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更有动力去发明从AI芯片到区块链解决方案的外国技术替代品;“去年(2019年)也许是中国科技最为国际化的一年”。



OR--商业新媒体 】继在2019年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动荡之后,中国的科技行业迈入了新的一年。在过去的一年中,社交媒体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巨头崛起,然而却受到了特朗普政府遏制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行动最大冲击。美国在努力打压从华为到商汤的一些被视为国家安全威胁的中国领军企业,没有理由认为2020年会有很大不同。

2019年,美国国会议员盯上了中国的某些大企业。其中最重要的是智能手机兼网络巨头华为和字节跳动。字节跳动是创造了奇迹的中国初创企业,在短短几年间就颠覆了社交媒体娱乐行业,吸引了十亿多以年轻人为主的美国用户使用其网络视频应用TikTok。审视变严正值本土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之际。

经济增速降至了数十年来最低水平,令阿里巴巴集团的电子商务业务承压。投资者对该行业的热情明显降温:风险资本活动减半,这引发了对该行业巅峰期已经结束的担忧。这从而令本已过劳的科技专业人士士气变得低落,他们之前第一次反抗了一周70多小时的工作制,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将这种工作制度视为常态。

鉴于特朗普政府的敌对情绪与日俱增,中国现在甚至更有动力去发明从AI芯片到区块链解决方案的外国技术的替代品,同时扶持本土领头羊:对高通和苹果等很大部分收入依赖中国的公司来说是个坏消息。这已经开始颠覆一条以中国为中心、存在已有数十年的供应链,大有把旧世界秩序一分为二之势。不仅仅是硬件,从俄罗斯到东南亚,许多国家的政府已经开始显现中国互联网领域的特征,例如严厉的假新闻法、审查和数据主权等。

“去年(2019年)也许是中国科技最为国际化的一年。但去年(2019年)也向我们显示了,它变得越来越孤立的可能性。”总部位于上海的咨询公司AgencyChina研究和策略经理Michael Norris称,“就让印度之类的国家宽心、各平台不会散布裸照或仇恨言论方面而言,事情不仅仅是美国这么简单。”撰文/Colum Murphy、高远、Debby Wu、Zheping Huang 

总之 没有迹象表明,特朗普政府在2020年会放松对中国高科技企业的遏制。既是挑衅,更是中国高科技企业以及中国必须面对的机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特朗普政府针对中国的敌对情绪与日俱增

发布日期:2020-01-02 18:57
摘要:中国更有动力去发明从AI芯片到区块链解决方案的外国技术替代品;“去年(2019年)也许是中国科技最为国际化的一年”。



OR--商业新媒体 】继在2019年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动荡之后,中国的科技行业迈入了新的一年。在过去的一年中,社交媒体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巨头崛起,然而却受到了特朗普政府遏制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行动最大冲击。美国在努力打压从华为到商汤的一些被视为国家安全威胁的中国领军企业,没有理由认为2020年会有很大不同。

2019年,美国国会议员盯上了中国的某些大企业。其中最重要的是智能手机兼网络巨头华为和字节跳动。字节跳动是创造了奇迹的中国初创企业,在短短几年间就颠覆了社交媒体娱乐行业,吸引了十亿多以年轻人为主的美国用户使用其网络视频应用TikTok。审视变严正值本土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之际。

经济增速降至了数十年来最低水平,令阿里巴巴集团的电子商务业务承压。投资者对该行业的热情明显降温:风险资本活动减半,这引发了对该行业巅峰期已经结束的担忧。这从而令本已过劳的科技专业人士士气变得低落,他们之前第一次反抗了一周70多小时的工作制,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将这种工作制度视为常态。

鉴于特朗普政府的敌对情绪与日俱增,中国现在甚至更有动力去发明从AI芯片到区块链解决方案的外国技术的替代品,同时扶持本土领头羊:对高通和苹果等很大部分收入依赖中国的公司来说是个坏消息。这已经开始颠覆一条以中国为中心、存在已有数十年的供应链,大有把旧世界秩序一分为二之势。不仅仅是硬件,从俄罗斯到东南亚,许多国家的政府已经开始显现中国互联网领域的特征,例如严厉的假新闻法、审查和数据主权等。

