州玛瑙湾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6月,注册资本1亿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公司创始人和董事长陈达伟。同时,玛瑙湾控股方为杭州玛仔控股有限公司,后者的最大股东为陈达伟,持股比例63.60%。而淘粉吧的运营主体杭州淘粉吧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则持有杭州玛仔控股有限公司20%的股份,杭州千畔商务咨询合伙企业和王泽标分别持股10%和6.4%。2015年8月,玛仔控股获得来自淘粉吧的1000万元天使轮融资。

早在2019年12月8日,玛瑙湾在官网发布公告称将完成兑付后良性退出:“2019年以来,网贷行业发生较大的变化,国家政策明确以退出为主要方向,为了最大程度地保障出借人利益,平台决定于2019年12月8日起,正式启动退出工作,并通过业务转型实现企业平稳发展。”并称,平台全面停止网络借贷信息中介业务,关闭新用户注册、开户、充值通道;停止项目出借、转让、计息、会员权益等功能,但不影响用户正常登录、查询、提现。公司已经成立由CEO、高管、员工等核心团队组成的退出工作组,负责整个退出工作,保障存量网贷业务有序退出和出借人资金安全。

玛瑙湾当时表示,将在一个月内发布退出兑付方案。不过,截止案发之前,玛瑙湾并未发布兑付方案。

在玛瑙湾官网发布的退出网贷业务的相关答疑中,对“为什么有关联公司变更法人,是否为资产转移和跑路作准备?”的答复显示:平台主体、实控人及公司高管的相关资产都在各相关部门的监督范围内,并无资产转移的可能,哪怕转移了也能进行合法追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股东、实控人和高管哪怕跑到天涯海角,如果有违法行为,终将逃不过法律的制裁。因此,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股东、实控人和高管绝不跑路,也跑不了。人间正道是沧桑,无论行业怎么变化,环境多么恶劣,尽最大努力保障全体出借人的最大利益是平台、股东、实控人、高管和全体员工义不容辞的责任。

对于“为什么陈总不出来接待大家?“的答复是:任何方案的落地归根结底都必须靠回款来支撑,陈总目前一直忙于牵头处理贷后催收、惩戒失信、方案制定等各项工作,目的就是为了最终方案能最大程度地保障全体出借人的利益。如果陈总的接待而不是回款能让大家更加安心,那陈总可以花更多时间来接待大家;对于”为什么新网银行查询不到玛瑙湾了”的答复是:目前新网银行部分功能改造升级中,暂时无法使用查询功能,玛瑙湾和新网银行还在合作中,并不影响玛瑙湾在新网银行的存管业务。玛瑙湾与新网银行(总行)在2017年6月27日正式签署《资金存管协议》,同年9月9日,玛瑙湾&新网银行存管系统正式上线。

陈达伟曾在2017年接受铅笔道采访时说他的人生有3次舍弃:第一次是放弃浙大保研资格,选择留在埃森哲工作,父母差点跟他拼命。结果工作一年后,他被选聘为国际专家,远赴澳洲工作多年;第二次,他辞掉工作加入蚂蚁金服,月薪只有原来的1/3,父母又差点跟他拼命。6年后,他手握价值近千万的阿里股票;2年前,蚂蚁金服即将上市,他再次选择放弃价值几千万的蚂蚁金服股票,创立互联网理财平台“玛瑙湾”。“这次全家人都要跟我拼命了。”

在该报道中,陈达伟形容在蚂蚁金服研究院的日子说,“‘房谋杜断’,我做了前半部分。”在被调去担任总裁助理后,陈达伟的工作内容以写PPT和接待重要人士为主,他觉得自己像是公司的高级行政助理,真正参与项目的机会便少了。“这不是我喜欢的方向。”就在此时,余额宝给互联网理财市场带来的改变却在持续发酵,P2P网贷等理财平台层出不穷。陈达伟注意到,由于监管尚不清晰,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及BAT等互联网巨头轻易不愿涉足;现存的互联网理财平台则“良莠不齐,坏人不少”,跑路事件时有发生。“互联网理财正逢‘乱世’”,他想趁机圈地当个英雄。“哥作为一个好人出来,做给你们看看。”

