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金融危机的余波以及被动型投资和量化投资塑造了过去这十年。记者挑选了一些重大时刻和事件,概述金融市场这不确定、脆弱的十年。



OR--商业新媒体 】金融危机的余波以及占据主导地位的被动型投资和量化投资塑造了过去这十年。

投资者享受了历史上时间最长、最强劲的牛市之一,但它也常常被称为有史以来最“令人憎恨”的牛市。经济复苏举步维艰、毫无生气,在一系列或大或小的冲击下,人们的神经一直在遭受折磨。

记者在此挑选了一些重大时刻和事件,概述金融市场这不确定、脆弱的十年。

被动投资的十年

2009年,当贝莱德(BlackRock)出手收购巴克莱(Barclays)旗下资产管理公司时,一些人认为135亿美元的标价过高,而且怀疑iShares交易所交易基金(ETF)业务的增长速度能否继续保持。如今看来,这一价格简直是本十年的大减价。

近年,ETF行业在规模、广度和复杂性方面都有了极大的发展。2009年底,ETF的规模刚刚超过1万亿美元。如今,这一数字已接近6万亿美元。

并不是所有人都对此感到兴奋。“被动型投资有吞噬资本主义的危险。”世界最大对冲基金之一埃利奥特资本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的创始人保罗•辛格(Paul Singer)在2016年致投资者的一封信中表示,“被动型投资在其初期可能是一个聪明的想法,但它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对……自由市场资本主义有害的事物。”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Robin Wigglesworth)

2010年5月
闪电崩盘(flash crash)

美国股市在2010年5月6日的“闪电崩盘”只持续了20分钟,但已经向天真的投资者和监管机构说明了,自动化技术在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已经多么彻底地渗透到了交易之中。

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在不到5分钟的时间内下跌近9%,这是华尔街有史以来最大的崩盘之一。股市熔断机制止住了这场暴跌,让人们有机会能够采取措施。

在这之后,茫然失措的监管机构开始更加关注股市和期货市场之间庞杂的联系。对许多投资者来说,这是他们收到的关于一群新市场参与者的第一次警报:高频交易者。

一份官方报告将此次“闪电崩盘”归咎于堪萨斯州一位基金经理所操作的41亿美元的期货交易。6年后,伦敦的一名独立交易员——“豪恩斯洛区的猎犬”(the Hound of Hounslow)——认罪,承认他在那天也通过操纵期货发挥了重要作用的刑事指控。

菲利普•斯塔福德(Philip Stafford)

2010年至2015年
希腊危机


希腊在2009年末披露其预算赤字是先前预估数字的两倍以上,事实证明这是一场严重危机的第一次震荡。希腊危机严重到对欧元区的架构构成了持续数年的威胁。

一系列旨在解决希腊财政危机的峰会未能阻止这场席卷了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和意大利,并可能致使全球经济再次陷入衰退的风暴。

几个国家被迫接受了有失脸面的纾困方案,希腊不得不对2000亿欧元的债务违约和重组——这是历史上最大的主权破产——并遭遇可怕的经济萧条。到2019年底,希腊终于在债务市场上恢复名誉。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Robin Wigglesworth)

2012年7月“不惜一切代价”

当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在伦敦登上讲台说这句话时,欧元区债务危机正面临着失控的危险。可以说,他用“不惜一切代价”这句话阻止了欧元区的瓦解。

这位时任的欧洲央行(ECB)行长所做出的保护欧元的承诺迅速恢复了欧元区债券市场的信心。高昂的借款成本开始下降,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现在——期间只有几次短暂的中断。

与之相比,欧洲央行随后为刺激经济增长和通胀所做的努力要逊色得多。但是,如今投资者很少会考虑一个国家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其原因则可以追溯到德拉吉所说的这句话。

汤米•斯塔宾顿(Tommy Stubbington)

2012年8月祈祷下雨

2012年,美国50年来最严重的干旱摧毁了玉米和大豆作物,导致其价格飙升至创纪录高位,粮食短缺的担忧席卷全球。

随着美国经历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年,农田里的作物枯萎了,这两种主要用于牲畜饲料的大宗商品的价格超过了2007-08年度粮食危机时期的最高值。

玉米价格在8月份达到创纪录的每蒲式耳8.44美元,大豆价格在9月份飙升至每蒲式耳17.95美元。时任美国农业部长汤姆•维尔萨克(Tom Vilsack)表示,他“每天都跪着”祈祷下雨。他当时说道:“如果我能够祈雨或者会跳祈雨舞,我会这么做的。”

干旱对美国农村造成了巨大的损害,但最终,由于对粮食安全最重要的两种大宗商品——小麦和大米——的全球供应仍然相对充足,在此五年前曾席卷全球的粮食恐慌没有卷土重来。

寺园惠美子(Emiko Terazono)

2013年“削减恐慌”(taper tantrum)

2013年,时任美联储(Fed)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指出了一个回头看来本该显而易见的事实:美联储不会永远维持其紧急刺激措施。这让市场陷入恐慌。

伯南克表示,美联储可能会在当年开始削减每月850亿美元的债券购买计划,并在第二年完全终止购买计划。由此产生的以大量抛售债券为特征的所谓“缩减恐慌”非常严重。

当时的一个主要担忧是,在美联储量化宽松时代涌入新兴市场的巨额投资有减少甚至完全逆转的危险。例如,印度卢比跌至历史低点。这一场景让人们第一次真正感受到投资者对央行支持的依赖程度——市场仍在努力控制这种依赖。

凯蒂•马丁(Katie Martin)

2014年油价暴跌

在阿拉伯骚乱期间,油价涨到每桶120多美元。在欧元区危机最严重期间,原油价格暴跌近30%。去年,在美国对伊朗实施制裁之前,油价回到80美元以上。所有这些事件对石油交易者来说都很重要。

但在石油市场的民间传说中,这些事件与这十年的决定性走势相比相形见绌:2014年至2016年原油价格暴跌,导致每桶100美元的时代戛然而止,并留下了至今仍能在全球感受到的涟漪。

交易者花了几年时间才意识到水力压裂法在得克萨斯州和北达科他州页岩油气田释放的能源的量级。但是到2014年,新的供应已开始席卷市场,供应前景从稀缺转向过剩。


沙特试图通过增产来打败新兴的竞争对手。但页岩油更为强势的回击,迫使沙特与俄罗斯结成一度在人们看来不太可能的石油联盟以管理供应。此后,原油价格或许已从每桶30美元回升至如今的60美元左右,但该行业已经发生了转变,油价大幅上涨的预期已经微乎其微。

戴维•谢泼德(David Sheppard)

2014年日本央行(BoJ)的“不给糖就捣蛋”

2014年10月30日,日本股市相对强健,日元的疲软足以减轻一些大出口商的压力。当时即将进入第3个年头的安倍经济学(Abenomics)和日本央行的相关政策似乎进展顺利。

这就是为什么日本央行的“万圣节”政策会议让所有人措手不及。一些人宣称,这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表明日本央行现在认为自己是全球货币战争的参与者。另一些人警告称,其政策核心要素之一将从政府债券市场吸走流动性并长期扭曲贸易,事实证明他们是正确的。

其中包括大幅增加量化质化宽松(QQE),大幅增加货币基础,对2%的通胀目标做出开放性承诺。此举包括将日本央行每年购买政府债券的规模从50万亿日元提高至80万亿日元,增幅达60%。

日本央行采取如此规模的意外行动实属罕见,股市大涨和日元大跌都反映了这一点。

利奥•刘易斯(Leo Lewis)

2015年比特币(Bitcoin)流行

本十年伊始,只有少数精通计算机的自由主义狂热分子知道比特币,他们想要一个能够在他们看来不可靠的机构之外运作的电子支付系统。


这种实际上只是一段电脑代码的资产是一位化名“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神秘人士创造的,那时刚刚诞生一年多。它的价值是核查以前的电子交易的报酬,早期交易价格不到一美元。

之后,比特币引发了从各国央行到普通消费者的爆炸性全球关注,在社交媒体助推的狂热下,其价值大起大落,令人目眩。比特币价格从2016年初的约400美元飙升至2017年的约2万美元,随后下跌逾一半。

