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最大的共享办公空间运营商优客工场已提交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计划,这是自WeWork母公司We Co.取消IPO计划以来对投资者对于灵活办公空间初创企业信心的初步考验。



撰文 | Konrad Putzier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最大的共享办公空间运营商优客工场(Ucommune)已提交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计划,这是We Co.取消首次公开募股(IPO)计划以来对投资者对于灵活办公初创企业信心的初步考验。

总部位于北京的优客工场在提交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的一份文件中称,该公司寻求筹资1亿美元。不过分析师称,该数字只是在最终筹资规模确定前的一个占位符。优客工场称,基于该公司管理的工作站数量和面积,该公司是中国最大的共享办公空间运营商。

据知情人士透露,优客工场的IPO最快可能会在明年1月进行。

投资者对优客工场IPO的反应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股市投资者是对快速增长的共享办公商业模式失去了兴趣,还是反感仅与WeWork相关的问题。

优客工场是由房地产开发商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China Vanke Co., 2202.HK, 简称:万科企业)前高管毛大庆在2015年创办的。截至9月30日,优客工场旗下运营着171个共享办公空间,提供72,700个工位,其中大部分位于中国。 2018年,优客工场与灵活办公空间公司Serendipity Labs合作,在纽约曼哈顿开设了共享办公社区。

优客工场的业务模式与WeWork类似,主要通过长期租约租赁办公空间,在配备好办公设备后,以灵活的条款转租给企业。该公司的平均租期为九年。

优客工场已筹集数亿美元的风险资本,在2018年的最近一轮融资中,该公司的估值达到26亿美元。该公司的投资者包括美国风投公司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中国投资公司景荣控股(Prosperity Holdings)及商业银行石木资本(RockTree Capital)。

WeWork母公司原计划于9月份上市,但由于投资者对不断增加的亏损及公司治理问题感到担忧,该公司取消了上市计划。这导致该公司首席执行长诺伊曼(Adam Neumann)离职,并获得软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 9984.TO)出手相救。

一些房地产公司高管已经在质疑优客工场对上市时间的选择是否明智,与WeWork取消上市的时间太过接近。

经纪商高力国际(Colliers International)的亚洲共享办公咨询业务主管赖特(Jonathan Wright)称,WeWork上市失败没多久优客工场就决定上市,这让人意外。

优客工场的IPO进程起初并不顺利。据知情人士称,最早负责本次发行工作的承销商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 Group AG, CS)和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 C)因与优客工场在如何经办此次IPO问题上分歧严重而退出。路透(Reuters)之前报道过他们之间的分歧。

据递交的监管文件,目前两家中资银行——华兴资本(China Renaissance)和海通国际(Haitong International)承销本次IPO。

据备案文件,优客工场一直在亏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新开的办公地点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招满租户并实现盈利。备案文件称,优客工场2019年前九个月实现收入1.224亿美元,净亏损8,010万美元。

这份备案文件显示,截至9月底,优客工场手中拥有2,910万美元现金。这比该公司在之前九个月的运营活动中消耗的资金规模要小。

该公司在备案文件中表示,公司相信将有足够的流动资金和资本资源以支持未来12个月的日常运营。

一些投资者曾批评诺伊曼,认为WeWork租赁他持有权益的建筑存在利益冲突。他同意将相关物业的控制权交给一个与We Co.有关联的房地产投资工具。优客工场在提交的监管文件中称,已签署六份租约,租赁毛大庆关联公司拥有的建筑。毛大庆的发言人未立即就这些租约置评。

但与WeWork的相似之处仅此而已。共享办公空间业务收入约占优客工场总收入的一半,其余来自营销和品牌服务。在提交IPO申请时,优客工场运营亏损在收入中的占比远低于We Co.同期水平。但优客工场已运营两年以上的共享办公空间入驻率为83%,不及WeWork的89%。

整体而言,中国共享办公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就连外国竞争对手也承认这一点。

据知情人士称,We Co.已经考虑缩小在中国的扩张规模。瑞士灵活办公空间公司IWG PLC的首席执行长狄克逊(Mark Dixon)说,在中国运营的共享办公空间企业需要保持低成本,这一点至关重要。

他说,如果不严格控制运营成本,就赚不到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版WeWork”优客工场准备赴纽约IPO

