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019年的最后一夜,作为Z世代最喜欢的APP,哔哩哔哩首次推出跨年晚会。



撰文| Forbes

OR-- 商业新媒体】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结束了。Z世代成长为消费的新兴力量,新旧交替,关于ž世代消费喜好,视频喜好的研究报告层出不穷。来势汹汹,有人联想起当年对80后,90后的界定。历史总是那么相似,只是第一代90后也迈入了而立之年。2019年的最后一夜,作为Z世代最喜欢的APP,哔哩哔哩首次推出跨年晚会。

“不仅仅是二次元”,这是晚会重述的乙站对于未来的回答。

不走样的乙跨年站晚会

根据乙站2019年Q3财报显示,B站月均活跃用户达到1.28亿,日均活跃用户达3,760万,日均视频播放量7.3亿,用户日均使用时长83分钟。

这组数据背后不乏关注非二次元话题的用户。形成动画,鬼畜,时尚,国创,VLOG等20个分区,超7,000个兴趣圈层。

如何为泛滥的年轻用户制作一台B站出品的跨年晚会?B站市场中心总经理,晚会总策划杨亮 坦言团队在制作过程中面临了两个大挑战:第一是缺乏制作主流娱乐方向活动的相关经验,因为哔哩哔哩以前推出的活动-无论是除夕的“拜年祭”还是线下活动BML更多都是偏ACG向的内容;第二个挑战则源于策划指标,如何平衡大部分年轻人的喜好和站内的文化生态也是团队反复考量的问题。

因此在节目的呈现上,有意义,是硬核的ACG向内容。如向“魔兽世界”致敬的开场,2019“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主题曲,动漫歌曲串烧,虚拟偶像洛天依……

可能,是一些甚至看起来比较主流的明星时期,实际也包含了在B站这片社区土壤中热门的IP和亚文化符号。

例如,为吴亦凡实现口碑逆转的《大碗宽面》的创意恰好在B站UP主二次创作的内容;胡彦斌再唱《我的舞台》,作为《我为歌狂》主题曲是一代90后的回忆杀; Gai献唱的《哪吒》是《哪吒之魔童降世》的主题曲,只是是2019年国产动画的奇迹,票房逐渐破50亿美元,位列中国影史票房榜第二位;五月天的歌曲《干杯》更是由于“哔哩哔哩,干杯”的口号在B站有了更深的含义……

甚至是《钢铁洪流进行曲》,《中国军魂》,看起来和B站甚至和年轻人风格极不相符的节目,实际上也反映了部分B站用户乃至Z世代年轻人的画像

。B站去年的直播数据显示,国庆阅兵是站内排名前三的直播视频,《钢铁洪流》进行曲》是其中一首阅兵式音乐。在B站搜索《钢铁洪流进行曲》,可以看到不同的用户在世界各地,用各种乐器甚至是计算器演奏的视频。《中国军魂》则是 “亮剑”的主题曲,而“亮剑”在乙站是一个二次创作的大热IP,排名第一的二创视频的播放量已近千万。

一千个用户眼中,另有千个B站

“曾经的梦想画面化为现实。”在网友对这台晚会毫不吝啬的赞美中,有人这样评论道。

对于第一次举办跨年晚会一切求稳的B站而言,晚会当场收获8,203.3万的知名度,近3万人9.9分的评价,不啻为向年轻人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虽然在公布的节目单时,流量明星的加入,有声音质疑晚会的画风不”那么乙站”,看起来似乎和卫视的跨年晚会没什么不同。

“我不认为喜欢看动漫的人就没有他喜欢的艺人。我认为事事相通,因为乙站其实是一个生态化的内容社区,年轻娱乐的内容在B站也有丰富的土壤和基础,不管是追星,还是对影视,动漫,娱乐,音乐等内容的喜爱,在B站都有原始的基因。”杨亮说。

作为Mikufans出身的乙站,和ACG,和二次元,宅文化密不可分,哔哩哔哩的名字也是来源于动画“魔法禁书目录”中角色御坂美琴的外号。

尽管乙站早期二次元的画风印象深刻,但如果如果如果去看今天的B站首页,已经完全超过了二次元时间表,已经跨年晚会呈现的已经两次二次元的内容一样

。B站的画风是什么?

