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送礼物的人都已经拥有了相应的礼物;一年中最美好的时光催生出一个惹人恼火的说法。



撰文 | Stephen L. Carter

OR--商业新媒体 】考虑在假日季送一份大礼给你爱的人吗?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提醒你切勿大意:“What to think about before you gift a Peloton or other big-ticket item this holiday.”(假日季送一个Peloton健身设备或其他昂贵物品前,应该考虑些什么。)如果你碰巧像我一样对语法吹毛求疵,你大概也会对这种随便将“gift”当动词的做法感到恼火。

但这种用法已无处不在。诺德斯特龙百货公司(Nordstrom)向我们保证:“Holiday gifting made easy!”(假日送礼不发愁!)亚马逊(Amazon)提供了所谓的“Prime Gifting”(会员送礼)服务。《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 News and World Report)则在一个标题中同时将“gift”用作了动词和名词:“How to Gift Stock and Other Financial Gifts.”(如何赠送股票及其他金融礼品。)

关于“gift”是否可作为动词与“give”替换使用,语法学家已争论多年。现在是时候给出明确答案了。我这个语法挑剔鬼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除特定情况(后文会介绍)外,我们永远不能“gift”某人一件东西,而只能“give”。对于心中有不同答案的人,就让我“give”(送)你一件“gift”(礼物),解释一下你到底错在哪里。

“gift”的动词用法可追溯至古代。对这个问题困惑不解的人都会指出,《牛津英语词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证明这一用法早在16世纪就存在了。的确如此,牛津词典列出了大量早期例句。但那些早期例句有一个关键的共同点被忽略了。只要弄清这个关键点,我们就会明白为何目前将“gift”当动词用的潮流源自误导。

最古老的例句来自一首英国诗歌,《一位裹在马皮里的悍妻的趣事》(A Merry Jest of a Shrewd and Curst Wife Lapped in Morel’s Skin),大概发表于1550年左右。据信该诗为《驯悍记》(The Taming of the Shrew)奠定了基础。其中的例句是:“The friendes that were together met He gyfted them richely with right good speede”(朋友们来相聚,他赐他们鸿运当头)。这里的“他”指“上帝”。在牛津词典的许多其他例句中,我们发现1639年的一个例句里提到:“a parcel of ground which the Queen had gifted to Mary Levinston”(女王赠予玛丽·莱文斯顿一块土地);出自亨利·菲尔丁(Henry Fielding)的18世纪的例句里提到:“the Inspiration with which we Writers are gifted”(我们作家被赋予的灵感)。

但请注意这些例句的共同点。女王赠送土地前已拥有那块土地。她不是为了送礼物才获得的土地。菲尔丁那句话里说的是某种天赋——或许是上帝赐予的,这也呼应了无名作家的那篇《悍妻》中的用法。在牛津词典的几乎所有早期例句中,送礼物的人都已经拥有了相应的礼物,或者赠送者是大自然或上帝。

这里的区别很微妙,但很重要。赠送一件你已经拥有的东西和去买一件不属于你的东西送人,这两个概念之间有天壤之别。这一区别恰好也与法律中的传统用法一致。我找了一些20世纪前将“gift”用作动词的案件,它们涉及的都是对赠与者已拥有的资产进行转移。其中多数案件都事关继承问题。(很遗憾地向大家报告,也有很多案件涉及奴隶,因为在南北战争前的南方,法院要裁定许多关于人的所有权纠纷。)同样,19世纪出版的书籍中也大量保留了 “gift”的这两种用法:礼物或来自上帝,或来自赠送者的已有资产。