比特币催生了类似的加密货币、引发了交易所出现的数百万美元失窃和与洗钱有关的监管调查。它依然是一种利基资产,现实世界中鲜有应用,但负面新闻没有扼杀人们对数字货币的兴趣。“中本聪”的身份仍然是个谜。

菲利普•斯塔福德(Philip Stafford)

2015年中国手法糟糕的币值重估

2015年,中国面临自己一手造成的双重危机。第一重危机是2014年末以来一直在膨胀的股市泡沫最终破裂。之前的股市上涨受到了高风险保证金贷款(投资者从券商手中借钱购买股票)激增的推动。监管机构最初对此视而不见,而中国官方媒体则鼓励投资者向股市投入更多资金,暗示股市上涨得到了政府的支持。

6月,有关部门打击了这种做法。到8月底,股市崩盘造成中国股市总市值蒸发24万亿元人民币(合3.4万亿美元),促使北京方面动员由国有投资者组成的“国家队”来稳定市场。


同月,中国央行(PBoC)大幅下调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意外进行货币贬值,震动全球市场,并导致巨额资本因担心人民币进一步贬值而外流。

最终,北京方面被迫在2016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动用外汇储备减缓人民币贬值,并收紧资本管制以遏制资本外流。康河信(Hudson Lockett)

2015年瑞士震惊市场

如果你想看看外汇交易员脸色发青的样子,有一招是问问他们,2015年1月15那天的上午,他们身在何处。

那时,瑞士央行(Swiss National Bank)宣布放弃保证欧元兑瑞郎汇率高于1欧元兑1.2瑞郎的政策,令市场大为震惊。此前,欧债危机促使寻求避险的投资者对瑞朗产生需求,压抑3年的需求在那时一口气爆发出来。


在一定程度上,这种震惊要归结于瑞士央行在数天前还在高唱其压低瑞朗的政策。然而,回想起来,很难看出瑞士央行还能以其他什么方式来做这件事情。无论如何,在当时,交易员对瑞士央行的话深信不疑,这导致各银行遭受巨额损失,一些规模较小的经纪商倒闭,投资者学到了惨痛的教训:要对大型央行的坚决保证保持一点怀疑。

凯蒂•马丁(Katie Martin)

2016年6月德国国债收益率跌破零

债券市场在金融危机后的上涨行情在2016年6月迎来了一个里程碑: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破零。自2014年以来,欧元区的一些短期债券的收益率一直为负值,但很多人认为这只是暂时的问题。

德国国债是整个欧元区的基准安全资产。德国国债收益率为负,强有力地表明了央行的刺激在多大程度上颠覆了对债券市场运作方式的传统设想。那时,在一个充斥着廉价资金的世界,投资者们准备好了倒给德国政府钱,让德国政府在整整10年时间里照管他们的资金。

金融危机以后的那段时期,对任何押注债券市场30年牛市结束的人来说都是痛苦的,比如在前一年,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创始人比尔•格罗斯(Bill Gross)曾说德国国债是“一个世纪内的做空”良机。今年,德国10年期借款成本触及负0.72%的创纪录低点。

汤米•斯塔宾顿(Tommy Stubbington)

“别无选择”:享受好日子吧

过去10年,市场的主导性主题是央行采取积极行动消除经济复苏面临的任何危险,这导致交易员戏称这是“买跌”的时代——也就是押注任何动荡期就是买入的机会。

这种心态变得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面向日内交易员的网站StockTwits最畅销的一款T恤是这样的:一个篮球运动员把一只熊灌进篮筐里,配以“BTFD”或者“Buy The F***ing Dip”(买他妈的跌)的字样。

由于担心新一轮下行即将到来,BTFD已经被一个新的缩写替代了:TINA,即在买入股票以外“别无选择”(There is no Alternative)。尽管金融、政治和经济方面的骚动时不时地折磨投资者的神经,很多投资者实际上没有什么别的选择,只能压下不情愿买入股票。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Robin Wigglesworth)

新的价值投资:ESG(环境、社会和治理)成为主流

在本十年的开端,如果你问问投资者关于ESG的事情,就算你误以为ESG代表“eye rolls, sneers and groans”(白眼、讥讽和抱怨)也不会有人责怪。但如今,基于“环境、社会和治理”方针的投资已成为主流。

2012年,咨询公司美世(Mercer)决定开始根据ESG标准对投资管理公司进行评级,这是一道分水岭。当然,如今投资者依然可以忽略ESG,但一家主要的咨询公司会就投资管理公司资产组合的可持续性对它们进行评级,这个事实让这个问题不再只是行善者的专属领域。

关于ESG市场的规模还存在很大的分歧——一些机构认为,以ESG策略管理的总资产规模高达30万亿美元,而另一些人认为这个规模接近3万亿美元。

展望未来,基金管理公司明白,它们面临一个困难的问题:它们之中,谁将来管理格蕾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的养老金?要迎合下一代财富所有者,就要有新的标准。

比利•瑙曼(Billy Nauma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金融市场的十年回顾

发布日期:2020-01-03 07:10
摘要:金融危机的余波以及被动型投资和量化投资塑造了过去这十年。记者挑选了一些重大时刻和事件,概述金融市场这不确定、脆弱的十年。



OR--商业新媒体 】金融危机的余波以及占据主导地位的被动型投资和量化投资塑造了过去这十年。

投资者享受了历史上时间最长、最强劲的牛市之一,但它也常常被称为有史以来最“令人憎恨”的牛市。经济复苏举步维艰、毫无生气,在一系列或大或小的冲击下,人们的神经一直在遭受折磨。

记者在此挑选了一些重大时刻和事件,概述金融市场这不确定、脆弱的十年。

被动投资的十年

2009年,当贝莱德(BlackRock)出手收购巴克莱(Barclays)旗下资产管理公司时,一些人认为135亿美元的标价过高,而且怀疑iShares交易所交易基金(ETF)业务的增长速度能否继续保持。如今看来,这一价格简直是本十年的大减价。

近年,ETF行业在规模、广度和复杂性方面都有了极大的发展。2009年底,ETF的规模刚刚超过1万亿美元。如今,这一数字已接近6万亿美元。

并不是所有人都对此感到兴奋。“被动型投资有吞噬资本主义的危险。”世界最大对冲基金之一埃利奥特资本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的创始人保罗•辛格(Paul Singer)在2016年致投资者的一封信中表示,“被动型投资在其初期可能是一个聪明的想法,但它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对……自由市场资本主义有害的事物。”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Robin Wigglesworth)

2010年5月
闪电崩盘(flash crash)

美国股市在2010年5月6日的“闪电崩盘”只持续了20分钟,但已经向天真的投资者和监管机构说明了,自动化技术在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已经多么彻底地渗透到了交易之中。

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在不到5分钟的时间内下跌近9%,这是华尔街有史以来最大的崩盘之一。股市熔断机制止住了这场暴跌,让人们有机会能够采取措施。

在这之后,茫然失措的监管机构开始更加关注股市和期货市场之间庞杂的联系。对许多投资者来说,这是他们收到的关于一群新市场参与者的第一次警报:高频交易者。

一份官方报告将此次“闪电崩盘”归咎于堪萨斯州一位基金经理所操作的41亿美元的期货交易。6年后,伦敦的一名独立交易员——“豪恩斯洛区的猎犬”(the Hound of Hounslow)——认罪,承认他在那天也通过操纵期货发挥了重要作用的刑事指控。

菲利普•斯塔福德(Philip Stafford)

2010年至2015年
希腊危机


希腊在2009年末披露其预算赤字是先前预估数字的两倍以上,事实证明这是一场严重危机的第一次震荡。希腊危机严重到对欧元区的架构构成了持续数年的威胁。

一系列旨在解决希腊财政危机的峰会未能阻止这场席卷了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和意大利,并可能致使全球经济再次陷入衰退的风暴。

几个国家被迫接受了有失脸面的纾困方案,希腊不得不对2000亿欧元的债务违约和重组——这是历史上最大的主权破产——并遭遇可怕的经济萧条。到2019年底,希腊终于在债务市场上恢复名誉。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Robin Wigglesworth)

2012年7月“不惜一切代价”

当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在伦敦登上讲台说这句话时,欧元区债务危机正面临着失控的危险。可以说,他用“不惜一切代价”这句话阻止了欧元区的瓦解。