杨亮认为,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个不同的答案,而B站也从来没有试图去官方定义自己的画风。他解释道:“因为用户在B站喜欢的东西都不一样。有些人认为B站的画风就是日本动漫,有些人认为B站的画风是美食吃播,有些人认为B站的画风是打游戏,看游戏视频,有些人可能认为B站的画风是知识类的东西,在乙站学习。可能每个人认为自己眼中乙站的画风都是不一样的。”

但不同的答案并不妨碍每个人在乙站获得各自的快乐,B站想要打造的是一个 以前一直不喜欢冯提莫,觉得她并不符合B站画风的人,也不会阻碍他在B站找到自己的同好。杨亮说:“我认为不管是在乙站还是这台晚会,年轻人都是各取所好,他们的爱好越来越多元,不是而越来越

狭窄。” 剑指泛文娱

乙站跨年晚会落幕,但是新的未来“我们

期望

在第二年,第三年就是两次晚会的概念,第二年,第三年B站有能力去制作驾驶驭相对主流的某些节目的内容形态,B站不止能做拜年祭和BML,也能做泛年轻族的娱乐节目和活动。第二个期望,是我们希望通过类似的活动和节目,在未来通过更多的综艺节目,晚会节目和线下活动能够和艺人,和更多娱乐资源,文创资源进行更多的合作,打通更多的合作渠道和合作空间“杨亮表示。

从二次元的世外桃源到文化品牌公司的最终目标,B站和它的用户一起 成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哔哩哔哩:不仅仅是二次元

发布日期:2020-01-04 07:29
摘要:2019年的最后一夜,作为Z世代最喜欢的APP,哔哩哔哩首次推出跨年晚会。



撰文| Forbes

OR-- 商业新媒体】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结束了。Z世代成长为消费的新兴力量,新旧交替,关于ž世代消费喜好,视频喜好的研究报告层出不穷。来势汹汹,有人联想起当年对80后,90后的界定。历史总是那么相似,只是第一代90后也迈入了而立之年。2019年的最后一夜,作为Z世代最喜欢的APP,哔哩哔哩首次推出跨年晚会。

“不仅仅是二次元”,这是晚会重述的乙站对于未来的回答。

不走样的乙跨年站晚会

根据乙站2019年Q3财报显示,B站月均活跃用户达到1.28亿,日均活跃用户达3,760万,日均视频播放量7.3亿,用户日均使用时长83分钟。

这组数据背后不乏关注非二次元话题的用户。形成动画,鬼畜,时尚,国创,VLOG等20个分区,超7,000个兴趣圈层。

如何为泛滥的年轻用户制作一台B站出品的跨年晚会?B站市场中心总经理,晚会总策划杨亮 坦言团队在制作过程中面临了两个大挑战:第一是缺乏制作主流娱乐方向活动的相关经验,因为哔哩哔哩以前推出的活动-无论是除夕的“拜年祭”还是线下活动BML更多都是偏ACG向的内容;第二个挑战则源于策划指标,如何平衡大部分年轻人的喜好和站内的文化生态也是团队反复考量的问题。

因此在节目的呈现上,有意义,是硬核的ACG向内容。如向“魔兽世界”致敬的开场,2019“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主题曲,动漫歌曲串烧,虚拟偶像洛天依……

可能,是一些甚至看起来比较主流的明星时期,实际也包含了在B站这片社区土壤中热门的IP和亚文化符号。

例如,为吴亦凡实现口碑逆转的《大碗宽面》的创意恰好在B站UP主二次创作的内容;胡彦斌再唱《我的舞台》,作为《我为歌狂》主题曲是一代90后的回忆杀; Gai献唱的《哪吒》是《哪吒之魔童降世》的主题曲,只是是2019年国产动画的奇迹,票房逐渐破50亿美元,位列中国影史票房榜第二位;五月天的歌曲《干杯》更是由于“哔哩哔哩,干杯”的口号在B站有了更深的含义……

