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叶问”系列电影仍然拥有很强的票房号召力;这一类型的电影始终能够受到中国人喜欢的原因与长期以来受到强势的盎格鲁-撒克逊文化压制所形成的愤懑不无关联。



OR--商业新媒体 】12月21日下午,忙完采访赶着去电影院看了《叶问4:完结篇》,整个影厅几乎座无虚席,只买到了一个非常靠边的位置。不得不承认,作为华语功夫片硕果仅存的经典IP,“叶问”系列电影仍然拥有很强的票房号召力。猫眼数据显示,截至12月22日0点,12月20日在中国大陆上映的电影《叶问4:完结篇》两天的票房就达到了2.25亿元;相比较而言,另一部与其同一天上映的热门电影《星球大战:天行者崛起》的累计票房只有7267.2万元。

作为继承了“黄飞鸿”系列、“霍元甲”系列等硬核功夫片基因的电影系列,“叶问”系列电影仍然以精彩的打斗见长,而这部《叶问4:完结篇》在这方面完全没有让观众失望。由袁和平担纲武术指导、甄子丹主演的该片,仍然奉献给了影迷熟悉的味道。所以在票房爆发的同时,这部电影获得的评价也不算低:在豆瓣,《叶问4:完结篇》的评分为7.3分;在IMDb该片的评分则是7.8;在烂番茄网站,烂番茄新鲜度为82%。

最吸引我的却是一些细节。

在剧情进展到中段的时候,唐人街武馆的师傅们被前来挑衅的空手道师傅打伤,叶问带领众人聚集在李小龙的武馆中治伤,大伙义愤填膺,纷纷诉说美国人如何欺负华人。有一个人提到,在修建连接美国东西海岸规模巨大的铁路工程中,华人劳工做出了巨大贡献,却并没有得到任何感谢。我的心突然就揪了一下,仿佛触碰到了一直未痊愈的旧伤。请相信我,编剧在这里特意加这段台词绝对大有深意,因为这背后连接的是一段有关我们这个民族被深埋的悲惨记忆。我自问不是一个脆弱的人,然而很多年以前当我初次读到相关史料的时候,却不止一次泪流满面,无法卒读。

很多人知道,最早移民北美的黑人是因为臭名昭著的黑奴贸易,却鲜有人知道,最早移民北美的华人也有类似的经历。

1800年代初,延续了400年的黑奴贸易被废止之后,为了解决遍布全世界的殖民地用工荒问题,西方殖民者转而从中国和印度引进劳工。这种劳工,西方人称之为“苦力”(Coolie Labor),中国人则自嘲为“猪仔”。虽然名义上为合法劳工,实质却与奴隶无异。至于为什么叫“猪仔”,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院长庄国土曾经在凤凰卫视一档有关的节目中解释说:“猪仔实际上是一个广东话了,华工不是被抓到船上去吗,船上去就是要给他们吃,不一定是每个人有一个碗,就是一个大锅,你再熬一点什么东西吃,然后每个人都蹲着,就像喂猪一样。”

1842年,中英《南京条约》签订后,当时的清政府被迫开放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五处港口进行对外贸易,在这些通商口岸就开办了大量的招工所,也被称作“猪仔馆”。之后随着不平等条约越签越多,更多的通商口岸都出现了“猪仔馆”。现在游人如织的厦门鼓浪屿、澳门大三巴牌坊,就是当年“猪仔馆”林立的地方。

由广州市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撰的《广州文史资料》的记载,“当时是中国清朝末年,中国人民外受帝国主义的军事、政治、文化和经济的侵略,内受清王朝和地主豪绅的压迫榨取,加上天灾和兵、匪之害,使农村破产,民生凋敝,农民纷纷流向各大城市和国外,受尽饥寒痛苦;一些人口贩子就趁机活动,在中国口岸如福州、厦门、海口、广州湾(湛江)设立秘密的卖‘猪仔’机构,诱骗破产的中国人民,让他们自己出卖自己赴南洋‘碰运气’、‘找财路’,不少人就此上当。还有不少人明知这是危险的事,但没有别的生路可走,也无可奈何地将自己出卖了!这就是震动一时的‘卖猪仔’惨剧。”

“‘猪仔’的‘卖身契’,一般是卖身作‘猪仔’的人填写‘自愿’往某地工作的契约(合同)。订明工作期限,工资待遇。期限分为十年、五年、三年三种。十年期限的先给安家费二十银元;五年的给十五元;三年的给十三元。待遇栏不填或填写得十分含糊,如‘一日三餐、供住宿’之类。‘猪仔’一到目的地码头,押送‘猪仔’的把头就把几个‘猪仔’分成一堆,一堆堆地将他们的长辫(那时还留辫子)互相扎绑起来,以防逃走。随后即被强迫劳动:开辟马路、修建港口,披荆斩棘,用繁重的体力劳动拼命开发原始森林。每日工作十二小时,按体力强弱每月支取叻币(当地银元)七元、五元或三元,每月扣伙食费一元八角。住的是他们自己用锌片盖成的低矮小屋。每屋住一分队(卅多人)。东南亚地处热带,白天阳光蒸灼,室内闷热,至久不散;加上森林内蚊蝇极多,吮人血液,痕痒彻心。他们又受山林瘴气侵袭,劳累过度,瘟疫时生,根本没有什么卫生医药;发病与死亡率极高。白天劳动,就在烈日灼热下和监工的皮鞭的淫威下竭尽气力。为着生活,为着上了当的“契约”,只好忍气吞声,熬着痛苦的日子。稍为反抗的,马上就被拉去监禁,或在皮鞭下抽打至重伤、死亡。”

正如引文记载,最早的“猪仔”是去南洋(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和泰国等地)。不过在1848年1月美国旧金山(San Francisco)发现金矿之后,开始有大量的中国人采用“卖猪仔”的方式去到美国。根据维基百科,“1849年(发现金矿的)消息传到中国,随即有323个广东人前往淘金。1849年又有450人达到旧金山,1852年有两万人到达。他们主要来自于广东台山、开平和恩平地区,比如1854年宁阳会馆就接待台山籍人8349人。”到1900年,到达加利福尼亚的中国人有30万人,而在1849年之前,美国的华人只有不到400人。需要注意的是,资料记载的仅仅是最终到达的中国苦力的人数。事实上,由于出国约需2到5个月的航程,“猪仔”全程被囚禁于船舱内,生活条件极端恶劣,华工的死亡率平均在30%——50%之间。据记载,为了防止华工跳海逃生或者反抗,人口贩子会把华工的手脚绑起来关在船舱内,把舱门用铁条钉起来,只留一个比脸盆口大点的洞,华工吃喝拉撒都只能在船舱里进行,导致遍地屎尿,卫生状况极度恶劣。为了增加运量,人口贩子还会在船舱内增设夹层,最后留给华工的往往只有“一尺之地”,华工们只好“日则并肩叠膝而坐,夜则交股架足而眠”。当时的美国驻厦门领事希亚特在给其国务卿的信中写到从厦门起航到美国的苦力情况:“同非法奴隶贸易相比,毫不逊色(指装载拥挤的程度)”。由于船上的水、食物和医疗的缺乏,不少苦力在途中生病致死,还没有死的病者,甚至会被活活抛进海里。

1860年代,由于旧金山地区河床表面金矿大部分被淘走,淘金难度增加,很多中国人转向澳大利亚的“新金山”(墨尔本)等地,还有一部分人留在当地开起了洗衣店和中餐馆。为数不少的人则涌向了1863年开工的,连接美国东西海岸的第一条铁路工程“太平洋铁路”(Pacific Railroad)。高峰时期,有1万到1.5万华工在为该工程工作,总计有2万华工投入了该工程。在美国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的铁路工人薪水发放记录中,华工的比例在工程后期甚至高达95%。

