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今年,中国境内企业违约规模已达到1300亿元人民币,打破了去年1220亿元人民币的纪录。



唐•温兰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中国企业违约率飙升至创纪录高点,这引发了新的疑问:北京方面的政策制定者将如何应对大型民营和国有企业日益加剧的财务困境。

根据彭博(Bloomberg)编制的数据,在今年最后几周中,中国境内企业违约规模已达到1300亿元人民币(合186亿美元),打破了去年1220亿元人民币的纪录。在此之际,中国经济增长跌至30年来低点。

近年来迅速扩张、积累了大量债务的民营企业,一直是企业危机爆发的核心。最近几周,中国化工和纺织等行业的一些领军企业面临着财务压力。

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的数据显示,随着本月早些时候,国有大宗商品交易商天津物产集团(Tewoo)的违约给市场带来冲击,美元债券的违约规模在今年已达到28.5亿美元。在此之前,美元债券一直受到政府暗中担保的严密保护。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高级中国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在最近一份致投资者的报告中表示:“最近违约率的上升,进一步证明企业资产负债表仍处于紧张状态。”

民营部门的违约主要集中在严重依赖影子银行融资的行业中——影子银行是中国金融体系中的一个领域,在过去两年中,该领域内的信贷渠道明显收紧——目前它正面临着供应过剩的问题。

今年,越来越多的大型民营企业出现国内债券违约,在过去5年内迅速扩张、并于2017年在美国开设了一家大型甲醇工厂的山东玉皇化工(Yuhuang Chemical)就是其中之一。

英国服装制造商雅格狮丹(Aquascutum)和伦敦萨维尔街裁缝店Gieves & Hawkes的所有者山东如意(Shandong Ruyi)勉强避免了12月19日到期的3.45亿美元债券违约,但该集团仍难以管理在2015年至2018年间规模倍增的巨额债务。

惠誉(Fitch)联席董事张榕容(Rowena Chang)在本月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实力较弱的影子银行的融资渠道减少可能导致信贷事件和违约增加,尤其是在增长放缓的环境背景下,私营企业的情况可能尤为严重。”

中国各地地方政府控制的国有企业和集团今年也面临前所未有的财务压力。

天津市政府支持的大宗商品交易商物产集团(Tewoo Group)本月早些时候迫使债权人对3亿美元债券大幅折价,这让一些投资者感到震惊,他们本来认为如此高知名度的国家集团将会获得北京的全力支持。

在一名央行顾问就拖欠还款将会引发的连锁反应发出警告之后,专家们现在在讨论政府将会在新的一年向国有企业提供多少支持。

独立研究机构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的洛根•莱特(Logan Wright)和Allen Feng在本月的一份报告中写道:“中国地方政府官员的2020年愿望清单很可能包括对地方债务的新救助。但是目前的债务水平太高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企业违约飙升至创纪录的186亿美元

发布日期:2019-12-26 18:34
摘要:今年,中国境内企业违约规模已达到1300亿元人民币,打破了去年1220亿元人民币的纪录。



唐•温兰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中国企业违约率飙升至创纪录高点,这引发了新的疑问:北京方面的政策制定者将如何应对大型民营和国有企业日益加剧的财务困境。

根据彭博(Bloomberg)编制的数据,在今年最后几周中,中国境内企业违约规模已达到1300亿元人民币(合186亿美元),打破了去年1220亿元人民币的纪录。在此之际,中国经济增长跌至30年来低点。

近年来迅速扩张、积累了大量债务的民营企业,一直是企业危机爆发的核心。最近几周,中国化工和纺织等行业的一些领军企业面临着财务压力。

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的数据显示,随着本月早些时候,国有大宗商品交易商天津物产集团(Tewoo)的违约给市场带来冲击,美元债券的违约规模在今年已达到28.5亿美元。在此之前,美元债券一直受到政府暗中担保的严密保护。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高级中国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在最近一份致投资者的报告中表示:“最近违约率的上升,进一步证明企业资产负债表仍处于紧张状态。”

民营部门的违约主要集中在严重依赖影子银行融资的行业中——影子银行是中国金融体系中的一个领域,在过去两年中,该领域内的信贷渠道明显收紧——目前它正面临着供应过剩的问题。

今年,越来越多的大型民营企业出现国内债券违约,在过去5年内迅速扩张、并于2017年在美国开设了一家大型甲醇工厂的山东玉皇化工(Yuhuang Chemical)就是其中之一。

英国服装制造商雅格狮丹(Aquascutum)和伦敦萨维尔街裁缝店Gieves & Hawkes的所有者山东如意(Shandong Ruyi)勉强避免了12月19日到期的3.45亿美元债券违约,但该集团仍难以管理在2015年至2018年间规模倍增的巨额债务。

