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从美国页岩油产量到石油需求增长放缓,从欧佩克+、美国总统大选到各界对环境的关注,记者为您梳理2020年石油市场看点。



戴维•谢泼德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石油市场最大的噩梦在2019年曾短暂变为现实:一次袭击切断了世界最大原油出口国沙特阿拉伯一半以上的石油产量。

但仅仅一周多后,油价回到事件发生前的水平。部分原因是沙特工厂的复苏速度快于预期,还有一个原因是交易员表示,在美国页岩革命时代,有关石油短缺的担忧很难长期持续。

这些说法可能是有道理的。2019年初,原油价格接近每桶60美元,预计到年底将基本保持在这个水平。市场对于几乎所有打击都能从容应对。

但2020年会否被证明是又一个原油市场异常平静的年头,由强大的美国石油业平息油价波动?石油市场的历史似乎表明,这种结果不太可能出现,自满期将很快被波动性上升取代。交易员和分析师已在展开争论:美国页岩油产量能否真的保持增长?如果不能,石油市场可能会作何反应?

以下是2020年石油市场值得关注的五点。

美国页岩

美国页岩油产量前景最有可能成为决定明年油价走势的最大单一因素。

最近几年,该行业呈现巨大增长,随着供应增速快于需求,这给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简称:欧佩克)带来压力。

但有迹象表明,页岩油产量增长可能会在2020年放缓,甚至最终逆转方向。仍然主宰该行业的小型独立公司发现,融资越来越难,而且难以持续产生正数的自由现金流。

一些分析师认为,美国页岩油产量将在明年上半年扩张,但之后将持平或下滑,这可能导致明年1月至12月的产量基本保持不变。

研究公司Rystad Energy估计,今年,页岩项目投资减少6%,至1290亿美元,该公司还预测,到2020年,页岩项目投资将再缩减11%,尽管该公司仍预计产量将略有增长。

标普全球普氏能源(S&P Global Platts)的克里斯•米格利(Chris Midgley)表示:“随着钻探企业专注于资本纪律,美国页岩行业活动在放缓。”

需求增速放缓

对于石油而言,不确定性因素可能是全球经济的强劲程度。2019年,石油需求不见起色,因为美中贸易战危及持续已10年的经济扩张。

不过,石油需求仍在扩张,首次接近每日1亿桶,但分析师们预测,年度增速将低于1%,这是自2014年油价大幅下滑以来的首次。

印度经济放缓对石油需求没有帮助;该国在推动石油消费增长方面仅次于中国。

PVM oil Associates分析师斯蒂芬•布伦诺克(Stephen Brennock)表示:“明年的石油需求状况以及(很大程度上的)价格前景,将取决于全球经济增长的复苏。”

欧佩克+

自2016年以来,欧佩克(Opec)及俄罗斯等盟友(合称“欧佩克+”)一直在尽力阻击美国页岩油。今年12月初,欧佩克+再次减产,以防止市场在明年上半年因为新的供应而陷入过剩。

它们相对成功地把油价支撑在每桶近60美元,但没什么人预计它们能够显著推高原油价格。


然而,欧佩克自己的分析师预测,明年市场将相对处于平衡,至少在欧佩克维持减产的情况下是这样——并暗示,明年下半年,供需平衡将比上半年更为趋紧,尤其是在美国页岩油生产放缓的情况下。

欧佩克认为,明年对这个卡特尔的原油的需求大约为每日2960万桶——与最新一次减产后的预期产量大致相仿(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大部分石油产量因为美国制裁而被市场拒之门外)。

高盛(Goldman Sachs)分析师表示:“通过关注短期的现货不平衡,欧佩克+正在瞄准偏紧的现货市场。”

美国总统大选

就石油市场而言,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实际上只关乎一个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这位“Twitter总司令”将较低的油价作为其经济政纲的一个关键部分。过去,在他认为欧佩克——尤其是美国的亲密盟友沙特阿拉伯——让油价过高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发送140字符的推文进行猛烈抨击。