发布日期:2019-12-18 10:47
摘要:中国最大的共享办公空间运营商优客工场已提交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计划,这是自WeWork母公司We Co.取消IPO计划以来对投资者对于灵活办公空间初创企业信心的初步考验。



撰文 | Konrad Putzier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最大的共享办公空间运营商优客工场(Ucommune)已提交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计划,这是We Co.取消首次公开募股(IPO)计划以来对投资者对于灵活办公初创企业信心的初步考验。

总部位于北京的优客工场在提交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的一份文件中称,该公司寻求筹资1亿美元。不过分析师称,该数字只是在最终筹资规模确定前的一个占位符。优客工场称,基于该公司管理的工作站数量和面积,该公司是中国最大的共享办公空间运营商。

据知情人士透露,优客工场的IPO最快可能会在明年1月进行。

投资者对优客工场IPO的反应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股市投资者是对快速增长的共享办公商业模式失去了兴趣,还是反感仅与WeWork相关的问题。

优客工场是由房地产开发商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China Vanke Co., 2202.HK, 简称:万科企业)前高管毛大庆在2015年创办的。截至9月30日,优客工场旗下运营着171个共享办公空间,提供72,700个工位,其中大部分位于中国。 2018年,优客工场与灵活办公空间公司Serendipity Labs合作,在纽约曼哈顿开设了共享办公社区。

优客工场的业务模式与WeWork类似,主要通过长期租约租赁办公空间,在配备好办公设备后,以灵活的条款转租给企业。该公司的平均租期为九年。

优客工场已筹集数亿美元的风险资本,在2018年的最近一轮融资中,该公司的估值达到26亿美元。该公司的投资者包括美国风投公司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中国投资公司景荣控股(Prosperity Holdings)及商业银行石木资本(RockTree Capital)。

WeWork母公司原计划于9月份上市,但由于投资者对不断增加的亏损及公司治理问题感到担忧,该公司取消了上市计划。这导致该公司首席执行长诺伊曼(Adam Neumann)离职,并获得软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 9984.TO)出手相救。

一些房地产公司高管已经在质疑优客工场对上市时间的选择是否明智,与WeWork取消上市的时间太过接近。

经纪商高力国际(Colliers International)的亚洲共享办公咨询业务主管赖特(Jonathan Wright)称,WeWork上市失败没多久优客工场就决定上市,这让人意外。

优客工场的IPO进程起初并不顺利。据知情人士称,最早负责本次发行工作的承销商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 Group AG, CS)和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 C)因与优客工场在如何经办此次IPO问题上分歧严重而退出。路透(Reuters)之前报道过他们之间的分歧。

据递交的监管文件,目前两家中资银行——华兴资本(China Renaissance)和海通国际(Haitong International)承销本次IPO。

据备案文件,优客工场一直在亏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新开的办公地点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招满租户并实现盈利。备案文件称,优客工场2019年前九个月实现收入1.224亿美元,净亏损8,010万美元。

这份备案文件显示,截至9月底,优客工场手中拥有2,910万美元现金。这比该公司在之前九个月的运营活动中消耗的资金规模要小。

该公司在备案文件中表示,公司相信将有足够的流动资金和资本资源以支持未来12个月的日常运营。

一些投资者曾批评诺伊曼,认为WeWork租赁他持有权益的建筑存在利益冲突。他同意将相关物业的控制权交给一个与We Co.有关联的房地产投资工具。优客工场在提交的监管文件中称,已签署六份租约,租赁毛大庆关联公司拥有的建筑。毛大庆的发言人未立即就这些租约置评。

但与WeWork的相似之处仅此而已。共享办公空间业务收入约占优客工场总收入的一半,其余来自营销和品牌服务。在提交IPO申请时,优客工场运营亏损在收入中的占比远低于We Co.同期水平。但优客工场已运营两年以上的共享办公空间入驻率为83%,不及WeWork的89%。

整体而言,中国共享办公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就连外国竞争对手也承认这一点。

据知情人士称,We Co.已经考虑缩小在中国的扩张规模。瑞士灵活办公空间公司IWG PLC的首席执行长狄克逊(Mark Dixon)说,在中国运营的共享办公空间企业需要保持低成本,这一点至关重要。