甚至是《钢铁洪流进行曲》,《中国军魂》,看起来和B站甚至和年轻人风格极不相符的节目,实际上也反映了部分B站用户乃至Z世代年轻人的画像

。B站去年的直播数据显示,国庆阅兵是站内排名前三的直播视频,《钢铁洪流》进行曲》是其中一首阅兵式音乐。在B站搜索《钢铁洪流进行曲》,可以看到不同的用户在世界各地,用各种乐器甚至是计算器演奏的视频。《中国军魂》则是 “亮剑”的主题曲,而“亮剑”在乙站是一个二次创作的大热IP,排名第一的二创视频的播放量已近千万。

一千个用户眼中,另有千个B站

“曾经的梦想画面化为现实。”在网友对这台晚会毫不吝啬的赞美中,有人这样评论道。

对于第一次举办跨年晚会一切求稳的B站而言,晚会当场收获8,203.3万的知名度,近3万人9.9分的评价,不啻为向年轻人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虽然在公布的节目单时,流量明星的加入,有声音质疑晚会的画风不”那么乙站”,看起来似乎和卫视的跨年晚会没什么不同。

“我不认为喜欢看动漫的人就没有他喜欢的艺人。我认为事事相通,因为乙站其实是一个生态化的内容社区,年轻娱乐的内容在B站也有丰富的土壤和基础,不管是追星,还是对影视,动漫,娱乐,音乐等内容的喜爱,在B站都有原始的基因。”杨亮说。

作为Mikufans出身的乙站,和ACG,和二次元,宅文化密不可分,哔哩哔哩的名字也是来源于动画“魔法禁书目录”中角色御坂美琴的外号。

尽管乙站早期二次元的画风印象深刻,但如果如果如果去看今天的B站首页,已经完全超过了二次元时间表,已经跨年晚会呈现的已经两次二次元的内容一样

。B站的画风是什么?

杨亮认为,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个不同的答案,而B站也从来没有试图去官方定义自己的画风。他解释道:“因为用户在B站喜欢的东西都不一样。有些人认为B站的画风就是日本动漫,有些人认为B站的画风是美食吃播,有些人认为B站的画风是打游戏,看游戏视频,有些人可能认为B站的画风是知识类的东西,在乙站学习。可能每个人认为自己眼中乙站的画风都是不一样的。”

但不同的答案并不妨碍每个人在乙站获得各自的快乐,B站想要打造的是一个 以前一直不喜欢冯提莫,觉得她并不符合B站画风的人,也不会阻碍他在B站找到自己的同好。杨亮说:“我认为不管是在乙站还是这台晚会,年轻人都是各取所好,他们的爱好越来越多元,不是而越来越

狭窄。” 剑指泛文娱

乙站跨年晚会落幕,但是新的未来“我们

期望

在第二年,第三年就是两次晚会的概念,第二年,第三年B站有能力去制作驾驶驭相对主流的某些节目的内容形态,B站不止能做拜年祭和BML,也能做泛年轻族的娱乐节目和活动。第二个期望,是我们希望通过类似的活动和节目,在未来通过更多的综艺节目,晚会节目和线下活动能够和艺人,和更多娱乐资源,文创资源进行更多的合作,打通更多的合作渠道和合作空间“杨亮表示。

从二次元的世外桃源到文化品牌公司的最终目标,B站和它的用户一起 成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2019年的最后一夜,作为Z世代最喜欢的APP,哔哩哔哩首次推出跨年晚会。



撰文| Forbes

OR-- 商业新媒体】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结束了。Z世代成长为消费的新兴力量,新旧交替,关于ž世代消费喜好,视频喜好的研究报告层出不穷。来势汹汹,有人联想起当年对80后,90后的界定。历史总是那么相似,只是第一代90后也迈入了而立之年。2019年的最后一夜,作为Z世代最喜欢的APP,哔哩哔哩首次推出跨年晚会。

