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2019年进口的集成电路首次超越3000亿美元大关;定价权正逐渐转回到芯片制造商。



撰文 | Shuli Ren

OR--商业新媒体 】从制裁到出口限制,有些国家都对华为和中兴通讯等中国芯片冠军企业持猜忌和怀疑态度。所有投资者都认为这是每年3000亿美元的黄金机会。而中国给半导体初创公司提供发展便利。

与半导体行业沾边的公司都在年度表现最佳的公司之列。在被本地指数提供商SWS Research归类为半导体股票的44支股票中,平均收益高达170%。它们的市值达到1280亿美元,而年销售额仅为155亿美元。

经纪商一直在忙于向客户兜售进口替代的概念。2019年,中国进口了价值3120亿美元的集成电路,首次超越了3000亿美元大关。集成电路是最大的进口类别,占到进口总量的15%,连续第四年超过原油进口量。因此,按照这样的思路,如果美国及其盟国限制芯片组件销售,制造智能手机和5G网络设备的华为等大客户别无选择,只能求助于国内供应商。现在加入,然后坐等唐纳德·特朗普和贸易民族主义者去做其他的事情。

同时,定价权正逐渐转回到芯片制造商。受中美贸易摩擦和部分由此而导致的全球经济放缓的制约,芯片领域有影响力的企业减少了资本支出。结果,存储芯片的价格最近已经稳定下来。

汇丰控股的数据显示,2020年初用于电脑服务器的DRAM内存芯片价格可能开始反弹。12月18日,美光科技给出了强劲的第四季度销售预期,并告知投资者称存储芯片行业的最糟糕时期已经结束。这似乎是一种全球共识。例如,韩国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的股价最近飙升。费城证券交易所半导体指数创历史新高。在这种情况下,也许中国芯片股的融涨也不足为奇。

然而,这个投资概念存在很大的问题。每年3000亿美元的进口替代论实质上是对可实现市场规模(total addressable market)的押注,这是咨询公司案例访谈中常用的概念。但是,中国公司上次一家独大、占领很大一部分市场是在什么时候呢?

中国工业部门寡头垄断之路走得最远的要属空调制造商,而且即便是这些参与者美的集团和格力电器,也都在吸引对方的顾客方面不遗余力。在少数几家大公司占主导地位的中国,垄断的情况很少见。哪里有黄金,哪里就会有成千上万家企业涌入并侵蚀定价能力。那么,如果投资者所看到的全部是销售数字很大但利润率微薄的股票,那么股票的质量何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芯片企业有机会杀出重围?

发布日期:2019-12-20 12:17
摘要:中国2019年进口的集成电路首次超越3000亿美元大关;定价权正逐渐转回到芯片制造商。



撰文 | Shuli Ren

OR--商业新媒体 】从制裁到出口限制,有些国家都对华为和中兴通讯等中国芯片冠军企业持猜忌和怀疑态度。所有投资者都认为这是每年3000亿美元的黄金机会。而中国给半导体初创公司提供发展便利。

与半导体行业沾边的公司都在年度表现最佳的公司之列。在被本地指数提供商SWS Research归类为半导体股票的44支股票中,平均收益高达170%。它们的市值达到1280亿美元,而年销售额仅为155亿美元。

经纪商一直在忙于向客户兜售进口替代的概念。2019年,中国进口了价值3120亿美元的集成电路,首次超越了3000亿美元大关。集成电路是最大的进口类别,占到进口总量的15%,连续第四年超过原油进口量。因此,按照这样的思路,如果美国及其盟国限制芯片组件销售,制造智能手机和5G网络设备的华为等大客户别无选择,只能求助于国内供应商。现在加入,然后坐等唐纳德·特朗普和贸易民族主义者去做其他的事情。

同时,定价权正逐渐转回到芯片制造商。受中美贸易摩擦和部分由此而导致的全球经济放缓的制约,芯片领域有影响力的企业减少了资本支出。结果,存储芯片的价格最近已经稳定下来。

汇丰控股的数据显示,2020年初用于电脑服务器的DRAM内存芯片价格可能开始反弹。12月18日,美光科技给出了强劲的第四季度销售预期,并告知投资者称存储芯片行业的最糟糕时期已经结束。这似乎是一种全球共识。例如,韩国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的股价最近飙升。费城证券交易所半导体指数创历史新高。在这种情况下,也许中国芯片股的融涨也不足为奇。

然而,这个投资概念存在很大的问题。每年3000亿美元的进口替代论实质上是对可实现市场规模(total addressable market)的押注,这是咨询公司案例访谈中常用的概念。但是,中国公司上次一家独大、占领很大一部分市场是在什么时候呢?

