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生成订单的能力让经营外卖的餐馆心服口服之后,美团已开始收取更多推广费,抽取更高佣金,其主要的送餐业务现已盈利。



瑞恩•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Jackie Wu在北京一座美食广场新开了一家饺子店,他需要为这家店找到顾客。

于是他借助中国最大的外卖应用,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每天支付100元人民币(合14美元),向用户推广他3美元一盘的猪肉大葱馅饺子,每笔订单还被抽取19%的佣金。

Jackie Wu说:“这项额外的业务很不错。我的目标是一个月2000单外卖。”说话间,柜台上的打印机又吐出了一张外卖订单。

仅仅在一年前,美团的亏损增速比销售还快,当时该公司努力说服餐馆登陆其平台,重金补贴骑手,用大量折扣吸引用户。

不过,有了Jackie Wu这样已被其生成订单能力打动的商家,它已经开始收取更多推广费,抽取更高佣金,其主要的送餐业务现已盈利。对于世界各地目前处于亏损中的外卖应用——如Uber Eats、DoorDash、Swiggy和Deliveroo——来说,美团的成就无异于一座希望的灯塔。

2018年9月在香港上市的美团,还拥有其他一系列业务,包括蓬勃发展的旅行预订和团购服务;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分析师戴昊(David Dai)将团购称为“摇钱树”,这块业务的毛利率达到89%。

美团从订单抽取的佣金率也再度提升,从2018年初的10.4%升至上一季度的14.1%。

即便中国经济总体放缓,美团仍设法扭转了净亏损——去年第三季度,在计入可转换优先股的价值变动后,其亏损曾达到830亿元人民币(合120亿美元)的峰值。

自那以来的业绩反弹带动其股价暴涨145%,市值达到750亿美元,成为中国第三大上市科技公司,巩固了对BAT三驾马车——搜索引擎百度(Baidu)、社交平台腾讯(Tencent)和电商巨头阿里巴巴(Alibaba)——长期主导地位的洗牌。

2010年,40岁的王兴创立美团,作为折扣应用Groupon的中国版。它从送餐起步,随后涉足多个业务领域,现在其“超级应用”上提供200多项服务,包括订火车票、买菜、支付等等。

送餐业务占美团总销售额的一半以上,它是吸引新用户的主要卖点。23岁的学生戴伊宁(音)说:“我赢了一张这家店的免费美甲美团券。”她认为是她在美团应用上的7条餐厅评论,让她赢得了Means Beauty Nails的免费服务。她说,她会在美团应用上点外卖、买旅游景点门票,以及预定酒店。

戴昊说:“这家公司最终很可能主导整个服务行业。如果你想要购买实体商品,就去阿里巴巴,如果想购买各类服务,就去美团。”如果他预测正确,那么美团与其最大股东腾讯之间的紧张关系可能会加剧;腾讯拥有自己的超级应用。

美团前景转好之际,中国送餐市场逐渐成熟。去年底,其主要竞争对手饿了么(Ele.me)在财力雄厚的所有者阿里巴巴的资助下,大举支出30亿元人民币以扩大用户群。美团被迫跟着烧钱。

一年后的今天,美团似乎已挺过这场风暴。研究公司Trustdata的数据显示,美团应用上已有590万家餐馆,几乎是饿了么的两倍。截至第二季度末,其在送餐市场所占份额升至近三分之二,高于一年前的59%。美团现有4.36亿名用户,每人每年进行26.5次交易,比上一年增加17%。

创始人王兴表示,美团在中国较小城市的地位尤其稳固,这些地方的用户更加忠诚。他在5月份曾表示:“当我们的竞争对手下重金补贴(价格敏感的)用户……这种模式是不可持续的。一旦补贴停止,外卖就会受创。”

华兴资本(China Renaissance)的分析师Ella Ji也认为,饿了么的补贴没起到作用,并指出外卖已成为习惯。“其用例还在扩展,过去通常是上班或上学的人午餐时候点外卖。(今年)早餐是外卖中增长最快的一餐。”

同时,该公司还停止了对共享单车和叫车服务等新增业务的大举补贴。去年27亿美元收购全球共享单车领导者摩拜(Mobike)此前尤其是一个问题,今年美团在某些国家关闭了该业务,并在其他一些国家出售了摩拜业务。据一名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更关心的是完全退出摩拜欧洲业务,而不是这块业务能卖到多少钱。

