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美国要求中国到2020年底将贸易逆差降低2,000亿美元

发布日期:2018-05-05 22:38

作为本周中美谈判的一部分,美国向中方提出了一长串贸易方面的要求,其中包括将美中贸易逆差削减2,000亿美元,以及要求中国政府停止针对高新技术领域的所有支持性措施。中方则称这些要求“不公平”。

美方是在一份文件中提出这些涉及面广泛的要求的,并在美中贸易谈判于周四开始前将该文件提交给了中国官员。这些要求的内容还包括,中国需下调对美国进口商品征收的关税,并承诺不会对美国的惩罚措施及贸易限制进行报复。

此次谈判已在周五结束。在本周谈判开始之前的数周里,美中之间采取了针锋相对的贸易惩罚措施,双方的嘴仗也日益升级。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周五下午的一篇报道将此次谈判描述为“坦诚、高效、富有建设性的讨论”。新华社报道称,双方“在有些领域达成了一些共识”,但“在一些问题上还存在较大分歧”;“双方同意继续就有关问题保持密切沟通,并建立相应工作机制”。参于此次谈判的中方团队由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领衔,美方团队则由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带领。

美国官员未立即就此次谈判置评。美方高级官员团队此次访问是由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批准的,意在试探中国政府是否愿意对政策进行重大调整。美方团队中的官员还包括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

上述美方文件称美中贸易关系“严重失衡”。文件还提到,美国面向中国的投资及服务销售仍“严重受限”,且中国产业政策给美国带来严重的经济和安全担忧。

据知情人士称,中方官员认为美方的提议“不公平”。

为解决美中贸易关系不平衡,文件向中国提出了八点计划,并要求中国在一到两年之内调整政策措施。文件还称,美国已准备好就文件中涉及的计划要求进行谈判。

在周二启程赴北京之前,莱特希泽称美国政府并不是要改变中国的体系,而是要确保美国不成为这一体系的“受害者”。然而,美方文件中提出的许多要求其实相当于要求中国大幅调整其经济管理方式。

美方提出的第一点要求是,中国需在2020年年末前将美中贸易逆差降低至少2,000亿美元。去年的美中商品贸易逆差为3,750亿美元。特朗普此前已多次表示,他希望中国将美中贸易逆差削减1,000亿美元/年。

美国还要求中国立即停止向《中国制造2025》计划涉及的先进技术领域提供补贴或其他支持。中国政府制定这项计划的目的是要在制造业和工业未来前沿领域占据主导地位,这些领域包括机器人、航空航天和新能源汽车等多个行业。

此外,根据上述文件,美国还要求中国将所有非核心产业商品的关税降至不高于美国对进口产品征收的关税水平。

美国还要求中国保证不对美国因知识产权争端采取的措施进行报复,并要求中国撤回就知识产权问题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的申诉。

美方还特别要求中国政府同意不采取针对美国农民和农产品的措施。在美中贸易冲突问题上,美国政府对美国农民的游说特别敏感,因为这一群体是共和党的一个重要支持基础,在今年11月的美国中期选举中将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特朗普已将中国作为他经济政策中的主要关注点,称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照顾了大型中资企业,而损害了美国企业的利益。

过去几个月,特朗普政府加大了对华贸易施压的力度,向产自中国的太阳能板、钢铁和铝采取关税措施。特朗普还威胁向高达1,500亿美元进口自中国的产品加征关税;另外,在两国围绕知识产权存在纠纷之际,美国还威胁限制中国的对美投资。

根据这份送交中方的文件,美国要求中国不要“反对、挑战或报复”美国对来自中国的投资所施加的限制。

中国上个月已宣布对产自美国的产品加征关税,包括农产品、汽车和飞机,以此对美方行动作出回应。中国还迟迟不批准由美国公司发起的多宗并购交易,包括高通公司(Qualcomm Inc., QCOM)和贝恩资本(Bain Capital)的待批交易。

除了要求中国下调关税以外,美国还要求中国立即且彻底改变外商投资审批方式。目前的流程是外资企业首先提交申请,然后由中国有关部门进行审批。美国希望,除了防务等受限领域外,其他领域能够全面向外商投资放开,并针对受限领域发布“负面清单”。在奥巴马执政时代,这是美中贸易谈判的一个核心议题。特朗普政府已终止了这些谈判,但仍希望中国能显著改变对待外商投资的方式。