1866年,在被称为合恩角的花岗岩石墙的悬崖峭壁上开凿塞拉岭通道时,被开山的火药炸死以及坠入悬崖下的华工不计其数。《美洲华侨史话》记载:“在修筑100英里的塞拉山脉地段的铁路时,华工的死亡率高达10%以上”。1867年冬天开凿长达1600英尺的唐纳隧道时,美国遭遇史上罕见寒冬,约有500到1000名华工死于严寒和雪崩。1970年,人们从当地沙漠中挖出2000磅(约合907.2公斤)的华工尸骨。太平洋铁路至今流传一句话:“每根枕木下面都有一具华工的尸骨”。

在挖掘机械不足的条件下,工人们经常要在极端环境中开山劈石、清除障碍物、钻探隧道、建造挡土墙等,所有工作几乎都是华工徒手完成。即使在这样的条件下,华工还一度创造了12小时铺轨10英里200英尺(约合16.41公里)的世界纪录,整个横穿大陆铁路提前了整整7年完工。

相比其他工人,华工吃苦耐劳,不酗酒,很少闹事,大部分人会省下微薄的薪水寄回远在大洋彼岸的家乡。

然而,华工付出的巨大牺牲并没有为自己带来利益。在整个工程的建设过程中,华工一直在遭受歧视,铁路公司每月付给白种工人35美元,还提供食宿;付给华工的却只有26美元,还不供食宿。另外,所有的华工都没有人身保险,公司还不承担对工人家属的任何义务。

1869年5月10日,横贯北美大陆的大铁路在犹他州的普洛蒙托莱正式接通,美国各地举国欢庆,在这个举世瞩目的工程中,华工完成了超过五分之四的工作,然而庆祝铁路竣工的庆祝活动中,游行队伍里却连一个华工代表都没有。

铁路建成之后,工地上所有的华工都被解雇。只能另寻出路的华工涌入了美国西部的就业市场,吃苦耐劳的华工再一次把挑三拣四的白人比了下去,失业的白人因此认为华工抢了他们的饭碗,对他们分外仇视。1873年爆发的经济危机让这种矛盾越发尖锐,部分白人喊出了“不给华人一个工作机会”口号,恶性排华事件日益频繁。在美国的报刊上,华人被形容为愚昧的、不肯被同化的、不讲卫生的、道德败坏的劣等人种,他们的服饰被嘲笑,他们的长辫子被形容为猪尾巴,甚至,他们被人比做了猪。

1880年10月31日,丹佛市的白人暴徒围攻当地华人,焚掠唐人街,造成1人死亡、数人受伤,华人财产损失达数万美元。虽经中国驻美公使陈兰彬全力周旋,但美国政府拒绝惩办凶手、赔偿损失。

1882年这种排华情绪达到顶峰,美国国会通过了历史上第一个禁止自由移民的法案《柏林盖姆条约修正案》,法案规定10年内暂不接受华工移民,并且对非美国出生的所有华人后裔的国籍不予承认。该法案是在美国通过的第一部针对特定族群的移民法。当时全美约23万华人,只能被“法案”局限在唐人街里生活,成为自由美国的劣等公民。其1884年修正案更强化了允许先前到来的入境移民离开美国和回国的规定,直到1943年才被废止。

我都不忍心再写下去了……

了解了这段历史,就能知道《叶问4:完结篇》中太极拳传人万宗华为什么一直在反复告诉叶问:你没在美国生活过,你不懂。

清末之后,羸弱的祖国始终无法给这些海外的游子以支持,他们受了外人的欺负只能选择一忍再忍。从某种意义上说,海外的华侨更希望身后能够有一个强大的祖国。这也就是为什么1900年前后,康有为在海外发起的“勤王”募捐一次就能获得侨商30万银元的捐助。1911年孙中山在北美发起募捐演讲,经常有华工愿意捐出一个月两个月的血汗工资。

从当年《精武门》中李小龙一脚踢碎“东亚病夫”的牌匾,到现如今《叶问4》中叶问痛殴海军陆战队教官,应该看到,这一类型的电影始终能够受到中国人喜欢的原因与长期以来受到强势的盎格鲁-撒克逊文化压制所形成的愤懑不无关联,也应该能够理解包括李小龙在内的海外华人在提高华人地位,弘扬中华文化方面所做出努力的不容易。撰文/王图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豆瓣7.3分,猫眼9.5分,叶问4上映两天票房全国冠军

发布日期:2019-12-22 16:49
摘要:“叶问”系列电影仍然拥有很强的票房号召力;这一类型的电影始终能够受到中国人喜欢的原因与长期以来受到强势的盎格鲁-撒克逊文化压制所形成的愤懑不无关联。



OR--商业新媒体 】12月21日下午,忙完采访赶着去电影院看了《叶问4:完结篇》,整个影厅几乎座无虚席,只买到了一个非常靠边的位置。不得不承认,作为华语功夫片硕果仅存的经典IP,“叶问”系列电影仍然拥有很强的票房号召力。猫眼数据显示,截至12月22日0点,12月20日在中国大陆上映的电影《叶问4:完结篇》两天的票房就达到了2.25亿元;相比较而言,另一部与其同一天上映的热门电影《星球大战:天行者崛起》的累计票房只有7267.2万元。

作为继承了“黄飞鸿”系列、“霍元甲”系列等硬核功夫片基因的电影系列,“叶问”系列电影仍然以精彩的打斗见长,而这部《叶问4:完结篇》在这方面完全没有让观众失望。由袁和平担纲武术指导、甄子丹主演的该片,仍然奉献给了影迷熟悉的味道。所以在票房爆发的同时,这部电影获得的评价也不算低:在豆瓣,《叶问4:完结篇》的评分为7.3分;在IMDb该片的评分则是7.8;在烂番茄网站,烂番茄新鲜度为82%。

最吸引我的却是一些细节。

在剧情进展到中段的时候,唐人街武馆的师傅们被前来挑衅的空手道师傅打伤,叶问带领众人聚集在李小龙的武馆中治伤,大伙义愤填膺,纷纷诉说美国人如何欺负华人。有一个人提到,在修建连接美国东西海岸规模巨大的铁路工程中,华人劳工做出了巨大贡献,却并没有得到任何感谢。我的心突然就揪了一下,仿佛触碰到了一直未痊愈的旧伤。请相信我,编剧在这里特意加这段台词绝对大有深意,因为这背后连接的是一段有关我们这个民族被深埋的悲惨记忆。我自问不是一个脆弱的人,然而很多年以前当我初次读到相关史料的时候,却不止一次泪流满面,无法卒读。

很多人知道,最早移民北美的黑人是因为臭名昭著的黑奴贸易,却鲜有人知道,最早移民北美的华人也有类似的经历。

1800年代初,延续了400年的黑奴贸易被废止之后,为了解决遍布全世界的殖民地用工荒问题,西方殖民者转而从中国和印度引进劳工。这种劳工,西方人称之为“苦力”(Coolie Labor),中国人则自嘲为“猪仔”。虽然名义上为合法劳工,实质却与奴隶无异。至于为什么叫“猪仔”,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院长庄国土曾经在凤凰卫视一档有关的节目中解释说:“猪仔实际上是一个广东话了,华工不是被抓到船上去吗,船上去就是要给他们吃,不一定是每个人有一个碗,就是一个大锅,你再熬一点什么东西吃,然后每个人都蹲着,就像喂猪一样。”