惠誉(Fitch)联席董事张榕容(Rowena Chang)在本月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实力较弱的影子银行的融资渠道减少可能导致信贷事件和违约增加,尤其是在增长放缓的环境背景下,私营企业的情况可能尤为严重。”

中国各地地方政府控制的国有企业和集团今年也面临前所未有的财务压力。

天津市政府支持的大宗商品交易商物产集团(Tewoo Group)本月早些时候迫使债权人对3亿美元债券大幅折价,这让一些投资者感到震惊,他们本来认为如此高知名度的国家集团将会获得北京的全力支持。

在一名央行顾问就拖欠还款将会引发的连锁反应发出警告之后,专家们现在在讨论政府将会在新的一年向国有企业提供多少支持。

独立研究机构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的洛根•莱特(Logan Wright)和Allen Feng在本月的一份报告中写道:“中国地方政府官员的2020年愿望清单很可能包括对地方债务的新救助。但是目前的债务水平太高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今年,中国境内企业违约规模已达到1300亿元人民币,打破了去年1220亿元人民币的纪录。



唐•温兰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中国企业违约率飙升至创纪录高点,这引发了新的疑问:北京方面的政策制定者将如何应对大型民营和国有企业日益加剧的财务困境。

根据彭博(Bloomberg)编制的数据,在今年最后几周中,中国境内企业违约规模已达到1300亿元人民币(合186亿美元),打破了去年1220亿元人民币的纪录。在此之际,中国经济增长跌至30年来低点。

近年来迅速扩张、积累了大量债务的民营企业,一直是企业危机爆发的核心。最近几周,中国化工和纺织等行业的一些领军企业面临着财务压力。

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的数据显示,随着本月早些时候,国有大宗商品交易商天津物产集团(Tewoo)的违约给市场带来冲击,美元债券的违约规模在今年已达到28.5亿美元。在此之前,美元债券一直受到政府暗中担保的严密保护。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高级中国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在最近一份致投资者的报告中表示:“最近违约率的上升,进一步证明企业资产负债表仍处于紧张状态。”

民营部门的违约主要集中在严重依赖影子银行融资的行业中——影子银行是中国金融体系中的一个领域,在过去两年中,该领域内的信贷渠道明显收紧——目前它正面临着供应过剩的问题。

今年,越来越多的大型民营企业出现国内债券违约,在过去5年内迅速扩张、并于2017年在美国开设了一家大型甲醇工厂的山东玉皇化工(Yuhuang Chemical)就是其中之一。

英国服装制造商雅格狮丹(Aquascutum)和伦敦萨维尔街裁缝店Gieves & Hawkes的所有者山东如意(Shandong Ruyi)勉强避免了12月19日到期的3.45亿美元债券违约,但该集团仍难以管理在2015年至2018年间规模倍增的巨额债务。

惠誉(Fitch)联席董事张榕容(Rowena Chang)在本月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实力较弱的影子银行的融资渠道减少可能导致信贷事件和违约增加,尤其是在增长放缓的环境背景下,私营企业的情况可能尤为严重。”

中国各地地方政府控制的国有企业和集团今年也面临前所未有的财务压力。

天津市政府支持的大宗商品交易商物产集团(Tewoo Group)本月早些时候迫使债权人对3亿美元债券大幅折价,这让一些投资者感到震惊,他们本来认为如此高知名度的国家集团将会获得北京的全力支持。

在一名央行顾问就拖欠还款将会引发的连锁反应发出警告之后,专家们现在在讨论政府将会在新的一年向国有企业提供多少支持。

独立研究机构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的洛根•莱特(Logan Wright)和Allen Feng在本月的一份报告中写道:“中国地方政府官员的2020年愿望清单很可能包括对地方债务的新救助。但是目前的债务水平太高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企业违约飙升至创纪录的186亿美元

发布日期:2019-12-26 18:34
摘要:今年,中国境内企业违约规模已达到1300亿元人民币,打破了去年1220亿元人民币的纪录。



唐•温兰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中国企业违约率飙升至创纪录高点,这引发了新的疑问:北京方面的政策制定者将如何应对大型民营和国有企业日益加剧的财务困境。

根据彭博(Bloomberg)编制的数据,在今年最后几周中,中国境内企业违约规模已达到1300亿元人民币(合186亿美元),打破了去年1220亿元人民币的纪录。在此之际,中国经济增长跌至30年来低点。

近年来迅速扩张、积累了大量债务的民营企业,一直是企业危机爆发的核心。最近几周,中国化工和纺织等行业的一些领军企业面临着财务压力。

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的数据显示,随着本月早些时候,国有大宗商品交易商天津物产集团(Tewoo)的违约给市场带来冲击,美元债券的违约规模在今年已达到28.5亿美元。在此之前,美元债券一直受到政府暗中担保的严密保护。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高级中国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在最近一份致投资者的报告中表示:“最近违约率的上升,进一步证明企业资产负债表仍处于紧张状态。”

