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上周围绕朝核的两条线中,有一条是真正的核心。那条重要的线无疑在朝鲜与美国这边,而不在联合国那里。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是安理会处理朝鲜问题最不可思议的一周。

先是中、俄为一方,在联合国力图要求安理会部分解除对朝鲜的制裁。路透社12月16日报道说:根据路透社看到的一份联合国决议草案,中国与俄罗斯周一提议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解除对朝鲜出口雕像、海鲜和纺织品的禁令。该草案还呼吁解除对朝鲜人赴海外工作的禁令,并要求终止执行2017年决议中提出的、在本月22日前遣返海外朝鲜工人回国的规定。草案也提出朝韩间的铁路和公路合作项目不应受到联合国制裁。由此,中俄韩三个利益方已经跃然显现。草案还呼吁恢复已被朝鲜宣布“永远结束”的六方会谈,或者以其他任何类似模式启动“多边磋商”。但美国国务院的一位官员表示:现在不是考虑解除对朝制裁的时候。

令人奇怪地是,朝鲜对中俄韩的上述举动竟然表示沉默,似乎这件事朝鲜并不着急,甚至好像与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原来,是美国赶到朝鲜家门口的韩国去找朝鲜了。美国对朝鲜事务代表比根自本月15日开始访问韩国,比根和韩国官员在举办的记者会上公开要求见朝鲜官员,并表示:“朝鲜官员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我们美国官员。”比根还声称,他将在韩国待三天,等着朝鲜官员找他。结果很遗憾的是,直到17日都过了半天,朝鲜官员也没有来见比根,于是他当天去日本访问了。但紧接着比根19日又来到了中国,据说这是他计划外的访问行程。报道说:比根来中国是来要求中国与美国协调对朝鲜行动。也有报道说:比根要与朝鲜方面在北京会晤。

这一切说明:在上周围绕朝核的两条线中,有一条线才是真正的核心,而另一条线不过是走形式而已,甚至有的一线人员对另一条线都知之甚微乃至无知。而这条重要的线,无疑在朝鲜与美国这边,而不在联合国那里。

为什么朝鲜现在沉默?

笔者上周一撰文认为,为了彻底解决朝鲜对特朗普竞选连任的有效破坏,并能有利于特朗普的连任,让日韩日后向美国付出更多安保费用,以及离间中朝并利用朝核遏制中国,同时也利用朝核本身的后果来遏制朝鲜自己等几方面的目的,美国应该已经准备默认朝鲜以核冻结的名义事实拥核,并可能已经在工作人员层次知会朝鲜工作人员。这实际上已经在美国驻联合国代表12日会议上的发言中透出端倪了。上周朝鲜的沉默,应该就与此有关;同样,比根这几天着急见朝鲜官员,目的应该也是如此。

对朝鲜来说,核冻结是它几代人梦寐以求的目标,它能以实际拥核的方式彻底解决其拥核国地位的问题,而且是和美国共同完成的。同时,还可以利用美国对朝鲜拥核的默许,与韩国、俄罗斯,甚至与中国东北地区进行经济合作,把朝鲜国内的工作中心真正转向经济工作。为实现自己的上述目标,朝鲜必须要采取下列步骤:

放慢节奏,对美国制造心理效果,以便提高对美国的加码,至少是使事情下一步办得顺利。越是机会来临,越是需要掌握节奏,朝鲜外交的这个特点历来很鲜明。按照朝鲜的观点,朝鲜最近仅几次动作就对当前以竞选连任为中心的特朗普产生这样大的刺激,说明今年上半年以来朝鲜确立的以特朗普竞选连任为抓手遏制美国,压美国在朝鲜拥核和制裁问题上做出让步的策略,是找对方向了。既然是美国着急,朝鲜起码没必要比美国还要急,而是要稳住节奏,制造外交心理效果,这样未来同美国处理这件事会相对容易,只要在朝鲜中央全会前定下来就可以。当然,在此之前绝不能再刺激朝鲜,否则事情会走向反面。这就是朝鲜上周的行为上看上去不着急的原因。

其次,朝鲜必需要系统地考虑好:一旦朝鲜的核冻结真的落实后,面对中朝关系、中美关系以及东亚国际关系格局即将发生的翻天覆地变化,朝鲜需要确定什么样的政策和如何应对相关国家的对策。

例如,中国对朝鲜核冻结的立场会如何,中国长期以来坚持的朝鲜半岛无核化政策是否还会坚持下去,未来中朝关系怎样维系等。同样,在朝美关系中朝鲜应该和美国站在一起遏制中国,还是在中美两国间保持平衡以两边获利?

还有,未来朝美关系的发展将会如何?美国会信任朝鲜吗?美国的盟国日本和韩国呢?如果朝鲜全面倒向美国,朝鲜政权和家族统治能否继续存在下去等等。

还有,关于核冻结的操作同样需要具体地策略,以便未来能够游刃有余。

朝鲜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是:核冻结、未来处理和中美的关系,以及与俄罗斯远东的经济合作等事宜,朝鲜需要和俄罗斯商量。朝鲜实际上非常希望能够得到俄罗斯对朝鲜事实拥核的默许并成为其盟友,同时积极参与俄罗斯的远东大开发。作为大国包围中的小国朝鲜,必须这样考虑和准备。