一些分析师甚至认为,这促成了沙特决定在12月推动减产,因为沙特可能会发现,在美国大选年减产在形象上会更具挑战性。

考虑到外界普遍认为沙特希望特朗普继续主政(尤其是因为特朗普对伊朗施加的压力),排除美国总统大选对石油命运产生影响的可能性将是愚蠢的。

环境

2019年,投资者——至少是发达世界的投资者——开始认真对待气候变化。

对欧洲各大石油生产企业而言,这促使它们尝试寻找更清洁的业务线,并认真思考未来。它们担忧,银行可能会开始像对待煤矿开采商一样对待它们,有可能限制它们获取资本。

尽管这些企业支付相当丰厚的股息,它们的股价遭受打击,外界越来越形成一种预期,大型石油公司(Big Oil)可能需要加速推进能源转型。这会在2020年发生吗?

对于环境趋势将进一步形成势头的预期正笼罩着整个行业,一些分析师预计2020年代可能是石油消费最终见顶的10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2020年石油市场5大看点

发布日期:2019-12-23 06:55
摘要:从美国页岩油产量到石油需求增长放缓,从欧佩克+、美国总统大选到各界对环境的关注,记者为您梳理2020年石油市场看点。



戴维•谢泼德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石油市场最大的噩梦在2019年曾短暂变为现实:一次袭击切断了世界最大原油出口国沙特阿拉伯一半以上的石油产量。

但仅仅一周多后,油价回到事件发生前的水平。部分原因是沙特工厂的复苏速度快于预期,还有一个原因是交易员表示,在美国页岩革命时代,有关石油短缺的担忧很难长期持续。

这些说法可能是有道理的。2019年初,原油价格接近每桶60美元,预计到年底将基本保持在这个水平。市场对于几乎所有打击都能从容应对。

但2020年会否被证明是又一个原油市场异常平静的年头,由强大的美国石油业平息油价波动?石油市场的历史似乎表明,这种结果不太可能出现,自满期将很快被波动性上升取代。交易员和分析师已在展开争论:美国页岩油产量能否真的保持增长?如果不能,石油市场可能会作何反应?

以下是2020年石油市场值得关注的五点。

美国页岩

美国页岩油产量前景最有可能成为决定明年油价走势的最大单一因素。

最近几年,该行业呈现巨大增长,随着供应增速快于需求,这给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简称:欧佩克)带来压力。

但有迹象表明,页岩油产量增长可能会在2020年放缓,甚至最终逆转方向。仍然主宰该行业的小型独立公司发现,融资越来越难,而且难以持续产生正数的自由现金流。

一些分析师认为,美国页岩油产量将在明年上半年扩张,但之后将持平或下滑,这可能导致明年1月至12月的产量基本保持不变。

研究公司Rystad Energy估计,今年,页岩项目投资减少6%,至1290亿美元,该公司还预测,到2020年,页岩项目投资将再缩减11%,尽管该公司仍预计产量将略有增长。

标普全球普氏能源(S&P Global Platts)的克里斯•米格利(Chris Midgley)表示:“随着钻探企业专注于资本纪律,美国页岩行业活动在放缓。”

需求增速放缓

对于石油而言,不确定性因素可能是全球经济的强劲程度。2019年,石油需求不见起色,因为美中贸易战危及持续已10年的经济扩张。

不过,石油需求仍在扩张,首次接近每日1亿桶,但分析师们预测,年度增速将低于1%,这是自2014年油价大幅下滑以来的首次。

印度经济放缓对石油需求没有帮助;该国在推动石油消费增长方面仅次于中国。

PVM oil Associates分析师斯蒂芬•布伦诺克(Stephen Brennock)表示:“明年的石油需求状况以及(很大程度上的)价格前景,将取决于全球经济增长的复苏。”

欧佩克+

自2016年以来,欧佩克(Opec)及俄罗斯等盟友(合称“欧佩克+”)一直在尽力阻击美国页岩油。今年12月初,欧佩克+再次减产,以防止市场在明年上半年因为新的供应而陷入过剩。

它们相对成功地把油价支撑在每桶近60美元,但没什么人预计它们能够显著推高原油价格。


然而,欧佩克自己的分析师预测,明年市场将相对处于平衡,至少在欧佩克维持减产的情况下是这样——并暗示,明年下半年,供需平衡将比上半年更为趋紧,尤其是在美国页岩油生产放缓的情况下。