这一用法也呼应了“gift”作为名词的一种重要、但已消失的用法:指一种可被转让的权力或荣誉,比如短语“within my gift”(在我的权力范围内)。例句:“The grant of certain titles is within the gift of the monarch”(授予特定头衔属于君主的权力范围);“The imposition of terms of surrender is within the gift of the winning side”(强加投降条款是获胜方的权力);1868年,一名纽约牧师对一名行为不端的教区居民写道:“Keep on improving, and you shall have the highest title within my gift”(不断进步,你将拥有我的权力所能赋予的最高头衔)。该用法也出现在了一个古老但被广泛引用的宾夕法尼亚州案件中:“There is a virtual unanimity of opinion among all reasonable men that it is against public policy for a public official to appoint himself to another public office within his gift”(几乎所有明理的人都一致认为,公职人员在权力范围内任命自己出任其他公职是违反公共政策的)。

历史用法并不总是最好的参考,但我们应该保留这个古老的观念:“gift”和“give”都能用作动词,但表达的含义不同。我们不妨将“gifting”留到赠送已有物品的语境下使用。我可以向捐衣箱“gift”我不再穿的毛衣,但对于从购物中心买来的作为圣诞礼物的毛衣,我只能“give”。如果我从书店买一张礼品卡,我只能把它“give”你。但如果你去年送了我一张卡,而我不想要那张卡,我可以把它“gift”朋友。(这显然已不被视为不礼貌的行为。)

鉴于有人认为不提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专栏不是一篇完整的专栏,那就让我从有关总统的报道中找两个适当的实例来收尾吧。2019年早些时候,以色列总理访问白宫时,《新闻周刊》(Newsweek)的报道标题是:“Benjamin Netanyahu Says He’s Gifting Donald Trump Case of Wine.”(本杰明·内塔尼亚胡说他赠予唐纳德·特朗普一箱葡萄酒。)除非内塔尼亚胡在决定将这箱酒送出去前就已经拥有它,否则这里的用法就是错误的。另一个例子,小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去年受访时称他的父亲是一名“re-gifter”(把收到的礼物转送他人的人),此处的用法是正确的,因为他的例子是特朗普有一个明显的习惯,即把自己收到但不想要的带字母缩写的礼物转送给儿子。

将收到的衬衫转送他人与转让土地或地契不同。尽管如此,我主张的区别能同时保留这两个动词,但赋予它们不同的含义。这样区分还会为动词“to gift”赋予一种具体的力量。“gifting”代表了某种程度的牺牲,而“giving”从来没有这层含义。当我们“gift”时,我们会放弃一样已经属于自己一段时间的东西。而当我们“give”时,我们总计划让自己只是短暂占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一年一度圣诞季 关于送礼物你需要知道这件事

发布日期:2019-12-23 09:39
摘要:送礼物的人都已经拥有了相应的礼物;一年中最美好的时光催生出一个惹人恼火的说法。



撰文 | Stephen L. Carter

OR--商业新媒体 】考虑在假日季送一份大礼给你爱的人吗?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提醒你切勿大意:“What to think about before you gift a Peloton or other big-ticket item this holiday.”(假日季送一个Peloton健身设备或其他昂贵物品前,应该考虑些什么。)如果你碰巧像我一样对语法吹毛求疵,你大概也会对这种随便将“gift”当动词的做法感到恼火。

但这种用法已无处不在。诺德斯特龙百货公司(Nordstrom)向我们保证:“Holiday gifting made easy!”(假日送礼不发愁!)亚马逊(Amazon)提供了所谓的“Prime Gifting”(会员送礼)服务。《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 News and World Report)则在一个标题中同时将“gift”用作了动词和名词:“How to Gift Stock and Other Financial Gifts.”(如何赠送股票及其他金融礼品。)

关于“gift”是否可作为动词与“give”替换使用,语法学家已争论多年。现在是时候给出明确答案了。我这个语法挑剔鬼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除特定情况(后文会介绍)外,我们永远不能“gift”某人一件东西,而只能“give”。对于心中有不同答案的人,就让我“give”(送)你一件“gift”(礼物),解释一下你到底错在哪里。

