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经济开始分化,有人欢喜有人悲观。当上涨退潮,走对了方向不足以保证到达终点。在容易钱结束的时代,新世代登台,如何才能不掉队?



撰文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2010时代就要结束了,2020年的经济,会好么?

首先,这取决于你对好的定义。如果你觉得要继续保持6%之上增速才算过得去,那么中国经济未必好;如果你觉得保持5%左右水准就可以,而且意识到这一水准大幅领先世界水平,那么中国经济其实还不错。

2020,不进则退

2020年刚到,中国央行即给出松动信号。1月1日下午,央行在官网宣布,于2020年1月6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

降准降息,在2020还有很大空间。松动的背后,其实意味着,经济的疲软引发关注。

2020年的经济趋势,我一直认为相对明确,即这是一个下滑时代,从经济到利润,从个人到阶层。作为一名财经观察者,我最近越来越不关心宏观或者高层的变化,更多在意一些更接地气的草根经济体感。2019年,不知道你过的如何?你的2019年,你给自己打几分?我认识做中小企业的,多数不容易。以前大家努力,能赚大钱,现在需要努力,才能赚小钱甚至不亏钱。至于一般朋友,更多情况下是个人能力增加了,但是赚钱却没有同步。

这意味着,容易钱,已经被赚得差不多了。或者说,当经济进入中速发展平台,已经类似童话中的爱丽丝世界,你必须努力奔跑,才能保持不动。

2020,善用网络效应

5%,其实是不算低了,这是一个巨大的增量蛋糕——正如经济学家刘世锦所算,2018年中国经济新增量,就相当于澳大利亚的经济总量。

问题是,你能从中分到多少?当风口不再满地都是,每个人的机遇窗口,其实开始萎缩。在过去,赚钱的企业家,未必是最有能力最有远见的人,而往往是对于机遇窗口非常敏感的人,毕竟,经济在飞速上涨,只要能够在大潮中抢先一码甚至随波逐流,大概率不会太差。在未来,这样的敏感度不再足够,当上涨的潮流开始退潮,走对了方向并不足以保证你到达终点。

2019年,裁员破产倒闭的公司并不少,比如淘集集、熊猫直播这样曾经占得风口独角兽公司,更不用说诸多创业明星的黯然退出。来自时代数据创业公司数据显示,2018,新增创业公司7620家,关闭公司占新增公司的比例仅为6%;2019年,新增创业公司仅仅是1427家,关闭公司327家,占比达到23%。

这是谨慎的理由,但是并不是事实的全部。中国经济开始出现分化,繁花簇锦之下,有人欢喜,有人悲观。对于公司和个人,其实很关键的一点是,应该抛弃过去的二维的赛道思维,换上更立体的网络思维。网络思维背后体现的是网络效应,网络具有不断加强的外部性,往往导致强者恒强。善于利用网络效应,其实就利用这样不断加强的正反馈机制。

2020是知识经济时代,按照本性来说,就是一个软阶层时代,这意味着什么?“这个时代的贫富差距,和工业革命时代以及工业时代不同;你的回报,不仅仅在于资本和人力,更在于你的网络位置。”

对于各位企业家,以及普通员工,不如扪心自问,你在公司以及行业中的是否占据相当地位,这个地位可替代性越低,你的连接点越多,你就越有可能在2020年保持增长。

随着段子普及,不少人开始谈到网络效应。但是直到今天,还是很多人误以为网络效应是互联网效应,其实互联网只是网络的一部分。网络效应不仅可以运用于个人公司,也可以运用理解中美等国家经济。

值得注意的是,网络效应的世界,也许不是你死我活的灵活博弈,但也不是一个平等的世界。其表面看起来,只要接入网络,每个人都可以获得不少连接——但是每个节点的连接强度并并不同,更不用说,能否加入网络的前提,其实就在于对于网络规则彼此承认。

2020,新世代的兴起

到了2020年,不仅是2010时代字面的结束或者2020时代的开始,更大的变化正在发生。随着90后真正到了三十而立的阶段,这一个新世代,逐渐在现实经济中真正兴起——不同代际的分层与崛起,也构成经济与社会浮沉的看点。