他说,如果不严格控制运营成本,就赚不到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最大的共享办公空间运营商优客工场已提交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计划,这是自WeWork母公司We Co.取消IPO计划以来对投资者对于灵活办公空间初创企业信心的初步考验。



撰文 | Konrad Putzier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最大的共享办公空间运营商优客工场(Ucommune)已提交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计划,这是We Co.取消首次公开募股(IPO)计划以来对投资者对于灵活办公初创企业信心的初步考验。

总部位于北京的优客工场在提交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的一份文件中称,该公司寻求筹资1亿美元。不过分析师称,该数字只是在最终筹资规模确定前的一个占位符。优客工场称,基于该公司管理的工作站数量和面积,该公司是中国最大的共享办公空间运营商。

据知情人士透露,优客工场的IPO最快可能会在明年1月进行。

投资者对优客工场IPO的反应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股市投资者是对快速增长的共享办公商业模式失去了兴趣,还是反感仅与WeWork相关的问题。

优客工场是由房地产开发商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China Vanke Co., 2202.HK, 简称:万科企业)前高管毛大庆在2015年创办的。截至9月30日,优客工场旗下运营着171个共享办公空间,提供72,700个工位,其中大部分位于中国。 2018年,优客工场与灵活办公空间公司Serendipity Labs合作,在纽约曼哈顿开设了共享办公社区。

优客工场的业务模式与WeWork类似,主要通过长期租约租赁办公空间,在配备好办公设备后,以灵活的条款转租给企业。该公司的平均租期为九年。

优客工场已筹集数亿美元的风险资本,在2018年的最近一轮融资中,该公司的估值达到26亿美元。该公司的投资者包括美国风投公司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中国投资公司景荣控股(Prosperity Holdings)及商业银行石木资本(RockTree Capital)。

WeWork母公司原计划于9月份上市,但由于投资者对不断增加的亏损及公司治理问题感到担忧,该公司取消了上市计划。这导致该公司首席执行长诺伊曼(Adam Neumann)离职,并获得软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 9984.TO)出手相救。

一些房地产公司高管已经在质疑优客工场对上市时间的选择是否明智,与WeWork取消上市的时间太过接近。

经纪商高力国际(Colliers International)的亚洲共享办公咨询业务主管赖特(Jonathan Wright)称,WeWork上市失败没多久优客工场就决定上市,这让人意外。

优客工场的IPO进程起初并不顺利。据知情人士称,最早负责本次发行工作的承销商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 Group AG, CS)和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 C)因与优客工场在如何经办此次IPO问题上分歧严重而退出。路透(Reuters)之前报道过他们之间的分歧。

据递交的监管文件,目前两家中资银行——华兴资本(China Renaissance)和海通国际(Haitong International)承销本次IPO。

据备案文件,优客工场一直在亏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新开的办公地点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招满租户并实现盈利。备案文件称,优客工场2019年前九个月实现收入1.224亿美元,净亏损8,010万美元。

这份备案文件显示,截至9月底,优客工场手中拥有2,910万美元现金。这比该公司在之前九个月的运营活动中消耗的资金规模要小。

该公司在备案文件中表示,公司相信将有足够的流动资金和资本资源以支持未来12个月的日常运营。

一些投资者曾批评诺伊曼,认为WeWork租赁他持有权益的建筑存在利益冲突。他同意将相关物业的控制权交给一个与We Co.有关联的房地产投资工具。优客工场在提交的监管文件中称,已签署六份租约,租赁毛大庆关联公司拥有的建筑。毛大庆的发言人未立即就这些租约置评。

但与WeWork的相似之处仅此而已。共享办公空间业务收入约占优客工场总收入的一半,其余来自营销和品牌服务。在提交IPO申请时,优客工场运营亏损在收入中的占比远低于We Co.同期水平。但优客工场已运营两年以上的共享办公空间入驻率为83%,不及WeWork的89%。

整体而言,中国共享办公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就连外国竞争对手也承认这一点。

据知情人士称,We Co.已经考虑缩小在中国的扩张规模。瑞士灵活办公空间公司IWG PLC的首席执行长狄克逊(Mark Dixon)说,在中国运营的共享办公空间企业需要保持低成本,这一点至关重要。

他说,如果不严格控制运营成本,就赚不到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版WeWork”优客工场准备赴纽约IPO

