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公司债券违约率上升,带来一个规模可观的垃圾债券市场以及一批新的秃鹫基金。但这些基金要赚钱并不容易。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不断上升的企业违约率推高债券收益率,中国出现了一批新的秃鹫基金,创造了一个增长快速、规模逾1.2万亿元人民币(合1710亿美元)的垃圾债券市场。

债券市场的抛售推动了秃鹫基金繁荣,其背景是受经济放缓的影响,从民营工厂到政府投资工具,各类发行人都陷入困境。

大多数秃鹰基金是在发行人出现明显还款困难迹象、但尚未拖欠还款之前买入债券。一小部分投资者则更为大胆,他们以极低的价格——最低为面值的十分之一——买入已经违约的债券,寄希望于政府很快会出手救助。

“垃圾债券的价值并不依赖于信用分析,”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驻香港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表示,“而是依赖于政府救助的可能性。”

金融信息提供商——东方财富(East Money Information)的数据显示,自去年企业违约率大幅上升以来,已出现100多家专注于垃圾债券的投资公司。而之前五年成立的此类公司数量总计还不到40家。

秃鹫投资者的增加伴随着高收益债券数量的急剧增加,目前中国正在艰难应对30年来最慢的经济增速。

根据东方财富的数据,收益率超过9%——界定垃圾债券的当地标准——的未还清公司债券总计有1434只。一年前的这一数字为951。

“经济放缓催生了垃圾债券,”北京中基投资(Zhongji Investment)高收益债券投资组合经理Shen Xiao表示。

金融数据集团万得(Wind)的数据显示,今年,企业发行人违约数量达到创纪录水平,由 2018年的125家上升至176家。

机构投资者(主要是银行和共同基金)因此以低廉的价格出售问题债务,促使秃鹰基金抢购他们认为是便宜货的资产。

“债券定价越来越不理性,因为许多机构卖家为了避免处理违约问题而提供了异乎寻常的大幅折扣,”来自上海的一位垃圾债券投资组合经理Jin Yao表示。

市场观察人士表示,许多高收益债券投资者寄希望于北京方面出于保护就业和经济考虑而救助陷入困境的发行人。 “垃圾债券几乎没有什么长期投资者,”穆迪(Moody’s)驻香港分析师钟汶权(Ivan Chung)表示。

然而,随着中央和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缩水,国家主导的救助似乎也不太可能。由于预期中的救助计划没有兑现,一些秃鹫基金已遭受重大损失。

来自上海的一位债券投资组合经理Wang Yizhong表示,他在山东西王集团(Xiwang Group)发行的一年期商业票据上亏损逾3000万元人民币。西王集团是山东省东部一家陷入困境的工业集团。

Wang Yizhong是在一家政府牵头的投资基金向这家陷入困境的玉米油生产商注资30亿元人民币后买入这些债券的。但这笔资金未能解决西王的问题,因为地方政府也是捉襟见肘,无力提供进一步帮助。

“中国政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强大,”Wang Yizhong 表示,“他们不可能拯救所有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企业违约增加 催生秃鹫基金

发布日期:2019-12-19 15:47
摘要:中国公司债券违约率上升,带来一个规模可观的垃圾债券市场以及一批新的秃鹫基金。但这些基金要赚钱并不容易。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不断上升的企业违约率推高债券收益率,中国出现了一批新的秃鹫基金,创造了一个增长快速、规模逾1.2万亿元人民币(合1710亿美元)的垃圾债券市场。

债券市场的抛售推动了秃鹫基金繁荣,其背景是受经济放缓的影响,从民营工厂到政府投资工具,各类发行人都陷入困境。

大多数秃鹰基金是在发行人出现明显还款困难迹象、但尚未拖欠还款之前买入债券。一小部分投资者则更为大胆,他们以极低的价格——最低为面值的十分之一——买入已经违约的债券,寄希望于政府很快会出手救助。

“垃圾债券的价值并不依赖于信用分析,”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驻香港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表示,“而是依赖于政府救助的可能性。”

金融信息提供商——东方财富(East Money Information)的数据显示,自去年企业违约率大幅上升以来,已出现100多家专注于垃圾债券的投资公司。而之前五年成立的此类公司数量总计还不到40家。

秃鹫投资者的增加伴随着高收益债券数量的急剧增加,目前中国正在艰难应对30年来最慢的经济增速。

根据东方财富的数据,收益率超过9%——界定垃圾债券的当地标准——的未还清公司债券总计有1434只。一年前的这一数字为951。

“经济放缓催生了垃圾债券,”北京中基投资(Zhongji Investment)高收益债券投资组合经理Shen Xiao表示。

金融数据集团万得(Wind)的数据显示,今年,企业发行人违约数量达到创纪录水平,由 2018年的125家上升至176家。

机构投资者(主要是银行和共同基金)因此以低廉的价格出售问题债务,促使秃鹰基金抢购他们认为是便宜货的资产。

“债券定价越来越不理性,因为许多机构卖家为了避免处理违约问题而提供了异乎寻常的大幅折扣,”来自上海的一位垃圾债券投资组合经理Jin Yao表示。

市场观察人士表示,许多高收益债券投资者寄希望于北京方面出于保护就业和经济考虑而救助陷入困境的发行人。 “垃圾债券几乎没有什么长期投资者,”穆迪(Moody’s)驻香港分析师钟汶权(Ivan Chung)表示。

