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记者回顾了2019年的投资界大事件,包括美联储政策立场大转弯、沙特阿美上市等。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的一年将被铭记为央行的清算时刻。政策制定者提供的持续廉价资金潮使债券市场不断冲高,将负收益率扩散至整个金融系统,并促使许多利率设定者、银行家和投资者疑惑:他们是否真的能控制自己制造出的怪兽。

美联储(Fed)的政策180度大转弯,转向了降息的路线,这令投资者晕头转向。回购市场上的骚动引起许多忧虑。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用一连串即兴评论动摇着外汇市场。

全球记者在此回顾2019年影响市场的重大瞬间和重要人物。

1月2日:日元开年猛涨

正当交易员从节假季中回过神来时,伦敦时间1月2日晚上11点前,日元兑美元汇率突然在几秒之间上涨3%,而且没有明显原因。其他货币受到剧烈震动,澳大利亚元一度短暂跌至10年最低。

此后,中央银行和监管机构难以解释这次波动的原因,最后认为原因是所谓的“巫术时间”内交易量非常稀少。“巫术时间”是指纽约时间每天下午5点至6点(译者注:纽约收盘与东京开盘之间的间隔)。

埃娃•绍洛伊(Eva Szalay)


1月30日:美联储态度大转弯

2018年收官之际,美国央行在12个月内第4次提高了美国的利率,并警告称未来会有更多加息。

6周后,美联储不但决定暂停进一步加息,而且暗示将会考虑放松政策,让投资者摸不着头脑。7月,美联储开启了三次降息中的第一次。

1月的态度转弯反映出,美联储对美国经济的健康、抵御风险的能力的看法发生了重大改变。

科尔比•史密斯(Colby Smith)

4月9日:沙特阿美(Saudi Aramco)(首次)破纪录

2019年,沙特国有能源企业沙特阿美创下纪录,首次发行120亿美元国际债券并获得惊人的1000亿美元认购——此后,它于12月进行了世界最大的首次公开发行(IPO)。

这是迄今对新兴市场债券最强劲的需求,也是这家全球最大石油公司的转折点——这是沙特阿美首次公开账目。

乔•伦尼森(Joe Rennison)

6月3日:尼尔•伍德福德(Neil Woodford)遇到对手

2019年,尼尔•伍德福德的同名投资公司宣布冻结该明星基金经理的37亿英镑旗舰基金的赎回,这冲击了整个伦敦。

该问题的根源在于,虽然该基金允许投资者每天赎回资金,但是它却大量投资在无法轻易卖出的资产上。这种流动性错配曾在2018年引发瑞士资产管理公司GAM的危机,但是伍德福德的倒台使这个问题成为焦点。

罗伯特•史密斯(Robert Smith)

6月18日:打响货币战争

2019年年中,有证据显示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密切关注欧洲央行(ECB)的公告。在欧洲央行宣布计划开启新一轮刺激后,他在Twitter上表示:“对美国非常不公平!”特朗普明确表示,他认为此举代表着试图弱化欧元。

市场参与者开始认真对待全球货币战争的可能性,并思考它将如何进行。从那时起,美国总统也开始攻击巴西和阿根廷,对两国的输美金属加征关税,以报复他认为的货币“贬值”。

凯蒂•马丁(Katie Martin)


8月:收益率深度冻结之夏

2019年,债券的火热需求颠覆了金融法则。在8月底的交易波峰,有17万亿美元的债券在负收益率下交易,意味着如果投资者购买债券并持有至债券到期,他们必将蒙受损失。

秋季,情况发生反弹。投资者开始质疑,经济背景是否真的灰暗到有必要锁定损失的地步。同时,对负收益率对养老金储户和银行业的危险副作用的担忧,使进一步降息的前景变得模糊。

汤米•斯塔宾顿(Tommy Stubbington)

9月16日:回购市场形势严峻

以国债和其他高质量抵押品换取短期贷款的沉睡市场突然醒来,借贷成本大幅上涨。

在美联储宣布将向市场注入数百亿美元后,这一剧烈变动才开始缓解。此事暴露了该神秘——但关键——的市场的核心结构性脆弱。

乔•伦尼森

11月1日:德拉吉卸任

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作为欧洲央行行长的任期结束了,接任他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在离任前数个月,德拉吉越来越强调各国政府应该为刺激欧元区经济做出努力,他在离任时重申了这一请求。