民营部门的违约主要集中在严重依赖影子银行融资的行业中——影子银行是中国金融体系中的一个领域,在过去两年中,该领域内的信贷渠道明显收紧——目前它正面临着供应过剩的问题。

今年,越来越多的大型民营企业出现国内债券违约,在过去5年内迅速扩张、并于2017年在美国开设了一家大型甲醇工厂的山东玉皇化工(Yuhuang Chemical)就是其中之一。

英国服装制造商雅格狮丹(Aquascutum)和伦敦萨维尔街裁缝店Gieves & Hawkes的所有者山东如意(Shandong Ruyi)勉强避免了12月19日到期的3.45亿美元债券违约,但该集团仍难以管理在2015年至2018年间规模倍增的巨额债务。

惠誉(Fitch)联席董事张榕容(Rowena Chang)在本月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实力较弱的影子银行的融资渠道减少可能导致信贷事件和违约增加,尤其是在增长放缓的环境背景下,私营企业的情况可能尤为严重。”

中国各地地方政府控制的国有企业和集团今年也面临前所未有的财务压力。

天津市政府支持的大宗商品交易商物产集团(Tewoo Group)本月早些时候迫使债权人对3亿美元债券大幅折价,这让一些投资者感到震惊,他们本来认为如此高知名度的国家集团将会获得北京的全力支持。

在一名央行顾问就拖欠还款将会引发的连锁反应发出警告之后,专家们现在在讨论政府将会在新的一年向国有企业提供多少支持。

独立研究机构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的洛根•莱特(Logan Wright)和Allen Feng在本月的一份报告中写道:“中国地方政府官员的2020年愿望清单很可能包括对地方债务的新救助。但是目前的债务水平太高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今年,中国境内企业违约规模已达到1300亿元人民币,打破了去年1220亿元人民币的纪录。



唐•温兰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中国企业违约率飙升至创纪录高点,这引发了新的疑问:北京方面的政策制定者将如何应对大型民营和国有企业日益加剧的财务困境。

根据彭博(Bloomberg)编制的数据,在今年最后几周中,中国境内企业违约规模已达到1300亿元人民币(合186亿美元),打破了去年1220亿元人民币的纪录。在此之际,中国经济增长跌至30年来低点。

近年来迅速扩张、积累了大量债务的民营企业,一直是企业危机爆发的核心。最近几周,中国化工和纺织等行业的一些领军企业面临着财务压力。

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的数据显示,随着本月早些时候,国有大宗商品交易商天津物产集团(Tewoo)的违约给市场带来冲击,美元债券的违约规模在今年已达到28.5亿美元。在此之前,美元债券一直受到政府暗中担保的严密保护。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高级中国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在最近一份致投资者的报告中表示:“最近违约率的上升,进一步证明企业资产负债表仍处于紧张状态。”

民营部门的违约主要集中在严重依赖影子银行融资的行业中——影子银行是中国金融体系中的一个领域,在过去两年中,该领域内的信贷渠道明显收紧——目前它正面临着供应过剩的问题。

今年,越来越多的大型民营企业出现国内债券违约,在过去5年内迅速扩张、并于2017年在美国开设了一家大型甲醇工厂的山东玉皇化工(Yuhuang Chemical)就是其中之一。

英国服装制造商雅格狮丹(Aquascutum)和伦敦萨维尔街裁缝店Gieves & Hawkes的所有者山东如意(Shandong Ruyi)勉强避免了12月19日到期的3.45亿美元债券违约,但该集团仍难以管理在2015年至2018年间规模倍增的巨额债务。

惠誉(Fitch)联席董事张榕容(Rowena Chang)在本月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实力较弱的影子银行的融资渠道减少可能导致信贷事件和违约增加,尤其是在增长放缓的环境背景下,私营企业的情况可能尤为严重。”

中国各地地方政府控制的国有企业和集团今年也面临前所未有的财务压力。

天津市政府支持的大宗商品交易商物产集团(Tewoo Group)本月早些时候迫使债权人对3亿美元债券大幅折价,这让一些投资者感到震惊,他们本来认为如此高知名度的国家集团将会获得北京的全力支持。

在一名央行顾问就拖欠还款将会引发的连锁反应发出警告之后,专家们现在在讨论政府将会在新的一年向国有企业提供多少支持。

独立研究机构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的洛根•莱特(Logan Wright)和Allen Feng在本月的一份报告中写道:“中国地方政府官员的2020年愿望清单很可能包括对地方债务的新救助。但是目前的债务水平太高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