陈达伟认为好的资产藏在供应链里,雇佣BD通过扫街获取资产的方式不合适,他选择自上而下寻找资产。上述报道称,“陈达伟把自己的资源又翻了一遍。除了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银行、信托、证券、保险、基金、投资圈,能找到资产的地方都被他一一扫荡。一个人找效率不高,他就发动在银行、券商工作的朋友一同找资产。每当找到新资产,他就拖上行李亲自做一次尽调。”

“房谋杜断”出自《旧唐书•房玄龄杜如晦传论》,指唐太宗时,名相房玄龄多谋,杜如晦善断,两人同心济谋,传为美谈。现多形容能人之间的合作。

该报道称,彼时,陈达伟还无法评判这第三次舍弃是对是错。整理编辑:商周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又一网贷平台爆雷,创始人曾任支付宝研究院院长

发布日期:2020-01-04 18:18
摘要:玛瑙湾董事长兼CEO陈达伟曾历任支付宝研究院院长、支付宝投资部总监、蚂蚁金服总裁助理,花名“房玄龄;截至2020年1月3日,玛瑙湾累计交易金额达到417.8亿元,当期借贷余额25.9亿元。



OR--商业新媒体 】网贷平台又暴雷。

1月2日,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发布警方通告称,1月1日依法对杭州玛瑙湾科技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进行立案侦查。目前,公司负责人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相关资产也在查扣中。

玛瑙湾核心团队均来自支付宝,其中玛瑙湾董事长兼CEO陈达伟曾任美国埃森哲高级咨询顾问,于2009年加入阿里集团,花名“房玄龄”,人称“房院长”。根据公开报道,陈达伟历任支付宝研究院院长、支付宝投资部总监、蚂蚁金服总裁助理。2013年时,陈达伟主导入股天弘基金,主持和参与快捷支付、支付宝钱包、O2O、余额宝、招财宝等项目。

玛瑙湾技术总监马荣海曾任蚂蚁金服无线事业部高级工程师,参与过开发支付宝钱包、开放平台、红包项目、支付宝服务窗、双11大促等项目。而玛瑙湾执行副总裁王泽标曾在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做系统总架构和审计,曾主持完成招行小企业e家、微贷网等多个互联网金融平台的系统审计工作,主持和参与完成长沙银行、盛京银行、华福证券、浙商证券、财富证券、永安期货等数十个金融机构审计工作。王泽标也是玛瑙湾的联合创始人。

在资产端,一站式互联网理财平台玛瑙湾撮合小额分散资产,目前主要经营三大业务,分别为车金融,包含新车融资租赁、新车消费金融、二手车抵押贷等;消费金融,包含小额信贷、白领租房、个人消费升级等;供应链金融,包含小微物流、三农金融等。

截至2020年1月3日,玛瑙湾累计交易金额在去年9月18日破400亿后达到了417.8亿元,当期借贷余额25.9亿元,累计撮合笔数963万,当期交易人数78946人。根据一份2019年2月P2P网贷行业成交量TOP100平台运营数据显示,玛瑙湾位列第20名。根据玛瑙湾官网信息,该公司在去年4月19日累计为用户赚取收益破5亿。

根据该公司官网,玛瑙湾的运营主体杭州玛瑙湾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6月,注册资本1亿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公司创始人和董事长陈达伟。同时,玛瑙湾控股方为杭州玛仔控股有限公司,后者的最大股东为陈达伟,持股比例63.60%。而淘粉吧的运营主体杭州淘粉吧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则持有杭州玛仔控股有限公司20%的股份,杭州千畔商务咨询合伙企业和王泽标分别持股10%和6.4%。2015年8月,玛仔控股获得来自淘粉吧的1000万元天使轮融资。

早在2019年12月8日,玛瑙湾在官网发布公告称将完成兑付后良性退出:“2019年以来,网贷行业发生较大的变化,国家政策明确以退出为主要方向,为了最大程度地保障出借人利益,平台决定于2019年12月8日起,正式启动退出工作,并通过业务转型实现企业平稳发展。”并称,平台全面停止网络借贷信息中介业务,关闭新用户注册、开户、充值通道;停止项目出借、转让、计息、会员权益等功能,但不影响用户正常登录、查询、提现。公司已经成立由CEO、高管、员工等核心团队组成的退出工作组,负责整个退出工作,保障存量网贷业务有序退出和出借人资金安全。