欧佩克认为,明年对这个卡特尔的原油的需求大约为每日2960万桶——与最新一次减产后的预期产量大致相仿(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大部分石油产量因为美国制裁而被市场拒之门外)。

高盛(Goldman Sachs)分析师表示:“通过关注短期的现货不平衡,欧佩克+正在瞄准偏紧的现货市场。”

美国总统大选

就石油市场而言,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实际上只关乎一个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这位“Twitter总司令”将较低的油价作为其经济政纲的一个关键部分。过去,在他认为欧佩克——尤其是美国的亲密盟友沙特阿拉伯——让油价过高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发送140字符的推文进行猛烈抨击。

一些分析师甚至认为,这促成了沙特决定在12月推动减产,因为沙特可能会发现,在美国大选年减产在形象上会更具挑战性。

考虑到外界普遍认为沙特希望特朗普继续主政(尤其是因为特朗普对伊朗施加的压力),排除美国总统大选对石油命运产生影响的可能性将是愚蠢的。

环境

2019年,投资者——至少是发达世界的投资者——开始认真对待气候变化。

对欧洲各大石油生产企业而言,这促使它们尝试寻找更清洁的业务线,并认真思考未来。它们担忧,银行可能会开始像对待煤矿开采商一样对待它们,有可能限制它们获取资本。

尽管这些企业支付相当丰厚的股息,它们的股价遭受打击,外界越来越形成一种预期,大型石油公司(Big Oil)可能需要加速推进能源转型。这会在2020年发生吗?

对于环境趋势将进一步形成势头的预期正笼罩着整个行业,一些分析师预计2020年代可能是石油消费最终见顶的10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从美国页岩油产量到石油需求增长放缓,从欧佩克+、美国总统大选到各界对环境的关注,记者为您梳理2020年石油市场看点。



戴维•谢泼德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石油市场最大的噩梦在2019年曾短暂变为现实:一次袭击切断了世界最大原油出口国沙特阿拉伯一半以上的石油产量。

但仅仅一周多后,油价回到事件发生前的水平。部分原因是沙特工厂的复苏速度快于预期,还有一个原因是交易员表示,在美国页岩革命时代,有关石油短缺的担忧很难长期持续。

这些说法可能是有道理的。2019年初,原油价格接近每桶60美元,预计到年底将基本保持在这个水平。市场对于几乎所有打击都能从容应对。

但2020年会否被证明是又一个原油市场异常平静的年头,由强大的美国石油业平息油价波动?石油市场的历史似乎表明,这种结果不太可能出现,自满期将很快被波动性上升取代。交易员和分析师已在展开争论:美国页岩油产量能否真的保持增长?如果不能,石油市场可能会作何反应?

以下是2020年石油市场值得关注的五点。

美国页岩

美国页岩油产量前景最有可能成为决定明年油价走势的最大单一因素。

最近几年,该行业呈现巨大增长,随着供应增速快于需求,这给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简称:欧佩克)带来压力。

但有迹象表明,页岩油产量增长可能会在2020年放缓,甚至最终逆转方向。仍然主宰该行业的小型独立公司发现,融资越来越难,而且难以持续产生正数的自由现金流。

一些分析师认为,美国页岩油产量将在明年上半年扩张,但之后将持平或下滑,这可能导致明年1月至12月的产量基本保持不变。

研究公司Rystad Energy估计,今年,页岩项目投资减少6%,至1290亿美元,该公司还预测,到2020年,页岩项目投资将再缩减11%,尽管该公司仍预计产量将略有增长。

标普全球普氏能源(S&P Global Platts)的克里斯•米格利(Chris Midgley)表示:“随着钻探企业专注于资本纪律,美国页岩行业活动在放缓。”

需求增速放缓

对于石油而言,不确定性因素可能是全球经济的强劲程度。2019年,石油需求不见起色,因为美中贸易战危及持续已10年的经济扩张。

不过,石油需求仍在扩张,首次接近每日1亿桶,但分析师们预测,年度增速将低于1%,这是自2014年油价大幅下滑以来的首次。

印度经济放缓对石油需求没有帮助;该国在推动石油消费增长方面仅次于中国。

PVM oil Associates分析师斯蒂芬•布伦诺克(Stephen Brennock)表示:“明年的石油需求状况以及(很大程度上的)价格前景,将取决于全球经济增长的复苏。”

