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今年中国企业在华尔街筹资总额下降一半以上,许多企业被迫调低估值和自己提供认购需求,但在纽约上市仍有助于提升品牌认知。



瑞恩•麦克莫罗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中国企业在华尔街筹资总额下降了一半以上,许多企业被迫调低估值,并依靠现有投资者完成首次公开发行(IPO)。

Dealogic的数据显示,新登陆纳斯达克(Nasdaq)和纽约证交所(NYSE)的中国企业数量从去年的33家减少至25家,但这些交易的融资总额从2018年的92亿美元骤降至34亿美元。

银行家和律师们表示,许多公司不得不调低估值,并通过所谓的“亲友”交易,从现有股东或合伙人那里挖掘对其股票的需求,加剧了始于去年的一种趋势。

这与以往的路演过程形成了鲜明对比。此前,投资银行会把公司介绍给向自己的客户(如大型机构投资者),同时积极招揽其他外部需求,以构建认购人气。

棘手的美中贸易战损害了对中国股票的需求,但即便这些不利因素显示出缓解迹象,近期上市公司的糟糕表现,可能成为未来吸引外部投资者的更大障碍。

Dealogic的数据显示,过去两年在纽约上市的58家中国公司中,只有13家的股价高于发行价;总体而言,这些公司的股价较发行价平均下跌29%。

尽管如此,律师和银行家们表示,对需要新资金的中国企业而言,在美国上市比在香港或中国内地进行IPO更快、更省麻烦——而且随着中国进入“资本寒冬”,私募市场融资已经枯竭。

根据申报文件和银行家的说法,全球最大比特币矿机制造商之一嘉楠(Canaan)为在美国上市下调了估值,进行同样操作的还有平安(Ping An)旗下的金融科技公司金融壹账通(OneConnect,见文首照片)、新闻和数据网站36氪(36Kr)、在线药房易恒健康(Ecmoho)等公司。

几位银行家和律师估计,今年赴美上市的中国公司,为其自己发行的股票提供大约20%至40%的需求,这可能掩盖了对其股票的实际需求。

网贷公司玖富数科(9F Inc)上市时,三名投资者认购了99.9%的公开发行股份。长租公寓平台青客国际集团(Q&K International Group)上市时,“某些投资者”购买了其缩减发行规模后的三分之二股票,并接受了45天的禁售期——据银行家们介绍,机构投资者会回避这样的限制。

财富管理公司普益(Puyi)财务报告部总经理何晶表示,该公司将购买其理财产品的中国客户变成了其今年3月2600万美元上市的股票投资者。

何晶表示,该公司为自己发行的股票提供了90%的需求,其承销商消化了剩余10%的股票。她说:“我们的业务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在中国,人们会认为在公开市场上市的公司是值得信任的公司。IPO的目的不是获得资金,而是为了品牌认知。”

电商网站云集(Yunji)上市时,其两家私募股权支持者购买了其58.2%的公开发行股份,而36氪、在线教育提供商有道(Youdao)、房产网房多多(Fangdd.com)以及无人机制造商亿航智能(EHang Holdings)上市时,现有股东都购买了相当大一部分公开发行股份。

麦楷博平会计师事务所(MarcumBP)驻纽约的共同管理合伙人Drew Bernstein表示,三、四年前,投资银行会告诉中国企业带上约三分之一的资金,而它们将帮助筹集剩下的资金。“最近,你看到这个比例的翻转,很多在这里完成的交易用的主要是中国的资金。”他说。

此类交易在香港的历史上更为常见。批评人士表示,由内部人士持有大部分股份、只有少量自由流通股的上市,可能导致股价出现在这些公司的本土市场常见的那种大起大落。

银行家和律师们称,企业推进这些上市的原因众多。一些公司在与私募投资者的早期融资协议中写入了退出日期,而另一些公司希望持有股份的员工获得流动性。此外,即使估值变低,在纽约上市也可以在国内给这些公司带来声望。

