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任正非称,没有花很多时间去研究美国政府的动机和持续的措施;任正非说,自己不担心华为在美国打击下能否活下来。



OR--商业新媒体 】有没有证据或想法来说明美国伤害华为、攻击华为以及妖魔化华为背后的动机到底是什么?这是美国《洛杉矶时报》执行主编Norman Pearlstine在2019年11月18日于深圳专访任正非时提出的问题之一。身为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的任正非回应说,面对特朗普政府的制裁,“我们没有花很多时间去研究美国政府的动机和持续的措施”,而是更多研究在这种条件下自己如何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他认为,华为改变不了世界规则,也改不了外部环境,但是可以改变自己能够在这种环境中取得胜利的机制。“自己取得胜利就行了,改变机制、改变社会环境是极其艰难的”。华为心声社区在12月20日披露了此次专访的内容。

任正非:美国逼着别人产生替代 最终对美国造成伤害

美国民主党党内正展开总统参选人之间的竞争,而身为共和党人的特朗普则力求连任。Norman Pearlstine直言,在美国工作和生活的人都很难预测最后的结果。随之,Norman Pearlstine问道,美国两大政党之间有什么实质性差异?对此,任正非表示,不同的党派当总统,对美国人民可能有变化,但是对于中国和华为来说,不会有变化的。“我已经注意到,美国国会一致通过遏制中国的议案,我们因此要放弃幻想,无论谁当总统都对我们没有变化,我不太关心美国的选举问题”。

Norman Pearlstine提到,美国一些商业情报方面的专业机构分析师认为,华为要真正应对美国对华为的限制,最难的有两部分:第一、比较难制造的专用芯片;第二、打造一个世界级的应用生态,使得开发者愿意基于安卓之外的系统开发应用,因为安卓系统有部分应用是华为用不了的。

对此,任正非说:“我认为,他们的分析是比较中肯的,也比较准确,这正是我们公司需要努力克服的问题。”随后,他自问自答:世界上有没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想想几万年前人类还在树林里生活,还不会直立行走,当然不能考证那时人类有没有尾巴,但是现在已经证明,人类没有尾巴,而且还穿上了西装。

任正非表示,人世间的一切都不是绝对不变的,世界一定要走向合作共赢的道路,否则就会逼着别人产生替代,最终对自己造成伤害。

在他看来,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至今,美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进步,这个进步应该是全球化给美国带来的好处。全球化也给中国带来了很多好处,但是中国今天所得到的全球化好处中,有很多可能还是泡沫,中国要花很长时间、很大力量才能使自己去掉泡沫,脚踏实地地进一步发展。

任正非指出,美国最近40年来从实体经济转向金融创新,美国金融创新的体量已经大大超过实体经济,在当前世界是货物过剩、人们需求不足的情况下,金融从哪儿找到它的价值?“中美必须要互相合作才能消融各自的不足,中美脱钩不仅导致中国利益受到损失,美国利益也会受到损失”。

任正非:政治家夸大了5G作用

任正非宣称,自己不担心华为在美国打击下能否活下来,而是担心三、五年以后华为能不能持续领先。“如果我们想继续领先,想想有多大困难,可能我们真正连喝咖啡的时间都没有了”。

按其分析,5G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要,是政治家夸大了它的作用。5G实施应用的时间,实际上是由于政治家的宣传提前到来了,我们最早判断5G开始被社会重视和试用的时间是2020年,现在2019年,5G在世界上已经开始形成普遍性应用。在其他科技领域,美国处于领先的状况在相当长的历史时间内不会改变。罗斯部长在印度讲“美国用两、三年时间就会超越华为”,“我相信他这个论断”。过去,华为不仅要遵守相关的出口管制法规,遵守对一些敏感器件的使用限制,现在甚至连很低端的器件和软件都要被限制使用,“我们都要被迫自己做,华为怎么能竞争得过一个国家的力量?”

