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品1961年份的名庄葡萄酒,一定会有强烈感受,50年前的酒毕竟罕见。至于是好感受还是坏感受,品鉴前真不好说。



撰文 | 林力博

OR--商业新媒体 】有一次到广州,预先约见酒友豪哥。豪哥是葡萄酒收藏家,表示要请喝酒,并问有何提议,我说客随主便。提前一周,豪哥发来短信:“资深酒友生辰宴定于ⅹ月ⅹ日晚安排在某路某饭店。”碰巧哪个朋友生日?发短信问。答曰:“反正你6点半准时到就得啦……”

准时到达,豪哥与另两位客人已在等候。先认识两位新朋友,一位是从事葡萄酒教育的曾先生,一位是从法国回来的阿伟,常与豪哥在法国游走酒乡。

半转过身,但见一张小桌上已开了五瓶当晚要品尝的酒。天呀,1961!我的生辰年份!我一眼就看见一个酒瓶瓶颈上的数字,泛着黄色的酒标显示,它来自教皇新堡(Chateauneuf-du-Pape)的Domaine de Mont-Redon。旁边两瓶,一是1973年的拉图,一是1974年的白马。这时,一周前卖过关子的豪哥笑言,1973年是曾先生的生辰年份,1974年是阿伟的生辰年份。哦,原来如此!此外的两瓶酒,与在场众人的生辰年份无关,但那是一种仪式:以白酒开场,1998年的Montrachet;以甜酒收尾,小瓶装的1999年的伊甘。

三瓶老酒前,各有一白色小碟,盛着从酒瓶里拨出的木塞。木塞很旧,有的地方已破损,但总算没断。豪哥用老酒开瓶器开的,他说,三瓶酒,开了半小时。

是的,喝老酒要用心侍候。豪哥说,因为老酒常有沉淀物,所以,前一个晚上,他就把酒从酒柜里轻轻取出,立着放,让酒渣沉底。我留意到,在小桌子旁边,放着一个银色的Rimowa酒箱,可保温,能放6瓶酒3个杯。我们笑言,大概是为让三个男人外出喝high而设计的。桌子上摆着三个醒酒器,酒家提供的,品饮葡萄酒,醒酒大有学问,醒与不醒,醒多长时间,凭知识,讲经验,只见豪哥考虑了一会儿后说,这酒用不着醒。

葡萄酒通常讲究年份,即酿酒所用葡萄采收的时间。这是因为每年的天气不同,在不同的日照、气温、雨量等条件下,葡萄的生长情况各异,所酿的酒的品质也不一样,同一产区同一酒庄,有的年份的酒好些,有的年份的酒差些,故有好年份坏年份之说。好年份看天,不可多得,对法国,特别是波尔多地区而言,1961年是公认的世纪年份,而1982、1986及1990年堪称典范年份。

近年来,种植和酿酒技术、酿酒设备的进步很快,当今的技术和设备对葡萄酒品质的控制能力大大提高,在某种程度上减少了年份的差异。而如今葡萄酒上市,都进行了大量的市场营销操作,似乎好年份出现的频率比三十年前高了许多。

环球并不同此凉热,看年份好坏,还因地区而异,此地的好年份并不等于彼地的好年份。在一些新世界产区,每年天气变化不大,且人工灌溉常见,减少了对天的依赖,每年葡萄的品质相对稳定,年份的差异减少,喝新世界的酒,相对而言,不需要太在乎年份。

因酿酒工艺的不同,有的地区生产的酒,宜陈年;有的地区生产的酒,宜早喝。酒标上的年份,也有提示适饮期的作用。

葡萄酒在装瓶后仍在发展变化中,何时适饮,何时达到适饮的最高值,没人说得清楚,何况这还跟具体一瓶酒的储存和来历有关,因此,即使是需要陈年再喝的酒,也不能说越老越好。喝老酒犹如探险。

回到那天晚上。豪哥说,1961年的,50多年了,一定会给人surprise,至于这surprise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不好说。平常喝酒,一般是年份从新到老,但这时,豪哥建议白酒之后,先喝1961年的,以免这酒放在后头,假如不好,败了一晚的兴。