凯蒂•马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2019年全球金融市场的重要瞬间

发布日期:2019-12-25 08:02
摘要:记者回顾了2019年的投资界大事件,包括美联储政策立场大转弯、沙特阿美上市等。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的一年将被铭记为央行的清算时刻。政策制定者提供的持续廉价资金潮使债券市场不断冲高,将负收益率扩散至整个金融系统,并促使许多利率设定者、银行家和投资者疑惑:他们是否真的能控制自己制造出的怪兽。

美联储(Fed)的政策180度大转弯,转向了降息的路线,这令投资者晕头转向。回购市场上的骚动引起许多忧虑。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用一连串即兴评论动摇着外汇市场。

全球记者在此回顾2019年影响市场的重大瞬间和重要人物。

1月2日:日元开年猛涨

正当交易员从节假季中回过神来时,伦敦时间1月2日晚上11点前,日元兑美元汇率突然在几秒之间上涨3%,而且没有明显原因。其他货币受到剧烈震动,澳大利亚元一度短暂跌至10年最低。

此后,中央银行和监管机构难以解释这次波动的原因,最后认为原因是所谓的“巫术时间”内交易量非常稀少。“巫术时间”是指纽约时间每天下午5点至6点(译者注:纽约收盘与东京开盘之间的间隔)。

埃娃•绍洛伊(Eva Szalay)


1月30日:美联储态度大转弯

2018年收官之际,美国央行在12个月内第4次提高了美国的利率,并警告称未来会有更多加息。

6周后,美联储不但决定暂停进一步加息,而且暗示将会考虑放松政策,让投资者摸不着头脑。7月,美联储开启了三次降息中的第一次。

1月的态度转弯反映出,美联储对美国经济的健康、抵御风险的能力的看法发生了重大改变。

科尔比•史密斯(Colby Smith)

4月9日:沙特阿美(Saudi Aramco)(首次)破纪录

2019年,沙特国有能源企业沙特阿美创下纪录,首次发行120亿美元国际债券并获得惊人的1000亿美元认购——此后,它于12月进行了世界最大的首次公开发行(IPO)。

这是迄今对新兴市场债券最强劲的需求,也是这家全球最大石油公司的转折点——这是沙特阿美首次公开账目。

乔•伦尼森(Joe Rennison)

6月3日:尼尔•伍德福德(Neil Woodford)遇到对手

2019年,尼尔•伍德福德的同名投资公司宣布冻结该明星基金经理的37亿英镑旗舰基金的赎回,这冲击了整个伦敦。

该问题的根源在于,虽然该基金允许投资者每天赎回资金,但是它却大量投资在无法轻易卖出的资产上。这种流动性错配曾在2018年引发瑞士资产管理公司GAM的危机,但是伍德福德的倒台使这个问题成为焦点。

罗伯特•史密斯(Robert Smith)

6月18日:打响货币战争

2019年年中,有证据显示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密切关注欧洲央行(ECB)的公告。在欧洲央行宣布计划开启新一轮刺激后,他在Twitter上表示:“对美国非常不公平!”特朗普明确表示,他认为此举代表着试图弱化欧元。

市场参与者开始认真对待全球货币战争的可能性,并思考它将如何进行。从那时起,美国总统也开始攻击巴西和阿根廷,对两国的输美金属加征关税,以报复他认为的货币“贬值”。

凯蒂•马丁(Katie Martin)


8月:收益率深度冻结之夏

2019年,债券的火热需求颠覆了金融法则。在8月底的交易波峰,有17万亿美元的债券在负收益率下交易,意味着如果投资者购买债券并持有至债券到期,他们必将蒙受损失。

秋季,情况发生反弹。投资者开始质疑,经济背景是否真的灰暗到有必要锁定损失的地步。同时,对负收益率对养老金储户和银行业的危险副作用的担忧,使进一步降息的前景变得模糊。

汤米•斯塔宾顿(Tommy Stubbington)

9月16日:回购市场形势严峻

以国债和其他高质量抵押品换取短期贷款的沉睡市场突然醒来,借贷成本大幅上涨。

在美联储宣布将向市场注入数百亿美元后,这一剧烈变动才开始缓解。此事暴露了该神秘——但关键——的市场的核心结构性脆弱。

乔•伦尼森

11月1日:德拉吉卸任

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作为欧洲央行行长的任期结束了,接任他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在离任前数个月,德拉吉越来越强调各国政府应该为刺激欧元区经济做出努力,他在离任时重申了这一请求。

