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一些最出名的虚拟名人已在社交媒体上赢得数百万粉丝、与品牌合作、推出他们自己的商品,还举办自己的演唱会。



巴克利•布拉姆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灵魂提取器”——这是A-fun Interactive的员工给它的称呼——是一间白色的小房间。中间摆放着一把高脚凳,四周是一个金属架,上面密密麻麻地安装着40多台数码相机。我轻手轻脚地走过一堆乱七八糟的电缆,坐在凳子上。过了一会,开始出现倒计时的声音,紧接着是按动快门的“咔嚓咔嚓”声。

等到我起身走到几米开外的控制室时,我已经能看到自己的形象部分呈现在一个屏幕上。几分钟后,我的面部就完整地呈现出来,细节极其清晰。技术人员把图像放大后,你可以看到我嘴唇上的裂纹,还有我以为已经在当天早上刮掉的毛发。

A-fun Interactive位于韩国首尔商业区的一座办公大楼内。我之所以来这里参观,是因为该公司先进的3D渲染技术正被用来支持一个迅速扩张的虚拟明星世界。虚拟明星指的是电脑生成的模特、歌星和网红,他们正以看似不太可能的方式在现实世界中获得立足点。

其中一些最出名的虚拟明星已在社交媒体上赢得了数百万粉丝、与品牌合作、推出他们自己的商品,并且开创自己的歌唱和政治活动事业。其中一些看起来像是卡通人物,而另一些——下一代明星——几乎与人类别无二致。

这些虚拟明星只是这一人气渐涨的趋势中最明显的方面。随着其背后的技术变得更加便宜、更加容易获得,你可能会发现自己在听一个数字虚拟形象发布的音乐、在便利店里与一个虚拟形象进行交互,或者在工作场所中与其打交道。很快,你甚至可能会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虚拟形象。

A-fun的办公室里充满了初创企业的狂热活力;该公司正在组建一个洛杉矶团队。在较低的一层楼,人们坐在大屏幕下,在3D模型上忙着;较高的那层楼设有“灵魂提取器”,还有一间控制室,从那里可以观察一间绿色的动作捕捉室。在控制室的一个屏幕上,我的面部渲染图茫然地注视着我。与之相邻的另一台显示器上是一张Apoki的渲染图——那是A-fun打造的一个虚拟明星。

Apoki看起来就像是韩国版的“杰茜卡兔”(Jessica Rabbit)。她有一对兔子耳朵,腰部纤细得不太可能,还有完美无瑕的皮肤。她是虚拟形象的一个极端:设计得像是一个动画人物。在显示器上,Apoki正在一个电视演播室里与Jaewook Park进行实时对话,后者是一位在该公司工作的3D生物建模专家。此时此刻,我抬头就能看到他独自站在动作捕捉室内,而在屏幕上,他和Apoki看起来像是在进行相当投入的交谈。

据YouTube文化与趋势总监凯文•阿洛卡(Kevin Allocca)介绍,截至2019年5月,“有5000多个自称为‘虚拟YouTube用户’的频道,这些频道的视频浏览量超过了10亿次”。与2018年同期相比,这些频道的浏览量增长了50%。日本虚拟明星绊爱(Kizuna Ai)在YouTube上的订户已从2017年12月的20万左右增至如今的200多万。随着粉丝数量的不断增加,一些虚拟明星也开始在现实世界亮相。2020年,16岁的虚拟歌星初音未来(Hatsune Miku)——更准确地说,是克理普敦未来媒体公司(Crypton Future Media)开发的一款语音合成软件——将进行全球巡演,以全息图像的形式出现在她的粉丝面前。

过去两年里,Instagram上的虚拟网红一直很流行。时尚品牌巴尔曼(Balmain)在其宣传活动中安排了专门为该品牌设计的虚拟模特,其中包括外表像是非洲裔的Shudu,此举受到批评,被指从真正的黑人女性手中抢走了报酬较高的模特工作。在巴西,在YouTube上拥有170万订户的虚拟网红Lu出现在家居品牌Magazine Luiza的广告中,并对男权制度发表尖锐的评论。芭比娃娃(Barbie)从2005年开始建立自己的YouTube频道,并从2014年开始建立自己的Instagram账号。肯德基(KFC)最近也为肯德基上校制作了动画形象。

在所有虚拟网红中最出名、获利最多的是Lil Miquela (@lilmiquela),她在Instagram上拥有180多万粉丝——比流行歌手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拥有1.23亿粉丝)等真人明星少一些,但近乎两倍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角逐者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的粉丝人数。

她的形象设计模糊了种族差异,脸上有点点雀斑,双丸子头上有碎发垂落。她经常与现实生活中的名人合影。此外,她还有一项正处于起步阶段的音乐事业,制作朗朗上口的、可用作舞曲的流行音乐,她还赢得了街头服饰和奢侈时尚品牌的广告合同。制作这个虚拟网红的是一家总部位于洛杉矶的媒体企业,名为Brud。TechCrunch的数据显示,Brud最近完成了由星火资本(Spark Capital)牵头的一轮投资,估值达到1.25亿美元。

Lil Miquela在接受杂志采访时,探讨了她作为一个非人类数字投影的角色。她在接受时尚杂志《CR》的采访时说:“我的身份认同很复杂,因为它是由别人为我选定的。”她在2018年“出柜”,承认自己是一个机器人,但这并没有阻止她在各种议题上发表具有进步意识的观点。她发布了关于“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的帖子,并自称是“LGBTQ+”群体的一员——她在最近发布的一个帖子中,宣传了洛杉矶的一间陶艺工作室,感谢其“创建了一个了不起的空间,让像我这样的酷儿(queer)孩子感到受欢迎”。在2017年夏天的加州森林大火期间,她在网上出售“Uncanny Valley Girl” T恤,为消防员募捐。

快速浏览一下Lil Miquela任意一张照片下的评论就会发现,对她的粉丝来说,她非人类这一点本身并不重要。在她发布的有关陶艺的帖子下方有一条评论写道:“哦哦哦,我的天呐,你真漂亮!”另一条评论感叹道:“当你已经做了一年的陶器,却仍然不能把它做得像Miquela一样光滑。”在一条询问Lil Miquela是否“真的是酷儿”的评论下,她回应称:“我爱我所爱。”设计师伊丽莎白•希尔菲杰(Elizabeth Hilfiger)偶然发现了Lil Miquela的账号,并听说Miquela是自己的粉丝后,还以为Miquela是个真人,给她寄去了服装。

人们关注虚拟明星的原因与关注真人明星的原因有很多相同之处:他们认同虚拟明星背后的故事,或者享受自己动态内容中虚拟明星的美感。对于在网络上成长起来的千禧一代和更年轻一代来说,虚拟明星和他们在Instagram上发现的网红一样“真实”。在这个充斥着半真半假、滤镜和赞助内容的世界里,他们那种坦坦荡荡的非本真性甚至可能令人耳目一新。

对于他们的创造者来说,投资于一个虚拟明星比试图帮助一个真正的明星成名要容易得多。虚拟明星不会有昂贵的品味,不会在压力之下精神崩溃,也不会让名气冲昏头脑。在韩国,这一点尤为相关。今年,几位帅气的韩流明星卷入丑闻,其中名气最大的两人上月因轮奸罪被判入狱,而另外几位涉嫌挪用资金和毒品交易等罪行。

从品牌运作的视角看,虚拟明星是一个保险的选择。“不妨把它想象成一个数字木偶。”A-fun首席执行官和创始人DK Kwon表示,“他不会变老、不会吸毒、不会有丑闻。”他靠在椅背上表示:“它会永远在我公司的控制之下。”

这听起来像是一个反乌托邦式的梦想——但是,用虚拟木偶取代人类的想法可能还有更广泛的应用。在一间玻璃幕墙会议室里,Kwon告诉我,该公司计划扩张业务,进军虚拟明星以外的领域。他指出,这项技术在服务业将有很大的用武之地。他表示:“想象一下,你走进一家麦当劳(McDonald’s),与麦当劳叔叔(Ronald McDonald)本人互动的场景。”

麦当劳已经宣布,到2020年,美国境内所有的麦当劳餐厅都将拥有自助点餐机,因此不难想象,这些机器上乏味的点餐界面将很快被麦当劳叔叔本人的数字化形象所取代。A-fun正与韩国一家大型企业集团展开合作,未来几年将在该集团的便利店推出3D虚拟形象。

