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人民币的数字化版本预计将在几个月内推出,最终美元也可能数字化,新的隐私、贸易冲突将随之而来。在哈佛大学上演的“数字货币战争”情景模拟会中,专家们甚至推想出朝鲜利用数字人民币绕开制裁,快速提升核武性能的情形。



撰文 | Paul Vigna

OR--商业新媒体 】在不远的未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召开紧急会议。朝鲜发射了一枚可携带核弹头的导弹,射程覆盖美军关岛基地。照这个速度,朝鲜不出一年就将获得对美国本土实施核打击的能力。

在严厉的贸易制裁下,朝鲜实力的提升依旧惊人,这都是因为美国及其盟友无法监控的一股资金流——一种加密货币。它并非幻想一夜暴富的投机者才会涉足、正经投资者避之不及的高风险项目,而是一种合法的新货币:数字人民币。

这种情景虽是虚构,却绝非幻想。如果中国按计划将人民币数字化,朝鲜再用这些数字货币作为其导弹计划的经费,那么一笔绕开美国制裁的资金流就将形成。届时,美国也将被迫对自己过时的货币实施转型,如果美国效法中国,用数字美元来维持其全球经济主导地位,那么美国也会发现,自己掌握了一个可能相当强大的监控工具。

虽然比特币作为首个成功的加密货币在设计上是为了保持交易的匿名性,但未来的数字货币将与匿名背道而驰。

正如数字化人民币参与的每笔交易都能被中国追踪一样,每笔数字化美元的交易也都在美国政府发行人的掌握之中。银行或许仍然管理着资金流动,但不会像过去那样肩负信息记录的职能。

“货币的本质正在发生变化。”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MIT Media Lab)数字货币计划(Digital Currency Initiative)负责人纳鲁拉(Neha Narula)表示。

上个月,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Harvard's Kennedy School)上演的朝鲜假想情景中,纳鲁拉博士担任了总统的“网络沙皇”。参加“数字货币战争”的还有前财政部长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卡特(Ash Carter)以及詹斯勒(Gary Gensler),这几个人都曾在总统政府任职。

我们正在快速跨入一个新的货币时代。国家和企业都将数字货币视为货币体系的新标准和现金的替代品。

数字货币的优点是支付更迅速,成本更低廉,更便于打击洗钱,也便于建设更加开放和包容的金融体系。数字货币也将赋予执法部门和政府新的能力,而这必将点燃隐私权方面的新冲突。

“隐私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决定性问题之一,”区块链初创公司艾娃实验室(Ava Labs)的首席执行长、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计算机科学教授萨若(Emin Gun Sirer)说,这也与金钱有关。他说,实际上,几乎不可能创造出一种匿名的数字货币。

我们所谓的“货币”实际上是一个异常复杂的网络,由成千上万家商业银行和中央银行组成。这个系统可以运转,但成本高昂,效率也相对低下,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资产负债表。而数字货币将创造一个系统,其中每个使用特定货币的人都会糅合进一张资产负债表。

11年前,比特币的理念问世,其目的是精简现代金融系统繁琐的功能,使货币在几分钟之内就能在世界任何地方流通,而且几乎不需要任何成本。如果你试过跨境汇款10美元,就一定能明白它的吸引力。

但比特币只是第一幕。第二幕始于今年夏天,Facebook推出了自己的加密货币libra。这可不是密码朋克和反银行人士的松散联盟。突然之间,全球最大、最有能力(也是最有争议)的公司之一说:它要开始发行货币了。

一连串的行动接踵而至。美国国会召开听证会,起草法案阻止libra发行。监管机构施加压力,迫使一些最初的支持者退出。英国央行行长卡尼(Mark Carney)建议用一种国际加密货币取代美元,成为新的国际储备货币。中国人则更进一步,他们开足马力,普遍预计几个月内就会推出人民币的数字化版本。