“去年(2019年)也许是中国科技最为国际化的一年。但去年(2019年)也向我们显示了,它变得越来越孤立的可能性。”总部位于上海的咨询公司AgencyChina研究和策略经理Michael Norris称,“就让印度之类的国家宽心、各平台不会散布裸照或仇恨言论方面而言,事情不仅仅是美国这么简单。”撰文/Colum Murphy、高远、Debby Wu、Zheping Huang 

总之 没有迹象表明,特朗普政府在2020年会放松对中国高科技企业的遏制。既是挑衅,更是中国高科技企业以及中国必须面对的机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更有动力去发明从AI芯片到区块链解决方案的外国技术替代品;“去年(2019年)也许是中国科技最为国际化的一年”。



OR--商业新媒体 】继在2019年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动荡之后,中国的科技行业迈入了新的一年。在过去的一年中,社交媒体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巨头崛起,然而却受到了特朗普政府遏制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行动最大冲击。美国在努力打压从华为到商汤的一些被视为国家安全威胁的中国领军企业,没有理由认为2020年会有很大不同。

2019年,美国国会议员盯上了中国的某些大企业。其中最重要的是智能手机兼网络巨头华为和字节跳动。字节跳动是创造了奇迹的中国初创企业,在短短几年间就颠覆了社交媒体娱乐行业,吸引了十亿多以年轻人为主的美国用户使用其网络视频应用TikTok。审视变严正值本土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之际。

经济增速降至了数十年来最低水平,令阿里巴巴集团的电子商务业务承压。投资者对该行业的热情明显降温:风险资本活动减半,这引发了对该行业巅峰期已经结束的担忧。这从而令本已过劳的科技专业人士士气变得低落,他们之前第一次反抗了一周70多小时的工作制,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将这种工作制度视为常态。

鉴于特朗普政府的敌对情绪与日俱增,中国现在甚至更有动力去发明从AI芯片到区块链解决方案的外国技术的替代品,同时扶持本土领头羊:对高通和苹果等很大部分收入依赖中国的公司来说是个坏消息。这已经开始颠覆一条以中国为中心、存在已有数十年的供应链,大有把旧世界秩序一分为二之势。不仅仅是硬件,从俄罗斯到东南亚,许多国家的政府已经开始显现中国互联网领域的特征,例如严厉的假新闻法、审查和数据主权等。

“去年(2019年)也许是中国科技最为国际化的一年。但去年(2019年)也向我们显示了,它变得越来越孤立的可能性。”总部位于上海的咨询公司AgencyChina研究和策略经理Michael Norris称,“就让印度之类的国家宽心、各平台不会散布裸照或仇恨言论方面而言,事情不仅仅是美国这么简单。”撰文/Colum Murphy、高远、Debby Wu、Zheping Huang 

总之 没有迹象表明,特朗普政府在2020年会放松对中国高科技企业的遏制。既是挑衅,更是中国高科技企业以及中国必须面对的机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特朗普政府针对中国的敌对情绪与日俱增

发布日期:2020-01-02 18:57
摘要:中国更有动力去发明从AI芯片到区块链解决方案的外国技术替代品;“去年(2019年)也许是中国科技最为国际化的一年”。



OR--商业新媒体 】继在2019年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动荡之后,中国的科技行业迈入了新的一年。在过去的一年中,社交媒体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巨头崛起,然而却受到了特朗普政府遏制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行动最大冲击。美国在努力打压从华为到商汤的一些被视为国家安全威胁的中国领军企业,没有理由认为2020年会有很大不同。

2019年,美国国会议员盯上了中国的某些大企业。其中最重要的是智能手机兼网络巨头华为和字节跳动。字节跳动是创造了奇迹的中国初创企业,在短短几年间就颠覆了社交媒体娱乐行业,吸引了十亿多以年轻人为主的美国用户使用其网络视频应用TikTok。审视变严正值本土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之际。