欧佩克+

自2016年以来,欧佩克(Opec)及俄罗斯等盟友(合称“欧佩克+”)一直在尽力阻击美国页岩油。今年12月初,欧佩克+再次减产,以防止市场在明年上半年因为新的供应而陷入过剩。

它们相对成功地把油价支撑在每桶近60美元,但没什么人预计它们能够显著推高原油价格。


然而,欧佩克自己的分析师预测,明年市场将相对处于平衡,至少在欧佩克维持减产的情况下是这样——并暗示,明年下半年,供需平衡将比上半年更为趋紧,尤其是在美国页岩油生产放缓的情况下。

欧佩克认为,明年对这个卡特尔的原油的需求大约为每日2960万桶——与最新一次减产后的预期产量大致相仿(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大部分石油产量因为美国制裁而被市场拒之门外)。

高盛(Goldman Sachs)分析师表示:“通过关注短期的现货不平衡,欧佩克+正在瞄准偏紧的现货市场。”

美国总统大选

就石油市场而言,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实际上只关乎一个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这位“Twitter总司令”将较低的油价作为其经济政纲的一个关键部分。过去,在他认为欧佩克——尤其是美国的亲密盟友沙特阿拉伯——让油价过高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发送140字符的推文进行猛烈抨击。

一些分析师甚至认为,这促成了沙特决定在12月推动减产,因为沙特可能会发现,在美国大选年减产在形象上会更具挑战性。

考虑到外界普遍认为沙特希望特朗普继续主政(尤其是因为特朗普对伊朗施加的压力),排除美国总统大选对石油命运产生影响的可能性将是愚蠢的。

环境

2019年,投资者——至少是发达世界的投资者——开始认真对待气候变化。

对欧洲各大石油生产企业而言,这促使它们尝试寻找更清洁的业务线,并认真思考未来。它们担忧,银行可能会开始像对待煤矿开采商一样对待它们,有可能限制它们获取资本。

尽管这些企业支付相当丰厚的股息,它们的股价遭受打击,外界越来越形成一种预期,大型石油公司(Big Oil)可能需要加速推进能源转型。这会在2020年发生吗?

对于环境趋势将进一步形成势头的预期正笼罩着整个行业,一些分析师预计2020年代可能是石油消费最终见顶的10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2020年石油市场5大看点

发布日期:2019-12-23 06:55
摘要:从美国页岩油产量到石油需求增长放缓,从欧佩克+、美国总统大选到各界对环境的关注,记者为您梳理2020年石油市场看点。



戴维•谢泼德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石油市场最大的噩梦在2019年曾短暂变为现实:一次袭击切断了世界最大原油出口国沙特阿拉伯一半以上的石油产量。

但仅仅一周多后,油价回到事件发生前的水平。部分原因是沙特工厂的复苏速度快于预期,还有一个原因是交易员表示,在美国页岩革命时代,有关石油短缺的担忧很难长期持续。

这些说法可能是有道理的。2019年初,原油价格接近每桶60美元,预计到年底将基本保持在这个水平。市场对于几乎所有打击都能从容应对。

但2020年会否被证明是又一个原油市场异常平静的年头,由强大的美国石油业平息油价波动?石油市场的历史似乎表明,这种结果不太可能出现,自满期将很快被波动性上升取代。交易员和分析师已在展开争论:美国页岩油产量能否真的保持增长?如果不能,石油市场可能会作何反应?