“这不仅仅是Venmo,也不仅仅是PayPal。”哈佛大学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中心(Belfer Center for Science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执行主任、《数字货币战争》(Digital Currency Wars)的编剧库马尔(Aditi Kumar)说,“这是各国在世界上运作的全新方式,”她补充道,“会有一到两个国家在这个货币体系中变得无所不能。”

中国正在规划的数字人民币其实与比特币模式相反。所有创建的数据都将集中存储,成为中国监控系统的一部分。

金钱一直是一种强大而直接的工具,不仅能强加意志,还能强行赋予价值。二战后,美元成为国际货币体系的基础。美国政府由此获得了一种特殊工具。美国对以美元为基础的金融体系加以控制,并藉此对朝鲜等国实施制裁。

随着美国在全球经济中所占份额缩小,中印等国份额增大,世界各国开始积极寻找美元的替代品。

在虚构的朝鲜导弹危机中,中国会默许朝鲜的核计划融资,因为中国政府能够掌握每笔数字人民币的去向。当然,这是一种极端的假设,但也是一种例证,说明中国将对其体系中每一笔交易拥有强大的影响力。唯一的问题是,中国使用它时到底会有多强硬。

中国模式也许极端,但加密货币一直在朝这个方向发展。尽管比特币的设计是为了在数字环境下模仿现金的匿名性,但所有交易都是公开的,因此也是可追踪的。Facebook的libra会记录交易数据,同时在独立数据库中记录用户身份。美国国会最关注的问题是Facebook会如何处理这些信息。

假设美联储将美元数字化,那么它可以追踪到流通中的每一美元是怎么花掉的。这将有利于美联储了解经济是如何增长的,以及朝哪个方向引导刺激措施最好。但如果政府人员想限制某些团体或活动,他们也可以做到。银行的作用也可能发生很大变化,他们会因为数字美元获利还是受损,最终还是取决于政府的发行方式。

美国是否会感到数字化转型的迫切压力,目前还不清楚。在国会,加密货币既有支持者,也有反对者。美联储考虑过发行数字美元的想法,但也仅此而已。

萨默斯和他的同事在哈佛花时间讨论了这个问题。有人认为美国应该参与进来,也有人认为,他们需要做的就是改进现有体系。

哈佛大学的库马尔说,人们现在需要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中国的数字人民币将把概念变成现实。“我们准备好了吗?”她问,“不只是技术,也包括法律。在这样的新世界里,我们能保护隐私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人民币和美元一旦数字化,世界将发生哪些变化?

发布日期:2019-12-18 14:37
摘要:人民币的数字化版本预计将在几个月内推出,最终美元也可能数字化,新的隐私、贸易冲突将随之而来。在哈佛大学上演的“数字货币战争”情景模拟会中,专家们甚至推想出朝鲜利用数字人民币绕开制裁,快速提升核武性能的情形。



撰文 | Paul Vigna

OR--商业新媒体 】在不远的未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召开紧急会议。朝鲜发射了一枚可携带核弹头的导弹,射程覆盖美军关岛基地。照这个速度,朝鲜不出一年就将获得对美国本土实施核打击的能力。

在严厉的贸易制裁下,朝鲜实力的提升依旧惊人,这都是因为美国及其盟友无法监控的一股资金流——一种加密货币。它并非幻想一夜暴富的投机者才会涉足、正经投资者避之不及的高风险项目,而是一种合法的新货币:数字人民币。

这种情景虽是虚构,却绝非幻想。如果中国按计划将人民币数字化,朝鲜再用这些数字货币作为其导弹计划的经费,那么一笔绕开美国制裁的资金流就将形成。届时,美国也将被迫对自己过时的货币实施转型,如果美国效法中国,用数字美元来维持其全球经济主导地位,那么美国也会发现,自己掌握了一个可能相当强大的监控工具。

虽然比特币作为首个成功的加密货币在设计上是为了保持交易的匿名性,但未来的数字货币将与匿名背道而驰。

正如数字化人民币参与的每笔交易都能被中国追踪一样,每笔数字化美元的交易也都在美国政府发行人的掌握之中。银行或许仍然管理着资金流动,但不会像过去那样肩负信息记录的职能。