发布日期:2019-12-18 10:47
摘要:中国最大的共享办公空间运营商优客工场已提交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计划,这是自WeWork母公司We Co.取消IPO计划以来对投资者对于灵活办公空间初创企业信心的初步考验。



撰文 | Konrad Putzier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最大的共享办公空间运营商优客工场(Ucommune)已提交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计划,这是We Co.取消首次公开募股(IPO)计划以来对投资者对于灵活办公初创企业信心的初步考验。

总部位于北京的优客工场在提交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的一份文件中称,该公司寻求筹资1亿美元。不过分析师称,该数字只是在最终筹资规模确定前的一个占位符。优客工场称,基于该公司管理的工作站数量和面积,该公司是中国最大的共享办公空间运营商。

据知情人士透露,优客工场的IPO最快可能会在明年1月进行。

投资者对优客工场IPO的反应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股市投资者是对快速增长的共享办公商业模式失去了兴趣,还是反感仅与WeWork相关的问题。

优客工场是由房地产开发商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China Vanke Co., 2202.HK, 简称:万科企业)前高管毛大庆在2015年创办的。截至9月30日,优客工场旗下运营着171个共享办公空间,提供72,700个工位,其中大部分位于中国。 2018年,优客工场与灵活办公空间公司Serendipity Labs合作,在纽约曼哈顿开设了共享办公社区。

优客工场的业务模式与WeWork类似,主要通过长期租约租赁办公空间,在配备好办公设备后,以灵活的条款转租给企业。该公司的平均租期为九年。

优客工场已筹集数亿美元的风险资本,在2018年的最近一轮融资中,该公司的估值达到26亿美元。该公司的投资者包括美国风投公司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中国投资公司景荣控股(Prosperity Holdings)及商业银行石木资本(RockTree Capital)。

WeWork母公司原计划于9月份上市,但由于投资者对不断增加的亏损及公司治理问题感到担忧,该公司取消了上市计划。这导致该公司首席执行长诺伊曼(Adam Neumann)离职,并获得软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 9984.TO)出手相救。

一些房地产公司高管已经在质疑优客工场对上市时间的选择是否明智,与WeWork取消上市的时间太过接近。

经纪商高力国际(Colliers International)的亚洲共享办公咨询业务主管赖特(Jonathan Wright)称,WeWork上市失败没多久优客工场就决定上市,这让人意外。

优客工场的IPO进程起初并不顺利。据知情人士称,最早负责本次发行工作的承销商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 Group AG, CS)和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 C)因与优客工场在如何经办此次IPO问题上分歧严重而退出。路透(Reuters)之前报道过他们之间的分歧。

据递交的监管文件,目前两家中资银行——华兴资本(China Renaissance)和海通国际(Haitong International)承销本次IPO。

据备案文件,优客工场一直在亏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新开的办公地点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招满租户并实现盈利。备案文件称,优客工场2019年前九个月实现收入1.224亿美元,净亏损8,010万美元。

这份备案文件显示,截至9月底,优客工场手中拥有2,910万美元现金。这比该公司在之前九个月的运营活动中消耗的资金规模要小。

该公司在备案文件中表示,公司相信将有足够的流动资金和资本资源以支持未来12个月的日常运营。

一些投资者曾批评诺伊曼,认为WeWork租赁他持有权益的建筑存在利益冲突。他同意将相关物业的控制权交给一个与We Co.有关联的房地产投资工具。优客工场在提交的监管文件中称,已签署六份租约,租赁毛大庆关联公司拥有的建筑。毛大庆的发言人未立即就这些租约置评。

但与WeWork的相似之处仅此而已。共享办公空间业务收入约占优客工场总收入的一半,其余来自营销和品牌服务。在提交IPO申请时,优客工场运营亏损在收入中的占比远低于We Co.同期水平。但优客工场已运营两年以上的共享办公空间入驻率为83%,不及WeWork的89%。

整体而言,中国共享办公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就连外国竞争对手也承认这一点。

据知情人士称,We Co.已经考虑缩小在中国的扩张规模。瑞士灵活办公空间公司IWG PLC的首席执行长狄克逊(Mark Dixon)说,在中国运营的共享办公空间企业需要保持低成本,这一点至关重要。