豪哥一如既往亲自倒酒,拇指扣着瓶底,四指托着瓶身,轻松自如,酒液流畅均匀落杯。他右臂比左臂粗许多,何故?江湖上有两个版本,一是长期侍酒,另一是常打羽毛球。那1961年的酒,观之,颜色有点暗浊,略呈褐色。闻之,不冲鼻,果味芳馥兼带巧克力和皮革气息。尝之,舌头有点咸感,没有新酒的清新活泼但沉着老练,似没感到单宁的冲击力但口腔内壁分明收紧,少了些优雅但不失华贵且多了点复杂。回味之,余甘悠长。

事后,就这款酒请教远在巴黎的La Revue du Vin de France的主编Denis Saverot。他告诉我,Mont-Redon酒庄拥有一块地,叫Mont-Redon高地,是教皇新堡产区最好的地块之一,石灰岩土质,泛白,杂质少,碳酸钙丰富。很可惜,这个酒庄在过去20年里,扩大了种植面积,把这块地与其他地混在一起,其特色遂不如从前。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酒庄酿出了其最好的酒,特别是1961和1966年份。RVF曾评出“最动人的10款教皇新堡”,1961年份的Mont-Redon名列第二。

那天晚上的三款生辰年份酒中,我们一致认为Mont-Redon最令人印象深刻。

品尝自己的生辰年份酒,除了有品尝老酒的忐忑和激动,还会生出许多浮想和感慨,人生片断和重要节点,可能也会如放电影般在脑海中一帧一帧地闪过。

品尝自己的生辰年份酒,机会一般不会太多。想想看,开始学品葡萄酒,最早也得二十来岁吧,而二十多年以前的酒,在一般的葡萄酒销售平台或渠道上已是难以见到的了,何况年头更为久远的。如果你有这样的机会,那一刻一定要珍惜,那过程一定是幸福美妙的,特别是如果你的生辰年份是一个伟大的年份。越年长,就越有这种感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品尝生辰年份酒

发布日期:2020-01-04 08:53
摘要:品1961年份的名庄葡萄酒,一定会有强烈感受,50年前的酒毕竟罕见。至于是好感受还是坏感受,品鉴前真不好说。



撰文 | 林力博

OR--商业新媒体 】有一次到广州,预先约见酒友豪哥。豪哥是葡萄酒收藏家,表示要请喝酒,并问有何提议,我说客随主便。提前一周,豪哥发来短信:“资深酒友生辰宴定于ⅹ月ⅹ日晚安排在某路某饭店。”碰巧哪个朋友生日?发短信问。答曰:“反正你6点半准时到就得啦……”

准时到达,豪哥与另两位客人已在等候。先认识两位新朋友,一位是从事葡萄酒教育的曾先生,一位是从法国回来的阿伟,常与豪哥在法国游走酒乡。

半转过身,但见一张小桌上已开了五瓶当晚要品尝的酒。天呀,1961!我的生辰年份!我一眼就看见一个酒瓶瓶颈上的数字,泛着黄色的酒标显示,它来自教皇新堡(Chateauneuf-du-Pape)的Domaine de Mont-Redon。旁边两瓶,一是1973年的拉图,一是1974年的白马。这时,一周前卖过关子的豪哥笑言,1973年是曾先生的生辰年份,1974年是阿伟的生辰年份。哦,原来如此!此外的两瓶酒,与在场众人的生辰年份无关,但那是一种仪式:以白酒开场,1998年的Montrachet;以甜酒收尾,小瓶装的1999年的伊甘。

三瓶老酒前,各有一白色小碟,盛着从酒瓶里拨出的木塞。木塞很旧,有的地方已破损,但总算没断。豪哥用老酒开瓶器开的,他说,三瓶酒,开了半小时。

是的,喝老酒要用心侍候。豪哥说,因为老酒常有沉淀物,所以,前一个晚上,他就把酒从酒柜里轻轻取出,立着放,让酒渣沉底。我留意到,在小桌子旁边,放着一个银色的Rimowa酒箱,可保温,能放6瓶酒3个杯。我们笑言,大概是为让三个男人外出喝high而设计的。桌子上摆着三个醒酒器,酒家提供的,品饮葡萄酒,醒酒大有学问,醒与不醒,醒多长时间,凭知识,讲经验,只见豪哥考虑了一会儿后说,这酒用不着醒。

葡萄酒通常讲究年份,即酿酒所用葡萄采收的时间。这是因为每年的天气不同,在不同的日照、气温、雨量等条件下,葡萄的生长情况各异,所酿的酒的品质也不一样,同一产区同一酒庄,有的年份的酒好些,有的年份的酒差些,故有好年份坏年份之说。好年份看天,不可多得,对法国,特别是波尔多地区而言,1961年是公认的世纪年份,而1982、1986及1990年堪称典范年份。