还有,国内劳动党中央全会也要对相关事宜有所准备。

上述这一切都需要提前考虑清楚,虽然这是朝鲜几代领导人的梦想,但真是突然降临,就特别要准备充分。

如此,等几天再同比根讨论,完全必要,也很正常。现在真正着急的是特朗普,美国国内弹劾案已经搞得惶惶不安,朝鲜不能再有问题,否则他就真的不要竞选连任了。

事情的结果不会意外

就当前各方实际利益来看,除非相关方的需要发生重要变化,否则朝鲜核冻结目标变化的几率很小。实事求地讲,这与中国崛起的大背景有关,也与当前对一些事情的处理方式有关。

对朝鲜来说,核冻结实际上意味着默认其拥核国地位了,它无疑彻底解决了自金日成以来朝鲜三代领导人的拥核梦想,朝鲜实在没有理由拒绝这份历史鸿运,尽管实际上是在借中国之力。

此外,解决了实际拥核国地位后,朝鲜下一步可以真正把工作中心转向经济建设,而不用担心安理会制裁决议。因为如果美国默认朝鲜的核冻结,那一系列安理会对朝核决议完全可以被架空。设想,既然美国默认了朝鲜的核冻结,届时美国会遏制韩国与朝鲜进行经济合作?韩国官员前几天还当着美国官员的面说,要大力发展韩朝俄的经济协作呢,而且明确说合作的方向是:电力、能源以及开通连接三地的铁路。同样,美国会遏制俄罗斯与朝鲜的经济合作吗?中国东北地区呢?答案不证自明。实际上对朝鲜这个小的经济体来说,中俄韩三个国家的经济合作已经足够了。

对美国来说,朝鲜的核冻结在军事上可谓百利而少一害。就当前来说,特朗普马上就要开始的竞选连任不会再有朝鲜的恶意破坏了。就长远来说,朝鲜核冻结带来的实际拥核地位以及必然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客观上就会离间中朝关系,那朝鲜的核力量未来究竟主要对着谁呢?结论很清楚。对自己不拥核的日、韩盟国,美国解决其安全关切有很多办法:美国可以打着保卫盟国的旗号,在亚太当地加强核遏制力量和侦测力量,既可以防范朝鲜,更可以遏制中国。此外,美国为此售卖核遏制武器和侦测装备、训练盟国人员乃至增加当地美军,都可以从盟国那里收钱获利。

而俄罗斯呢,其它姑且不论,仅就当前两件事就是现实存在的。第一是,目前外交界盛传,因为俄乌问题的松动,俄美关系有和缓的迹象。第二是,因为朝鲜核冻结带来朝鲜工作中心真正转向经济,它与韩俄两国的经济合作,使普京总统几年前就规划的、以能源和交通为核心的俄罗斯远东大开发也可以实际落地了。俄罗斯的利益点,实际上非常清楚。

从根本上讲,中国作为大国的迅猛崛起为世界、尤其是周边国家带来的本能反应和互动是必然的,也很自然,但恰恰在这个时候需要切记,对外部世界的不安需要因势而利导。笔者认为,除了对方国家的政府和执政党,对于其媒体、在野党、社会组织甚至是企业等其它力量的反应,中国无需以政府官员身份,用斗争的方式直接与对方冲突,因为它们毕竟不代表该国政府。恰当的做法是,用技术性、细节方式回应,或以媒体报道、以及用非政府外交来沟通,一般无需中国政府人员对此类行为直接回应,否则在中国崛起的当下,会产生连锁性的不良反应。据香港已故著名报人金庸介绍:当年他在香港创办《明报》时,刚好大陆经济难民逃港者众多,本来他刚办的小报纸没钱聘请记者,只能每天写社论对付,结果中国采取官方和半官方方式,每天非常正式地回击和批判,结果不仅舆论效果极差,反而捧红了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明报》。这份教训,今天仍然不应忘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对朝核,安理会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

发布日期:2019-12-23 07:28
摘要:上周围绕朝核的两条线中,有一条是真正的核心。那条重要的线无疑在朝鲜与美国这边,而不在联合国那里。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是安理会处理朝鲜问题最不可思议的一周。

先是中、俄为一方,在联合国力图要求安理会部分解除对朝鲜的制裁。路透社12月16日报道说:根据路透社看到的一份联合国决议草案,中国与俄罗斯周一提议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解除对朝鲜出口雕像、海鲜和纺织品的禁令。该草案还呼吁解除对朝鲜人赴海外工作的禁令,并要求终止执行2017年决议中提出的、在本月22日前遣返海外朝鲜工人回国的规定。草案也提出朝韩间的铁路和公路合作项目不应受到联合国制裁。由此,中俄韩三个利益方已经跃然显现。草案还呼吁恢复已被朝鲜宣布“永远结束”的六方会谈,或者以其他任何类似模式启动“多边磋商”。但美国国务院的一位官员表示:现在不是考虑解除对朝制裁的时候。

令人奇怪地是,朝鲜对中俄韩的上述举动竟然表示沉默,似乎这件事朝鲜并不着急,甚至好像与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原来,是美国赶到朝鲜家门口的韩国去找朝鲜了。美国对朝鲜事务代表比根自本月15日开始访问韩国,比根和韩国官员在举办的记者会上公开要求见朝鲜官员,并表示:“朝鲜官员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我们美国官员。”比根还声称,他将在韩国待三天,等着朝鲜官员找他。结果很遗憾的是,直到17日都过了半天,朝鲜官员也没有来见比根,于是他当天去日本访问了。但紧接着比根19日又来到了中国,据说这是他计划外的访问行程。报道说:比根来中国是来要求中国与美国协调对朝鲜行动。也有报道说:比根要与朝鲜方面在北京会晤。

这一切说明:在上周围绕朝核的两条线中,有一条线才是真正的核心,而另一条线不过是走形式而已,甚至有的一线人员对另一条线都知之甚微乃至无知。而这条重要的线,无疑在朝鲜与美国这边,而不在联合国那里。

为什么朝鲜现在沉默?