这位时任的欧洲央行(ECB)行长所做出的保护欧元的承诺迅速恢复了欧元区债券市场的信心。高昂的借款成本开始下降,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现在——期间只有几次短暂的中断。

与之相比,欧洲央行随后为刺激经济增长和通胀所做的努力要逊色得多。但是,如今投资者很少会考虑一个国家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其原因则可以追溯到德拉吉所说的这句话。

汤米•斯塔宾顿(Tommy Stubbington)

2012年8月祈祷下雨

2012年,美国50年来最严重的干旱摧毁了玉米和大豆作物,导致其价格飙升至创纪录高位,粮食短缺的担忧席卷全球。

随着美国经历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年,农田里的作物枯萎了,这两种主要用于牲畜饲料的大宗商品的价格超过了2007-08年度粮食危机时期的最高值。

玉米价格在8月份达到创纪录的每蒲式耳8.44美元,大豆价格在9月份飙升至每蒲式耳17.95美元。时任美国农业部长汤姆•维尔萨克(Tom Vilsack)表示,他“每天都跪着”祈祷下雨。他当时说道:“如果我能够祈雨或者会跳祈雨舞,我会这么做的。”

干旱对美国农村造成了巨大的损害,但最终,由于对粮食安全最重要的两种大宗商品——小麦和大米——的全球供应仍然相对充足,在此五年前曾席卷全球的粮食恐慌没有卷土重来。

寺园惠美子(Emiko Terazono)

2013年“削减恐慌”(taper tantrum)

2013年,时任美联储(Fed)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指出了一个回头看来本该显而易见的事实:美联储不会永远维持其紧急刺激措施。这让市场陷入恐慌。

伯南克表示,美联储可能会在当年开始削减每月850亿美元的债券购买计划,并在第二年完全终止购买计划。由此产生的以大量抛售债券为特征的所谓“缩减恐慌”非常严重。

当时的一个主要担忧是,在美联储量化宽松时代涌入新兴市场的巨额投资有减少甚至完全逆转的危险。例如,印度卢比跌至历史低点。这一场景让人们第一次真正感受到投资者对央行支持的依赖程度——市场仍在努力控制这种依赖。

凯蒂•马丁(Katie Martin)

2014年油价暴跌

在阿拉伯骚乱期间,油价涨到每桶120多美元。在欧元区危机最严重期间,原油价格暴跌近30%。去年,在美国对伊朗实施制裁之前,油价回到80美元以上。所有这些事件对石油交易者来说都很重要。

但在石油市场的民间传说中,这些事件与这十年的决定性走势相比相形见绌:2014年至2016年原油价格暴跌,导致每桶100美元的时代戛然而止,并留下了至今仍能在全球感受到的涟漪。

交易者花了几年时间才意识到水力压裂法在得克萨斯州和北达科他州页岩油气田释放的能源的量级。但是到2014年,新的供应已开始席卷市场,供应前景从稀缺转向过剩。


沙特试图通过增产来打败新兴的竞争对手。但页岩油更为强势的回击,迫使沙特与俄罗斯结成一度在人们看来不太可能的石油联盟以管理供应。此后,原油价格或许已从每桶30美元回升至如今的60美元左右,但该行业已经发生了转变,油价大幅上涨的预期已经微乎其微。

戴维•谢泼德(David Sheppard)

2014年日本央行(BoJ)的“不给糖就捣蛋”

2014年10月30日,日本股市相对强健,日元的疲软足以减轻一些大出口商的压力。当时即将进入第3个年头的安倍经济学(Abenomics)和日本央行的相关政策似乎进展顺利。

这就是为什么日本央行的“万圣节”政策会议让所有人措手不及。一些人宣称,这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表明日本央行现在认为自己是全球货币战争的参与者。另一些人警告称,其政策核心要素之一将从政府债券市场吸走流动性并长期扭曲贸易,事实证明他们是正确的。

其中包括大幅增加量化质化宽松(QQE),大幅增加货币基础,对2%的通胀目标做出开放性承诺。此举包括将日本央行每年购买政府债券的规模从50万亿日元提高至80万亿日元,增幅达60%。

日本央行采取如此规模的意外行动实属罕见,股市大涨和日元大跌都反映了这一点。

利奥•刘易斯(Leo Lewis)

2015年比特币(Bitcoin)流行

本十年伊始,只有少数精通计算机的自由主义狂热分子知道比特币,他们想要一个能够在他们看来不可靠的机构之外运作的电子支付系统。


这种实际上只是一段电脑代码的资产是一位化名“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神秘人士创造的,那时刚刚诞生一年多。它的价值是核查以前的电子交易的报酬,早期交易价格不到一美元。

之后,比特币引发了从各国央行到普通消费者的爆炸性全球关注,在社交媒体助推的狂热下,其价值大起大落,令人目眩。比特币价格从2016年初的约400美元飙升至2017年的约2万美元,随后下跌逾一半。

比特币催生了类似的加密货币、引发了交易所出现的数百万美元失窃和与洗钱有关的监管调查。它依然是一种利基资产,现实世界中鲜有应用,但负面新闻没有扼杀人们对数字货币的兴趣。“中本聪”的身份仍然是个谜。

菲利普•斯塔福德(Philip Stafford)

2015年中国手法糟糕的币值重估

2015年,中国面临自己一手造成的双重危机。第一重危机是2014年末以来一直在膨胀的股市泡沫最终破裂。之前的股市上涨受到了高风险保证金贷款(投资者从券商手中借钱购买股票)激增的推动。监管机构最初对此视而不见,而中国官方媒体则鼓励投资者向股市投入更多资金,暗示股市上涨得到了政府的支持。

6月,有关部门打击了这种做法。到8月底,股市崩盘造成中国股市总市值蒸发24万亿元人民币(合3.4万亿美元),促使北京方面动员由国有投资者组成的“国家队”来稳定市场。


同月,中国央行(PBoC)大幅下调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意外进行货币贬值,震动全球市场,并导致巨额资本因担心人民币进一步贬值而外流。

最终,北京方面被迫在2016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动用外汇储备减缓人民币贬值,并收紧资本管制以遏制资本外流。康河信(Hudson Lockett)

2015年瑞士震惊市场

如果你想看看外汇交易员脸色发青的样子,有一招是问问他们,2015年1月15那天的上午,他们身在何处。

那时,瑞士央行(Swiss National Bank)宣布放弃保证欧元兑瑞郎汇率高于1欧元兑1.2瑞郎的政策,令市场大为震惊。此前,欧债危机促使寻求避险的投资者对瑞朗产生需求,压抑3年的需求在那时一口气爆发出来。


在一定程度上,这种震惊要归结于瑞士央行在数天前还在高唱其压低瑞朗的政策。然而,回想起来,很难看出瑞士央行还能以其他什么方式来做这件事情。无论如何,在当时,交易员对瑞士央行的话深信不疑,这导致各银行遭受巨额损失,一些规模较小的经纪商倒闭,投资者学到了惨痛的教训:要对大型央行的坚决保证保持一点怀疑。

凯蒂•马丁(Katie Martin)

2016年6月德国国债收益率跌破零

债券市场在金融危机后的上涨行情在2016年6月迎来了一个里程碑: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破零。自2014年以来,欧元区的一些短期债券的收益率一直为负值,但很多人认为这只是暂时的问题。

德国国债是整个欧元区的基准安全资产。德国国债收益率为负,强有力地表明了央行的刺激在多大程度上颠覆了对债券市场运作方式的传统设想。那时,在一个充斥着廉价资金的世界,投资者们准备好了倒给德国政府钱,让德国政府在整整10年时间里照管他们的资金。

金融危机以后的那段时期,对任何押注债券市场30年牛市结束的人来说都是痛苦的,比如在前一年,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创始人比尔•格罗斯(Bill Gross)曾说德国国债是“一个世纪内的做空”良机。今年,德国10年期借款成本触及负0.72%的创纪录低点。

汤米•斯塔宾顿(Tommy Stubbington)

