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国会陷入衰退吗?特朗普会赢得普选吗?美国会与伊朗开战吗?英国会与欧盟达成贸易协议吗?记者对2020年世界大势做出了预测。



OR--商业新媒体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会与欧盟(EU)达成贸易协议吗?

会。这是约翰逊的目标,他达成该目标的可能性也很大。然而,约翰逊宣布将把英国退欧的最后期限写入法律,这意味着这位首相目标不高。在所剩的这段时间内,除了谈成一项涵盖货物贸易的基本协议,其他几乎不可能了。

约翰逊强调,他的目标是取消所有货物贸易的关税和配额。欧盟27国对此也有兴趣;它们的总货物贸易顺差很大。但其中也有陷阱。小心法国坚持将渔业纳入最终达成的任何协议中,以及坚持要求英国保证在劳工和环境方面遵循与欧盟同样高的标准。菲利普•斯蒂芬斯(Philip Stephens)

英国工党还会再次有当选的可能性吗?

不会。即将离开的工党(Labour)领导者建议,在遭遇1935年以来最惨重的选举失败后,这个英国主要反对党应该就前进的道路怎么走进行一段时间的“反思”。然而,那些依然在工党内、担心过或者警告过由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领导工党将会带来这种结局的人,以及那些为了在工党新党首和副党首选举中有投票权,而匆忙重新加入工党的人,可能会失望。相互攻讦和派系斗争将持续很长时间才会告终。到目前为止,有望担任工党党首的人谨慎避免否认科尔宾的激进左翼路线——为了获胜,他们很可能也会做出差不多的承诺。米兰达•格林(Miranda Green)

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的大联盟政府会解体吗?

会。这位德国总理将难以维持“大联盟政府”(GroKo)的完好,因为执政联盟中地位较低的社民党(SDP)正在向左翼路线倾斜。虽然社民党新领袖诺贝特•瓦尔特-博尔扬斯(Norbert Walter-Borjans)和萨斯基亚•埃斯肯(Saskia Esken)因为党内资深人物和部长们的压力,被迫在近期的党会上软化了他们的反联盟论调。但他们是依靠退出执政联盟的计划当选的,他们提高支出的誓言也与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CDU)的保守财政方针相冲突。因为担忧落败,社民党可能会寻求避免提前举行选举,使得一个少数党政府能够执政至2021年默克尔退休。安妮-西尔万•沙萨尼(Anne-Sylvaine Chassany)

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会重新执掌意大利吗?

会。在2019年8月尝试推动提前选举未果,发现自己上台无望后,这位右翼民族主义政党联盟党(League)的党首在民调中再度排名靠前。4个月前上台的执政联盟被证明与萨尔维尼终结的那个执政联盟一样充满分歧和无效。如果在即将到来的1月,意大利左翼在其传统票仓艾米利亚-罗马涅大区(Emilia-Romagna)的地区选举中遭遇失败,现任政府将会陷入混乱。甚至新的反萨尔维尼抗议运动“沙丁鱼”(the Sardines)也再次确定了他的突出地位。本•霍尔(Ben Hall)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能够在明年11月举行的美国大选中赢得更多普选票吗?

不能。2016年,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比特朗普多出近300万张普选选票,但依然败在选举人团票数上。2020年美国大选中的普选票数差距将会更大,但特朗普依然可能实现连任。许多最积极反对特朗普的选民居住在加利福尼亚州和纽约州等民主党票仓。因此,这些选民的选票可能会被“浪费”。真正的战斗将再次在更小的中西部州展开。在上一次大选中,正是这些州让特朗普取得了胜利。爱德华•卢斯(Ed Luce)

美国会陷入衰退吗?

不会——尽管这个问题会困扰市场、白宫和美国企业领导者;半数首席财务官在接受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最近一项调查时表示,他们预计明年会发生衰退。这很容易理解。除了澳大利亚以外,还没有其他发达经济体在如此长的时间里一直挑战商业周期。有迹象表明,紧张的美国企业正在削减资本支出。然而,消费在2019年保持了惊人的活跃。由于失业率依然处于最低水平,美国经济中最贫困的部分也正在创造就业,有充分理由认为,这种活跃将在2020年持续。考虑所有因素,美国经济将维持增长。吉莲•邰蒂(Gillian Tett)

印度会重新成为发展最快的大型经济体吗?