根据上述文件,美国贸易代表团希望中国在7月1日前发布一份“更好的覆盖全国范围的外商投资负面清单”。

美国还提议双方每季度举行会谈,以评估中国在达成议定目标方面的进展。这份文件称,如果中国未能满足相关要求,美国或将对中国产品额外征收关税或采取其他限制措施。

美方团队中的资深官员在中国问题上观点不一,其中,外界认为姆努钦的目标是要在金融服务领域达成协议以便安抚市场。但是在这份文件中,美方团队成员采取了一致立场,且反映出莱特希泽和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所持的较为强硬的对华立场。特朗普也持相同立场。

Lingling Wei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编辑邮箱:service@or123.top)

作为本周中美谈判的一部分,美国向中方提出了一长串贸易方面的要求,其中包括将美中贸易逆差削减2,000亿美元,以及要求中国政府停止针对高新技术领域的所有支持性措施。中方则称这些要求“不公平”。

美方是在一份文件中提出这些涉及面广泛的要求的,并在美中贸易谈判于周四开始前将该文件提交给了中国官员。这些要求的内容还包括,中国需下调对美国进口商品征收的关税,并承诺不会对美国的惩罚措施及贸易限制进行报复。

此次谈判已在周五结束。在本周谈判开始之前的数周里,美中之间采取了针锋相对的贸易惩罚措施,双方的嘴仗也日益升级。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周五下午的一篇报道将此次谈判描述为“坦诚、高效、富有建设性的讨论”。新华社报道称,双方“在有些领域达成了一些共识”,但“在一些问题上还存在较大分歧”;“双方同意继续就有关问题保持密切沟通,并建立相应工作机制”。参于此次谈判的中方团队由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领衔,美方团队则由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带领。

美国官员未立即就此次谈判置评。美方高级官员团队此次访问是由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批准的,意在试探中国政府是否愿意对政策进行重大调整。美方团队中的官员还包括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

上述美方文件称美中贸易关系“严重失衡”。文件还提到,美国面向中国的投资及服务销售仍“严重受限”,且中国产业政策给美国带来严重的经济和安全担忧。

据知情人士称,中方官员认为美方的提议“不公平”。

为解决美中贸易关系不平衡,文件向中国提出了八点计划,并要求中国在一到两年之内调整政策措施。文件还称,美国已准备好就文件中涉及的计划要求进行谈判。

在周二启程赴北京之前,莱特希泽称美国政府并不是要改变中国的体系,而是要确保美国不成为这一体系的“受害者”。然而,美方文件中提出的许多要求其实相当于要求中国大幅调整其经济管理方式。

美方提出的第一点要求是,中国需在2020年年末前将美中贸易逆差降低至少2,000亿美元。去年的美中商品贸易逆差为3,750亿美元。特朗普此前已多次表示,他希望中国将美中贸易逆差削减1,000亿美元/年。

美国还要求中国立即停止向《中国制造2025》计划涉及的先进技术领域提供补贴或其他支持。中国政府制定这项计划的目的是要在制造业和工业未来前沿领域占据主导地位,这些领域包括机器人、航空航天和新能源汽车等多个行业。

此外,根据上述文件,美国还要求中国将所有非核心产业商品的关税降至不高于美国对进口产品征收的关税水平。

美国还要求中国保证不对美国因知识产权争端采取的措施进行报复,并要求中国撤回就知识产权问题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的申诉。

美方还特别要求中国政府同意不采取针对美国农民和农产品的措施。在美中贸易冲突问题上,美国政府对美国农民的游说特别敏感,因为这一群体是共和党的一个重要支持基础,在今年11月的美国中期选举中将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特朗普已将中国作为他经济政策中的主要关注点,称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照顾了大型中资企业,而损害了美国企业的利益。

过去几个月,特朗普政府加大了对华贸易施压的力度,向产自中国的太阳能板、钢铁和铝采取关税措施。特朗普还威胁向高达1,500亿美元进口自中国的产品加征关税;另外,在两国围绕知识产权存在纠纷之际,美国还威胁限制中国的对美投资。