中国工业部门寡头垄断之路走得最远的要属空调制造商,而且即便是这些参与者美的集团和格力电器,也都在吸引对方的顾客方面不遗余力。在少数几家大公司占主导地位的中国,垄断的情况很少见。哪里有黄金,哪里就会有成千上万家企业涌入并侵蚀定价能力。那么,如果投资者所看到的全部是销售数字很大但利润率微薄的股票,那么股票的质量何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2019年进口的集成电路首次超越3000亿美元大关;定价权正逐渐转回到芯片制造商。



撰文 | Shuli Ren

OR--商业新媒体 】从制裁到出口限制,有些国家都对华为和中兴通讯等中国芯片冠军企业持猜忌和怀疑态度。所有投资者都认为这是每年3000亿美元的黄金机会。而中国给半导体初创公司提供发展便利。

与半导体行业沾边的公司都在年度表现最佳的公司之列。在被本地指数提供商SWS Research归类为半导体股票的44支股票中,平均收益高达170%。它们的市值达到1280亿美元,而年销售额仅为155亿美元。

经纪商一直在忙于向客户兜售进口替代的概念。2019年,中国进口了价值3120亿美元的集成电路,首次超越了3000亿美元大关。集成电路是最大的进口类别,占到进口总量的15%,连续第四年超过原油进口量。因此,按照这样的思路,如果美国及其盟国限制芯片组件销售,制造智能手机和5G网络设备的华为等大客户别无选择,只能求助于国内供应商。现在加入,然后坐等唐纳德·特朗普和贸易民族主义者去做其他的事情。

同时,定价权正逐渐转回到芯片制造商。受中美贸易摩擦和部分由此而导致的全球经济放缓的制约,芯片领域有影响力的企业减少了资本支出。结果,存储芯片的价格最近已经稳定下来。

汇丰控股的数据显示,2020年初用于电脑服务器的DRAM内存芯片价格可能开始反弹。12月18日,美光科技给出了强劲的第四季度销售预期,并告知投资者称存储芯片行业的最糟糕时期已经结束。这似乎是一种全球共识。例如,韩国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的股价最近飙升。费城证券交易所半导体指数创历史新高。在这种情况下,也许中国芯片股的融涨也不足为奇。

然而,这个投资概念存在很大的问题。每年3000亿美元的进口替代论实质上是对可实现市场规模(total addressable market)的押注,这是咨询公司案例访谈中常用的概念。但是,中国公司上次一家独大、占领很大一部分市场是在什么时候呢?

中国工业部门寡头垄断之路走得最远的要属空调制造商,而且即便是这些参与者美的集团和格力电器,也都在吸引对方的顾客方面不遗余力。在少数几家大公司占主导地位的中国,垄断的情况很少见。哪里有黄金,哪里就会有成千上万家企业涌入并侵蚀定价能力。那么,如果投资者所看到的全部是销售数字很大但利润率微薄的股票,那么股票的质量何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芯片企业有机会杀出重围?

发布日期:2019-12-20 12:17
摘要:中国2019年进口的集成电路首次超越3000亿美元大关;定价权正逐渐转回到芯片制造商。



撰文 | Shuli Ren

OR--商业新媒体 】从制裁到出口限制,有些国家都对华为和中兴通讯等中国芯片冠军企业持猜忌和怀疑态度。所有投资者都认为这是每年3000亿美元的黄金机会。而中国给半导体初创公司提供发展便利。

与半导体行业沾边的公司都在年度表现最佳的公司之列。在被本地指数提供商SWS Research归类为半导体股票的44支股票中,平均收益高达170%。它们的市值达到1280亿美元,而年销售额仅为155亿美元。