不会。过去一年半,印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从8%大幅降至4.5%,这要归咎于印度银行业、金融体系以及一度繁荣的房地产业中存在的严重问题。但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政府坚称,印度的经济困境是周期性的。该政府没有提出令人信服的计划来应对这些挑战。印度的增长将从目前的6年低点缓慢复苏,但印度将难以重新达到超越中国的增速——即便中国增长正在放缓。艾米•卡兹明(Amy Kazmin)

会爆发与伊朗的战争吗?

不会。数月以来,由于特朗普政府加大力度推进对伊朗施加“最大压力”的战略,关于美国及其阿拉伯盟友将与伊朗发生冲突的担忧一直在缓慢升温。德黑兰方面的回应是采取挑衅行动——击落一架美国无人机、扣押一艘英国船只,据称还袭击了沙特阿拉伯的石油工业设施。然而,尽管特朗普发出了好战的言论,他看起来不太情愿采取强硬行动。所有的五角大楼人士都坚称他们不想开战。随着美国大选临近,特朗普更不可能想让美国陷入一场冲突。然而,任何错误考量都可能会在无意间引发一场大规模冲突。安德鲁•英格兰(Andrew England)

南非主权信用评级会被降为“垃圾级”吗?

会。该国的主权债务评级一直岌岌可危,三大评级机构中,只有穆迪(Moody’s)对其评级在垃圾级以上。2019年11月,穆迪将南非主权信用评级展望调低至“负面”,称南非政府缺乏实施改革的政治资本。南非经济陷入停滞,南非航空(South African Airways)已申请破产保护。南非最大国企——南非国家电力公司(Eskom)实施了会削弱增长的停电,且无法偿还300亿美元的债务。南非财政部长蒂托•姆博维尼(Tito Mboweni)将不得不竭尽全力说服穆迪相信形势还没有坏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他不太可能成功。戴维•皮林(David Pilling)

让拉丁美洲陷入动荡的抗议还会继续吗?

会。引发愤怒的根本原因没有消失——增长乏力、严重的不平等、认为政府没有将许多人的需求放在心上的看法。2019年的动荡并不区分政治倾向,打击了智利、哥伦比亚和厄瓜多尔的亲市场政府,也将玻利维亚的左翼总统赶下了台。2020年,阿根廷的庇隆主义(Peronist)新总统或许能够享受短暂的蜜月期,但大多数安第斯山麓国家还有严重的危机没有解决。如果墨西哥民粹主义总统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被证明无法控制不断加剧的暴力,无法重启陷入停滞的墨西哥经济,墨西哥也岌岌可危。迈克尔•斯托特(Michael Stott)■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预测:2020年世界大势(上)

发布日期:2019-12-31 05:53
摘要:美国会陷入衰退吗?特朗普会赢得普选吗?美国会与伊朗开战吗?英国会与欧盟达成贸易协议吗?记者对2020年世界大势做出了预测。



OR--商业新媒体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会与欧盟(EU)达成贸易协议吗?

会。这是约翰逊的目标,他达成该目标的可能性也很大。然而,约翰逊宣布将把英国退欧的最后期限写入法律,这意味着这位首相目标不高。在所剩的这段时间内,除了谈成一项涵盖货物贸易的基本协议,其他几乎不可能了。

约翰逊强调,他的目标是取消所有货物贸易的关税和配额。欧盟27国对此也有兴趣;它们的总货物贸易顺差很大。但其中也有陷阱。小心法国坚持将渔业纳入最终达成的任何协议中,以及坚持要求英国保证在劳工和环境方面遵循与欧盟同样高的标准。菲利普•斯蒂芬斯(Philip Stephens)

英国工党还会再次有当选的可能性吗?

不会。即将离开的工党(Labour)领导者建议,在遭遇1935年以来最惨重的选举失败后,这个英国主要反对党应该就前进的道路怎么走进行一段时间的“反思”。然而,那些依然在工党内、担心过或者警告过由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领导工党将会带来这种结局的人,以及那些为了在工党新党首和副党首选举中有投票权,而匆忙重新加入工党的人,可能会失望。相互攻讦和派系斗争将持续很长时间才会告终。到目前为止,有望担任工党党首的人谨慎避免否认科尔宾的激进左翼路线——为了获胜,他们很可能也会做出差不多的承诺。米兰达•格林(Miranda Green)

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的大联盟政府会解体吗?