在谈话过程中,Norman Pearlstine道出了自己的一个疑惑: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如果能达成他希望达成的贸易协议,他可能会放弃对孟晚舟的引渡时,这让其怀疑美国政府的动机。

对于这个疑惑,任正非称,这说明孟晚舟的情况不是犯罪,是可以用做交易的。美国用国家力量扶持科研,走的就不是自由资本主义道路了,而是国家资本主义的道路,那就背弃了美国的政治。美国的政治是走自由资本主义,怎么又走到另外的主义上来了呢?“我们不要把科技竞争变成了道路竞争和意识形态竞争,因为自然科学本身,与国家意识形态、国家道路没有什么关系”。

他还透露,孟晚舟的母亲和丈夫在加拿大陪伴她,她的情绪总体是平稳的。她知道解决这个问题的难度,也期待加拿大的法律公平、公正和透明。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华为在应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封杀的过程中,也在完成自身进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特朗普伤害华为的动机究竟是什么?看任正非怎么说

发布日期:2019-12-27 09:45
摘要:任正非称,没有花很多时间去研究美国政府的动机和持续的措施;任正非说,自己不担心华为在美国打击下能否活下来。



OR--商业新媒体 】有没有证据或想法来说明美国伤害华为、攻击华为以及妖魔化华为背后的动机到底是什么?这是美国《洛杉矶时报》执行主编Norman Pearlstine在2019年11月18日于深圳专访任正非时提出的问题之一。身为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的任正非回应说,面对特朗普政府的制裁,“我们没有花很多时间去研究美国政府的动机和持续的措施”,而是更多研究在这种条件下自己如何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他认为,华为改变不了世界规则,也改不了外部环境,但是可以改变自己能够在这种环境中取得胜利的机制。“自己取得胜利就行了,改变机制、改变社会环境是极其艰难的”。华为心声社区在12月20日披露了此次专访的内容。

任正非:美国逼着别人产生替代 最终对美国造成伤害

美国民主党党内正展开总统参选人之间的竞争,而身为共和党人的特朗普则力求连任。Norman Pearlstine直言,在美国工作和生活的人都很难预测最后的结果。随之,Norman Pearlstine问道,美国两大政党之间有什么实质性差异?对此,任正非表示,不同的党派当总统,对美国人民可能有变化,但是对于中国和华为来说,不会有变化的。“我已经注意到,美国国会一致通过遏制中国的议案,我们因此要放弃幻想,无论谁当总统都对我们没有变化,我不太关心美国的选举问题”。

Norman Pearlstine提到,美国一些商业情报方面的专业机构分析师认为,华为要真正应对美国对华为的限制,最难的有两部分:第一、比较难制造的专用芯片;第二、打造一个世界级的应用生态,使得开发者愿意基于安卓之外的系统开发应用,因为安卓系统有部分应用是华为用不了的。

对此,任正非说:“我认为,他们的分析是比较中肯的,也比较准确,这正是我们公司需要努力克服的问题。”随后,他自问自答:世界上有没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想想几万年前人类还在树林里生活,还不会直立行走,当然不能考证那时人类有没有尾巴,但是现在已经证明,人类没有尾巴,而且还穿上了西装。

任正非表示,人世间的一切都不是绝对不变的,世界一定要走向合作共赢的道路,否则就会逼着别人产生替代,最终对自己造成伤害。

在他看来,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至今,美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进步,这个进步应该是全球化给美国带来的好处。全球化也给中国带来了很多好处,但是中国今天所得到的全球化好处中,有很多可能还是泡沫,中国要花很长时间、很大力量才能使自己去掉泡沫,脚踏实地地进一步发展。

任正非指出,美国最近40年来从实体经济转向金融创新,美国金融创新的体量已经大大超过实体经济,在当前世界是货物过剩、人们需求不足的情况下,金融从哪儿找到它的价值?“中美必须要互相合作才能消融各自的不足,中美脱钩不仅导致中国利益受到损失,美国利益也会受到损失”。

任正非:政治家夸大了5G作用

任正非宣称,自己不担心华为在美国打击下能否活下来,而是担心三、五年以后华为能不能持续领先。“如果我们想继续领先,想想有多大困难,可能我们真正连喝咖啡的时间都没有了”。