1842年,中英《南京条约》签订后,当时的清政府被迫开放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五处港口进行对外贸易,在这些通商口岸就开办了大量的招工所,也被称作“猪仔馆”。之后随着不平等条约越签越多,更多的通商口岸都出现了“猪仔馆”。现在游人如织的厦门鼓浪屿、澳门大三巴牌坊,就是当年“猪仔馆”林立的地方。

由广州市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撰的《广州文史资料》的记载,“当时是中国清朝末年,中国人民外受帝国主义的军事、政治、文化和经济的侵略,内受清王朝和地主豪绅的压迫榨取,加上天灾和兵、匪之害,使农村破产,民生凋敝,农民纷纷流向各大城市和国外,受尽饥寒痛苦;一些人口贩子就趁机活动,在中国口岸如福州、厦门、海口、广州湾(湛江)设立秘密的卖‘猪仔’机构,诱骗破产的中国人民,让他们自己出卖自己赴南洋‘碰运气’、‘找财路’,不少人就此上当。还有不少人明知这是危险的事,但没有别的生路可走,也无可奈何地将自己出卖了!这就是震动一时的‘卖猪仔’惨剧。”

“‘猪仔’的‘卖身契’,一般是卖身作‘猪仔’的人填写‘自愿’往某地工作的契约(合同)。订明工作期限,工资待遇。期限分为十年、五年、三年三种。十年期限的先给安家费二十银元;五年的给十五元;三年的给十三元。待遇栏不填或填写得十分含糊,如‘一日三餐、供住宿’之类。‘猪仔’一到目的地码头,押送‘猪仔’的把头就把几个‘猪仔’分成一堆,一堆堆地将他们的长辫(那时还留辫子)互相扎绑起来,以防逃走。随后即被强迫劳动:开辟马路、修建港口,披荆斩棘,用繁重的体力劳动拼命开发原始森林。每日工作十二小时,按体力强弱每月支取叻币(当地银元)七元、五元或三元,每月扣伙食费一元八角。住的是他们自己用锌片盖成的低矮小屋。每屋住一分队(卅多人)。东南亚地处热带,白天阳光蒸灼,室内闷热,至久不散;加上森林内蚊蝇极多,吮人血液,痕痒彻心。他们又受山林瘴气侵袭,劳累过度,瘟疫时生,根本没有什么卫生医药;发病与死亡率极高。白天劳动,就在烈日灼热下和监工的皮鞭的淫威下竭尽气力。为着生活,为着上了当的“契约”,只好忍气吞声,熬着痛苦的日子。稍为反抗的,马上就被拉去监禁,或在皮鞭下抽打至重伤、死亡。”

正如引文记载,最早的“猪仔”是去南洋(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和泰国等地)。不过在1848年1月美国旧金山(San Francisco)发现金矿之后,开始有大量的中国人采用“卖猪仔”的方式去到美国。根据维基百科,“1849年(发现金矿的)消息传到中国,随即有323个广东人前往淘金。1849年又有450人达到旧金山,1852年有两万人到达。他们主要来自于广东台山、开平和恩平地区,比如1854年宁阳会馆就接待台山籍人8349人。”到1900年,到达加利福尼亚的中国人有30万人,而在1849年之前,美国的华人只有不到400人。需要注意的是,资料记载的仅仅是最终到达的中国苦力的人数。事实上,由于出国约需2到5个月的航程,“猪仔”全程被囚禁于船舱内,生活条件极端恶劣,华工的死亡率平均在30%——50%之间。据记载,为了防止华工跳海逃生或者反抗,人口贩子会把华工的手脚绑起来关在船舱内,把舱门用铁条钉起来,只留一个比脸盆口大点的洞,华工吃喝拉撒都只能在船舱里进行,导致遍地屎尿,卫生状况极度恶劣。为了增加运量,人口贩子还会在船舱内增设夹层,最后留给华工的往往只有“一尺之地”,华工们只好“日则并肩叠膝而坐,夜则交股架足而眠”。当时的美国驻厦门领事希亚特在给其国务卿的信中写到从厦门起航到美国的苦力情况:“同非法奴隶贸易相比,毫不逊色(指装载拥挤的程度)”。由于船上的水、食物和医疗的缺乏,不少苦力在途中生病致死,还没有死的病者,甚至会被活活抛进海里。

1860年代,由于旧金山地区河床表面金矿大部分被淘走,淘金难度增加,很多中国人转向澳大利亚的“新金山”(墨尔本)等地,还有一部分人留在当地开起了洗衣店和中餐馆。为数不少的人则涌向了1863年开工的,连接美国东西海岸的第一条铁路工程“太平洋铁路”(Pacific Railroad)。高峰时期,有1万到1.5万华工在为该工程工作,总计有2万华工投入了该工程。在美国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的铁路工人薪水发放记录中,华工的比例在工程后期甚至高达95%。

1866年,在被称为合恩角的花岗岩石墙的悬崖峭壁上开凿塞拉岭通道时,被开山的火药炸死以及坠入悬崖下的华工不计其数。《美洲华侨史话》记载:“在修筑100英里的塞拉山脉地段的铁路时,华工的死亡率高达10%以上”。1867年冬天开凿长达1600英尺的唐纳隧道时,美国遭遇史上罕见寒冬,约有500到1000名华工死于严寒和雪崩。1970年,人们从当地沙漠中挖出2000磅(约合907.2公斤)的华工尸骨。太平洋铁路至今流传一句话:“每根枕木下面都有一具华工的尸骨”。

在挖掘机械不足的条件下,工人们经常要在极端环境中开山劈石、清除障碍物、钻探隧道、建造挡土墙等,所有工作几乎都是华工徒手完成。即使在这样的条件下,华工还一度创造了12小时铺轨10英里200英尺(约合16.41公里)的世界纪录,整个横穿大陆铁路提前了整整7年完工。

相比其他工人,华工吃苦耐劳,不酗酒,很少闹事,大部分人会省下微薄的薪水寄回远在大洋彼岸的家乡。

然而,华工付出的巨大牺牲并没有为自己带来利益。在整个工程的建设过程中,华工一直在遭受歧视,铁路公司每月付给白种工人35美元,还提供食宿;付给华工的却只有26美元,还不供食宿。另外,所有的华工都没有人身保险,公司还不承担对工人家属的任何义务。

1869年5月10日,横贯北美大陆的大铁路在犹他州的普洛蒙托莱正式接通,美国各地举国欢庆,在这个举世瞩目的工程中,华工完成了超过五分之四的工作,然而庆祝铁路竣工的庆祝活动中,游行队伍里却连一个华工代表都没有。

铁路建成之后,工地上所有的华工都被解雇。只能另寻出路的华工涌入了美国西部的就业市场,吃苦耐劳的华工再一次把挑三拣四的白人比了下去,失业的白人因此认为华工抢了他们的饭碗,对他们分外仇视。1873年爆发的经济危机让这种矛盾越发尖锐,部分白人喊出了“不给华人一个工作机会”口号,恶性排华事件日益频繁。在美国的报刊上,华人被形容为愚昧的、不肯被同化的、不讲卫生的、道德败坏的劣等人种,他们的服饰被嘲笑,他们的长辫子被形容为猪尾巴,甚至,他们被人比做了猪。

1880年10月31日,丹佛市的白人暴徒围攻当地华人,焚掠唐人街,造成1人死亡、数人受伤,华人财产损失达数万美元。虽经中国驻美公使陈兰彬全力周旋,但美国政府拒绝惩办凶手、赔偿损失。