“别无选择”:享受好日子吧

过去10年,市场的主导性主题是央行采取积极行动消除经济复苏面临的任何危险,这导致交易员戏称这是“买跌”的时代——也就是押注任何动荡期就是买入的机会。

这种心态变得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面向日内交易员的网站StockTwits最畅销的一款T恤是这样的:一个篮球运动员把一只熊灌进篮筐里,配以“BTFD”或者“Buy The F***ing Dip”(买他妈的跌)的字样。

由于担心新一轮下行即将到来,BTFD已经被一个新的缩写替代了:TINA,即在买入股票以外“别无选择”(There is no Alternative)。尽管金融、政治和经济方面的骚动时不时地折磨投资者的神经,很多投资者实际上没有什么别的选择,只能压下不情愿买入股票。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Robin Wigglesworth)

新的价值投资:ESG(环境、社会和治理)成为主流

在本十年的开端,如果你问问投资者关于ESG的事情,就算你误以为ESG代表“eye rolls, sneers and groans”(白眼、讥讽和抱怨)也不会有人责怪。但如今,基于“环境、社会和治理”方针的投资已成为主流。

2012年,咨询公司美世(Mercer)决定开始根据ESG标准对投资管理公司进行评级,这是一道分水岭。当然,如今投资者依然可以忽略ESG,但一家主要的咨询公司会就投资管理公司资产组合的可持续性对它们进行评级,这个事实让这个问题不再只是行善者的专属领域。

关于ESG市场的规模还存在很大的分歧——一些机构认为,以ESG策略管理的总资产规模高达30万亿美元,而另一些人认为这个规模接近3万亿美元。

展望未来,基金管理公司明白,它们面临一个困难的问题:它们之中,谁将来管理格蕾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的养老金?要迎合下一代财富所有者,就要有新的标准。

比利•瑙曼(Billy Nauma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金融危机的余波以及被动型投资和量化投资塑造了过去这十年。记者挑选了一些重大时刻和事件,概述金融市场这不确定、脆弱的十年。



OR--商业新媒体 】金融危机的余波以及占据主导地位的被动型投资和量化投资塑造了过去这十年。

投资者享受了历史上时间最长、最强劲的牛市之一,但它也常常被称为有史以来最“令人憎恨”的牛市。经济复苏举步维艰、毫无生气,在一系列或大或小的冲击下,人们的神经一直在遭受折磨。

记者在此挑选了一些重大时刻和事件,概述金融市场这不确定、脆弱的十年。

被动投资的十年

2009年,当贝莱德(BlackRock)出手收购巴克莱(Barclays)旗下资产管理公司时,一些人认为135亿美元的标价过高,而且怀疑iShares交易所交易基金(ETF)业务的增长速度能否继续保持。如今看来,这一价格简直是本十年的大减价。

近年,ETF行业在规模、广度和复杂性方面都有了极大的发展。2009年底,ETF的规模刚刚超过1万亿美元。如今,这一数字已接近6万亿美元。

并不是所有人都对此感到兴奋。“被动型投资有吞噬资本主义的危险。”世界最大对冲基金之一埃利奥特资本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的创始人保罗•辛格(Paul Singer)在2016年致投资者的一封信中表示,“被动型投资在其初期可能是一个聪明的想法,但它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对……自由市场资本主义有害的事物。”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Robin Wigglesworth)

2010年5月
闪电崩盘(flash crash)

美国股市在2010年5月6日的“闪电崩盘”只持续了20分钟,但已经向天真的投资者和监管机构说明了,自动化技术在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已经多么彻底地渗透到了交易之中。

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在不到5分钟的时间内下跌近9%,这是华尔街有史以来最大的崩盘之一。股市熔断机制止住了这场暴跌,让人们有机会能够采取措施。

在这之后,茫然失措的监管机构开始更加关注股市和期货市场之间庞杂的联系。对许多投资者来说,这是他们收到的关于一群新市场参与者的第一次警报:高频交易者。

一份官方报告将此次“闪电崩盘”归咎于堪萨斯州一位基金经理所操作的41亿美元的期货交易。6年后,伦敦的一名独立交易员——“豪恩斯洛区的猎犬”(the Hound of Hounslow)——认罪,承认他在那天也通过操纵期货发挥了重要作用的刑事指控。

菲利普•斯塔福德(Philip Stafford)

2010年至2015年
希腊危机


希腊在2009年末披露其预算赤字是先前预估数字的两倍以上,事实证明这是一场严重危机的第一次震荡。希腊危机严重到对欧元区的架构构成了持续数年的威胁。

一系列旨在解决希腊财政危机的峰会未能阻止这场席卷了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和意大利,并可能致使全球经济再次陷入衰退的风暴。

几个国家被迫接受了有失脸面的纾困方案,希腊不得不对2000亿欧元的债务违约和重组——这是历史上最大的主权破产——并遭遇可怕的经济萧条。到2019年底,希腊终于在债务市场上恢复名誉。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Robin Wigglesworth)

2012年7月“不惜一切代价”

当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在伦敦登上讲台说这句话时,欧元区债务危机正面临着失控的危险。可以说,他用“不惜一切代价”这句话阻止了欧元区的瓦解。

这位时任的欧洲央行(ECB)行长所做出的保护欧元的承诺迅速恢复了欧元区债券市场的信心。高昂的借款成本开始下降,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现在——期间只有几次短暂的中断。

与之相比,欧洲央行随后为刺激经济增长和通胀所做的努力要逊色得多。但是,如今投资者很少会考虑一个国家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其原因则可以追溯到德拉吉所说的这句话。

汤米•斯塔宾顿(Tommy Stubbington)

2012年8月祈祷下雨

2012年,美国50年来最严重的干旱摧毁了玉米和大豆作物,导致其价格飙升至创纪录高位,粮食短缺的担忧席卷全球。

随着美国经历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年,农田里的作物枯萎了,这两种主要用于牲畜饲料的大宗商品的价格超过了2007-08年度粮食危机时期的最高值。

玉米价格在8月份达到创纪录的每蒲式耳8.44美元,大豆价格在9月份飙升至每蒲式耳17.95美元。时任美国农业部长汤姆•维尔萨克(Tom Vilsack)表示,他“每天都跪着”祈祷下雨。他当时说道:“如果我能够祈雨或者会跳祈雨舞,我会这么做的。”

干旱对美国农村造成了巨大的损害,但最终,由于对粮食安全最重要的两种大宗商品——小麦和大米——的全球供应仍然相对充足,在此五年前曾席卷全球的粮食恐慌没有卷土重来。

寺园惠美子(Emiko Terazono)

2013年“削减恐慌”(taper tantrum)

2013年,时任美联储(Fed)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指出了一个回头看来本该显而易见的事实:美联储不会永远维持其紧急刺激措施。这让市场陷入恐慌。

伯南克表示,美联储可能会在当年开始削减每月850亿美元的债券购买计划,并在第二年完全终止购买计划。由此产生的以大量抛售债券为特征的所谓“缩减恐慌”非常严重。

当时的一个主要担忧是,在美联储量化宽松时代涌入新兴市场的巨额投资有减少甚至完全逆转的危险。例如,印度卢比跌至历史低点。这一场景让人们第一次真正感受到投资者对央行支持的依赖程度——市场仍在努力控制这种依赖。

凯蒂•马丁(Katie Martin)

2014年油价暴跌

在阿拉伯骚乱期间,油价涨到每桶120多美元。在欧元区危机最严重期间,原油价格暴跌近30%。去年,在美国对伊朗实施制裁之前,油价回到80美元以上。所有这些事件对石油交易者来说都很重要。

但在石油市场的民间传说中,这些事件与这十年的决定性走势相比相形见绌:2014年至2016年原油价格暴跌,导致每桶100美元的时代戛然而止,并留下了至今仍能在全球感受到的涟漪。

交易者花了几年时间才意识到水力压裂法在得克萨斯州和北达科他州页岩油气田释放的能源的量级。但是到2014年,新的供应已开始席卷市场,供应前景从稀缺转向过剩。


沙特试图通过增产来打败新兴的竞争对手。但页岩油更为强势的回击,迫使沙特与俄罗斯结成一度在人们看来不太可能的石油联盟以管理供应。此后,原油价格或许已从每桶30美元回升至如今的60美元左右,但该行业已经发生了转变,油价大幅上涨的预期已经微乎其微。

