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软银的糟糕年景还远不止WeWork;软银的资本实际上是债务。



撰文 | Shuli Ren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一位坐拥1000亿美元资金的风险投资家受尽了挫折。

就在1月,软银集团(SoftBank Group Corp.)的孙正义(Masayoshi Son)还踌躇满志,给办公室共享初创公司WeWork和自动送货汽车设计公司Nuro等独角兽企业开出了数十亿美元的支票。可是等到2019年进入尾声时,这位日本的交易高手却在竭力为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陷入困境的初创企业筹措救助方案所需的95亿美元资金。这家公司的估值已经从470亿美元缩水到80亿美元,甚至可能一文不值,这要取决于你问的是谁。

软银的糟糕年景还远不止WeWork。投资者开始觉得,不管孙正义给公众带来什么消息,全都是麻烦事。证据就在眼前:优步科技(Uber Technologies Inc.)和Slack Technologies Inc.双双在上市后暴跌,而这两家公司都得到了愿景基金(Vision Fund)的投资。对于只有通过首次公开募股(IPO)才能抽身而退并获利的风投基金来说,这种悲观的猜疑无异于致命的一击。

那么孙正义是如何失去全世界青睐的?

过去三年里,孙正义一直在积极部署其规模庞大的资金。如果一家初创企业的创始人拒绝接受他的投资,他就威胁说,要转而支持这家初创公司的竞争对手,并迫使两家公司合并。接受软银投资的企业进行IPO往往受到大肆宣传,而一旦IPO失败,这种令人生厌的策略只会变得更加讨厌。现在我们开始意识到,孙正义与其说是科技领袖,还不如说是彻头彻尾的资本家。他通过压榨工人来获取一点额外利润,从而重塑19世纪的商业模式。

不妨看看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高达40%的资金没有投向人工智能或芯片设计等真正的科技领域,而是流入了优步这样的运输物流企业,以及全球各地的同类网约车公司。你可以肯定的是,上海和雅加达街头的司机没有保险或养老金福利;他们只能按完成的订单取酬。这种合约文化也渗透到了运输以外的领域:《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的一项调查发现,印度的经济连锁酒店Oyo Hotels & Homes要求加盟店主预先承担巨额的固定成本。

但我们现在生活在21世纪,这个时代的人力资本应该有价值,而且世界各地爆发了工人抗议。仅在中国,去年软银投资的三家独角兽企业就遭遇了32次罢工。因此,政府开始介入并要求企业提供更好的劳工保障只是时间问题。如果你认同卡尔•马克思(Karl Marx)的观点,即企业的利润蛋糕是在工人和资本家之间划分利润的零和博弈,那么孙正义的那部分利润将不可避免地缩水。换句话说,他投资的许多独角兽企业的盈利之路将漫长而曲折,甚至可能会走向死路。

当个资本家本质上没有什么错,只是软银的资本实际上是债务。正如我一年来撰文指出的那样,该公司被评为垃圾级有充分的理由:缺乏现金。从斯普林特公司(Sprint Corp.)到英国芯片设计公司安谋控股(ARM Holdings Inc.),软银旗下的多家子公司并没有贡献多少资金,因此软银只能依靠手头的现金生存,借入更多资金,或者把投资出售给愿景基金。在负债方面,孙正义的公司已经累计拥有4.5万亿日元(约合410亿美元)的计息净债务。

就眼下而言,软银的经营就像一台运转正常的机器。但是随着愿景基金的全面投资,再加上第二期基金的规模可能显著缩小,孙正义也许难以摆脱他持有的初创企业股份。更糟糕的是,他把WeWork招至软银旗下。除了为这个救援计划买单,软银还需要想办法为这家办公室租赁公司470亿美元的租赁债务融资。日本银行家多年来很敬重孙正义,指望向他收取银行手续费,但是现在他们有了其他想法。

我们甚至有理由认为,孙正义并不是手腕老练的资本家。截至2019年9月,他的愿景基金在两年内投资了763亿美元,获得了114亿美元的收益,其中大部分是账面利润。与之相比,后期独角兽企业的另一个积极投资者老虎环球基金管理公司(Tiger Global Management)交出的业绩要好得多。作为被动而灵活的投资者,对冲基金对尽职调查极为重视。这可能比孙正义更为精明,而孙正义习惯在见面10分钟后就开出金额令人瞠目结舌的支票。