按其分析,5G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要,是政治家夸大了它的作用。5G实施应用的时间,实际上是由于政治家的宣传提前到来了,我们最早判断5G开始被社会重视和试用的时间是2020年,现在2019年,5G在世界上已经开始形成普遍性应用。在其他科技领域,美国处于领先的状况在相当长的历史时间内不会改变。罗斯部长在印度讲“美国用两、三年时间就会超越华为”,“我相信他这个论断”。过去,华为不仅要遵守相关的出口管制法规,遵守对一些敏感器件的使用限制,现在甚至连很低端的器件和软件都要被限制使用,“我们都要被迫自己做,华为怎么能竞争得过一个国家的力量?”

在谈话过程中,Norman Pearlstine道出了自己的一个疑惑: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如果能达成他希望达成的贸易协议,他可能会放弃对孟晚舟的引渡时,这让其怀疑美国政府的动机。

对于这个疑惑,任正非称,这说明孟晚舟的情况不是犯罪,是可以用做交易的。美国用国家力量扶持科研,走的就不是自由资本主义道路了,而是国家资本主义的道路,那就背弃了美国的政治。美国的政治是走自由资本主义,怎么又走到另外的主义上来了呢?“我们不要把科技竞争变成了道路竞争和意识形态竞争,因为自然科学本身,与国家意识形态、国家道路没有什么关系”。

他还透露,孟晚舟的母亲和丈夫在加拿大陪伴她,她的情绪总体是平稳的。她知道解决这个问题的难度,也期待加拿大的法律公平、公正和透明。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华为在应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封杀的过程中,也在完成自身进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任正非称,没有花很多时间去研究美国政府的动机和持续的措施;任正非说,自己不担心华为在美国打击下能否活下来。



OR--商业新媒体 】有没有证据或想法来说明美国伤害华为、攻击华为以及妖魔化华为背后的动机到底是什么?这是美国《洛杉矶时报》执行主编Norman Pearlstine在2019年11月18日于深圳专访任正非时提出的问题之一。身为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的任正非回应说,面对特朗普政府的制裁,“我们没有花很多时间去研究美国政府的动机和持续的措施”,而是更多研究在这种条件下自己如何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他认为,华为改变不了世界规则,也改不了外部环境,但是可以改变自己能够在这种环境中取得胜利的机制。“自己取得胜利就行了,改变机制、改变社会环境是极其艰难的”。华为心声社区在12月20日披露了此次专访的内容。

任正非:美国逼着别人产生替代 最终对美国造成伤害

美国民主党党内正展开总统参选人之间的竞争,而身为共和党人的特朗普则力求连任。Norman Pearlstine直言,在美国工作和生活的人都很难预测最后的结果。随之,Norman Pearlstine问道,美国两大政党之间有什么实质性差异?对此,任正非表示,不同的党派当总统,对美国人民可能有变化,但是对于中国和华为来说,不会有变化的。“我已经注意到,美国国会一致通过遏制中国的议案,我们因此要放弃幻想,无论谁当总统都对我们没有变化,我不太关心美国的选举问题”。

Norman Pearlstine提到,美国一些商业情报方面的专业机构分析师认为,华为要真正应对美国对华为的限制,最难的有两部分:第一、比较难制造的专用芯片;第二、打造一个世界级的应用生态,使得开发者愿意基于安卓之外的系统开发应用,因为安卓系统有部分应用是华为用不了的。

对此,任正非说:“我认为,他们的分析是比较中肯的,也比较准确,这正是我们公司需要努力克服的问题。”随后,他自问自答:世界上有没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想想几万年前人类还在树林里生活,还不会直立行走,当然不能考证那时人类有没有尾巴,但是现在已经证明,人类没有尾巴,而且还穿上了西装。

任正非表示,人世间的一切都不是绝对不变的,世界一定要走向合作共赢的道路,否则就会逼着别人产生替代,最终对自己造成伤害。

在他看来,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至今,美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进步,这个进步应该是全球化给美国带来的好处。全球化也给中国带来了很多好处,但是中国今天所得到的全球化好处中,有很多可能还是泡沫,中国要花很长时间、很大力量才能使自己去掉泡沫,脚踏实地地进一步发展。