在社交媒体上,人们不仅关注虚拟明星,还在创建自己的3D形象。韩国的虚拟形象创建应用Zepeto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这类应用之一。该应用要求用户上传一张照片,然后它会根据用户的外貌特征直接创建一个虚拟角色,其风格和总体思路类似于苹果(Apple)的“memoji”,但Zepeto为你打造了一个完整的世界,让你作为自己的虚拟形象去探索。我在Zepeto上用一双靴子、黑色牛仔裤和简单的黑色T恤定制自己的形象,还花费了0.99英镑为他定制了一双浅色的眼睛。更妙的是,在这个应用邀请我对着自己的脸拍照以创建一个头像后,该应用的一个内置工具可以让我用虚拟形象替代自己的脸来完成一张自拍。

一些最受欢迎的Zepeto虚拟形象已经在Instagram和其他社交媒体平台上吸引了他们自己的粉丝。Zepeto在Instagram上的官方账号拥有140万粉丝,在最近发布的一张照片中,一名女性头戴深红色头巾,身着黑色上衣和一件裙摆垂到沙滩上的红黑色裙子。在她旁边的是她的虚拟形象,穿着黑色V领上衣和一件超短裙。她们都在对着镜头微笑,比着一个“耶”的手势。

虚拟形象还将应用于下一代线上会议。Spatial公司的技术让用户创建一个虚拟形象,由其进入数字会议室。这项技术也可以应用于增强现实头盔,已被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mpany)采用。同时,Facebook也通过其Codec Avatars项目,押注于由数字虚拟形象和增强现实技术支持的未来通讯:它希望能创建逼真的虚拟形象,能够“完美捕捉一丝苦笑或是皱起的眉头”,目的是“帮助虚拟现实中的社交联系变得与现实世界一样自然和普遍”。

随着我们与虚拟形象的互动越来越多,我们遭遇了风投基金Betaworks的合伙人马特•哈特曼(Matt Hartman)所称的“真实性认知鸿沟”。该基金目前投资于合成媒体和数字网红。正如他在Medium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所指出的那样,尽管我们与合成媒体(无论是A-fun式的虚拟形象,还是被称为“深度伪造”(deepfake)的复杂网络伪造品)的互动越来越频繁,但“目前还不清楚,个人和媒体机构是否已准备好充分质疑自己所看到、分享、并认可其真实性的内容”。

有些人可能会因为与虚拟形象互动的超现实性而感到不安。但是这就把真实性的问题放到聚光灯下。向一个微笑的麦当劳叔叔虚拟形象点餐,在“真实性”上难道比不上与一个薪酬过低、劳累过度、强颜欢笑的服务员互动吗?

关注虚拟明星的意愿可能也不足为奇。资深创意总监杰瑞•斯塔福德(Jerry Stafford)指出,当代名人的人为痕迹已经非常明显,他们会通过整形手术、Instagram滤镜和Photoshop修图来达到难以企及的完美。“考虑到名人向来是关乎把幻想和欲望投射到他人身上。”斯塔福德表示,“在这个不断进取的消费社会中,虚拟明星成为知名度合乎逻辑的演变结果,这是说得通的。”

让名人可以与其虚拟形象相互替代的过程,并不是他们所独有的。Instagram滤镜带起了一阵“Instagram脸”的风潮,因为人们试着让自己看起来更像加过滤镜后的自己。

纽约大学(NYU)媒体研究中心副教授莉莉•查姆利(Lily Chumley)博士表示:“化妆品品牌还生产了专门模仿光线过滤效果的化妆品,这类效果很难在移动的脸上以可变的三维方式呈现出来。”正如斯塔福德所说:“我们过去把自己的抱负投射到名人身上,但将来我们也许会把自己的抱负投射到自己的虚拟形象上。”

也许,一旦我们都拥有了数字虚拟形象,我们就不再需要为了社交媒体而精心策划自己的生活。我们可以展示自己穿着设计师服装的、毫无瑕疵的虚拟形象——新推出的应用Ada让你可以购买迪奥(Dior)、古驰(Gucci)、普拉达(Prada)、阿玛尼(Armani)、巴尔曼和Miu Miu等品牌的虚拟服装——让这个虚拟形象来代替我们“炫耀”一番。但是这种“解放”可能会进一步制约我们展示自己真实形象(作为不完美的自我)的意愿。

在我参观A-fun一周后,我前往上海参加电商巨头阿里巴巴(Alibaba)的天猫双11全球潮流盛典,有8700万观众观看了现场直播。这场潮流盛典邀请了数字虚拟形象“洛天依”进行表演——洛天依此前曾在职业钢琴演奏家郎朗的伴奏下登台演出。我从看台上看到的是10名舞者在舞台上围着一个空白区域旋转,而在家观看现场直播的人将会看到洛天依站在这个空白区域,而舞者则在与她的动作进行互动。对于屏幕前的观众来说,这是一种优化的体验,而对于现场观众来说,确确实实缺失了一些东西。

打车回家的车上,我连接上了VPN,打开Instagram。Lil Miquela穿着文胸和内衣坐在那里,并贴出了很长一段支持女性癌症研究基金(Women’s Cancer Research Fund)的帖子。她没有细胞或是身体的事实似乎并不是那么重要。作为人类和虚拟形象混合交融的未来的先驱者,她的影响力已经开始蔓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你追的网红是真人还是虚拟形象?

发布日期:2019-12-26 06:30
摘要:一些最出名的虚拟名人已在社交媒体上赢得数百万粉丝、与品牌合作、推出他们自己的商品,还举办自己的演唱会。



巴克利•布拉姆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灵魂提取器”——这是A-fun Interactive的员工给它的称呼——是一间白色的小房间。中间摆放着一把高脚凳,四周是一个金属架,上面密密麻麻地安装着40多台数码相机。我轻手轻脚地走过一堆乱七八糟的电缆,坐在凳子上。过了一会,开始出现倒计时的声音,紧接着是按动快门的“咔嚓咔嚓”声。

等到我起身走到几米开外的控制室时,我已经能看到自己的形象部分呈现在一个屏幕上。几分钟后,我的面部就完整地呈现出来,细节极其清晰。技术人员把图像放大后,你可以看到我嘴唇上的裂纹,还有我以为已经在当天早上刮掉的毛发。

A-fun Interactive位于韩国首尔商业区的一座办公大楼内。我之所以来这里参观,是因为该公司先进的3D渲染技术正被用来支持一个迅速扩张的虚拟明星世界。虚拟明星指的是电脑生成的模特、歌星和网红,他们正以看似不太可能的方式在现实世界中获得立足点。

其中一些最出名的虚拟明星已在社交媒体上赢得了数百万粉丝、与品牌合作、推出他们自己的商品,并且开创自己的歌唱和政治活动事业。其中一些看起来像是卡通人物,而另一些——下一代明星——几乎与人类别无二致。

这些虚拟明星只是这一人气渐涨的趋势中最明显的方面。随着其背后的技术变得更加便宜、更加容易获得,你可能会发现自己在听一个数字虚拟形象发布的音乐、在便利店里与一个虚拟形象进行交互,或者在工作场所中与其打交道。很快,你甚至可能会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虚拟形象。

A-fun的办公室里充满了初创企业的狂热活力;该公司正在组建一个洛杉矶团队。在较低的一层楼,人们坐在大屏幕下,在3D模型上忙着;较高的那层楼设有“灵魂提取器”,还有一间控制室,从那里可以观察一间绿色的动作捕捉室。在控制室的一个屏幕上,我的面部渲染图茫然地注视着我。与之相邻的另一台显示器上是一张Apoki的渲染图——那是A-fun打造的一个虚拟明星。

Apoki看起来就像是韩国版的“杰茜卡兔”(Jessica Rabbit)。她有一对兔子耳朵,腰部纤细得不太可能,还有完美无瑕的皮肤。她是虚拟形象的一个极端:设计得像是一个动画人物。在显示器上,Apoki正在一个电视演播室里与Jaewook Park进行实时对话,后者是一位在该公司工作的3D生物建模专家。此时此刻,我抬头就能看到他独自站在动作捕捉室内,而在屏幕上,他和Apoki看起来像是在进行相当投入的交谈。

据YouTube文化与趋势总监凯文•阿洛卡(Kevin Allocca)介绍,截至2019年5月,“有5000多个自称为‘虚拟YouTube用户’的频道,这些频道的视频浏览量超过了10亿次”。与2018年同期相比,这些频道的浏览量增长了50%。日本虚拟明星绊爱(Kizuna Ai)在YouTube上的订户已从2017年12月的20万左右增至如今的200多万。随着粉丝数量的不断增加,一些虚拟明星也开始在现实世界亮相。2020年,16岁的虚拟歌星初音未来(Hatsune Miku)——更准确地说,是克理普敦未来媒体公司(Crypton Future Media)开发的一款语音合成软件——将进行全球巡演,以全息图像的形式出现在她的粉丝面前。