戴维•谢泼德(David Sheppard)

2014年日本央行(BoJ)的“不给糖就捣蛋”

2014年10月30日,日本股市相对强健,日元的疲软足以减轻一些大出口商的压力。当时即将进入第3个年头的安倍经济学(Abenomics)和日本央行的相关政策似乎进展顺利。

这就是为什么日本央行的“万圣节”政策会议让所有人措手不及。一些人宣称,这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表明日本央行现在认为自己是全球货币战争的参与者。另一些人警告称,其政策核心要素之一将从政府债券市场吸走流动性并长期扭曲贸易,事实证明他们是正确的。

其中包括大幅增加量化质化宽松(QQE),大幅增加货币基础,对2%的通胀目标做出开放性承诺。此举包括将日本央行每年购买政府债券的规模从50万亿日元提高至80万亿日元,增幅达60%。

日本央行采取如此规模的意外行动实属罕见,股市大涨和日元大跌都反映了这一点。

利奥•刘易斯(Leo Lewis)

2015年比特币(Bitcoin)流行

本十年伊始,只有少数精通计算机的自由主义狂热分子知道比特币,他们想要一个能够在他们看来不可靠的机构之外运作的电子支付系统。


这种实际上只是一段电脑代码的资产是一位化名“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神秘人士创造的,那时刚刚诞生一年多。它的价值是核查以前的电子交易的报酬,早期交易价格不到一美元。

之后,比特币引发了从各国央行到普通消费者的爆炸性全球关注,在社交媒体助推的狂热下,其价值大起大落,令人目眩。比特币价格从2016年初的约400美元飙升至2017年的约2万美元,随后下跌逾一半。

比特币催生了类似的加密货币、引发了交易所出现的数百万美元失窃和与洗钱有关的监管调查。它依然是一种利基资产,现实世界中鲜有应用,但负面新闻没有扼杀人们对数字货币的兴趣。“中本聪”的身份仍然是个谜。

菲利普•斯塔福德(Philip Stafford)

2015年中国手法糟糕的币值重估

2015年,中国面临自己一手造成的双重危机。第一重危机是2014年末以来一直在膨胀的股市泡沫最终破裂。之前的股市上涨受到了高风险保证金贷款(投资者从券商手中借钱购买股票)激增的推动。监管机构最初对此视而不见,而中国官方媒体则鼓励投资者向股市投入更多资金,暗示股市上涨得到了政府的支持。

6月,有关部门打击了这种做法。到8月底,股市崩盘造成中国股市总市值蒸发24万亿元人民币(合3.4万亿美元),促使北京方面动员由国有投资者组成的“国家队”来稳定市场。


同月,中国央行(PBoC)大幅下调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意外进行货币贬值,震动全球市场,并导致巨额资本因担心人民币进一步贬值而外流。

最终,北京方面被迫在2016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动用外汇储备减缓人民币贬值,并收紧资本管制以遏制资本外流。康河信(Hudson Lockett)

2015年瑞士震惊市场

如果你想看看外汇交易员脸色发青的样子,有一招是问问他们,2015年1月15那天的上午,他们身在何处。

那时,瑞士央行(Swiss National Bank)宣布放弃保证欧元兑瑞郎汇率高于1欧元兑1.2瑞郎的政策,令市场大为震惊。此前,欧债危机促使寻求避险的投资者对瑞朗产生需求,压抑3年的需求在那时一口气爆发出来。


在一定程度上,这种震惊要归结于瑞士央行在数天前还在高唱其压低瑞朗的政策。然而,回想起来,很难看出瑞士央行还能以其他什么方式来做这件事情。无论如何,在当时,交易员对瑞士央行的话深信不疑,这导致各银行遭受巨额损失,一些规模较小的经纪商倒闭,投资者学到了惨痛的教训:要对大型央行的坚决保证保持一点怀疑。

凯蒂•马丁(Katie Martin)

2016年6月德国国债收益率跌破零

债券市场在金融危机后的上涨行情在2016年6月迎来了一个里程碑: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破零。自2014年以来,欧元区的一些短期债券的收益率一直为负值,但很多人认为这只是暂时的问题。

德国国债是整个欧元区的基准安全资产。德国国债收益率为负,强有力地表明了央行的刺激在多大程度上颠覆了对债券市场运作方式的传统设想。那时,在一个充斥着廉价资金的世界,投资者们准备好了倒给德国政府钱,让德国政府在整整10年时间里照管他们的资金。

金融危机以后的那段时期,对任何押注债券市场30年牛市结束的人来说都是痛苦的,比如在前一年,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创始人比尔•格罗斯(Bill Gross)曾说德国国债是“一个世纪内的做空”良机。今年,德国10年期借款成本触及负0.72%的创纪录低点。

汤米•斯塔宾顿(Tommy Stubbington)

“别无选择”:享受好日子吧

过去10年,市场的主导性主题是央行采取积极行动消除经济复苏面临的任何危险,这导致交易员戏称这是“买跌”的时代——也就是押注任何动荡期就是买入的机会。

这种心态变得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面向日内交易员的网站StockTwits最畅销的一款T恤是这样的:一个篮球运动员把一只熊灌进篮筐里,配以“BTFD”或者“Buy The F***ing Dip”(买他妈的跌)的字样。

由于担心新一轮下行即将到来,BTFD已经被一个新的缩写替代了:TINA,即在买入股票以外“别无选择”(There is no Alternative)。尽管金融、政治和经济方面的骚动时不时地折磨投资者的神经,很多投资者实际上没有什么别的选择,只能压下不情愿买入股票。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Robin Wigglesworth)

新的价值投资:ESG(环境、社会和治理)成为主流

在本十年的开端,如果你问问投资者关于ESG的事情,就算你误以为ESG代表“eye rolls, sneers and groans”(白眼、讥讽和抱怨)也不会有人责怪。但如今,基于“环境、社会和治理”方针的投资已成为主流。

2012年,咨询公司美世(Mercer)决定开始根据ESG标准对投资管理公司进行评级,这是一道分水岭。当然,如今投资者依然可以忽略ESG,但一家主要的咨询公司会就投资管理公司资产组合的可持续性对它们进行评级,这个事实让这个问题不再只是行善者的专属领域。

关于ESG市场的规模还存在很大的分歧——一些机构认为,以ESG策略管理的总资产规模高达30万亿美元,而另一些人认为这个规模接近3万亿美元。

展望未来,基金管理公司明白,它们面临一个困难的问题:它们之中,谁将来管理格蕾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的养老金?要迎合下一代财富所有者,就要有新的标准。

比利•瑙曼(Billy Nauma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金融市场的十年回顾

发布日期:2020-01-03 07:10
摘要:金融危机的余波以及被动型投资和量化投资塑造了过去这十年。记者挑选了一些重大时刻和事件,概述金融市场这不确定、脆弱的十年。



OR--商业新媒体 】金融危机的余波以及占据主导地位的被动型投资和量化投资塑造了过去这十年。

投资者享受了历史上时间最长、最强劲的牛市之一,但它也常常被称为有史以来最“令人憎恨”的牛市。经济复苏举步维艰、毫无生气,在一系列或大或小的冲击下,人们的神经一直在遭受折磨。

记者在此挑选了一些重大时刻和事件,概述金融市场这不确定、脆弱的十年。

被动投资的十年

2009年,当贝莱德(BlackRock)出手收购巴克莱(Barclays)旗下资产管理公司时,一些人认为135亿美元的标价过高,而且怀疑iShares交易所交易基金(ETF)业务的增长速度能否继续保持。如今看来,这一价格简直是本十年的大减价。

近年,ETF行业在规模、广度和复杂性方面都有了极大的发展。2009年底,ETF的规模刚刚超过1万亿美元。如今,这一数字已接近6万亿美元。

并不是所有人都对此感到兴奋。“被动型投资有吞噬资本主义的危险。”世界最大对冲基金之一埃利奥特资本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的创始人保罗•辛格(Paul Singer)在2016年致投资者的一封信中表示,“被动型投资在其初期可能是一个聪明的想法,但它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对……自由市场资本主义有害的事物。”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Robin Wigglesworth)

2010年5月
闪电崩盘(flash crash)