1882年这种排华情绪达到顶峰,美国国会通过了历史上第一个禁止自由移民的法案《柏林盖姆条约修正案》,法案规定10年内暂不接受华工移民,并且对非美国出生的所有华人后裔的国籍不予承认。该法案是在美国通过的第一部针对特定族群的移民法。当时全美约23万华人,只能被“法案”局限在唐人街里生活,成为自由美国的劣等公民。其1884年修正案更强化了允许先前到来的入境移民离开美国和回国的规定,直到1943年才被废止。

我都不忍心再写下去了……

了解了这段历史,就能知道《叶问4:完结篇》中太极拳传人万宗华为什么一直在反复告诉叶问:你没在美国生活过,你不懂。

清末之后,羸弱的祖国始终无法给这些海外的游子以支持,他们受了外人的欺负只能选择一忍再忍。从某种意义上说,海外的华侨更希望身后能够有一个强大的祖国。这也就是为什么1900年前后,康有为在海外发起的“勤王”募捐一次就能获得侨商30万银元的捐助。1911年孙中山在北美发起募捐演讲,经常有华工愿意捐出一个月两个月的血汗工资。

从当年《精武门》中李小龙一脚踢碎“东亚病夫”的牌匾,到现如今《叶问4》中叶问痛殴海军陆战队教官,应该看到,这一类型的电影始终能够受到中国人喜欢的原因与长期以来受到强势的盎格鲁-撒克逊文化压制所形成的愤懑不无关联,也应该能够理解包括李小龙在内的海外华人在提高华人地位,弘扬中华文化方面所做出努力的不容易。撰文/王图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叶问”系列电影仍然拥有很强的票房号召力;这一类型的电影始终能够受到中国人喜欢的原因与长期以来受到强势的盎格鲁-撒克逊文化压制所形成的愤懑不无关联。



OR--商业新媒体 】12月21日下午,忙完采访赶着去电影院看了《叶问4:完结篇》,整个影厅几乎座无虚席,只买到了一个非常靠边的位置。不得不承认,作为华语功夫片硕果仅存的经典IP,“叶问”系列电影仍然拥有很强的票房号召力。猫眼数据显示,截至12月22日0点,12月20日在中国大陆上映的电影《叶问4:完结篇》两天的票房就达到了2.25亿元;相比较而言,另一部与其同一天上映的热门电影《星球大战:天行者崛起》的累计票房只有7267.2万元。

作为继承了“黄飞鸿”系列、“霍元甲”系列等硬核功夫片基因的电影系列,“叶问”系列电影仍然以精彩的打斗见长,而这部《叶问4:完结篇》在这方面完全没有让观众失望。由袁和平担纲武术指导、甄子丹主演的该片,仍然奉献给了影迷熟悉的味道。所以在票房爆发的同时,这部电影获得的评价也不算低:在豆瓣,《叶问4:完结篇》的评分为7.3分;在IMDb该片的评分则是7.8;在烂番茄网站,烂番茄新鲜度为82%。

最吸引我的却是一些细节。

在剧情进展到中段的时候,唐人街武馆的师傅们被前来挑衅的空手道师傅打伤,叶问带领众人聚集在李小龙的武馆中治伤,大伙义愤填膺,纷纷诉说美国人如何欺负华人。有一个人提到,在修建连接美国东西海岸规模巨大的铁路工程中,华人劳工做出了巨大贡献,却并没有得到任何感谢。我的心突然就揪了一下,仿佛触碰到了一直未痊愈的旧伤。请相信我,编剧在这里特意加这段台词绝对大有深意,因为这背后连接的是一段有关我们这个民族被深埋的悲惨记忆。我自问不是一个脆弱的人,然而很多年以前当我初次读到相关史料的时候,却不止一次泪流满面,无法卒读。

很多人知道,最早移民北美的黑人是因为臭名昭著的黑奴贸易,却鲜有人知道,最早移民北美的华人也有类似的经历。

1800年代初,延续了400年的黑奴贸易被废止之后,为了解决遍布全世界的殖民地用工荒问题,西方殖民者转而从中国和印度引进劳工。这种劳工,西方人称之为“苦力”(Coolie Labor),中国人则自嘲为“猪仔”。虽然名义上为合法劳工,实质却与奴隶无异。至于为什么叫“猪仔”,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院长庄国土曾经在凤凰卫视一档有关的节目中解释说:“猪仔实际上是一个广东话了,华工不是被抓到船上去吗,船上去就是要给他们吃,不一定是每个人有一个碗,就是一个大锅,你再熬一点什么东西吃,然后每个人都蹲着,就像喂猪一样。”

1842年,中英《南京条约》签订后,当时的清政府被迫开放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五处港口进行对外贸易,在这些通商口岸就开办了大量的招工所,也被称作“猪仔馆”。之后随着不平等条约越签越多,更多的通商口岸都出现了“猪仔馆”。现在游人如织的厦门鼓浪屿、澳门大三巴牌坊,就是当年“猪仔馆”林立的地方。

由广州市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撰的《广州文史资料》的记载,“当时是中国清朝末年,中国人民外受帝国主义的军事、政治、文化和经济的侵略,内受清王朝和地主豪绅的压迫榨取,加上天灾和兵、匪之害,使农村破产,民生凋敝,农民纷纷流向各大城市和国外,受尽饥寒痛苦;一些人口贩子就趁机活动,在中国口岸如福州、厦门、海口、广州湾(湛江)设立秘密的卖‘猪仔’机构,诱骗破产的中国人民,让他们自己出卖自己赴南洋‘碰运气’、‘找财路’,不少人就此上当。还有不少人明知这是危险的事,但没有别的生路可走,也无可奈何地将自己出卖了!这就是震动一时的‘卖猪仔’惨剧。”

“‘猪仔’的‘卖身契’,一般是卖身作‘猪仔’的人填写‘自愿’往某地工作的契约(合同)。订明工作期限,工资待遇。期限分为十年、五年、三年三种。十年期限的先给安家费二十银元;五年的给十五元;三年的给十三元。待遇栏不填或填写得十分含糊,如‘一日三餐、供住宿’之类。‘猪仔’一到目的地码头,押送‘猪仔’的把头就把几个‘猪仔’分成一堆,一堆堆地将他们的长辫(那时还留辫子)互相扎绑起来,以防逃走。随后即被强迫劳动:开辟马路、修建港口,披荆斩棘,用繁重的体力劳动拼命开发原始森林。每日工作十二小时,按体力强弱每月支取叻币(当地银元)七元、五元或三元,每月扣伙食费一元八角。住的是他们自己用锌片盖成的低矮小屋。每屋住一分队(卅多人)。东南亚地处热带,白天阳光蒸灼,室内闷热,至久不散;加上森林内蚊蝇极多,吮人血液,痕痒彻心。他们又受山林瘴气侵袭,劳累过度,瘟疫时生,根本没有什么卫生医药;发病与死亡率极高。白天劳动,就在烈日灼热下和监工的皮鞭的淫威下竭尽气力。为着生活,为着上了当的“契约”,只好忍气吞声,熬着痛苦的日子。稍为反抗的,马上就被拉去监禁,或在皮鞭下抽打至重伤、死亡。”