“货币的本质正在发生变化。”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MIT Media Lab)数字货币计划(Digital Currency Initiative)负责人纳鲁拉(Neha Narula)表示。

上个月,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Harvard's Kennedy School)上演的朝鲜假想情景中,纳鲁拉博士担任了总统的“网络沙皇”。参加“数字货币战争”的还有前财政部长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卡特(Ash Carter)以及詹斯勒(Gary Gensler),这几个人都曾在总统政府任职。

我们正在快速跨入一个新的货币时代。国家和企业都将数字货币视为货币体系的新标准和现金的替代品。

数字货币的优点是支付更迅速,成本更低廉,更便于打击洗钱,也便于建设更加开放和包容的金融体系。数字货币也将赋予执法部门和政府新的能力,而这必将点燃隐私权方面的新冲突。

“隐私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决定性问题之一,”区块链初创公司艾娃实验室(Ava Labs)的首席执行长、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计算机科学教授萨若(Emin Gun Sirer)说,这也与金钱有关。他说,实际上,几乎不可能创造出一种匿名的数字货币。

我们所谓的“货币”实际上是一个异常复杂的网络,由成千上万家商业银行和中央银行组成。这个系统可以运转,但成本高昂,效率也相对低下,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资产负债表。而数字货币将创造一个系统,其中每个使用特定货币的人都会糅合进一张资产负债表。

11年前,比特币的理念问世,其目的是精简现代金融系统繁琐的功能,使货币在几分钟之内就能在世界任何地方流通,而且几乎不需要任何成本。如果你试过跨境汇款10美元,就一定能明白它的吸引力。

但比特币只是第一幕。第二幕始于今年夏天,Facebook推出了自己的加密货币libra。这可不是密码朋克和反银行人士的松散联盟。突然之间,全球最大、最有能力(也是最有争议)的公司之一说:它要开始发行货币了。

一连串的行动接踵而至。美国国会召开听证会,起草法案阻止libra发行。监管机构施加压力,迫使一些最初的支持者退出。英国央行行长卡尼(Mark Carney)建议用一种国际加密货币取代美元,成为新的国际储备货币。中国人则更进一步,他们开足马力,普遍预计几个月内就会推出人民币的数字化版本。

“这不仅仅是Venmo,也不仅仅是PayPal。”哈佛大学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中心(Belfer Center for Science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执行主任、《数字货币战争》(Digital Currency Wars)的编剧库马尔(Aditi Kumar)说,“这是各国在世界上运作的全新方式,”她补充道,“会有一到两个国家在这个货币体系中变得无所不能。”

中国正在规划的数字人民币其实与比特币模式相反。所有创建的数据都将集中存储,成为中国监控系统的一部分。

金钱一直是一种强大而直接的工具,不仅能强加意志,还能强行赋予价值。二战后,美元成为国际货币体系的基础。美国政府由此获得了一种特殊工具。美国对以美元为基础的金融体系加以控制,并藉此对朝鲜等国实施制裁。

随着美国在全球经济中所占份额缩小,中印等国份额增大,世界各国开始积极寻找美元的替代品。

在虚构的朝鲜导弹危机中,中国会默许朝鲜的核计划融资,因为中国政府能够掌握每笔数字人民币的去向。当然,这是一种极端的假设,但也是一种例证,说明中国将对其体系中每一笔交易拥有强大的影响力。唯一的问题是,中国使用它时到底会有多强硬。

中国模式也许极端,但加密货币一直在朝这个方向发展。尽管比特币的设计是为了在数字环境下模仿现金的匿名性,但所有交易都是公开的,因此也是可追踪的。Facebook的libra会记录交易数据,同时在独立数据库中记录用户身份。美国国会最关注的问题是Facebook会如何处理这些信息。