美国股市在2010年5月6日的“闪电崩盘”只持续了20分钟,但已经向天真的投资者和监管机构说明了,自动化技术在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已经多么彻底地渗透到了交易之中。

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在不到5分钟的时间内下跌近9%,这是华尔街有史以来最大的崩盘之一。股市熔断机制止住了这场暴跌,让人们有机会能够采取措施。

在这之后,茫然失措的监管机构开始更加关注股市和期货市场之间庞杂的联系。对许多投资者来说,这是他们收到的关于一群新市场参与者的第一次警报:高频交易者。

一份官方报告将此次“闪电崩盘”归咎于堪萨斯州一位基金经理所操作的41亿美元的期货交易。6年后,伦敦的一名独立交易员——“豪恩斯洛区的猎犬”(the Hound of Hounslow)——认罪,承认他在那天也通过操纵期货发挥了重要作用的刑事指控。

菲利普•斯塔福德(Philip Stafford)

2010年至2015年
希腊危机


希腊在2009年末披露其预算赤字是先前预估数字的两倍以上,事实证明这是一场严重危机的第一次震荡。希腊危机严重到对欧元区的架构构成了持续数年的威胁。

一系列旨在解决希腊财政危机的峰会未能阻止这场席卷了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和意大利,并可能致使全球经济再次陷入衰退的风暴。

几个国家被迫接受了有失脸面的纾困方案,希腊不得不对2000亿欧元的债务违约和重组——这是历史上最大的主权破产——并遭遇可怕的经济萧条。到2019年底,希腊终于在债务市场上恢复名誉。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Robin Wigglesworth)

2012年7月“不惜一切代价”

当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在伦敦登上讲台说这句话时,欧元区债务危机正面临着失控的危险。可以说,他用“不惜一切代价”这句话阻止了欧元区的瓦解。

这位时任的欧洲央行(ECB)行长所做出的保护欧元的承诺迅速恢复了欧元区债券市场的信心。高昂的借款成本开始下降,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现在——期间只有几次短暂的中断。

与之相比,欧洲央行随后为刺激经济增长和通胀所做的努力要逊色得多。但是,如今投资者很少会考虑一个国家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其原因则可以追溯到德拉吉所说的这句话。

汤米•斯塔宾顿(Tommy Stubbington)

2012年8月祈祷下雨

2012年,美国50年来最严重的干旱摧毁了玉米和大豆作物,导致其价格飙升至创纪录高位,粮食短缺的担忧席卷全球。

随着美国经历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年,农田里的作物枯萎了,这两种主要用于牲畜饲料的大宗商品的价格超过了2007-08年度粮食危机时期的最高值。

玉米价格在8月份达到创纪录的每蒲式耳8.44美元,大豆价格在9月份飙升至每蒲式耳17.95美元。时任美国农业部长汤姆•维尔萨克(Tom Vilsack)表示,他“每天都跪着”祈祷下雨。他当时说道:“如果我能够祈雨或者会跳祈雨舞,我会这么做的。”

干旱对美国农村造成了巨大的损害,但最终,由于对粮食安全最重要的两种大宗商品——小麦和大米——的全球供应仍然相对充足,在此五年前曾席卷全球的粮食恐慌没有卷土重来。

寺园惠美子(Emiko Terazono)

2013年“削减恐慌”(taper tantrum)

2013年,时任美联储(Fed)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指出了一个回头看来本该显而易见的事实:美联储不会永远维持其紧急刺激措施。这让市场陷入恐慌。

伯南克表示,美联储可能会在当年开始削减每月850亿美元的债券购买计划,并在第二年完全终止购买计划。由此产生的以大量抛售债券为特征的所谓“缩减恐慌”非常严重。

当时的一个主要担忧是,在美联储量化宽松时代涌入新兴市场的巨额投资有减少甚至完全逆转的危险。例如,印度卢比跌至历史低点。这一场景让人们第一次真正感受到投资者对央行支持的依赖程度——市场仍在努力控制这种依赖。

凯蒂•马丁(Katie Martin)

2014年油价暴跌

在阿拉伯骚乱期间,油价涨到每桶120多美元。在欧元区危机最严重期间,原油价格暴跌近30%。去年,在美国对伊朗实施制裁之前,油价回到80美元以上。所有这些事件对石油交易者来说都很重要。

但在石油市场的民间传说中,这些事件与这十年的决定性走势相比相形见绌:2014年至2016年原油价格暴跌,导致每桶100美元的时代戛然而止,并留下了至今仍能在全球感受到的涟漪。

交易者花了几年时间才意识到水力压裂法在得克萨斯州和北达科他州页岩油气田释放的能源的量级。但是到2014年,新的供应已开始席卷市场,供应前景从稀缺转向过剩。


沙特试图通过增产来打败新兴的竞争对手。但页岩油更为强势的回击,迫使沙特与俄罗斯结成一度在人们看来不太可能的石油联盟以管理供应。此后,原油价格或许已从每桶30美元回升至如今的60美元左右,但该行业已经发生了转变,油价大幅上涨的预期已经微乎其微。

戴维•谢泼德(David Sheppard)

2014年日本央行(BoJ)的“不给糖就捣蛋”

2014年10月30日,日本股市相对强健,日元的疲软足以减轻一些大出口商的压力。当时即将进入第3个年头的安倍经济学(Abenomics)和日本央行的相关政策似乎进展顺利。

这就是为什么日本央行的“万圣节”政策会议让所有人措手不及。一些人宣称,这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表明日本央行现在认为自己是全球货币战争的参与者。另一些人警告称,其政策核心要素之一将从政府债券市场吸走流动性并长期扭曲贸易,事实证明他们是正确的。

其中包括大幅增加量化质化宽松(QQE),大幅增加货币基础,对2%的通胀目标做出开放性承诺。此举包括将日本央行每年购买政府债券的规模从50万亿日元提高至80万亿日元,增幅达60%。

日本央行采取如此规模的意外行动实属罕见,股市大涨和日元大跌都反映了这一点。

利奥•刘易斯(Leo Lewis)

2015年比特币(Bitcoin)流行

本十年伊始,只有少数精通计算机的自由主义狂热分子知道比特币,他们想要一个能够在他们看来不可靠的机构之外运作的电子支付系统。


这种实际上只是一段电脑代码的资产是一位化名“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神秘人士创造的,那时刚刚诞生一年多。它的价值是核查以前的电子交易的报酬,早期交易价格不到一美元。

之后,比特币引发了从各国央行到普通消费者的爆炸性全球关注,在社交媒体助推的狂热下,其价值大起大落,令人目眩。比特币价格从2016年初的约400美元飙升至2017年的约2万美元,随后下跌逾一半。

比特币催生了类似的加密货币、引发了交易所出现的数百万美元失窃和与洗钱有关的监管调查。它依然是一种利基资产,现实世界中鲜有应用,但负面新闻没有扼杀人们对数字货币的兴趣。“中本聪”的身份仍然是个谜。

菲利普•斯塔福德(Philip Stafford)

2015年中国手法糟糕的币值重估

2015年,中国面临自己一手造成的双重危机。第一重危机是2014年末以来一直在膨胀的股市泡沫最终破裂。之前的股市上涨受到了高风险保证金贷款(投资者从券商手中借钱购买股票)激增的推动。监管机构最初对此视而不见,而中国官方媒体则鼓励投资者向股市投入更多资金,暗示股市上涨得到了政府的支持。

6月,有关部门打击了这种做法。到8月底,股市崩盘造成中国股市总市值蒸发24万亿元人民币(合3.4万亿美元),促使北京方面动员由国有投资者组成的“国家队”来稳定市场。


同月,中国央行(PBoC)大幅下调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意外进行货币贬值,震动全球市场,并导致巨额资本因担心人民币进一步贬值而外流。

最终,北京方面被迫在2016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动用外汇储备减缓人民币贬值,并收紧资本管制以遏制资本外流。康河信(Hudson Lockett)

2015年瑞士震惊市场

如果你想看看外汇交易员脸色发青的样子,有一招是问问他们,2015年1月15那天的上午,他们身在何处。

那时,瑞士央行(Swiss National Bank)宣布放弃保证欧元兑瑞郎汇率高于1欧元兑1.2瑞郎的政策,令市场大为震惊。此前,欧债危机促使寻求避险的投资者对瑞朗产生需求,压抑3年的需求在那时一口气爆发出来。