根据这份送交中方的文件,美国要求中国不要“反对、挑战或报复”美国对来自中国的投资所施加的限制。

中国上个月已宣布对产自美国的产品加征关税,包括农产品、汽车和飞机,以此对美方行动作出回应。中国还迟迟不批准由美国公司发起的多宗并购交易,包括高通公司(Qualcomm Inc., QCOM)和贝恩资本(Bain Capital)的待批交易。

除了要求中国下调关税以外,美国还要求中国立即且彻底改变外商投资审批方式。目前的流程是外资企业首先提交申请,然后由中国有关部门进行审批。美国希望,除了防务等受限领域外,其他领域能够全面向外商投资放开,并针对受限领域发布“负面清单”。在奥巴马执政时代,这是美中贸易谈判的一个核心议题。特朗普政府已终止了这些谈判,但仍希望中国能显著改变对待外商投资的方式。

根据上述文件,美国贸易代表团希望中国在7月1日前发布一份“更好的覆盖全国范围的外商投资负面清单”。

美国还提议双方每季度举行会谈,以评估中国在达成议定目标方面的进展。这份文件称,如果中国未能满足相关要求,美国或将对中国产品额外征收关税或采取其他限制措施。

美方团队中的资深官员在中国问题上观点不一,其中,外界认为姆努钦的目标是要在金融服务领域达成协议以便安抚市场。但是在这份文件中,美方团队成员采取了一致立场,且反映出莱特希泽和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所持的较为强硬的对华立场。特朗普也持相同立场。

Lingling Wei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编辑邮箱: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作为本周中美谈判的一部分,美国向中方提出了一长串贸易方面的要求,其中包括将美中贸易逆差削减2,000亿美元,以及要求中国政府停止针对高新技术领域的所有支持性措施。中方则称这些要求“不公平”。

美方是在一份文件中提出这些涉及面广泛的要求的,并在美中贸易谈判于周四开始前将该文件提交给了中国官员。这些要求的内容还包括,中国需下调对美国进口商品征收的关税,并承诺不会对美国的惩罚措施及贸易限制进行报复。

此次谈判已在周五结束。在本周谈判开始之前的数周里,美中之间采取了针锋相对的贸易惩罚措施,双方的嘴仗也日益升级。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周五下午的一篇报道将此次谈判描述为“坦诚、高效、富有建设性的讨论”。新华社报道称,双方“在有些领域达成了一些共识”,但“在一些问题上还存在较大分歧”;“双方同意继续就有关问题保持密切沟通,并建立相应工作机制”。参于此次谈判的中方团队由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领衔,美方团队则由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带领。

美国官员未立即就此次谈判置评。美方高级官员团队此次访问是由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批准的,意在试探中国政府是否愿意对政策进行重大调整。美方团队中的官员还包括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

上述美方文件称美中贸易关系“严重失衡”。文件还提到,美国面向中国的投资及服务销售仍“严重受限”,且中国产业政策给美国带来严重的经济和安全担忧。

据知情人士称,中方官员认为美方的提议“不公平”。

为解决美中贸易关系不平衡,文件向中国提出了八点计划,并要求中国在一到两年之内调整政策措施。文件还称,美国已准备好就文件中涉及的计划要求进行谈判。

在周二启程赴北京之前,莱特希泽称美国政府并不是要改变中国的体系,而是要确保美国不成为这一体系的“受害者”。然而,美方文件中提出的许多要求其实相当于要求中国大幅调整其经济管理方式。

美方提出的第一点要求是,中国需在2020年年末前将美中贸易逆差降低至少2,000亿美元。去年的美中商品贸易逆差为3,750亿美元。特朗普此前已多次表示,他希望中国将美中贸易逆差削减1,000亿美元/年。

美国还要求中国立即停止向《中国制造2025》计划涉及的先进技术领域提供补贴或其他支持。中国政府制定这项计划的目的是要在制造业和工业未来前沿领域占据主导地位,这些领域包括机器人、航空航天和新能源汽车等多个行业。