2019年12月31号,我在上海参加了“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知识网红罗振宇4小时演讲内容,带来大众不少自豪感的素材。在他的长篇演讲中,新世代的崛起是经济与消费创新变化背后的重要作用。在台上,罗振宇提到李宁的案例,在台下,欢呼声最多的,我观察不是来自票价高昂的内场,而是来自看台,这里的观众,以年轻人为主。

回到罗振宇分享的李宁案例。这个国货运动品牌很多人熟悉,曾经做了很大努力来吸引年轻人,比如搞90后李宁之类,但是不太成功。2018年,却因为一个小契机而得到关注:在海外时光周,他们就把“中国李宁”四个大大的汉字绣在胸前,很简单,很粗暴。就这样的小举措,赢得95后年轻人的疯狂转发,他们觉得很酷,即使他们原来不知道李宁是谁。

自然,90后的话题炒作了很多年,但是过去更多是当作新闻,如今他们,切切实实成为主导消费的力量。根据数据分析机构尼尔森2019年11月《中国年轻人负债状况报告》,年轻人平均债务收入比为41.75%,只有13.4%的年轻人零负债。类似的报道很多,这从一个侧面表示了90后用脚投票的消费实力,而年轻人的潮流,你需要赋予更高的权重。

这个分享,让现场的一些知识分子也感到意外,这种意外,其实也暴露了代际的分层,甚至认同上的割裂。确实,中国经济崛起的背后,其实也是国家符号发生变化的时代。对于90后尤其95后而言,对中国的骄傲感是自然而言、与生俱来的。而他们,越来越成为主流。正在老去的知识精英,对此情感上未必认同,在思想也不能即使给出新的分析框架。

某种意义上,知识付费的兴起,除了有网络IP以及传统教育滞后等因素,不少也来自曾经引领思想的公共知识分子退出带来的空隙。主流精英的边缘化,曾经发生在台湾,如今来到了内地,这种思想的空白,显然需要更新鲜的替补填充。

每一个世纪的真正开启,都有自己的方式,在二十世纪,是1914年的萨拉热窝的枪声,在二十一世界,又将什么呢?世界崩塌的方式,往往不是轰然巨响,而是一声轻微的呜咽。在2020年,旧的世界已经逐渐老去,而新的世界尚未清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2020:在新世界,你要努力奔跑

发布日期:2020-01-02 08:55
摘要:中国经济开始分化,有人欢喜有人悲观。当上涨退潮,走对了方向不足以保证到达终点。在容易钱结束的时代,新世代登台,如何才能不掉队?



撰文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2010时代就要结束了,2020年的经济,会好么?

首先,这取决于你对好的定义。如果你觉得要继续保持6%之上增速才算过得去,那么中国经济未必好;如果你觉得保持5%左右水准就可以,而且意识到这一水准大幅领先世界水平,那么中国经济其实还不错。

2020,不进则退

2020年刚到,中国央行即给出松动信号。1月1日下午,央行在官网宣布,于2020年1月6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

降准降息,在2020还有很大空间。松动的背后,其实意味着,经济的疲软引发关注。

2020年的经济趋势,我一直认为相对明确,即这是一个下滑时代,从经济到利润,从个人到阶层。作为一名财经观察者,我最近越来越不关心宏观或者高层的变化,更多在意一些更接地气的草根经济体感。2019年,不知道你过的如何?你的2019年,你给自己打几分?我认识做中小企业的,多数不容易。以前大家努力,能赚大钱,现在需要努力,才能赚小钱甚至不亏钱。至于一般朋友,更多情况下是个人能力增加了,但是赚钱却没有同步。