“不仅仅是二次元”,这是晚会重述的乙站对于未来的回答。

不走样的乙跨年站晚会

根据乙站2019年Q3财报显示,B站月均活跃用户达到1.28亿,日均活跃用户达3,760万,日均视频播放量7.3亿,用户日均使用时长83分钟。

这组数据背后不乏关注非二次元话题的用户。形成动画,鬼畜,时尚,国创,VLOG等20个分区,超7,000个兴趣圈层。

如何为泛滥的年轻用户制作一台B站出品的跨年晚会?B站市场中心总经理,晚会总策划杨亮 坦言团队在制作过程中面临了两个大挑战:第一是缺乏制作主流娱乐方向活动的相关经验,因为哔哩哔哩以前推出的活动-无论是除夕的“拜年祭”还是线下活动BML更多都是偏ACG向的内容;第二个挑战则源于策划指标,如何平衡大部分年轻人的喜好和站内的文化生态也是团队反复考量的问题。

因此在节目的呈现上,有意义,是硬核的ACG向内容。如向“魔兽世界”致敬的开场,2019“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主题曲,动漫歌曲串烧,虚拟偶像洛天依……

可能,是一些甚至看起来比较主流的明星时期,实际也包含了在B站这片社区土壤中热门的IP和亚文化符号。

例如,为吴亦凡实现口碑逆转的《大碗宽面》的创意恰好在B站UP主二次创作的内容;胡彦斌再唱《我的舞台》,作为《我为歌狂》主题曲是一代90后的回忆杀; Gai献唱的《哪吒》是《哪吒之魔童降世》的主题曲,只是是2019年国产动画的奇迹,票房逐渐破50亿美元,位列中国影史票房榜第二位;五月天的歌曲《干杯》更是由于“哔哩哔哩,干杯”的口号在B站有了更深的含义……

甚至是《钢铁洪流进行曲》,《中国军魂》,看起来和B站甚至和年轻人风格极不相符的节目,实际上也反映了部分B站用户乃至Z世代年轻人的画像

。B站去年的直播数据显示,国庆阅兵是站内排名前三的直播视频,《钢铁洪流》进行曲》是其中一首阅兵式音乐。在B站搜索《钢铁洪流进行曲》,可以看到不同的用户在世界各地,用各种乐器甚至是计算器演奏的视频。《中国军魂》则是 “亮剑”的主题曲,而“亮剑”在乙站是一个二次创作的大热IP,排名第一的二创视频的播放量已近千万。

一千个用户眼中,另有千个B站

“曾经的梦想画面化为现实。”在网友对这台晚会毫不吝啬的赞美中,有人这样评论道。

对于第一次举办跨年晚会一切求稳的B站而言,晚会当场收获8,203.3万的知名度,近3万人9.9分的评价,不啻为向年轻人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虽然在公布的节目单时,流量明星的加入,有声音质疑晚会的画风不”那么乙站”,看起来似乎和卫视的跨年晚会没什么不同。

“我不认为喜欢看动漫的人就没有他喜欢的艺人。我认为事事相通,因为乙站其实是一个生态化的内容社区,年轻娱乐的内容在B站也有丰富的土壤和基础,不管是追星,还是对影视,动漫,娱乐,音乐等内容的喜爱,在B站都有原始的基因。”杨亮说。

作为Mikufans出身的乙站,和ACG,和二次元,宅文化密不可分,哔哩哔哩的名字也是来源于动画“魔法禁书目录”中角色御坂美琴的外号。

尽管乙站早期二次元的画风印象深刻,但如果如果如果去看今天的B站首页,已经完全超过了二次元时间表,已经跨年晚会呈现的已经两次二次元的内容一样

。B站的画风是什么?

杨亮认为,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个不同的答案,而B站也从来没有试图去官方定义自己的画风。他解释道:“因为用户在B站喜欢的东西都不一样。有些人认为B站的画风就是日本动漫,有些人认为B站的画风是美食吃播,有些人认为B站的画风是打游戏,看游戏视频,有些人可能认为B站的画风是知识类的东西,在乙站学习。可能每个人认为自己眼中乙站的画风都是不一样的。”

但不同的答案并不妨碍每个人在乙站获得各自的快乐,B站想要打造的是一个 以前一直不喜欢冯提莫,觉得她并不符合B站画风的人,也不会阻碍他在B站找到自己的同好。杨亮说:“我认为不管是在乙站还是这台晚会,年轻人都是各取所好,他们的爱好越来越多元,不是而越来越

