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对于中国来说非常艰难的一年终于接近尾声。明年开局的情况可能会好一些,但在看似已较为平静的水面下暗藏着一些危险的冰山。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对于中国来说非常艰难的一年终于接近尾声。明年开局的情况可能会好一些,但在看似已较为平静的水面下暗藏着一些危险的冰山。

富士康科技集团(Foxconn Technology Group)等对贸易敏感的公司或许能为投资者提供一些机会。虽说这些公司在2019年侥幸避免陷入财务困境,但当前面临的风险正在上升。

尽管大多数投资者没有注意到,但2019年末中国经济一些关键领域已在好转,尤其是2018年和2019年大部分时间深陷低迷的汽车业以及电子产品行业。中国11月汽车产量实现2018年6月以来的首次同比增长。随着全球智能手机和半导体销售再度开始上升,电子产品制造商近几个月的利润也强劲反弹。

此外,中国本月与美国达成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应该可以进一步提振已经因电子产品行业反弹而好转的劳动力市场。

但在另外两个关键经济领域,情况远没有那么乐观。房地产业利润增速以及房地产市场本身都在快速放缓,这给国有工业企业带来压力,后者主要集中在严重依赖建筑业的行业,例如钢铁。房地产和国有行业以及基础设施也恰好是中国经济体系中债务负担最沉重的领域。

2019年中国民营领域不断出现的债务违约令海外投资者感到害怕。但由于中国民营企业在公司债市场中所占比重很小,只有10%左右,因此没有对中国整体债市造成更大破坏。但这种局面到2020年可能发生改变。在截至10月的12个月里,国有控股工业公司的资产回报率仅为3.7%,是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也远低于接近6%的银行平均贷款利率水平。

与此同时,针对影子银行的持续整顿令本就负债沉重的房地产开发商高度依赖期房预售金来获得资金。而随着房地产市场的降温,这个资金来源可能面临枯竭。

中美贸易争端方面,中国政府已设法与美国停战。2020年的主要风险是,中国政府宣告任务完成,但其行动力度不足以确保那些虚弱的国有工业企业、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开发商以合理利率水平进行债务再融资。与以往的宽松周期相比,银行平均贷款利率几乎没有下降,信贷增速再次开始放缓。

中国负债最高的经济领域回报走低之际,许多依赖于向大行拆借资金的小银行也面着资本短缺以及外界对其偿付能力的质疑。如果银行间市场的债权人也开始质疑这些公司债券作为抵押品的价值,就像今年夏天国家接管包商银行后的情形,那么小银行的短期借贷成本或迅速上升,一些银行可能会发现,如果没有央行的帮助,自己根本无法借到钱。

总体而言,对于饱受折磨、但竞争力较强的中国出口商来说,2020年的前景似乎会有所改善。但对于境况不佳、债务负担沉重的一些经济部门而言,明年可能更糟。许多民营小公司的产品需求虽然企稳,但面对居高不下的融资成本,他们的日子依然不好过。

如果说今年的主题是贸易,那么明年的焦点将是如何让中国并不稳固的金融体系走上正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2020年中国主要风险将由贸易变为债务

发布日期:2019-12-30 10:37
摘要:对于中国来说非常艰难的一年终于接近尾声。明年开局的情况可能会好一些,但在看似已较为平静的水面下暗藏着一些危险的冰山。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对于中国来说非常艰难的一年终于接近尾声。明年开局的情况可能会好一些,但在看似已较为平静的水面下暗藏着一些危险的冰山。

富士康科技集团(Foxconn Technology Group)等对贸易敏感的公司或许能为投资者提供一些机会。虽说这些公司在2019年侥幸避免陷入财务困境,但当前面临的风险正在上升。

尽管大多数投资者没有注意到,但2019年末中国经济一些关键领域已在好转,尤其是2018年和2019年大部分时间深陷低迷的汽车业以及电子产品行业。中国11月汽车产量实现2018年6月以来的首次同比增长。随着全球智能手机和半导体销售再度开始上升,电子产品制造商近几个月的利润也强劲反弹。