国际重组再加上自行车即将达到折旧期限,都有助于削减成本。美团还停止了对其网约车业务的巨额补贴,转而在其应用中整合其他提供商。在最近两个季度,其新业务部门的毛利率已转正。

现在的重点是支付业务。美团在Jackie Wu的饺子店安装了POS机,收集了他的所有销售数据。美团还在尝试向餐馆销售食材,因此它对成本也会有一个合理概念。

对于Jackie Wu来说,这笔账很简单。按照目前的收费水平,入驻美团可以带来收益颇丰的额外业务。不过Jackie Wu也表示,“如果费用再上涨,就不值得多这份麻烦。”他提到一些较大餐厅已停止外卖业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美团为送餐业务盈利模式探路

发布日期:2019-12-17 07:36
摘要:在生成订单的能力让经营外卖的餐馆心服口服之后,美团已开始收取更多推广费,抽取更高佣金,其主要的送餐业务现已盈利。



瑞恩•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Jackie Wu在北京一座美食广场新开了一家饺子店,他需要为这家店找到顾客。

于是他借助中国最大的外卖应用,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每天支付100元人民币(合14美元),向用户推广他3美元一盘的猪肉大葱馅饺子,每笔订单还被抽取19%的佣金。

Jackie Wu说:“这项额外的业务很不错。我的目标是一个月2000单外卖。”说话间,柜台上的打印机又吐出了一张外卖订单。

仅仅在一年前,美团的亏损增速比销售还快,当时该公司努力说服餐馆登陆其平台,重金补贴骑手,用大量折扣吸引用户。

不过,有了Jackie Wu这样已被其生成订单能力打动的商家,它已经开始收取更多推广费,抽取更高佣金,其主要的送餐业务现已盈利。对于世界各地目前处于亏损中的外卖应用——如Uber Eats、DoorDash、Swiggy和Deliveroo——来说,美团的成就无异于一座希望的灯塔。

2018年9月在香港上市的美团,还拥有其他一系列业务,包括蓬勃发展的旅行预订和团购服务;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分析师戴昊(David Dai)将团购称为“摇钱树”,这块业务的毛利率达到89%。

美团从订单抽取的佣金率也再度提升,从2018年初的10.4%升至上一季度的14.1%。

即便中国经济总体放缓,美团仍设法扭转了净亏损——去年第三季度,在计入可转换优先股的价值变动后,其亏损曾达到830亿元人民币(合120亿美元)的峰值。

自那以来的业绩反弹带动其股价暴涨145%,市值达到750亿美元,成为中国第三大上市科技公司,巩固了对BAT三驾马车——搜索引擎百度(Baidu)、社交平台腾讯(Tencent)和电商巨头阿里巴巴(Alibaba)——长期主导地位的洗牌。

2010年,40岁的王兴创立美团,作为折扣应用Groupon的中国版。它从送餐起步,随后涉足多个业务领域,现在其“超级应用”上提供200多项服务,包括订火车票、买菜、支付等等。

送餐业务占美团总销售额的一半以上,它是吸引新用户的主要卖点。23岁的学生戴伊宁(音)说:“我赢了一张这家店的免费美甲美团券。”她认为是她在美团应用上的7条餐厅评论,让她赢得了Means Beauty Nails的免费服务。她说,她会在美团应用上点外卖、买旅游景点门票,以及预定酒店。

戴昊说:“这家公司最终很可能主导整个服务行业。如果你想要购买实体商品,就去阿里巴巴,如果想购买各类服务,就去美团。”如果他预测正确,那么美团与其最大股东腾讯之间的紧张关系可能会加剧;腾讯拥有自己的超级应用。

美团前景转好之际,中国送餐市场逐渐成熟。去年底,其主要竞争对手饿了么(Ele.me)在财力雄厚的所有者阿里巴巴的资助下,大举支出30亿元人民币以扩大用户群。美团被迫跟着烧钱。

一年后的今天,美团似乎已挺过这场风暴。研究公司Trustdata的数据显示,美团应用上已有590万家餐馆,几乎是饿了么的两倍。截至第二季度末,其在送餐市场所占份额升至近三分之二,高于一年前的59%。美团现有4.36亿名用户,每人每年进行26.5次交易,比上一年增加17%。