任正非指出,美国最近40年来从实体经济转向金融创新,美国金融创新的体量已经大大超过实体经济,在当前世界是货物过剩、人们需求不足的情况下,金融从哪儿找到它的价值?“中美必须要互相合作才能消融各自的不足,中美脱钩不仅导致中国利益受到损失,美国利益也会受到损失”。

任正非:政治家夸大了5G作用

任正非宣称,自己不担心华为在美国打击下能否活下来,而是担心三、五年以后华为能不能持续领先。“如果我们想继续领先,想想有多大困难,可能我们真正连喝咖啡的时间都没有了”。

按其分析,5G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要,是政治家夸大了它的作用。5G实施应用的时间,实际上是由于政治家的宣传提前到来了,我们最早判断5G开始被社会重视和试用的时间是2020年,现在2019年,5G在世界上已经开始形成普遍性应用。在其他科技领域,美国处于领先的状况在相当长的历史时间内不会改变。罗斯部长在印度讲“美国用两、三年时间就会超越华为”,“我相信他这个论断”。过去,华为不仅要遵守相关的出口管制法规,遵守对一些敏感器件的使用限制,现在甚至连很低端的器件和软件都要被限制使用,“我们都要被迫自己做,华为怎么能竞争得过一个国家的力量?”

在谈话过程中,Norman Pearlstine道出了自己的一个疑惑: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如果能达成他希望达成的贸易协议,他可能会放弃对孟晚舟的引渡时,这让其怀疑美国政府的动机。

对于这个疑惑,任正非称,这说明孟晚舟的情况不是犯罪,是可以用做交易的。美国用国家力量扶持科研,走的就不是自由资本主义道路了,而是国家资本主义的道路,那就背弃了美国的政治。美国的政治是走自由资本主义,怎么又走到另外的主义上来了呢?“我们不要把科技竞争变成了道路竞争和意识形态竞争,因为自然科学本身,与国家意识形态、国家道路没有什么关系”。

他还透露,孟晚舟的母亲和丈夫在加拿大陪伴她,她的情绪总体是平稳的。她知道解决这个问题的难度,也期待加拿大的法律公平、公正和透明。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华为在应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封杀的过程中,也在完成自身进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特朗普伤害华为的动机究竟是什么?看任正非怎么说

发布日期:2019-12-27 09:45
摘要:任正非称,没有花很多时间去研究美国政府的动机和持续的措施;任正非说,自己不担心华为在美国打击下能否活下来。



OR--商业新媒体 】有没有证据或想法来说明美国伤害华为、攻击华为以及妖魔化华为背后的动机到底是什么?这是美国《洛杉矶时报》执行主编Norman Pearlstine在2019年11月18日于深圳专访任正非时提出的问题之一。身为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的任正非回应说,面对特朗普政府的制裁,“我们没有花很多时间去研究美国政府的动机和持续的措施”,而是更多研究在这种条件下自己如何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他认为,华为改变不了世界规则,也改不了外部环境,但是可以改变自己能够在这种环境中取得胜利的机制。“自己取得胜利就行了,改变机制、改变社会环境是极其艰难的”。华为心声社区在12月20日披露了此次专访的内容。

任正非:美国逼着别人产生替代 最终对美国造成伤害

美国民主党党内正展开总统参选人之间的竞争,而身为共和党人的特朗普则力求连任。Norman Pearlstine直言,在美国工作和生活的人都很难预测最后的结果。随之,Norman Pearlstine问道,美国两大政党之间有什么实质性差异?对此,任正非表示,不同的党派当总统,对美国人民可能有变化,但是对于中国和华为来说,不会有变化的。“我已经注意到,美国国会一致通过遏制中国的议案,我们因此要放弃幻想,无论谁当总统都对我们没有变化,我不太关心美国的选举问题”。