假设美联储将美元数字化,那么它可以追踪到流通中的每一美元是怎么花掉的。这将有利于美联储了解经济是如何增长的,以及朝哪个方向引导刺激措施最好。但如果政府人员想限制某些团体或活动,他们也可以做到。银行的作用也可能发生很大变化,他们会因为数字美元获利还是受损,最终还是取决于政府的发行方式。

美国是否会感到数字化转型的迫切压力,目前还不清楚。在国会,加密货币既有支持者,也有反对者。美联储考虑过发行数字美元的想法,但也仅此而已。

萨默斯和他的同事在哈佛花时间讨论了这个问题。有人认为美国应该参与进来,也有人认为,他们需要做的就是改进现有体系。

哈佛大学的库马尔说,人们现在需要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中国的数字人民币将把概念变成现实。“我们准备好了吗?”她问,“不只是技术,也包括法律。在这样的新世界里,我们能保护隐私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人民币的数字化版本预计将在几个月内推出,最终美元也可能数字化,新的隐私、贸易冲突将随之而来。在哈佛大学上演的“数字货币战争”情景模拟会中,专家们甚至推想出朝鲜利用数字人民币绕开制裁,快速提升核武性能的情形。



撰文 | Paul Vigna

OR--商业新媒体 】在不远的未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召开紧急会议。朝鲜发射了一枚可携带核弹头的导弹,射程覆盖美军关岛基地。照这个速度,朝鲜不出一年就将获得对美国本土实施核打击的能力。

在严厉的贸易制裁下,朝鲜实力的提升依旧惊人,这都是因为美国及其盟友无法监控的一股资金流——一种加密货币。它并非幻想一夜暴富的投机者才会涉足、正经投资者避之不及的高风险项目,而是一种合法的新货币:数字人民币。

这种情景虽是虚构,却绝非幻想。如果中国按计划将人民币数字化,朝鲜再用这些数字货币作为其导弹计划的经费,那么一笔绕开美国制裁的资金流就将形成。届时,美国也将被迫对自己过时的货币实施转型,如果美国效法中国,用数字美元来维持其全球经济主导地位,那么美国也会发现,自己掌握了一个可能相当强大的监控工具。

虽然比特币作为首个成功的加密货币在设计上是为了保持交易的匿名性,但未来的数字货币将与匿名背道而驰。

正如数字化人民币参与的每笔交易都能被中国追踪一样,每笔数字化美元的交易也都在美国政府发行人的掌握之中。银行或许仍然管理着资金流动,但不会像过去那样肩负信息记录的职能。

“货币的本质正在发生变化。”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MIT Media Lab)数字货币计划(Digital Currency Initiative)负责人纳鲁拉(Neha Narula)表示。

上个月,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Harvard's Kennedy School)上演的朝鲜假想情景中,纳鲁拉博士担任了总统的“网络沙皇”。参加“数字货币战争”的还有前财政部长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卡特(Ash Carter)以及詹斯勒(Gary Gensler),这几个人都曾在总统政府任职。

我们正在快速跨入一个新的货币时代。国家和企业都将数字货币视为货币体系的新标准和现金的替代品。

数字货币的优点是支付更迅速,成本更低廉,更便于打击洗钱,也便于建设更加开放和包容的金融体系。数字货币也将赋予执法部门和政府新的能力,而这必将点燃隐私权方面的新冲突。

“隐私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决定性问题之一,”区块链初创公司艾娃实验室(Ava Labs)的首席执行长、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计算机科学教授萨若(Emin Gun Sirer)说,这也与金钱有关。他说,实际上,几乎不可能创造出一种匿名的数字货币。

我们所谓的“货币”实际上是一个异常复杂的网络,由成千上万家商业银行和中央银行组成。这个系统可以运转,但成本高昂,效率也相对低下,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资产负债表。而数字货币将创造一个系统,其中每个使用特定货币的人都会糅合进一张资产负债表。

11年前,比特币的理念问世,其目的是精简现代金融系统繁琐的功能,使货币在几分钟之内就能在世界任何地方流通,而且几乎不需要任何成本。如果你试过跨境汇款10美元,就一定能明白它的吸引力。