狭窄。” 剑指泛文娱

乙站跨年晚会落幕,但是新的未来“我们

期望

在第二年,第三年就是两次晚会的概念,第二年,第三年B站有能力去制作驾驶驭相对主流的某些节目的内容形态,B站不止能做拜年祭和BML,也能做泛年轻族的娱乐节目和活动。第二个期望,是我们希望通过类似的活动和节目,在未来通过更多的综艺节目,晚会节目和线下活动能够和艺人,和更多娱乐资源,文创资源进行更多的合作,打通更多的合作渠道和合作空间“杨亮表示。

从二次元的世外桃源到文化品牌公司的最终目标,B站和它的用户一起 成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哔哩哔哩:不仅仅是二次元

发布日期:2020-01-04 07:29
摘要:2019年的最后一夜,作为Z世代最喜欢的APP,哔哩哔哩首次推出跨年晚会。



撰文| Forbes

OR-- 商业新媒体】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结束了。Z世代成长为消费的新兴力量,新旧交替,关于ž世代消费喜好,视频喜好的研究报告层出不穷。来势汹汹,有人联想起当年对80后,90后的界定。历史总是那么相似,只是第一代90后也迈入了而立之年。2019年的最后一夜,作为Z世代最喜欢的APP,哔哩哔哩首次推出跨年晚会。

“不仅仅是二次元”,这是晚会重述的乙站对于未来的回答。

不走样的乙跨年站晚会

根据乙站2019年Q3财报显示,B站月均活跃用户达到1.28亿,日均活跃用户达3,760万,日均视频播放量7.3亿,用户日均使用时长83分钟。

这组数据背后不乏关注非二次元话题的用户。形成动画,鬼畜,时尚,国创,VLOG等20个分区,超7,000个兴趣圈层。

如何为泛滥的年轻用户制作一台B站出品的跨年晚会?B站市场中心总经理,晚会总策划杨亮 坦言团队在制作过程中面临了两个大挑战:第一是缺乏制作主流娱乐方向活动的相关经验,因为哔哩哔哩以前推出的活动-无论是除夕的“拜年祭”还是线下活动BML更多都是偏ACG向的内容;第二个挑战则源于策划指标,如何平衡大部分年轻人的喜好和站内的文化生态也是团队反复考量的问题。

因此在节目的呈现上,有意义,是硬核的ACG向内容。如向“魔兽世界”致敬的开场,2019“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主题曲,动漫歌曲串烧,虚拟偶像洛天依……

可能,是一些甚至看起来比较主流的明星时期,实际也包含了在B站这片社区土壤中热门的IP和亚文化符号。

例如,为吴亦凡实现口碑逆转的《大碗宽面》的创意恰好在B站UP主二次创作的内容;胡彦斌再唱《我的舞台》,作为《我为歌狂》主题曲是一代90后的回忆杀; Gai献唱的《哪吒》是《哪吒之魔童降世》的主题曲,只是是2019年国产动画的奇迹,票房逐渐破50亿美元,位列中国影史票房榜第二位;五月天的歌曲《干杯》更是由于“哔哩哔哩,干杯”的口号在B站有了更深的含义……

甚至是《钢铁洪流进行曲》,《中国军魂》,看起来和B站甚至和年轻人风格极不相符的节目,实际上也反映了部分B站用户乃至Z世代年轻人的画像

。B站去年的直播数据显示,国庆阅兵是站内排名前三的直播视频,《钢铁洪流》进行曲》是其中一首阅兵式音乐。在B站搜索《钢铁洪流进行曲》,可以看到不同的用户在世界各地,用各种乐器甚至是计算器演奏的视频。《中国军魂》则是 “亮剑”的主题曲,而“亮剑”在乙站是一个二次创作的大热IP,排名第一的二创视频的播放量已近千万。