近年来,种植和酿酒技术、酿酒设备的进步很快,当今的技术和设备对葡萄酒品质的控制能力大大提高,在某种程度上减少了年份的差异。而如今葡萄酒上市,都进行了大量的市场营销操作,似乎好年份出现的频率比三十年前高了许多。

环球并不同此凉热,看年份好坏,还因地区而异,此地的好年份并不等于彼地的好年份。在一些新世界产区,每年天气变化不大,且人工灌溉常见,减少了对天的依赖,每年葡萄的品质相对稳定,年份的差异减少,喝新世界的酒,相对而言,不需要太在乎年份。

因酿酒工艺的不同,有的地区生产的酒,宜陈年;有的地区生产的酒,宜早喝。酒标上的年份,也有提示适饮期的作用。

葡萄酒在装瓶后仍在发展变化中,何时适饮,何时达到适饮的最高值,没人说得清楚,何况这还跟具体一瓶酒的储存和来历有关,因此,即使是需要陈年再喝的酒,也不能说越老越好。喝老酒犹如探险。

回到那天晚上。豪哥说,1961年的,50多年了,一定会给人surprise,至于这surprise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不好说。平常喝酒,一般是年份从新到老,但这时,豪哥建议白酒之后,先喝1961年的,以免这酒放在后头,假如不好,败了一晚的兴。

豪哥一如既往亲自倒酒,拇指扣着瓶底,四指托着瓶身,轻松自如,酒液流畅均匀落杯。他右臂比左臂粗许多,何故?江湖上有两个版本,一是长期侍酒,另一是常打羽毛球。那1961年的酒,观之,颜色有点暗浊,略呈褐色。闻之,不冲鼻,果味芳馥兼带巧克力和皮革气息。尝之,舌头有点咸感,没有新酒的清新活泼但沉着老练,似没感到单宁的冲击力但口腔内壁分明收紧,少了些优雅但不失华贵且多了点复杂。回味之,余甘悠长。

事后,就这款酒请教远在巴黎的La Revue du Vin de France的主编Denis Saverot。他告诉我,Mont-Redon酒庄拥有一块地,叫Mont-Redon高地,是教皇新堡产区最好的地块之一,石灰岩土质,泛白,杂质少,碳酸钙丰富。很可惜,这个酒庄在过去20年里,扩大了种植面积,把这块地与其他地混在一起,其特色遂不如从前。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酒庄酿出了其最好的酒,特别是1961和1966年份。RVF曾评出“最动人的10款教皇新堡”,1961年份的Mont-Redon名列第二。

那天晚上的三款生辰年份酒中,我们一致认为Mont-Redon最令人印象深刻。

品尝自己的生辰年份酒,除了有品尝老酒的忐忑和激动,还会生出许多浮想和感慨,人生片断和重要节点,可能也会如放电影般在脑海中一帧一帧地闪过。

品尝自己的生辰年份酒,机会一般不会太多。想想看,开始学品葡萄酒,最早也得二十来岁吧,而二十多年以前的酒,在一般的葡萄酒销售平台或渠道上已是难以见到的了,何况年头更为久远的。如果你有这样的机会,那一刻一定要珍惜,那过程一定是幸福美妙的,特别是如果你的生辰年份是一个伟大的年份。越年长,就越有这种感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品1961年份的名庄葡萄酒,一定会有强烈感受,50年前的酒毕竟罕见。至于是好感受还是坏感受,品鉴前真不好说。



撰文 | 林力博

OR--商业新媒体 】有一次到广州,预先约见酒友豪哥。豪哥是葡萄酒收藏家,表示要请喝酒,并问有何提议,我说客随主便。提前一周,豪哥发来短信:“资深酒友生辰宴定于ⅹ月ⅹ日晚安排在某路某饭店。”碰巧哪个朋友生日?发短信问。答曰:“反正你6点半准时到就得啦……”