这意味着,容易钱,已经被赚得差不多了。或者说,当经济进入中速发展平台,已经类似童话中的爱丽丝世界,你必须努力奔跑,才能保持不动。

2020,善用网络效应

5%,其实是不算低了,这是一个巨大的增量蛋糕——正如经济学家刘世锦所算,2018年中国经济新增量,就相当于澳大利亚的经济总量。

问题是,你能从中分到多少?当风口不再满地都是,每个人的机遇窗口,其实开始萎缩。在过去,赚钱的企业家,未必是最有能力最有远见的人,而往往是对于机遇窗口非常敏感的人,毕竟,经济在飞速上涨,只要能够在大潮中抢先一码甚至随波逐流,大概率不会太差。在未来,这样的敏感度不再足够,当上涨的潮流开始退潮,走对了方向并不足以保证你到达终点。

2019年,裁员破产倒闭的公司并不少,比如淘集集、熊猫直播这样曾经占得风口独角兽公司,更不用说诸多创业明星的黯然退出。来自时代数据创业公司数据显示,2018,新增创业公司7620家,关闭公司占新增公司的比例仅为6%;2019年,新增创业公司仅仅是1427家,关闭公司327家,占比达到23%。

这是谨慎的理由,但是并不是事实的全部。中国经济开始出现分化,繁花簇锦之下,有人欢喜,有人悲观。对于公司和个人,其实很关键的一点是,应该抛弃过去的二维的赛道思维,换上更立体的网络思维。网络思维背后体现的是网络效应,网络具有不断加强的外部性,往往导致强者恒强。善于利用网络效应,其实就利用这样不断加强的正反馈机制。

2020是知识经济时代,按照本性来说,就是一个软阶层时代,这意味着什么?“这个时代的贫富差距,和工业革命时代以及工业时代不同;你的回报,不仅仅在于资本和人力,更在于你的网络位置。”

对于各位企业家,以及普通员工,不如扪心自问,你在公司以及行业中的是否占据相当地位,这个地位可替代性越低,你的连接点越多,你就越有可能在2020年保持增长。

随着段子普及,不少人开始谈到网络效应。但是直到今天,还是很多人误以为网络效应是互联网效应,其实互联网只是网络的一部分。网络效应不仅可以运用于个人公司,也可以运用理解中美等国家经济。

值得注意的是,网络效应的世界,也许不是你死我活的灵活博弈,但也不是一个平等的世界。其表面看起来,只要接入网络,每个人都可以获得不少连接——但是每个节点的连接强度并并不同,更不用说,能否加入网络的前提,其实就在于对于网络规则彼此承认。

2020,新世代的兴起

到了2020年,不仅是2010时代字面的结束或者2020时代的开始,更大的变化正在发生。随着90后真正到了三十而立的阶段,这一个新世代,逐渐在现实经济中真正兴起——不同代际的分层与崛起,也构成经济与社会浮沉的看点。

2019年12月31号,我在上海参加了“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知识网红罗振宇4小时演讲内容,带来大众不少自豪感的素材。在他的长篇演讲中,新世代的崛起是经济与消费创新变化背后的重要作用。在台上,罗振宇提到李宁的案例,在台下,欢呼声最多的,我观察不是来自票价高昂的内场,而是来自看台,这里的观众,以年轻人为主。

回到罗振宇分享的李宁案例。这个国货运动品牌很多人熟悉,曾经做了很大努力来吸引年轻人,比如搞90后李宁之类,但是不太成功。2018年,却因为一个小契机而得到关注:在海外时光周,他们就把“中国李宁”四个大大的汉字绣在胸前,很简单,很粗暴。就这样的小举措,赢得95后年轻人的疯狂转发,他们觉得很酷,即使他们原来不知道李宁是谁。

自然,90后的话题炒作了很多年,但是过去更多是当作新闻,如今他们,切切实实成为主导消费的力量。根据数据分析机构尼尔森2019年11月《中国年轻人负债状况报告》,年轻人平均债务收入比为41.75%,只有13.4%的年轻人零负债。类似的报道很多,这从一个侧面表示了90后用脚投票的消费实力,而年轻人的潮流,你需要赋予更高的权重。