“gift”的动词用法可追溯至古代。对这个问题困惑不解的人都会指出,《牛津英语词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证明这一用法早在16世纪就存在了。的确如此,牛津词典列出了大量早期例句。但那些早期例句有一个关键的共同点被忽略了。只要弄清这个关键点,我们就会明白为何目前将“gift”当动词用的潮流源自误导。

最古老的例句来自一首英国诗歌,《一位裹在马皮里的悍妻的趣事》(A Merry Jest of a Shrewd and Curst Wife Lapped in Morel’s Skin),大概发表于1550年左右。据信该诗为《驯悍记》(The Taming of the Shrew)奠定了基础。其中的例句是:“The friendes that were together met He gyfted them richely with right good speede”(朋友们来相聚,他赐他们鸿运当头)。这里的“他”指“上帝”。在牛津词典的许多其他例句中,我们发现1639年的一个例句里提到:“a parcel of ground which the Queen had gifted to Mary Levinston”(女王赠予玛丽·莱文斯顿一块土地);出自亨利·菲尔丁(Henry Fielding)的18世纪的例句里提到:“the Inspiration with which we Writers are gifted”(我们作家被赋予的灵感)。

但请注意这些例句的共同点。女王赠送土地前已拥有那块土地。她不是为了送礼物才获得的土地。菲尔丁那句话里说的是某种天赋——或许是上帝赐予的,这也呼应了无名作家的那篇《悍妻》中的用法。在牛津词典的几乎所有早期例句中,送礼物的人都已经拥有了相应的礼物,或者赠送者是大自然或上帝。

这里的区别很微妙,但很重要。赠送一件你已经拥有的东西和去买一件不属于你的东西送人,这两个概念之间有天壤之别。这一区别恰好也与法律中的传统用法一致。我找了一些20世纪前将“gift”用作动词的案件,它们涉及的都是对赠与者已拥有的资产进行转移。其中多数案件都事关继承问题。(很遗憾地向大家报告,也有很多案件涉及奴隶,因为在南北战争前的南方,法院要裁定许多关于人的所有权纠纷。)同样,19世纪出版的书籍中也大量保留了 “gift”的这两种用法:礼物或来自上帝,或来自赠送者的已有资产。

这一用法也呼应了“gift”作为名词的一种重要、但已消失的用法:指一种可被转让的权力或荣誉,比如短语“within my gift”(在我的权力范围内)。例句:“The grant of certain titles is within the gift of the monarch”(授予特定头衔属于君主的权力范围);“The imposition of terms of surrender is within the gift of the winning side”(强加投降条款是获胜方的权力);1868年,一名纽约牧师对一名行为不端的教区居民写道:“Keep on improving, and you shall have the highest title within my gift”(不断进步,你将拥有我的权力所能赋予的最高头衔)。该用法也出现在了一个古老但被广泛引用的宾夕法尼亚州案件中:“There is a virtual unanimity of opinion among all reasonable men that it is against public policy for a public official to appoint himself to another public office within his gift”(几乎所有明理的人都一致认为,公职人员在权力范围内任命自己出任其他公职是违反公共政策的)。

历史用法并不总是最好的参考,但我们应该保留这个古老的观念:“gift”和“give”都能用作动词,但表达的含义不同。我们不妨将“gifting”留到赠送已有物品的语境下使用。我可以向捐衣箱“gift”我不再穿的毛衣,但对于从购物中心买来的作为圣诞礼物的毛衣,我只能“give”。如果我从书店买一张礼品卡,我只能把它“give”你。但如果你去年送了我一张卡,而我不想要那张卡,我可以把它“gift”朋友。(这显然已不被视为不礼貌的行为。)

鉴于有人认为不提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专栏不是一篇完整的专栏,那就让我从有关总统的报道中找两个适当的实例来收尾吧。2019年早些时候,以色列总理访问白宫时,《新闻周刊》(Newsweek)的报道标题是:“Benjamin Netanyahu Says He’s Gifting Donald Trump Case of Wine.”(本杰明·内塔尼亚胡说他赠予唐纳德·特朗普一箱葡萄酒。)除非内塔尼亚胡在决定将这箱酒送出去前就已经拥有它,否则这里的用法就是错误的。另一个例子,小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去年受访时称他的父亲是一名“re-gifter”(把收到的礼物转送他人的人),此处的用法是正确的,因为他的例子是特朗普有一个明显的习惯,即把自己收到但不想要的带字母缩写的礼物转送给儿子。