准时到达,豪哥与另两位客人已在等候。先认识两位新朋友,一位是从事葡萄酒教育的曾先生,一位是从法国回来的阿伟,常与豪哥在法国游走酒乡。

半转过身,但见一张小桌上已开了五瓶当晚要品尝的酒。天呀,1961!我的生辰年份!我一眼就看见一个酒瓶瓶颈上的数字,泛着黄色的酒标显示,它来自教皇新堡(Chateauneuf-du-Pape)的Domaine de Mont-Redon。旁边两瓶,一是1973年的拉图,一是1974年的白马。这时,一周前卖过关子的豪哥笑言,1973年是曾先生的生辰年份,1974年是阿伟的生辰年份。哦,原来如此!此外的两瓶酒,与在场众人的生辰年份无关,但那是一种仪式:以白酒开场,1998年的Montrachet;以甜酒收尾,小瓶装的1999年的伊甘。

三瓶老酒前,各有一白色小碟,盛着从酒瓶里拨出的木塞。木塞很旧,有的地方已破损,但总算没断。豪哥用老酒开瓶器开的,他说,三瓶酒,开了半小时。

是的,喝老酒要用心侍候。豪哥说,因为老酒常有沉淀物,所以,前一个晚上,他就把酒从酒柜里轻轻取出,立着放,让酒渣沉底。我留意到,在小桌子旁边,放着一个银色的Rimowa酒箱,可保温,能放6瓶酒3个杯。我们笑言,大概是为让三个男人外出喝high而设计的。桌子上摆着三个醒酒器,酒家提供的,品饮葡萄酒,醒酒大有学问,醒与不醒,醒多长时间,凭知识,讲经验,只见豪哥考虑了一会儿后说,这酒用不着醒。

葡萄酒通常讲究年份,即酿酒所用葡萄采收的时间。这是因为每年的天气不同,在不同的日照、气温、雨量等条件下,葡萄的生长情况各异,所酿的酒的品质也不一样,同一产区同一酒庄,有的年份的酒好些,有的年份的酒差些,故有好年份坏年份之说。好年份看天,不可多得,对法国,特别是波尔多地区而言,1961年是公认的世纪年份,而1982、1986及1990年堪称典范年份。

近年来,种植和酿酒技术、酿酒设备的进步很快,当今的技术和设备对葡萄酒品质的控制能力大大提高,在某种程度上减少了年份的差异。而如今葡萄酒上市,都进行了大量的市场营销操作,似乎好年份出现的频率比三十年前高了许多。

环球并不同此凉热,看年份好坏,还因地区而异,此地的好年份并不等于彼地的好年份。在一些新世界产区,每年天气变化不大,且人工灌溉常见,减少了对天的依赖,每年葡萄的品质相对稳定,年份的差异减少,喝新世界的酒,相对而言,不需要太在乎年份。

因酿酒工艺的不同,有的地区生产的酒,宜陈年;有的地区生产的酒,宜早喝。酒标上的年份,也有提示适饮期的作用。

葡萄酒在装瓶后仍在发展变化中,何时适饮,何时达到适饮的最高值,没人说得清楚,何况这还跟具体一瓶酒的储存和来历有关,因此,即使是需要陈年再喝的酒,也不能说越老越好。喝老酒犹如探险。

回到那天晚上。豪哥说,1961年的,50多年了,一定会给人surprise,至于这surprise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不好说。平常喝酒,一般是年份从新到老,但这时,豪哥建议白酒之后,先喝1961年的,以免这酒放在后头,假如不好,败了一晚的兴。

豪哥一如既往亲自倒酒,拇指扣着瓶底,四指托着瓶身,轻松自如,酒液流畅均匀落杯。他右臂比左臂粗许多,何故?江湖上有两个版本,一是长期侍酒,另一是常打羽毛球。那1961年的酒,观之,颜色有点暗浊,略呈褐色。闻之,不冲鼻,果味芳馥兼带巧克力和皮革气息。尝之,舌头有点咸感,没有新酒的清新活泼但沉着老练,似没感到单宁的冲击力但口腔内壁分明收紧,少了些优雅但不失华贵且多了点复杂。回味之,余甘悠长。

事后,就这款酒请教远在巴黎的La Revue du Vin de France的主编Denis Saverot。他告诉我,Mont-Redon酒庄拥有一块地,叫Mont-Redon高地,是教皇新堡产区最好的地块之一,石灰岩土质,泛白,杂质少,碳酸钙丰富。很可惜,这个酒庄在过去20年里,扩大了种植面积,把这块地与其他地混在一起,其特色遂不如从前。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酒庄酿出了其最好的酒,特别是1961和1966年份。RVF曾评出“最动人的10款教皇新堡”,1961年份的Mont-Redon名列第二。