此外,中国本月与美国达成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应该可以进一步提振已经因电子产品行业反弹而好转的劳动力市场。

但在另外两个关键经济领域,情况远没有那么乐观。房地产业利润增速以及房地产市场本身都在快速放缓,这给国有工业企业带来压力,后者主要集中在严重依赖建筑业的行业,例如钢铁。房地产和国有行业以及基础设施也恰好是中国经济体系中债务负担最沉重的领域。

2019年中国民营领域不断出现的债务违约令海外投资者感到害怕。但由于中国民营企业在公司债市场中所占比重很小,只有10%左右,因此没有对中国整体债市造成更大破坏。但这种局面到2020年可能发生改变。在截至10月的12个月里,国有控股工业公司的资产回报率仅为3.7%,是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也远低于接近6%的银行平均贷款利率水平。

与此同时,针对影子银行的持续整顿令本就负债沉重的房地产开发商高度依赖期房预售金来获得资金。而随着房地产市场的降温,这个资金来源可能面临枯竭。

中美贸易争端方面,中国政府已设法与美国停战。2020年的主要风险是,中国政府宣告任务完成,但其行动力度不足以确保那些虚弱的国有工业企业、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开发商以合理利率水平进行债务再融资。与以往的宽松周期相比,银行平均贷款利率几乎没有下降,信贷增速再次开始放缓。

中国负债最高的经济领域回报走低之际,许多依赖于向大行拆借资金的小银行也面着资本短缺以及外界对其偿付能力的质疑。如果银行间市场的债权人也开始质疑这些公司债券作为抵押品的价值,就像今年夏天国家接管包商银行后的情形,那么小银行的短期借贷成本或迅速上升,一些银行可能会发现,如果没有央行的帮助,自己根本无法借到钱。

总体而言,对于饱受折磨、但竞争力较强的中国出口商来说,2020年的前景似乎会有所改善。但对于境况不佳、债务负担沉重的一些经济部门而言,明年可能更糟。许多民营小公司的产品需求虽然企稳,但面对居高不下的融资成本,他们的日子依然不好过。

如果说今年的主题是贸易,那么明年的焦点将是如何让中国并不稳固的金融体系走上正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对于中国来说非常艰难的一年终于接近尾声。明年开局的情况可能会好一些,但在看似已较为平静的水面下暗藏着一些危险的冰山。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对于中国来说非常艰难的一年终于接近尾声。明年开局的情况可能会好一些,但在看似已较为平静的水面下暗藏着一些危险的冰山。

富士康科技集团(Foxconn Technology Group)等对贸易敏感的公司或许能为投资者提供一些机会。虽说这些公司在2019年侥幸避免陷入财务困境,但当前面临的风险正在上升。

尽管大多数投资者没有注意到,但2019年末中国经济一些关键领域已在好转,尤其是2018年和2019年大部分时间深陷低迷的汽车业以及电子产品行业。中国11月汽车产量实现2018年6月以来的首次同比增长。随着全球智能手机和半导体销售再度开始上升,电子产品制造商近几个月的利润也强劲反弹。

此外,中国本月与美国达成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应该可以进一步提振已经因电子产品行业反弹而好转的劳动力市场。

但在另外两个关键经济领域,情况远没有那么乐观。房地产业利润增速以及房地产市场本身都在快速放缓,这给国有工业企业带来压力,后者主要集中在严重依赖建筑业的行业,例如钢铁。房地产和国有行业以及基础设施也恰好是中国经济体系中债务负担最沉重的领域。

2019年中国民营领域不断出现的债务违约令海外投资者感到害怕。但由于中国民营企业在公司债市场中所占比重很小,只有10%左右,因此没有对中国整体债市造成更大破坏。但这种局面到2020年可能发生改变。在截至10月的12个月里,国有控股工业公司的资产回报率仅为3.7%,是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也远低于接近6%的银行平均贷款利率水平。