此外,根据上述文件,美国还要求中国将所有非核心产业商品的关税降至不高于美国对进口产品征收的关税水平。

美国还要求中国保证不对美国因知识产权争端采取的措施进行报复,并要求中国撤回就知识产权问题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的申诉。

美方还特别要求中国政府同意不采取针对美国农民和农产品的措施。在美中贸易冲突问题上,美国政府对美国农民的游说特别敏感,因为这一群体是共和党的一个重要支持基础,在今年11月的美国中期选举中将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特朗普已将中国作为他经济政策中的主要关注点,称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照顾了大型中资企业,而损害了美国企业的利益。

过去几个月,特朗普政府加大了对华贸易施压的力度,向产自中国的太阳能板、钢铁和铝采取关税措施。特朗普还威胁向高达1,500亿美元进口自中国的产品加征关税;另外,在两国围绕知识产权存在纠纷之际,美国还威胁限制中国的对美投资。

根据这份送交中方的文件,美国要求中国不要“反对、挑战或报复”美国对来自中国的投资所施加的限制。

中国上个月已宣布对产自美国的产品加征关税,包括农产品、汽车和飞机,以此对美方行动作出回应。中国还迟迟不批准由美国公司发起的多宗并购交易,包括高通公司(Qualcomm Inc., QCOM)和贝恩资本(Bain Capital)的待批交易。

除了要求中国下调关税以外,美国还要求中国立即且彻底改变外商投资审批方式。目前的流程是外资企业首先提交申请,然后由中国有关部门进行审批。美国希望,除了防务等受限领域外,其他领域能够全面向外商投资放开,并针对受限领域发布“负面清单”。在奥巴马执政时代,这是美中贸易谈判的一个核心议题。特朗普政府已终止了这些谈判,但仍希望中国能显著改变对待外商投资的方式。

根据上述文件,美国贸易代表团希望中国在7月1日前发布一份“更好的覆盖全国范围的外商投资负面清单”。

美国还提议双方每季度举行会谈,以评估中国在达成议定目标方面的进展。这份文件称,如果中国未能满足相关要求,美国或将对中国产品额外征收关税或采取其他限制措施。

美方团队中的资深官员在中国问题上观点不一,其中,外界认为姆努钦的目标是要在金融服务领域达成协议以便安抚市场。但是在这份文件中,美方团队成员采取了一致立场,且反映出莱特希泽和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所持的较为强硬的对华立场。特朗普也持相同立场。

Lingling Wei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编辑邮箱:service@or123.top)



美国要求中国到2020年底将贸易逆差降低2,000亿美元

发布日期:2018-05-05 22:38

作为本周中美谈判的一部分,美国向中方提出了一长串贸易方面的要求,其中包括将美中贸易逆差削减2,000亿美元,以及要求中国政府停止针对高新技术领域的所有支持性措施。中方则称这些要求“不公平”。

美方是在一份文件中提出这些涉及面广泛的要求的,并在美中贸易谈判于周四开始前将该文件提交给了中国官员。这些要求的内容还包括,中国需下调对美国进口商品征收的关税,并承诺不会对美国的惩罚措施及贸易限制进行报复。

此次谈判已在周五结束。在本周谈判开始之前的数周里,美中之间采取了针锋相对的贸易惩罚措施,双方的嘴仗也日益升级。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周五下午的一篇报道将此次谈判描述为“坦诚、高效、富有建设性的讨论”。新华社报道称,双方“在有些领域达成了一些共识”,但“在一些问题上还存在较大分歧”;“双方同意继续就有关问题保持密切沟通,并建立相应工作机制”。参于此次谈判的中方团队由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领衔,美方团队则由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带领。

美国官员未立即就此次谈判置评。美方高级官员团队此次访问是由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批准的,意在试探中国政府是否愿意对政策进行重大调整。美方团队中的官员还包括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