过去两年里,Instagram上的虚拟网红一直很流行。时尚品牌巴尔曼(Balmain)在其宣传活动中安排了专门为该品牌设计的虚拟模特,其中包括外表像是非洲裔的Shudu,此举受到批评,被指从真正的黑人女性手中抢走了报酬较高的模特工作。在巴西,在YouTube上拥有170万订户的虚拟网红Lu出现在家居品牌Magazine Luiza的广告中,并对男权制度发表尖锐的评论。芭比娃娃(Barbie)从2005年开始建立自己的YouTube频道,并从2014年开始建立自己的Instagram账号。肯德基(KFC)最近也为肯德基上校制作了动画形象。

在所有虚拟网红中最出名、获利最多的是Lil Miquela (@lilmiquela),她在Instagram上拥有180多万粉丝——比流行歌手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拥有1.23亿粉丝)等真人明星少一些,但近乎两倍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角逐者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的粉丝人数。

她的形象设计模糊了种族差异,脸上有点点雀斑,双丸子头上有碎发垂落。她经常与现实生活中的名人合影。此外,她还有一项正处于起步阶段的音乐事业,制作朗朗上口的、可用作舞曲的流行音乐,她还赢得了街头服饰和奢侈时尚品牌的广告合同。制作这个虚拟网红的是一家总部位于洛杉矶的媒体企业,名为Brud。TechCrunch的数据显示,Brud最近完成了由星火资本(Spark Capital)牵头的一轮投资,估值达到1.25亿美元。

Lil Miquela在接受杂志采访时,探讨了她作为一个非人类数字投影的角色。她在接受时尚杂志《CR》的采访时说:“我的身份认同很复杂,因为它是由别人为我选定的。”她在2018年“出柜”,承认自己是一个机器人,但这并没有阻止她在各种议题上发表具有进步意识的观点。她发布了关于“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的帖子,并自称是“LGBTQ+”群体的一员——她在最近发布的一个帖子中,宣传了洛杉矶的一间陶艺工作室,感谢其“创建了一个了不起的空间,让像我这样的酷儿(queer)孩子感到受欢迎”。在2017年夏天的加州森林大火期间,她在网上出售“Uncanny Valley Girl” T恤,为消防员募捐。

快速浏览一下Lil Miquela任意一张照片下的评论就会发现,对她的粉丝来说,她非人类这一点本身并不重要。在她发布的有关陶艺的帖子下方有一条评论写道:“哦哦哦,我的天呐,你真漂亮!”另一条评论感叹道:“当你已经做了一年的陶器,却仍然不能把它做得像Miquela一样光滑。”在一条询问Lil Miquela是否“真的是酷儿”的评论下,她回应称:“我爱我所爱。”设计师伊丽莎白•希尔菲杰(Elizabeth Hilfiger)偶然发现了Lil Miquela的账号,并听说Miquela是自己的粉丝后,还以为Miquela是个真人,给她寄去了服装。

人们关注虚拟明星的原因与关注真人明星的原因有很多相同之处:他们认同虚拟明星背后的故事,或者享受自己动态内容中虚拟明星的美感。对于在网络上成长起来的千禧一代和更年轻一代来说,虚拟明星和他们在Instagram上发现的网红一样“真实”。在这个充斥着半真半假、滤镜和赞助内容的世界里,他们那种坦坦荡荡的非本真性甚至可能令人耳目一新。

对于他们的创造者来说,投资于一个虚拟明星比试图帮助一个真正的明星成名要容易得多。虚拟明星不会有昂贵的品味,不会在压力之下精神崩溃,也不会让名气冲昏头脑。在韩国,这一点尤为相关。今年,几位帅气的韩流明星卷入丑闻,其中名气最大的两人上月因轮奸罪被判入狱,而另外几位涉嫌挪用资金和毒品交易等罪行。

从品牌运作的视角看,虚拟明星是一个保险的选择。“不妨把它想象成一个数字木偶。”A-fun首席执行官和创始人DK Kwon表示,“他不会变老、不会吸毒、不会有丑闻。”他靠在椅背上表示:“它会永远在我公司的控制之下。”

这听起来像是一个反乌托邦式的梦想——但是,用虚拟木偶取代人类的想法可能还有更广泛的应用。在一间玻璃幕墙会议室里,Kwon告诉我,该公司计划扩张业务,进军虚拟明星以外的领域。他指出,这项技术在服务业将有很大的用武之地。他表示:“想象一下,你走进一家麦当劳(McDonald’s),与麦当劳叔叔(Ronald McDonald)本人互动的场景。”

麦当劳已经宣布,到2020年,美国境内所有的麦当劳餐厅都将拥有自助点餐机,因此不难想象,这些机器上乏味的点餐界面将很快被麦当劳叔叔本人的数字化形象所取代。A-fun正与韩国一家大型企业集团展开合作,未来几年将在该集团的便利店推出3D虚拟形象。

在社交媒体上,人们不仅关注虚拟明星,还在创建自己的3D形象。韩国的虚拟形象创建应用Zepeto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这类应用之一。该应用要求用户上传一张照片,然后它会根据用户的外貌特征直接创建一个虚拟角色,其风格和总体思路类似于苹果(Apple)的“memoji”,但Zepeto为你打造了一个完整的世界,让你作为自己的虚拟形象去探索。我在Zepeto上用一双靴子、黑色牛仔裤和简单的黑色T恤定制自己的形象,还花费了0.99英镑为他定制了一双浅色的眼睛。更妙的是,在这个应用邀请我对着自己的脸拍照以创建一个头像后,该应用的一个内置工具可以让我用虚拟形象替代自己的脸来完成一张自拍。

一些最受欢迎的Zepeto虚拟形象已经在Instagram和其他社交媒体平台上吸引了他们自己的粉丝。Zepeto在Instagram上的官方账号拥有140万粉丝,在最近发布的一张照片中,一名女性头戴深红色头巾,身着黑色上衣和一件裙摆垂到沙滩上的红黑色裙子。在她旁边的是她的虚拟形象,穿着黑色V领上衣和一件超短裙。她们都在对着镜头微笑,比着一个“耶”的手势。

虚拟形象还将应用于下一代线上会议。Spatial公司的技术让用户创建一个虚拟形象,由其进入数字会议室。这项技术也可以应用于增强现实头盔,已被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mpany)采用。同时,Facebook也通过其Codec Avatars项目,押注于由数字虚拟形象和增强现实技术支持的未来通讯:它希望能创建逼真的虚拟形象,能够“完美捕捉一丝苦笑或是皱起的眉头”,目的是“帮助虚拟现实中的社交联系变得与现实世界一样自然和普遍”。

随着我们与虚拟形象的互动越来越多,我们遭遇了风投基金Betaworks的合伙人马特•哈特曼(Matt Hartman)所称的“真实性认知鸿沟”。该基金目前投资于合成媒体和数字网红。正如他在Medium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所指出的那样,尽管我们与合成媒体(无论是A-fun式的虚拟形象,还是被称为“深度伪造”(deepfake)的复杂网络伪造品)的互动越来越频繁,但“目前还不清楚,个人和媒体机构是否已准备好充分质疑自己所看到、分享、并认可其真实性的内容”。

有些人可能会因为与虚拟形象互动的超现实性而感到不安。但是这就把真实性的问题放到聚光灯下。向一个微笑的麦当劳叔叔虚拟形象点餐,在“真实性”上难道比不上与一个薪酬过低、劳累过度、强颜欢笑的服务员互动吗?