与此同时,针对影子银行的持续整顿令本就负债沉重的房地产开发商高度依赖期房预售金来获得资金。而随着房地产市场的降温,这个资金来源可能面临枯竭。

中美贸易争端方面,中国政府已设法与美国停战。2020年的主要风险是,中国政府宣告任务完成,但其行动力度不足以确保那些虚弱的国有工业企业、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开发商以合理利率水平进行债务再融资。与以往的宽松周期相比,银行平均贷款利率几乎没有下降,信贷增速再次开始放缓。

中国负债最高的经济领域回报走低之际,许多依赖于向大行拆借资金的小银行也面着资本短缺以及外界对其偿付能力的质疑。如果银行间市场的债权人也开始质疑这些公司债券作为抵押品的价值,就像今年夏天国家接管包商银行后的情形,那么小银行的短期借贷成本或迅速上升,一些银行可能会发现,如果没有央行的帮助,自己根本无法借到钱。

总体而言,对于饱受折磨、但竞争力较强的中国出口商来说,2020年的前景似乎会有所改善。但对于境况不佳、债务负担沉重的一些经济部门而言,明年可能更糟。许多民营小公司的产品需求虽然企稳,但面对居高不下的融资成本,他们的日子依然不好过。

如果说今年的主题是贸易,那么明年的焦点将是如何让中国并不稳固的金融体系走上正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2020年中国主要风险将由贸易变为债务

发布日期:2019-12-30 10:37
摘要:对于中国来说非常艰难的一年终于接近尾声。明年开局的情况可能会好一些,但在看似已较为平静的水面下暗藏着一些危险的冰山。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对于中国来说非常艰难的一年终于接近尾声。明年开局的情况可能会好一些,但在看似已较为平静的水面下暗藏着一些危险的冰山。

富士康科技集团(Foxconn Technology Group)等对贸易敏感的公司或许能为投资者提供一些机会。虽说这些公司在2019年侥幸避免陷入财务困境,但当前面临的风险正在上升。

尽管大多数投资者没有注意到,但2019年末中国经济一些关键领域已在好转,尤其是2018年和2019年大部分时间深陷低迷的汽车业以及电子产品行业。中国11月汽车产量实现2018年6月以来的首次同比增长。随着全球智能手机和半导体销售再度开始上升,电子产品制造商近几个月的利润也强劲反弹。

此外,中国本月与美国达成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应该可以进一步提振已经因电子产品行业反弹而好转的劳动力市场。

但在另外两个关键经济领域,情况远没有那么乐观。房地产业利润增速以及房地产市场本身都在快速放缓,这给国有工业企业带来压力,后者主要集中在严重依赖建筑业的行业,例如钢铁。房地产和国有行业以及基础设施也恰好是中国经济体系中债务负担最沉重的领域。

2019年中国民营领域不断出现的债务违约令海外投资者感到害怕。但由于中国民营企业在公司债市场中所占比重很小,只有10%左右,因此没有对中国整体债市造成更大破坏。但这种局面到2020年可能发生改变。在截至10月的12个月里,国有控股工业公司的资产回报率仅为3.7%,是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也远低于接近6%的银行平均贷款利率水平。

与此同时,针对影子银行的持续整顿令本就负债沉重的房地产开发商高度依赖期房预售金来获得资金。而随着房地产市场的降温,这个资金来源可能面临枯竭。

中美贸易争端方面,中国政府已设法与美国停战。2020年的主要风险是,中国政府宣告任务完成,但其行动力度不足以确保那些虚弱的国有工业企业、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开发商以合理利率水平进行债务再融资。与以往的宽松周期相比,银行平均贷款利率几乎没有下降,信贷增速再次开始放缓。