上述美方文件称美中贸易关系“严重失衡”。文件还提到,美国面向中国的投资及服务销售仍“严重受限”,且中国产业政策给美国带来严重的经济和安全担忧。

据知情人士称,中方官员认为美方的提议“不公平”。

为解决美中贸易关系不平衡,文件向中国提出了八点计划,并要求中国在一到两年之内调整政策措施。文件还称,美国已准备好就文件中涉及的计划要求进行谈判。

在周二启程赴北京之前,莱特希泽称美国政府并不是要改变中国的体系,而是要确保美国不成为这一体系的“受害者”。然而,美方文件中提出的许多要求其实相当于要求中国大幅调整其经济管理方式。

美方提出的第一点要求是,中国需在2020年年末前将美中贸易逆差降低至少2,000亿美元。去年的美中商品贸易逆差为3,750亿美元。特朗普此前已多次表示,他希望中国将美中贸易逆差削减1,000亿美元/年。

美国还要求中国立即停止向《中国制造2025》计划涉及的先进技术领域提供补贴或其他支持。中国政府制定这项计划的目的是要在制造业和工业未来前沿领域占据主导地位,这些领域包括机器人、航空航天和新能源汽车等多个行业。

此外,根据上述文件,美国还要求中国将所有非核心产业商品的关税降至不高于美国对进口产品征收的关税水平。

美国还要求中国保证不对美国因知识产权争端采取的措施进行报复,并要求中国撤回就知识产权问题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的申诉。

美方还特别要求中国政府同意不采取针对美国农民和农产品的措施。在美中贸易冲突问题上,美国政府对美国农民的游说特别敏感,因为这一群体是共和党的一个重要支持基础,在今年11月的美国中期选举中将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特朗普已将中国作为他经济政策中的主要关注点,称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照顾了大型中资企业,而损害了美国企业的利益。

过去几个月,特朗普政府加大了对华贸易施压的力度,向产自中国的太阳能板、钢铁和铝采取关税措施。特朗普还威胁向高达1,500亿美元进口自中国的产品加征关税;另外,在两国围绕知识产权存在纠纷之际,美国还威胁限制中国的对美投资。

根据这份送交中方的文件,美国要求中国不要“反对、挑战或报复”美国对来自中国的投资所施加的限制。

中国上个月已宣布对产自美国的产品加征关税,包括农产品、汽车和飞机,以此对美方行动作出回应。中国还迟迟不批准由美国公司发起的多宗并购交易,包括高通公司(Qualcomm Inc., QCOM)和贝恩资本(Bain Capital)的待批交易。

除了要求中国下调关税以外,美国还要求中国立即且彻底改变外商投资审批方式。目前的流程是外资企业首先提交申请,然后由中国有关部门进行审批。美国希望,除了防务等受限领域外,其他领域能够全面向外商投资放开,并针对受限领域发布“负面清单”。在奥巴马执政时代,这是美中贸易谈判的一个核心议题。特朗普政府已终止了这些谈判,但仍希望中国能显著改变对待外商投资的方式。

根据上述文件,美国贸易代表团希望中国在7月1日前发布一份“更好的覆盖全国范围的外商投资负面清单”。

美国还提议双方每季度举行会谈,以评估中国在达成议定目标方面的进展。这份文件称,如果中国未能满足相关要求,美国或将对中国产品额外征收关税或采取其他限制措施。

美方团队中的资深官员在中国问题上观点不一,其中,外界认为姆努钦的目标是要在金融服务领域达成协议以便安抚市场。但是在这份文件中,美方团队成员采取了一致立场,且反映出莱特希泽和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所持的较为强硬的对华立场。特朗普也持相同立场。

Lingling Wei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编辑邮箱:service@or123.top)

作为本周中美谈判的一部分,美国向中方提出了一长串贸易方面的要求,其中包括将美中贸易逆差削减2,000亿美元,以及要求中国政府停止针对高新技术领域的所有支持性措施。中方则称这些要求“不公平”。

美方是在一份文件中提出这些涉及面广泛的要求的,并在美中贸易谈判于周四开始前将该文件提交给了中国官员。这些要求的内容还包括,中国需下调对美国进口商品征收的关税,并承诺不会对美国的惩罚措施及贸易限制进行报复。