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亚洲科技投资银行业务主管尼尔•朗加尼(Neel Laungani)表示:“从塑造品牌角度看,在美国上市可以带来光环,这对企业而言是一个巨大的里程碑。这也是可信度的一个标志,因为银行家和律师都看过你的账簿。”该行基本上未参与此类“亲友”交易。

这样做对一些公司是奏效的:为了在今年11月登陆纳斯达克,嘉楠将筹资规模缩减至9000万美元。两周之后,该公司举办了一场关于探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有数百名与会者的大型会议,虽然比特币在中国的政治地位很敏感,但仍有数十名政府官员出席。

普益财富的何晶表示,在纽约上市已经带来了新客户。“你们是怎么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这通常是客户问我们的销售人员的第一个问题。”她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企业今年在美筹资额大幅下降

发布日期:2019-12-25 07:36
摘要:今年中国企业在华尔街筹资总额下降一半以上,许多企业被迫调低估值和自己提供认购需求,但在纽约上市仍有助于提升品牌认知。



瑞恩•麦克莫罗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中国企业在华尔街筹资总额下降了一半以上,许多企业被迫调低估值,并依靠现有投资者完成首次公开发行(IPO)。

Dealogic的数据显示,新登陆纳斯达克(Nasdaq)和纽约证交所(NYSE)的中国企业数量从去年的33家减少至25家,但这些交易的融资总额从2018年的92亿美元骤降至34亿美元。

银行家和律师们表示,许多公司不得不调低估值,并通过所谓的“亲友”交易,从现有股东或合伙人那里挖掘对其股票的需求,加剧了始于去年的一种趋势。

这与以往的路演过程形成了鲜明对比。此前,投资银行会把公司介绍给向自己的客户(如大型机构投资者),同时积极招揽其他外部需求,以构建认购人气。

棘手的美中贸易战损害了对中国股票的需求,但即便这些不利因素显示出缓解迹象,近期上市公司的糟糕表现,可能成为未来吸引外部投资者的更大障碍。

Dealogic的数据显示,过去两年在纽约上市的58家中国公司中,只有13家的股价高于发行价;总体而言,这些公司的股价较发行价平均下跌29%。

尽管如此,律师和银行家们表示,对需要新资金的中国企业而言,在美国上市比在香港或中国内地进行IPO更快、更省麻烦——而且随着中国进入“资本寒冬”,私募市场融资已经枯竭。

根据申报文件和银行家的说法,全球最大比特币矿机制造商之一嘉楠(Canaan)为在美国上市下调了估值,进行同样操作的还有平安(Ping An)旗下的金融科技公司金融壹账通(OneConnect,见文首照片)、新闻和数据网站36氪(36Kr)、在线药房易恒健康(Ecmoho)等公司。

几位银行家和律师估计,今年赴美上市的中国公司,为其自己发行的股票提供大约20%至40%的需求,这可能掩盖了对其股票的实际需求。

网贷公司玖富数科(9F Inc)上市时,三名投资者认购了99.9%的公开发行股份。长租公寓平台青客国际集团(Q&K International Group)上市时,“某些投资者”购买了其缩减发行规模后的三分之二股票,并接受了45天的禁售期——据银行家们介绍,机构投资者会回避这样的限制。

财富管理公司普益(Puyi)财务报告部总经理何晶表示,该公司将购买其理财产品的中国客户变成了其今年3月2600万美元上市的股票投资者。

何晶表示,该公司为自己发行的股票提供了90%的需求,其承销商消化了剩余10%的股票。她说:“我们的业务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在中国,人们会认为在公开市场上市的公司是值得信任的公司。IPO的目的不是获得资金,而是为了品牌认知。”

电商网站云集(Yunji)上市时,其两家私募股权支持者购买了其58.2%的公开发行股份,而36氪、在线教育提供商有道(Youdao)、房产网房多多(Fangdd.com)以及无人机制造商亿航智能(EHang Holdings)上市时,现有股东都购买了相当大一部分公开发行股份。