会。这位德国总理将难以维持“大联盟政府”(GroKo)的完好,因为执政联盟中地位较低的社民党(SDP)正在向左翼路线倾斜。虽然社民党新领袖诺贝特•瓦尔特-博尔扬斯(Norbert Walter-Borjans)和萨斯基亚•埃斯肯(Saskia Esken)因为党内资深人物和部长们的压力,被迫在近期的党会上软化了他们的反联盟论调。但他们是依靠退出执政联盟的计划当选的,他们提高支出的誓言也与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CDU)的保守财政方针相冲突。因为担忧落败,社民党可能会寻求避免提前举行选举,使得一个少数党政府能够执政至2021年默克尔退休。安妮-西尔万•沙萨尼(Anne-Sylvaine Chassany)

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会重新执掌意大利吗?

会。在2019年8月尝试推动提前选举未果,发现自己上台无望后,这位右翼民族主义政党联盟党(League)的党首在民调中再度排名靠前。4个月前上台的执政联盟被证明与萨尔维尼终结的那个执政联盟一样充满分歧和无效。如果在即将到来的1月,意大利左翼在其传统票仓艾米利亚-罗马涅大区(Emilia-Romagna)的地区选举中遭遇失败,现任政府将会陷入混乱。甚至新的反萨尔维尼抗议运动“沙丁鱼”(the Sardines)也再次确定了他的突出地位。本•霍尔(Ben Hall)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能够在明年11月举行的美国大选中赢得更多普选票吗?

不能。2016年,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比特朗普多出近300万张普选选票,但依然败在选举人团票数上。2020年美国大选中的普选票数差距将会更大,但特朗普依然可能实现连任。许多最积极反对特朗普的选民居住在加利福尼亚州和纽约州等民主党票仓。因此,这些选民的选票可能会被“浪费”。真正的战斗将再次在更小的中西部州展开。在上一次大选中,正是这些州让特朗普取得了胜利。爱德华•卢斯(Ed Luce)

美国会陷入衰退吗?

不会——尽管这个问题会困扰市场、白宫和美国企业领导者;半数首席财务官在接受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最近一项调查时表示,他们预计明年会发生衰退。这很容易理解。除了澳大利亚以外,还没有其他发达经济体在如此长的时间里一直挑战商业周期。有迹象表明,紧张的美国企业正在削减资本支出。然而,消费在2019年保持了惊人的活跃。由于失业率依然处于最低水平,美国经济中最贫困的部分也正在创造就业,有充分理由认为,这种活跃将在2020年持续。考虑所有因素,美国经济将维持增长。吉莲•邰蒂(Gillian Tett)

印度会重新成为发展最快的大型经济体吗?

不会。过去一年半,印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从8%大幅降至4.5%,这要归咎于印度银行业、金融体系以及一度繁荣的房地产业中存在的严重问题。但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政府坚称,印度的经济困境是周期性的。该政府没有提出令人信服的计划来应对这些挑战。印度的增长将从目前的6年低点缓慢复苏,但印度将难以重新达到超越中国的增速——即便中国增长正在放缓。艾米•卡兹明(Amy Kazmin)

会爆发与伊朗的战争吗?

不会。数月以来,由于特朗普政府加大力度推进对伊朗施加“最大压力”的战略,关于美国及其阿拉伯盟友将与伊朗发生冲突的担忧一直在缓慢升温。德黑兰方面的回应是采取挑衅行动——击落一架美国无人机、扣押一艘英国船只,据称还袭击了沙特阿拉伯的石油工业设施。然而,尽管特朗普发出了好战的言论,他看起来不太情愿采取强硬行动。所有的五角大楼人士都坚称他们不想开战。随着美国大选临近,特朗普更不可能想让美国陷入一场冲突。然而,任何错误考量都可能会在无意间引发一场大规模冲突。安德鲁•英格兰(Andrew England)

南非主权信用评级会被降为“垃圾级”吗?

会。该国的主权债务评级一直岌岌可危,三大评级机构中,只有穆迪(Moody’s)对其评级在垃圾级以上。2019年11月,穆迪将南非主权信用评级展望调低至“负面”,称南非政府缺乏实施改革的政治资本。南非经济陷入停滞,南非航空(South African Airways)已申请破产保护。南非最大国企——南非国家电力公司(Eskom)实施了会削弱增长的停电,且无法偿还300亿美元的债务。南非财政部长蒂托•姆博维尼(Tito Mboweni)将不得不竭尽全力说服穆迪相信形势还没有坏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他不太可能成功。戴维•皮林(David Pilling)

让拉丁美洲陷入动荡的抗议还会继续吗?