但比特币只是第一幕。第二幕始于今年夏天,Facebook推出了自己的加密货币libra。这可不是密码朋克和反银行人士的松散联盟。突然之间,全球最大、最有能力(也是最有争议)的公司之一说:它要开始发行货币了。

一连串的行动接踵而至。美国国会召开听证会,起草法案阻止libra发行。监管机构施加压力,迫使一些最初的支持者退出。英国央行行长卡尼(Mark Carney)建议用一种国际加密货币取代美元,成为新的国际储备货币。中国人则更进一步,他们开足马力,普遍预计几个月内就会推出人民币的数字化版本。

“这不仅仅是Venmo,也不仅仅是PayPal。”哈佛大学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中心(Belfer Center for Science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执行主任、《数字货币战争》(Digital Currency Wars)的编剧库马尔(Aditi Kumar)说,“这是各国在世界上运作的全新方式,”她补充道,“会有一到两个国家在这个货币体系中变得无所不能。”

中国正在规划的数字人民币其实与比特币模式相反。所有创建的数据都将集中存储,成为中国监控系统的一部分。

金钱一直是一种强大而直接的工具,不仅能强加意志,还能强行赋予价值。二战后,美元成为国际货币体系的基础。美国政府由此获得了一种特殊工具。美国对以美元为基础的金融体系加以控制,并藉此对朝鲜等国实施制裁。

随着美国在全球经济中所占份额缩小,中印等国份额增大,世界各国开始积极寻找美元的替代品。

在虚构的朝鲜导弹危机中,中国会默许朝鲜的核计划融资,因为中国政府能够掌握每笔数字人民币的去向。当然,这是一种极端的假设,但也是一种例证,说明中国将对其体系中每一笔交易拥有强大的影响力。唯一的问题是,中国使用它时到底会有多强硬。

中国模式也许极端,但加密货币一直在朝这个方向发展。尽管比特币的设计是为了在数字环境下模仿现金的匿名性,但所有交易都是公开的,因此也是可追踪的。Facebook的libra会记录交易数据,同时在独立数据库中记录用户身份。美国国会最关注的问题是Facebook会如何处理这些信息。

假设美联储将美元数字化,那么它可以追踪到流通中的每一美元是怎么花掉的。这将有利于美联储了解经济是如何增长的,以及朝哪个方向引导刺激措施最好。但如果政府人员想限制某些团体或活动,他们也可以做到。银行的作用也可能发生很大变化,他们会因为数字美元获利还是受损,最终还是取决于政府的发行方式。

美国是否会感到数字化转型的迫切压力,目前还不清楚。在国会,加密货币既有支持者,也有反对者。美联储考虑过发行数字美元的想法,但也仅此而已。

萨默斯和他的同事在哈佛花时间讨论了这个问题。有人认为美国应该参与进来,也有人认为,他们需要做的就是改进现有体系。

哈佛大学的库马尔说,人们现在需要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中国的数字人民币将把概念变成现实。“我们准备好了吗?”她问,“不只是技术,也包括法律。在这样的新世界里,我们能保护隐私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人民币和美元一旦数字化,世界将发生哪些变化?

发布日期:2019-12-18 14:37
摘要:人民币的数字化版本预计将在几个月内推出,最终美元也可能数字化,新的隐私、贸易冲突将随之而来。在哈佛大学上演的“数字货币战争”情景模拟会中,专家们甚至推想出朝鲜利用数字人民币绕开制裁,快速提升核武性能的情形。



撰文 | Paul Vigna

OR--商业新媒体 】在不远的未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召开紧急会议。朝鲜发射了一枚可携带核弹头的导弹,射程覆盖美军关岛基地。照这个速度,朝鲜不出一年就将获得对美国本土实施核打击的能力。