麦楷博平会计师事务所(MarcumBP)驻纽约的共同管理合伙人Drew Bernstein表示,三、四年前,投资银行会告诉中国企业带上约三分之一的资金,而它们将帮助筹集剩下的资金。“最近,你看到这个比例的翻转,很多在这里完成的交易用的主要是中国的资金。”他说。

此类交易在香港的历史上更为常见。批评人士表示,由内部人士持有大部分股份、只有少量自由流通股的上市,可能导致股价出现在这些公司的本土市场常见的那种大起大落。

银行家和律师们称,企业推进这些上市的原因众多。一些公司在与私募投资者的早期融资协议中写入了退出日期,而另一些公司希望持有股份的员工获得流动性。此外,即使估值变低,在纽约上市也可以在国内给这些公司带来声望。

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亚洲科技投资银行业务主管尼尔•朗加尼(Neel Laungani)表示:“从塑造品牌角度看,在美国上市可以带来光环,这对企业而言是一个巨大的里程碑。这也是可信度的一个标志,因为银行家和律师都看过你的账簿。”该行基本上未参与此类“亲友”交易。

这样做对一些公司是奏效的:为了在今年11月登陆纳斯达克,嘉楠将筹资规模缩减至9000万美元。两周之后,该公司举办了一场关于探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有数百名与会者的大型会议,虽然比特币在中国的政治地位很敏感,但仍有数十名政府官员出席。

普益财富的何晶表示,在纽约上市已经带来了新客户。“你们是怎么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这通常是客户问我们的销售人员的第一个问题。”她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今年中国企业在华尔街筹资总额下降一半以上,许多企业被迫调低估值和自己提供认购需求,但在纽约上市仍有助于提升品牌认知。



瑞恩•麦克莫罗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中国企业在华尔街筹资总额下降了一半以上,许多企业被迫调低估值,并依靠现有投资者完成首次公开发行(IPO)。

Dealogic的数据显示,新登陆纳斯达克(Nasdaq)和纽约证交所(NYSE)的中国企业数量从去年的33家减少至25家,但这些交易的融资总额从2018年的92亿美元骤降至34亿美元。

银行家和律师们表示,许多公司不得不调低估值,并通过所谓的“亲友”交易,从现有股东或合伙人那里挖掘对其股票的需求,加剧了始于去年的一种趋势。

这与以往的路演过程形成了鲜明对比。此前,投资银行会把公司介绍给向自己的客户(如大型机构投资者),同时积极招揽其他外部需求,以构建认购人气。

棘手的美中贸易战损害了对中国股票的需求,但即便这些不利因素显示出缓解迹象,近期上市公司的糟糕表现,可能成为未来吸引外部投资者的更大障碍。

Dealogic的数据显示,过去两年在纽约上市的58家中国公司中,只有13家的股价高于发行价;总体而言,这些公司的股价较发行价平均下跌29%。

尽管如此,律师和银行家们表示,对需要新资金的中国企业而言,在美国上市比在香港或中国内地进行IPO更快、更省麻烦——而且随着中国进入“资本寒冬”,私募市场融资已经枯竭。

根据申报文件和银行家的说法,全球最大比特币矿机制造商之一嘉楠(Canaan)为在美国上市下调了估值,进行同样操作的还有平安(Ping An)旗下的金融科技公司金融壹账通(OneConnect,见文首照片)、新闻和数据网站36氪(36Kr)、在线药房易恒健康(Ecmoho)等公司。

几位银行家和律师估计,今年赴美上市的中国公司,为其自己发行的股票提供大约20%至40%的需求,这可能掩盖了对其股票的实际需求。

网贷公司玖富数科(9F Inc)上市时,三名投资者认购了99.9%的公开发行股份。长租公寓平台青客国际集团(Q&K International Group)上市时,“某些投资者”购买了其缩减发行规模后的三分之二股票,并接受了45天的禁售期——据银行家们介绍,机构投资者会回避这样的限制。