如果说孙正义有什么不可撼动的优势,那就是金融工程。即使在接受救助之后,WeWork的债务也不会以某种方式出现在软银的资产负债表上:软银称,尽管母公司将持有80%的股份,但不会拥有多数投票权。这种巧妙做法的另一个例子是软银的投资策略。如果该公司收购了一家初创企业的股份,然后以更高的估值投入更多资金,就宣称投资已经获利。2019年第二季度,该公司录得38亿美元的未实现收益,部分原因是对Oyo酒店进行了一系列投资。

在愿景基金录得的114亿美元资本收益中,只有大约40亿美元得以实现,而且仅来自两笔交易:把印度电子商务公司Flipkart Online Services Pvt的股份出售给亚马逊(Amazon.com Inc.),以及适时出售英伟达公司(Nvidia Corp.)的股份。但是此后孙正义总是很快就提高账面价值,而不愿意减记资产。毕竟在私人市场上,公允价值会计是被操纵的把戏。

在迈入下一个10年之际,孙正义最终将不得不亮出自己的底牌。他的孵化器中还有许多身价不菲的“十角兽”企业。从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到滴滴出行(Didi Chuxing Inc.),这些估值超过100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在公开市场上很容易被视为大盘股。等到这些公司上市的时候,我们很快就会知道,孙正义到底是有远见卓识的投资大师,还只是拥有“太多资金”、犯了太多错误的平庸资本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科技梦想家VS强盗资本家——孙正义的角色是?

发布日期:2019-12-30 10:11
摘要:软银的糟糕年景还远不止WeWork;软银的资本实际上是债务。



撰文 | Shuli Ren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一位坐拥1000亿美元资金的风险投资家受尽了挫折。

就在1月,软银集团(SoftBank Group Corp.)的孙正义(Masayoshi Son)还踌躇满志,给办公室共享初创公司WeWork和自动送货汽车设计公司Nuro等独角兽企业开出了数十亿美元的支票。可是等到2019年进入尾声时,这位日本的交易高手却在竭力为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陷入困境的初创企业筹措救助方案所需的95亿美元资金。这家公司的估值已经从470亿美元缩水到80亿美元,甚至可能一文不值,这要取决于你问的是谁。

软银的糟糕年景还远不止WeWork。投资者开始觉得,不管孙正义给公众带来什么消息,全都是麻烦事。证据就在眼前:优步科技(Uber Technologies Inc.)和Slack Technologies Inc.双双在上市后暴跌,而这两家公司都得到了愿景基金(Vision Fund)的投资。对于只有通过首次公开募股(IPO)才能抽身而退并获利的风投基金来说,这种悲观的猜疑无异于致命的一击。

那么孙正义是如何失去全世界青睐的?

过去三年里,孙正义一直在积极部署其规模庞大的资金。如果一家初创企业的创始人拒绝接受他的投资,他就威胁说,要转而支持这家初创公司的竞争对手,并迫使两家公司合并。接受软银投资的企业进行IPO往往受到大肆宣传,而一旦IPO失败,这种令人生厌的策略只会变得更加讨厌。现在我们开始意识到,孙正义与其说是科技领袖,还不如说是彻头彻尾的资本家。他通过压榨工人来获取一点额外利润,从而重塑19世纪的商业模式。

不妨看看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高达40%的资金没有投向人工智能或芯片设计等真正的科技领域,而是流入了优步这样的运输物流企业,以及全球各地的同类网约车公司。你可以肯定的是,上海和雅加达街头的司机没有保险或养老金福利;他们只能按完成的订单取酬。这种合约文化也渗透到了运输以外的领域:《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的一项调查发现,印度的经济连锁酒店Oyo Hotels & Homes要求加盟店主预先承担巨额的固定成本。