在一定程度上,这种震惊要归结于瑞士央行在数天前还在高唱其压低瑞朗的政策。然而,回想起来,很难看出瑞士央行还能以其他什么方式来做这件事情。无论如何,在当时,交易员对瑞士央行的话深信不疑,这导致各银行遭受巨额损失,一些规模较小的经纪商倒闭,投资者学到了惨痛的教训:要对大型央行的坚决保证保持一点怀疑。

凯蒂•马丁(Katie Martin)

2016年6月德国国债收益率跌破零

债券市场在金融危机后的上涨行情在2016年6月迎来了一个里程碑: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破零。自2014年以来,欧元区的一些短期债券的收益率一直为负值,但很多人认为这只是暂时的问题。

德国国债是整个欧元区的基准安全资产。德国国债收益率为负,强有力地表明了央行的刺激在多大程度上颠覆了对债券市场运作方式的传统设想。那时,在一个充斥着廉价资金的世界,投资者们准备好了倒给德国政府钱,让德国政府在整整10年时间里照管他们的资金。

金融危机以后的那段时期,对任何押注债券市场30年牛市结束的人来说都是痛苦的,比如在前一年,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创始人比尔•格罗斯(Bill Gross)曾说德国国债是“一个世纪内的做空”良机。今年,德国10年期借款成本触及负0.72%的创纪录低点。

汤米•斯塔宾顿(Tommy Stubbington)

“别无选择”:享受好日子吧

过去10年,市场的主导性主题是央行采取积极行动消除经济复苏面临的任何危险,这导致交易员戏称这是“买跌”的时代——也就是押注任何动荡期就是买入的机会。

这种心态变得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面向日内交易员的网站StockTwits最畅销的一款T恤是这样的:一个篮球运动员把一只熊灌进篮筐里,配以“BTFD”或者“Buy The F***ing Dip”(买他妈的跌)的字样。

由于担心新一轮下行即将到来,BTFD已经被一个新的缩写替代了:TINA,即在买入股票以外“别无选择”(There is no Alternative)。尽管金融、政治和经济方面的骚动时不时地折磨投资者的神经,很多投资者实际上没有什么别的选择,只能压下不情愿买入股票。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Robin Wigglesworth)

新的价值投资:ESG(环境、社会和治理)成为主流

在本十年的开端,如果你问问投资者关于ESG的事情,就算你误以为ESG代表“eye rolls, sneers and groans”(白眼、讥讽和抱怨)也不会有人责怪。但如今,基于“环境、社会和治理”方针的投资已成为主流。

2012年,咨询公司美世(Mercer)决定开始根据ESG标准对投资管理公司进行评级,这是一道分水岭。当然,如今投资者依然可以忽略ESG,但一家主要的咨询公司会就投资管理公司资产组合的可持续性对它们进行评级,这个事实让这个问题不再只是行善者的专属领域。

关于ESG市场的规模还存在很大的分歧——一些机构认为,以ESG策略管理的总资产规模高达30万亿美元,而另一些人认为这个规模接近3万亿美元。

展望未来,基金管理公司明白,它们面临一个困难的问题:它们之中,谁将来管理格蕾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的养老金?要迎合下一代财富所有者,就要有新的标准。

比利•瑙曼(Billy Nauma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金融危机的余波以及被动型投资和量化投资塑造了过去这十年。记者挑选了一些重大时刻和事件,概述金融市场这不确定、脆弱的十年。



OR--商业新媒体 】金融危机的余波以及占据主导地位的被动型投资和量化投资塑造了过去这十年。

投资者享受了历史上时间最长、最强劲的牛市之一,但它也常常被称为有史以来最“令人憎恨”的牛市。经济复苏举步维艰、毫无生气,在一系列或大或小的冲击下,人们的神经一直在遭受折磨。

记者在此挑选了一些重大时刻和事件,概述金融市场这不确定、脆弱的十年。

被动投资的十年

2009年,当贝莱德(BlackRock)出手收购巴克莱(Barclays)旗下资产管理公司时,一些人认为135亿美元的标价过高,而且怀疑iShares交易所交易基金(ETF)业务的增长速度能否继续保持。如今看来,这一价格简直是本十年的大减价。

近年,ETF行业在规模、广度和复杂性方面都有了极大的发展。2009年底,ETF的规模刚刚超过1万亿美元。如今,这一数字已接近6万亿美元。

并不是所有人都对此感到兴奋。“被动型投资有吞噬资本主义的危险。”世界最大对冲基金之一埃利奥特资本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的创始人保罗•辛格(Paul Singer)在2016年致投资者的一封信中表示,“被动型投资在其初期可能是一个聪明的想法,但它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对……自由市场资本主义有害的事物。”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Robin Wigglesworth)

2010年5月
闪电崩盘(flash crash)

美国股市在2010年5月6日的“闪电崩盘”只持续了20分钟,但已经向天真的投资者和监管机构说明了,自动化技术在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已经多么彻底地渗透到了交易之中。

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在不到5分钟的时间内下跌近9%,这是华尔街有史以来最大的崩盘之一。股市熔断机制止住了这场暴跌,让人们有机会能够采取措施。

在这之后,茫然失措的监管机构开始更加关注股市和期货市场之间庞杂的联系。对许多投资者来说,这是他们收到的关于一群新市场参与者的第一次警报:高频交易者。

一份官方报告将此次“闪电崩盘”归咎于堪萨斯州一位基金经理所操作的41亿美元的期货交易。6年后,伦敦的一名独立交易员——“豪恩斯洛区的猎犬”(the Hound of Hounslow)——认罪,承认他在那天也通过操纵期货发挥了重要作用的刑事指控。

菲利普•斯塔福德(Philip Stafford)

2010年至2015年
希腊危机


希腊在2009年末披露其预算赤字是先前预估数字的两倍以上,事实证明这是一场严重危机的第一次震荡。希腊危机严重到对欧元区的架构构成了持续数年的威胁。

一系列旨在解决希腊财政危机的峰会未能阻止这场席卷了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和意大利,并可能致使全球经济再次陷入衰退的风暴。

几个国家被迫接受了有失脸面的纾困方案,希腊不得不对2000亿欧元的债务违约和重组——这是历史上最大的主权破产——并遭遇可怕的经济萧条。到2019年底,希腊终于在债务市场上恢复名誉。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Robin Wigglesworth)

2012年7月“不惜一切代价”

当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在伦敦登上讲台说这句话时,欧元区债务危机正面临着失控的危险。可以说,他用“不惜一切代价”这句话阻止了欧元区的瓦解。

这位时任的欧洲央行(ECB)行长所做出的保护欧元的承诺迅速恢复了欧元区债券市场的信心。高昂的借款成本开始下降,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现在——期间只有几次短暂的中断。

与之相比,欧洲央行随后为刺激经济增长和通胀所做的努力要逊色得多。但是,如今投资者很少会考虑一个国家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其原因则可以追溯到德拉吉所说的这句话。

汤米•斯塔宾顿(Tommy Stubbington)

2012年8月祈祷下雨

2012年,美国50年来最严重的干旱摧毁了玉米和大豆作物,导致其价格飙升至创纪录高位,粮食短缺的担忧席卷全球。

随着美国经历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年,农田里的作物枯萎了,这两种主要用于牲畜饲料的大宗商品的价格超过了2007-08年度粮食危机时期的最高值。

玉米价格在8月份达到创纪录的每蒲式耳8.44美元,大豆价格在9月份飙升至每蒲式耳17.95美元。时任美国农业部长汤姆•维尔萨克(Tom Vilsack)表示,他“每天都跪着”祈祷下雨。他当时说道:“如果我能够祈雨或者会跳祈雨舞,我会这么做的。”

干旱对美国农村造成了巨大的损害,但最终,由于对粮食安全最重要的两种大宗商品——小麦和大米——的全球供应仍然相对充足,在此五年前曾席卷全球的粮食恐慌没有卷土重来。

寺园惠美子(Emiko Terazono)

2013年“削减恐慌”(taper tantrum)

2013年,时任美联储(Fed)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指出了一个回头看来本该显而易见的事实:美联储不会永远维持其紧急刺激措施。这让市场陷入恐慌。

