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任正非称,华为对2020年没有太大担心,会有一定规模的发展;“我们不会放弃全球化”。



OR--商业新媒体 】对于华为在2020年的生存状况,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任正非于2019年11月18日接受美国《洛杉矶时报》专访时表示,华为对2020年没有太大担心,“我们认为还会有一定规模的发展”。华为会更加让世界知道,公司在美国的强力制裁下还会生存得非常好。他说,华为在2020年应还会增长,但增长幅度不会太高,估计在10%左右,而2019年10月的增长幅度已下降到17%。12月20日,华为心声社区披露了此次采访的诸多内容。

在深圳接受《洛杉矶时报》执行主编Norman Pearlstine专访时,任正非提到,他认为,华为2021年可能会开始规模性增长,但是高层团队则指出恢复规模化增长在2022年。“这一点,我个人与高层团队是有分歧的”。但是,“我认为他们考虑得更加稳妥一些,所以我签发的文件是预测2022年开始规模化增长”。

据任正非介绍,美国在2019年5月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又称“黑名单”)的做法,其实是帮助了华为公司。华为员工真正感到危机来了。中国有个寓言故事是《狼来了》,天天喊狼来了,但是狼没有来,喊多以后,人们就不相信狼会来了,惰怠就会产生。这一次,员工们真实感到危机来了。如果不好好工作,不仅华为会死掉,他们也会“死”掉。由于全体员工太努力了,导致华为公司2019年经营状况非常好,这就是带来的一个大变化。

对于任正非围绕华为2020年业务的乐观预测,Norman Pearlstine发问:2022年,华为会不会更多地依赖国内市场的增长?跟现在相比,华为的增长对美国供应商的依赖会不会下降?后续华为恢复规模性增长的驱动因素是什么?实现规模性增长后的华为跟现在的华为是否会有所不同?

对此,任正非回复称,华为已经做好了美国永远不撤销实体清单的心理准备,“这样我们的增长是建立在坚实的基础上的”。本来,华为没有这么大的增长决心和计划,反而是美国制裁,逼华为要争口气。前段时间,员工打了胜仗都想回去买房子、娶媳妇、过日子的情绪正在上升,华为正与内部这种惰怠做斗争,但是“我们斗不赢下面”。由于实体清单的制裁,激活了整个组织,员工增加了奋进的努力,他们知道不努力的结果就是死亡。

他透露说,过去,华为的研发经费每年在150亿美元至200亿美元的规模,这样大的预算分配不可能由总部中央做出来,需要分层分级做出预算。中基层做预算就会有投机性,悄悄做了一些小产品,表面上说是世界领先了,实际这些小产品卖不出量,并且产生不了多大价值,还占据了公司很大编制;如果华为采取中央集权直接管预算分配的方式,官僚主义对企业的损伤可能比授权给基层分配更严重。所以,“我们的内部矛盾多年都解决不了,一抓就死,一放就乱。这次特朗普打我们这一棒,让公司全体都警醒了,我们顺利在研发体系裁减了48%的部门,关闭了46%不必要的研究”。

任正非称,把那些节省下来的工程师们转移到主航道的产品领域去,提升了主航道产品的研发能力,所以华为主航道产品在全球的竞争力进一步增强了。“内部部门少了,官僚主义也减少了”。

任正非表示,因为特朗普的打击,使得华为在全世界的名声大扬,全世界客户买华为产品的积极性大幅度增加。他坚称,“我们永远都会是全球化公司,有能力在全世界展开竞争,所以我们不会放弃全球化”。

他还补充说,在供应链方面,华为坚定不移拥抱全球化。如果美国公司愿意卖给华为零部件,华为会尽量想办法在系统中使用。如果华为不用,不利于世界形成一个全球化的资源体系。“我们不会狭隘地走自主创新、自力更生的道路,不会退缩到中国市场做一个‘门槛猴’”。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得益于出海的探索与跋涉,华为才成为全球化的公司,并因此得利。即便遭遇特朗普的高压,华为也不会放弃全球化的既定步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华为2020年会很麻烦?任正非却这么说……