会。引发愤怒的根本原因没有消失——增长乏力、严重的不平等、认为政府没有将许多人的需求放在心上的看法。2019年的动荡并不区分政治倾向,打击了智利、哥伦比亚和厄瓜多尔的亲市场政府,也将玻利维亚的左翼总统赶下了台。2020年,阿根廷的庇隆主义(Peronist)新总统或许能够享受短暂的蜜月期,但大多数安第斯山麓国家还有严重的危机没有解决。如果墨西哥民粹主义总统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被证明无法控制不断加剧的暴力,无法重启陷入停滞的墨西哥经济,墨西哥也岌岌可危。迈克尔•斯托特(Michael Stott)■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会陷入衰退吗?特朗普会赢得普选吗?美国会与伊朗开战吗?英国会与欧盟达成贸易协议吗?记者对2020年世界大势做出了预测。



OR--商业新媒体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会与欧盟(EU)达成贸易协议吗?

会。这是约翰逊的目标,他达成该目标的可能性也很大。然而,约翰逊宣布将把英国退欧的最后期限写入法律,这意味着这位首相目标不高。在所剩的这段时间内,除了谈成一项涵盖货物贸易的基本协议,其他几乎不可能了。

约翰逊强调,他的目标是取消所有货物贸易的关税和配额。欧盟27国对此也有兴趣;它们的总货物贸易顺差很大。但其中也有陷阱。小心法国坚持将渔业纳入最终达成的任何协议中,以及坚持要求英国保证在劳工和环境方面遵循与欧盟同样高的标准。菲利普•斯蒂芬斯(Philip Stephens)

英国工党还会再次有当选的可能性吗?

不会。即将离开的工党(Labour)领导者建议,在遭遇1935年以来最惨重的选举失败后,这个英国主要反对党应该就前进的道路怎么走进行一段时间的“反思”。然而,那些依然在工党内、担心过或者警告过由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领导工党将会带来这种结局的人,以及那些为了在工党新党首和副党首选举中有投票权,而匆忙重新加入工党的人,可能会失望。相互攻讦和派系斗争将持续很长时间才会告终。到目前为止,有望担任工党党首的人谨慎避免否认科尔宾的激进左翼路线——为了获胜,他们很可能也会做出差不多的承诺。米兰达•格林(Miranda Green)

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的大联盟政府会解体吗?

会。这位德国总理将难以维持“大联盟政府”(GroKo)的完好,因为执政联盟中地位较低的社民党(SDP)正在向左翼路线倾斜。虽然社民党新领袖诺贝特•瓦尔特-博尔扬斯(Norbert Walter-Borjans)和萨斯基亚•埃斯肯(Saskia Esken)因为党内资深人物和部长们的压力,被迫在近期的党会上软化了他们的反联盟论调。但他们是依靠退出执政联盟的计划当选的,他们提高支出的誓言也与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CDU)的保守财政方针相冲突。因为担忧落败,社民党可能会寻求避免提前举行选举,使得一个少数党政府能够执政至2021年默克尔退休。安妮-西尔万•沙萨尼(Anne-Sylvaine Chassany)

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会重新执掌意大利吗?

会。在2019年8月尝试推动提前选举未果,发现自己上台无望后,这位右翼民族主义政党联盟党(League)的党首在民调中再度排名靠前。4个月前上台的执政联盟被证明与萨尔维尼终结的那个执政联盟一样充满分歧和无效。如果在即将到来的1月,意大利左翼在其传统票仓艾米利亚-罗马涅大区(Emilia-Romagna)的地区选举中遭遇失败,现任政府将会陷入混乱。甚至新的反萨尔维尼抗议运动“沙丁鱼”(the Sardines)也再次确定了他的突出地位。本•霍尔(Ben Hall)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能够在明年11月举行的美国大选中赢得更多普选票吗?

不能。2016年,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比特朗普多出近300万张普选选票,但依然败在选举人团票数上。2020年美国大选中的普选票数差距将会更大,但特朗普依然可能实现连任。许多最积极反对特朗普的选民居住在加利福尼亚州和纽约州等民主党票仓。因此,这些选民的选票可能会被“浪费”。真正的战斗将再次在更小的中西部州展开。在上一次大选中,正是这些州让特朗普取得了胜利。爱德华•卢斯(Ed Luce)

美国会陷入衰退吗?