笔者上周一撰文认为,为了彻底解决朝鲜对特朗普竞选连任的有效破坏,并能有利于特朗普的连任,让日韩日后向美国付出更多安保费用,以及离间中朝并利用朝核遏制中国,同时也利用朝核本身的后果来遏制朝鲜自己等几方面的目的,美国应该已经准备默认朝鲜以核冻结的名义事实拥核,并可能已经在工作人员层次知会朝鲜工作人员。这实际上已经在美国驻联合国代表12日会议上的发言中透出端倪了。上周朝鲜的沉默,应该就与此有关;同样,比根这几天着急见朝鲜官员,目的应该也是如此。

对朝鲜来说,核冻结是它几代人梦寐以求的目标,它能以实际拥核的方式彻底解决其拥核国地位的问题,而且是和美国共同完成的。同时,还可以利用美国对朝鲜拥核的默许,与韩国、俄罗斯,甚至与中国东北地区进行经济合作,把朝鲜国内的工作中心真正转向经济工作。为实现自己的上述目标,朝鲜必须要采取下列步骤:

放慢节奏,对美国制造心理效果,以便提高对美国的加码,至少是使事情下一步办得顺利。越是机会来临,越是需要掌握节奏,朝鲜外交的这个特点历来很鲜明。按照朝鲜的观点,朝鲜最近仅几次动作就对当前以竞选连任为中心的特朗普产生这样大的刺激,说明今年上半年以来朝鲜确立的以特朗普竞选连任为抓手遏制美国,压美国在朝鲜拥核和制裁问题上做出让步的策略,是找对方向了。既然是美国着急,朝鲜起码没必要比美国还要急,而是要稳住节奏,制造外交心理效果,这样未来同美国处理这件事会相对容易,只要在朝鲜中央全会前定下来就可以。当然,在此之前绝不能再刺激朝鲜,否则事情会走向反面。这就是朝鲜上周的行为上看上去不着急的原因。

其次,朝鲜必需要系统地考虑好:一旦朝鲜的核冻结真的落实后,面对中朝关系、中美关系以及东亚国际关系格局即将发生的翻天覆地变化,朝鲜需要确定什么样的政策和如何应对相关国家的对策。

例如,中国对朝鲜核冻结的立场会如何,中国长期以来坚持的朝鲜半岛无核化政策是否还会坚持下去,未来中朝关系怎样维系等。同样,在朝美关系中朝鲜应该和美国站在一起遏制中国,还是在中美两国间保持平衡以两边获利?

还有,未来朝美关系的发展将会如何?美国会信任朝鲜吗?美国的盟国日本和韩国呢?如果朝鲜全面倒向美国,朝鲜政权和家族统治能否继续存在下去等等。

还有,关于核冻结的操作同样需要具体地策略,以便未来能够游刃有余。

朝鲜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是:核冻结、未来处理和中美的关系,以及与俄罗斯远东的经济合作等事宜,朝鲜需要和俄罗斯商量。朝鲜实际上非常希望能够得到俄罗斯对朝鲜事实拥核的默许并成为其盟友,同时积极参与俄罗斯的远东大开发。作为大国包围中的小国朝鲜,必须这样考虑和准备。

还有,国内劳动党中央全会也要对相关事宜有所准备。

上述这一切都需要提前考虑清楚,虽然这是朝鲜几代领导人的梦想,但真是突然降临,就特别要准备充分。

如此,等几天再同比根讨论,完全必要,也很正常。现在真正着急的是特朗普,美国国内弹劾案已经搞得惶惶不安,朝鲜不能再有问题,否则他就真的不要竞选连任了。

事情的结果不会意外

就当前各方实际利益来看,除非相关方的需要发生重要变化,否则朝鲜核冻结目标变化的几率很小。实事求地讲,这与中国崛起的大背景有关,也与当前对一些事情的处理方式有关。

对朝鲜来说,核冻结实际上意味着默认其拥核国地位了,它无疑彻底解决了自金日成以来朝鲜三代领导人的拥核梦想,朝鲜实在没有理由拒绝这份历史鸿运,尽管实际上是在借中国之力。

此外,解决了实际拥核国地位后,朝鲜下一步可以真正把工作中心转向经济建设,而不用担心安理会制裁决议。因为如果美国默认朝鲜的核冻结,那一系列安理会对朝核决议完全可以被架空。设想,既然美国默认了朝鲜的核冻结,届时美国会遏制韩国与朝鲜进行经济合作?韩国官员前几天还当着美国官员的面说,要大力发展韩朝俄的经济协作呢,而且明确说合作的方向是:电力、能源以及开通连接三地的铁路。同样,美国会遏制俄罗斯与朝鲜的经济合作吗?中国东北地区呢?答案不证自明。实际上对朝鲜这个小的经济体来说,中俄韩三个国家的经济合作已经足够了。

对美国来说,朝鲜的核冻结在军事上可谓百利而少一害。就当前来说,特朗普马上就要开始的竞选连任不会再有朝鲜的恶意破坏了。就长远来说,朝鲜核冻结带来的实际拥核地位以及必然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客观上就会离间中朝关系,那朝鲜的核力量未来究竟主要对着谁呢?结论很清楚。对自己不拥核的日、韩盟国,美国解决其安全关切有很多办法:美国可以打着保卫盟国的旗号,在亚太当地加强核遏制力量和侦测力量,既可以防范朝鲜,更可以遏制中国。此外,美国为此售卖核遏制武器和侦测装备、训练盟国人员乃至增加当地美军,都可以从盟国那里收钱获利。

而俄罗斯呢,其它姑且不论,仅就当前两件事就是现实存在的。第一是,目前外交界盛传,因为俄乌问题的松动,俄美关系有和缓的迹象。第二是,因为朝鲜核冻结带来朝鲜工作中心真正转向经济,它与韩俄两国的经济合作,使普京总统几年前就规划的、以能源和交通为核心的俄罗斯远东大开发也可以实际落地了。俄罗斯的利益点,实际上非常清楚。