经济增速降至了数十年来最低水平,令阿里巴巴集团的电子商务业务承压。投资者对该行业的热情明显降温:风险资本活动减半,这引发了对该行业巅峰期已经结束的担忧。这从而令本已过劳的科技专业人士士气变得低落,他们之前第一次反抗了一周70多小时的工作制,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将这种工作制度视为常态。

鉴于特朗普政府的敌对情绪与日俱增,中国现在甚至更有动力去发明从AI芯片到区块链解决方案的外国技术的替代品,同时扶持本土领头羊:对高通和苹果等很大部分收入依赖中国的公司来说是个坏消息。这已经开始颠覆一条以中国为中心、存在已有数十年的供应链,大有把旧世界秩序一分为二之势。不仅仅是硬件,从俄罗斯到东南亚,许多国家的政府已经开始显现中国互联网领域的特征,例如严厉的假新闻法、审查和数据主权等。

“去年(2019年)也许是中国科技最为国际化的一年。但去年(2019年)也向我们显示了,它变得越来越孤立的可能性。”总部位于上海的咨询公司AgencyChina研究和策略经理Michael Norris称,“就让印度之类的国家宽心、各平台不会散布裸照或仇恨言论方面而言,事情不仅仅是美国这么简单。”撰文/Colum Murphy、高远、Debby Wu、Zheping Huang 

总之 没有迹象表明,特朗普政府在2020年会放松对中国高科技企业的遏制。既是挑衅,更是中国高科技企业以及中国必须面对的机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更有动力去发明从AI芯片到区块链解决方案的外国技术替代品;“去年(2019年)也许是中国科技最为国际化的一年”。



OR--商业新媒体 】继在2019年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动荡之后,中国的科技行业迈入了新的一年。在过去的一年中,社交媒体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巨头崛起,然而却受到了特朗普政府遏制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行动最大冲击。美国在努力打压从华为到商汤的一些被视为国家安全威胁的中国领军企业,没有理由认为2020年会有很大不同。

2019年,美国国会议员盯上了中国的某些大企业。其中最重要的是智能手机兼网络巨头华为和字节跳动。字节跳动是创造了奇迹的中国初创企业,在短短几年间就颠覆了社交媒体娱乐行业,吸引了十亿多以年轻人为主的美国用户使用其网络视频应用TikTok。审视变严正值本土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之际。

经济增速降至了数十年来最低水平,令阿里巴巴集团的电子商务业务承压。投资者对该行业的热情明显降温:风险资本活动减半,这引发了对该行业巅峰期已经结束的担忧。这从而令本已过劳的科技专业人士士气变得低落,他们之前第一次反抗了一周70多小时的工作制,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将这种工作制度视为常态。

鉴于特朗普政府的敌对情绪与日俱增,中国现在甚至更有动力去发明从AI芯片到区块链解决方案的外国技术的替代品,同时扶持本土领头羊:对高通和苹果等很大部分收入依赖中国的公司来说是个坏消息。这已经开始颠覆一条以中国为中心、存在已有数十年的供应链,大有把旧世界秩序一分为二之势。不仅仅是硬件,从俄罗斯到东南亚,许多国家的政府已经开始显现中国互联网领域的特征,例如严厉的假新闻法、审查和数据主权等。

“去年(2019年)也许是中国科技最为国际化的一年。但去年(2019年)也向我们显示了,它变得越来越孤立的可能性。”总部位于上海的咨询公司AgencyChina研究和策略经理Michael Norris称,“就让印度之类的国家宽心、各平台不会散布裸照或仇恨言论方面而言,事情不仅仅是美国这么简单。”撰文/Colum Murphy、高远、Debby Wu、Zheping Huang 

总之 没有迹象表明,特朗普政府在2020年会放松对中国高科技企业的遏制。既是挑衅,更是中国高科技企业以及中国必须面对的机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