在严厉的贸易制裁下,朝鲜实力的提升依旧惊人,这都是因为美国及其盟友无法监控的一股资金流——一种加密货币。它并非幻想一夜暴富的投机者才会涉足、正经投资者避之不及的高风险项目,而是一种合法的新货币:数字人民币。

这种情景虽是虚构,却绝非幻想。如果中国按计划将人民币数字化,朝鲜再用这些数字货币作为其导弹计划的经费,那么一笔绕开美国制裁的资金流就将形成。届时,美国也将被迫对自己过时的货币实施转型,如果美国效法中国,用数字美元来维持其全球经济主导地位,那么美国也会发现,自己掌握了一个可能相当强大的监控工具。

虽然比特币作为首个成功的加密货币在设计上是为了保持交易的匿名性,但未来的数字货币将与匿名背道而驰。

正如数字化人民币参与的每笔交易都能被中国追踪一样,每笔数字化美元的交易也都在美国政府发行人的掌握之中。银行或许仍然管理着资金流动,但不会像过去那样肩负信息记录的职能。

“货币的本质正在发生变化。”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MIT Media Lab)数字货币计划(Digital Currency Initiative)负责人纳鲁拉(Neha Narula)表示。

上个月,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Harvard's Kennedy School)上演的朝鲜假想情景中,纳鲁拉博士担任了总统的“网络沙皇”。参加“数字货币战争”的还有前财政部长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卡特(Ash Carter)以及詹斯勒(Gary Gensler),这几个人都曾在总统政府任职。

我们正在快速跨入一个新的货币时代。国家和企业都将数字货币视为货币体系的新标准和现金的替代品。

数字货币的优点是支付更迅速,成本更低廉,更便于打击洗钱,也便于建设更加开放和包容的金融体系。数字货币也将赋予执法部门和政府新的能力,而这必将点燃隐私权方面的新冲突。

“隐私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决定性问题之一,”区块链初创公司艾娃实验室(Ava Labs)的首席执行长、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计算机科学教授萨若(Emin Gun Sirer)说,这也与金钱有关。他说,实际上,几乎不可能创造出一种匿名的数字货币。

我们所谓的“货币”实际上是一个异常复杂的网络,由成千上万家商业银行和中央银行组成。这个系统可以运转,但成本高昂,效率也相对低下,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资产负债表。而数字货币将创造一个系统,其中每个使用特定货币的人都会糅合进一张资产负债表。

11年前,比特币的理念问世,其目的是精简现代金融系统繁琐的功能,使货币在几分钟之内就能在世界任何地方流通,而且几乎不需要任何成本。如果你试过跨境汇款10美元,就一定能明白它的吸引力。

但比特币只是第一幕。第二幕始于今年夏天,Facebook推出了自己的加密货币libra。这可不是密码朋克和反银行人士的松散联盟。突然之间,全球最大、最有能力(也是最有争议)的公司之一说:它要开始发行货币了。

一连串的行动接踵而至。美国国会召开听证会,起草法案阻止libra发行。监管机构施加压力,迫使一些最初的支持者退出。英国央行行长卡尼(Mark Carney)建议用一种国际加密货币取代美元,成为新的国际储备货币。中国人则更进一步,他们开足马力,普遍预计几个月内就会推出人民币的数字化版本。

“这不仅仅是Venmo,也不仅仅是PayPal。”哈佛大学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中心(Belfer Center for Science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执行主任、《数字货币战争》(Digital Currency Wars)的编剧库马尔(Aditi Kumar)说,“这是各国在世界上运作的全新方式,”她补充道,“会有一到两个国家在这个货币体系中变得无所不能。”

中国正在规划的数字人民币其实与比特币模式相反。所有创建的数据都将集中存储,成为中国监控系统的一部分。

金钱一直是一种强大而直接的工具,不仅能强加意志,还能强行赋予价值。二战后,美元成为国际货币体系的基础。美国政府由此获得了一种特殊工具。美国对以美元为基础的金融体系加以控制,并藉此对朝鲜等国实施制裁。