经纪商一直在忙于向客户兜售进口替代的概念。2019年,中国进口了价值3120亿美元的集成电路,首次超越了3000亿美元大关。集成电路是最大的进口类别,占到进口总量的15%,连续第四年超过原油进口量。因此,按照这样的思路,如果美国及其盟国限制芯片组件销售,制造智能手机和5G网络设备的华为等大客户别无选择,只能求助于国内供应商。现在加入,然后坐等唐纳德·特朗普和贸易民族主义者去做其他的事情。

同时,定价权正逐渐转回到芯片制造商。受中美贸易摩擦和部分由此而导致的全球经济放缓的制约,芯片领域有影响力的企业减少了资本支出。结果,存储芯片的价格最近已经稳定下来。

汇丰控股的数据显示,2020年初用于电脑服务器的DRAM内存芯片价格可能开始反弹。12月18日,美光科技给出了强劲的第四季度销售预期,并告知投资者称存储芯片行业的最糟糕时期已经结束。这似乎是一种全球共识。例如,韩国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的股价最近飙升。费城证券交易所半导体指数创历史新高。在这种情况下,也许中国芯片股的融涨也不足为奇。

然而,这个投资概念存在很大的问题。每年3000亿美元的进口替代论实质上是对可实现市场规模(total addressable market)的押注,这是咨询公司案例访谈中常用的概念。但是,中国公司上次一家独大、占领很大一部分市场是在什么时候呢?

中国工业部门寡头垄断之路走得最远的要属空调制造商,而且即便是这些参与者美的集团和格力电器,也都在吸引对方的顾客方面不遗余力。在少数几家大公司占主导地位的中国,垄断的情况很少见。哪里有黄金,哪里就会有成千上万家企业涌入并侵蚀定价能力。那么,如果投资者所看到的全部是销售数字很大但利润率微薄的股票,那么股票的质量何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2019年进口的集成电路首次超越3000亿美元大关;定价权正逐渐转回到芯片制造商。



撰文 | Shuli Ren

OR--商业新媒体 】从制裁到出口限制,有些国家都对华为和中兴通讯等中国芯片冠军企业持猜忌和怀疑态度。所有投资者都认为这是每年3000亿美元的黄金机会。而中国给半导体初创公司提供发展便利。

与半导体行业沾边的公司都在年度表现最佳的公司之列。在被本地指数提供商SWS Research归类为半导体股票的44支股票中,平均收益高达170%。它们的市值达到1280亿美元,而年销售额仅为155亿美元。

经纪商一直在忙于向客户兜售进口替代的概念。2019年,中国进口了价值3120亿美元的集成电路,首次超越了3000亿美元大关。集成电路是最大的进口类别,占到进口总量的15%,连续第四年超过原油进口量。因此,按照这样的思路,如果美国及其盟国限制芯片组件销售,制造智能手机和5G网络设备的华为等大客户别无选择,只能求助于国内供应商。现在加入,然后坐等唐纳德·特朗普和贸易民族主义者去做其他的事情。

同时,定价权正逐渐转回到芯片制造商。受中美贸易摩擦和部分由此而导致的全球经济放缓的制约,芯片领域有影响力的企业减少了资本支出。结果,存储芯片的价格最近已经稳定下来。

汇丰控股的数据显示,2020年初用于电脑服务器的DRAM内存芯片价格可能开始反弹。12月18日,美光科技给出了强劲的第四季度销售预期,并告知投资者称存储芯片行业的最糟糕时期已经结束。这似乎是一种全球共识。例如,韩国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的股价最近飙升。费城证券交易所半导体指数创历史新高。在这种情况下,也许中国芯片股的融涨也不足为奇。

然而,这个投资概念存在很大的问题。每年3000亿美元的进口替代论实质上是对可实现市场规模(total addressable market)的押注,这是咨询公司案例访谈中常用的概念。但是,中国公司上次一家独大、占领很大一部分市场是在什么时候呢?

中国工业部门寡头垄断之路走得最远的要属空调制造商,而且即便是这些参与者美的集团和格力电器,也都在吸引对方的顾客方面不遗余力。在少数几家大公司占主导地位的中国,垄断的情况很少见。哪里有黄金,哪里就会有成千上万家企业涌入并侵蚀定价能力。那么,如果投资者所看到的全部是销售数字很大但利润率微薄的股票,那么股票的质量何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