这个分享,让现场的一些知识分子也感到意外,这种意外,其实也暴露了代际的分层,甚至认同上的割裂。确实,中国经济崛起的背后,其实也是国家符号发生变化的时代。对于90后尤其95后而言,对中国的骄傲感是自然而言、与生俱来的。而他们,越来越成为主流。正在老去的知识精英,对此情感上未必认同,在思想也不能即使给出新的分析框架。

某种意义上,知识付费的兴起,除了有网络IP以及传统教育滞后等因素,不少也来自曾经引领思想的公共知识分子退出带来的空隙。主流精英的边缘化,曾经发生在台湾,如今来到了内地,这种思想的空白,显然需要更新鲜的替补填充。

每一个世纪的真正开启,都有自己的方式,在二十世纪,是1914年的萨拉热窝的枪声,在二十一世界,又将什么呢?世界崩塌的方式,往往不是轰然巨响,而是一声轻微的呜咽。在2020年,旧的世界已经逐渐老去,而新的世界尚未清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经济开始分化,有人欢喜有人悲观。当上涨退潮,走对了方向不足以保证到达终点。在容易钱结束的时代,新世代登台,如何才能不掉队?



撰文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2010时代就要结束了,2020年的经济,会好么?

首先,这取决于你对好的定义。如果你觉得要继续保持6%之上增速才算过得去,那么中国经济未必好;如果你觉得保持5%左右水准就可以,而且意识到这一水准大幅领先世界水平,那么中国经济其实还不错。

2020,不进则退

2020年刚到,中国央行即给出松动信号。1月1日下午,央行在官网宣布,于2020年1月6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

降准降息,在2020还有很大空间。松动的背后,其实意味着,经济的疲软引发关注。

2020年的经济趋势,我一直认为相对明确,即这是一个下滑时代,从经济到利润,从个人到阶层。作为一名财经观察者,我最近越来越不关心宏观或者高层的变化,更多在意一些更接地气的草根经济体感。2019年,不知道你过的如何?你的2019年,你给自己打几分?我认识做中小企业的,多数不容易。以前大家努力,能赚大钱,现在需要努力,才能赚小钱甚至不亏钱。至于一般朋友,更多情况下是个人能力增加了,但是赚钱却没有同步。

这意味着,容易钱,已经被赚得差不多了。或者说,当经济进入中速发展平台,已经类似童话中的爱丽丝世界,你必须努力奔跑,才能保持不动。

2020,善用网络效应

5%,其实是不算低了,这是一个巨大的增量蛋糕——正如经济学家刘世锦所算,2018年中国经济新增量,就相当于澳大利亚的经济总量。

问题是,你能从中分到多少?当风口不再满地都是,每个人的机遇窗口,其实开始萎缩。在过去,赚钱的企业家,未必是最有能力最有远见的人,而往往是对于机遇窗口非常敏感的人,毕竟,经济在飞速上涨,只要能够在大潮中抢先一码甚至随波逐流,大概率不会太差。在未来,这样的敏感度不再足够,当上涨的潮流开始退潮,走对了方向并不足以保证你到达终点。

2019年,裁员破产倒闭的公司并不少,比如淘集集、熊猫直播这样曾经占得风口独角兽公司,更不用说诸多创业明星的黯然退出。来自时代数据创业公司数据显示,2018,新增创业公司7620家,关闭公司占新增公司的比例仅为6%;2019年,新增创业公司仅仅是1427家,关闭公司327家,占比达到23%。

这是谨慎的理由,但是并不是事实的全部。中国经济开始出现分化,繁花簇锦之下,有人欢喜,有人悲观。对于公司和个人,其实很关键的一点是,应该抛弃过去的二维的赛道思维,换上更立体的网络思维。网络思维背后体现的是网络效应,网络具有不断加强的外部性,往往导致强者恒强。善于利用网络效应,其实就利用这样不断加强的正反馈机制。

2020是知识经济时代,按照本性来说,就是一个软阶层时代,这意味着什么?“这个时代的贫富差距,和工业革命时代以及工业时代不同;你的回报,不仅仅在于资本和人力,更在于你的网络位置。”