一千个用户眼中,另有千个B站

“曾经的梦想画面化为现实。”在网友对这台晚会毫不吝啬的赞美中,有人这样评论道。

对于第一次举办跨年晚会一切求稳的B站而言,晚会当场收获8,203.3万的知名度,近3万人9.9分的评价,不啻为向年轻人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虽然在公布的节目单时,流量明星的加入,有声音质疑晚会的画风不”那么乙站”,看起来似乎和卫视的跨年晚会没什么不同。

“我不认为喜欢看动漫的人就没有他喜欢的艺人。我认为事事相通,因为乙站其实是一个生态化的内容社区,年轻娱乐的内容在B站也有丰富的土壤和基础,不管是追星,还是对影视,动漫,娱乐,音乐等内容的喜爱,在B站都有原始的基因。”杨亮说。

作为Mikufans出身的乙站,和ACG,和二次元,宅文化密不可分,哔哩哔哩的名字也是来源于动画“魔法禁书目录”中角色御坂美琴的外号。

尽管乙站早期二次元的画风印象深刻,但如果如果如果去看今天的B站首页,已经完全超过了二次元时间表,已经跨年晚会呈现的已经两次二次元的内容一样

。B站的画风是什么?

杨亮认为,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个不同的答案,而B站也从来没有试图去官方定义自己的画风。他解释道:“因为用户在B站喜欢的东西都不一样。有些人认为B站的画风就是日本动漫,有些人认为B站的画风是美食吃播,有些人认为B站的画风是打游戏,看游戏视频,有些人可能认为B站的画风是知识类的东西,在乙站学习。可能每个人认为自己眼中乙站的画风都是不一样的。”

但不同的答案并不妨碍每个人在乙站获得各自的快乐,B站想要打造的是一个 以前一直不喜欢冯提莫,觉得她并不符合B站画风的人,也不会阻碍他在B站找到自己的同好。杨亮说:“我认为不管是在乙站还是这台晚会,年轻人都是各取所好,他们的爱好越来越多元,不是而越来越

狭窄。” 剑指泛文娱

乙站跨年晚会落幕,但是新的未来“我们

期望

在第二年,第三年就是两次晚会的概念,第二年,第三年B站有能力去制作驾驶驭相对主流的某些节目的内容形态,B站不止能做拜年祭和BML,也能做泛年轻族的娱乐节目和活动。第二个期望,是我们希望通过类似的活动和节目,在未来通过更多的综艺节目,晚会节目和线下活动能够和艺人,和更多娱乐资源,文创资源进行更多的合作,打通更多的合作渠道和合作空间“杨亮表示。

从二次元的世外桃源到文化品牌公司的最终目标,B站和它的用户一起 成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2019年的最后一夜,作为Z世代最喜欢的APP,哔哩哔哩首次推出跨年晚会。



撰文| Forbes

OR-- 商业新媒体】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结束了。Z世代成长为消费的新兴力量,新旧交替,关于ž世代消费喜好,视频喜好的研究报告层出不穷。来势汹汹,有人联想起当年对80后,90后的界定。历史总是那么相似,只是第一代90后也迈入了而立之年。2019年的最后一夜,作为Z世代最喜欢的APP,哔哩哔哩首次推出跨年晚会。

“不仅仅是二次元”,这是晚会重述的乙站对于未来的回答。

不走样的乙跨年站晚会

根据乙站2019年Q3财报显示,B站月均活跃用户达到1.28亿,日均活跃用户达3,760万,日均视频播放量7.3亿,用户日均使用时长83分钟。

这组数据背后不乏关注非二次元话题的用户。形成动画,鬼畜,时尚,国创,VLOG等20个分区,超7,000个兴趣圈层。

如何为泛滥的年轻用户制作一台B站出品的跨年晚会?B站市场中心总经理,晚会总策划杨亮 坦言团队在制作过程中面临了两个大挑战:第一是缺乏制作主流娱乐方向活动的相关经验,因为哔哩哔哩以前推出的活动-无论是除夕的“拜年祭”还是线下活动BML更多都是偏ACG向的内容;第二个挑战则源于策划指标,如何平衡大部分年轻人的喜好和站内的文化生态也是团队反复考量的问题。