将收到的衬衫转送他人与转让土地或地契不同。尽管如此,我主张的区别能同时保留这两个动词,但赋予它们不同的含义。这样区分还会为动词“to gift”赋予一种具体的力量。“gifting”代表了某种程度的牺牲,而“giving”从来没有这层含义。当我们“gift”时,我们会放弃一样已经属于自己一段时间的东西。而当我们“give”时,我们总计划让自己只是短暂占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送礼物的人都已经拥有了相应的礼物;一年中最美好的时光催生出一个惹人恼火的说法。



撰文 | Stephen L. Carter

OR--商业新媒体 】考虑在假日季送一份大礼给你爱的人吗?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提醒你切勿大意:“What to think about before you gift a Peloton or other big-ticket item this holiday.”(假日季送一个Peloton健身设备或其他昂贵物品前,应该考虑些什么。)如果你碰巧像我一样对语法吹毛求疵,你大概也会对这种随便将“gift”当动词的做法感到恼火。

但这种用法已无处不在。诺德斯特龙百货公司(Nordstrom)向我们保证:“Holiday gifting made easy!”(假日送礼不发愁!)亚马逊(Amazon)提供了所谓的“Prime Gifting”(会员送礼)服务。《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 News and World Report)则在一个标题中同时将“gift”用作了动词和名词:“How to Gift Stock and Other Financial Gifts.”(如何赠送股票及其他金融礼品。)

关于“gift”是否可作为动词与“give”替换使用,语法学家已争论多年。现在是时候给出明确答案了。我这个语法挑剔鬼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除特定情况(后文会介绍)外,我们永远不能“gift”某人一件东西,而只能“give”。对于心中有不同答案的人,就让我“give”(送)你一件“gift”(礼物),解释一下你到底错在哪里。

“gift”的动词用法可追溯至古代。对这个问题困惑不解的人都会指出,《牛津英语词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证明这一用法早在16世纪就存在了。的确如此,牛津词典列出了大量早期例句。但那些早期例句有一个关键的共同点被忽略了。只要弄清这个关键点,我们就会明白为何目前将“gift”当动词用的潮流源自误导。

最古老的例句来自一首英国诗歌,《一位裹在马皮里的悍妻的趣事》(A Merry Jest of a Shrewd and Curst Wife Lapped in Morel’s Skin),大概发表于1550年左右。据信该诗为《驯悍记》(The Taming of the Shrew)奠定了基础。其中的例句是:“The friendes that were together met He gyfted them richely with right good speede”(朋友们来相聚,他赐他们鸿运当头)。这里的“他”指“上帝”。在牛津词典的许多其他例句中,我们发现1639年的一个例句里提到:“a parcel of ground which the Queen had gifted to Mary Levinston”(女王赠予玛丽·莱文斯顿一块土地);出自亨利·菲尔丁(Henry Fielding)的18世纪的例句里提到:“the Inspiration with which we Writers are gifted”(我们作家被赋予的灵感)。

但请注意这些例句的共同点。女王赠送土地前已拥有那块土地。她不是为了送礼物才获得的土地。菲尔丁那句话里说的是某种天赋——或许是上帝赐予的,这也呼应了无名作家的那篇《悍妻》中的用法。在牛津词典的几乎所有早期例句中,送礼物的人都已经拥有了相应的礼物,或者赠送者是大自然或上帝。