对于各位企业家,以及普通员工,不如扪心自问,你在公司以及行业中的是否占据相当地位,这个地位可替代性越低,你的连接点越多,你就越有可能在2020年保持增长。

随着段子普及,不少人开始谈到网络效应。但是直到今天,还是很多人误以为网络效应是互联网效应,其实互联网只是网络的一部分。网络效应不仅可以运用于个人公司,也可以运用理解中美等国家经济。

值得注意的是,网络效应的世界,也许不是你死我活的灵活博弈,但也不是一个平等的世界。其表面看起来,只要接入网络,每个人都可以获得不少连接——但是每个节点的连接强度并并不同,更不用说,能否加入网络的前提,其实就在于对于网络规则彼此承认。

2020,新世代的兴起

到了2020年,不仅是2010时代字面的结束或者2020时代的开始,更大的变化正在发生。随着90后真正到了三十而立的阶段,这一个新世代,逐渐在现实经济中真正兴起——不同代际的分层与崛起,也构成经济与社会浮沉的看点。

2019年12月31号,我在上海参加了“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知识网红罗振宇4小时演讲内容,带来大众不少自豪感的素材。在他的长篇演讲中,新世代的崛起是经济与消费创新变化背后的重要作用。在台上,罗振宇提到李宁的案例,在台下,欢呼声最多的,我观察不是来自票价高昂的内场,而是来自看台,这里的观众,以年轻人为主。

回到罗振宇分享的李宁案例。这个国货运动品牌很多人熟悉,曾经做了很大努力来吸引年轻人,比如搞90后李宁之类,但是不太成功。2018年,却因为一个小契机而得到关注:在海外时光周,他们就把“中国李宁”四个大大的汉字绣在胸前,很简单,很粗暴。就这样的小举措,赢得95后年轻人的疯狂转发,他们觉得很酷,即使他们原来不知道李宁是谁。

自然,90后的话题炒作了很多年,但是过去更多是当作新闻,如今他们,切切实实成为主导消费的力量。根据数据分析机构尼尔森2019年11月《中国年轻人负债状况报告》,年轻人平均债务收入比为41.75%,只有13.4%的年轻人零负债。类似的报道很多,这从一个侧面表示了90后用脚投票的消费实力,而年轻人的潮流,你需要赋予更高的权重。

这个分享,让现场的一些知识分子也感到意外,这种意外,其实也暴露了代际的分层,甚至认同上的割裂。确实,中国经济崛起的背后,其实也是国家符号发生变化的时代。对于90后尤其95后而言,对中国的骄傲感是自然而言、与生俱来的。而他们,越来越成为主流。正在老去的知识精英,对此情感上未必认同,在思想也不能即使给出新的分析框架。

某种意义上,知识付费的兴起,除了有网络IP以及传统教育滞后等因素,不少也来自曾经引领思想的公共知识分子退出带来的空隙。主流精英的边缘化,曾经发生在台湾,如今来到了内地,这种思想的空白,显然需要更新鲜的替补填充。

每一个世纪的真正开启,都有自己的方式,在二十世纪,是1914年的萨拉热窝的枪声,在二十一世界,又将什么呢?世界崩塌的方式,往往不是轰然巨响,而是一声轻微的呜咽。在2020年,旧的世界已经逐渐老去,而新的世界尚未清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2020:在新世界,你要努力奔跑

发布日期:2020-01-02 08:55
摘要:中国经济开始分化,有人欢喜有人悲观。当上涨退潮,走对了方向不足以保证到达终点。在容易钱结束的时代,新世代登台,如何才能不掉队?



撰文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2010时代就要结束了,2020年的经济,会好么?