但我们现在生活在21世纪,这个时代的人力资本应该有价值,而且世界各地爆发了工人抗议。仅在中国,去年软银投资的三家独角兽企业就遭遇了32次罢工。因此,政府开始介入并要求企业提供更好的劳工保障只是时间问题。如果你认同卡尔•马克思(Karl Marx)的观点,即企业的利润蛋糕是在工人和资本家之间划分利润的零和博弈,那么孙正义的那部分利润将不可避免地缩水。换句话说,他投资的许多独角兽企业的盈利之路将漫长而曲折,甚至可能会走向死路。

当个资本家本质上没有什么错,只是软银的资本实际上是债务。正如我一年来撰文指出的那样,该公司被评为垃圾级有充分的理由:缺乏现金。从斯普林特公司(Sprint Corp.)到英国芯片设计公司安谋控股(ARM Holdings Inc.),软银旗下的多家子公司并没有贡献多少资金,因此软银只能依靠手头的现金生存,借入更多资金,或者把投资出售给愿景基金。在负债方面,孙正义的公司已经累计拥有4.5万亿日元(约合410亿美元)的计息净债务。

就眼下而言,软银的经营就像一台运转正常的机器。但是随着愿景基金的全面投资,再加上第二期基金的规模可能显著缩小,孙正义也许难以摆脱他持有的初创企业股份。更糟糕的是,他把WeWork招至软银旗下。除了为这个救援计划买单,软银还需要想办法为这家办公室租赁公司470亿美元的租赁债务融资。日本银行家多年来很敬重孙正义,指望向他收取银行手续费,但是现在他们有了其他想法。

我们甚至有理由认为,孙正义并不是手腕老练的资本家。截至2019年9月,他的愿景基金在两年内投资了763亿美元,获得了114亿美元的收益,其中大部分是账面利润。与之相比,后期独角兽企业的另一个积极投资者老虎环球基金管理公司(Tiger Global Management)交出的业绩要好得多。作为被动而灵活的投资者,对冲基金对尽职调查极为重视。这可能比孙正义更为精明,而孙正义习惯在见面10分钟后就开出金额令人瞠目结舌的支票。

如果说孙正义有什么不可撼动的优势,那就是金融工程。即使在接受救助之后,WeWork的债务也不会以某种方式出现在软银的资产负债表上:软银称,尽管母公司将持有80%的股份,但不会拥有多数投票权。这种巧妙做法的另一个例子是软银的投资策略。如果该公司收购了一家初创企业的股份,然后以更高的估值投入更多资金,就宣称投资已经获利。2019年第二季度,该公司录得38亿美元的未实现收益,部分原因是对Oyo酒店进行了一系列投资。

在愿景基金录得的114亿美元资本收益中,只有大约40亿美元得以实现,而且仅来自两笔交易:把印度电子商务公司Flipkart Online Services Pvt的股份出售给亚马逊(Amazon.com Inc.),以及适时出售英伟达公司(Nvidia Corp.)的股份。但是此后孙正义总是很快就提高账面价值,而不愿意减记资产。毕竟在私人市场上,公允价值会计是被操纵的把戏。

在迈入下一个10年之际,孙正义最终将不得不亮出自己的底牌。他的孵化器中还有许多身价不菲的“十角兽”企业。从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到滴滴出行(Didi Chuxing Inc.),这些估值超过100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在公开市场上很容易被视为大盘股。等到这些公司上市的时候,我们很快就会知道,孙正义到底是有远见卓识的投资大师,还只是拥有“太多资金”、犯了太多错误的平庸资本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软银的糟糕年景还远不止WeWork;软银的资本实际上是债务。



撰文 | Shuli Ren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一位坐拥1000亿美元资金的风险投资家受尽了挫折。

就在1月,软银集团(SoftBank Group Corp.)的孙正义(Masayoshi Son)还踌躇满志,给办公室共享初创公司WeWork和自动送货汽车设计公司Nuro等独角兽企业开出了数十亿美元的支票。可是等到2019年进入尾声时,这位日本的交易高手却在竭力为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陷入困境的初创企业筹措救助方案所需的95亿美元资金。这家公司的估值已经从470亿美元缩水到80亿美元,甚至可能一文不值,这要取决于你问的是谁。

软银的糟糕年景还远不止WeWork。投资者开始觉得,不管孙正义给公众带来什么消息,全都是麻烦事。证据就在眼前:优步科技(Uber Technologies Inc.)和Slack Technologies Inc.双双在上市后暴跌,而这两家公司都得到了愿景基金(Vision Fund)的投资。对于只有通过首次公开募股(IPO)才能抽身而退并获利的风投基金来说,这种悲观的猜疑无异于致命的一击。

那么孙正义是如何失去全世界青睐的?