关注虚拟明星的意愿可能也不足为奇。资深创意总监杰瑞•斯塔福德(Jerry Stafford)指出,当代名人的人为痕迹已经非常明显,他们会通过整形手术、Instagram滤镜和Photoshop修图来达到难以企及的完美。“考虑到名人向来是关乎把幻想和欲望投射到他人身上。”斯塔福德表示,“在这个不断进取的消费社会中,虚拟明星成为知名度合乎逻辑的演变结果,这是说得通的。”

让名人可以与其虚拟形象相互替代的过程,并不是他们所独有的。Instagram滤镜带起了一阵“Instagram脸”的风潮,因为人们试着让自己看起来更像加过滤镜后的自己。

纽约大学(NYU)媒体研究中心副教授莉莉•查姆利(Lily Chumley)博士表示:“化妆品品牌还生产了专门模仿光线过滤效果的化妆品,这类效果很难在移动的脸上以可变的三维方式呈现出来。”正如斯塔福德所说:“我们过去把自己的抱负投射到名人身上,但将来我们也许会把自己的抱负投射到自己的虚拟形象上。”

也许,一旦我们都拥有了数字虚拟形象,我们就不再需要为了社交媒体而精心策划自己的生活。我们可以展示自己穿着设计师服装的、毫无瑕疵的虚拟形象——新推出的应用Ada让你可以购买迪奥(Dior)、古驰(Gucci)、普拉达(Prada)、阿玛尼(Armani)、巴尔曼和Miu Miu等品牌的虚拟服装——让这个虚拟形象来代替我们“炫耀”一番。但是这种“解放”可能会进一步制约我们展示自己真实形象(作为不完美的自我)的意愿。

在我参观A-fun一周后,我前往上海参加电商巨头阿里巴巴(Alibaba)的天猫双11全球潮流盛典,有8700万观众观看了现场直播。这场潮流盛典邀请了数字虚拟形象“洛天依”进行表演——洛天依此前曾在职业钢琴演奏家郎朗的伴奏下登台演出。我从看台上看到的是10名舞者在舞台上围着一个空白区域旋转,而在家观看现场直播的人将会看到洛天依站在这个空白区域,而舞者则在与她的动作进行互动。对于屏幕前的观众来说,这是一种优化的体验,而对于现场观众来说,确确实实缺失了一些东西。

打车回家的车上,我连接上了VPN,打开Instagram。Lil Miquela穿着文胸和内衣坐在那里,并贴出了很长一段支持女性癌症研究基金(Women’s Cancer Research Fund)的帖子。她没有细胞或是身体的事实似乎并不是那么重要。作为人类和虚拟形象混合交融的未来的先驱者,她的影响力已经开始蔓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一些最出名的虚拟名人已在社交媒体上赢得数百万粉丝、与品牌合作、推出他们自己的商品,还举办自己的演唱会。



巴克利•布拉姆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灵魂提取器”——这是A-fun Interactive的员工给它的称呼——是一间白色的小房间。中间摆放着一把高脚凳,四周是一个金属架,上面密密麻麻地安装着40多台数码相机。我轻手轻脚地走过一堆乱七八糟的电缆,坐在凳子上。过了一会,开始出现倒计时的声音,紧接着是按动快门的“咔嚓咔嚓”声。

等到我起身走到几米开外的控制室时,我已经能看到自己的形象部分呈现在一个屏幕上。几分钟后,我的面部就完整地呈现出来,细节极其清晰。技术人员把图像放大后,你可以看到我嘴唇上的裂纹,还有我以为已经在当天早上刮掉的毛发。

A-fun Interactive位于韩国首尔商业区的一座办公大楼内。我之所以来这里参观,是因为该公司先进的3D渲染技术正被用来支持一个迅速扩张的虚拟明星世界。虚拟明星指的是电脑生成的模特、歌星和网红,他们正以看似不太可能的方式在现实世界中获得立足点。

其中一些最出名的虚拟明星已在社交媒体上赢得了数百万粉丝、与品牌合作、推出他们自己的商品,并且开创自己的歌唱和政治活动事业。其中一些看起来像是卡通人物,而另一些——下一代明星——几乎与人类别无二致。

这些虚拟明星只是这一人气渐涨的趋势中最明显的方面。随着其背后的技术变得更加便宜、更加容易获得,你可能会发现自己在听一个数字虚拟形象发布的音乐、在便利店里与一个虚拟形象进行交互,或者在工作场所中与其打交道。很快,你甚至可能会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虚拟形象。

A-fun的办公室里充满了初创企业的狂热活力;该公司正在组建一个洛杉矶团队。在较低的一层楼,人们坐在大屏幕下,在3D模型上忙着;较高的那层楼设有“灵魂提取器”,还有一间控制室,从那里可以观察一间绿色的动作捕捉室。在控制室的一个屏幕上,我的面部渲染图茫然地注视着我。与之相邻的另一台显示器上是一张Apoki的渲染图——那是A-fun打造的一个虚拟明星。

Apoki看起来就像是韩国版的“杰茜卡兔”(Jessica Rabbit)。她有一对兔子耳朵,腰部纤细得不太可能,还有完美无瑕的皮肤。她是虚拟形象的一个极端:设计得像是一个动画人物。在显示器上,Apoki正在一个电视演播室里与Jaewook Park进行实时对话,后者是一位在该公司工作的3D生物建模专家。此时此刻,我抬头就能看到他独自站在动作捕捉室内,而在屏幕上,他和Apoki看起来像是在进行相当投入的交谈。

据YouTube文化与趋势总监凯文•阿洛卡(Kevin Allocca)介绍,截至2019年5月,“有5000多个自称为‘虚拟YouTube用户’的频道,这些频道的视频浏览量超过了10亿次”。与2018年同期相比,这些频道的浏览量增长了50%。日本虚拟明星绊爱(Kizuna Ai)在YouTube上的订户已从2017年12月的20万左右增至如今的200多万。随着粉丝数量的不断增加,一些虚拟明星也开始在现实世界亮相。2020年,16岁的虚拟歌星初音未来(Hatsune Miku)——更准确地说,是克理普敦未来媒体公司(Crypton Future Media)开发的一款语音合成软件——将进行全球巡演,以全息图像的形式出现在她的粉丝面前。

过去两年里,Instagram上的虚拟网红一直很流行。时尚品牌巴尔曼(Balmain)在其宣传活动中安排了专门为该品牌设计的虚拟模特,其中包括外表像是非洲裔的Shudu,此举受到批评,被指从真正的黑人女性手中抢走了报酬较高的模特工作。在巴西,在YouTube上拥有170万订户的虚拟网红Lu出现在家居品牌Magazine Luiza的广告中,并对男权制度发表尖锐的评论。芭比娃娃(Barbie)从2005年开始建立自己的YouTube频道,并从2014年开始建立自己的Instagram账号。肯德基(KFC)最近也为肯德基上校制作了动画形象。

在所有虚拟网红中最出名、获利最多的是Lil Miquela (@lilmiquela),她在Instagram上拥有180多万粉丝——比流行歌手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拥有1.23亿粉丝)等真人明星少一些,但近乎两倍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角逐者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的粉丝人数。

她的形象设计模糊了种族差异,脸上有点点雀斑,双丸子头上有碎发垂落。她经常与现实生活中的名人合影。此外,她还有一项正处于起步阶段的音乐事业,制作朗朗上口的、可用作舞曲的流行音乐,她还赢得了街头服饰和奢侈时尚品牌的广告合同。制作这个虚拟网红的是一家总部位于洛杉矶的媒体企业,名为Brud。TechCrunch的数据显示,Brud最近完成了由星火资本(Spark Capital)牵头的一轮投资,估值达到1.25亿美元。

Lil Miquela在接受杂志采访时,探讨了她作为一个非人类数字投影的角色。她在接受时尚杂志《CR》的采访时说:“我的身份认同很复杂,因为它是由别人为我选定的。”她在2018年“出柜”,承认自己是一个机器人,但这并没有阻止她在各种议题上发表具有进步意识的观点。她发布了关于“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的帖子,并自称是“LGBTQ+”群体的一员——她在最近发布的一个帖子中,宣传了洛杉矶的一间陶艺工作室,感谢其“创建了一个了不起的空间,让像我这样的酷儿(queer)孩子感到受欢迎”。在2017年夏天的加州森林大火期间,她在网上出售“Uncanny Valley Girl” T恤,为消防员募捐。

快速浏览一下Lil Miquela任意一张照片下的评论就会发现,对她的粉丝来说,她非人类这一点本身并不重要。在她发布的有关陶艺的帖子下方有一条评论写道:“哦哦哦,我的天呐,你真漂亮!”另一条评论感叹道:“当你已经做了一年的陶器,却仍然不能把它做得像Miquela一样光滑。”在一条询问Lil Miquela是否“真的是酷儿”的评论下,她回应称:“我爱我所爱。”设计师伊丽莎白•希尔菲杰(Elizabeth Hilfiger)偶然发现了Lil Miquela的账号,并听说Miquela是自己的粉丝后,还以为Miquela是个真人,给她寄去了服装。

人们关注虚拟明星的原因与关注真人明星的原因有很多相同之处:他们认同虚拟明星背后的故事,或者享受自己动态内容中虚拟明星的美感。对于在网络上成长起来的千禧一代和更年轻一代来说,虚拟明星和他们在Instagram上发现的网红一样“真实”。在这个充斥着半真半假、滤镜和赞助内容的世界里,他们那种坦坦荡荡的非本真性甚至可能令人耳目一新。