首先,这取决于你对好的定义。如果你觉得要继续保持6%之上增速才算过得去,那么中国经济未必好;如果你觉得保持5%左右水准就可以,而且意识到这一水准大幅领先世界水平,那么中国经济其实还不错。

2020,不进则退

2020年刚到,中国央行即给出松动信号。1月1日下午,央行在官网宣布,于2020年1月6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

降准降息,在2020还有很大空间。松动的背后,其实意味着,经济的疲软引发关注。

2020年的经济趋势,我一直认为相对明确,即这是一个下滑时代,从经济到利润,从个人到阶层。作为一名财经观察者,我最近越来越不关心宏观或者高层的变化,更多在意一些更接地气的草根经济体感。2019年,不知道你过的如何?你的2019年,你给自己打几分?我认识做中小企业的,多数不容易。以前大家努力,能赚大钱,现在需要努力,才能赚小钱甚至不亏钱。至于一般朋友,更多情况下是个人能力增加了,但是赚钱却没有同步。

这意味着,容易钱,已经被赚得差不多了。或者说,当经济进入中速发展平台,已经类似童话中的爱丽丝世界,你必须努力奔跑,才能保持不动。

2020,善用网络效应

5%,其实是不算低了,这是一个巨大的增量蛋糕——正如经济学家刘世锦所算,2018年中国经济新增量,就相当于澳大利亚的经济总量。

问题是,你能从中分到多少?当风口不再满地都是,每个人的机遇窗口,其实开始萎缩。在过去,赚钱的企业家,未必是最有能力最有远见的人,而往往是对于机遇窗口非常敏感的人,毕竟,经济在飞速上涨,只要能够在大潮中抢先一码甚至随波逐流,大概率不会太差。在未来,这样的敏感度不再足够,当上涨的潮流开始退潮,走对了方向并不足以保证你到达终点。

2019年,裁员破产倒闭的公司并不少,比如淘集集、熊猫直播这样曾经占得风口独角兽公司,更不用说诸多创业明星的黯然退出。来自时代数据创业公司数据显示,2018,新增创业公司7620家,关闭公司占新增公司的比例仅为6%;2019年,新增创业公司仅仅是1427家,关闭公司327家,占比达到23%。

这是谨慎的理由,但是并不是事实的全部。中国经济开始出现分化,繁花簇锦之下,有人欢喜,有人悲观。对于公司和个人,其实很关键的一点是,应该抛弃过去的二维的赛道思维,换上更立体的网络思维。网络思维背后体现的是网络效应,网络具有不断加强的外部性,往往导致强者恒强。善于利用网络效应,其实就利用这样不断加强的正反馈机制。

2020是知识经济时代,按照本性来说,就是一个软阶层时代,这意味着什么?“这个时代的贫富差距,和工业革命时代以及工业时代不同;你的回报,不仅仅在于资本和人力,更在于你的网络位置。”

对于各位企业家,以及普通员工,不如扪心自问,你在公司以及行业中的是否占据相当地位,这个地位可替代性越低,你的连接点越多,你就越有可能在2020年保持增长。

随着段子普及,不少人开始谈到网络效应。但是直到今天,还是很多人误以为网络效应是互联网效应,其实互联网只是网络的一部分。网络效应不仅可以运用于个人公司,也可以运用理解中美等国家经济。

值得注意的是,网络效应的世界,也许不是你死我活的灵活博弈,但也不是一个平等的世界。其表面看起来,只要接入网络,每个人都可以获得不少连接——但是每个节点的连接强度并并不同,更不用说,能否加入网络的前提,其实就在于对于网络规则彼此承认。

2020,新世代的兴起

到了2020年,不仅是2010时代字面的结束或者2020时代的开始,更大的变化正在发生。随着90后真正到了三十而立的阶段,这一个新世代,逐渐在现实经济中真正兴起——不同代际的分层与崛起,也构成经济与社会浮沉的看点。

2019年12月31号,我在上海参加了“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知识网红罗振宇4小时演讲内容,带来大众不少自豪感的素材。在他的长篇演讲中,新世代的崛起是经济与消费创新变化背后的重要作用。在台上,罗振宇提到李宁的案例,在台下,欢呼声最多的,我观察不是来自票价高昂的内场,而是来自看台,这里的观众,以年轻人为主。

回到罗振宇分享的李宁案例。这个国货运动品牌很多人熟悉,曾经做了很大努力来吸引年轻人,比如搞90后李宁之类,但是不太成功。2018年,却因为一个小契机而得到关注:在海外时光周,他们就把“中国李宁”四个大大的汉字绣在胸前,很简单,很粗暴。就这样的小举措,赢得95后年轻人的疯狂转发,他们觉得很酷,即使他们原来不知道李宁是谁。