伯南克表示,美联储可能会在当年开始削减每月850亿美元的债券购买计划,并在第二年完全终止购买计划。由此产生的以大量抛售债券为特征的所谓“缩减恐慌”非常严重。

当时的一个主要担忧是,在美联储量化宽松时代涌入新兴市场的巨额投资有减少甚至完全逆转的危险。例如,印度卢比跌至历史低点。这一场景让人们第一次真正感受到投资者对央行支持的依赖程度——市场仍在努力控制这种依赖。

凯蒂•马丁(Katie Martin)

2014年油价暴跌

在阿拉伯骚乱期间,油价涨到每桶120多美元。在欧元区危机最严重期间,原油价格暴跌近30%。去年,在美国对伊朗实施制裁之前,油价回到80美元以上。所有这些事件对石油交易者来说都很重要。

但在石油市场的民间传说中,这些事件与这十年的决定性走势相比相形见绌:2014年至2016年原油价格暴跌,导致每桶100美元的时代戛然而止,并留下了至今仍能在全球感受到的涟漪。

交易者花了几年时间才意识到水力压裂法在得克萨斯州和北达科他州页岩油气田释放的能源的量级。但是到2014年,新的供应已开始席卷市场,供应前景从稀缺转向过剩。


沙特试图通过增产来打败新兴的竞争对手。但页岩油更为强势的回击,迫使沙特与俄罗斯结成一度在人们看来不太可能的石油联盟以管理供应。此后,原油价格或许已从每桶30美元回升至如今的60美元左右,但该行业已经发生了转变,油价大幅上涨的预期已经微乎其微。

戴维•谢泼德(David Sheppard)

2014年日本央行(BoJ)的“不给糖就捣蛋”

2014年10月30日,日本股市相对强健,日元的疲软足以减轻一些大出口商的压力。当时即将进入第3个年头的安倍经济学(Abenomics)和日本央行的相关政策似乎进展顺利。

这就是为什么日本央行的“万圣节”政策会议让所有人措手不及。一些人宣称,这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表明日本央行现在认为自己是全球货币战争的参与者。另一些人警告称,其政策核心要素之一将从政府债券市场吸走流动性并长期扭曲贸易,事实证明他们是正确的。

其中包括大幅增加量化质化宽松(QQE),大幅增加货币基础,对2%的通胀目标做出开放性承诺。此举包括将日本央行每年购买政府债券的规模从50万亿日元提高至80万亿日元,增幅达60%。

日本央行采取如此规模的意外行动实属罕见,股市大涨和日元大跌都反映了这一点。

利奥•刘易斯(Leo Lewis)

2015年比特币(Bitcoin)流行

本十年伊始,只有少数精通计算机的自由主义狂热分子知道比特币,他们想要一个能够在他们看来不可靠的机构之外运作的电子支付系统。


这种实际上只是一段电脑代码的资产是一位化名“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神秘人士创造的,那时刚刚诞生一年多。它的价值是核查以前的电子交易的报酬,早期交易价格不到一美元。

之后,比特币引发了从各国央行到普通消费者的爆炸性全球关注,在社交媒体助推的狂热下,其价值大起大落,令人目眩。比特币价格从2016年初的约400美元飙升至2017年的约2万美元,随后下跌逾一半。

比特币催生了类似的加密货币、引发了交易所出现的数百万美元失窃和与洗钱有关的监管调查。它依然是一种利基资产,现实世界中鲜有应用,但负面新闻没有扼杀人们对数字货币的兴趣。“中本聪”的身份仍然是个谜。

菲利普•斯塔福德(Philip Stafford)

2015年中国手法糟糕的币值重估

2015年,中国面临自己一手造成的双重危机。第一重危机是2014年末以来一直在膨胀的股市泡沫最终破裂。之前的股市上涨受到了高风险保证金贷款(投资者从券商手中借钱购买股票)激增的推动。监管机构最初对此视而不见,而中国官方媒体则鼓励投资者向股市投入更多资金,暗示股市上涨得到了政府的支持。

6月,有关部门打击了这种做法。到8月底,股市崩盘造成中国股市总市值蒸发24万亿元人民币(合3.4万亿美元),促使北京方面动员由国有投资者组成的“国家队”来稳定市场。


同月,中国央行(PBoC)大幅下调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意外进行货币贬值,震动全球市场,并导致巨额资本因担心人民币进一步贬值而外流。

最终,北京方面被迫在2016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动用外汇储备减缓人民币贬值,并收紧资本管制以遏制资本外流。康河信(Hudson Lockett)

2015年瑞士震惊市场

如果你想看看外汇交易员脸色发青的样子,有一招是问问他们,2015年1月15那天的上午,他们身在何处。

那时,瑞士央行(Swiss National Bank)宣布放弃保证欧元兑瑞郎汇率高于1欧元兑1.2瑞郎的政策,令市场大为震惊。此前,欧债危机促使寻求避险的投资者对瑞朗产生需求,压抑3年的需求在那时一口气爆发出来。


在一定程度上,这种震惊要归结于瑞士央行在数天前还在高唱其压低瑞朗的政策。然而,回想起来,很难看出瑞士央行还能以其他什么方式来做这件事情。无论如何,在当时,交易员对瑞士央行的话深信不疑,这导致各银行遭受巨额损失,一些规模较小的经纪商倒闭,投资者学到了惨痛的教训:要对大型央行的坚决保证保持一点怀疑。

凯蒂•马丁(Katie Martin)

2016年6月德国国债收益率跌破零

债券市场在金融危机后的上涨行情在2016年6月迎来了一个里程碑: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破零。自2014年以来,欧元区的一些短期债券的收益率一直为负值,但很多人认为这只是暂时的问题。

德国国债是整个欧元区的基准安全资产。德国国债收益率为负,强有力地表明了央行的刺激在多大程度上颠覆了对债券市场运作方式的传统设想。那时,在一个充斥着廉价资金的世界,投资者们准备好了倒给德国政府钱,让德国政府在整整10年时间里照管他们的资金。

金融危机以后的那段时期,对任何押注债券市场30年牛市结束的人来说都是痛苦的,比如在前一年,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创始人比尔•格罗斯(Bill Gross)曾说德国国债是“一个世纪内的做空”良机。今年,德国10年期借款成本触及负0.72%的创纪录低点。

汤米•斯塔宾顿(Tommy Stubbington)

“别无选择”:享受好日子吧

过去10年,市场的主导性主题是央行采取积极行动消除经济复苏面临的任何危险,这导致交易员戏称这是“买跌”的时代——也就是押注任何动荡期就是买入的机会。

这种心态变得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面向日内交易员的网站StockTwits最畅销的一款T恤是这样的:一个篮球运动员把一只熊灌进篮筐里,配以“BTFD”或者“Buy The F***ing Dip”(买他妈的跌)的字样。

由于担心新一轮下行即将到来,BTFD已经被一个新的缩写替代了:TINA,即在买入股票以外“别无选择”(There is no Alternative)。尽管金融、政治和经济方面的骚动时不时地折磨投资者的神经,很多投资者实际上没有什么别的选择,只能压下不情愿买入股票。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Robin Wigglesworth)

新的价值投资:ESG(环境、社会和治理)成为主流

在本十年的开端,如果你问问投资者关于ESG的事情,就算你误以为ESG代表“eye rolls, sneers and groans”(白眼、讥讽和抱怨)也不会有人责怪。但如今,基于“环境、社会和治理”方针的投资已成为主流。

2012年,咨询公司美世(Mercer)决定开始根据ESG标准对投资管理公司进行评级,这是一道分水岭。当然,如今投资者依然可以忽略ESG,但一家主要的咨询公司会就投资管理公司资产组合的可持续性对它们进行评级,这个事实让这个问题不再只是行善者的专属领域。

关于ESG市场的规模还存在很大的分歧——一些机构认为,以ESG策略管理的总资产规模高达30万亿美元,而另一些人认为这个规模接近3万亿美元。

展望未来,基金管理公司明白,它们面临一个困难的问题:它们之中,谁将来管理格蕾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的养老金?要迎合下一代财富所有者,就要有新的标准。

比利•瑙曼(Billy Nauma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