不会——尽管这个问题会困扰市场、白宫和美国企业领导者;半数首席财务官在接受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最近一项调查时表示,他们预计明年会发生衰退。这很容易理解。除了澳大利亚以外,还没有其他发达经济体在如此长的时间里一直挑战商业周期。有迹象表明,紧张的美国企业正在削减资本支出。然而,消费在2019年保持了惊人的活跃。由于失业率依然处于最低水平,美国经济中最贫困的部分也正在创造就业,有充分理由认为,这种活跃将在2020年持续。考虑所有因素,美国经济将维持增长。吉莲•邰蒂(Gillian Tett)

印度会重新成为发展最快的大型经济体吗?

不会。过去一年半,印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从8%大幅降至4.5%,这要归咎于印度银行业、金融体系以及一度繁荣的房地产业中存在的严重问题。但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政府坚称,印度的经济困境是周期性的。该政府没有提出令人信服的计划来应对这些挑战。印度的增长将从目前的6年低点缓慢复苏,但印度将难以重新达到超越中国的增速——即便中国增长正在放缓。艾米•卡兹明(Amy Kazmin)

会爆发与伊朗的战争吗?

不会。数月以来,由于特朗普政府加大力度推进对伊朗施加“最大压力”的战略,关于美国及其阿拉伯盟友将与伊朗发生冲突的担忧一直在缓慢升温。德黑兰方面的回应是采取挑衅行动——击落一架美国无人机、扣押一艘英国船只,据称还袭击了沙特阿拉伯的石油工业设施。然而,尽管特朗普发出了好战的言论,他看起来不太情愿采取强硬行动。所有的五角大楼人士都坚称他们不想开战。随着美国大选临近,特朗普更不可能想让美国陷入一场冲突。然而,任何错误考量都可能会在无意间引发一场大规模冲突。安德鲁•英格兰(Andrew England)

南非主权信用评级会被降为“垃圾级”吗?

会。该国的主权债务评级一直岌岌可危,三大评级机构中,只有穆迪(Moody’s)对其评级在垃圾级以上。2019年11月,穆迪将南非主权信用评级展望调低至“负面”,称南非政府缺乏实施改革的政治资本。南非经济陷入停滞,南非航空(South African Airways)已申请破产保护。南非最大国企——南非国家电力公司(Eskom)实施了会削弱增长的停电,且无法偿还300亿美元的债务。南非财政部长蒂托•姆博维尼(Tito Mboweni)将不得不竭尽全力说服穆迪相信形势还没有坏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他不太可能成功。戴维•皮林(David Pilling)

让拉丁美洲陷入动荡的抗议还会继续吗?

会。引发愤怒的根本原因没有消失——增长乏力、严重的不平等、认为政府没有将许多人的需求放在心上的看法。2019年的动荡并不区分政治倾向,打击了智利、哥伦比亚和厄瓜多尔的亲市场政府,也将玻利维亚的左翼总统赶下了台。2020年,阿根廷的庇隆主义(Peronist)新总统或许能够享受短暂的蜜月期,但大多数安第斯山麓国家还有严重的危机没有解决。如果墨西哥民粹主义总统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被证明无法控制不断加剧的暴力,无法重启陷入停滞的墨西哥经济,墨西哥也岌岌可危。迈克尔•斯托特(Michael Stott)■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预测:2020年世界大势(上)

发布日期:2019-12-31 05:53
摘要:美国会陷入衰退吗?特朗普会赢得普选吗?美国会与伊朗开战吗?英国会与欧盟达成贸易协议吗?记者对2020年世界大势做出了预测。



OR--商业新媒体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会与欧盟(EU)达成贸易协议吗?

会。这是约翰逊的目标,他达成该目标的可能性也很大。然而,约翰逊宣布将把英国退欧的最后期限写入法律,这意味着这位首相目标不高。在所剩的这段时间内,除了谈成一项涵盖货物贸易的基本协议,其他几乎不可能了。

约翰逊强调,他的目标是取消所有货物贸易的关税和配额。欧盟27国对此也有兴趣;它们的总货物贸易顺差很大。但其中也有陷阱。小心法国坚持将渔业纳入最终达成的任何协议中,以及坚持要求英国保证在劳工和环境方面遵循与欧盟同样高的标准。菲利普•斯蒂芬斯(Philip Stephens)

英国工党还会再次有当选的可能性吗?