自然,90后的话题炒作了很多年,但是过去更多是当作新闻,如今他们,切切实实成为主导消费的力量。根据数据分析机构尼尔森2019年11月《中国年轻人负债状况报告》,年轻人平均债务收入比为41.75%,只有13.4%的年轻人零负债。类似的报道很多,这从一个侧面表示了90后用脚投票的消费实力,而年轻人的潮流,你需要赋予更高的权重。

这个分享,让现场的一些知识分子也感到意外,这种意外,其实也暴露了代际的分层,甚至认同上的割裂。确实,中国经济崛起的背后,其实也是国家符号发生变化的时代。对于90后尤其95后而言,对中国的骄傲感是自然而言、与生俱来的。而他们,越来越成为主流。正在老去的知识精英,对此情感上未必认同,在思想也不能即使给出新的分析框架。

某种意义上,知识付费的兴起,除了有网络IP以及传统教育滞后等因素,不少也来自曾经引领思想的公共知识分子退出带来的空隙。主流精英的边缘化,曾经发生在台湾,如今来到了内地,这种思想的空白,显然需要更新鲜的替补填充。

每一个世纪的真正开启,都有自己的方式,在二十世纪,是1914年的萨拉热窝的枪声,在二十一世界,又将什么呢?世界崩塌的方式,往往不是轰然巨响,而是一声轻微的呜咽。在2020年,旧的世界已经逐渐老去,而新的世界尚未清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经济开始分化,有人欢喜有人悲观。当上涨退潮,走对了方向不足以保证到达终点。在容易钱结束的时代,新世代登台,如何才能不掉队?



撰文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2010时代就要结束了,2020年的经济,会好么?

首先,这取决于你对好的定义。如果你觉得要继续保持6%之上增速才算过得去,那么中国经济未必好;如果你觉得保持5%左右水准就可以,而且意识到这一水准大幅领先世界水平,那么中国经济其实还不错。

2020,不进则退

2020年刚到,中国央行即给出松动信号。1月1日下午,央行在官网宣布,于2020年1月6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

降准降息,在2020还有很大空间。松动的背后,其实意味着,经济的疲软引发关注。

2020年的经济趋势,我一直认为相对明确,即这是一个下滑时代,从经济到利润,从个人到阶层。作为一名财经观察者,我最近越来越不关心宏观或者高层的变化,更多在意一些更接地气的草根经济体感。2019年,不知道你过的如何?你的2019年,你给自己打几分?我认识做中小企业的,多数不容易。以前大家努力,能赚大钱,现在需要努力,才能赚小钱甚至不亏钱。至于一般朋友,更多情况下是个人能力增加了,但是赚钱却没有同步。

这意味着,容易钱,已经被赚得差不多了。或者说,当经济进入中速发展平台,已经类似童话中的爱丽丝世界,你必须努力奔跑,才能保持不动。

2020,善用网络效应

5%,其实是不算低了,这是一个巨大的增量蛋糕——正如经济学家刘世锦所算,2018年中国经济新增量,就相当于澳大利亚的经济总量。

问题是,你能从中分到多少?当风口不再满地都是,每个人的机遇窗口,其实开始萎缩。在过去,赚钱的企业家,未必是最有能力最有远见的人,而往往是对于机遇窗口非常敏感的人,毕竟,经济在飞速上涨,只要能够在大潮中抢先一码甚至随波逐流,大概率不会太差。在未来,这样的敏感度不再足够,当上涨的潮流开始退潮,走对了方向并不足以保证你到达终点。

2019年,裁员破产倒闭的公司并不少,比如淘集集、熊猫直播这样曾经占得风口独角兽公司,更不用说诸多创业明星的黯然退出。来自时代数据创业公司数据显示,2018,新增创业公司7620家,关闭公司占新增公司的比例仅为6%;2019年,新增创业公司仅仅是1427家,关闭公司327家,占比达到23%。