他说,如果不严格控制运营成本,就赚不到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最大的共享办公空间运营商优客工场已提交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计划,这是自WeWork母公司We Co.取消IPO计划以来对投资者对于灵活办公空间初创企业信心的初步考验。



撰文 | Konrad Putzier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最大的共享办公空间运营商优客工场(Ucommune)已提交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计划,这是We Co.取消首次公开募股(IPO)计划以来对投资者对于灵活办公初创企业信心的初步考验。

总部位于北京的优客工场在提交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的一份文件中称,该公司寻求筹资1亿美元。不过分析师称,该数字只是在最终筹资规模确定前的一个占位符。优客工场称,基于该公司管理的工作站数量和面积,该公司是中国最大的共享办公空间运营商。

据知情人士透露,优客工场的IPO最快可能会在明年1月进行。

投资者对优客工场IPO的反应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股市投资者是对快速增长的共享办公商业模式失去了兴趣,还是反感仅与WeWork相关的问题。

优客工场是由房地产开发商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China Vanke Co., 2202.HK, 简称:万科企业)前高管毛大庆在2015年创办的。截至9月30日,优客工场旗下运营着171个共享办公空间,提供72,700个工位,其中大部分位于中国。 2018年,优客工场与灵活办公空间公司Serendipity Labs合作,在纽约曼哈顿开设了共享办公社区。

优客工场的业务模式与WeWork类似,主要通过长期租约租赁办公空间,在配备好办公设备后,以灵活的条款转租给企业。该公司的平均租期为九年。

优客工场已筹集数亿美元的风险资本,在2018年的最近一轮融资中,该公司的估值达到26亿美元。该公司的投资者包括美国风投公司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中国投资公司景荣控股(Prosperity Holdings)及商业银行石木资本(RockTree Capital)。

WeWork母公司原计划于9月份上市,但由于投资者对不断增加的亏损及公司治理问题感到担忧,该公司取消了上市计划。这导致该公司首席执行长诺伊曼(Adam Neumann)离职,并获得软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 9984.TO)出手相救。

一些房地产公司高管已经在质疑优客工场对上市时间的选择是否明智,与WeWork取消上市的时间太过接近。

经纪商高力国际(Colliers International)的亚洲共享办公咨询业务主管赖特(Jonathan Wright)称,WeWork上市失败没多久优客工场就决定上市,这让人意外。

优客工场的IPO进程起初并不顺利。据知情人士称,最早负责本次发行工作的承销商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 Group AG, CS)和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 C)因与优客工场在如何经办此次IPO问题上分歧严重而退出。路透(Reuters)之前报道过他们之间的分歧。

据递交的监管文件,目前两家中资银行——华兴资本(China Renaissance)和海通国际(Haitong International)承销本次IPO。

据备案文件,优客工场一直在亏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新开的办公地点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招满租户并实现盈利。备案文件称,优客工场2019年前九个月实现收入1.224亿美元,净亏损8,010万美元。

这份备案文件显示,截至9月底,优客工场手中拥有2,910万美元现金。这比该公司在之前九个月的运营活动中消耗的资金规模要小。

该公司在备案文件中表示,公司相信将有足够的流动资金和资本资源以支持未来12个月的日常运营。

一些投资者曾批评诺伊曼,认为WeWork租赁他持有权益的建筑存在利益冲突。他同意将相关物业的控制权交给一个与We Co.有关联的房地产投资工具。优客工场在提交的监管文件中称,已签署六份租约,租赁毛大庆关联公司拥有的建筑。毛大庆的发言人未立即就这些租约置评。

但与WeWork的相似之处仅此而已。共享办公空间业务收入约占优客工场总收入的一半,其余来自营销和品牌服务。在提交IPO申请时,优客工场运营亏损在收入中的占比远低于We Co.同期水平。但优客工场已运营两年以上的共享办公空间入驻率为83%,不及WeWork的89%。

整体而言,中国共享办公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就连外国竞争对手也承认这一点。

据知情人士称,We Co.已经考虑缩小在中国的扩张规模。瑞士灵活办公空间公司IWG PLC的首席执行长狄克逊(Mark Dixon)说,在中国运营的共享办公空间企业需要保持低成本,这一点至关重要。

他说,如果不严格控制运营成本,就赚不到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