对于他们的创造者来说,投资于一个虚拟明星比试图帮助一个真正的明星成名要容易得多。虚拟明星不会有昂贵的品味,不会在压力之下精神崩溃,也不会让名气冲昏头脑。在韩国,这一点尤为相关。今年,几位帅气的韩流明星卷入丑闻,其中名气最大的两人上月因轮奸罪被判入狱,而另外几位涉嫌挪用资金和毒品交易等罪行。

从品牌运作的视角看,虚拟明星是一个保险的选择。“不妨把它想象成一个数字木偶。”A-fun首席执行官和创始人DK Kwon表示,“他不会变老、不会吸毒、不会有丑闻。”他靠在椅背上表示:“它会永远在我公司的控制之下。”

这听起来像是一个反乌托邦式的梦想——但是,用虚拟木偶取代人类的想法可能还有更广泛的应用。在一间玻璃幕墙会议室里,Kwon告诉我,该公司计划扩张业务,进军虚拟明星以外的领域。他指出,这项技术在服务业将有很大的用武之地。他表示:“想象一下,你走进一家麦当劳(McDonald’s),与麦当劳叔叔(Ronald McDonald)本人互动的场景。”

麦当劳已经宣布,到2020年,美国境内所有的麦当劳餐厅都将拥有自助点餐机,因此不难想象,这些机器上乏味的点餐界面将很快被麦当劳叔叔本人的数字化形象所取代。A-fun正与韩国一家大型企业集团展开合作,未来几年将在该集团的便利店推出3D虚拟形象。

在社交媒体上,人们不仅关注虚拟明星,还在创建自己的3D形象。韩国的虚拟形象创建应用Zepeto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这类应用之一。该应用要求用户上传一张照片,然后它会根据用户的外貌特征直接创建一个虚拟角色,其风格和总体思路类似于苹果(Apple)的“memoji”,但Zepeto为你打造了一个完整的世界,让你作为自己的虚拟形象去探索。我在Zepeto上用一双靴子、黑色牛仔裤和简单的黑色T恤定制自己的形象,还花费了0.99英镑为他定制了一双浅色的眼睛。更妙的是,在这个应用邀请我对着自己的脸拍照以创建一个头像后,该应用的一个内置工具可以让我用虚拟形象替代自己的脸来完成一张自拍。

一些最受欢迎的Zepeto虚拟形象已经在Instagram和其他社交媒体平台上吸引了他们自己的粉丝。Zepeto在Instagram上的官方账号拥有140万粉丝,在最近发布的一张照片中,一名女性头戴深红色头巾,身着黑色上衣和一件裙摆垂到沙滩上的红黑色裙子。在她旁边的是她的虚拟形象,穿着黑色V领上衣和一件超短裙。她们都在对着镜头微笑,比着一个“耶”的手势。

虚拟形象还将应用于下一代线上会议。Spatial公司的技术让用户创建一个虚拟形象,由其进入数字会议室。这项技术也可以应用于增强现实头盔,已被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mpany)采用。同时,Facebook也通过其Codec Avatars项目,押注于由数字虚拟形象和增强现实技术支持的未来通讯:它希望能创建逼真的虚拟形象,能够“完美捕捉一丝苦笑或是皱起的眉头”,目的是“帮助虚拟现实中的社交联系变得与现实世界一样自然和普遍”。

随着我们与虚拟形象的互动越来越多,我们遭遇了风投基金Betaworks的合伙人马特•哈特曼(Matt Hartman)所称的“真实性认知鸿沟”。该基金目前投资于合成媒体和数字网红。正如他在Medium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所指出的那样,尽管我们与合成媒体(无论是A-fun式的虚拟形象,还是被称为“深度伪造”(deepfake)的复杂网络伪造品)的互动越来越频繁,但“目前还不清楚,个人和媒体机构是否已准备好充分质疑自己所看到、分享、并认可其真实性的内容”。

有些人可能会因为与虚拟形象互动的超现实性而感到不安。但是这就把真实性的问题放到聚光灯下。向一个微笑的麦当劳叔叔虚拟形象点餐,在“真实性”上难道比不上与一个薪酬过低、劳累过度、强颜欢笑的服务员互动吗?

关注虚拟明星的意愿可能也不足为奇。资深创意总监杰瑞•斯塔福德(Jerry Stafford)指出,当代名人的人为痕迹已经非常明显,他们会通过整形手术、Instagram滤镜和Photoshop修图来达到难以企及的完美。“考虑到名人向来是关乎把幻想和欲望投射到他人身上。”斯塔福德表示,“在这个不断进取的消费社会中,虚拟明星成为知名度合乎逻辑的演变结果,这是说得通的。”

让名人可以与其虚拟形象相互替代的过程,并不是他们所独有的。Instagram滤镜带起了一阵“Instagram脸”的风潮,因为人们试着让自己看起来更像加过滤镜后的自己。

纽约大学(NYU)媒体研究中心副教授莉莉•查姆利(Lily Chumley)博士表示:“化妆品品牌还生产了专门模仿光线过滤效果的化妆品,这类效果很难在移动的脸上以可变的三维方式呈现出来。”正如斯塔福德所说:“我们过去把自己的抱负投射到名人身上,但将来我们也许会把自己的抱负投射到自己的虚拟形象上。”

也许,一旦我们都拥有了数字虚拟形象,我们就不再需要为了社交媒体而精心策划自己的生活。我们可以展示自己穿着设计师服装的、毫无瑕疵的虚拟形象——新推出的应用Ada让你可以购买迪奥(Dior)、古驰(Gucci)、普拉达(Prada)、阿玛尼(Armani)、巴尔曼和Miu Miu等品牌的虚拟服装——让这个虚拟形象来代替我们“炫耀”一番。但是这种“解放”可能会进一步制约我们展示自己真实形象(作为不完美的自我)的意愿。

在我参观A-fun一周后,我前往上海参加电商巨头阿里巴巴(Alibaba)的天猫双11全球潮流盛典,有8700万观众观看了现场直播。这场潮流盛典邀请了数字虚拟形象“洛天依”进行表演——洛天依此前曾在职业钢琴演奏家郎朗的伴奏下登台演出。我从看台上看到的是10名舞者在舞台上围着一个空白区域旋转,而在家观看现场直播的人将会看到洛天依站在这个空白区域,而舞者则在与她的动作进行互动。对于屏幕前的观众来说,这是一种优化的体验,而对于现场观众来说,确确实实缺失了一些东西。

打车回家的车上,我连接上了VPN,打开Instagram。Lil Miquela穿着文胸和内衣坐在那里,并贴出了很长一段支持女性癌症研究基金(Women’s Cancer Research Fund)的帖子。她没有细胞或是身体的事实似乎并不是那么重要。作为人类和虚拟形象混合交融的未来的先驱者,她的影响力已经开始蔓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你追的网红是真人还是虚拟形象?

发布日期:2019-12-26 06:30
摘要:一些最出名的虚拟名人已在社交媒体上赢得数百万粉丝、与品牌合作、推出他们自己的商品,还举办自己的演唱会。



巴克利•布拉姆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灵魂提取器”——这是A-fun Interactive的员工给它的称呼——是一间白色的小房间。中间摆放着一把高脚凳,四周是一个金属架,上面密密麻麻地安装着40多台数码相机。我轻手轻脚地走过一堆乱七八糟的电缆,坐在凳子上。过了一会,开始出现倒计时的声音,紧接着是按动快门的“咔嚓咔嚓”声。

等到我起身走到几米开外的控制室时,我已经能看到自己的形象部分呈现在一个屏幕上。几分钟后,我的面部就完整地呈现出来,细节极其清晰。技术人员把图像放大后,你可以看到我嘴唇上的裂纹,还有我以为已经在当天早上刮掉的毛发。

A-fun Interactive位于韩国首尔商业区的一座办公大楼内。我之所以来这里参观,是因为该公司先进的3D渲染技术正被用来支持一个迅速扩张的虚拟明星世界。虚拟明星指的是电脑生成的模特、歌星和网红,他们正以看似不太可能的方式在现实世界中获得立足点。

其中一些最出名的虚拟明星已在社交媒体上赢得了数百万粉丝、与品牌合作、推出他们自己的商品,并且开创自己的歌唱和政治活动事业。其中一些看起来像是卡通人物,而另一些——下一代明星——几乎与人类别无二致。

这些虚拟明星只是这一人气渐涨的趋势中最明显的方面。随着其背后的技术变得更加便宜、更加容易获得,你可能会发现自己在听一个数字虚拟形象发布的音乐、在便利店里与一个虚拟形象进行交互,或者在工作场所中与其打交道。很快,你甚至可能会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虚拟形象。