此次谈判已在周五结束。在本周谈判开始之前的数周里,美中之间采取了针锋相对的贸易惩罚措施,双方的嘴仗也日益升级。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周五下午的一篇报道将此次谈判描述为“坦诚、高效、富有建设性的讨论”。新华社报道称,双方“在有些领域达成了一些共识”,但“在一些问题上还存在较大分歧”;“双方同意继续就有关问题保持密切沟通,并建立相应工作机制”。参于此次谈判的中方团队由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领衔,美方团队则由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带领。

美国官员未立即就此次谈判置评。美方高级官员团队此次访问是由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批准的,意在试探中国政府是否愿意对政策进行重大调整。美方团队中的官员还包括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

上述美方文件称美中贸易关系“严重失衡”。文件还提到,美国面向中国的投资及服务销售仍“严重受限”,且中国产业政策给美国带来严重的经济和安全担忧。

据知情人士称,中方官员认为美方的提议“不公平”。

为解决美中贸易关系不平衡,文件向中国提出了八点计划,并要求中国在一到两年之内调整政策措施。文件还称,美国已准备好就文件中涉及的计划要求进行谈判。

在周二启程赴北京之前,莱特希泽称美国政府并不是要改变中国的体系,而是要确保美国不成为这一体系的“受害者”。然而,美方文件中提出的许多要求其实相当于要求中国大幅调整其经济管理方式。

美方提出的第一点要求是,中国需在2020年年末前将美中贸易逆差降低至少2,000亿美元。去年的美中商品贸易逆差为3,750亿美元。特朗普此前已多次表示,他希望中国将美中贸易逆差削减1,000亿美元/年。

美国还要求中国立即停止向《中国制造2025》计划涉及的先进技术领域提供补贴或其他支持。中国政府制定这项计划的目的是要在制造业和工业未来前沿领域占据主导地位,这些领域包括机器人、航空航天和新能源汽车等多个行业。

此外,根据上述文件,美国还要求中国将所有非核心产业商品的关税降至不高于美国对进口产品征收的关税水平。

美国还要求中国保证不对美国因知识产权争端采取的措施进行报复,并要求中国撤回就知识产权问题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的申诉。

美方还特别要求中国政府同意不采取针对美国农民和农产品的措施。在美中贸易冲突问题上,美国政府对美国农民的游说特别敏感,因为这一群体是共和党的一个重要支持基础,在今年11月的美国中期选举中将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特朗普已将中国作为他经济政策中的主要关注点,称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照顾了大型中资企业,而损害了美国企业的利益。

过去几个月,特朗普政府加大了对华贸易施压的力度,向产自中国的太阳能板、钢铁和铝采取关税措施。特朗普还威胁向高达1,500亿美元进口自中国的产品加征关税;另外,在两国围绕知识产权存在纠纷之际,美国还威胁限制中国的对美投资。

根据这份送交中方的文件,美国要求中国不要“反对、挑战或报复”美国对来自中国的投资所施加的限制。

中国上个月已宣布对产自美国的产品加征关税,包括农产品、汽车和飞机,以此对美方行动作出回应。中国还迟迟不批准由美国公司发起的多宗并购交易,包括高通公司(Qualcomm Inc., QCOM)和贝恩资本(Bain Capital)的待批交易。

除了要求中国下调关税以外,美国还要求中国立即且彻底改变外商投资审批方式。目前的流程是外资企业首先提交申请,然后由中国有关部门进行审批。美国希望,除了防务等受限领域外,其他领域能够全面向外商投资放开,并针对受限领域发布“负面清单”。在奥巴马执政时代,这是美中贸易谈判的一个核心议题。特朗普政府已终止了这些谈判,但仍希望中国能显著改变对待外商投资的方式。

根据上述文件,美国贸易代表团希望中国在7月1日前发布一份“更好的覆盖全国范围的外商投资负面清单”。

美国还提议双方每季度举行会谈,以评估中国在达成议定目标方面的进展。这份文件称,如果中国未能满足相关要求,美国或将对中国产品额外征收关税或采取其他限制措施。

美方团队中的资深官员在中国问题上观点不一,其中,外界认为姆努钦的目标是要在金融服务领域达成协议以便安抚市场。但是在这份文件中,美方团队成员采取了一致立场,且反映出莱特希泽和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所持的较为强硬的对华立场。特朗普也持相同立场。

Lingling Wei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编辑邮箱: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