玛瑙湾当时表示,将在一个月内发布退出兑付方案。不过,截止案发之前,玛瑙湾并未发布兑付方案。

在玛瑙湾官网发布的退出网贷业务的相关答疑中,对“为什么有关联公司变更法人,是否为资产转移和跑路作准备?”的答复显示:平台主体、实控人及公司高管的相关资产都在各相关部门的监督范围内,并无资产转移的可能,哪怕转移了也能进行合法追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股东、实控人和高管哪怕跑到天涯海角,如果有违法行为,终将逃不过法律的制裁。因此,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股东、实控人和高管绝不跑路,也跑不了。人间正道是沧桑,无论行业怎么变化,环境多么恶劣,尽最大努力保障全体出借人的最大利益是平台、股东、实控人、高管和全体员工义不容辞的责任。

对于“为什么陈总不出来接待大家?“的答复是:任何方案的落地归根结底都必须靠回款来支撑,陈总目前一直忙于牵头处理贷后催收、惩戒失信、方案制定等各项工作,目的就是为了最终方案能最大程度地保障全体出借人的利益。如果陈总的接待而不是回款能让大家更加安心,那陈总可以花更多时间来接待大家;对于”为什么新网银行查询不到玛瑙湾了”的答复是:目前新网银行部分功能改造升级中,暂时无法使用查询功能,玛瑙湾和新网银行还在合作中,并不影响玛瑙湾在新网银行的存管业务。玛瑙湾与新网银行(总行)在2017年6月27日正式签署《资金存管协议》,同年9月9日,玛瑙湾&新网银行存管系统正式上线。

陈达伟曾在2017年接受铅笔道采访时说他的人生有3次舍弃:第一次是放弃浙大保研资格,选择留在埃森哲工作,父母差点跟他拼命。结果工作一年后,他被选聘为国际专家,远赴澳洲工作多年;第二次,他辞掉工作加入蚂蚁金服,月薪只有原来的1/3,父母又差点跟他拼命。6年后,他手握价值近千万的阿里股票;2年前,蚂蚁金服即将上市,他再次选择放弃价值几千万的蚂蚁金服股票,创立互联网理财平台“玛瑙湾”。“这次全家人都要跟我拼命了。”

在该报道中,陈达伟形容在蚂蚁金服研究院的日子说,“‘房谋杜断’,我做了前半部分。”在被调去担任总裁助理后,陈达伟的工作内容以写PPT和接待重要人士为主,他觉得自己像是公司的高级行政助理,真正参与项目的机会便少了。“这不是我喜欢的方向。”就在此时,余额宝给互联网理财市场带来的改变却在持续发酵,P2P网贷等理财平台层出不穷。陈达伟注意到,由于监管尚不清晰,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及BAT等互联网巨头轻易不愿涉足;现存的互联网理财平台则“良莠不齐,坏人不少”,跑路事件时有发生。“互联网理财正逢‘乱世’”,他想趁机圈地当个英雄。“哥作为一个好人出来,做给你们看看。”

陈达伟认为好的资产藏在供应链里,雇佣BD通过扫街获取资产的方式不合适,他选择自上而下寻找资产。上述报道称,“陈达伟把自己的资源又翻了一遍。除了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银行、信托、证券、保险、基金、投资圈,能找到资产的地方都被他一一扫荡。一个人找效率不高,他就发动在银行、券商工作的朋友一同找资产。每当找到新资产,他就拖上行李亲自做一次尽调。”

“房谋杜断”出自《旧唐书•房玄龄杜如晦传论》,指唐太宗时,名相房玄龄多谋,杜如晦善断,两人同心济谋,传为美谈。现多形容能人之间的合作。

该报道称,彼时,陈达伟还无法评判这第三次舍弃是对是错。整理编辑:商周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玛瑙湾董事长兼CEO陈达伟曾历任支付宝研究院院长、支付宝投资部总监、蚂蚁金服总裁助理,花名“房玄龄;截至2020年1月3日,玛瑙湾累计交易金额达到417.8亿元,当期借贷余额25.9亿元。



OR--商业新媒体 】网贷平台又暴雷。

1月2日,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发布警方通告称,1月1日依法对杭州玛瑙湾科技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进行立案侦查。目前,公司负责人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相关资产也在查扣中。