随着美国在全球经济中所占份额缩小,中印等国份额增大,世界各国开始积极寻找美元的替代品。

在虚构的朝鲜导弹危机中,中国会默许朝鲜的核计划融资,因为中国政府能够掌握每笔数字人民币的去向。当然,这是一种极端的假设,但也是一种例证,说明中国将对其体系中每一笔交易拥有强大的影响力。唯一的问题是,中国使用它时到底会有多强硬。

中国模式也许极端,但加密货币一直在朝这个方向发展。尽管比特币的设计是为了在数字环境下模仿现金的匿名性,但所有交易都是公开的,因此也是可追踪的。Facebook的libra会记录交易数据,同时在独立数据库中记录用户身份。美国国会最关注的问题是Facebook会如何处理这些信息。

假设美联储将美元数字化,那么它可以追踪到流通中的每一美元是怎么花掉的。这将有利于美联储了解经济是如何增长的,以及朝哪个方向引导刺激措施最好。但如果政府人员想限制某些团体或活动,他们也可以做到。银行的作用也可能发生很大变化,他们会因为数字美元获利还是受损,最终还是取决于政府的发行方式。

美国是否会感到数字化转型的迫切压力,目前还不清楚。在国会,加密货币既有支持者,也有反对者。美联储考虑过发行数字美元的想法,但也仅此而已。

萨默斯和他的同事在哈佛花时间讨论了这个问题。有人认为美国应该参与进来,也有人认为,他们需要做的就是改进现有体系。

哈佛大学的库马尔说,人们现在需要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中国的数字人民币将把概念变成现实。“我们准备好了吗?”她问,“不只是技术,也包括法律。在这样的新世界里,我们能保护隐私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人民币的数字化版本预计将在几个月内推出,最终美元也可能数字化,新的隐私、贸易冲突将随之而来。在哈佛大学上演的“数字货币战争”情景模拟会中,专家们甚至推想出朝鲜利用数字人民币绕开制裁,快速提升核武性能的情形。



撰文 | Paul Vigna

OR--商业新媒体 】在不远的未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召开紧急会议。朝鲜发射了一枚可携带核弹头的导弹,射程覆盖美军关岛基地。照这个速度,朝鲜不出一年就将获得对美国本土实施核打击的能力。

在严厉的贸易制裁下,朝鲜实力的提升依旧惊人,这都是因为美国及其盟友无法监控的一股资金流——一种加密货币。它并非幻想一夜暴富的投机者才会涉足、正经投资者避之不及的高风险项目,而是一种合法的新货币:数字人民币。

这种情景虽是虚构,却绝非幻想。如果中国按计划将人民币数字化,朝鲜再用这些数字货币作为其导弹计划的经费,那么一笔绕开美国制裁的资金流就将形成。届时,美国也将被迫对自己过时的货币实施转型,如果美国效法中国,用数字美元来维持其全球经济主导地位,那么美国也会发现,自己掌握了一个可能相当强大的监控工具。

虽然比特币作为首个成功的加密货币在设计上是为了保持交易的匿名性,但未来的数字货币将与匿名背道而驰。

正如数字化人民币参与的每笔交易都能被中国追踪一样,每笔数字化美元的交易也都在美国政府发行人的掌握之中。银行或许仍然管理着资金流动,但不会像过去那样肩负信息记录的职能。

“货币的本质正在发生变化。”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MIT Media Lab)数字货币计划(Digital Currency Initiative)负责人纳鲁拉(Neha Narula)表示。

上个月,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Harvard's Kennedy School)上演的朝鲜假想情景中,纳鲁拉博士担任了总统的“网络沙皇”。参加“数字货币战争”的还有前财政部长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卡特(Ash Carter)以及詹斯勒(Gary Gensler),这几个人都曾在总统政府任职。

我们正在快速跨入一个新的货币时代。国家和企业都将数字货币视为货币体系的新标准和现金的替代品。

数字货币的优点是支付更迅速,成本更低廉,更便于打击洗钱,也便于建设更加开放和包容的金融体系。数字货币也将赋予执法部门和政府新的能力,而这必将点燃隐私权方面的新冲突。