A-fun的办公室里充满了初创企业的狂热活力;该公司正在组建一个洛杉矶团队。在较低的一层楼,人们坐在大屏幕下,在3D模型上忙着;较高的那层楼设有“灵魂提取器”,还有一间控制室,从那里可以观察一间绿色的动作捕捉室。在控制室的一个屏幕上,我的面部渲染图茫然地注视着我。与之相邻的另一台显示器上是一张Apoki的渲染图——那是A-fun打造的一个虚拟明星。

Apoki看起来就像是韩国版的“杰茜卡兔”(Jessica Rabbit)。她有一对兔子耳朵,腰部纤细得不太可能,还有完美无瑕的皮肤。她是虚拟形象的一个极端:设计得像是一个动画人物。在显示器上,Apoki正在一个电视演播室里与Jaewook Park进行实时对话,后者是一位在该公司工作的3D生物建模专家。此时此刻,我抬头就能看到他独自站在动作捕捉室内,而在屏幕上,他和Apoki看起来像是在进行相当投入的交谈。

据YouTube文化与趋势总监凯文•阿洛卡(Kevin Allocca)介绍,截至2019年5月,“有5000多个自称为‘虚拟YouTube用户’的频道,这些频道的视频浏览量超过了10亿次”。与2018年同期相比,这些频道的浏览量增长了50%。日本虚拟明星绊爱(Kizuna Ai)在YouTube上的订户已从2017年12月的20万左右增至如今的200多万。随着粉丝数量的不断增加,一些虚拟明星也开始在现实世界亮相。2020年,16岁的虚拟歌星初音未来(Hatsune Miku)——更准确地说,是克理普敦未来媒体公司(Crypton Future Media)开发的一款语音合成软件——将进行全球巡演,以全息图像的形式出现在她的粉丝面前。

过去两年里,Instagram上的虚拟网红一直很流行。时尚品牌巴尔曼(Balmain)在其宣传活动中安排了专门为该品牌设计的虚拟模特,其中包括外表像是非洲裔的Shudu,此举受到批评,被指从真正的黑人女性手中抢走了报酬较高的模特工作。在巴西,在YouTube上拥有170万订户的虚拟网红Lu出现在家居品牌Magazine Luiza的广告中,并对男权制度发表尖锐的评论。芭比娃娃(Barbie)从2005年开始建立自己的YouTube频道,并从2014年开始建立自己的Instagram账号。肯德基(KFC)最近也为肯德基上校制作了动画形象。

在所有虚拟网红中最出名、获利最多的是Lil Miquela (@lilmiquela),她在Instagram上拥有180多万粉丝——比流行歌手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拥有1.23亿粉丝)等真人明星少一些,但近乎两倍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角逐者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的粉丝人数。

她的形象设计模糊了种族差异,脸上有点点雀斑,双丸子头上有碎发垂落。她经常与现实生活中的名人合影。此外,她还有一项正处于起步阶段的音乐事业,制作朗朗上口的、可用作舞曲的流行音乐,她还赢得了街头服饰和奢侈时尚品牌的广告合同。制作这个虚拟网红的是一家总部位于洛杉矶的媒体企业,名为Brud。TechCrunch的数据显示,Brud最近完成了由星火资本(Spark Capital)牵头的一轮投资,估值达到1.25亿美元。

Lil Miquela在接受杂志采访时,探讨了她作为一个非人类数字投影的角色。她在接受时尚杂志《CR》的采访时说:“我的身份认同很复杂,因为它是由别人为我选定的。”她在2018年“出柜”,承认自己是一个机器人,但这并没有阻止她在各种议题上发表具有进步意识的观点。她发布了关于“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的帖子,并自称是“LGBTQ+”群体的一员——她在最近发布的一个帖子中,宣传了洛杉矶的一间陶艺工作室,感谢其“创建了一个了不起的空间,让像我这样的酷儿(queer)孩子感到受欢迎”。在2017年夏天的加州森林大火期间,她在网上出售“Uncanny Valley Girl” T恤,为消防员募捐。

快速浏览一下Lil Miquela任意一张照片下的评论就会发现,对她的粉丝来说,她非人类这一点本身并不重要。在她发布的有关陶艺的帖子下方有一条评论写道:“哦哦哦,我的天呐,你真漂亮!”另一条评论感叹道:“当你已经做了一年的陶器,却仍然不能把它做得像Miquela一样光滑。”在一条询问Lil Miquela是否“真的是酷儿”的评论下,她回应称:“我爱我所爱。”设计师伊丽莎白•希尔菲杰(Elizabeth Hilfiger)偶然发现了Lil Miquela的账号,并听说Miquela是自己的粉丝后,还以为Miquela是个真人,给她寄去了服装。

人们关注虚拟明星的原因与关注真人明星的原因有很多相同之处:他们认同虚拟明星背后的故事,或者享受自己动态内容中虚拟明星的美感。对于在网络上成长起来的千禧一代和更年轻一代来说,虚拟明星和他们在Instagram上发现的网红一样“真实”。在这个充斥着半真半假、滤镜和赞助内容的世界里,他们那种坦坦荡荡的非本真性甚至可能令人耳目一新。

对于他们的创造者来说,投资于一个虚拟明星比试图帮助一个真正的明星成名要容易得多。虚拟明星不会有昂贵的品味,不会在压力之下精神崩溃,也不会让名气冲昏头脑。在韩国,这一点尤为相关。今年,几位帅气的韩流明星卷入丑闻,其中名气最大的两人上月因轮奸罪被判入狱,而另外几位涉嫌挪用资金和毒品交易等罪行。

从品牌运作的视角看,虚拟明星是一个保险的选择。“不妨把它想象成一个数字木偶。”A-fun首席执行官和创始人DK Kwon表示,“他不会变老、不会吸毒、不会有丑闻。”他靠在椅背上表示:“它会永远在我公司的控制之下。”

这听起来像是一个反乌托邦式的梦想——但是,用虚拟木偶取代人类的想法可能还有更广泛的应用。在一间玻璃幕墙会议室里,Kwon告诉我,该公司计划扩张业务,进军虚拟明星以外的领域。他指出,这项技术在服务业将有很大的用武之地。他表示:“想象一下,你走进一家麦当劳(McDonald’s),与麦当劳叔叔(Ronald McDonald)本人互动的场景。”

麦当劳已经宣布,到2020年,美国境内所有的麦当劳餐厅都将拥有自助点餐机,因此不难想象,这些机器上乏味的点餐界面将很快被麦当劳叔叔本人的数字化形象所取代。A-fun正与韩国一家大型企业集团展开合作,未来几年将在该集团的便利店推出3D虚拟形象。

在社交媒体上,人们不仅关注虚拟明星,还在创建自己的3D形象。韩国的虚拟形象创建应用Zepeto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这类应用之一。该应用要求用户上传一张照片,然后它会根据用户的外貌特征直接创建一个虚拟角色,其风格和总体思路类似于苹果(Apple)的“memoji”,但Zepeto为你打造了一个完整的世界,让你作为自己的虚拟形象去探索。我在Zepeto上用一双靴子、黑色牛仔裤和简单的黑色T恤定制自己的形象,还花费了0.99英镑为他定制了一双浅色的眼睛。更妙的是,在这个应用邀请我对着自己的脸拍照以创建一个头像后,该应用的一个内置工具可以让我用虚拟形象替代自己的脸来完成一张自拍。

一些最受欢迎的Zepeto虚拟形象已经在Instagram和其他社交媒体平台上吸引了他们自己的粉丝。Zepeto在Instagram上的官方账号拥有140万粉丝,在最近发布的一张照片中,一名女性头戴深红色头巾,身着黑色上衣和一件裙摆垂到沙滩上的红黑色裙子。在她旁边的是她的虚拟形象,穿着黑色V领上衣和一件超短裙。她们都在对着镜头微笑,比着一个“耶”的手势。

虚拟形象还将应用于下一代线上会议。Spatial公司的技术让用户创建一个虚拟形象,由其进入数字会议室。这项技术也可以应用于增强现实头盔,已被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mpany)采用。同时,Facebook也通过其Codec Avatars项目,押注于由数字虚拟形象和增强现实技术支持的未来通讯:它希望能创建逼真的虚拟形象,能够“完美捕捉一丝苦笑或是皱起的眉头”,目的是“帮助虚拟现实中的社交联系变得与现实世界一样自然和普遍”。

随着我们与虚拟形象的互动越来越多,我们遭遇了风投基金Betaworks的合伙人马特•哈特曼(Matt Hartman)所称的“真实性认知鸿沟”。该基金目前投资于合成媒体和数字网红。正如他在Medium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所指出的那样,尽管我们与合成媒体(无论是A-fun式的虚拟形象,还是被称为“深度伪造”(deepfake)的复杂网络伪造品)的互动越来越频繁,但“目前还不清楚,个人和媒体机构是否已准备好充分质疑自己所看到、分享、并认可其真实性的内容”。

有些人可能会因为与虚拟形象互动的超现实性而感到不安。但是这就把真实性的问题放到聚光灯下。向一个微笑的麦当劳叔叔虚拟形象点餐,在“真实性”上难道比不上与一个薪酬过低、劳累过度、强颜欢笑的服务员互动吗?