那天晚上的三款生辰年份酒中,我们一致认为Mont-Redon最令人印象深刻。

品尝自己的生辰年份酒,除了有品尝老酒的忐忑和激动,还会生出许多浮想和感慨,人生片断和重要节点,可能也会如放电影般在脑海中一帧一帧地闪过。

品尝自己的生辰年份酒,机会一般不会太多。想想看,开始学品葡萄酒,最早也得二十来岁吧,而二十多年以前的酒,在一般的葡萄酒销售平台或渠道上已是难以见到的了,何况年头更为久远的。如果你有这样的机会,那一刻一定要珍惜,那过程一定是幸福美妙的,特别是如果你的生辰年份是一个伟大的年份。越年长,就越有这种感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品尝生辰年份酒

发布日期:2020-01-04 08:53
摘要:品1961年份的名庄葡萄酒,一定会有强烈感受,50年前的酒毕竟罕见。至于是好感受还是坏感受,品鉴前真不好说。



撰文 | 林力博

OR--商业新媒体 】有一次到广州,预先约见酒友豪哥。豪哥是葡萄酒收藏家,表示要请喝酒,并问有何提议,我说客随主便。提前一周,豪哥发来短信:“资深酒友生辰宴定于ⅹ月ⅹ日晚安排在某路某饭店。”碰巧哪个朋友生日?发短信问。答曰:“反正你6点半准时到就得啦……”

准时到达,豪哥与另两位客人已在等候。先认识两位新朋友,一位是从事葡萄酒教育的曾先生,一位是从法国回来的阿伟,常与豪哥在法国游走酒乡。

半转过身,但见一张小桌上已开了五瓶当晚要品尝的酒。天呀,1961!我的生辰年份!我一眼就看见一个酒瓶瓶颈上的数字,泛着黄色的酒标显示,它来自教皇新堡(Chateauneuf-du-Pape)的Domaine de Mont-Redon。旁边两瓶,一是1973年的拉图,一是1974年的白马。这时,一周前卖过关子的豪哥笑言,1973年是曾先生的生辰年份,1974年是阿伟的生辰年份。哦,原来如此!此外的两瓶酒,与在场众人的生辰年份无关,但那是一种仪式:以白酒开场,1998年的Montrachet;以甜酒收尾,小瓶装的1999年的伊甘。

三瓶老酒前,各有一白色小碟,盛着从酒瓶里拨出的木塞。木塞很旧,有的地方已破损,但总算没断。豪哥用老酒开瓶器开的,他说,三瓶酒,开了半小时。

是的,喝老酒要用心侍候。豪哥说,因为老酒常有沉淀物,所以,前一个晚上,他就把酒从酒柜里轻轻取出,立着放,让酒渣沉底。我留意到,在小桌子旁边,放着一个银色的Rimowa酒箱,可保温,能放6瓶酒3个杯。我们笑言,大概是为让三个男人外出喝high而设计的。桌子上摆着三个醒酒器,酒家提供的,品饮葡萄酒,醒酒大有学问,醒与不醒,醒多长时间,凭知识,讲经验,只见豪哥考虑了一会儿后说,这酒用不着醒。

葡萄酒通常讲究年份,即酿酒所用葡萄采收的时间。这是因为每年的天气不同,在不同的日照、气温、雨量等条件下,葡萄的生长情况各异,所酿的酒的品质也不一样,同一产区同一酒庄,有的年份的酒好些,有的年份的酒差些,故有好年份坏年份之说。好年份看天,不可多得,对法国,特别是波尔多地区而言,1961年是公认的世纪年份,而1982、1986及1990年堪称典范年份。

近年来,种植和酿酒技术、酿酒设备的进步很快,当今的技术和设备对葡萄酒品质的控制能力大大提高,在某种程度上减少了年份的差异。而如今葡萄酒上市,都进行了大量的市场营销操作,似乎好年份出现的频率比三十年前高了许多。

环球并不同此凉热,看年份好坏,还因地区而异,此地的好年份并不等于彼地的好年份。在一些新世界产区,每年天气变化不大,且人工灌溉常见,减少了对天的依赖,每年葡萄的品质相对稳定,年份的差异减少,喝新世界的酒,相对而言,不需要太在乎年份。