创始人王兴表示,美团在中国较小城市的地位尤其稳固,这些地方的用户更加忠诚。他在5月份曾表示:“当我们的竞争对手下重金补贴(价格敏感的)用户……这种模式是不可持续的。一旦补贴停止,外卖就会受创。”

华兴资本(China Renaissance)的分析师Ella Ji也认为,饿了么的补贴没起到作用,并指出外卖已成为习惯。“其用例还在扩展,过去通常是上班或上学的人午餐时候点外卖。(今年)早餐是外卖中增长最快的一餐。”

同时,该公司还停止了对共享单车和叫车服务等新增业务的大举补贴。去年27亿美元收购全球共享单车领导者摩拜(Mobike)此前尤其是一个问题,今年美团在某些国家关闭了该业务,并在其他一些国家出售了摩拜业务。据一名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更关心的是完全退出摩拜欧洲业务,而不是这块业务能卖到多少钱。

国际重组再加上自行车即将达到折旧期限,都有助于削减成本。美团还停止了对其网约车业务的巨额补贴,转而在其应用中整合其他提供商。在最近两个季度,其新业务部门的毛利率已转正。

现在的重点是支付业务。美团在Jackie Wu的饺子店安装了POS机,收集了他的所有销售数据。美团还在尝试向餐馆销售食材,因此它对成本也会有一个合理概念。

对于Jackie Wu来说,这笔账很简单。按照目前的收费水平,入驻美团可以带来收益颇丰的额外业务。不过Jackie Wu也表示,“如果费用再上涨,就不值得多这份麻烦。”他提到一些较大餐厅已停止外卖业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生成订单的能力让经营外卖的餐馆心服口服之后,美团已开始收取更多推广费,抽取更高佣金,其主要的送餐业务现已盈利。



瑞恩•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Jackie Wu在北京一座美食广场新开了一家饺子店,他需要为这家店找到顾客。

于是他借助中国最大的外卖应用,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每天支付100元人民币(合14美元),向用户推广他3美元一盘的猪肉大葱馅饺子,每笔订单还被抽取19%的佣金。

Jackie Wu说:“这项额外的业务很不错。我的目标是一个月2000单外卖。”说话间,柜台上的打印机又吐出了一张外卖订单。

仅仅在一年前,美团的亏损增速比销售还快,当时该公司努力说服餐馆登陆其平台,重金补贴骑手,用大量折扣吸引用户。

不过,有了Jackie Wu这样已被其生成订单能力打动的商家,它已经开始收取更多推广费,抽取更高佣金,其主要的送餐业务现已盈利。对于世界各地目前处于亏损中的外卖应用——如Uber Eats、DoorDash、Swiggy和Deliveroo——来说,美团的成就无异于一座希望的灯塔。

2018年9月在香港上市的美团,还拥有其他一系列业务,包括蓬勃发展的旅行预订和团购服务;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分析师戴昊(David Dai)将团购称为“摇钱树”,这块业务的毛利率达到89%。

美团从订单抽取的佣金率也再度提升,从2018年初的10.4%升至上一季度的14.1%。

即便中国经济总体放缓,美团仍设法扭转了净亏损——去年第三季度,在计入可转换优先股的价值变动后,其亏损曾达到830亿元人民币(合120亿美元)的峰值。

自那以来的业绩反弹带动其股价暴涨145%,市值达到750亿美元,成为中国第三大上市科技公司,巩固了对BAT三驾马车——搜索引擎百度(Baidu)、社交平台腾讯(Tencent)和电商巨头阿里巴巴(Alibaba)——长期主导地位的洗牌。

2010年,40岁的王兴创立美团,作为折扣应用Groupon的中国版。它从送餐起步,随后涉足多个业务领域,现在其“超级应用”上提供200多项服务,包括订火车票、买菜、支付等等。

送餐业务占美团总销售额的一半以上,它是吸引新用户的主要卖点。23岁的学生戴伊宁(音)说:“我赢了一张这家店的免费美甲美团券。”她认为是她在美团应用上的7条餐厅评论,让她赢得了Means Beauty Nails的免费服务。她说,她会在美团应用上点外卖、买旅游景点门票,以及预定酒店。