这里的区别很微妙,但很重要。赠送一件你已经拥有的东西和去买一件不属于你的东西送人,这两个概念之间有天壤之别。这一区别恰好也与法律中的传统用法一致。我找了一些20世纪前将“gift”用作动词的案件,它们涉及的都是对赠与者已拥有的资产进行转移。其中多数案件都事关继承问题。(很遗憾地向大家报告,也有很多案件涉及奴隶,因为在南北战争前的南方,法院要裁定许多关于人的所有权纠纷。)同样,19世纪出版的书籍中也大量保留了 “gift”的这两种用法:礼物或来自上帝,或来自赠送者的已有资产。

这一用法也呼应了“gift”作为名词的一种重要、但已消失的用法:指一种可被转让的权力或荣誉,比如短语“within my gift”(在我的权力范围内)。例句:“The grant of certain titles is within the gift of the monarch”(授予特定头衔属于君主的权力范围);“The imposition of terms of surrender is within the gift of the winning side”(强加投降条款是获胜方的权力);1868年,一名纽约牧师对一名行为不端的教区居民写道:“Keep on improving, and you shall have the highest title within my gift”(不断进步,你将拥有我的权力所能赋予的最高头衔)。该用法也出现在了一个古老但被广泛引用的宾夕法尼亚州案件中:“There is a virtual unanimity of opinion among all reasonable men that it is against public policy for a public official to appoint himself to another public office within his gift”(几乎所有明理的人都一致认为,公职人员在权力范围内任命自己出任其他公职是违反公共政策的)。

历史用法并不总是最好的参考,但我们应该保留这个古老的观念:“gift”和“give”都能用作动词,但表达的含义不同。我们不妨将“gifting”留到赠送已有物品的语境下使用。我可以向捐衣箱“gift”我不再穿的毛衣,但对于从购物中心买来的作为圣诞礼物的毛衣,我只能“give”。如果我从书店买一张礼品卡,我只能把它“give”你。但如果你去年送了我一张卡,而我不想要那张卡,我可以把它“gift”朋友。(这显然已不被视为不礼貌的行为。)

鉴于有人认为不提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专栏不是一篇完整的专栏,那就让我从有关总统的报道中找两个适当的实例来收尾吧。2019年早些时候,以色列总理访问白宫时,《新闻周刊》(Newsweek)的报道标题是:“Benjamin Netanyahu Says He’s Gifting Donald Trump Case of Wine.”(本杰明·内塔尼亚胡说他赠予唐纳德·特朗普一箱葡萄酒。)除非内塔尼亚胡在决定将这箱酒送出去前就已经拥有它,否则这里的用法就是错误的。另一个例子,小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去年受访时称他的父亲是一名“re-gifter”(把收到的礼物转送他人的人),此处的用法是正确的,因为他的例子是特朗普有一个明显的习惯,即把自己收到但不想要的带字母缩写的礼物转送给儿子。

将收到的衬衫转送他人与转让土地或地契不同。尽管如此,我主张的区别能同时保留这两个动词,但赋予它们不同的含义。这样区分还会为动词“to gift”赋予一种具体的力量。“gifting”代表了某种程度的牺牲,而“giving”从来没有这层含义。当我们“gift”时,我们会放弃一样已经属于自己一段时间的东西。而当我们“give”时,我们总计划让自己只是短暂占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一年一度圣诞季 关于送礼物你需要知道这件事

发布日期:2019-12-23 09:39
摘要:送礼物的人都已经拥有了相应的礼物;一年中最美好的时光催生出一个惹人恼火的说法。



撰文 | Stephen L. Carter

OR--商业新媒体 】考虑在假日季送一份大礼给你爱的人吗?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提醒你切勿大意:“What to think about before you gift a Peloton or other big-ticket item this holiday.”(假日季送一个Peloton健身设备或其他昂贵物品前,应该考虑些什么。)如果你碰巧像我一样对语法吹毛求疵,你大概也会对这种随便将“gift”当动词的做法感到恼火。