这是谨慎的理由,但是并不是事实的全部。中国经济开始出现分化,繁花簇锦之下,有人欢喜,有人悲观。对于公司和个人,其实很关键的一点是,应该抛弃过去的二维的赛道思维,换上更立体的网络思维。网络思维背后体现的是网络效应,网络具有不断加强的外部性,往往导致强者恒强。善于利用网络效应,其实就利用这样不断加强的正反馈机制。

2020是知识经济时代,按照本性来说,就是一个软阶层时代,这意味着什么?“这个时代的贫富差距,和工业革命时代以及工业时代不同;你的回报,不仅仅在于资本和人力,更在于你的网络位置。”

对于各位企业家,以及普通员工,不如扪心自问,你在公司以及行业中的是否占据相当地位,这个地位可替代性越低,你的连接点越多,你就越有可能在2020年保持增长。

随着段子普及,不少人开始谈到网络效应。但是直到今天,还是很多人误以为网络效应是互联网效应,其实互联网只是网络的一部分。网络效应不仅可以运用于个人公司,也可以运用理解中美等国家经济。

值得注意的是,网络效应的世界,也许不是你死我活的灵活博弈,但也不是一个平等的世界。其表面看起来,只要接入网络,每个人都可以获得不少连接——但是每个节点的连接强度并并不同,更不用说,能否加入网络的前提,其实就在于对于网络规则彼此承认。

2020,新世代的兴起

到了2020年,不仅是2010时代字面的结束或者2020时代的开始,更大的变化正在发生。随着90后真正到了三十而立的阶段,这一个新世代,逐渐在现实经济中真正兴起——不同代际的分层与崛起,也构成经济与社会浮沉的看点。

2019年12月31号,我在上海参加了“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知识网红罗振宇4小时演讲内容,带来大众不少自豪感的素材。在他的长篇演讲中,新世代的崛起是经济与消费创新变化背后的重要作用。在台上,罗振宇提到李宁的案例,在台下,欢呼声最多的,我观察不是来自票价高昂的内场,而是来自看台,这里的观众,以年轻人为主。

回到罗振宇分享的李宁案例。这个国货运动品牌很多人熟悉,曾经做了很大努力来吸引年轻人,比如搞90后李宁之类,但是不太成功。2018年,却因为一个小契机而得到关注:在海外时光周,他们就把“中国李宁”四个大大的汉字绣在胸前,很简单,很粗暴。就这样的小举措,赢得95后年轻人的疯狂转发,他们觉得很酷,即使他们原来不知道李宁是谁。

自然,90后的话题炒作了很多年,但是过去更多是当作新闻,如今他们,切切实实成为主导消费的力量。根据数据分析机构尼尔森2019年11月《中国年轻人负债状况报告》,年轻人平均债务收入比为41.75%,只有13.4%的年轻人零负债。类似的报道很多,这从一个侧面表示了90后用脚投票的消费实力,而年轻人的潮流,你需要赋予更高的权重。

这个分享,让现场的一些知识分子也感到意外,这种意外,其实也暴露了代际的分层,甚至认同上的割裂。确实,中国经济崛起的背后,其实也是国家符号发生变化的时代。对于90后尤其95后而言,对中国的骄傲感是自然而言、与生俱来的。而他们,越来越成为主流。正在老去的知识精英,对此情感上未必认同,在思想也不能即使给出新的分析框架。

某种意义上,知识付费的兴起,除了有网络IP以及传统教育滞后等因素,不少也来自曾经引领思想的公共知识分子退出带来的空隙。主流精英的边缘化,曾经发生在台湾,如今来到了内地,这种思想的空白,显然需要更新鲜的替补填充。

每一个世纪的真正开启,都有自己的方式,在二十世纪,是1914年的萨拉热窝的枪声,在二十一世界,又将什么呢?世界崩塌的方式,往往不是轰然巨响,而是一声轻微的呜咽。在2020年,旧的世界已经逐渐老去,而新的世界尚未清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