玛瑙湾核心团队均来自支付宝,其中玛瑙湾董事长兼CEO陈达伟曾任美国埃森哲高级咨询顾问,于2009年加入阿里集团,花名“房玄龄”,人称“房院长”。根据公开报道,陈达伟历任支付宝研究院院长、支付宝投资部总监、蚂蚁金服总裁助理。2013年时,陈达伟主导入股天弘基金,主持和参与快捷支付、支付宝钱包、O2O、余额宝、招财宝等项目。

玛瑙湾技术总监马荣海曾任蚂蚁金服无线事业部高级工程师,参与过开发支付宝钱包、开放平台、红包项目、支付宝服务窗、双11大促等项目。而玛瑙湾执行副总裁王泽标曾在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做系统总架构和审计,曾主持完成招行小企业e家、微贷网等多个互联网金融平台的系统审计工作,主持和参与完成长沙银行、盛京银行、华福证券、浙商证券、财富证券、永安期货等数十个金融机构审计工作。王泽标也是玛瑙湾的联合创始人。

在资产端,一站式互联网理财平台玛瑙湾撮合小额分散资产,目前主要经营三大业务,分别为车金融,包含新车融资租赁、新车消费金融、二手车抵押贷等;消费金融,包含小额信贷、白领租房、个人消费升级等;供应链金融,包含小微物流、三农金融等。

截至2020年1月3日,玛瑙湾累计交易金额在去年9月18日破400亿后达到了417.8亿元,当期借贷余额25.9亿元,累计撮合笔数963万,当期交易人数78946人。根据一份2019年2月P2P网贷行业成交量TOP100平台运营数据显示,玛瑙湾位列第20名。根据玛瑙湾官网信息,该公司在去年4月19日累计为用户赚取收益破5亿。

根据该公司官网,玛瑙湾的运营主体杭州玛瑙湾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6月,注册资本1亿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公司创始人和董事长陈达伟。同时,玛瑙湾控股方为杭州玛仔控股有限公司,后者的最大股东为陈达伟,持股比例63.60%。而淘粉吧的运营主体杭州淘粉吧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则持有杭州玛仔控股有限公司20%的股份,杭州千畔商务咨询合伙企业和王泽标分别持股10%和6.4%。2015年8月,玛仔控股获得来自淘粉吧的1000万元天使轮融资。

早在2019年12月8日,玛瑙湾在官网发布公告称将完成兑付后良性退出:“2019年以来,网贷行业发生较大的变化,国家政策明确以退出为主要方向,为了最大程度地保障出借人利益,平台决定于2019年12月8日起,正式启动退出工作,并通过业务转型实现企业平稳发展。”并称,平台全面停止网络借贷信息中介业务,关闭新用户注册、开户、充值通道;停止项目出借、转让、计息、会员权益等功能,但不影响用户正常登录、查询、提现。公司已经成立由CEO、高管、员工等核心团队组成的退出工作组,负责整个退出工作,保障存量网贷业务有序退出和出借人资金安全。

玛瑙湾当时表示,将在一个月内发布退出兑付方案。不过,截止案发之前,玛瑙湾并未发布兑付方案。

在玛瑙湾官网发布的退出网贷业务的相关答疑中,对“为什么有关联公司变更法人,是否为资产转移和跑路作准备?”的答复显示:平台主体、实控人及公司高管的相关资产都在各相关部门的监督范围内,并无资产转移的可能,哪怕转移了也能进行合法追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股东、实控人和高管哪怕跑到天涯海角,如果有违法行为,终将逃不过法律的制裁。因此,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股东、实控人和高管绝不跑路,也跑不了。人间正道是沧桑,无论行业怎么变化,环境多么恶劣,尽最大努力保障全体出借人的最大利益是平台、股东、实控人、高管和全体员工义不容辞的责任。

对于“为什么陈总不出来接待大家?“的答复是:任何方案的落地归根结底都必须靠回款来支撑,陈总目前一直忙于牵头处理贷后催收、惩戒失信、方案制定等各项工作,目的就是为了最终方案能最大程度地保障全体出借人的利益。如果陈总的接待而不是回款能让大家更加安心,那陈总可以花更多时间来接待大家;对于”为什么新网银行查询不到玛瑙湾了”的答复是:目前新网银行部分功能改造升级中,暂时无法使用查询功能,玛瑙湾和新网银行还在合作中,并不影响玛瑙湾在新网银行的存管业务。玛瑙湾与新网银行(总行)在2017年6月27日正式签署《资金存管协议》,同年9月9日,玛瑙湾&新网银行存管系统正式上线。