关注虚拟明星的意愿可能也不足为奇。资深创意总监杰瑞•斯塔福德(Jerry Stafford)指出,当代名人的人为痕迹已经非常明显,他们会通过整形手术、Instagram滤镜和Photoshop修图来达到难以企及的完美。“考虑到名人向来是关乎把幻想和欲望投射到他人身上。”斯塔福德表示,“在这个不断进取的消费社会中,虚拟明星成为知名度合乎逻辑的演变结果,这是说得通的。”

让名人可以与其虚拟形象相互替代的过程,并不是他们所独有的。Instagram滤镜带起了一阵“Instagram脸”的风潮,因为人们试着让自己看起来更像加过滤镜后的自己。

纽约大学(NYU)媒体研究中心副教授莉莉•查姆利(Lily Chumley)博士表示:“化妆品品牌还生产了专门模仿光线过滤效果的化妆品,这类效果很难在移动的脸上以可变的三维方式呈现出来。”正如斯塔福德所说:“我们过去把自己的抱负投射到名人身上,但将来我们也许会把自己的抱负投射到自己的虚拟形象上。”

也许,一旦我们都拥有了数字虚拟形象,我们就不再需要为了社交媒体而精心策划自己的生活。我们可以展示自己穿着设计师服装的、毫无瑕疵的虚拟形象——新推出的应用Ada让你可以购买迪奥(Dior)、古驰(Gucci)、普拉达(Prada)、阿玛尼(Armani)、巴尔曼和Miu Miu等品牌的虚拟服装——让这个虚拟形象来代替我们“炫耀”一番。但是这种“解放”可能会进一步制约我们展示自己真实形象(作为不完美的自我)的意愿。

在我参观A-fun一周后,我前往上海参加电商巨头阿里巴巴(Alibaba)的天猫双11全球潮流盛典,有8700万观众观看了现场直播。这场潮流盛典邀请了数字虚拟形象“洛天依”进行表演——洛天依此前曾在职业钢琴演奏家郎朗的伴奏下登台演出。我从看台上看到的是10名舞者在舞台上围着一个空白区域旋转,而在家观看现场直播的人将会看到洛天依站在这个空白区域,而舞者则在与她的动作进行互动。对于屏幕前的观众来说,这是一种优化的体验,而对于现场观众来说,确确实实缺失了一些东西。

打车回家的车上,我连接上了VPN,打开Instagram。Lil Miquela穿着文胸和内衣坐在那里,并贴出了很长一段支持女性癌症研究基金(Women’s Cancer Research Fund)的帖子。她没有细胞或是身体的事实似乎并不是那么重要。作为人类和虚拟形象混合交融的未来的先驱者,她的影响力已经开始蔓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一些最出名的虚拟名人已在社交媒体上赢得数百万粉丝、与品牌合作、推出他们自己的商品,还举办自己的演唱会。



巴克利•布拉姆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灵魂提取器”——这是A-fun Interactive的员工给它的称呼——是一间白色的小房间。中间摆放着一把高脚凳,四周是一个金属架,上面密密麻麻地安装着40多台数码相机。我轻手轻脚地走过一堆乱七八糟的电缆,坐在凳子上。过了一会,开始出现倒计时的声音,紧接着是按动快门的“咔嚓咔嚓”声。

等到我起身走到几米开外的控制室时,我已经能看到自己的形象部分呈现在一个屏幕上。几分钟后,我的面部就完整地呈现出来,细节极其清晰。技术人员把图像放大后,你可以看到我嘴唇上的裂纹,还有我以为已经在当天早上刮掉的毛发。

A-fun Interactive位于韩国首尔商业区的一座办公大楼内。我之所以来这里参观,是因为该公司先进的3D渲染技术正被用来支持一个迅速扩张的虚拟明星世界。虚拟明星指的是电脑生成的模特、歌星和网红,他们正以看似不太可能的方式在现实世界中获得立足点。

其中一些最出名的虚拟明星已在社交媒体上赢得了数百万粉丝、与品牌合作、推出他们自己的商品,并且开创自己的歌唱和政治活动事业。其中一些看起来像是卡通人物,而另一些——下一代明星——几乎与人类别无二致。

这些虚拟明星只是这一人气渐涨的趋势中最明显的方面。随着其背后的技术变得更加便宜、更加容易获得,你可能会发现自己在听一个数字虚拟形象发布的音乐、在便利店里与一个虚拟形象进行交互,或者在工作场所中与其打交道。很快,你甚至可能会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虚拟形象。

A-fun的办公室里充满了初创企业的狂热活力;该公司正在组建一个洛杉矶团队。在较低的一层楼,人们坐在大屏幕下,在3D模型上忙着;较高的那层楼设有“灵魂提取器”,还有一间控制室,从那里可以观察一间绿色的动作捕捉室。在控制室的一个屏幕上,我的面部渲染图茫然地注视着我。与之相邻的另一台显示器上是一张Apoki的渲染图——那是A-fun打造的一个虚拟明星。

Apoki看起来就像是韩国版的“杰茜卡兔”(Jessica Rabbit)。她有一对兔子耳朵,腰部纤细得不太可能,还有完美无瑕的皮肤。她是虚拟形象的一个极端:设计得像是一个动画人物。在显示器上,Apoki正在一个电视演播室里与Jaewook Park进行实时对话,后者是一位在该公司工作的3D生物建模专家。此时此刻,我抬头就能看到他独自站在动作捕捉室内,而在屏幕上,他和Apoki看起来像是在进行相当投入的交谈。

据YouTube文化与趋势总监凯文•阿洛卡(Kevin Allocca)介绍,截至2019年5月,“有5000多个自称为‘虚拟YouTube用户’的频道,这些频道的视频浏览量超过了10亿次”。与2018年同期相比,这些频道的浏览量增长了50%。日本虚拟明星绊爱(Kizuna Ai)在YouTube上的订户已从2017年12月的20万左右增至如今的200多万。随着粉丝数量的不断增加,一些虚拟明星也开始在现实世界亮相。2020年,16岁的虚拟歌星初音未来(Hatsune Miku)——更准确地说,是克理普敦未来媒体公司(Crypton Future Media)开发的一款语音合成软件——将进行全球巡演,以全息图像的形式出现在她的粉丝面前。

过去两年里,Instagram上的虚拟网红一直很流行。时尚品牌巴尔曼(Balmain)在其宣传活动中安排了专门为该品牌设计的虚拟模特,其中包括外表像是非洲裔的Shudu,此举受到批评,被指从真正的黑人女性手中抢走了报酬较高的模特工作。在巴西,在YouTube上拥有170万订户的虚拟网红Lu出现在家居品牌Magazine Luiza的广告中,并对男权制度发表尖锐的评论。芭比娃娃(Barbie)从2005年开始建立自己的YouTube频道,并从2014年开始建立自己的Instagram账号。肯德基(KFC)最近也为肯德基上校制作了动画形象。

在所有虚拟网红中最出名、获利最多的是Lil Miquela (@lilmiquela),她在Instagram上拥有180多万粉丝——比流行歌手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拥有1.23亿粉丝)等真人明星少一些,但近乎两倍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角逐者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的粉丝人数。

她的形象设计模糊了种族差异,脸上有点点雀斑,双丸子头上有碎发垂落。她经常与现实生活中的名人合影。此外,她还有一项正处于起步阶段的音乐事业,制作朗朗上口的、可用作舞曲的流行音乐,她还赢得了街头服饰和奢侈时尚品牌的广告合同。制作这个虚拟网红的是一家总部位于洛杉矶的媒体企业,名为Brud。TechCrunch的数据显示,Brud最近完成了由星火资本(Spark Capital)牵头的一轮投资,估值达到1.25亿美元。