“隐私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决定性问题之一,”区块链初创公司艾娃实验室(Ava Labs)的首席执行长、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计算机科学教授萨若(Emin Gun Sirer)说,这也与金钱有关。他说,实际上,几乎不可能创造出一种匿名的数字货币。

我们所谓的“货币”实际上是一个异常复杂的网络,由成千上万家商业银行和中央银行组成。这个系统可以运转,但成本高昂,效率也相对低下,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资产负债表。而数字货币将创造一个系统,其中每个使用特定货币的人都会糅合进一张资产负债表。

11年前,比特币的理念问世,其目的是精简现代金融系统繁琐的功能,使货币在几分钟之内就能在世界任何地方流通,而且几乎不需要任何成本。如果你试过跨境汇款10美元,就一定能明白它的吸引力。

但比特币只是第一幕。第二幕始于今年夏天,Facebook推出了自己的加密货币libra。这可不是密码朋克和反银行人士的松散联盟。突然之间,全球最大、最有能力(也是最有争议)的公司之一说:它要开始发行货币了。

一连串的行动接踵而至。美国国会召开听证会,起草法案阻止libra发行。监管机构施加压力,迫使一些最初的支持者退出。英国央行行长卡尼(Mark Carney)建议用一种国际加密货币取代美元,成为新的国际储备货币。中国人则更进一步,他们开足马力,普遍预计几个月内就会推出人民币的数字化版本。

“这不仅仅是Venmo,也不仅仅是PayPal。”哈佛大学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中心(Belfer Center for Science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执行主任、《数字货币战争》(Digital Currency Wars)的编剧库马尔(Aditi Kumar)说,“这是各国在世界上运作的全新方式,”她补充道,“会有一到两个国家在这个货币体系中变得无所不能。”

中国正在规划的数字人民币其实与比特币模式相反。所有创建的数据都将集中存储,成为中国监控系统的一部分。

金钱一直是一种强大而直接的工具,不仅能强加意志,还能强行赋予价值。二战后,美元成为国际货币体系的基础。美国政府由此获得了一种特殊工具。美国对以美元为基础的金融体系加以控制,并藉此对朝鲜等国实施制裁。

随着美国在全球经济中所占份额缩小,中印等国份额增大,世界各国开始积极寻找美元的替代品。

在虚构的朝鲜导弹危机中,中国会默许朝鲜的核计划融资,因为中国政府能够掌握每笔数字人民币的去向。当然,这是一种极端的假设,但也是一种例证,说明中国将对其体系中每一笔交易拥有强大的影响力。唯一的问题是,中国使用它时到底会有多强硬。

中国模式也许极端,但加密货币一直在朝这个方向发展。尽管比特币的设计是为了在数字环境下模仿现金的匿名性,但所有交易都是公开的,因此也是可追踪的。Facebook的libra会记录交易数据,同时在独立数据库中记录用户身份。美国国会最关注的问题是Facebook会如何处理这些信息。

假设美联储将美元数字化,那么它可以追踪到流通中的每一美元是怎么花掉的。这将有利于美联储了解经济是如何增长的,以及朝哪个方向引导刺激措施最好。但如果政府人员想限制某些团体或活动,他们也可以做到。银行的作用也可能发生很大变化,他们会因为数字美元获利还是受损,最终还是取决于政府的发行方式。

美国是否会感到数字化转型的迫切压力,目前还不清楚。在国会,加密货币既有支持者,也有反对者。美联储考虑过发行数字美元的想法,但也仅此而已。

萨默斯和他的同事在哈佛花时间讨论了这个问题。有人认为美国应该参与进来,也有人认为,他们需要做的就是改进现有体系。

哈佛大学的库马尔说,人们现在需要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中国的数字人民币将把概念变成现实。“我们准备好了吗?”她问,“不只是技术,也包括法律。在这样的新世界里,我们能保护隐私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