中国负债最高的经济领域回报走低之际,许多依赖于向大行拆借资金的小银行也面着资本短缺以及外界对其偿付能力的质疑。如果银行间市场的债权人也开始质疑这些公司债券作为抵押品的价值,就像今年夏天国家接管包商银行后的情形,那么小银行的短期借贷成本或迅速上升,一些银行可能会发现,如果没有央行的帮助,自己根本无法借到钱。

总体而言,对于饱受折磨、但竞争力较强的中国出口商来说,2020年的前景似乎会有所改善。但对于境况不佳、债务负担沉重的一些经济部门而言,明年可能更糟。许多民营小公司的产品需求虽然企稳,但面对居高不下的融资成本,他们的日子依然不好过。

如果说今年的主题是贸易,那么明年的焦点将是如何让中国并不稳固的金融体系走上正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对于中国来说非常艰难的一年终于接近尾声。明年开局的情况可能会好一些,但在看似已较为平静的水面下暗藏着一些危险的冰山。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对于中国来说非常艰难的一年终于接近尾声。明年开局的情况可能会好一些,但在看似已较为平静的水面下暗藏着一些危险的冰山。

富士康科技集团(Foxconn Technology Group)等对贸易敏感的公司或许能为投资者提供一些机会。虽说这些公司在2019年侥幸避免陷入财务困境,但当前面临的风险正在上升。

尽管大多数投资者没有注意到,但2019年末中国经济一些关键领域已在好转,尤其是2018年和2019年大部分时间深陷低迷的汽车业以及电子产品行业。中国11月汽车产量实现2018年6月以来的首次同比增长。随着全球智能手机和半导体销售再度开始上升,电子产品制造商近几个月的利润也强劲反弹。

此外,中国本月与美国达成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应该可以进一步提振已经因电子产品行业反弹而好转的劳动力市场。

但在另外两个关键经济领域,情况远没有那么乐观。房地产业利润增速以及房地产市场本身都在快速放缓,这给国有工业企业带来压力,后者主要集中在严重依赖建筑业的行业,例如钢铁。房地产和国有行业以及基础设施也恰好是中国经济体系中债务负担最沉重的领域。

2019年中国民营领域不断出现的债务违约令海外投资者感到害怕。但由于中国民营企业在公司债市场中所占比重很小,只有10%左右,因此没有对中国整体债市造成更大破坏。但这种局面到2020年可能发生改变。在截至10月的12个月里,国有控股工业公司的资产回报率仅为3.7%,是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也远低于接近6%的银行平均贷款利率水平。

与此同时,针对影子银行的持续整顿令本就负债沉重的房地产开发商高度依赖期房预售金来获得资金。而随着房地产市场的降温,这个资金来源可能面临枯竭。

中美贸易争端方面,中国政府已设法与美国停战。2020年的主要风险是,中国政府宣告任务完成,但其行动力度不足以确保那些虚弱的国有工业企业、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开发商以合理利率水平进行债务再融资。与以往的宽松周期相比,银行平均贷款利率几乎没有下降,信贷增速再次开始放缓。

中国负债最高的经济领域回报走低之际,许多依赖于向大行拆借资金的小银行也面着资本短缺以及外界对其偿付能力的质疑。如果银行间市场的债权人也开始质疑这些公司债券作为抵押品的价值,就像今年夏天国家接管包商银行后的情形,那么小银行的短期借贷成本或迅速上升,一些银行可能会发现,如果没有央行的帮助,自己根本无法借到钱。

总体而言,对于饱受折磨、但竞争力较强的中国出口商来说,2020年的前景似乎会有所改善。但对于境况不佳、债务负担沉重的一些经济部门而言,明年可能更糟。许多民营小公司的产品需求虽然企稳,但面对居高不下的融资成本,他们的日子依然不好过。

如果说今年的主题是贸易,那么明年的焦点将是如何让中国并不稳固的金融体系走上正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