财富管理公司普益(Puyi)财务报告部总经理何晶表示,该公司将购买其理财产品的中国客户变成了其今年3月2600万美元上市的股票投资者。

何晶表示,该公司为自己发行的股票提供了90%的需求,其承销商消化了剩余10%的股票。她说:“我们的业务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在中国,人们会认为在公开市场上市的公司是值得信任的公司。IPO的目的不是获得资金,而是为了品牌认知。”

电商网站云集(Yunji)上市时,其两家私募股权支持者购买了其58.2%的公开发行股份,而36氪、在线教育提供商有道(Youdao)、房产网房多多(Fangdd.com)以及无人机制造商亿航智能(EHang Holdings)上市时,现有股东都购买了相当大一部分公开发行股份。

麦楷博平会计师事务所(MarcumBP)驻纽约的共同管理合伙人Drew Bernstein表示,三、四年前,投资银行会告诉中国企业带上约三分之一的资金,而它们将帮助筹集剩下的资金。“最近,你看到这个比例的翻转,很多在这里完成的交易用的主要是中国的资金。”他说。

此类交易在香港的历史上更为常见。批评人士表示,由内部人士持有大部分股份、只有少量自由流通股的上市,可能导致股价出现在这些公司的本土市场常见的那种大起大落。

银行家和律师们称,企业推进这些上市的原因众多。一些公司在与私募投资者的早期融资协议中写入了退出日期,而另一些公司希望持有股份的员工获得流动性。此外,即使估值变低,在纽约上市也可以在国内给这些公司带来声望。

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亚洲科技投资银行业务主管尼尔•朗加尼(Neel Laungani)表示:“从塑造品牌角度看,在美国上市可以带来光环,这对企业而言是一个巨大的里程碑。这也是可信度的一个标志,因为银行家和律师都看过你的账簿。”该行基本上未参与此类“亲友”交易。

这样做对一些公司是奏效的:为了在今年11月登陆纳斯达克,嘉楠将筹资规模缩减至9000万美元。两周之后,该公司举办了一场关于探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有数百名与会者的大型会议,虽然比特币在中国的政治地位很敏感,但仍有数十名政府官员出席。

普益财富的何晶表示,在纽约上市已经带来了新客户。“你们是怎么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这通常是客户问我们的销售人员的第一个问题。”她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企业今年在美筹资额大幅下降

发布日期:2019-12-25 07:36
摘要:今年中国企业在华尔街筹资总额下降一半以上,许多企业被迫调低估值和自己提供认购需求,但在纽约上市仍有助于提升品牌认知。



瑞恩•麦克莫罗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中国企业在华尔街筹资总额下降了一半以上,许多企业被迫调低估值,并依靠现有投资者完成首次公开发行(IPO)。

Dealogic的数据显示,新登陆纳斯达克(Nasdaq)和纽约证交所(NYSE)的中国企业数量从去年的33家减少至25家,但这些交易的融资总额从2018年的92亿美元骤降至34亿美元。

银行家和律师们表示,许多公司不得不调低估值,并通过所谓的“亲友”交易,从现有股东或合伙人那里挖掘对其股票的需求,加剧了始于去年的一种趋势。

这与以往的路演过程形成了鲜明对比。此前,投资银行会把公司介绍给向自己的客户(如大型机构投资者),同时积极招揽其他外部需求,以构建认购人气。

棘手的美中贸易战损害了对中国股票的需求,但即便这些不利因素显示出缓解迹象,近期上市公司的糟糕表现,可能成为未来吸引外部投资者的更大障碍。

Dealogic的数据显示,过去两年在纽约上市的58家中国公司中,只有13家的股价高于发行价;总体而言,这些公司的股价较发行价平均下跌29%。

尽管如此,律师和银行家们表示,对需要新资金的中国企业而言,在美国上市比在香港或中国内地进行IPO更快、更省麻烦——而且随着中国进入“资本寒冬”,私募市场融资已经枯竭。