发布日期:2019-12-24 07:33
摘要:任正非称,华为对2020年没有太大担心,会有一定规模的发展;“我们不会放弃全球化”。



OR--商业新媒体 】对于华为在2020年的生存状况,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任正非于2019年11月18日接受美国《洛杉矶时报》专访时表示,华为对2020年没有太大担心,“我们认为还会有一定规模的发展”。华为会更加让世界知道,公司在美国的强力制裁下还会生存得非常好。他说,华为在2020年应还会增长,但增长幅度不会太高,估计在10%左右,而2019年10月的增长幅度已下降到17%。12月20日,华为心声社区披露了此次采访的诸多内容。

在深圳接受《洛杉矶时报》执行主编Norman Pearlstine专访时,任正非提到,他认为,华为2021年可能会开始规模性增长,但是高层团队则指出恢复规模化增长在2022年。“这一点,我个人与高层团队是有分歧的”。但是,“我认为他们考虑得更加稳妥一些,所以我签发的文件是预测2022年开始规模化增长”。

据任正非介绍,美国在2019年5月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又称“黑名单”)的做法,其实是帮助了华为公司。华为员工真正感到危机来了。中国有个寓言故事是《狼来了》,天天喊狼来了,但是狼没有来,喊多以后,人们就不相信狼会来了,惰怠就会产生。这一次,员工们真实感到危机来了。如果不好好工作,不仅华为会死掉,他们也会“死”掉。由于全体员工太努力了,导致华为公司2019年经营状况非常好,这就是带来的一个大变化。

对于任正非围绕华为2020年业务的乐观预测,Norman Pearlstine发问:2022年,华为会不会更多地依赖国内市场的增长?跟现在相比,华为的增长对美国供应商的依赖会不会下降?后续华为恢复规模性增长的驱动因素是什么?实现规模性增长后的华为跟现在的华为是否会有所不同?

对此,任正非回复称,华为已经做好了美国永远不撤销实体清单的心理准备,“这样我们的增长是建立在坚实的基础上的”。本来,华为没有这么大的增长决心和计划,反而是美国制裁,逼华为要争口气。前段时间,员工打了胜仗都想回去买房子、娶媳妇、过日子的情绪正在上升,华为正与内部这种惰怠做斗争,但是“我们斗不赢下面”。由于实体清单的制裁,激活了整个组织,员工增加了奋进的努力,他们知道不努力的结果就是死亡。

他透露说,过去,华为的研发经费每年在150亿美元至200亿美元的规模,这样大的预算分配不可能由总部中央做出来,需要分层分级做出预算。中基层做预算就会有投机性,悄悄做了一些小产品,表面上说是世界领先了,实际这些小产品卖不出量,并且产生不了多大价值,还占据了公司很大编制;如果华为采取中央集权直接管预算分配的方式,官僚主义对企业的损伤可能比授权给基层分配更严重。所以,“我们的内部矛盾多年都解决不了,一抓就死,一放就乱。这次特朗普打我们这一棒,让公司全体都警醒了,我们顺利在研发体系裁减了48%的部门,关闭了46%不必要的研究”。

任正非称,把那些节省下来的工程师们转移到主航道的产品领域去,提升了主航道产品的研发能力,所以华为主航道产品在全球的竞争力进一步增强了。“内部部门少了,官僚主义也减少了”。

任正非表示,因为特朗普的打击,使得华为在全世界的名声大扬,全世界客户买华为产品的积极性大幅度增加。他坚称,“我们永远都会是全球化公司,有能力在全世界展开竞争,所以我们不会放弃全球化”。

他还补充说,在供应链方面,华为坚定不移拥抱全球化。如果美国公司愿意卖给华为零部件,华为会尽量想办法在系统中使用。如果华为不用,不利于世界形成一个全球化的资源体系。“我们不会狭隘地走自主创新、自力更生的道路,不会退缩到中国市场做一个‘门槛猴’”。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得益于出海的探索与跋涉,华为才成为全球化的公司,并因此得利。即便遭遇特朗普的高压,华为也不会放弃全球化的既定步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任正非称,华为对2020年没有太大担心,会有一定规模的发展;“我们不会放弃全球化”。