因此在节目的呈现上,有意义,是硬核的ACG向内容。如向“魔兽世界”致敬的开场,2019“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主题曲,动漫歌曲串烧,虚拟偶像洛天依……

可能,是一些甚至看起来比较主流的明星时期,实际也包含了在B站这片社区土壤中热门的IP和亚文化符号。

例如,为吴亦凡实现口碑逆转的《大碗宽面》的创意恰好在B站UP主二次创作的内容;胡彦斌再唱《我的舞台》,作为《我为歌狂》主题曲是一代90后的回忆杀; Gai献唱的《哪吒》是《哪吒之魔童降世》的主题曲,只是是2019年国产动画的奇迹,票房逐渐破50亿美元,位列中国影史票房榜第二位;五月天的歌曲《干杯》更是由于“哔哩哔哩,干杯”的口号在B站有了更深的含义……

甚至是《钢铁洪流进行曲》,《中国军魂》,看起来和B站甚至和年轻人风格极不相符的节目,实际上也反映了部分B站用户乃至Z世代年轻人的画像

。B站去年的直播数据显示,国庆阅兵是站内排名前三的直播视频,《钢铁洪流》进行曲》是其中一首阅兵式音乐。在B站搜索《钢铁洪流进行曲》,可以看到不同的用户在世界各地,用各种乐器甚至是计算器演奏的视频。《中国军魂》则是 “亮剑”的主题曲,而“亮剑”在乙站是一个二次创作的大热IP,排名第一的二创视频的播放量已近千万。

一千个用户眼中,另有千个B站

“曾经的梦想画面化为现实。”在网友对这台晚会毫不吝啬的赞美中,有人这样评论道。

对于第一次举办跨年晚会一切求稳的B站而言,晚会当场收获8,203.3万的知名度,近3万人9.9分的评价,不啻为向年轻人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虽然在公布的节目单时,流量明星的加入,有声音质疑晚会的画风不”那么乙站”,看起来似乎和卫视的跨年晚会没什么不同。

“我不认为喜欢看动漫的人就没有他喜欢的艺人。我认为事事相通,因为乙站其实是一个生态化的内容社区,年轻娱乐的内容在B站也有丰富的土壤和基础,不管是追星,还是对影视,动漫,娱乐,音乐等内容的喜爱,在B站都有原始的基因。”杨亮说。

作为Mikufans出身的乙站,和ACG,和二次元,宅文化密不可分,哔哩哔哩的名字也是来源于动画“魔法禁书目录”中角色御坂美琴的外号。

尽管乙站早期二次元的画风印象深刻,但如果如果如果去看今天的B站首页,已经完全超过了二次元时间表,已经跨年晚会呈现的已经两次二次元的内容一样

。B站的画风是什么?

杨亮认为,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个不同的答案,而B站也从来没有试图去官方定义自己的画风。他解释道:“因为用户在B站喜欢的东西都不一样。有些人认为B站的画风就是日本动漫,有些人认为B站的画风是美食吃播,有些人认为B站的画风是打游戏,看游戏视频,有些人可能认为B站的画风是知识类的东西,在乙站学习。可能每个人认为自己眼中乙站的画风都是不一样的。”

但不同的答案并不妨碍每个人在乙站获得各自的快乐,B站想要打造的是一个 以前一直不喜欢冯提莫,觉得她并不符合B站画风的人,也不会阻碍他在B站找到自己的同好。杨亮说:“我认为不管是在乙站还是这台晚会,年轻人都是各取所好,他们的爱好越来越多元,不是而越来越

狭窄。” 剑指泛文娱

乙站跨年晚会落幕,但是新的未来“我们

期望

在第二年,第三年就是两次晚会的概念,第二年,第三年B站有能力去制作驾驶驭相对主流的某些节目的内容形态,B站不止能做拜年祭和BML,也能做泛年轻族的娱乐节目和活动。第二个期望,是我们希望通过类似的活动和节目,在未来通过更多的综艺节目,晚会节目和线下活动能够和艺人,和更多娱乐资源,文创资源进行更多的合作,打通更多的合作渠道和合作空间“杨亮表示。

从二次元的世外桃源到文化品牌公司的最终目标,B站和它的用户一起 成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