Norman Pearlstine提到,美国一些商业情报方面的专业机构分析师认为,华为要真正应对美国对华为的限制,最难的有两部分:第一、比较难制造的专用芯片;第二、打造一个世界级的应用生态,使得开发者愿意基于安卓之外的系统开发应用,因为安卓系统有部分应用是华为用不了的。

对此,任正非说:“我认为,他们的分析是比较中肯的,也比较准确,这正是我们公司需要努力克服的问题。”随后,他自问自答:世界上有没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想想几万年前人类还在树林里生活,还不会直立行走,当然不能考证那时人类有没有尾巴,但是现在已经证明,人类没有尾巴,而且还穿上了西装。

任正非表示,人世间的一切都不是绝对不变的,世界一定要走向合作共赢的道路,否则就会逼着别人产生替代,最终对自己造成伤害。

在他看来,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至今,美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进步,这个进步应该是全球化给美国带来的好处。全球化也给中国带来了很多好处,但是中国今天所得到的全球化好处中,有很多可能还是泡沫,中国要花很长时间、很大力量才能使自己去掉泡沫,脚踏实地地进一步发展。

任正非指出,美国最近40年来从实体经济转向金融创新,美国金融创新的体量已经大大超过实体经济,在当前世界是货物过剩、人们需求不足的情况下,金融从哪儿找到它的价值?“中美必须要互相合作才能消融各自的不足,中美脱钩不仅导致中国利益受到损失,美国利益也会受到损失”。

任正非:政治家夸大了5G作用

任正非宣称,自己不担心华为在美国打击下能否活下来,而是担心三、五年以后华为能不能持续领先。“如果我们想继续领先,想想有多大困难,可能我们真正连喝咖啡的时间都没有了”。

按其分析,5G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要,是政治家夸大了它的作用。5G实施应用的时间,实际上是由于政治家的宣传提前到来了,我们最早判断5G开始被社会重视和试用的时间是2020年,现在2019年,5G在世界上已经开始形成普遍性应用。在其他科技领域,美国处于领先的状况在相当长的历史时间内不会改变。罗斯部长在印度讲“美国用两、三年时间就会超越华为”,“我相信他这个论断”。过去,华为不仅要遵守相关的出口管制法规,遵守对一些敏感器件的使用限制,现在甚至连很低端的器件和软件都要被限制使用,“我们都要被迫自己做,华为怎么能竞争得过一个国家的力量?”

在谈话过程中,Norman Pearlstine道出了自己的一个疑惑: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如果能达成他希望达成的贸易协议,他可能会放弃对孟晚舟的引渡时,这让其怀疑美国政府的动机。

对于这个疑惑,任正非称,这说明孟晚舟的情况不是犯罪,是可以用做交易的。美国用国家力量扶持科研,走的就不是自由资本主义道路了,而是国家资本主义的道路,那就背弃了美国的政治。美国的政治是走自由资本主义,怎么又走到另外的主义上来了呢?“我们不要把科技竞争变成了道路竞争和意识形态竞争,因为自然科学本身,与国家意识形态、国家道路没有什么关系”。

他还透露,孟晚舟的母亲和丈夫在加拿大陪伴她,她的情绪总体是平稳的。她知道解决这个问题的难度,也期待加拿大的法律公平、公正和透明。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华为在应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封杀的过程中,也在完成自身进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任正非称,没有花很多时间去研究美国政府的动机和持续的措施;任正非说,自己不担心华为在美国打击下能否活下来。



OR--商业新媒体 】有没有证据或想法来说明美国伤害华为、攻击华为以及妖魔化华为背后的动机到底是什么?这是美国《洛杉矶时报》执行主编Norman Pearlstine在2019年11月18日于深圳专访任正非时提出的问题之一。身为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的任正非回应说,面对特朗普政府的制裁,“我们没有花很多时间去研究美国政府的动机和持续的措施”,而是更多研究在这种条件下自己如何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他认为,华为改变不了世界规则,也改不了外部环境,但是可以改变自己能够在这种环境中取得胜利的机制。“自己取得胜利就行了,改变机制、改变社会环境是极其艰难的”。华为心声社区在12月20日披露了此次专访的内容。