然而,随着中央和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缩水,国家主导的救助似乎也不太可能。由于预期中的救助计划没有兑现,一些秃鹫基金已遭受重大损失。

来自上海的一位债券投资组合经理Wang Yizhong表示,他在山东西王集团(Xiwang Group)发行的一年期商业票据上亏损逾3000万元人民币。西王集团是山东省东部一家陷入困境的工业集团。

Wang Yizhong是在一家政府牵头的投资基金向这家陷入困境的玉米油生产商注资30亿元人民币后买入这些债券的。但这笔资金未能解决西王的问题,因为地方政府也是捉襟见肘,无力提供进一步帮助。

“中国政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强大,”Wang Yizhong 表示,“他们不可能拯救所有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公司债券违约率上升,带来一个规模可观的垃圾债券市场以及一批新的秃鹫基金。但这些基金要赚钱并不容易。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不断上升的企业违约率推高债券收益率,中国出现了一批新的秃鹫基金,创造了一个增长快速、规模逾1.2万亿元人民币(合1710亿美元)的垃圾债券市场。

债券市场的抛售推动了秃鹫基金繁荣,其背景是受经济放缓的影响,从民营工厂到政府投资工具,各类发行人都陷入困境。

大多数秃鹰基金是在发行人出现明显还款困难迹象、但尚未拖欠还款之前买入债券。一小部分投资者则更为大胆,他们以极低的价格——最低为面值的十分之一——买入已经违约的债券,寄希望于政府很快会出手救助。

“垃圾债券的价值并不依赖于信用分析,”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驻香港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表示,“而是依赖于政府救助的可能性。”

金融信息提供商——东方财富(East Money Information)的数据显示,自去年企业违约率大幅上升以来,已出现100多家专注于垃圾债券的投资公司。而之前五年成立的此类公司数量总计还不到40家。

秃鹫投资者的增加伴随着高收益债券数量的急剧增加,目前中国正在艰难应对30年来最慢的经济增速。

根据东方财富的数据,收益率超过9%——界定垃圾债券的当地标准——的未还清公司债券总计有1434只。一年前的这一数字为951。

“经济放缓催生了垃圾债券,”北京中基投资(Zhongji Investment)高收益债券投资组合经理Shen Xiao表示。

金融数据集团万得(Wind)的数据显示,今年,企业发行人违约数量达到创纪录水平,由 2018年的125家上升至176家。

机构投资者(主要是银行和共同基金)因此以低廉的价格出售问题债务,促使秃鹰基金抢购他们认为是便宜货的资产。

“债券定价越来越不理性,因为许多机构卖家为了避免处理违约问题而提供了异乎寻常的大幅折扣,”来自上海的一位垃圾债券投资组合经理Jin Yao表示。

市场观察人士表示,许多高收益债券投资者寄希望于北京方面出于保护就业和经济考虑而救助陷入困境的发行人。 “垃圾债券几乎没有什么长期投资者,”穆迪(Moody’s)驻香港分析师钟汶权(Ivan Chung)表示。

然而,随着中央和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缩水,国家主导的救助似乎也不太可能。由于预期中的救助计划没有兑现,一些秃鹫基金已遭受重大损失。

来自上海的一位债券投资组合经理Wang Yizhong表示,他在山东西王集团(Xiwang Group)发行的一年期商业票据上亏损逾3000万元人民币。西王集团是山东省东部一家陷入困境的工业集团。

Wang Yizhong是在一家政府牵头的投资基金向这家陷入困境的玉米油生产商注资30亿元人民币后买入这些债券的。但这笔资金未能解决西王的问题,因为地方政府也是捉襟见肘,无力提供进一步帮助。

“中国政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强大,”Wang Yizhong 表示,“他们不可能拯救所有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企业违约增加 催生秃鹫基金

发布日期:2019-12-19 15:47
摘要:中国公司债券违约率上升,带来一个规模可观的垃圾债券市场以及一批新的秃鹫基金。但这些基金要赚钱并不容易。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不断上升的企业违约率推高债券收益率,中国出现了一批新的秃鹫基金,创造了一个增长快速、规模逾1.2万亿元人民币(合1710亿美元)的垃圾债券市场。

债券市场的抛售推动了秃鹫基金繁荣,其背景是受经济放缓的影响,从民营工厂到政府投资工具,各类发行人都陷入困境。

大多数秃鹰基金是在发行人出现明显还款困难迹象、但尚未拖欠还款之前买入债券。一小部分投资者则更为大胆,他们以极低的价格——最低为面值的十分之一——买入已经违约的债券,寄希望于政府很快会出手救助。

“垃圾债券的价值并不依赖于信用分析,”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驻香港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表示,“而是依赖于政府救助的可能性。”