OR--商业新媒体 】对于华为在2020年的生存状况,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任正非于2019年11月18日接受美国《洛杉矶时报》专访时表示,华为对2020年没有太大担心,“我们认为还会有一定规模的发展”。华为会更加让世界知道,公司在美国的强力制裁下还会生存得非常好。他说,华为在2020年应还会增长,但增长幅度不会太高,估计在10%左右,而2019年10月的增长幅度已下降到17%。12月20日,华为心声社区披露了此次采访的诸多内容。

在深圳接受《洛杉矶时报》执行主编Norman Pearlstine专访时,任正非提到,他认为,华为2021年可能会开始规模性增长,但是高层团队则指出恢复规模化增长在2022年。“这一点,我个人与高层团队是有分歧的”。但是,“我认为他们考虑得更加稳妥一些,所以我签发的文件是预测2022年开始规模化增长”。

据任正非介绍,美国在2019年5月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又称“黑名单”)的做法,其实是帮助了华为公司。华为员工真正感到危机来了。中国有个寓言故事是《狼来了》,天天喊狼来了,但是狼没有来,喊多以后,人们就不相信狼会来了,惰怠就会产生。这一次,员工们真实感到危机来了。如果不好好工作,不仅华为会死掉,他们也会“死”掉。由于全体员工太努力了,导致华为公司2019年经营状况非常好,这就是带来的一个大变化。

对于任正非围绕华为2020年业务的乐观预测,Norman Pearlstine发问:2022年,华为会不会更多地依赖国内市场的增长?跟现在相比,华为的增长对美国供应商的依赖会不会下降?后续华为恢复规模性增长的驱动因素是什么?实现规模性增长后的华为跟现在的华为是否会有所不同?

对此,任正非回复称,华为已经做好了美国永远不撤销实体清单的心理准备,“这样我们的增长是建立在坚实的基础上的”。本来,华为没有这么大的增长决心和计划,反而是美国制裁,逼华为要争口气。前段时间,员工打了胜仗都想回去买房子、娶媳妇、过日子的情绪正在上升,华为正与内部这种惰怠做斗争,但是“我们斗不赢下面”。由于实体清单的制裁,激活了整个组织,员工增加了奋进的努力,他们知道不努力的结果就是死亡。

他透露说,过去,华为的研发经费每年在150亿美元至200亿美元的规模,这样大的预算分配不可能由总部中央做出来,需要分层分级做出预算。中基层做预算就会有投机性,悄悄做了一些小产品,表面上说是世界领先了,实际这些小产品卖不出量,并且产生不了多大价值,还占据了公司很大编制;如果华为采取中央集权直接管预算分配的方式,官僚主义对企业的损伤可能比授权给基层分配更严重。所以,“我们的内部矛盾多年都解决不了,一抓就死,一放就乱。这次特朗普打我们这一棒,让公司全体都警醒了,我们顺利在研发体系裁减了48%的部门,关闭了46%不必要的研究”。

任正非称,把那些节省下来的工程师们转移到主航道的产品领域去,提升了主航道产品的研发能力,所以华为主航道产品在全球的竞争力进一步增强了。“内部部门少了,官僚主义也减少了”。

任正非表示,因为特朗普的打击,使得华为在全世界的名声大扬,全世界客户买华为产品的积极性大幅度增加。他坚称,“我们永远都会是全球化公司,有能力在全世界展开竞争,所以我们不会放弃全球化”。

他还补充说,在供应链方面,华为坚定不移拥抱全球化。如果美国公司愿意卖给华为零部件,华为会尽量想办法在系统中使用。如果华为不用,不利于世界形成一个全球化的资源体系。“我们不会狭隘地走自主创新、自力更生的道路,不会退缩到中国市场做一个‘门槛猴’”。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得益于出海的探索与跋涉,华为才成为全球化的公司,并因此得利。即便遭遇特朗普的高压,华为也不会放弃全球化的既定步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华为2020年会很麻烦?任正非却这么说……