凯蒂•马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记者回顾了2019年的投资界大事件,包括美联储政策立场大转弯、沙特阿美上市等。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的一年将被铭记为央行的清算时刻。政策制定者提供的持续廉价资金潮使债券市场不断冲高,将负收益率扩散至整个金融系统,并促使许多利率设定者、银行家和投资者疑惑:他们是否真的能控制自己制造出的怪兽。

美联储(Fed)的政策180度大转弯,转向了降息的路线,这令投资者晕头转向。回购市场上的骚动引起许多忧虑。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用一连串即兴评论动摇着外汇市场。

全球记者在此回顾2019年影响市场的重大瞬间和重要人物。

1月2日:日元开年猛涨

正当交易员从节假季中回过神来时,伦敦时间1月2日晚上11点前,日元兑美元汇率突然在几秒之间上涨3%,而且没有明显原因。其他货币受到剧烈震动,澳大利亚元一度短暂跌至10年最低。

此后,中央银行和监管机构难以解释这次波动的原因,最后认为原因是所谓的“巫术时间”内交易量非常稀少。“巫术时间”是指纽约时间每天下午5点至6点(译者注:纽约收盘与东京开盘之间的间隔)。

埃娃•绍洛伊(Eva Szalay)


1月30日:美联储态度大转弯

2018年收官之际,美国央行在12个月内第4次提高了美国的利率,并警告称未来会有更多加息。

6周后,美联储不但决定暂停进一步加息,而且暗示将会考虑放松政策,让投资者摸不着头脑。7月,美联储开启了三次降息中的第一次。

1月的态度转弯反映出,美联储对美国经济的健康、抵御风险的能力的看法发生了重大改变。

科尔比•史密斯(Colby Smith)

4月9日:沙特阿美(Saudi Aramco)(首次)破纪录

2019年,沙特国有能源企业沙特阿美创下纪录,首次发行120亿美元国际债券并获得惊人的1000亿美元认购——此后,它于12月进行了世界最大的首次公开发行(IPO)。

这是迄今对新兴市场债券最强劲的需求,也是这家全球最大石油公司的转折点——这是沙特阿美首次公开账目。

乔•伦尼森(Joe Rennison)

6月3日:尼尔•伍德福德(Neil Woodford)遇到对手

2019年,尼尔•伍德福德的同名投资公司宣布冻结该明星基金经理的37亿英镑旗舰基金的赎回,这冲击了整个伦敦。

该问题的根源在于,虽然该基金允许投资者每天赎回资金,但是它却大量投资在无法轻易卖出的资产上。这种流动性错配曾在2018年引发瑞士资产管理公司GAM的危机,但是伍德福德的倒台使这个问题成为焦点。

罗伯特•史密斯(Robert Smith)

6月18日:打响货币战争

2019年年中,有证据显示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密切关注欧洲央行(ECB)的公告。在欧洲央行宣布计划开启新一轮刺激后,他在Twitter上表示:“对美国非常不公平!”特朗普明确表示,他认为此举代表着试图弱化欧元。

市场参与者开始认真对待全球货币战争的可能性,并思考它将如何进行。从那时起,美国总统也开始攻击巴西和阿根廷,对两国的输美金属加征关税,以报复他认为的货币“贬值”。

凯蒂•马丁(Katie Martin)


8月:收益率深度冻结之夏

2019年,债券的火热需求颠覆了金融法则。在8月底的交易波峰,有17万亿美元的债券在负收益率下交易,意味着如果投资者购买债券并持有至债券到期,他们必将蒙受损失。

秋季,情况发生反弹。投资者开始质疑,经济背景是否真的灰暗到有必要锁定损失的地步。同时,对负收益率对养老金储户和银行业的危险副作用的担忧,使进一步降息的前景变得模糊。

汤米•斯塔宾顿(Tommy Stubbington)

9月16日:回购市场形势严峻

以国债和其他高质量抵押品换取短期贷款的沉睡市场突然醒来,借贷成本大幅上涨。

在美联储宣布将向市场注入数百亿美元后,这一剧烈变动才开始缓解。此事暴露了该神秘——但关键——的市场的核心结构性脆弱。

乔•伦尼森

11月1日:德拉吉卸任

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作为欧洲央行行长的任期结束了,接任他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在离任前数个月,德拉吉越来越强调各国政府应该为刺激欧元区经济做出努力,他在离任时重申了这一请求。