过去三年里,孙正义一直在积极部署其规模庞大的资金。如果一家初创企业的创始人拒绝接受他的投资,他就威胁说,要转而支持这家初创公司的竞争对手,并迫使两家公司合并。接受软银投资的企业进行IPO往往受到大肆宣传,而一旦IPO失败,这种令人生厌的策略只会变得更加讨厌。现在我们开始意识到,孙正义与其说是科技领袖,还不如说是彻头彻尾的资本家。他通过压榨工人来获取一点额外利润,从而重塑19世纪的商业模式。

不妨看看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高达40%的资金没有投向人工智能或芯片设计等真正的科技领域,而是流入了优步这样的运输物流企业,以及全球各地的同类网约车公司。你可以肯定的是,上海和雅加达街头的司机没有保险或养老金福利;他们只能按完成的订单取酬。这种合约文化也渗透到了运输以外的领域:《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的一项调查发现,印度的经济连锁酒店Oyo Hotels & Homes要求加盟店主预先承担巨额的固定成本。

但我们现在生活在21世纪,这个时代的人力资本应该有价值,而且世界各地爆发了工人抗议。仅在中国,去年软银投资的三家独角兽企业就遭遇了32次罢工。因此,政府开始介入并要求企业提供更好的劳工保障只是时间问题。如果你认同卡尔•马克思(Karl Marx)的观点,即企业的利润蛋糕是在工人和资本家之间划分利润的零和博弈,那么孙正义的那部分利润将不可避免地缩水。换句话说,他投资的许多独角兽企业的盈利之路将漫长而曲折,甚至可能会走向死路。

当个资本家本质上没有什么错,只是软银的资本实际上是债务。正如我一年来撰文指出的那样,该公司被评为垃圾级有充分的理由:缺乏现金。从斯普林特公司(Sprint Corp.)到英国芯片设计公司安谋控股(ARM Holdings Inc.),软银旗下的多家子公司并没有贡献多少资金,因此软银只能依靠手头的现金生存,借入更多资金,或者把投资出售给愿景基金。在负债方面,孙正义的公司已经累计拥有4.5万亿日元(约合410亿美元)的计息净债务。

就眼下而言,软银的经营就像一台运转正常的机器。但是随着愿景基金的全面投资,再加上第二期基金的规模可能显著缩小,孙正义也许难以摆脱他持有的初创企业股份。更糟糕的是,他把WeWork招至软银旗下。除了为这个救援计划买单,软银还需要想办法为这家办公室租赁公司470亿美元的租赁债务融资。日本银行家多年来很敬重孙正义,指望向他收取银行手续费,但是现在他们有了其他想法。

我们甚至有理由认为,孙正义并不是手腕老练的资本家。截至2019年9月,他的愿景基金在两年内投资了763亿美元,获得了114亿美元的收益,其中大部分是账面利润。与之相比,后期独角兽企业的另一个积极投资者老虎环球基金管理公司(Tiger Global Management)交出的业绩要好得多。作为被动而灵活的投资者,对冲基金对尽职调查极为重视。这可能比孙正义更为精明,而孙正义习惯在见面10分钟后就开出金额令人瞠目结舌的支票。

如果说孙正义有什么不可撼动的优势,那就是金融工程。即使在接受救助之后,WeWork的债务也不会以某种方式出现在软银的资产负债表上:软银称,尽管母公司将持有80%的股份,但不会拥有多数投票权。这种巧妙做法的另一个例子是软银的投资策略。如果该公司收购了一家初创企业的股份,然后以更高的估值投入更多资金,就宣称投资已经获利。2019年第二季度,该公司录得38亿美元的未实现收益,部分原因是对Oyo酒店进行了一系列投资。