戴昊说:“这家公司最终很可能主导整个服务行业。如果你想要购买实体商品,就去阿里巴巴,如果想购买各类服务,就去美团。”如果他预测正确,那么美团与其最大股东腾讯之间的紧张关系可能会加剧;腾讯拥有自己的超级应用。

美团前景转好之际,中国送餐市场逐渐成熟。去年底,其主要竞争对手饿了么(Ele.me)在财力雄厚的所有者阿里巴巴的资助下,大举支出30亿元人民币以扩大用户群。美团被迫跟着烧钱。

一年后的今天,美团似乎已挺过这场风暴。研究公司Trustdata的数据显示,美团应用上已有590万家餐馆,几乎是饿了么的两倍。截至第二季度末,其在送餐市场所占份额升至近三分之二,高于一年前的59%。美团现有4.36亿名用户,每人每年进行26.5次交易,比上一年增加17%。

创始人王兴表示,美团在中国较小城市的地位尤其稳固,这些地方的用户更加忠诚。他在5月份曾表示:“当我们的竞争对手下重金补贴(价格敏感的)用户……这种模式是不可持续的。一旦补贴停止,外卖就会受创。”

华兴资本(China Renaissance)的分析师Ella Ji也认为,饿了么的补贴没起到作用,并指出外卖已成为习惯。“其用例还在扩展,过去通常是上班或上学的人午餐时候点外卖。(今年)早餐是外卖中增长最快的一餐。”

同时,该公司还停止了对共享单车和叫车服务等新增业务的大举补贴。去年27亿美元收购全球共享单车领导者摩拜(Mobike)此前尤其是一个问题,今年美团在某些国家关闭了该业务,并在其他一些国家出售了摩拜业务。据一名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更关心的是完全退出摩拜欧洲业务,而不是这块业务能卖到多少钱。

国际重组再加上自行车即将达到折旧期限,都有助于削减成本。美团还停止了对其网约车业务的巨额补贴,转而在其应用中整合其他提供商。在最近两个季度,其新业务部门的毛利率已转正。

现在的重点是支付业务。美团在Jackie Wu的饺子店安装了POS机,收集了他的所有销售数据。美团还在尝试向餐馆销售食材,因此它对成本也会有一个合理概念。

对于Jackie Wu来说,这笔账很简单。按照目前的收费水平,入驻美团可以带来收益颇丰的额外业务。不过Jackie Wu也表示,“如果费用再上涨,就不值得多这份麻烦。”他提到一些较大餐厅已停止外卖业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美团为送餐业务盈利模式探路

发布日期:2019-12-17 07:36
摘要:在生成订单的能力让经营外卖的餐馆心服口服之后,美团已开始收取更多推广费,抽取更高佣金,其主要的送餐业务现已盈利。



瑞恩•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Jackie Wu在北京一座美食广场新开了一家饺子店,他需要为这家店找到顾客。

于是他借助中国最大的外卖应用,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每天支付100元人民币(合14美元),向用户推广他3美元一盘的猪肉大葱馅饺子,每笔订单还被抽取19%的佣金。

Jackie Wu说:“这项额外的业务很不错。我的目标是一个月2000单外卖。”说话间,柜台上的打印机又吐出了一张外卖订单。

仅仅在一年前,美团的亏损增速比销售还快,当时该公司努力说服餐馆登陆其平台,重金补贴骑手,用大量折扣吸引用户。

不过,有了Jackie Wu这样已被其生成订单能力打动的商家,它已经开始收取更多推广费,抽取更高佣金,其主要的送餐业务现已盈利。对于世界各地目前处于亏损中的外卖应用——如Uber Eats、DoorDash、Swiggy和Deliveroo——来说,美团的成就无异于一座希望的灯塔。

2018年9月在香港上市的美团,还拥有其他一系列业务,包括蓬勃发展的旅行预订和团购服务;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分析师戴昊(David Dai)将团购称为“摇钱树”,这块业务的毛利率达到89%。