正如引文记载,最早的“猪仔”是去南洋(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和泰国等地)。不过在1848年1月美国旧金山(San Francisco)发现金矿之后,开始有大量的中国人采用“卖猪仔”的方式去到美国。根据维基百科,“1849年(发现金矿的)消息传到中国,随即有323个广东人前往淘金。1849年又有450人达到旧金山,1852年有两万人到达。他们主要来自于广东台山、开平和恩平地区,比如1854年宁阳会馆就接待台山籍人8349人。”到1900年,到达加利福尼亚的中国人有30万人,而在1849年之前,美国的华人只有不到400人。需要注意的是,资料记载的仅仅是最终到达的中国苦力的人数。事实上,由于出国约需2到5个月的航程,“猪仔”全程被囚禁于船舱内,生活条件极端恶劣,华工的死亡率平均在30%——50%之间。据记载,为了防止华工跳海逃生或者反抗,人口贩子会把华工的手脚绑起来关在船舱内,把舱门用铁条钉起来,只留一个比脸盆口大点的洞,华工吃喝拉撒都只能在船舱里进行,导致遍地屎尿,卫生状况极度恶劣。为了增加运量,人口贩子还会在船舱内增设夹层,最后留给华工的往往只有“一尺之地”,华工们只好“日则并肩叠膝而坐,夜则交股架足而眠”。当时的美国驻厦门领事希亚特在给其国务卿的信中写到从厦门起航到美国的苦力情况:“同非法奴隶贸易相比,毫不逊色(指装载拥挤的程度)”。由于船上的水、食物和医疗的缺乏,不少苦力在途中生病致死,还没有死的病者,甚至会被活活抛进海里。

1860年代,由于旧金山地区河床表面金矿大部分被淘走,淘金难度增加,很多中国人转向澳大利亚的“新金山”(墨尔本)等地,还有一部分人留在当地开起了洗衣店和中餐馆。为数不少的人则涌向了1863年开工的,连接美国东西海岸的第一条铁路工程“太平洋铁路”(Pacific Railroad)。高峰时期,有1万到1.5万华工在为该工程工作,总计有2万华工投入了该工程。在美国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的铁路工人薪水发放记录中,华工的比例在工程后期甚至高达95%。

1866年,在被称为合恩角的花岗岩石墙的悬崖峭壁上开凿塞拉岭通道时,被开山的火药炸死以及坠入悬崖下的华工不计其数。《美洲华侨史话》记载:“在修筑100英里的塞拉山脉地段的铁路时,华工的死亡率高达10%以上”。1867年冬天开凿长达1600英尺的唐纳隧道时,美国遭遇史上罕见寒冬,约有500到1000名华工死于严寒和雪崩。1970年,人们从当地沙漠中挖出2000磅(约合907.2公斤)的华工尸骨。太平洋铁路至今流传一句话:“每根枕木下面都有一具华工的尸骨”。

在挖掘机械不足的条件下,工人们经常要在极端环境中开山劈石、清除障碍物、钻探隧道、建造挡土墙等,所有工作几乎都是华工徒手完成。即使在这样的条件下,华工还一度创造了12小时铺轨10英里200英尺(约合16.41公里)的世界纪录,整个横穿大陆铁路提前了整整7年完工。

相比其他工人,华工吃苦耐劳,不酗酒,很少闹事,大部分人会省下微薄的薪水寄回远在大洋彼岸的家乡。

然而,华工付出的巨大牺牲并没有为自己带来利益。在整个工程的建设过程中,华工一直在遭受歧视,铁路公司每月付给白种工人35美元,还提供食宿;付给华工的却只有26美元,还不供食宿。另外,所有的华工都没有人身保险,公司还不承担对工人家属的任何义务。

1869年5月10日,横贯北美大陆的大铁路在犹他州的普洛蒙托莱正式接通,美国各地举国欢庆,在这个举世瞩目的工程中,华工完成了超过五分之四的工作,然而庆祝铁路竣工的庆祝活动中,游行队伍里却连一个华工代表都没有。

铁路建成之后,工地上所有的华工都被解雇。只能另寻出路的华工涌入了美国西部的就业市场,吃苦耐劳的华工再一次把挑三拣四的白人比了下去,失业的白人因此认为华工抢了他们的饭碗,对他们分外仇视。1873年爆发的经济危机让这种矛盾越发尖锐,部分白人喊出了“不给华人一个工作机会”口号,恶性排华事件日益频繁。在美国的报刊上,华人被形容为愚昧的、不肯被同化的、不讲卫生的、道德败坏的劣等人种,他们的服饰被嘲笑,他们的长辫子被形容为猪尾巴,甚至,他们被人比做了猪。

1880年10月31日,丹佛市的白人暴徒围攻当地华人,焚掠唐人街,造成1人死亡、数人受伤,华人财产损失达数万美元。虽经中国驻美公使陈兰彬全力周旋,但美国政府拒绝惩办凶手、赔偿损失。

1882年这种排华情绪达到顶峰,美国国会通过了历史上第一个禁止自由移民的法案《柏林盖姆条约修正案》,法案规定10年内暂不接受华工移民,并且对非美国出生的所有华人后裔的国籍不予承认。该法案是在美国通过的第一部针对特定族群的移民法。当时全美约23万华人,只能被“法案”局限在唐人街里生活,成为自由美国的劣等公民。其1884年修正案更强化了允许先前到来的入境移民离开美国和回国的规定,直到1943年才被废止。

我都不忍心再写下去了……

了解了这段历史,就能知道《叶问4:完结篇》中太极拳传人万宗华为什么一直在反复告诉叶问:你没在美国生活过,你不懂。

清末之后,羸弱的祖国始终无法给这些海外的游子以支持,他们受了外人的欺负只能选择一忍再忍。从某种意义上说,海外的华侨更希望身后能够有一个强大的祖国。这也就是为什么1900年前后,康有为在海外发起的“勤王”募捐一次就能获得侨商30万银元的捐助。1911年孙中山在北美发起募捐演讲,经常有华工愿意捐出一个月两个月的血汗工资。

从当年《精武门》中李小龙一脚踢碎“东亚病夫”的牌匾,到现如今《叶问4》中叶问痛殴海军陆战队教官,应该看到,这一类型的电影始终能够受到中国人喜欢的原因与长期以来受到强势的盎格鲁-撒克逊文化压制所形成的愤懑不无关联,也应该能够理解包括李小龙在内的海外华人在提高华人地位,弘扬中华文化方面所做出努力的不容易。撰文/王图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豆瓣7.3分,猫眼9.5分,叶问4上映两天票房全国冠军

发布日期:2019-12-22 16:49
摘要:“叶问”系列电影仍然拥有很强的票房号召力;这一类型的电影始终能够受到中国人喜欢的原因与长期以来受到强势的盎格鲁-撒克逊文化压制所形成的愤懑不无关联。



OR--商业新媒体 】12月21日下午,忙完采访赶着去电影院看了《叶问4:完结篇》,整个影厅几乎座无虚席,只买到了一个非常靠边的位置。不得不承认,作为华语功夫片硕果仅存的经典IP,“叶问”系列电影仍然拥有很强的票房号召力。猫眼数据显示,截至12月22日0点,12月20日在中国大陆上映的电影《叶问4:完结篇》两天的票房就达到了2.25亿元;相比较而言,另一部与其同一天上映的热门电影《星球大战:天行者崛起》的累计票房只有7267.2万元。

作为继承了“黄飞鸿”系列、“霍元甲”系列等硬核功夫片基因的电影系列,“叶问”系列电影仍然以精彩的打斗见长,而这部《叶问4:完结篇》在这方面完全没有让观众失望。由袁和平担纲武术指导、甄子丹主演的该片,仍然奉献给了影迷熟悉的味道。所以在票房爆发的同时,这部电影获得的评价也不算低:在豆瓣,《叶问4:完结篇》的评分为7.3分;在IMDb该片的评分则是7.8;在烂番茄网站,烂番茄新鲜度为82%。