在愿景基金录得的114亿美元资本收益中,只有大约40亿美元得以实现,而且仅来自两笔交易:把印度电子商务公司Flipkart Online Services Pvt的股份出售给亚马逊(Amazon.com Inc.),以及适时出售英伟达公司(Nvidia Corp.)的股份。但是此后孙正义总是很快就提高账面价值,而不愿意减记资产。毕竟在私人市场上,公允价值会计是被操纵的把戏。

在迈入下一个10年之际,孙正义最终将不得不亮出自己的底牌。他的孵化器中还有许多身价不菲的“十角兽”企业。从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到滴滴出行(Didi Chuxing Inc.),这些估值超过100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在公开市场上很容易被视为大盘股。等到这些公司上市的时候,我们很快就会知道,孙正义到底是有远见卓识的投资大师,还只是拥有“太多资金”、犯了太多错误的平庸资本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科技梦想家VS强盗资本家——孙正义的角色是?

发布日期:2019-12-30 10:11
摘要:软银的糟糕年景还远不止WeWork;软银的资本实际上是债务。



撰文 | Shuli Ren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一位坐拥1000亿美元资金的风险投资家受尽了挫折。

就在1月,软银集团(SoftBank Group Corp.)的孙正义(Masayoshi Son)还踌躇满志,给办公室共享初创公司WeWork和自动送货汽车设计公司Nuro等独角兽企业开出了数十亿美元的支票。可是等到2019年进入尾声时,这位日本的交易高手却在竭力为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陷入困境的初创企业筹措救助方案所需的95亿美元资金。这家公司的估值已经从470亿美元缩水到80亿美元,甚至可能一文不值,这要取决于你问的是谁。

软银的糟糕年景还远不止WeWork。投资者开始觉得,不管孙正义给公众带来什么消息,全都是麻烦事。证据就在眼前:优步科技(Uber Technologies Inc.)和Slack Technologies Inc.双双在上市后暴跌,而这两家公司都得到了愿景基金(Vision Fund)的投资。对于只有通过首次公开募股(IPO)才能抽身而退并获利的风投基金来说,这种悲观的猜疑无异于致命的一击。

那么孙正义是如何失去全世界青睐的?

过去三年里,孙正义一直在积极部署其规模庞大的资金。如果一家初创企业的创始人拒绝接受他的投资,他就威胁说,要转而支持这家初创公司的竞争对手,并迫使两家公司合并。接受软银投资的企业进行IPO往往受到大肆宣传,而一旦IPO失败,这种令人生厌的策略只会变得更加讨厌。现在我们开始意识到,孙正义与其说是科技领袖,还不如说是彻头彻尾的资本家。他通过压榨工人来获取一点额外利润,从而重塑19世纪的商业模式。

不妨看看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高达40%的资金没有投向人工智能或芯片设计等真正的科技领域,而是流入了优步这样的运输物流企业,以及全球各地的同类网约车公司。你可以肯定的是,上海和雅加达街头的司机没有保险或养老金福利;他们只能按完成的订单取酬。这种合约文化也渗透到了运输以外的领域:《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的一项调查发现,印度的经济连锁酒店Oyo Hotels & Homes要求加盟店主预先承担巨额的固定成本。

但我们现在生活在21世纪,这个时代的人力资本应该有价值,而且世界各地爆发了工人抗议。仅在中国,去年软银投资的三家独角兽企业就遭遇了32次罢工。因此,政府开始介入并要求企业提供更好的劳工保障只是时间问题。如果你认同卡尔•马克思(Karl Marx)的观点,即企业的利润蛋糕是在工人和资本家之间划分利润的零和博弈,那么孙正义的那部分利润将不可避免地缩水。换句话说,他投资的许多独角兽企业的盈利之路将漫长而曲折,甚至可能会走向死路。

当个资本家本质上没有什么错,只是软银的资本实际上是债务。正如我一年来撰文指出的那样,该公司被评为垃圾级有充分的理由:缺乏现金。从斯普林特公司(Sprint Corp.)到英国芯片设计公司安谋控股(ARM Holdings Inc.),软银旗下的多家子公司并没有贡献多少资金,因此软银只能依靠手头的现金生存,借入更多资金,或者把投资出售给愿景基金。在负债方面,孙正义的公司已经累计拥有4.5万亿日元(约合410亿美元)的计息净债务。