陈达伟曾在2017年接受铅笔道采访时说他的人生有3次舍弃:第一次是放弃浙大保研资格,选择留在埃森哲工作,父母差点跟他拼命。结果工作一年后,他被选聘为国际专家,远赴澳洲工作多年;第二次,他辞掉工作加入蚂蚁金服,月薪只有原来的1/3,父母又差点跟他拼命。6年后,他手握价值近千万的阿里股票;2年前,蚂蚁金服即将上市,他再次选择放弃价值几千万的蚂蚁金服股票,创立互联网理财平台“玛瑙湾”。“这次全家人都要跟我拼命了。”

在该报道中,陈达伟形容在蚂蚁金服研究院的日子说,“‘房谋杜断’,我做了前半部分。”在被调去担任总裁助理后,陈达伟的工作内容以写PPT和接待重要人士为主,他觉得自己像是公司的高级行政助理,真正参与项目的机会便少了。“这不是我喜欢的方向。”就在此时,余额宝给互联网理财市场带来的改变却在持续发酵,P2P网贷等理财平台层出不穷。陈达伟注意到,由于监管尚不清晰,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及BAT等互联网巨头轻易不愿涉足;现存的互联网理财平台则“良莠不齐,坏人不少”,跑路事件时有发生。“互联网理财正逢‘乱世’”,他想趁机圈地当个英雄。“哥作为一个好人出来,做给你们看看。”

陈达伟认为好的资产藏在供应链里,雇佣BD通过扫街获取资产的方式不合适,他选择自上而下寻找资产。上述报道称,“陈达伟把自己的资源又翻了一遍。除了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银行、信托、证券、保险、基金、投资圈,能找到资产的地方都被他一一扫荡。一个人找效率不高,他就发动在银行、券商工作的朋友一同找资产。每当找到新资产,他就拖上行李亲自做一次尽调。”

“房谋杜断”出自《旧唐书•房玄龄杜如晦传论》,指唐太宗时,名相房玄龄多谋,杜如晦善断,两人同心济谋,传为美谈。现多形容能人之间的合作。

该报道称,彼时,陈达伟还无法评判这第三次舍弃是对是错。整理编辑:商周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又一网贷平台爆雷,创始人曾任支付宝研究院院长

发布日期:2020-01-04 18:18
摘要:玛瑙湾董事长兼CEO陈达伟曾历任支付宝研究院院长、支付宝投资部总监、蚂蚁金服总裁助理,花名“房玄龄;截至2020年1月3日,玛瑙湾累计交易金额达到417.8亿元,当期借贷余额25.9亿元。



OR--商业新媒体 】网贷平台又暴雷。

1月2日,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发布警方通告称,1月1日依法对杭州玛瑙湾科技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进行立案侦查。目前,公司负责人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相关资产也在查扣中。

玛瑙湾核心团队均来自支付宝,其中玛瑙湾董事长兼CEO陈达伟曾任美国埃森哲高级咨询顾问,于2009年加入阿里集团,花名“房玄龄”,人称“房院长”。根据公开报道,陈达伟历任支付宝研究院院长、支付宝投资部总监、蚂蚁金服总裁助理。2013年时,陈达伟主导入股天弘基金,主持和参与快捷支付、支付宝钱包、O2O、余额宝、招财宝等项目。

玛瑙湾技术总监马荣海曾任蚂蚁金服无线事业部高级工程师,参与过开发支付宝钱包、开放平台、红包项目、支付宝服务窗、双11大促等项目。而玛瑙湾执行副总裁王泽标曾在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做系统总架构和审计,曾主持完成招行小企业e家、微贷网等多个互联网金融平台的系统审计工作,主持和参与完成长沙银行、盛京银行、华福证券、浙商证券、财富证券、永安期货等数十个金融机构审计工作。王泽标也是玛瑙湾的联合创始人。