发布日期:2019-12-24 07:33
摘要:任正非称,华为对2020年没有太大担心,会有一定规模的发展;“我们不会放弃全球化”。



OR--商业新媒体 】对于华为在2020年的生存状况,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任正非于2019年11月18日接受美国《洛杉矶时报》专访时表示,华为对2020年没有太大担心,“我们认为还会有一定规模的发展”。华为会更加让世界知道,公司在美国的强力制裁下还会生存得非常好。他说,华为在2020年应还会增长,但增长幅度不会太高,估计在10%左右,而2019年10月的增长幅度已下降到17%。12月20日,华为心声社区披露了此次采访的诸多内容。

在深圳接受《洛杉矶时报》执行主编Norman Pearlstine专访时,任正非提到,他认为,华为2021年可能会开始规模性增长,但是高层团队则指出恢复规模化增长在2022年。“这一点,我个人与高层团队是有分歧的”。但是,“我认为他们考虑得更加稳妥一些,所以我签发的文件是预测2022年开始规模化增长”。

据任正非介绍,美国在2019年5月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又称“黑名单”)的做法,其实是帮助了华为公司。华为员工真正感到危机来了。中国有个寓言故事是《狼来了》,天天喊狼来了,但是狼没有来,喊多以后,人们就不相信狼会来了,惰怠就会产生。这一次,员工们真实感到危机来了。如果不好好工作,不仅华为会死掉,他们也会“死”掉。由于全体员工太努力了,导致华为公司2019年经营状况非常好,这就是带来的一个大变化。

对于任正非围绕华为2020年业务的乐观预测,Norman Pearlstine发问:2022年,华为会不会更多地依赖国内市场的增长?跟现在相比,华为的增长对美国供应商的依赖会不会下降?后续华为恢复规模性增长的驱动因素是什么?实现规模性增长后的华为跟现在的华为是否会有所不同?

对此,任正非回复称,华为已经做好了美国永远不撤销实体清单的心理准备,“这样我们的增长是建立在坚实的基础上的”。本来,华为没有这么大的增长决心和计划,反而是美国制裁,逼华为要争口气。前段时间,员工打了胜仗都想回去买房子、娶媳妇、过日子的情绪正在上升,华为正与内部这种惰怠做斗争,但是“我们斗不赢下面”。由于实体清单的制裁,激活了整个组织,员工增加了奋进的努力,他们知道不努力的结果就是死亡。

他透露说,过去,华为的研发经费每年在150亿美元至200亿美元的规模,这样大的预算分配不可能由总部中央做出来,需要分层分级做出预算。中基层做预算就会有投机性,悄悄做了一些小产品,表面上说是世界领先了,实际这些小产品卖不出量,并且产生不了多大价值,还占据了公司很大编制;如果华为采取中央集权直接管预算分配的方式,官僚主义对企业的损伤可能比授权给基层分配更严重。所以,“我们的内部矛盾多年都解决不了,一抓就死,一放就乱。这次特朗普打我们这一棒,让公司全体都警醒了,我们顺利在研发体系裁减了48%的部门,关闭了46%不必要的研究”。

任正非称,把那些节省下来的工程师们转移到主航道的产品领域去,提升了主航道产品的研发能力,所以华为主航道产品在全球的竞争力进一步增强了。“内部部门少了,官僚主义也减少了”。

任正非表示,因为特朗普的打击,使得华为在全世界的名声大扬,全世界客户买华为产品的积极性大幅度增加。他坚称,“我们永远都会是全球化公司,有能力在全世界展开竞争,所以我们不会放弃全球化”。

他还补充说,在供应链方面,华为坚定不移拥抱全球化。如果美国公司愿意卖给华为零部件,华为会尽量想办法在系统中使用。如果华为不用,不利于世界形成一个全球化的资源体系。“我们不会狭隘地走自主创新、自力更生的道路,不会退缩到中国市场做一个‘门槛猴’”。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得益于出海的探索与跋涉,华为才成为全球化的公司,并因此得利。即便遭遇特朗普的高压,华为也不会放弃全球化的既定步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任正非称,华为对2020年没有太大担心,会有一定规模的发展;“我们不会放弃全球化”。