从根本上讲,中国作为大国的迅猛崛起为世界、尤其是周边国家带来的本能反应和互动是必然的,也很自然,但恰恰在这个时候需要切记,对外部世界的不安需要因势而利导。笔者认为,除了对方国家的政府和执政党,对于其媒体、在野党、社会组织甚至是企业等其它力量的反应,中国无需以政府官员身份,用斗争的方式直接与对方冲突,因为它们毕竟不代表该国政府。恰当的做法是,用技术性、细节方式回应,或以媒体报道、以及用非政府外交来沟通,一般无需中国政府人员对此类行为直接回应,否则在中国崛起的当下,会产生连锁性的不良反应。据香港已故著名报人金庸介绍:当年他在香港创办《明报》时,刚好大陆经济难民逃港者众多,本来他刚办的小报纸没钱聘请记者,只能每天写社论对付,结果中国采取官方和半官方方式,每天非常正式地回击和批判,结果不仅舆论效果极差,反而捧红了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明报》。这份教训,今天仍然不应忘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上周围绕朝核的两条线中,有一条是真正的核心。那条重要的线无疑在朝鲜与美国这边,而不在联合国那里。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是安理会处理朝鲜问题最不可思议的一周。

先是中、俄为一方,在联合国力图要求安理会部分解除对朝鲜的制裁。路透社12月16日报道说:根据路透社看到的一份联合国决议草案,中国与俄罗斯周一提议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解除对朝鲜出口雕像、海鲜和纺织品的禁令。该草案还呼吁解除对朝鲜人赴海外工作的禁令,并要求终止执行2017年决议中提出的、在本月22日前遣返海外朝鲜工人回国的规定。草案也提出朝韩间的铁路和公路合作项目不应受到联合国制裁。由此,中俄韩三个利益方已经跃然显现。草案还呼吁恢复已被朝鲜宣布“永远结束”的六方会谈,或者以其他任何类似模式启动“多边磋商”。但美国国务院的一位官员表示:现在不是考虑解除对朝制裁的时候。

令人奇怪地是,朝鲜对中俄韩的上述举动竟然表示沉默,似乎这件事朝鲜并不着急,甚至好像与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原来,是美国赶到朝鲜家门口的韩国去找朝鲜了。美国对朝鲜事务代表比根自本月15日开始访问韩国,比根和韩国官员在举办的记者会上公开要求见朝鲜官员,并表示:“朝鲜官员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我们美国官员。”比根还声称,他将在韩国待三天,等着朝鲜官员找他。结果很遗憾的是,直到17日都过了半天,朝鲜官员也没有来见比根,于是他当天去日本访问了。但紧接着比根19日又来到了中国,据说这是他计划外的访问行程。报道说:比根来中国是来要求中国与美国协调对朝鲜行动。也有报道说:比根要与朝鲜方面在北京会晤。

这一切说明:在上周围绕朝核的两条线中,有一条线才是真正的核心,而另一条线不过是走形式而已,甚至有的一线人员对另一条线都知之甚微乃至无知。而这条重要的线,无疑在朝鲜与美国这边,而不在联合国那里。

为什么朝鲜现在沉默?

笔者上周一撰文认为,为了彻底解决朝鲜对特朗普竞选连任的有效破坏,并能有利于特朗普的连任,让日韩日后向美国付出更多安保费用,以及离间中朝并利用朝核遏制中国,同时也利用朝核本身的后果来遏制朝鲜自己等几方面的目的,美国应该已经准备默认朝鲜以核冻结的名义事实拥核,并可能已经在工作人员层次知会朝鲜工作人员。这实际上已经在美国驻联合国代表12日会议上的发言中透出端倪了。上周朝鲜的沉默,应该就与此有关;同样,比根这几天着急见朝鲜官员,目的应该也是如此。

对朝鲜来说,核冻结是它几代人梦寐以求的目标,它能以实际拥核的方式彻底解决其拥核国地位的问题,而且是和美国共同完成的。同时,还可以利用美国对朝鲜拥核的默许,与韩国、俄罗斯,甚至与中国东北地区进行经济合作,把朝鲜国内的工作中心真正转向经济工作。为实现自己的上述目标,朝鲜必须要采取下列步骤:

放慢节奏,对美国制造心理效果,以便提高对美国的加码,至少是使事情下一步办得顺利。越是机会来临,越是需要掌握节奏,朝鲜外交的这个特点历来很鲜明。按照朝鲜的观点,朝鲜最近仅几次动作就对当前以竞选连任为中心的特朗普产生这样大的刺激,说明今年上半年以来朝鲜确立的以特朗普竞选连任为抓手遏制美国,压美国在朝鲜拥核和制裁问题上做出让步的策略,是找对方向了。既然是美国着急,朝鲜起码没必要比美国还要急,而是要稳住节奏,制造外交心理效果,这样未来同美国处理这件事会相对容易,只要在朝鲜中央全会前定下来就可以。当然,在此之前绝不能再刺激朝鲜,否则事情会走向反面。这就是朝鲜上周的行为上看上去不着急的原因。

其次,朝鲜必需要系统地考虑好:一旦朝鲜的核冻结真的落实后,面对中朝关系、中美关系以及东亚国际关系格局即将发生的翻天覆地变化,朝鲜需要确定什么样的政策和如何应对相关国家的对策。

例如,中国对朝鲜核冻结的立场会如何,中国长期以来坚持的朝鲜半岛无核化政策是否还会坚持下去,未来中朝关系怎样维系等。同样,在朝美关系中朝鲜应该和美国站在一起遏制中国,还是在中美两国间保持平衡以两边获利?