但这种用法已无处不在。诺德斯特龙百货公司(Nordstrom)向我们保证:“Holiday gifting made easy!”(假日送礼不发愁!)亚马逊(Amazon)提供了所谓的“Prime Gifting”(会员送礼)服务。《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 News and World Report)则在一个标题中同时将“gift”用作了动词和名词:“How to Gift Stock and Other Financial Gifts.”(如何赠送股票及其他金融礼品。)

关于“gift”是否可作为动词与“give”替换使用,语法学家已争论多年。现在是时候给出明确答案了。我这个语法挑剔鬼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除特定情况(后文会介绍)外,我们永远不能“gift”某人一件东西,而只能“give”。对于心中有不同答案的人,就让我“give”(送)你一件“gift”(礼物),解释一下你到底错在哪里。

“gift”的动词用法可追溯至古代。对这个问题困惑不解的人都会指出,《牛津英语词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证明这一用法早在16世纪就存在了。的确如此,牛津词典列出了大量早期例句。但那些早期例句有一个关键的共同点被忽略了。只要弄清这个关键点,我们就会明白为何目前将“gift”当动词用的潮流源自误导。

最古老的例句来自一首英国诗歌,《一位裹在马皮里的悍妻的趣事》(A Merry Jest of a Shrewd and Curst Wife Lapped in Morel’s Skin),大概发表于1550年左右。据信该诗为《驯悍记》(The Taming of the Shrew)奠定了基础。其中的例句是:“The friendes that were together met He gyfted them richely with right good speede”(朋友们来相聚,他赐他们鸿运当头)。这里的“他”指“上帝”。在牛津词典的许多其他例句中,我们发现1639年的一个例句里提到:“a parcel of ground which the Queen had gifted to Mary Levinston”(女王赠予玛丽·莱文斯顿一块土地);出自亨利·菲尔丁(Henry Fielding)的18世纪的例句里提到:“the Inspiration with which we Writers are gifted”(我们作家被赋予的灵感)。

但请注意这些例句的共同点。女王赠送土地前已拥有那块土地。她不是为了送礼物才获得的土地。菲尔丁那句话里说的是某种天赋——或许是上帝赐予的,这也呼应了无名作家的那篇《悍妻》中的用法。在牛津词典的几乎所有早期例句中,送礼物的人都已经拥有了相应的礼物,或者赠送者是大自然或上帝。

这里的区别很微妙,但很重要。赠送一件你已经拥有的东西和去买一件不属于你的东西送人,这两个概念之间有天壤之别。这一区别恰好也与法律中的传统用法一致。我找了一些20世纪前将“gift”用作动词的案件,它们涉及的都是对赠与者已拥有的资产进行转移。其中多数案件都事关继承问题。(很遗憾地向大家报告,也有很多案件涉及奴隶,因为在南北战争前的南方,法院要裁定许多关于人的所有权纠纷。)同样,19世纪出版的书籍中也大量保留了 “gift”的这两种用法:礼物或来自上帝,或来自赠送者的已有资产。

这一用法也呼应了“gift”作为名词的一种重要、但已消失的用法:指一种可被转让的权力或荣誉,比如短语“within my gift”(在我的权力范围内)。例句:“The grant of certain titles is within the gift of the monarch”(授予特定头衔属于君主的权力范围);“The imposition of terms of surrender is within the gift of the winning side”(强加投降条款是获胜方的权力);1868年,一名纽约牧师对一名行为不端的教区居民写道:“Keep on improving, and you shall have the highest title within my gift”(不断进步,你将拥有我的权力所能赋予的最高头衔)。该用法也出现在了一个古老但被广泛引用的宾夕法尼亚州案件中:“There is a virtual unanimity of opinion among all reasonable men that it is against public policy for a public official to appoint himself to another public office within his gift”(几乎所有明理的人都一致认为,公职人员在权力范围内任命自己出任其他公职是违反公共政策的)。