美团从订单抽取的佣金率也再度提升,从2018年初的10.4%升至上一季度的14.1%。

即便中国经济总体放缓,美团仍设法扭转了净亏损——去年第三季度,在计入可转换优先股的价值变动后,其亏损曾达到830亿元人民币(合120亿美元)的峰值。

自那以来的业绩反弹带动其股价暴涨145%,市值达到750亿美元,成为中国第三大上市科技公司,巩固了对BAT三驾马车——搜索引擎百度(Baidu)、社交平台腾讯(Tencent)和电商巨头阿里巴巴(Alibaba)——长期主导地位的洗牌。

2010年,40岁的王兴创立美团,作为折扣应用Groupon的中国版。它从送餐起步,随后涉足多个业务领域,现在其“超级应用”上提供200多项服务,包括订火车票、买菜、支付等等。

送餐业务占美团总销售额的一半以上,它是吸引新用户的主要卖点。23岁的学生戴伊宁(音)说:“我赢了一张这家店的免费美甲美团券。”她认为是她在美团应用上的7条餐厅评论,让她赢得了Means Beauty Nails的免费服务。她说,她会在美团应用上点外卖、买旅游景点门票,以及预定酒店。

戴昊说:“这家公司最终很可能主导整个服务行业。如果你想要购买实体商品,就去阿里巴巴,如果想购买各类服务,就去美团。”如果他预测正确,那么美团与其最大股东腾讯之间的紧张关系可能会加剧;腾讯拥有自己的超级应用。

美团前景转好之际,中国送餐市场逐渐成熟。去年底,其主要竞争对手饿了么(Ele.me)在财力雄厚的所有者阿里巴巴的资助下,大举支出30亿元人民币以扩大用户群。美团被迫跟着烧钱。

一年后的今天,美团似乎已挺过这场风暴。研究公司Trustdata的数据显示,美团应用上已有590万家餐馆,几乎是饿了么的两倍。截至第二季度末,其在送餐市场所占份额升至近三分之二,高于一年前的59%。美团现有4.36亿名用户,每人每年进行26.5次交易,比上一年增加17%。

创始人王兴表示,美团在中国较小城市的地位尤其稳固,这些地方的用户更加忠诚。他在5月份曾表示:“当我们的竞争对手下重金补贴(价格敏感的)用户……这种模式是不可持续的。一旦补贴停止,外卖就会受创。”

华兴资本(China Renaissance)的分析师Ella Ji也认为,饿了么的补贴没起到作用,并指出外卖已成为习惯。“其用例还在扩展,过去通常是上班或上学的人午餐时候点外卖。(今年)早餐是外卖中增长最快的一餐。”

同时,该公司还停止了对共享单车和叫车服务等新增业务的大举补贴。去年27亿美元收购全球共享单车领导者摩拜(Mobike)此前尤其是一个问题,今年美团在某些国家关闭了该业务,并在其他一些国家出售了摩拜业务。据一名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更关心的是完全退出摩拜欧洲业务,而不是这块业务能卖到多少钱。

国际重组再加上自行车即将达到折旧期限,都有助于削减成本。美团还停止了对其网约车业务的巨额补贴,转而在其应用中整合其他提供商。在最近两个季度,其新业务部门的毛利率已转正。

现在的重点是支付业务。美团在Jackie Wu的饺子店安装了POS机,收集了他的所有销售数据。美团还在尝试向餐馆销售食材,因此它对成本也会有一个合理概念。

对于Jackie Wu来说,这笔账很简单。按照目前的收费水平,入驻美团可以带来收益颇丰的额外业务。不过Jackie Wu也表示,“如果费用再上涨,就不值得多这份麻烦。”他提到一些较大餐厅已停止外卖业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生成订单的能力让经营外卖的餐馆心服口服之后,美团已开始收取更多推广费,抽取更高佣金,其主要的送餐业务现已盈利。



瑞恩•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Jackie Wu在北京一座美食广场新开了一家饺子店,他需要为这家店找到顾客。

于是他借助中国最大的外卖应用,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每天支付100元人民币(合14美元),向用户推广他3美元一盘的猪肉大葱馅饺子,每笔订单还被抽取19%的佣金。

Jackie Wu说:“这项额外的业务很不错。我的目标是一个月2000单外卖。”说话间,柜台上的打印机又吐出了一张外卖订单。

仅仅在一年前,美团的亏损增速比销售还快,当时该公司努力说服餐馆登陆其平台,重金补贴骑手,用大量折扣吸引用户。

不过,有了Jackie Wu这样已被其生成订单能力打动的商家,它已经开始收取更多推广费,抽取更高佣金,其主要的送餐业务现已盈利。对于世界各地目前处于亏损中的外卖应用——如Uber Eats、DoorDash、Swiggy和Deliveroo——来说,美团的成就无异于一座希望的灯塔。