还有,未来朝美关系的发展将会如何?美国会信任朝鲜吗?美国的盟国日本和韩国呢?如果朝鲜全面倒向美国,朝鲜政权和家族统治能否继续存在下去等等。

还有,关于核冻结的操作同样需要具体地策略,以便未来能够游刃有余。

朝鲜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是:核冻结、未来处理和中美的关系,以及与俄罗斯远东的经济合作等事宜,朝鲜需要和俄罗斯商量。朝鲜实际上非常希望能够得到俄罗斯对朝鲜事实拥核的默许并成为其盟友,同时积极参与俄罗斯的远东大开发。作为大国包围中的小国朝鲜,必须这样考虑和准备。

还有,国内劳动党中央全会也要对相关事宜有所准备。

上述这一切都需要提前考虑清楚,虽然这是朝鲜几代领导人的梦想,但真是突然降临,就特别要准备充分。

如此,等几天再同比根讨论,完全必要,也很正常。现在真正着急的是特朗普,美国国内弹劾案已经搞得惶惶不安,朝鲜不能再有问题,否则他就真的不要竞选连任了。

事情的结果不会意外

就当前各方实际利益来看,除非相关方的需要发生重要变化,否则朝鲜核冻结目标变化的几率很小。实事求地讲,这与中国崛起的大背景有关,也与当前对一些事情的处理方式有关。

对朝鲜来说,核冻结实际上意味着默认其拥核国地位了,它无疑彻底解决了自金日成以来朝鲜三代领导人的拥核梦想,朝鲜实在没有理由拒绝这份历史鸿运,尽管实际上是在借中国之力。

此外,解决了实际拥核国地位后,朝鲜下一步可以真正把工作中心转向经济建设,而不用担心安理会制裁决议。因为如果美国默认朝鲜的核冻结,那一系列安理会对朝核决议完全可以被架空。设想,既然美国默认了朝鲜的核冻结,届时美国会遏制韩国与朝鲜进行经济合作?韩国官员前几天还当着美国官员的面说,要大力发展韩朝俄的经济协作呢,而且明确说合作的方向是:电力、能源以及开通连接三地的铁路。同样,美国会遏制俄罗斯与朝鲜的经济合作吗?中国东北地区呢?答案不证自明。实际上对朝鲜这个小的经济体来说,中俄韩三个国家的经济合作已经足够了。

对美国来说,朝鲜的核冻结在军事上可谓百利而少一害。就当前来说,特朗普马上就要开始的竞选连任不会再有朝鲜的恶意破坏了。就长远来说,朝鲜核冻结带来的实际拥核地位以及必然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客观上就会离间中朝关系,那朝鲜的核力量未来究竟主要对着谁呢?结论很清楚。对自己不拥核的日、韩盟国,美国解决其安全关切有很多办法:美国可以打着保卫盟国的旗号,在亚太当地加强核遏制力量和侦测力量,既可以防范朝鲜,更可以遏制中国。此外,美国为此售卖核遏制武器和侦测装备、训练盟国人员乃至增加当地美军,都可以从盟国那里收钱获利。

而俄罗斯呢,其它姑且不论,仅就当前两件事就是现实存在的。第一是,目前外交界盛传,因为俄乌问题的松动,俄美关系有和缓的迹象。第二是,因为朝鲜核冻结带来朝鲜工作中心真正转向经济,它与韩俄两国的经济合作,使普京总统几年前就规划的、以能源和交通为核心的俄罗斯远东大开发也可以实际落地了。俄罗斯的利益点,实际上非常清楚。

从根本上讲,中国作为大国的迅猛崛起为世界、尤其是周边国家带来的本能反应和互动是必然的,也很自然,但恰恰在这个时候需要切记,对外部世界的不安需要因势而利导。笔者认为,除了对方国家的政府和执政党,对于其媒体、在野党、社会组织甚至是企业等其它力量的反应,中国无需以政府官员身份,用斗争的方式直接与对方冲突,因为它们毕竟不代表该国政府。恰当的做法是,用技术性、细节方式回应,或以媒体报道、以及用非政府外交来沟通,一般无需中国政府人员对此类行为直接回应,否则在中国崛起的当下,会产生连锁性的不良反应。据香港已故著名报人金庸介绍:当年他在香港创办《明报》时,刚好大陆经济难民逃港者众多,本来他刚办的小报纸没钱聘请记者,只能每天写社论对付,结果中国采取官方和半官方方式,每天非常正式地回击和批判,结果不仅舆论效果极差,反而捧红了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明报》。这份教训,今天仍然不应忘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对朝核,安理会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

发布日期:2019-12-23 07:28
摘要:上周围绕朝核的两条线中,有一条是真正的核心。那条重要的线无疑在朝鲜与美国这边,而不在联合国那里。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是安理会处理朝鲜问题最不可思议的一周。

先是中、俄为一方,在联合国力图要求安理会部分解除对朝鲜的制裁。路透社12月16日报道说:根据路透社看到的一份联合国决议草案,中国与俄罗斯周一提议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解除对朝鲜出口雕像、海鲜和纺织品的禁令。该草案还呼吁解除对朝鲜人赴海外工作的禁令,并要求终止执行2017年决议中提出的、在本月22日前遣返海外朝鲜工人回国的规定。草案也提出朝韩间的铁路和公路合作项目不应受到联合国制裁。由此,中俄韩三个利益方已经跃然显现。草案还呼吁恢复已被朝鲜宣布“永远结束”的六方会谈,或者以其他任何类似模式启动“多边磋商”。但美国国务院的一位官员表示:现在不是考虑解除对朝制裁的时候。