历史用法并不总是最好的参考,但我们应该保留这个古老的观念:“gift”和“give”都能用作动词,但表达的含义不同。我们不妨将“gifting”留到赠送已有物品的语境下使用。我可以向捐衣箱“gift”我不再穿的毛衣,但对于从购物中心买来的作为圣诞礼物的毛衣,我只能“give”。如果我从书店买一张礼品卡,我只能把它“give”你。但如果你去年送了我一张卡,而我不想要那张卡,我可以把它“gift”朋友。(这显然已不被视为不礼貌的行为。)

鉴于有人认为不提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专栏不是一篇完整的专栏,那就让我从有关总统的报道中找两个适当的实例来收尾吧。2019年早些时候,以色列总理访问白宫时,《新闻周刊》(Newsweek)的报道标题是:“Benjamin Netanyahu Says He’s Gifting Donald Trump Case of Wine.”(本杰明·内塔尼亚胡说他赠予唐纳德·特朗普一箱葡萄酒。)除非内塔尼亚胡在决定将这箱酒送出去前就已经拥有它,否则这里的用法就是错误的。另一个例子,小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去年受访时称他的父亲是一名“re-gifter”(把收到的礼物转送他人的人),此处的用法是正确的,因为他的例子是特朗普有一个明显的习惯,即把自己收到但不想要的带字母缩写的礼物转送给儿子。

将收到的衬衫转送他人与转让土地或地契不同。尽管如此,我主张的区别能同时保留这两个动词,但赋予它们不同的含义。这样区分还会为动词“to gift”赋予一种具体的力量。“gifting”代表了某种程度的牺牲,而“giving”从来没有这层含义。当我们“gift”时,我们会放弃一样已经属于自己一段时间的东西。而当我们“give”时,我们总计划让自己只是短暂占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送礼物的人都已经拥有了相应的礼物;一年中最美好的时光催生出一个惹人恼火的说法。



撰文 | Stephen L. Carter

OR--商业新媒体 】考虑在假日季送一份大礼给你爱的人吗?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提醒你切勿大意:“What to think about before you gift a Peloton or other big-ticket item this holiday.”(假日季送一个Peloton健身设备或其他昂贵物品前,应该考虑些什么。)如果你碰巧像我一样对语法吹毛求疵,你大概也会对这种随便将“gift”当动词的做法感到恼火。

但这种用法已无处不在。诺德斯特龙百货公司(Nordstrom)向我们保证:“Holiday gifting made easy!”(假日送礼不发愁!)亚马逊(Amazon)提供了所谓的“Prime Gifting”(会员送礼)服务。《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 News and World Report)则在一个标题中同时将“gift”用作了动词和名词:“How to Gift Stock and Other Financial Gifts.”(如何赠送股票及其他金融礼品。)

关于“gift”是否可作为动词与“give”替换使用,语法学家已争论多年。现在是时候给出明确答案了。我这个语法挑剔鬼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除特定情况(后文会介绍)外,我们永远不能“gift”某人一件东西,而只能“give”。对于心中有不同答案的人,就让我“give”(送)你一件“gift”(礼物),解释一下你到底错在哪里。

“gift”的动词用法可追溯至古代。对这个问题困惑不解的人都会指出,《牛津英语词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证明这一用法早在16世纪就存在了。的确如此,牛津词典列出了大量早期例句。但那些早期例句有一个关键的共同点被忽略了。只要弄清这个关键点,我们就会明白为何目前将“gift”当动词用的潮流源自误导。

最古老的例句来自一首英国诗歌,《一位裹在马皮里的悍妻的趣事》(A Merry Jest of a Shrewd and Curst Wife Lapped in Morel’s Skin),大概发表于1550年左右。据信该诗为《驯悍记》(The Taming of the Shrew)奠定了基础。其中的例句是:“The friendes that were together met He gyfted them richely with right good speede”(朋友们来相聚,他赐他们鸿运当头)。这里的“他”指“上帝”。在牛津词典的许多其他例句中,我们发现1639年的一个例句里提到:“a parcel of ground which the Queen had gifted to Mary Levinston”(女王赠予玛丽·莱文斯顿一块土地);出自亨利·菲尔丁(Henry Fielding)的18世纪的例句里提到:“the Inspiration with which we Writers are gifted”(我们作家被赋予的灵感)。