在资产端,一站式互联网理财平台玛瑙湾撮合小额分散资产,目前主要经营三大业务,分别为车金融,包含新车融资租赁、新车消费金融、二手车抵押贷等;消费金融,包含小额信贷、白领租房、个人消费升级等;供应链金融,包含小微物流、三农金融等。

截至2020年1月3日,玛瑙湾累计交易金额在去年9月18日破400亿后达到了417.8亿元,当期借贷余额25.9亿元,累计撮合笔数963万,当期交易人数78946人。根据一份2019年2月P2P网贷行业成交量TOP100平台运营数据显示,玛瑙湾位列第20名。根据玛瑙湾官网信息,该公司在去年4月19日累计为用户赚取收益破5亿。

根据该公司官网,玛瑙湾的运营主体杭州玛瑙湾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6月,注册资本1亿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公司创始人和董事长陈达伟。同时,玛瑙湾控股方为杭州玛仔控股有限公司,后者的最大股东为陈达伟,持股比例63.60%。而淘粉吧的运营主体杭州淘粉吧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则持有杭州玛仔控股有限公司20%的股份,杭州千畔商务咨询合伙企业和王泽标分别持股10%和6.4%。2015年8月,玛仔控股获得来自淘粉吧的1000万元天使轮融资。

早在2019年12月8日,玛瑙湾在官网发布公告称将完成兑付后良性退出:“2019年以来,网贷行业发生较大的变化,国家政策明确以退出为主要方向,为了最大程度地保障出借人利益,平台决定于2019年12月8日起,正式启动退出工作,并通过业务转型实现企业平稳发展。”并称,平台全面停止网络借贷信息中介业务,关闭新用户注册、开户、充值通道;停止项目出借、转让、计息、会员权益等功能,但不影响用户正常登录、查询、提现。公司已经成立由CEO、高管、员工等核心团队组成的退出工作组,负责整个退出工作,保障存量网贷业务有序退出和出借人资金安全。

玛瑙湾当时表示,将在一个月内发布退出兑付方案。不过,截止案发之前,玛瑙湾并未发布兑付方案。

在玛瑙湾官网发布的退出网贷业务的相关答疑中,对“为什么有关联公司变更法人,是否为资产转移和跑路作准备?”的答复显示:平台主体、实控人及公司高管的相关资产都在各相关部门的监督范围内,并无资产转移的可能,哪怕转移了也能进行合法追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股东、实控人和高管哪怕跑到天涯海角,如果有违法行为,终将逃不过法律的制裁。因此,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股东、实控人和高管绝不跑路,也跑不了。人间正道是沧桑,无论行业怎么变化,环境多么恶劣,尽最大努力保障全体出借人的最大利益是平台、股东、实控人、高管和全体员工义不容辞的责任。

对于“为什么陈总不出来接待大家?“的答复是:任何方案的落地归根结底都必须靠回款来支撑,陈总目前一直忙于牵头处理贷后催收、惩戒失信、方案制定等各项工作,目的就是为了最终方案能最大程度地保障全体出借人的利益。如果陈总的接待而不是回款能让大家更加安心,那陈总可以花更多时间来接待大家;对于”为什么新网银行查询不到玛瑙湾了”的答复是:目前新网银行部分功能改造升级中,暂时无法使用查询功能,玛瑙湾和新网银行还在合作中,并不影响玛瑙湾在新网银行的存管业务。玛瑙湾与新网银行(总行)在2017年6月27日正式签署《资金存管协议》,同年9月9日,玛瑙湾&新网银行存管系统正式上线。

陈达伟曾在2017年接受铅笔道采访时说他的人生有3次舍弃:第一次是放弃浙大保研资格,选择留在埃森哲工作,父母差点跟他拼命。结果工作一年后,他被选聘为国际专家,远赴澳洲工作多年;第二次,他辞掉工作加入蚂蚁金服,月薪只有原来的1/3,父母又差点跟他拼命。6年后,他手握价值近千万的阿里股票;2年前,蚂蚁金服即将上市,他再次选择放弃价值几千万的蚂蚁金服股票,创立互联网理财平台“玛瑙湾”。“这次全家人都要跟我拼命了。”