因酿酒工艺的不同,有的地区生产的酒,宜陈年;有的地区生产的酒,宜早喝。酒标上的年份,也有提示适饮期的作用。

葡萄酒在装瓶后仍在发展变化中,何时适饮,何时达到适饮的最高值,没人说得清楚,何况这还跟具体一瓶酒的储存和来历有关,因此,即使是需要陈年再喝的酒,也不能说越老越好。喝老酒犹如探险。

回到那天晚上。豪哥说,1961年的,50多年了,一定会给人surprise,至于这surprise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不好说。平常喝酒,一般是年份从新到老,但这时,豪哥建议白酒之后,先喝1961年的,以免这酒放在后头,假如不好,败了一晚的兴。

豪哥一如既往亲自倒酒,拇指扣着瓶底,四指托着瓶身,轻松自如,酒液流畅均匀落杯。他右臂比左臂粗许多,何故?江湖上有两个版本,一是长期侍酒,另一是常打羽毛球。那1961年的酒,观之,颜色有点暗浊,略呈褐色。闻之,不冲鼻,果味芳馥兼带巧克力和皮革气息。尝之,舌头有点咸感,没有新酒的清新活泼但沉着老练,似没感到单宁的冲击力但口腔内壁分明收紧,少了些优雅但不失华贵且多了点复杂。回味之,余甘悠长。

事后,就这款酒请教远在巴黎的La Revue du Vin de France的主编Denis Saverot。他告诉我,Mont-Redon酒庄拥有一块地,叫Mont-Redon高地,是教皇新堡产区最好的地块之一,石灰岩土质,泛白,杂质少,碳酸钙丰富。很可惜,这个酒庄在过去20年里,扩大了种植面积,把这块地与其他地混在一起,其特色遂不如从前。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酒庄酿出了其最好的酒,特别是1961和1966年份。RVF曾评出“最动人的10款教皇新堡”,1961年份的Mont-Redon名列第二。

那天晚上的三款生辰年份酒中,我们一致认为Mont-Redon最令人印象深刻。

品尝自己的生辰年份酒,除了有品尝老酒的忐忑和激动,还会生出许多浮想和感慨,人生片断和重要节点,可能也会如放电影般在脑海中一帧一帧地闪过。

品尝自己的生辰年份酒,机会一般不会太多。想想看,开始学品葡萄酒,最早也得二十来岁吧,而二十多年以前的酒,在一般的葡萄酒销售平台或渠道上已是难以见到的了,何况年头更为久远的。如果你有这样的机会,那一刻一定要珍惜,那过程一定是幸福美妙的,特别是如果你的生辰年份是一个伟大的年份。越年长,就越有这种感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品1961年份的名庄葡萄酒,一定会有强烈感受,50年前的酒毕竟罕见。至于是好感受还是坏感受,品鉴前真不好说。



撰文 | 林力博

OR--商业新媒体 】有一次到广州,预先约见酒友豪哥。豪哥是葡萄酒收藏家,表示要请喝酒,并问有何提议,我说客随主便。提前一周,豪哥发来短信:“资深酒友生辰宴定于ⅹ月ⅹ日晚安排在某路某饭店。”碰巧哪个朋友生日?发短信问。答曰:“反正你6点半准时到就得啦……”

准时到达,豪哥与另两位客人已在等候。先认识两位新朋友,一位是从事葡萄酒教育的曾先生,一位是从法国回来的阿伟,常与豪哥在法国游走酒乡。

半转过身,但见一张小桌上已开了五瓶当晚要品尝的酒。天呀,1961!我的生辰年份!我一眼就看见一个酒瓶瓶颈上的数字,泛着黄色的酒标显示,它来自教皇新堡(Chateauneuf-du-Pape)的Domaine de Mont-Redon。旁边两瓶,一是1973年的拉图,一是1974年的白马。这时,一周前卖过关子的豪哥笑言,1973年是曾先生的生辰年份,1974年是阿伟的生辰年份。哦,原来如此!此外的两瓶酒,与在场众人的生辰年份无关,但那是一种仪式:以白酒开场,1998年的Montrachet;以甜酒收尾,小瓶装的1999年的伊甘。