凯蒂•马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2019年全球金融市场的重要瞬间

发布日期:2019-12-25 08:02
摘要:记者回顾了2019年的投资界大事件,包括美联储政策立场大转弯、沙特阿美上市等。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的一年将被铭记为央行的清算时刻。政策制定者提供的持续廉价资金潮使债券市场不断冲高,将负收益率扩散至整个金融系统,并促使许多利率设定者、银行家和投资者疑惑:他们是否真的能控制自己制造出的怪兽。

美联储(Fed)的政策180度大转弯,转向了降息的路线,这令投资者晕头转向。回购市场上的骚动引起许多忧虑。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用一连串即兴评论动摇着外汇市场。

全球记者在此回顾2019年影响市场的重大瞬间和重要人物。

1月2日:日元开年猛涨

正当交易员从节假季中回过神来时,伦敦时间1月2日晚上11点前,日元兑美元汇率突然在几秒之间上涨3%,而且没有明显原因。其他货币受到剧烈震动,澳大利亚元一度短暂跌至10年最低。

此后,中央银行和监管机构难以解释这次波动的原因,最后认为原因是所谓的“巫术时间”内交易量非常稀少。“巫术时间”是指纽约时间每天下午5点至6点(译者注:纽约收盘与东京开盘之间的间隔)。

埃娃•绍洛伊(Eva Szalay)


1月30日:美联储态度大转弯

2018年收官之际,美国央行在12个月内第4次提高了美国的利率,并警告称未来会有更多加息。

6周后,美联储不但决定暂停进一步加息,而且暗示将会考虑放松政策,让投资者摸不着头脑。7月,美联储开启了三次降息中的第一次。

1月的态度转弯反映出,美联储对美国经济的健康、抵御风险的能力的看法发生了重大改变。

科尔比•史密斯(Colby Smith)

4月9日:沙特阿美(Saudi Aramco)(首次)破纪录

2019年,沙特国有能源企业沙特阿美创下纪录,首次发行120亿美元国际债券并获得惊人的1000亿美元认购——此后,它于12月进行了世界最大的首次公开发行(IPO)。

这是迄今对新兴市场债券最强劲的需求,也是这家全球最大石油公司的转折点——这是沙特阿美首次公开账目。

乔•伦尼森(Joe Rennison)

6月3日:尼尔•伍德福德(Neil Woodford)遇到对手

2019年,尼尔•伍德福德的同名投资公司宣布冻结该明星基金经理的37亿英镑旗舰基金的赎回,这冲击了整个伦敦。

该问题的根源在于,虽然该基金允许投资者每天赎回资金,但是它却大量投资在无法轻易卖出的资产上。这种流动性错配曾在2018年引发瑞士资产管理公司GAM的危机,但是伍德福德的倒台使这个问题成为焦点。

罗伯特•史密斯(Robert Smith)

6月18日:打响货币战争

2019年年中,有证据显示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密切关注欧洲央行(ECB)的公告。在欧洲央行宣布计划开启新一轮刺激后,他在Twitter上表示:“对美国非常不公平!”特朗普明确表示,他认为此举代表着试图弱化欧元。

市场参与者开始认真对待全球货币战争的可能性,并思考它将如何进行。从那时起,美国总统也开始攻击巴西和阿根廷,对两国的输美金属加征关税,以报复他认为的货币“贬值”。

凯蒂•马丁(Katie Martin)


8月:收益率深度冻结之夏

2019年,债券的火热需求颠覆了金融法则。在8月底的交易波峰,有17万亿美元的债券在负收益率下交易,意味着如果投资者购买债券并持有至债券到期,他们必将蒙受损失。

秋季,情况发生反弹。投资者开始质疑,经济背景是否真的灰暗到有必要锁定损失的地步。同时,对负收益率对养老金储户和银行业的危险副作用的担忧,使进一步降息的前景变得模糊。

汤米•斯塔宾顿(Tommy Stubbington)

9月16日:回购市场形势严峻

以国债和其他高质量抵押品换取短期贷款的沉睡市场突然醒来,借贷成本大幅上涨。

在美联储宣布将向市场注入数百亿美元后,这一剧烈变动才开始缓解。此事暴露了该神秘——但关键——的市场的核心结构性脆弱。

乔•伦尼森

11月1日:德拉吉卸任

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作为欧洲央行行长的任期结束了,接任他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在离任前数个月,德拉吉越来越强调各国政府应该为刺激欧元区经济做出努力,他在离任时重申了这一请求。