令人奇怪地是,朝鲜对中俄韩的上述举动竟然表示沉默,似乎这件事朝鲜并不着急,甚至好像与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原来,是美国赶到朝鲜家门口的韩国去找朝鲜了。美国对朝鲜事务代表比根自本月15日开始访问韩国,比根和韩国官员在举办的记者会上公开要求见朝鲜官员,并表示:“朝鲜官员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我们美国官员。”比根还声称,他将在韩国待三天,等着朝鲜官员找他。结果很遗憾的是,直到17日都过了半天,朝鲜官员也没有来见比根,于是他当天去日本访问了。但紧接着比根19日又来到了中国,据说这是他计划外的访问行程。报道说:比根来中国是来要求中国与美国协调对朝鲜行动。也有报道说:比根要与朝鲜方面在北京会晤。

这一切说明:在上周围绕朝核的两条线中,有一条线才是真正的核心,而另一条线不过是走形式而已,甚至有的一线人员对另一条线都知之甚微乃至无知。而这条重要的线,无疑在朝鲜与美国这边,而不在联合国那里。

为什么朝鲜现在沉默?

笔者上周一撰文认为,为了彻底解决朝鲜对特朗普竞选连任的有效破坏,并能有利于特朗普的连任,让日韩日后向美国付出更多安保费用,以及离间中朝并利用朝核遏制中国,同时也利用朝核本身的后果来遏制朝鲜自己等几方面的目的,美国应该已经准备默认朝鲜以核冻结的名义事实拥核,并可能已经在工作人员层次知会朝鲜工作人员。这实际上已经在美国驻联合国代表12日会议上的发言中透出端倪了。上周朝鲜的沉默,应该就与此有关;同样,比根这几天着急见朝鲜官员,目的应该也是如此。

对朝鲜来说,核冻结是它几代人梦寐以求的目标,它能以实际拥核的方式彻底解决其拥核国地位的问题,而且是和美国共同完成的。同时,还可以利用美国对朝鲜拥核的默许,与韩国、俄罗斯,甚至与中国东北地区进行经济合作,把朝鲜国内的工作中心真正转向经济工作。为实现自己的上述目标,朝鲜必须要采取下列步骤:

放慢节奏,对美国制造心理效果,以便提高对美国的加码,至少是使事情下一步办得顺利。越是机会来临,越是需要掌握节奏,朝鲜外交的这个特点历来很鲜明。按照朝鲜的观点,朝鲜最近仅几次动作就对当前以竞选连任为中心的特朗普产生这样大的刺激,说明今年上半年以来朝鲜确立的以特朗普竞选连任为抓手遏制美国,压美国在朝鲜拥核和制裁问题上做出让步的策略,是找对方向了。既然是美国着急,朝鲜起码没必要比美国还要急,而是要稳住节奏,制造外交心理效果,这样未来同美国处理这件事会相对容易,只要在朝鲜中央全会前定下来就可以。当然,在此之前绝不能再刺激朝鲜,否则事情会走向反面。这就是朝鲜上周的行为上看上去不着急的原因。

其次,朝鲜必需要系统地考虑好:一旦朝鲜的核冻结真的落实后,面对中朝关系、中美关系以及东亚国际关系格局即将发生的翻天覆地变化,朝鲜需要确定什么样的政策和如何应对相关国家的对策。

例如,中国对朝鲜核冻结的立场会如何,中国长期以来坚持的朝鲜半岛无核化政策是否还会坚持下去,未来中朝关系怎样维系等。同样,在朝美关系中朝鲜应该和美国站在一起遏制中国,还是在中美两国间保持平衡以两边获利?

还有,未来朝美关系的发展将会如何?美国会信任朝鲜吗?美国的盟国日本和韩国呢?如果朝鲜全面倒向美国,朝鲜政权和家族统治能否继续存在下去等等。

还有,关于核冻结的操作同样需要具体地策略,以便未来能够游刃有余。

朝鲜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是:核冻结、未来处理和中美的关系,以及与俄罗斯远东的经济合作等事宜,朝鲜需要和俄罗斯商量。朝鲜实际上非常希望能够得到俄罗斯对朝鲜事实拥核的默许并成为其盟友,同时积极参与俄罗斯的远东大开发。作为大国包围中的小国朝鲜,必须这样考虑和准备。

还有,国内劳动党中央全会也要对相关事宜有所准备。

上述这一切都需要提前考虑清楚,虽然这是朝鲜几代领导人的梦想,但真是突然降临,就特别要准备充分。

如此,等几天再同比根讨论,完全必要,也很正常。现在真正着急的是特朗普,美国国内弹劾案已经搞得惶惶不安,朝鲜不能再有问题,否则他就真的不要竞选连任了。

事情的结果不会意外

就当前各方实际利益来看,除非相关方的需要发生重要变化,否则朝鲜核冻结目标变化的几率很小。实事求地讲,这与中国崛起的大背景有关,也与当前对一些事情的处理方式有关。

对朝鲜来说,核冻结实际上意味着默认其拥核国地位了,它无疑彻底解决了自金日成以来朝鲜三代领导人的拥核梦想,朝鲜实在没有理由拒绝这份历史鸿运,尽管实际上是在借中国之力。

此外,解决了实际拥核国地位后,朝鲜下一步可以真正把工作中心转向经济建设,而不用担心安理会制裁决议。因为如果美国默认朝鲜的核冻结,那一系列安理会对朝核决议完全可以被架空。设想,既然美国默认了朝鲜的核冻结,届时美国会遏制韩国与朝鲜进行经济合作?韩国官员前几天还当着美国官员的面说,要大力发展韩朝俄的经济协作呢,而且明确说合作的方向是:电力、能源以及开通连接三地的铁路。同样,美国会遏制俄罗斯与朝鲜的经济合作吗?中国东北地区呢?答案不证自明。实际上对朝鲜这个小的经济体来说,中俄韩三个国家的经济合作已经足够了。