最吸引我的却是一些细节。

在剧情进展到中段的时候,唐人街武馆的师傅们被前来挑衅的空手道师傅打伤,叶问带领众人聚集在李小龙的武馆中治伤,大伙义愤填膺,纷纷诉说美国人如何欺负华人。有一个人提到,在修建连接美国东西海岸规模巨大的铁路工程中,华人劳工做出了巨大贡献,却并没有得到任何感谢。我的心突然就揪了一下,仿佛触碰到了一直未痊愈的旧伤。请相信我,编剧在这里特意加这段台词绝对大有深意,因为这背后连接的是一段有关我们这个民族被深埋的悲惨记忆。我自问不是一个脆弱的人,然而很多年以前当我初次读到相关史料的时候,却不止一次泪流满面,无法卒读。

很多人知道,最早移民北美的黑人是因为臭名昭著的黑奴贸易,却鲜有人知道,最早移民北美的华人也有类似的经历。

1800年代初,延续了400年的黑奴贸易被废止之后,为了解决遍布全世界的殖民地用工荒问题,西方殖民者转而从中国和印度引进劳工。这种劳工,西方人称之为“苦力”(Coolie Labor),中国人则自嘲为“猪仔”。虽然名义上为合法劳工,实质却与奴隶无异。至于为什么叫“猪仔”,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院长庄国土曾经在凤凰卫视一档有关的节目中解释说:“猪仔实际上是一个广东话了,华工不是被抓到船上去吗,船上去就是要给他们吃,不一定是每个人有一个碗,就是一个大锅,你再熬一点什么东西吃,然后每个人都蹲着,就像喂猪一样。”

1842年,中英《南京条约》签订后,当时的清政府被迫开放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五处港口进行对外贸易,在这些通商口岸就开办了大量的招工所,也被称作“猪仔馆”。之后随着不平等条约越签越多,更多的通商口岸都出现了“猪仔馆”。现在游人如织的厦门鼓浪屿、澳门大三巴牌坊,就是当年“猪仔馆”林立的地方。

由广州市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撰的《广州文史资料》的记载,“当时是中国清朝末年,中国人民外受帝国主义的军事、政治、文化和经济的侵略,内受清王朝和地主豪绅的压迫榨取,加上天灾和兵、匪之害,使农村破产,民生凋敝,农民纷纷流向各大城市和国外,受尽饥寒痛苦;一些人口贩子就趁机活动,在中国口岸如福州、厦门、海口、广州湾(湛江)设立秘密的卖‘猪仔’机构,诱骗破产的中国人民,让他们自己出卖自己赴南洋‘碰运气’、‘找财路’,不少人就此上当。还有不少人明知这是危险的事,但没有别的生路可走,也无可奈何地将自己出卖了!这就是震动一时的‘卖猪仔’惨剧。”

“‘猪仔’的‘卖身契’,一般是卖身作‘猪仔’的人填写‘自愿’往某地工作的契约(合同)。订明工作期限,工资待遇。期限分为十年、五年、三年三种。十年期限的先给安家费二十银元;五年的给十五元;三年的给十三元。待遇栏不填或填写得十分含糊,如‘一日三餐、供住宿’之类。‘猪仔’一到目的地码头,押送‘猪仔’的把头就把几个‘猪仔’分成一堆,一堆堆地将他们的长辫(那时还留辫子)互相扎绑起来,以防逃走。随后即被强迫劳动:开辟马路、修建港口,披荆斩棘,用繁重的体力劳动拼命开发原始森林。每日工作十二小时,按体力强弱每月支取叻币(当地银元)七元、五元或三元,每月扣伙食费一元八角。住的是他们自己用锌片盖成的低矮小屋。每屋住一分队(卅多人)。东南亚地处热带,白天阳光蒸灼,室内闷热,至久不散;加上森林内蚊蝇极多,吮人血液,痕痒彻心。他们又受山林瘴气侵袭,劳累过度,瘟疫时生,根本没有什么卫生医药;发病与死亡率极高。白天劳动,就在烈日灼热下和监工的皮鞭的淫威下竭尽气力。为着生活,为着上了当的“契约”,只好忍气吞声,熬着痛苦的日子。稍为反抗的,马上就被拉去监禁,或在皮鞭下抽打至重伤、死亡。”

正如引文记载,最早的“猪仔”是去南洋(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和泰国等地)。不过在1848年1月美国旧金山(San Francisco)发现金矿之后,开始有大量的中国人采用“卖猪仔”的方式去到美国。根据维基百科,“1849年(发现金矿的)消息传到中国,随即有323个广东人前往淘金。1849年又有450人达到旧金山,1852年有两万人到达。他们主要来自于广东台山、开平和恩平地区,比如1854年宁阳会馆就接待台山籍人8349人。”到1900年,到达加利福尼亚的中国人有30万人,而在1849年之前,美国的华人只有不到400人。需要注意的是,资料记载的仅仅是最终到达的中国苦力的人数。事实上,由于出国约需2到5个月的航程,“猪仔”全程被囚禁于船舱内,生活条件极端恶劣,华工的死亡率平均在30%——50%之间。据记载,为了防止华工跳海逃生或者反抗,人口贩子会把华工的手脚绑起来关在船舱内,把舱门用铁条钉起来,只留一个比脸盆口大点的洞,华工吃喝拉撒都只能在船舱里进行,导致遍地屎尿,卫生状况极度恶劣。为了增加运量,人口贩子还会在船舱内增设夹层,最后留给华工的往往只有“一尺之地”,华工们只好“日则并肩叠膝而坐,夜则交股架足而眠”。当时的美国驻厦门领事希亚特在给其国务卿的信中写到从厦门起航到美国的苦力情况:“同非法奴隶贸易相比,毫不逊色(指装载拥挤的程度)”。由于船上的水、食物和医疗的缺乏,不少苦力在途中生病致死,还没有死的病者,甚至会被活活抛进海里。

1860年代,由于旧金山地区河床表面金矿大部分被淘走,淘金难度增加,很多中国人转向澳大利亚的“新金山”(墨尔本)等地,还有一部分人留在当地开起了洗衣店和中餐馆。为数不少的人则涌向了1863年开工的,连接美国东西海岸的第一条铁路工程“太平洋铁路”(Pacific Railroad)。高峰时期,有1万到1.5万华工在为该工程工作,总计有2万华工投入了该工程。在美国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的铁路工人薪水发放记录中,华工的比例在工程后期甚至高达95%。

1866年,在被称为合恩角的花岗岩石墙的悬崖峭壁上开凿塞拉岭通道时,被开山的火药炸死以及坠入悬崖下的华工不计其数。《美洲华侨史话》记载:“在修筑100英里的塞拉山脉地段的铁路时,华工的死亡率高达10%以上”。1867年冬天开凿长达1600英尺的唐纳隧道时,美国遭遇史上罕见寒冬,约有500到1000名华工死于严寒和雪崩。1970年,人们从当地沙漠中挖出2000磅(约合907.2公斤)的华工尸骨。太平洋铁路至今流传一句话:“每根枕木下面都有一具华工的尸骨”。

在挖掘机械不足的条件下,工人们经常要在极端环境中开山劈石、清除障碍物、钻探隧道、建造挡土墙等,所有工作几乎都是华工徒手完成。即使在这样的条件下,华工还一度创造了12小时铺轨10英里200英尺(约合16.41公里)的世界纪录,整个横穿大陆铁路提前了整整7年完工。