任正非:美国逼着别人产生替代 最终对美国造成伤害

美国民主党党内正展开总统参选人之间的竞争,而身为共和党人的特朗普则力求连任。Norman Pearlstine直言,在美国工作和生活的人都很难预测最后的结果。随之,Norman Pearlstine问道,美国两大政党之间有什么实质性差异?对此,任正非表示,不同的党派当总统,对美国人民可能有变化,但是对于中国和华为来说,不会有变化的。“我已经注意到,美国国会一致通过遏制中国的议案,我们因此要放弃幻想,无论谁当总统都对我们没有变化,我不太关心美国的选举问题”。

Norman Pearlstine提到,美国一些商业情报方面的专业机构分析师认为,华为要真正应对美国对华为的限制,最难的有两部分:第一、比较难制造的专用芯片;第二、打造一个世界级的应用生态,使得开发者愿意基于安卓之外的系统开发应用,因为安卓系统有部分应用是华为用不了的。

对此,任正非说:“我认为,他们的分析是比较中肯的,也比较准确,这正是我们公司需要努力克服的问题。”随后,他自问自答:世界上有没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想想几万年前人类还在树林里生活,还不会直立行走,当然不能考证那时人类有没有尾巴,但是现在已经证明,人类没有尾巴,而且还穿上了西装。

任正非表示,人世间的一切都不是绝对不变的,世界一定要走向合作共赢的道路,否则就会逼着别人产生替代,最终对自己造成伤害。

在他看来,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至今,美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进步,这个进步应该是全球化给美国带来的好处。全球化也给中国带来了很多好处,但是中国今天所得到的全球化好处中,有很多可能还是泡沫,中国要花很长时间、很大力量才能使自己去掉泡沫,脚踏实地地进一步发展。

任正非指出,美国最近40年来从实体经济转向金融创新,美国金融创新的体量已经大大超过实体经济,在当前世界是货物过剩、人们需求不足的情况下,金融从哪儿找到它的价值?“中美必须要互相合作才能消融各自的不足,中美脱钩不仅导致中国利益受到损失,美国利益也会受到损失”。

任正非:政治家夸大了5G作用

任正非宣称,自己不担心华为在美国打击下能否活下来,而是担心三、五年以后华为能不能持续领先。“如果我们想继续领先,想想有多大困难,可能我们真正连喝咖啡的时间都没有了”。

按其分析,5G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要,是政治家夸大了它的作用。5G实施应用的时间,实际上是由于政治家的宣传提前到来了,我们最早判断5G开始被社会重视和试用的时间是2020年,现在2019年,5G在世界上已经开始形成普遍性应用。在其他科技领域,美国处于领先的状况在相当长的历史时间内不会改变。罗斯部长在印度讲“美国用两、三年时间就会超越华为”,“我相信他这个论断”。过去,华为不仅要遵守相关的出口管制法规,遵守对一些敏感器件的使用限制,现在甚至连很低端的器件和软件都要被限制使用,“我们都要被迫自己做,华为怎么能竞争得过一个国家的力量?”

在谈话过程中,Norman Pearlstine道出了自己的一个疑惑: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如果能达成他希望达成的贸易协议,他可能会放弃对孟晚舟的引渡时,这让其怀疑美国政府的动机。

对于这个疑惑,任正非称,这说明孟晚舟的情况不是犯罪,是可以用做交易的。美国用国家力量扶持科研,走的就不是自由资本主义道路了,而是国家资本主义的道路,那就背弃了美国的政治。美国的政治是走自由资本主义,怎么又走到另外的主义上来了呢?“我们不要把科技竞争变成了道路竞争和意识形态竞争,因为自然科学本身,与国家意识形态、国家道路没有什么关系”。

他还透露,孟晚舟的母亲和丈夫在加拿大陪伴她,她的情绪总体是平稳的。她知道解决这个问题的难度,也期待加拿大的法律公平、公正和透明。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华为在应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封杀的过程中,也在完成自身进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