对美国来说,朝鲜的核冻结在军事上可谓百利而少一害。就当前来说,特朗普马上就要开始的竞选连任不会再有朝鲜的恶意破坏了。就长远来说,朝鲜核冻结带来的实际拥核地位以及必然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客观上就会离间中朝关系,那朝鲜的核力量未来究竟主要对着谁呢?结论很清楚。对自己不拥核的日、韩盟国,美国解决其安全关切有很多办法:美国可以打着保卫盟国的旗号,在亚太当地加强核遏制力量和侦测力量,既可以防范朝鲜,更可以遏制中国。此外,美国为此售卖核遏制武器和侦测装备、训练盟国人员乃至增加当地美军,都可以从盟国那里收钱获利。

而俄罗斯呢,其它姑且不论,仅就当前两件事就是现实存在的。第一是,目前外交界盛传,因为俄乌问题的松动,俄美关系有和缓的迹象。第二是,因为朝鲜核冻结带来朝鲜工作中心真正转向经济,它与韩俄两国的经济合作,使普京总统几年前就规划的、以能源和交通为核心的俄罗斯远东大开发也可以实际落地了。俄罗斯的利益点,实际上非常清楚。

从根本上讲,中国作为大国的迅猛崛起为世界、尤其是周边国家带来的本能反应和互动是必然的,也很自然,但恰恰在这个时候需要切记,对外部世界的不安需要因势而利导。笔者认为,除了对方国家的政府和执政党,对于其媒体、在野党、社会组织甚至是企业等其它力量的反应,中国无需以政府官员身份,用斗争的方式直接与对方冲突,因为它们毕竟不代表该国政府。恰当的做法是,用技术性、细节方式回应,或以媒体报道、以及用非政府外交来沟通,一般无需中国政府人员对此类行为直接回应,否则在中国崛起的当下,会产生连锁性的不良反应。据香港已故著名报人金庸介绍:当年他在香港创办《明报》时,刚好大陆经济难民逃港者众多,本来他刚办的小报纸没钱聘请记者,只能每天写社论对付,结果中国采取官方和半官方方式,每天非常正式地回击和批判,结果不仅舆论效果极差,反而捧红了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明报》。这份教训,今天仍然不应忘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上周围绕朝核的两条线中,有一条是真正的核心。那条重要的线无疑在朝鲜与美国这边,而不在联合国那里。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是安理会处理朝鲜问题最不可思议的一周。

先是中、俄为一方,在联合国力图要求安理会部分解除对朝鲜的制裁。路透社12月16日报道说:根据路透社看到的一份联合国决议草案,中国与俄罗斯周一提议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解除对朝鲜出口雕像、海鲜和纺织品的禁令。该草案还呼吁解除对朝鲜人赴海外工作的禁令,并要求终止执行2017年决议中提出的、在本月22日前遣返海外朝鲜工人回国的规定。草案也提出朝韩间的铁路和公路合作项目不应受到联合国制裁。由此,中俄韩三个利益方已经跃然显现。草案还呼吁恢复已被朝鲜宣布“永远结束”的六方会谈,或者以其他任何类似模式启动“多边磋商”。但美国国务院的一位官员表示:现在不是考虑解除对朝制裁的时候。

令人奇怪地是,朝鲜对中俄韩的上述举动竟然表示沉默,似乎这件事朝鲜并不着急,甚至好像与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原来,是美国赶到朝鲜家门口的韩国去找朝鲜了。美国对朝鲜事务代表比根自本月15日开始访问韩国,比根和韩国官员在举办的记者会上公开要求见朝鲜官员,并表示:“朝鲜官员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我们美国官员。”比根还声称,他将在韩国待三天,等着朝鲜官员找他。结果很遗憾的是,直到17日都过了半天,朝鲜官员也没有来见比根,于是他当天去日本访问了。但紧接着比根19日又来到了中国,据说这是他计划外的访问行程。报道说:比根来中国是来要求中国与美国协调对朝鲜行动。也有报道说:比根要与朝鲜方面在北京会晤。

这一切说明:在上周围绕朝核的两条线中,有一条线才是真正的核心,而另一条线不过是走形式而已,甚至有的一线人员对另一条线都知之甚微乃至无知。而这条重要的线,无疑在朝鲜与美国这边,而不在联合国那里。

为什么朝鲜现在沉默?

笔者上周一撰文认为,为了彻底解决朝鲜对特朗普竞选连任的有效破坏,并能有利于特朗普的连任,让日韩日后向美国付出更多安保费用,以及离间中朝并利用朝核遏制中国,同时也利用朝核本身的后果来遏制朝鲜自己等几方面的目的,美国应该已经准备默认朝鲜以核冻结的名义事实拥核,并可能已经在工作人员层次知会朝鲜工作人员。这实际上已经在美国驻联合国代表12日会议上的发言中透出端倪了。上周朝鲜的沉默,应该就与此有关;同样,比根这几天着急见朝鲜官员,目的应该也是如此。

对朝鲜来说,核冻结是它几代人梦寐以求的目标,它能以实际拥核的方式彻底解决其拥核国地位的问题,而且是和美国共同完成的。同时,还可以利用美国对朝鲜拥核的默许,与韩国、俄罗斯,甚至与中国东北地区进行经济合作,把朝鲜国内的工作中心真正转向经济工作。为实现自己的上述目标,朝鲜必须要采取下列步骤:

放慢节奏,对美国制造心理效果,以便提高对美国的加码,至少是使事情下一步办得顺利。越是机会来临,越是需要掌握节奏,朝鲜外交的这个特点历来很鲜明。按照朝鲜的观点,朝鲜最近仅几次动作就对当前以竞选连任为中心的特朗普产生这样大的刺激,说明今年上半年以来朝鲜确立的以特朗普竞选连任为抓手遏制美国,压美国在朝鲜拥核和制裁问题上做出让步的策略,是找对方向了。既然是美国着急,朝鲜起码没必要比美国还要急,而是要稳住节奏,制造外交心理效果,这样未来同美国处理这件事会相对容易,只要在朝鲜中央全会前定下来就可以。当然,在此之前绝不能再刺激朝鲜,否则事情会走向反面。这就是朝鲜上周的行为上看上去不着急的原因。

其次,朝鲜必需要系统地考虑好:一旦朝鲜的核冻结真的落实后,面对中朝关系、中美关系以及东亚国际关系格局即将发生的翻天覆地变化,朝鲜需要确定什么样的政策和如何应对相关国家的对策。

例如,中国对朝鲜核冻结的立场会如何,中国长期以来坚持的朝鲜半岛无核化政策是否还会坚持下去,未来中朝关系怎样维系等。同样,在朝美关系中朝鲜应该和美国站在一起遏制中国,还是在中美两国间保持平衡以两边获利?

还有,未来朝美关系的发展将会如何?美国会信任朝鲜吗?美国的盟国日本和韩国呢?如果朝鲜全面倒向美国,朝鲜政权和家族统治能否继续存在下去等等。

还有,关于核冻结的操作同样需要具体地策略,以便未来能够游刃有余。

朝鲜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是:核冻结、未来处理和中美的关系,以及与俄罗斯远东的经济合作等事宜,朝鲜需要和俄罗斯商量。朝鲜实际上非常希望能够得到俄罗斯对朝鲜事实拥核的默许并成为其盟友,同时积极参与俄罗斯的远东大开发。作为大国包围中的小国朝鲜,必须这样考虑和准备。

还有,国内劳动党中央全会也要对相关事宜有所准备。

上述这一切都需要提前考虑清楚,虽然这是朝鲜几代领导人的梦想,但真是突然降临,就特别要准备充分。

如此,等几天再同比根讨论,完全必要,也很正常。现在真正着急的是特朗普,美国国内弹劾案已经搞得惶惶不安,朝鲜不能再有问题,否则他就真的不要竞选连任了。

事情的结果不会意外

就当前各方实际利益来看,除非相关方的需要发生重要变化,否则朝鲜核冻结目标变化的几率很小。实事求地讲,这与中国崛起的大背景有关,也与当前对一些事情的处理方式有关。

对朝鲜来说,核冻结实际上意味着默认其拥核国地位了,它无疑彻底解决了自金日成以来朝鲜三代领导人的拥核梦想,朝鲜实在没有理由拒绝这份历史鸿运,尽管实际上是在借中国之力。

此外,解决了实际拥核国地位后,朝鲜下一步可以真正把工作中心转向经济建设,而不用担心安理会制裁决议。因为如果美国默认朝鲜的核冻结,那一系列安理会对朝核决议完全可以被架空。设想,既然美国默认了朝鲜的核冻结,届时美国会遏制韩国与朝鲜进行经济合作?韩国官员前几天还当着美国官员的面说,要大力发展韩朝俄的经济协作呢,而且明确说合作的方向是:电力、能源以及开通连接三地的铁路。同样,美国会遏制俄罗斯与朝鲜的经济合作吗?中国东北地区呢?答案不证自明。实际上对朝鲜这个小的经济体来说,中俄韩三个国家的经济合作已经足够了。

对美国来说,朝鲜的核冻结在军事上可谓百利而少一害。就当前来说,特朗普马上就要开始的竞选连任不会再有朝鲜的恶意破坏了。就长远来说,朝鲜核冻结带来的实际拥核地位以及必然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客观上就会离间中朝关系,那朝鲜的核力量未来究竟主要对着谁呢?结论很清楚。对自己不拥核的日、韩盟国,美国解决其安全关切有很多办法:美国可以打着保卫盟国的旗号,在亚太当地加强核遏制力量和侦测力量,既可以防范朝鲜,更可以遏制中国。此外,美国为此售卖核遏制武器和侦测装备、训练盟国人员乃至增加当地美军,都可以从盟国那里收钱获利。

而俄罗斯呢,其它姑且不论,仅就当前两件事就是现实存在的。第一是,目前外交界盛传,因为俄乌问题的松动,俄美关系有和缓的迹象。第二是,因为朝鲜核冻结带来朝鲜工作中心真正转向经济,它与韩俄两国的经济合作,使普京总统几年前就规划的、以能源和交通为核心的俄罗斯远东大开发也可以实际落地了。俄罗斯的利益点,实际上非常清楚。

从根本上讲,中国作为大国的迅猛崛起为世界、尤其是周边国家带来的本能反应和互动是必然的,也很自然,但恰恰在这个时候需要切记,对外部世界的不安需要因势而利导。笔者认为,除了对方国家的政府和执政党,对于其媒体、在野党、社会组织甚至是企业等其它力量的反应,中国无需以政府官员身份,用斗争的方式直接与对方冲突,因为它们毕竟不代表该国政府。恰当的做法是,用技术性、细节方式回应,或以媒体报道、以及用非政府外交来沟通,一般无需中国政府人员对此类行为直接回应,否则在中国崛起的当下,会产生连锁性的不良反应。据香港已故著名报人金庸介绍:当年他在香港创办《明报》时,刚好大陆经济难民逃港者众多,本来他刚办的小报纸没钱聘请记者,只能每天写社论对付,结果中国采取官方和半官方方式,每天非常正式地回击和批判,结果不仅舆论效果极差,反而捧红了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明报》。这份教训,今天仍然不应忘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