2018年9月在香港上市的美团,还拥有其他一系列业务,包括蓬勃发展的旅行预订和团购服务;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分析师戴昊(David Dai)将团购称为“摇钱树”,这块业务的毛利率达到89%。

美团从订单抽取的佣金率也再度提升,从2018年初的10.4%升至上一季度的14.1%。

即便中国经济总体放缓,美团仍设法扭转了净亏损——去年第三季度,在计入可转换优先股的价值变动后,其亏损曾达到830亿元人民币(合120亿美元)的峰值。

自那以来的业绩反弹带动其股价暴涨145%,市值达到750亿美元,成为中国第三大上市科技公司,巩固了对BAT三驾马车——搜索引擎百度(Baidu)、社交平台腾讯(Tencent)和电商巨头阿里巴巴(Alibaba)——长期主导地位的洗牌。

2010年,40岁的王兴创立美团,作为折扣应用Groupon的中国版。它从送餐起步,随后涉足多个业务领域,现在其“超级应用”上提供200多项服务,包括订火车票、买菜、支付等等。

送餐业务占美团总销售额的一半以上,它是吸引新用户的主要卖点。23岁的学生戴伊宁(音)说:“我赢了一张这家店的免费美甲美团券。”她认为是她在美团应用上的7条餐厅评论,让她赢得了Means Beauty Nails的免费服务。她说,她会在美团应用上点外卖、买旅游景点门票,以及预定酒店。

戴昊说:“这家公司最终很可能主导整个服务行业。如果你想要购买实体商品,就去阿里巴巴,如果想购买各类服务,就去美团。”如果他预测正确,那么美团与其最大股东腾讯之间的紧张关系可能会加剧;腾讯拥有自己的超级应用。

美团前景转好之际,中国送餐市场逐渐成熟。去年底,其主要竞争对手饿了么(Ele.me)在财力雄厚的所有者阿里巴巴的资助下,大举支出30亿元人民币以扩大用户群。美团被迫跟着烧钱。

一年后的今天,美团似乎已挺过这场风暴。研究公司Trustdata的数据显示,美团应用上已有590万家餐馆,几乎是饿了么的两倍。截至第二季度末,其在送餐市场所占份额升至近三分之二,高于一年前的59%。美团现有4.36亿名用户,每人每年进行26.5次交易,比上一年增加17%。

创始人王兴表示,美团在中国较小城市的地位尤其稳固,这些地方的用户更加忠诚。他在5月份曾表示:“当我们的竞争对手下重金补贴(价格敏感的)用户……这种模式是不可持续的。一旦补贴停止,外卖就会受创。”

华兴资本(China Renaissance)的分析师Ella Ji也认为,饿了么的补贴没起到作用,并指出外卖已成为习惯。“其用例还在扩展,过去通常是上班或上学的人午餐时候点外卖。(今年)早餐是外卖中增长最快的一餐。”

同时,该公司还停止了对共享单车和叫车服务等新增业务的大举补贴。去年27亿美元收购全球共享单车领导者摩拜(Mobike)此前尤其是一个问题,今年美团在某些国家关闭了该业务,并在其他一些国家出售了摩拜业务。据一名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更关心的是完全退出摩拜欧洲业务,而不是这块业务能卖到多少钱。

国际重组再加上自行车即将达到折旧期限,都有助于削减成本。美团还停止了对其网约车业务的巨额补贴,转而在其应用中整合其他提供商。在最近两个季度,其新业务部门的毛利率已转正。

现在的重点是支付业务。美团在Jackie Wu的饺子店安装了POS机,收集了他的所有销售数据。美团还在尝试向餐馆销售食材,因此它对成本也会有一个合理概念。

对于Jackie Wu来说,这笔账很简单。按照目前的收费水平,入驻美团可以带来收益颇丰的额外业务。不过Jackie Wu也表示,“如果费用再上涨,就不值得多这份麻烦。”他提到一些较大餐厅已停止外卖业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