以下是2020年石油市场值得关注的五点。

美国页岩

美国页岩油产量前景最有可能成为决定明年油价走势的最大单一因素。

最近几年,该行业呈现巨大增长,随着供应增速快于需求,这给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简称:欧佩克)带来压力。

但有迹象表明,页岩油产量增长可能会在2020年放缓,甚至最终逆转方向。仍然主宰该行业的小型独立公司发现,融资越来越难,而且难以持续产生正数的自由现金流。

一些分析师认为,美国页岩油产量将在明年上半年扩张,但之后将持平或下滑,这可能导致明年1月至12月的产量基本保持不变。

研究公司Rystad Energy估计,今年,页岩项目投资减少6%,至1290亿美元,该公司还预测,到2020年,页岩项目投资将再缩减11%,尽管该公司仍预计产量将略有增长。

标普全球普氏能源(S&P Global Platts)的克里斯•米格利(Chris Midgley)表示:“随着钻探企业专注于资本纪律,美国页岩行业活动在放缓。”

需求增速放缓

对于石油而言,不确定性因素可能是全球经济的强劲程度。2019年,石油需求不见起色,因为美中贸易战危及持续已10年的经济扩张。

不过,石油需求仍在扩张,首次接近每日1亿桶,但分析师们预测,年度增速将低于1%,这是自2014年油价大幅下滑以来的首次。

印度经济放缓对石油需求没有帮助;该国在推动石油消费增长方面仅次于中国。

PVM oil Associates分析师斯蒂芬•布伦诺克(Stephen Brennock)表示:“明年的石油需求状况以及(很大程度上的)价格前景,将取决于全球经济增长的复苏。”

欧佩克+

自2016年以来,欧佩克(Opec)及俄罗斯等盟友(合称“欧佩克+”)一直在尽力阻击美国页岩油。今年12月初,欧佩克+再次减产,以防止市场在明年上半年因为新的供应而陷入过剩。

它们相对成功地把油价支撑在每桶近60美元,但没什么人预计它们能够显著推高原油价格。


然而,欧佩克自己的分析师预测,明年市场将相对处于平衡,至少在欧佩克维持减产的情况下是这样——并暗示,明年下半年,供需平衡将比上半年更为趋紧,尤其是在美国页岩油生产放缓的情况下。

欧佩克认为,明年对这个卡特尔的原油的需求大约为每日2960万桶——与最新一次减产后的预期产量大致相仿(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大部分石油产量因为美国制裁而被市场拒之门外)。

高盛(Goldman Sachs)分析师表示:“通过关注短期的现货不平衡,欧佩克+正在瞄准偏紧的现货市场。”

美国总统大选

就石油市场而言,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实际上只关乎一个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这位“Twitter总司令”将较低的油价作为其经济政纲的一个关键部分。过去,在他认为欧佩克——尤其是美国的亲密盟友沙特阿拉伯——让油价过高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发送140字符的推文进行猛烈抨击。

一些分析师甚至认为,这促成了沙特决定在12月推动减产,因为沙特可能会发现,在美国大选年减产在形象上会更具挑战性。

考虑到外界普遍认为沙特希望特朗普继续主政(尤其是因为特朗普对伊朗施加的压力),排除美国总统大选对石油命运产生影响的可能性将是愚蠢的。

环境

2019年,投资者——至少是发达世界的投资者——开始认真对待气候变化。

对欧洲各大石油生产企业而言,这促使它们尝试寻找更清洁的业务线,并认真思考未来。它们担忧,银行可能会开始像对待煤矿开采商一样对待它们,有可能限制它们获取资本。

尽管这些企业支付相当丰厚的股息,它们的股价遭受打击,外界越来越形成一种预期,大型石油公司(Big Oil)可能需要加速推进能源转型。这会在2020年发生吗?

对于环境趋势将进一步形成势头的预期正笼罩着整个行业,一些分析师预计2020年代可能是石油消费最终见顶的10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从美国页岩油产量到石油需求增长放缓,从欧佩克+、美国总统大选到各界对环境的关注,记者为您梳理2020年石油市场看点。



戴维•谢泼德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石油市场最大的噩梦在2019年曾短暂变为现实:一次袭击切断了世界最大原油出口国沙特阿拉伯一半以上的石油产量。

但仅仅一周多后,油价回到事件发生前的水平。部分原因是沙特工厂的复苏速度快于预期,还有一个原因是交易员表示,在美国页岩革命时代,有关石油短缺的担忧很难长期持续。

这些说法可能是有道理的。2019年初,原油价格接近每桶60美元,预计到年底将基本保持在这个水平。市场对于几乎所有打击都能从容应对。

但2020年会否被证明是又一个原油市场异常平静的年头,由强大的美国石油业平息油价波动?石油市场的历史似乎表明,这种结果不太可能出现,自满期将很快被波动性上升取代。交易员和分析师已在展开争论:美国页岩油产量能否真的保持增长?如果不能,石油市场可能会作何反应?