根据申报文件和银行家的说法,全球最大比特币矿机制造商之一嘉楠(Canaan)为在美国上市下调了估值,进行同样操作的还有平安(Ping An)旗下的金融科技公司金融壹账通(OneConnect,见文首照片)、新闻和数据网站36氪(36Kr)、在线药房易恒健康(Ecmoho)等公司。

几位银行家和律师估计,今年赴美上市的中国公司,为其自己发行的股票提供大约20%至40%的需求,这可能掩盖了对其股票的实际需求。

网贷公司玖富数科(9F Inc)上市时,三名投资者认购了99.9%的公开发行股份。长租公寓平台青客国际集团(Q&K International Group)上市时,“某些投资者”购买了其缩减发行规模后的三分之二股票,并接受了45天的禁售期——据银行家们介绍,机构投资者会回避这样的限制。

财富管理公司普益(Puyi)财务报告部总经理何晶表示,该公司将购买其理财产品的中国客户变成了其今年3月2600万美元上市的股票投资者。

何晶表示,该公司为自己发行的股票提供了90%的需求,其承销商消化了剩余10%的股票。她说:“我们的业务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在中国,人们会认为在公开市场上市的公司是值得信任的公司。IPO的目的不是获得资金,而是为了品牌认知。”

电商网站云集(Yunji)上市时,其两家私募股权支持者购买了其58.2%的公开发行股份,而36氪、在线教育提供商有道(Youdao)、房产网房多多(Fangdd.com)以及无人机制造商亿航智能(EHang Holdings)上市时,现有股东都购买了相当大一部分公开发行股份。

麦楷博平会计师事务所(MarcumBP)驻纽约的共同管理合伙人Drew Bernstein表示,三、四年前,投资银行会告诉中国企业带上约三分之一的资金,而它们将帮助筹集剩下的资金。“最近,你看到这个比例的翻转,很多在这里完成的交易用的主要是中国的资金。”他说。

此类交易在香港的历史上更为常见。批评人士表示,由内部人士持有大部分股份、只有少量自由流通股的上市,可能导致股价出现在这些公司的本土市场常见的那种大起大落。

银行家和律师们称,企业推进这些上市的原因众多。一些公司在与私募投资者的早期融资协议中写入了退出日期,而另一些公司希望持有股份的员工获得流动性。此外,即使估值变低,在纽约上市也可以在国内给这些公司带来声望。

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亚洲科技投资银行业务主管尼尔•朗加尼(Neel Laungani)表示:“从塑造品牌角度看,在美国上市可以带来光环,这对企业而言是一个巨大的里程碑。这也是可信度的一个标志,因为银行家和律师都看过你的账簿。”该行基本上未参与此类“亲友”交易。

这样做对一些公司是奏效的:为了在今年11月登陆纳斯达克,嘉楠将筹资规模缩减至9000万美元。两周之后,该公司举办了一场关于探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有数百名与会者的大型会议,虽然比特币在中国的政治地位很敏感,但仍有数十名政府官员出席。

普益财富的何晶表示,在纽约上市已经带来了新客户。“你们是怎么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这通常是客户问我们的销售人员的第一个问题。”她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今年中国企业在华尔街筹资总额下降一半以上,许多企业被迫调低估值和自己提供认购需求,但在纽约上市仍有助于提升品牌认知。



瑞恩•麦克莫罗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今年中国企业在华尔街筹资总额下降了一半以上,许多企业被迫调低估值,并依靠现有投资者完成首次公开发行(IPO)。

Dealogic的数据显示,新登陆纳斯达克(Nasdaq)和纽约证交所(NYSE)的中国企业数量从去年的33家减少至25家,但这些交易的融资总额从2018年的92亿美元骤降至34亿美元。