不会。即将离开的工党(Labour)领导者建议,在遭遇1935年以来最惨重的选举失败后,这个英国主要反对党应该就前进的道路怎么走进行一段时间的“反思”。然而,那些依然在工党内、担心过或者警告过由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领导工党将会带来这种结局的人,以及那些为了在工党新党首和副党首选举中有投票权,而匆忙重新加入工党的人,可能会失望。相互攻讦和派系斗争将持续很长时间才会告终。到目前为止,有望担任工党党首的人谨慎避免否认科尔宾的激进左翼路线——为了获胜,他们很可能也会做出差不多的承诺。米兰达•格林(Miranda Green)

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的大联盟政府会解体吗?

会。这位德国总理将难以维持“大联盟政府”(GroKo)的完好,因为执政联盟中地位较低的社民党(SDP)正在向左翼路线倾斜。虽然社民党新领袖诺贝特•瓦尔特-博尔扬斯(Norbert Walter-Borjans)和萨斯基亚•埃斯肯(Saskia Esken)因为党内资深人物和部长们的压力,被迫在近期的党会上软化了他们的反联盟论调。但他们是依靠退出执政联盟的计划当选的,他们提高支出的誓言也与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CDU)的保守财政方针相冲突。因为担忧落败,社民党可能会寻求避免提前举行选举,使得一个少数党政府能够执政至2021年默克尔退休。安妮-西尔万•沙萨尼(Anne-Sylvaine Chassany)

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会重新执掌意大利吗?

会。在2019年8月尝试推动提前选举未果,发现自己上台无望后,这位右翼民族主义政党联盟党(League)的党首在民调中再度排名靠前。4个月前上台的执政联盟被证明与萨尔维尼终结的那个执政联盟一样充满分歧和无效。如果在即将到来的1月,意大利左翼在其传统票仓艾米利亚-罗马涅大区(Emilia-Romagna)的地区选举中遭遇失败,现任政府将会陷入混乱。甚至新的反萨尔维尼抗议运动“沙丁鱼”(the Sardines)也再次确定了他的突出地位。本•霍尔(Ben Hall)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能够在明年11月举行的美国大选中赢得更多普选票吗?

不能。2016年,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比特朗普多出近300万张普选选票,但依然败在选举人团票数上。2020年美国大选中的普选票数差距将会更大,但特朗普依然可能实现连任。许多最积极反对特朗普的选民居住在加利福尼亚州和纽约州等民主党票仓。因此,这些选民的选票可能会被“浪费”。真正的战斗将再次在更小的中西部州展开。在上一次大选中,正是这些州让特朗普取得了胜利。爱德华•卢斯(Ed Luce)

美国会陷入衰退吗?

不会——尽管这个问题会困扰市场、白宫和美国企业领导者;半数首席财务官在接受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最近一项调查时表示,他们预计明年会发生衰退。这很容易理解。除了澳大利亚以外,还没有其他发达经济体在如此长的时间里一直挑战商业周期。有迹象表明,紧张的美国企业正在削减资本支出。然而,消费在2019年保持了惊人的活跃。由于失业率依然处于最低水平,美国经济中最贫困的部分也正在创造就业,有充分理由认为,这种活跃将在2020年持续。考虑所有因素,美国经济将维持增长。吉莲•邰蒂(Gillian Tett)

印度会重新成为发展最快的大型经济体吗?

不会。过去一年半,印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从8%大幅降至4.5%,这要归咎于印度银行业、金融体系以及一度繁荣的房地产业中存在的严重问题。但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政府坚称,印度的经济困境是周期性的。该政府没有提出令人信服的计划来应对这些挑战。印度的增长将从目前的6年低点缓慢复苏,但印度将难以重新达到超越中国的增速——即便中国增长正在放缓。艾米•卡兹明(Amy Kazmin)

会爆发与伊朗的战争吗?