以下是2020年石油市场值得关注的五点。

美国页岩

美国页岩油产量前景最有可能成为决定明年油价走势的最大单一因素。

最近几年,该行业呈现巨大增长,随着供应增速快于需求,这给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简称:欧佩克)带来压力。

但有迹象表明,页岩油产量增长可能会在2020年放缓,甚至最终逆转方向。仍然主宰该行业的小型独立公司发现,融资越来越难,而且难以持续产生正数的自由现金流。

一些分析师认为,美国页岩油产量将在明年上半年扩张,但之后将持平或下滑,这可能导致明年1月至12月的产量基本保持不变。

研究公司Rystad Energy估计,今年,页岩项目投资减少6%,至1290亿美元,该公司还预测,到2020年,页岩项目投资将再缩减11%,尽管该公司仍预计产量将略有增长。

标普全球普氏能源(S&P Global Platts)的克里斯•米格利(Chris Midgley)表示:“随着钻探企业专注于资本纪律,美国页岩行业活动在放缓。”

需求增速放缓

对于石油而言,不确定性因素可能是全球经济的强劲程度。2019年,石油需求不见起色,因为美中贸易战危及持续已10年的经济扩张。

不过,石油需求仍在扩张,首次接近每日1亿桶,但分析师们预测,年度增速将低于1%,这是自2014年油价大幅下滑以来的首次。

印度经济放缓对石油需求没有帮助;该国在推动石油消费增长方面仅次于中国。

PVM oil Associates分析师斯蒂芬•布伦诺克(Stephen Brennock)表示:“明年的石油需求状况以及(很大程度上的)价格前景,将取决于全球经济增长的复苏。”

欧佩克+

自2016年以来,欧佩克(Opec)及俄罗斯等盟友(合称“欧佩克+”)一直在尽力阻击美国页岩油。今年12月初,欧佩克+再次减产,以防止市场在明年上半年因为新的供应而陷入过剩。

它们相对成功地把油价支撑在每桶近60美元,但没什么人预计它们能够显著推高原油价格。


然而,欧佩克自己的分析师预测,明年市场将相对处于平衡,至少在欧佩克维持减产的情况下是这样——并暗示,明年下半年,供需平衡将比上半年更为趋紧,尤其是在美国页岩油生产放缓的情况下。

欧佩克认为,明年对这个卡特尔的原油的需求大约为每日2960万桶——与最新一次减产后的预期产量大致相仿(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大部分石油产量因为美国制裁而被市场拒之门外)。

高盛(Goldman Sachs)分析师表示:“通过关注短期的现货不平衡,欧佩克+正在瞄准偏紧的现货市场。”

美国总统大选

就石油市场而言,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实际上只关乎一个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这位“Twitter总司令”将较低的油价作为其经济政纲的一个关键部分。过去,在他认为欧佩克——尤其是美国的亲密盟友沙特阿拉伯——让油价过高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发送140字符的推文进行猛烈抨击。

一些分析师甚至认为,这促成了沙特决定在12月推动减产,因为沙特可能会发现,在美国大选年减产在形象上会更具挑战性。

考虑到外界普遍认为沙特希望特朗普继续主政(尤其是因为特朗普对伊朗施加的压力),排除美国总统大选对石油命运产生影响的可能性将是愚蠢的。

环境

2019年,投资者——至少是发达世界的投资者——开始认真对待气候变化。

对欧洲各大石油生产企业而言,这促使它们尝试寻找更清洁的业务线,并认真思考未来。它们担忧,银行可能会开始像对待煤矿开采商一样对待它们,有可能限制它们获取资本。

尽管这些企业支付相当丰厚的股息,它们的股价遭受打击,外界越来越形成一种预期,大型石油公司(Big Oil)可能需要加速推进能源转型。这会在2020年发生吗?

对于环境趋势将进一步形成势头的预期正笼罩着整个行业,一些分析师预计2020年代可能是石油消费最终见顶的10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