相比其他工人,华工吃苦耐劳,不酗酒,很少闹事,大部分人会省下微薄的薪水寄回远在大洋彼岸的家乡。

然而,华工付出的巨大牺牲并没有为自己带来利益。在整个工程的建设过程中,华工一直在遭受歧视,铁路公司每月付给白种工人35美元,还提供食宿;付给华工的却只有26美元,还不供食宿。另外,所有的华工都没有人身保险,公司还不承担对工人家属的任何义务。

1869年5月10日,横贯北美大陆的大铁路在犹他州的普洛蒙托莱正式接通,美国各地举国欢庆,在这个举世瞩目的工程中,华工完成了超过五分之四的工作,然而庆祝铁路竣工的庆祝活动中,游行队伍里却连一个华工代表都没有。

铁路建成之后,工地上所有的华工都被解雇。只能另寻出路的华工涌入了美国西部的就业市场,吃苦耐劳的华工再一次把挑三拣四的白人比了下去,失业的白人因此认为华工抢了他们的饭碗,对他们分外仇视。1873年爆发的经济危机让这种矛盾越发尖锐,部分白人喊出了“不给华人一个工作机会”口号,恶性排华事件日益频繁。在美国的报刊上,华人被形容为愚昧的、不肯被同化的、不讲卫生的、道德败坏的劣等人种,他们的服饰被嘲笑,他们的长辫子被形容为猪尾巴,甚至,他们被人比做了猪。

1880年10月31日,丹佛市的白人暴徒围攻当地华人,焚掠唐人街,造成1人死亡、数人受伤,华人财产损失达数万美元。虽经中国驻美公使陈兰彬全力周旋,但美国政府拒绝惩办凶手、赔偿损失。

1882年这种排华情绪达到顶峰,美国国会通过了历史上第一个禁止自由移民的法案《柏林盖姆条约修正案》,法案规定10年内暂不接受华工移民,并且对非美国出生的所有华人后裔的国籍不予承认。该法案是在美国通过的第一部针对特定族群的移民法。当时全美约23万华人,只能被“法案”局限在唐人街里生活,成为自由美国的劣等公民。其1884年修正案更强化了允许先前到来的入境移民离开美国和回国的规定,直到1943年才被废止。

我都不忍心再写下去了……

了解了这段历史,就能知道《叶问4:完结篇》中太极拳传人万宗华为什么一直在反复告诉叶问:你没在美国生活过,你不懂。

清末之后,羸弱的祖国始终无法给这些海外的游子以支持,他们受了外人的欺负只能选择一忍再忍。从某种意义上说,海外的华侨更希望身后能够有一个强大的祖国。这也就是为什么1900年前后,康有为在海外发起的“勤王”募捐一次就能获得侨商30万银元的捐助。1911年孙中山在北美发起募捐演讲,经常有华工愿意捐出一个月两个月的血汗工资。

从当年《精武门》中李小龙一脚踢碎“东亚病夫”的牌匾,到现如今《叶问4》中叶问痛殴海军陆战队教官,应该看到,这一类型的电影始终能够受到中国人喜欢的原因与长期以来受到强势的盎格鲁-撒克逊文化压制所形成的愤懑不无关联,也应该能够理解包括李小龙在内的海外华人在提高华人地位,弘扬中华文化方面所做出努力的不容易。撰文/王图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叶问”系列电影仍然拥有很强的票房号召力;这一类型的电影始终能够受到中国人喜欢的原因与长期以来受到强势的盎格鲁-撒克逊文化压制所形成的愤懑不无关联。



OR--商业新媒体 】12月21日下午,忙完采访赶着去电影院看了《叶问4:完结篇》,整个影厅几乎座无虚席,只买到了一个非常靠边的位置。不得不承认,作为华语功夫片硕果仅存的经典IP,“叶问”系列电影仍然拥有很强的票房号召力。猫眼数据显示,截至12月22日0点,12月20日在中国大陆上映的电影《叶问4:完结篇》两天的票房就达到了2.25亿元;相比较而言,另一部与其同一天上映的热门电影《星球大战:天行者崛起》的累计票房只有7267.2万元。

作为继承了“黄飞鸿”系列、“霍元甲”系列等硬核功夫片基因的电影系列,“叶问”系列电影仍然以精彩的打斗见长,而这部《叶问4:完结篇》在这方面完全没有让观众失望。由袁和平担纲武术指导、甄子丹主演的该片,仍然奉献给了影迷熟悉的味道。所以在票房爆发的同时,这部电影获得的评价也不算低:在豆瓣,《叶问4:完结篇》的评分为7.3分;在IMDb该片的评分则是7.8;在烂番茄网站,烂番茄新鲜度为82%。

最吸引我的却是一些细节。

在剧情进展到中段的时候,唐人街武馆的师傅们被前来挑衅的空手道师傅打伤,叶问带领众人聚集在李小龙的武馆中治伤,大伙义愤填膺,纷纷诉说美国人如何欺负华人。有一个人提到,在修建连接美国东西海岸规模巨大的铁路工程中,华人劳工做出了巨大贡献,却并没有得到任何感谢。我的心突然就揪了一下,仿佛触碰到了一直未痊愈的旧伤。请相信我,编剧在这里特意加这段台词绝对大有深意,因为这背后连接的是一段有关我们这个民族被深埋的悲惨记忆。我自问不是一个脆弱的人,然而很多年以前当我初次读到相关史料的时候,却不止一次泪流满面,无法卒读。

很多人知道,最早移民北美的黑人是因为臭名昭著的黑奴贸易,却鲜有人知道,最早移民北美的华人也有类似的经历。

1800年代初,延续了400年的黑奴贸易被废止之后,为了解决遍布全世界的殖民地用工荒问题,西方殖民者转而从中国和印度引进劳工。这种劳工,西方人称之为“苦力”(Coolie Labor),中国人则自嘲为“猪仔”。虽然名义上为合法劳工,实质却与奴隶无异。至于为什么叫“猪仔”,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院长庄国土曾经在凤凰卫视一档有关的节目中解释说:“猪仔实际上是一个广东话了,华工不是被抓到船上去吗,船上去就是要给他们吃,不一定是每个人有一个碗,就是一个大锅,你再熬一点什么东西吃,然后每个人都蹲着,就像喂猪一样。”

1842年,中英《南京条约》签订后,当时的清政府被迫开放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五处港口进行对外贸易,在这些通商口岸就开办了大量的招工所,也被称作“猪仔馆”。之后随着不平等条约越签越多,更多的通商口岸都出现了“猪仔馆”。现在游人如织的厦门鼓浪屿、澳门大三巴牌坊,就是当年“猪仔馆”林立的地方。

由广州市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撰的《广州文史资料》的记载,“当时是中国清朝末年,中国人民外受帝国主义的军事、政治、文化和经济的侵略,内受清王朝和地主豪绅的压迫榨取,加上天灾和兵、匪之害,使农村破产,民生凋敝,农民纷纷流向各大城市和国外,受尽饥寒痛苦;一些人口贩子就趁机活动,在中国口岸如福州、厦门、海口、广州湾(湛江)设立秘密的卖‘猪仔’机构,诱骗破产的中国人民,让他们自己出卖自己赴南洋‘碰运气’、‘找财路’,不少人就此上当。还有不少人明知这是危险的事,但没有别的生路可走,也无可奈何地将自己出卖了!这就是震动一时的‘卖猪仔’惨剧。”