就眼下而言,软银的经营就像一台运转正常的机器。但是随着愿景基金的全面投资,再加上第二期基金的规模可能显著缩小,孙正义也许难以摆脱他持有的初创企业股份。更糟糕的是,他把WeWork招至软银旗下。除了为这个救援计划买单,软银还需要想办法为这家办公室租赁公司470亿美元的租赁债务融资。日本银行家多年来很敬重孙正义,指望向他收取银行手续费,但是现在他们有了其他想法。

我们甚至有理由认为,孙正义并不是手腕老练的资本家。截至2019年9月,他的愿景基金在两年内投资了763亿美元,获得了114亿美元的收益,其中大部分是账面利润。与之相比,后期独角兽企业的另一个积极投资者老虎环球基金管理公司(Tiger Global Management)交出的业绩要好得多。作为被动而灵活的投资者,对冲基金对尽职调查极为重视。这可能比孙正义更为精明,而孙正义习惯在见面10分钟后就开出金额令人瞠目结舌的支票。

如果说孙正义有什么不可撼动的优势,那就是金融工程。即使在接受救助之后,WeWork的债务也不会以某种方式出现在软银的资产负债表上:软银称,尽管母公司将持有80%的股份,但不会拥有多数投票权。这种巧妙做法的另一个例子是软银的投资策略。如果该公司收购了一家初创企业的股份,然后以更高的估值投入更多资金,就宣称投资已经获利。2019年第二季度,该公司录得38亿美元的未实现收益,部分原因是对Oyo酒店进行了一系列投资。

在愿景基金录得的114亿美元资本收益中,只有大约40亿美元得以实现,而且仅来自两笔交易:把印度电子商务公司Flipkart Online Services Pvt的股份出售给亚马逊(Amazon.com Inc.),以及适时出售英伟达公司(Nvidia Corp.)的股份。但是此后孙正义总是很快就提高账面价值,而不愿意减记资产。毕竟在私人市场上,公允价值会计是被操纵的把戏。

在迈入下一个10年之际,孙正义最终将不得不亮出自己的底牌。他的孵化器中还有许多身价不菲的“十角兽”企业。从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到滴滴出行(Didi Chuxing Inc.),这些估值超过100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在公开市场上很容易被视为大盘股。等到这些公司上市的时候,我们很快就会知道,孙正义到底是有远见卓识的投资大师,还只是拥有“太多资金”、犯了太多错误的平庸资本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软银的糟糕年景还远不止WeWork;软银的资本实际上是债务。



撰文 | Shuli Ren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一位坐拥1000亿美元资金的风险投资家受尽了挫折。

就在1月,软银集团(SoftBank Group Corp.)的孙正义(Masayoshi Son)还踌躇满志,给办公室共享初创公司WeWork和自动送货汽车设计公司Nuro等独角兽企业开出了数十亿美元的支票。可是等到2019年进入尾声时,这位日本的交易高手却在竭力为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陷入困境的初创企业筹措救助方案所需的95亿美元资金。这家公司的估值已经从470亿美元缩水到80亿美元,甚至可能一文不值,这要取决于你问的是谁。

软银的糟糕年景还远不止WeWork。投资者开始觉得,不管孙正义给公众带来什么消息,全都是麻烦事。证据就在眼前:优步科技(Uber Technologies Inc.)和Slack Technologies Inc.双双在上市后暴跌,而这两家公司都得到了愿景基金(Vision Fund)的投资。对于只有通过首次公开募股(IPO)才能抽身而退并获利的风投基金来说,这种悲观的猜疑无异于致命的一击。

那么孙正义是如何失去全世界青睐的?