Lil Miquela在接受杂志采访时,探讨了她作为一个非人类数字投影的角色。她在接受时尚杂志《CR》的采访时说:“我的身份认同很复杂,因为它是由别人为我选定的。”她在2018年“出柜”,承认自己是一个机器人,但这并没有阻止她在各种议题上发表具有进步意识的观点。她发布了关于“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的帖子,并自称是“LGBTQ+”群体的一员——她在最近发布的一个帖子中,宣传了洛杉矶的一间陶艺工作室,感谢其“创建了一个了不起的空间,让像我这样的酷儿(queer)孩子感到受欢迎”。在2017年夏天的加州森林大火期间,她在网上出售“Uncanny Valley Girl” T恤,为消防员募捐。

快速浏览一下Lil Miquela任意一张照片下的评论就会发现,对她的粉丝来说,她非人类这一点本身并不重要。在她发布的有关陶艺的帖子下方有一条评论写道:“哦哦哦,我的天呐,你真漂亮!”另一条评论感叹道:“当你已经做了一年的陶器,却仍然不能把它做得像Miquela一样光滑。”在一条询问Lil Miquela是否“真的是酷儿”的评论下,她回应称:“我爱我所爱。”设计师伊丽莎白•希尔菲杰(Elizabeth Hilfiger)偶然发现了Lil Miquela的账号,并听说Miquela是自己的粉丝后,还以为Miquela是个真人,给她寄去了服装。

人们关注虚拟明星的原因与关注真人明星的原因有很多相同之处:他们认同虚拟明星背后的故事,或者享受自己动态内容中虚拟明星的美感。对于在网络上成长起来的千禧一代和更年轻一代来说,虚拟明星和他们在Instagram上发现的网红一样“真实”。在这个充斥着半真半假、滤镜和赞助内容的世界里,他们那种坦坦荡荡的非本真性甚至可能令人耳目一新。

对于他们的创造者来说,投资于一个虚拟明星比试图帮助一个真正的明星成名要容易得多。虚拟明星不会有昂贵的品味,不会在压力之下精神崩溃,也不会让名气冲昏头脑。在韩国,这一点尤为相关。今年,几位帅气的韩流明星卷入丑闻,其中名气最大的两人上月因轮奸罪被判入狱,而另外几位涉嫌挪用资金和毒品交易等罪行。

从品牌运作的视角看,虚拟明星是一个保险的选择。“不妨把它想象成一个数字木偶。”A-fun首席执行官和创始人DK Kwon表示,“他不会变老、不会吸毒、不会有丑闻。”他靠在椅背上表示:“它会永远在我公司的控制之下。”

这听起来像是一个反乌托邦式的梦想——但是,用虚拟木偶取代人类的想法可能还有更广泛的应用。在一间玻璃幕墙会议室里,Kwon告诉我,该公司计划扩张业务,进军虚拟明星以外的领域。他指出,这项技术在服务业将有很大的用武之地。他表示:“想象一下,你走进一家麦当劳(McDonald’s),与麦当劳叔叔(Ronald McDonald)本人互动的场景。”

麦当劳已经宣布,到2020年,美国境内所有的麦当劳餐厅都将拥有自助点餐机,因此不难想象,这些机器上乏味的点餐界面将很快被麦当劳叔叔本人的数字化形象所取代。A-fun正与韩国一家大型企业集团展开合作,未来几年将在该集团的便利店推出3D虚拟形象。

在社交媒体上,人们不仅关注虚拟明星,还在创建自己的3D形象。韩国的虚拟形象创建应用Zepeto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这类应用之一。该应用要求用户上传一张照片,然后它会根据用户的外貌特征直接创建一个虚拟角色,其风格和总体思路类似于苹果(Apple)的“memoji”,但Zepeto为你打造了一个完整的世界,让你作为自己的虚拟形象去探索。我在Zepeto上用一双靴子、黑色牛仔裤和简单的黑色T恤定制自己的形象,还花费了0.99英镑为他定制了一双浅色的眼睛。更妙的是,在这个应用邀请我对着自己的脸拍照以创建一个头像后,该应用的一个内置工具可以让我用虚拟形象替代自己的脸来完成一张自拍。

一些最受欢迎的Zepeto虚拟形象已经在Instagram和其他社交媒体平台上吸引了他们自己的粉丝。Zepeto在Instagram上的官方账号拥有140万粉丝,在最近发布的一张照片中,一名女性头戴深红色头巾,身着黑色上衣和一件裙摆垂到沙滩上的红黑色裙子。在她旁边的是她的虚拟形象,穿着黑色V领上衣和一件超短裙。她们都在对着镜头微笑,比着一个“耶”的手势。

虚拟形象还将应用于下一代线上会议。Spatial公司的技术让用户创建一个虚拟形象,由其进入数字会议室。这项技术也可以应用于增强现实头盔,已被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mpany)采用。同时,Facebook也通过其Codec Avatars项目,押注于由数字虚拟形象和增强现实技术支持的未来通讯:它希望能创建逼真的虚拟形象,能够“完美捕捉一丝苦笑或是皱起的眉头”,目的是“帮助虚拟现实中的社交联系变得与现实世界一样自然和普遍”。

随着我们与虚拟形象的互动越来越多,我们遭遇了风投基金Betaworks的合伙人马特•哈特曼(Matt Hartman)所称的“真实性认知鸿沟”。该基金目前投资于合成媒体和数字网红。正如他在Medium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所指出的那样,尽管我们与合成媒体(无论是A-fun式的虚拟形象,还是被称为“深度伪造”(deepfake)的复杂网络伪造品)的互动越来越频繁,但“目前还不清楚,个人和媒体机构是否已准备好充分质疑自己所看到、分享、并认可其真实性的内容”。

有些人可能会因为与虚拟形象互动的超现实性而感到不安。但是这就把真实性的问题放到聚光灯下。向一个微笑的麦当劳叔叔虚拟形象点餐,在“真实性”上难道比不上与一个薪酬过低、劳累过度、强颜欢笑的服务员互动吗?

关注虚拟明星的意愿可能也不足为奇。资深创意总监杰瑞•斯塔福德(Jerry Stafford)指出,当代名人的人为痕迹已经非常明显,他们会通过整形手术、Instagram滤镜和Photoshop修图来达到难以企及的完美。“考虑到名人向来是关乎把幻想和欲望投射到他人身上。”斯塔福德表示,“在这个不断进取的消费社会中,虚拟明星成为知名度合乎逻辑的演变结果,这是说得通的。”

让名人可以与其虚拟形象相互替代的过程,并不是他们所独有的。Instagram滤镜带起了一阵“Instagram脸”的风潮,因为人们试着让自己看起来更像加过滤镜后的自己。

纽约大学(NYU)媒体研究中心副教授莉莉•查姆利(Lily Chumley)博士表示:“化妆品品牌还生产了专门模仿光线过滤效果的化妆品,这类效果很难在移动的脸上以可变的三维方式呈现出来。”正如斯塔福德所说:“我们过去把自己的抱负投射到名人身上,但将来我们也许会把自己的抱负投射到自己的虚拟形象上。”

也许,一旦我们都拥有了数字虚拟形象,我们就不再需要为了社交媒体而精心策划自己的生活。我们可以展示自己穿着设计师服装的、毫无瑕疵的虚拟形象——新推出的应用Ada让你可以购买迪奥(Dior)、古驰(Gucci)、普拉达(Prada)、阿玛尼(Armani)、巴尔曼和Miu Miu等品牌的虚拟服装——让这个虚拟形象来代替我们“炫耀”一番。但是这种“解放”可能会进一步制约我们展示自己真实形象(作为不完美的自我)的意愿。

在我参观A-fun一周后,我前往上海参加电商巨头阿里巴巴(Alibaba)的天猫双11全球潮流盛典,有8700万观众观看了现场直播。这场潮流盛典邀请了数字虚拟形象“洛天依”进行表演——洛天依此前曾在职业钢琴演奏家郎朗的伴奏下登台演出。我从看台上看到的是10名舞者在舞台上围着一个空白区域旋转,而在家观看现场直播的人将会看到洛天依站在这个空白区域,而舞者则在与她的动作进行互动。对于屏幕前的观众来说,这是一种优化的体验,而对于现场观众来说,确确实实缺失了一些东西。

打车回家的车上,我连接上了VPN,打开Instagram。Lil Miquela穿着文胸和内衣坐在那里,并贴出了很长一段支持女性癌症研究基金(Women’s Cancer Research Fund)的帖子。她没有细胞或是身体的事实似乎并不是那么重要。作为人类和虚拟形象混合交融的未来的先驱者,她的影响力已经开始蔓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