但请注意这些例句的共同点。女王赠送土地前已拥有那块土地。她不是为了送礼物才获得的土地。菲尔丁那句话里说的是某种天赋——或许是上帝赐予的,这也呼应了无名作家的那篇《悍妻》中的用法。在牛津词典的几乎所有早期例句中,送礼物的人都已经拥有了相应的礼物,或者赠送者是大自然或上帝。

这里的区别很微妙,但很重要。赠送一件你已经拥有的东西和去买一件不属于你的东西送人,这两个概念之间有天壤之别。这一区别恰好也与法律中的传统用法一致。我找了一些20世纪前将“gift”用作动词的案件,它们涉及的都是对赠与者已拥有的资产进行转移。其中多数案件都事关继承问题。(很遗憾地向大家报告,也有很多案件涉及奴隶,因为在南北战争前的南方,法院要裁定许多关于人的所有权纠纷。)同样,19世纪出版的书籍中也大量保留了 “gift”的这两种用法:礼物或来自上帝,或来自赠送者的已有资产。

这一用法也呼应了“gift”作为名词的一种重要、但已消失的用法:指一种可被转让的权力或荣誉,比如短语“within my gift”(在我的权力范围内)。例句:“The grant of certain titles is within the gift of the monarch”(授予特定头衔属于君主的权力范围);“The imposition of terms of surrender is within the gift of the winning side”(强加投降条款是获胜方的权力);1868年,一名纽约牧师对一名行为不端的教区居民写道:“Keep on improving, and you shall have the highest title within my gift”(不断进步,你将拥有我的权力所能赋予的最高头衔)。该用法也出现在了一个古老但被广泛引用的宾夕法尼亚州案件中:“There is a virtual unanimity of opinion among all reasonable men that it is against public policy for a public official to appoint himself to another public office within his gift”(几乎所有明理的人都一致认为,公职人员在权力范围内任命自己出任其他公职是违反公共政策的)。

历史用法并不总是最好的参考,但我们应该保留这个古老的观念:“gift”和“give”都能用作动词,但表达的含义不同。我们不妨将“gifting”留到赠送已有物品的语境下使用。我可以向捐衣箱“gift”我不再穿的毛衣,但对于从购物中心买来的作为圣诞礼物的毛衣,我只能“give”。如果我从书店买一张礼品卡,我只能把它“give”你。但如果你去年送了我一张卡,而我不想要那张卡,我可以把它“gift”朋友。(这显然已不被视为不礼貌的行为。)

鉴于有人认为不提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专栏不是一篇完整的专栏,那就让我从有关总统的报道中找两个适当的实例来收尾吧。2019年早些时候,以色列总理访问白宫时,《新闻周刊》(Newsweek)的报道标题是:“Benjamin Netanyahu Says He’s Gifting Donald Trump Case of Wine.”(本杰明·内塔尼亚胡说他赠予唐纳德·特朗普一箱葡萄酒。)除非内塔尼亚胡在决定将这箱酒送出去前就已经拥有它,否则这里的用法就是错误的。另一个例子,小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去年受访时称他的父亲是一名“re-gifter”(把收到的礼物转送他人的人),此处的用法是正确的,因为他的例子是特朗普有一个明显的习惯,即把自己收到但不想要的带字母缩写的礼物转送给儿子。

将收到的衬衫转送他人与转让土地或地契不同。尽管如此,我主张的区别能同时保留这两个动词,但赋予它们不同的含义。这样区分还会为动词“to gift”赋予一种具体的力量。“gifting”代表了某种程度的牺牲,而“giving”从来没有这层含义。当我们“gift”时,我们会放弃一样已经属于自己一段时间的东西。而当我们“give”时,我们总计划让自己只是短暂占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