银行家和律师们表示,许多公司不得不调低估值,并通过所谓的“亲友”交易,从现有股东或合伙人那里挖掘对其股票的需求,加剧了始于去年的一种趋势。

这与以往的路演过程形成了鲜明对比。此前,投资银行会把公司介绍给向自己的客户(如大型机构投资者),同时积极招揽其他外部需求,以构建认购人气。

棘手的美中贸易战损害了对中国股票的需求,但即便这些不利因素显示出缓解迹象,近期上市公司的糟糕表现,可能成为未来吸引外部投资者的更大障碍。

Dealogic的数据显示,过去两年在纽约上市的58家中国公司中,只有13家的股价高于发行价;总体而言,这些公司的股价较发行价平均下跌29%。

尽管如此,律师和银行家们表示,对需要新资金的中国企业而言,在美国上市比在香港或中国内地进行IPO更快、更省麻烦——而且随着中国进入“资本寒冬”,私募市场融资已经枯竭。

根据申报文件和银行家的说法,全球最大比特币矿机制造商之一嘉楠(Canaan)为在美国上市下调了估值,进行同样操作的还有平安(Ping An)旗下的金融科技公司金融壹账通(OneConnect,见文首照片)、新闻和数据网站36氪(36Kr)、在线药房易恒健康(Ecmoho)等公司。

几位银行家和律师估计,今年赴美上市的中国公司,为其自己发行的股票提供大约20%至40%的需求,这可能掩盖了对其股票的实际需求。

网贷公司玖富数科(9F Inc)上市时,三名投资者认购了99.9%的公开发行股份。长租公寓平台青客国际集团(Q&K International Group)上市时,“某些投资者”购买了其缩减发行规模后的三分之二股票,并接受了45天的禁售期——据银行家们介绍,机构投资者会回避这样的限制。

财富管理公司普益(Puyi)财务报告部总经理何晶表示,该公司将购买其理财产品的中国客户变成了其今年3月2600万美元上市的股票投资者。

何晶表示,该公司为自己发行的股票提供了90%的需求,其承销商消化了剩余10%的股票。她说:“我们的业务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在中国,人们会认为在公开市场上市的公司是值得信任的公司。IPO的目的不是获得资金,而是为了品牌认知。”

电商网站云集(Yunji)上市时,其两家私募股权支持者购买了其58.2%的公开发行股份,而36氪、在线教育提供商有道(Youdao)、房产网房多多(Fangdd.com)以及无人机制造商亿航智能(EHang Holdings)上市时,现有股东都购买了相当大一部分公开发行股份。

麦楷博平会计师事务所(MarcumBP)驻纽约的共同管理合伙人Drew Bernstein表示,三、四年前,投资银行会告诉中国企业带上约三分之一的资金,而它们将帮助筹集剩下的资金。“最近,你看到这个比例的翻转,很多在这里完成的交易用的主要是中国的资金。”他说。

此类交易在香港的历史上更为常见。批评人士表示,由内部人士持有大部分股份、只有少量自由流通股的上市,可能导致股价出现在这些公司的本土市场常见的那种大起大落。

银行家和律师们称,企业推进这些上市的原因众多。一些公司在与私募投资者的早期融资协议中写入了退出日期,而另一些公司希望持有股份的员工获得流动性。此外,即使估值变低,在纽约上市也可以在国内给这些公司带来声望。

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亚洲科技投资银行业务主管尼尔•朗加尼(Neel Laungani)表示:“从塑造品牌角度看,在美国上市可以带来光环,这对企业而言是一个巨大的里程碑。这也是可信度的一个标志,因为银行家和律师都看过你的账簿。”该行基本上未参与此类“亲友”交易。

这样做对一些公司是奏效的:为了在今年11月登陆纳斯达克,嘉楠将筹资规模缩减至9000万美元。两周之后,该公司举办了一场关于探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有数百名与会者的大型会议,虽然比特币在中国的政治地位很敏感,但仍有数十名政府官员出席。

普益财富的何晶表示,在纽约上市已经带来了新客户。“你们是怎么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这通常是客户问我们的销售人员的第一个问题。”她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