凯蒂•马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记者回顾了2019年的投资界大事件,包括美联储政策立场大转弯、沙特阿美上市等。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的一年将被铭记为央行的清算时刻。政策制定者提供的持续廉价资金潮使债券市场不断冲高,将负收益率扩散至整个金融系统,并促使许多利率设定者、银行家和投资者疑惑:他们是否真的能控制自己制造出的怪兽。

美联储(Fed)的政策180度大转弯,转向了降息的路线,这令投资者晕头转向。回购市场上的骚动引起许多忧虑。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用一连串即兴评论动摇着外汇市场。

全球记者在此回顾2019年影响市场的重大瞬间和重要人物。

1月2日:日元开年猛涨

正当交易员从节假季中回过神来时,伦敦时间1月2日晚上11点前,日元兑美元汇率突然在几秒之间上涨3%,而且没有明显原因。其他货币受到剧烈震动,澳大利亚元一度短暂跌至10年最低。

此后,中央银行和监管机构难以解释这次波动的原因,最后认为原因是所谓的“巫术时间”内交易量非常稀少。“巫术时间”是指纽约时间每天下午5点至6点(译者注:纽约收盘与东京开盘之间的间隔)。

埃娃•绍洛伊(Eva Szalay)


1月30日:美联储态度大转弯

2018年收官之际,美国央行在12个月内第4次提高了美国的利率,并警告称未来会有更多加息。

6周后,美联储不但决定暂停进一步加息,而且暗示将会考虑放松政策,让投资者摸不着头脑。7月,美联储开启了三次降息中的第一次。

1月的态度转弯反映出,美联储对美国经济的健康、抵御风险的能力的看法发生了重大改变。

科尔比•史密斯(Colby Smith)

4月9日:沙特阿美(Saudi Aramco)(首次)破纪录

2019年,沙特国有能源企业沙特阿美创下纪录,首次发行120亿美元国际债券并获得惊人的1000亿美元认购——此后,它于12月进行了世界最大的首次公开发行(IPO)。

这是迄今对新兴市场债券最强劲的需求,也是这家全球最大石油公司的转折点——这是沙特阿美首次公开账目。

乔•伦尼森(Joe Rennison)

6月3日:尼尔•伍德福德(Neil Woodford)遇到对手

2019年,尼尔•伍德福德的同名投资公司宣布冻结该明星基金经理的37亿英镑旗舰基金的赎回,这冲击了整个伦敦。

该问题的根源在于,虽然该基金允许投资者每天赎回资金,但是它却大量投资在无法轻易卖出的资产上。这种流动性错配曾在2018年引发瑞士资产管理公司GAM的危机,但是伍德福德的倒台使这个问题成为焦点。

罗伯特•史密斯(Robert Smith)

6月18日:打响货币战争

2019年年中,有证据显示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密切关注欧洲央行(ECB)的公告。在欧洲央行宣布计划开启新一轮刺激后,他在Twitter上表示:“对美国非常不公平!”特朗普明确表示,他认为此举代表着试图弱化欧元。

市场参与者开始认真对待全球货币战争的可能性,并思考它将如何进行。从那时起,美国总统也开始攻击巴西和阿根廷,对两国的输美金属加征关税,以报复他认为的货币“贬值”。

凯蒂•马丁(Katie Martin)


8月:收益率深度冻结之夏

2019年,债券的火热需求颠覆了金融法则。在8月底的交易波峰,有17万亿美元的债券在负收益率下交易,意味着如果投资者购买债券并持有至债券到期,他们必将蒙受损失。

秋季,情况发生反弹。投资者开始质疑,经济背景是否真的灰暗到有必要锁定损失的地步。同时,对负收益率对养老金储户和银行业的危险副作用的担忧,使进一步降息的前景变得模糊。

汤米•斯塔宾顿(Tommy Stubbington)

9月16日:回购市场形势严峻

以国债和其他高质量抵押品换取短期贷款的沉睡市场突然醒来,借贷成本大幅上涨。

在美联储宣布将向市场注入数百亿美元后,这一剧烈变动才开始缓解。此事暴露了该神秘——但关键——的市场的核心结构性脆弱。

乔•伦尼森

11月1日:德拉吉卸任

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作为欧洲央行行长的任期结束了,接任他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在离任前数个月,德拉吉越来越强调各国政府应该为刺激欧元区经济做出努力,他在离任时重申了这一请求。

凯蒂•马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