不会。数月以来,由于特朗普政府加大力度推进对伊朗施加“最大压力”的战略,关于美国及其阿拉伯盟友将与伊朗发生冲突的担忧一直在缓慢升温。德黑兰方面的回应是采取挑衅行动——击落一架美国无人机、扣押一艘英国船只,据称还袭击了沙特阿拉伯的石油工业设施。然而,尽管特朗普发出了好战的言论,他看起来不太情愿采取强硬行动。所有的五角大楼人士都坚称他们不想开战。随着美国大选临近,特朗普更不可能想让美国陷入一场冲突。然而,任何错误考量都可能会在无意间引发一场大规模冲突。安德鲁•英格兰(Andrew England)

南非主权信用评级会被降为“垃圾级”吗?

会。该国的主权债务评级一直岌岌可危,三大评级机构中,只有穆迪(Moody’s)对其评级在垃圾级以上。2019年11月,穆迪将南非主权信用评级展望调低至“负面”,称南非政府缺乏实施改革的政治资本。南非经济陷入停滞,南非航空(South African Airways)已申请破产保护。南非最大国企——南非国家电力公司(Eskom)实施了会削弱增长的停电,且无法偿还300亿美元的债务。南非财政部长蒂托•姆博维尼(Tito Mboweni)将不得不竭尽全力说服穆迪相信形势还没有坏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他不太可能成功。戴维•皮林(David Pilling)

让拉丁美洲陷入动荡的抗议还会继续吗?

会。引发愤怒的根本原因没有消失——增长乏力、严重的不平等、认为政府没有将许多人的需求放在心上的看法。2019年的动荡并不区分政治倾向,打击了智利、哥伦比亚和厄瓜多尔的亲市场政府,也将玻利维亚的左翼总统赶下了台。2020年,阿根廷的庇隆主义(Peronist)新总统或许能够享受短暂的蜜月期,但大多数安第斯山麓国家还有严重的危机没有解决。如果墨西哥民粹主义总统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被证明无法控制不断加剧的暴力,无法重启陷入停滞的墨西哥经济,墨西哥也岌岌可危。迈克尔•斯托特(Michael Stott)■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会陷入衰退吗?特朗普会赢得普选吗?美国会与伊朗开战吗?英国会与欧盟达成贸易协议吗?记者对2020年世界大势做出了预测。



OR--商业新媒体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会与欧盟(EU)达成贸易协议吗?

会。这是约翰逊的目标,他达成该目标的可能性也很大。然而,约翰逊宣布将把英国退欧的最后期限写入法律,这意味着这位首相目标不高。在所剩的这段时间内,除了谈成一项涵盖货物贸易的基本协议,其他几乎不可能了。

约翰逊强调,他的目标是取消所有货物贸易的关税和配额。欧盟27国对此也有兴趣;它们的总货物贸易顺差很大。但其中也有陷阱。小心法国坚持将渔业纳入最终达成的任何协议中,以及坚持要求英国保证在劳工和环境方面遵循与欧盟同样高的标准。菲利普•斯蒂芬斯(Philip Stephens)

英国工党还会再次有当选的可能性吗?

不会。即将离开的工党(Labour)领导者建议,在遭遇1935年以来最惨重的选举失败后,这个英国主要反对党应该就前进的道路怎么走进行一段时间的“反思”。然而,那些依然在工党内、担心过或者警告过由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领导工党将会带来这种结局的人,以及那些为了在工党新党首和副党首选举中有投票权,而匆忙重新加入工党的人,可能会失望。相互攻讦和派系斗争将持续很长时间才会告终。到目前为止,有望担任工党党首的人谨慎避免否认科尔宾的激进左翼路线——为了获胜,他们很可能也会做出差不多的承诺。米兰达•格林(Miranda Green)

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的大联盟政府会解体吗?

会。这位德国总理将难以维持“大联盟政府”(GroKo)的完好,因为执政联盟中地位较低的社民党(SDP)正在向左翼路线倾斜。虽然社民党新领袖诺贝特•瓦尔特-博尔扬斯(Norbert Walter-Borjans)和萨斯基亚•埃斯肯(Saskia Esken)因为党内资深人物和部长们的压力,被迫在近期的党会上软化了他们的反联盟论调。但他们是依靠退出执政联盟的计划当选的,他们提高支出的誓言也与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CDU)的保守财政方针相冲突。因为担忧落败,社民党可能会寻求避免提前举行选举,使得一个少数党政府能够执政至2021年默克尔退休。安妮-西尔万•沙萨尼(Anne-Sylvaine Chassany)

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会重新执掌意大利吗?