金融信息提供商——东方财富(East Money Information)的数据显示,自去年企业违约率大幅上升以来,已出现100多家专注于垃圾债券的投资公司。而之前五年成立的此类公司数量总计还不到40家。

秃鹫投资者的增加伴随着高收益债券数量的急剧增加,目前中国正在艰难应对30年来最慢的经济增速。

根据东方财富的数据,收益率超过9%——界定垃圾债券的当地标准——的未还清公司债券总计有1434只。一年前的这一数字为951。

“经济放缓催生了垃圾债券,”北京中基投资(Zhongji Investment)高收益债券投资组合经理Shen Xiao表示。

金融数据集团万得(Wind)的数据显示,今年,企业发行人违约数量达到创纪录水平,由 2018年的125家上升至176家。

机构投资者(主要是银行和共同基金)因此以低廉的价格出售问题债务,促使秃鹰基金抢购他们认为是便宜货的资产。

“债券定价越来越不理性,因为许多机构卖家为了避免处理违约问题而提供了异乎寻常的大幅折扣,”来自上海的一位垃圾债券投资组合经理Jin Yao表示。

市场观察人士表示,许多高收益债券投资者寄希望于北京方面出于保护就业和经济考虑而救助陷入困境的发行人。 “垃圾债券几乎没有什么长期投资者,”穆迪(Moody’s)驻香港分析师钟汶权(Ivan Chung)表示。

然而,随着中央和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缩水,国家主导的救助似乎也不太可能。由于预期中的救助计划没有兑现,一些秃鹫基金已遭受重大损失。

来自上海的一位债券投资组合经理Wang Yizhong表示,他在山东西王集团(Xiwang Group)发行的一年期商业票据上亏损逾3000万元人民币。西王集团是山东省东部一家陷入困境的工业集团。

Wang Yizhong是在一家政府牵头的投资基金向这家陷入困境的玉米油生产商注资30亿元人民币后买入这些债券的。但这笔资金未能解决西王的问题,因为地方政府也是捉襟见肘,无力提供进一步帮助。

“中国政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强大,”Wang Yizhong 表示,“他们不可能拯救所有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公司债券违约率上升,带来一个规模可观的垃圾债券市场以及一批新的秃鹫基金。但这些基金要赚钱并不容易。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不断上升的企业违约率推高债券收益率,中国出现了一批新的秃鹫基金,创造了一个增长快速、规模逾1.2万亿元人民币(合1710亿美元)的垃圾债券市场。

债券市场的抛售推动了秃鹫基金繁荣,其背景是受经济放缓的影响,从民营工厂到政府投资工具,各类发行人都陷入困境。

大多数秃鹰基金是在发行人出现明显还款困难迹象、但尚未拖欠还款之前买入债券。一小部分投资者则更为大胆,他们以极低的价格——最低为面值的十分之一——买入已经违约的债券,寄希望于政府很快会出手救助。

“垃圾债券的价值并不依赖于信用分析,”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驻香港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表示,“而是依赖于政府救助的可能性。”

金融信息提供商——东方财富(East Money Information)的数据显示,自去年企业违约率大幅上升以来,已出现100多家专注于垃圾债券的投资公司。而之前五年成立的此类公司数量总计还不到40家。

秃鹫投资者的增加伴随着高收益债券数量的急剧增加,目前中国正在艰难应对30年来最慢的经济增速。

根据东方财富的数据,收益率超过9%——界定垃圾债券的当地标准——的未还清公司债券总计有1434只。一年前的这一数字为951。

“经济放缓催生了垃圾债券,”北京中基投资(Zhongji Investment)高收益债券投资组合经理Shen Xiao表示。

金融数据集团万得(Wind)的数据显示,今年,企业发行人违约数量达到创纪录水平,由 2018年的125家上升至176家。

机构投资者(主要是银行和共同基金)因此以低廉的价格出售问题债务,促使秃鹰基金抢购他们认为是便宜货的资产。

“债券定价越来越不理性,因为许多机构卖家为了避免处理违约问题而提供了异乎寻常的大幅折扣,”来自上海的一位垃圾债券投资组合经理Jin Yao表示。

市场观察人士表示,许多高收益债券投资者寄希望于北京方面出于保护就业和经济考虑而救助陷入困境的发行人。 “垃圾债券几乎没有什么长期投资者,”穆迪(Moody’s)驻香港分析师钟汶权(Ivan Chung)表示。

然而,随着中央和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缩水,国家主导的救助似乎也不太可能。由于预期中的救助计划没有兑现,一些秃鹫基金已遭受重大损失。

来自上海的一位债券投资组合经理Wang Yizhong表示,他在山东西王集团(Xiwang Group)发行的一年期商业票据上亏损逾3000万元人民币。西王集团是山东省东部一家陷入困境的工业集团。

Wang Yizhong是在一家政府牵头的投资基金向这家陷入困境的玉米油生产商注资30亿元人民币后买入这些债券的。但这笔资金未能解决西王的问题,因为地方政府也是捉襟见肘,无力提供进一步帮助。

“中国政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强大,”Wang Yizhong 表示,“他们不可能拯救所有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