在该报道中,陈达伟形容在蚂蚁金服研究院的日子说,“‘房谋杜断’,我做了前半部分。”在被调去担任总裁助理后,陈达伟的工作内容以写PPT和接待重要人士为主,他觉得自己像是公司的高级行政助理,真正参与项目的机会便少了。“这不是我喜欢的方向。”就在此时,余额宝给互联网理财市场带来的改变却在持续发酵,P2P网贷等理财平台层出不穷。陈达伟注意到,由于监管尚不清晰,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及BAT等互联网巨头轻易不愿涉足;现存的互联网理财平台则“良莠不齐,坏人不少”,跑路事件时有发生。“互联网理财正逢‘乱世’”,他想趁机圈地当个英雄。“哥作为一个好人出来,做给你们看看。”

陈达伟认为好的资产藏在供应链里,雇佣BD通过扫街获取资产的方式不合适,他选择自上而下寻找资产。上述报道称,“陈达伟把自己的资源又翻了一遍。除了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银行、信托、证券、保险、基金、投资圈,能找到资产的地方都被他一一扫荡。一个人找效率不高,他就发动在银行、券商工作的朋友一同找资产。每当找到新资产,他就拖上行李亲自做一次尽调。”

“房谋杜断”出自《旧唐书•房玄龄杜如晦传论》,指唐太宗时,名相房玄龄多谋,杜如晦善断,两人同心济谋,传为美谈。现多形容能人之间的合作。

该报道称,彼时,陈达伟还无法评判这第三次舍弃是对是错。整理编辑:商周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玛瑙湾董事长兼CEO陈达伟曾历任支付宝研究院院长、支付宝投资部总监、蚂蚁金服总裁助理,花名“房玄龄;截至2020年1月3日,玛瑙湾累计交易金额达到417.8亿元,当期借贷余额25.9亿元。



OR--商业新媒体 】网贷平台又暴雷。

1月2日,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发布警方通告称,1月1日依法对杭州玛瑙湾科技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进行立案侦查。目前,公司负责人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相关资产也在查扣中。

玛瑙湾核心团队均来自支付宝,其中玛瑙湾董事长兼CEO陈达伟曾任美国埃森哲高级咨询顾问,于2009年加入阿里集团,花名“房玄龄”,人称“房院长”。根据公开报道,陈达伟历任支付宝研究院院长、支付宝投资部总监、蚂蚁金服总裁助理。2013年时,陈达伟主导入股天弘基金,主持和参与快捷支付、支付宝钱包、O2O、余额宝、招财宝等项目。

玛瑙湾技术总监马荣海曾任蚂蚁金服无线事业部高级工程师,参与过开发支付宝钱包、开放平台、红包项目、支付宝服务窗、双11大促等项目。而玛瑙湾执行副总裁王泽标曾在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做系统总架构和审计,曾主持完成招行小企业e家、微贷网等多个互联网金融平台的系统审计工作,主持和参与完成长沙银行、盛京银行、华福证券、浙商证券、财富证券、永安期货等数十个金融机构审计工作。王泽标也是玛瑙湾的联合创始人。

在资产端,一站式互联网理财平台玛瑙湾撮合小额分散资产,目前主要经营三大业务,分别为车金融,包含新车融资租赁、新车消费金融、二手车抵押贷等;消费金融,包含小额信贷、白领租房、个人消费升级等;供应链金融,包含小微物流、三农金融等。

截至2020年1月3日,玛瑙湾累计交易金额在去年9月18日破400亿后达到了417.8亿元,当期借贷余额25.9亿元,累计撮合笔数963万,当期交易人数78946人。根据一份2019年2月P2P网贷行业成交量TOP100平台运营数据显示,玛瑙湾位列第20名。根据玛瑙湾官网信息,该公司在去年4月19日累计为用户赚取收益破5亿。

根据该公司官网,玛瑙湾的运营主体杭州玛瑙湾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6月,注册资本1亿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公司创始人和董事长陈达伟。同时,玛瑙湾控股方为杭州玛仔控股有限公司,后者的最大股东为陈达伟,持股比例63.60%。而淘粉吧的运营主体杭州淘粉吧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则持有杭州玛仔控股有限公司20%的股份,杭州千畔商务咨询合伙企业和王泽标分别持股10%和6.4%。2015年8月,玛仔控股获得来自淘粉吧的1000万元天使轮融资。