过去三年里,孙正义一直在积极部署其规模庞大的资金。如果一家初创企业的创始人拒绝接受他的投资,他就威胁说,要转而支持这家初创公司的竞争对手,并迫使两家公司合并。接受软银投资的企业进行IPO往往受到大肆宣传,而一旦IPO失败,这种令人生厌的策略只会变得更加讨厌。现在我们开始意识到,孙正义与其说是科技领袖,还不如说是彻头彻尾的资本家。他通过压榨工人来获取一点额外利润,从而重塑19世纪的商业模式。

不妨看看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高达40%的资金没有投向人工智能或芯片设计等真正的科技领域,而是流入了优步这样的运输物流企业,以及全球各地的同类网约车公司。你可以肯定的是,上海和雅加达街头的司机没有保险或养老金福利;他们只能按完成的订单取酬。这种合约文化也渗透到了运输以外的领域:《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的一项调查发现,印度的经济连锁酒店Oyo Hotels & Homes要求加盟店主预先承担巨额的固定成本。

但我们现在生活在21世纪,这个时代的人力资本应该有价值,而且世界各地爆发了工人抗议。仅在中国,去年软银投资的三家独角兽企业就遭遇了32次罢工。因此,政府开始介入并要求企业提供更好的劳工保障只是时间问题。如果你认同卡尔•马克思(Karl Marx)的观点,即企业的利润蛋糕是在工人和资本家之间划分利润的零和博弈,那么孙正义的那部分利润将不可避免地缩水。换句话说,他投资的许多独角兽企业的盈利之路将漫长而曲折,甚至可能会走向死路。

当个资本家本质上没有什么错,只是软银的资本实际上是债务。正如我一年来撰文指出的那样,该公司被评为垃圾级有充分的理由:缺乏现金。从斯普林特公司(Sprint Corp.)到英国芯片设计公司安谋控股(ARM Holdings Inc.),软银旗下的多家子公司并没有贡献多少资金,因此软银只能依靠手头的现金生存,借入更多资金,或者把投资出售给愿景基金。在负债方面,孙正义的公司已经累计拥有4.5万亿日元(约合410亿美元)的计息净债务。

就眼下而言,软银的经营就像一台运转正常的机器。但是随着愿景基金的全面投资,再加上第二期基金的规模可能显著缩小,孙正义也许难以摆脱他持有的初创企业股份。更糟糕的是,他把WeWork招至软银旗下。除了为这个救援计划买单,软银还需要想办法为这家办公室租赁公司470亿美元的租赁债务融资。日本银行家多年来很敬重孙正义,指望向他收取银行手续费,但是现在他们有了其他想法。

我们甚至有理由认为,孙正义并不是手腕老练的资本家。截至2019年9月,他的愿景基金在两年内投资了763亿美元,获得了114亿美元的收益,其中大部分是账面利润。与之相比,后期独角兽企业的另一个积极投资者老虎环球基金管理公司(Tiger Global Management)交出的业绩要好得多。作为被动而灵活的投资者,对冲基金对尽职调查极为重视。这可能比孙正义更为精明,而孙正义习惯在见面10分钟后就开出金额令人瞠目结舌的支票。

如果说孙正义有什么不可撼动的优势,那就是金融工程。即使在接受救助之后,WeWork的债务也不会以某种方式出现在软银的资产负债表上:软银称,尽管母公司将持有80%的股份,但不会拥有多数投票权。这种巧妙做法的另一个例子是软银的投资策略。如果该公司收购了一家初创企业的股份,然后以更高的估值投入更多资金,就宣称投资已经获利。2019年第二季度,该公司录得38亿美元的未实现收益,部分原因是对Oyo酒店进行了一系列投资。

在愿景基金录得的114亿美元资本收益中,只有大约40亿美元得以实现,而且仅来自两笔交易:把印度电子商务公司Flipkart Online Services Pvt的股份出售给亚马逊(Amazon.com Inc.),以及适时出售英伟达公司(Nvidia Corp.)的股份。但是此后孙正义总是很快就提高账面价值,而不愿意减记资产。毕竟在私人市场上,公允价值会计是被操纵的把戏。

在迈入下一个10年之际,孙正义最终将不得不亮出自己的底牌。他的孵化器中还有许多身价不菲的“十角兽”企业。从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到滴滴出行(Didi Chuxing Inc.),这些估值超过100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在公开市场上很容易被视为大盘股。等到这些公司上市的时候,我们很快就会知道,孙正义到底是有远见卓识的投资大师,还只是拥有“太多资金”、犯了太多错误的平庸资本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