“‘猪仔’的‘卖身契’,一般是卖身作‘猪仔’的人填写‘自愿’往某地工作的契约(合同)。订明工作期限,工资待遇。期限分为十年、五年、三年三种。十年期限的先给安家费二十银元;五年的给十五元;三年的给十三元。待遇栏不填或填写得十分含糊,如‘一日三餐、供住宿’之类。‘猪仔’一到目的地码头,押送‘猪仔’的把头就把几个‘猪仔’分成一堆,一堆堆地将他们的长辫(那时还留辫子)互相扎绑起来,以防逃走。随后即被强迫劳动:开辟马路、修建港口,披荆斩棘,用繁重的体力劳动拼命开发原始森林。每日工作十二小时,按体力强弱每月支取叻币(当地银元)七元、五元或三元,每月扣伙食费一元八角。住的是他们自己用锌片盖成的低矮小屋。每屋住一分队(卅多人)。东南亚地处热带,白天阳光蒸灼,室内闷热,至久不散;加上森林内蚊蝇极多,吮人血液,痕痒彻心。他们又受山林瘴气侵袭,劳累过度,瘟疫时生,根本没有什么卫生医药;发病与死亡率极高。白天劳动,就在烈日灼热下和监工的皮鞭的淫威下竭尽气力。为着生活,为着上了当的“契约”,只好忍气吞声,熬着痛苦的日子。稍为反抗的,马上就被拉去监禁,或在皮鞭下抽打至重伤、死亡。”

正如引文记载,最早的“猪仔”是去南洋(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和泰国等地)。不过在1848年1月美国旧金山(San Francisco)发现金矿之后,开始有大量的中国人采用“卖猪仔”的方式去到美国。根据维基百科,“1849年(发现金矿的)消息传到中国,随即有323个广东人前往淘金。1849年又有450人达到旧金山,1852年有两万人到达。他们主要来自于广东台山、开平和恩平地区,比如1854年宁阳会馆就接待台山籍人8349人。”到1900年,到达加利福尼亚的中国人有30万人,而在1849年之前,美国的华人只有不到400人。需要注意的是,资料记载的仅仅是最终到达的中国苦力的人数。事实上,由于出国约需2到5个月的航程,“猪仔”全程被囚禁于船舱内,生活条件极端恶劣,华工的死亡率平均在30%——50%之间。据记载,为了防止华工跳海逃生或者反抗,人口贩子会把华工的手脚绑起来关在船舱内,把舱门用铁条钉起来,只留一个比脸盆口大点的洞,华工吃喝拉撒都只能在船舱里进行,导致遍地屎尿,卫生状况极度恶劣。为了增加运量,人口贩子还会在船舱内增设夹层,最后留给华工的往往只有“一尺之地”,华工们只好“日则并肩叠膝而坐,夜则交股架足而眠”。当时的美国驻厦门领事希亚特在给其国务卿的信中写到从厦门起航到美国的苦力情况:“同非法奴隶贸易相比,毫不逊色(指装载拥挤的程度)”。由于船上的水、食物和医疗的缺乏,不少苦力在途中生病致死,还没有死的病者,甚至会被活活抛进海里。

1860年代,由于旧金山地区河床表面金矿大部分被淘走,淘金难度增加,很多中国人转向澳大利亚的“新金山”(墨尔本)等地,还有一部分人留在当地开起了洗衣店和中餐馆。为数不少的人则涌向了1863年开工的,连接美国东西海岸的第一条铁路工程“太平洋铁路”(Pacific Railroad)。高峰时期,有1万到1.5万华工在为该工程工作,总计有2万华工投入了该工程。在美国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的铁路工人薪水发放记录中,华工的比例在工程后期甚至高达95%。

1866年,在被称为合恩角的花岗岩石墙的悬崖峭壁上开凿塞拉岭通道时,被开山的火药炸死以及坠入悬崖下的华工不计其数。《美洲华侨史话》记载:“在修筑100英里的塞拉山脉地段的铁路时,华工的死亡率高达10%以上”。1867年冬天开凿长达1600英尺的唐纳隧道时,美国遭遇史上罕见寒冬,约有500到1000名华工死于严寒和雪崩。1970年,人们从当地沙漠中挖出2000磅(约合907.2公斤)的华工尸骨。太平洋铁路至今流传一句话:“每根枕木下面都有一具华工的尸骨”。

在挖掘机械不足的条件下,工人们经常要在极端环境中开山劈石、清除障碍物、钻探隧道、建造挡土墙等,所有工作几乎都是华工徒手完成。即使在这样的条件下,华工还一度创造了12小时铺轨10英里200英尺(约合16.41公里)的世界纪录,整个横穿大陆铁路提前了整整7年完工。

相比其他工人,华工吃苦耐劳,不酗酒,很少闹事,大部分人会省下微薄的薪水寄回远在大洋彼岸的家乡。

然而,华工付出的巨大牺牲并没有为自己带来利益。在整个工程的建设过程中,华工一直在遭受歧视,铁路公司每月付给白种工人35美元,还提供食宿;付给华工的却只有26美元,还不供食宿。另外,所有的华工都没有人身保险,公司还不承担对工人家属的任何义务。

1869年5月10日,横贯北美大陆的大铁路在犹他州的普洛蒙托莱正式接通,美国各地举国欢庆,在这个举世瞩目的工程中,华工完成了超过五分之四的工作,然而庆祝铁路竣工的庆祝活动中,游行队伍里却连一个华工代表都没有。

铁路建成之后,工地上所有的华工都被解雇。只能另寻出路的华工涌入了美国西部的就业市场,吃苦耐劳的华工再一次把挑三拣四的白人比了下去,失业的白人因此认为华工抢了他们的饭碗,对他们分外仇视。1873年爆发的经济危机让这种矛盾越发尖锐,部分白人喊出了“不给华人一个工作机会”口号,恶性排华事件日益频繁。在美国的报刊上,华人被形容为愚昧的、不肯被同化的、不讲卫生的、道德败坏的劣等人种,他们的服饰被嘲笑,他们的长辫子被形容为猪尾巴,甚至,他们被人比做了猪。

1880年10月31日,丹佛市的白人暴徒围攻当地华人,焚掠唐人街,造成1人死亡、数人受伤,华人财产损失达数万美元。虽经中国驻美公使陈兰彬全力周旋,但美国政府拒绝惩办凶手、赔偿损失。

1882年这种排华情绪达到顶峰,美国国会通过了历史上第一个禁止自由移民的法案《柏林盖姆条约修正案》,法案规定10年内暂不接受华工移民,并且对非美国出生的所有华人后裔的国籍不予承认。该法案是在美国通过的第一部针对特定族群的移民法。当时全美约23万华人,只能被“法案”局限在唐人街里生活,成为自由美国的劣等公民。其1884年修正案更强化了允许先前到来的入境移民离开美国和回国的规定,直到1943年才被废止。

我都不忍心再写下去了……

了解了这段历史,就能知道《叶问4:完结篇》中太极拳传人万宗华为什么一直在反复告诉叶问:你没在美国生活过,你不懂。

清末之后,羸弱的祖国始终无法给这些海外的游子以支持,他们受了外人的欺负只能选择一忍再忍。从某种意义上说,海外的华侨更希望身后能够有一个强大的祖国。这也就是为什么1900年前后,康有为在海外发起的“勤王”募捐一次就能获得侨商30万银元的捐助。1911年孙中山在北美发起募捐演讲,经常有华工愿意捐出一个月两个月的血汗工资。

从当年《精武门》中李小龙一脚踢碎“东亚病夫”的牌匾,到现如今《叶问4》中叶问痛殴海军陆战队教官,应该看到,这一类型的电影始终能够受到中国人喜欢的原因与长期以来受到强势的盎格鲁-撒克逊文化压制所形成的愤懑不无关联,也应该能够理解包括李小龙在内的海外华人在提高华人地位,弘扬中华文化方面所做出努力的不容易。撰文/王图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