早在2019年12月8日,玛瑙湾在官网发布公告称将完成兑付后良性退出:“2019年以来,网贷行业发生较大的变化,国家政策明确以退出为主要方向,为了最大程度地保障出借人利益,平台决定于2019年12月8日起,正式启动退出工作,并通过业务转型实现企业平稳发展。”并称,平台全面停止网络借贷信息中介业务,关闭新用户注册、开户、充值通道;停止项目出借、转让、计息、会员权益等功能,但不影响用户正常登录、查询、提现。公司已经成立由CEO、高管、员工等核心团队组成的退出工作组,负责整个退出工作,保障存量网贷业务有序退出和出借人资金安全。

玛瑙湾当时表示,将在一个月内发布退出兑付方案。不过,截止案发之前,玛瑙湾并未发布兑付方案。

在玛瑙湾官网发布的退出网贷业务的相关答疑中,对“为什么有关联公司变更法人,是否为资产转移和跑路作准备?”的答复显示:平台主体、实控人及公司高管的相关资产都在各相关部门的监督范围内,并无资产转移的可能,哪怕转移了也能进行合法追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股东、实控人和高管哪怕跑到天涯海角,如果有违法行为,终将逃不过法律的制裁。因此,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股东、实控人和高管绝不跑路,也跑不了。人间正道是沧桑,无论行业怎么变化,环境多么恶劣,尽最大努力保障全体出借人的最大利益是平台、股东、实控人、高管和全体员工义不容辞的责任。

对于“为什么陈总不出来接待大家?“的答复是:任何方案的落地归根结底都必须靠回款来支撑,陈总目前一直忙于牵头处理贷后催收、惩戒失信、方案制定等各项工作,目的就是为了最终方案能最大程度地保障全体出借人的利益。如果陈总的接待而不是回款能让大家更加安心,那陈总可以花更多时间来接待大家;对于”为什么新网银行查询不到玛瑙湾了”的答复是:目前新网银行部分功能改造升级中,暂时无法使用查询功能,玛瑙湾和新网银行还在合作中,并不影响玛瑙湾在新网银行的存管业务。玛瑙湾与新网银行(总行)在2017年6月27日正式签署《资金存管协议》,同年9月9日,玛瑙湾&新网银行存管系统正式上线。

陈达伟曾在2017年接受铅笔道采访时说他的人生有3次舍弃:第一次是放弃浙大保研资格,选择留在埃森哲工作,父母差点跟他拼命。结果工作一年后,他被选聘为国际专家,远赴澳洲工作多年;第二次,他辞掉工作加入蚂蚁金服,月薪只有原来的1/3,父母又差点跟他拼命。6年后,他手握价值近千万的阿里股票;2年前,蚂蚁金服即将上市,他再次选择放弃价值几千万的蚂蚁金服股票,创立互联网理财平台“玛瑙湾”。“这次全家人都要跟我拼命了。”

在该报道中,陈达伟形容在蚂蚁金服研究院的日子说,“‘房谋杜断’,我做了前半部分。”在被调去担任总裁助理后,陈达伟的工作内容以写PPT和接待重要人士为主,他觉得自己像是公司的高级行政助理,真正参与项目的机会便少了。“这不是我喜欢的方向。”就在此时,余额宝给互联网理财市场带来的改变却在持续发酵,P2P网贷等理财平台层出不穷。陈达伟注意到,由于监管尚不清晰,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及BAT等互联网巨头轻易不愿涉足;现存的互联网理财平台则“良莠不齐,坏人不少”,跑路事件时有发生。“互联网理财正逢‘乱世’”,他想趁机圈地当个英雄。“哥作为一个好人出来,做给你们看看。”

陈达伟认为好的资产藏在供应链里,雇佣BD通过扫街获取资产的方式不合适,他选择自上而下寻找资产。上述报道称,“陈达伟把自己的资源又翻了一遍。除了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银行、信托、证券、保险、基金、投资圈,能找到资产的地方都被他一一扫荡。一个人找效率不高,他就发动在银行、券商工作的朋友一同找资产。每当找到新资产,他就拖上行李亲自做一次尽调。”

“房谋杜断”出自《旧唐书•房玄龄杜如晦传论》,指唐太宗时,名相房玄龄多谋,杜如晦善断,两人同心济谋,传为美谈。现多形容能人之间的合作。

该报道称,彼时,陈达伟还无法评判这第三次舍弃是对是错。整理编辑:商周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