会。在2019年8月尝试推动提前选举未果,发现自己上台无望后,这位右翼民族主义政党联盟党(League)的党首在民调中再度排名靠前。4个月前上台的执政联盟被证明与萨尔维尼终结的那个执政联盟一样充满分歧和无效。如果在即将到来的1月,意大利左翼在其传统票仓艾米利亚-罗马涅大区(Emilia-Romagna)的地区选举中遭遇失败,现任政府将会陷入混乱。甚至新的反萨尔维尼抗议运动“沙丁鱼”(the Sardines)也再次确定了他的突出地位。本•霍尔(Ben Hall)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能够在明年11月举行的美国大选中赢得更多普选票吗?

不能。2016年,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比特朗普多出近300万张普选选票,但依然败在选举人团票数上。2020年美国大选中的普选票数差距将会更大,但特朗普依然可能实现连任。许多最积极反对特朗普的选民居住在加利福尼亚州和纽约州等民主党票仓。因此,这些选民的选票可能会被“浪费”。真正的战斗将再次在更小的中西部州展开。在上一次大选中,正是这些州让特朗普取得了胜利。爱德华•卢斯(Ed Luce)

美国会陷入衰退吗?

不会——尽管这个问题会困扰市场、白宫和美国企业领导者;半数首席财务官在接受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最近一项调查时表示,他们预计明年会发生衰退。这很容易理解。除了澳大利亚以外,还没有其他发达经济体在如此长的时间里一直挑战商业周期。有迹象表明,紧张的美国企业正在削减资本支出。然而,消费在2019年保持了惊人的活跃。由于失业率依然处于最低水平,美国经济中最贫困的部分也正在创造就业,有充分理由认为,这种活跃将在2020年持续。考虑所有因素,美国经济将维持增长。吉莲•邰蒂(Gillian Tett)

印度会重新成为发展最快的大型经济体吗?

不会。过去一年半,印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从8%大幅降至4.5%,这要归咎于印度银行业、金融体系以及一度繁荣的房地产业中存在的严重问题。但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政府坚称,印度的经济困境是周期性的。该政府没有提出令人信服的计划来应对这些挑战。印度的增长将从目前的6年低点缓慢复苏,但印度将难以重新达到超越中国的增速——即便中国增长正在放缓。艾米•卡兹明(Amy Kazmin)

会爆发与伊朗的战争吗?

不会。数月以来,由于特朗普政府加大力度推进对伊朗施加“最大压力”的战略,关于美国及其阿拉伯盟友将与伊朗发生冲突的担忧一直在缓慢升温。德黑兰方面的回应是采取挑衅行动——击落一架美国无人机、扣押一艘英国船只,据称还袭击了沙特阿拉伯的石油工业设施。然而,尽管特朗普发出了好战的言论,他看起来不太情愿采取强硬行动。所有的五角大楼人士都坚称他们不想开战。随着美国大选临近,特朗普更不可能想让美国陷入一场冲突。然而,任何错误考量都可能会在无意间引发一场大规模冲突。安德鲁•英格兰(Andrew England)

南非主权信用评级会被降为“垃圾级”吗?

会。该国的主权债务评级一直岌岌可危,三大评级机构中,只有穆迪(Moody’s)对其评级在垃圾级以上。2019年11月,穆迪将南非主权信用评级展望调低至“负面”,称南非政府缺乏实施改革的政治资本。南非经济陷入停滞,南非航空(South African Airways)已申请破产保护。南非最大国企——南非国家电力公司(Eskom)实施了会削弱增长的停电,且无法偿还300亿美元的债务。南非财政部长蒂托•姆博维尼(Tito Mboweni)将不得不竭尽全力说服穆迪相信形势还没有坏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他不太可能成功。戴维•皮林(David Pilling)

让拉丁美洲陷入动荡的抗议还会继续吗?

会。引发愤怒的根本原因没有消失——增长乏力、严重的不平等、认为政府没有将许多人的需求放在心上的看法。2019年的动荡并不区分政治倾向,打击了智利、哥伦比亚和厄瓜多尔的亲市场政府,也将玻利维亚的左翼总统赶下了台。2020年,阿根廷的庇隆主义(Peronist)新总统或许能够享受短暂的蜜月期,但大多数安第斯山麓国家还有严重的危机没有解决。如果墨西哥民粹主义总统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被证明无法控制不断加剧的暴力,无法重启陷入停滞的墨西哥经济,墨西哥也岌岌可危。迈克尔•斯托特(Michael Stott)■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