OR--商业新媒体 】对于华为在2020年的生存状况,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任正非于2019年11月18日接受美国《洛杉矶时报》专访时表示,华为对2020年没有太大担心,“我们认为还会有一定规模的发展”。华为会更加让世界知道,公司在美国的强力制裁下还会生存得非常好。他说,华为在2020年应还会增长,但增长幅度不会太高,估计在10%左右,而2019年10月的增长幅度已下降到17%。12月20日,华为心声社区披露了此次采访的诸多内容。

在深圳接受《洛杉矶时报》执行主编Norman Pearlstine专访时,任正非提到,他认为,华为2021年可能会开始规模性增长,但是高层团队则指出恢复规模化增长在2022年。“这一点,我个人与高层团队是有分歧的”。但是,“我认为他们考虑得更加稳妥一些,所以我签发的文件是预测2022年开始规模化增长”。

据任正非介绍,美国在2019年5月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又称“黑名单”)的做法,其实是帮助了华为公司。华为员工真正感到危机来了。中国有个寓言故事是《狼来了》,天天喊狼来了,但是狼没有来,喊多以后,人们就不相信狼会来了,惰怠就会产生。这一次,员工们真实感到危机来了。如果不好好工作,不仅华为会死掉,他们也会“死”掉。由于全体员工太努力了,导致华为公司2019年经营状况非常好,这就是带来的一个大变化。

对于任正非围绕华为2020年业务的乐观预测,Norman Pearlstine发问:2022年,华为会不会更多地依赖国内市场的增长?跟现在相比,华为的增长对美国供应商的依赖会不会下降?后续华为恢复规模性增长的驱动因素是什么?实现规模性增长后的华为跟现在的华为是否会有所不同?

对此,任正非回复称,华为已经做好了美国永远不撤销实体清单的心理准备,“这样我们的增长是建立在坚实的基础上的”。本来,华为没有这么大的增长决心和计划,反而是美国制裁,逼华为要争口气。前段时间,员工打了胜仗都想回去买房子、娶媳妇、过日子的情绪正在上升,华为正与内部这种惰怠做斗争,但是“我们斗不赢下面”。由于实体清单的制裁,激活了整个组织,员工增加了奋进的努力,他们知道不努力的结果就是死亡。

他透露说,过去,华为的研发经费每年在150亿美元至200亿美元的规模,这样大的预算分配不可能由总部中央做出来,需要分层分级做出预算。中基层做预算就会有投机性,悄悄做了一些小产品,表面上说是世界领先了,实际这些小产品卖不出量,并且产生不了多大价值,还占据了公司很大编制;如果华为采取中央集权直接管预算分配的方式,官僚主义对企业的损伤可能比授权给基层分配更严重。所以,“我们的内部矛盾多年都解决不了,一抓就死,一放就乱。这次特朗普打我们这一棒,让公司全体都警醒了,我们顺利在研发体系裁减了48%的部门,关闭了46%不必要的研究”。

任正非称,把那些节省下来的工程师们转移到主航道的产品领域去,提升了主航道产品的研发能力,所以华为主航道产品在全球的竞争力进一步增强了。“内部部门少了,官僚主义也减少了”。

任正非表示,因为特朗普的打击,使得华为在全世界的名声大扬,全世界客户买华为产品的积极性大幅度增加。他坚称,“我们永远都会是全球化公司,有能力在全世界展开竞争,所以我们不会放弃全球化”。

他还补充说,在供应链方面,华为坚定不移拥抱全球化。如果美国公司愿意卖给华为零部件,华为会尽量想办法在系统中使用。如果华为不用,不利于世界形成一个全球化的资源体系。“我们不会狭隘地走自主创新、自力更生的道路,不会退缩到中国市场做一个‘门槛猴’”。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得益于出海的探索与跋涉,华为才成为全球化的公司,并因此得利。即便遭遇特朗普的高压,华为也不会放弃全球化的既定步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