三瓶老酒前,各有一白色小碟,盛着从酒瓶里拨出的木塞。木塞很旧,有的地方已破损,但总算没断。豪哥用老酒开瓶器开的,他说,三瓶酒,开了半小时。

是的,喝老酒要用心侍候。豪哥说,因为老酒常有沉淀物,所以,前一个晚上,他就把酒从酒柜里轻轻取出,立着放,让酒渣沉底。我留意到,在小桌子旁边,放着一个银色的Rimowa酒箱,可保温,能放6瓶酒3个杯。我们笑言,大概是为让三个男人外出喝high而设计的。桌子上摆着三个醒酒器,酒家提供的,品饮葡萄酒,醒酒大有学问,醒与不醒,醒多长时间,凭知识,讲经验,只见豪哥考虑了一会儿后说,这酒用不着醒。

葡萄酒通常讲究年份,即酿酒所用葡萄采收的时间。这是因为每年的天气不同,在不同的日照、气温、雨量等条件下,葡萄的生长情况各异,所酿的酒的品质也不一样,同一产区同一酒庄,有的年份的酒好些,有的年份的酒差些,故有好年份坏年份之说。好年份看天,不可多得,对法国,特别是波尔多地区而言,1961年是公认的世纪年份,而1982、1986及1990年堪称典范年份。

近年来,种植和酿酒技术、酿酒设备的进步很快,当今的技术和设备对葡萄酒品质的控制能力大大提高,在某种程度上减少了年份的差异。而如今葡萄酒上市,都进行了大量的市场营销操作,似乎好年份出现的频率比三十年前高了许多。

环球并不同此凉热,看年份好坏,还因地区而异,此地的好年份并不等于彼地的好年份。在一些新世界产区,每年天气变化不大,且人工灌溉常见,减少了对天的依赖,每年葡萄的品质相对稳定,年份的差异减少,喝新世界的酒,相对而言,不需要太在乎年份。

因酿酒工艺的不同,有的地区生产的酒,宜陈年;有的地区生产的酒,宜早喝。酒标上的年份,也有提示适饮期的作用。

葡萄酒在装瓶后仍在发展变化中,何时适饮,何时达到适饮的最高值,没人说得清楚,何况这还跟具体一瓶酒的储存和来历有关,因此,即使是需要陈年再喝的酒,也不能说越老越好。喝老酒犹如探险。

回到那天晚上。豪哥说,1961年的,50多年了,一定会给人surprise,至于这surprise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不好说。平常喝酒,一般是年份从新到老,但这时,豪哥建议白酒之后,先喝1961年的,以免这酒放在后头,假如不好,败了一晚的兴。

豪哥一如既往亲自倒酒,拇指扣着瓶底,四指托着瓶身,轻松自如,酒液流畅均匀落杯。他右臂比左臂粗许多,何故?江湖上有两个版本,一是长期侍酒,另一是常打羽毛球。那1961年的酒,观之,颜色有点暗浊,略呈褐色。闻之,不冲鼻,果味芳馥兼带巧克力和皮革气息。尝之,舌头有点咸感,没有新酒的清新活泼但沉着老练,似没感到单宁的冲击力但口腔内壁分明收紧,少了些优雅但不失华贵且多了点复杂。回味之,余甘悠长。

事后,就这款酒请教远在巴黎的La Revue du Vin de France的主编Denis Saverot。他告诉我,Mont-Redon酒庄拥有一块地,叫Mont-Redon高地,是教皇新堡产区最好的地块之一,石灰岩土质,泛白,杂质少,碳酸钙丰富。很可惜,这个酒庄在过去20年里,扩大了种植面积,把这块地与其他地混在一起,其特色遂不如从前。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酒庄酿出了其最好的酒,特别是1961和1966年份。RVF曾评出“最动人的10款教皇新堡”,1961年份的Mont-Redon名列第二。

那天晚上的三款生辰年份酒中,我们一致认为Mont-Redon最令人印象深刻。

品尝自己的生辰年份酒,除了有品尝老酒的忐忑和激动,还会生出许多浮想和感慨,人生片断和重要节点,可能也会如放电影般在脑海中一帧一帧地闪过。

品尝自己的生辰年份酒,机会一般不会太多。想想看,开始学品葡萄酒,最早也得二十来岁吧,而二十多年以前的酒,在一般的葡萄酒销售平台或渠道上已是难以见到的了,何况年头更为久远的。如果你有这样的机会,那一刻一定要珍惜,那过程一定是幸福美妙的,特别是如果你的生辰年份是一个伟大的年份。越年长,就越有这种感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