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有关部门正考虑放松实验性疗法的监管规定;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癌症人口。



OR--商业新媒体 】少年张海涛(音)热爱打篮球,曾梦想着去专门的体育高中就读。有段时间,他发现自己的右臂很疼,且一直无法缓解。经检查,他患上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张海涛来自四川省的一个偏远山村,病情将他和家人送上了多数癌症患者都熟悉的征程:一次次去医院,一次次地验血,又做了三轮化疗。后来,医生提出了最后的建议:中国初创公司亘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Gracell Biotechnology Ltd)正在尝试的一种实验性基因疗法。

5月,张海涛住院了三周。这期间,他的白细胞被从体内取出,经基因工程处理后,再注入其体内。6月,骨髓分析显示他体内的癌细胞已被清除。

七个月后,他在离家不远的重庆一家医院进行的月度复查显示,癌症没有复发。

“整个过程我一直在发烧,记不太清是怎么治疗的,”如今快满16岁的张海涛说道。他现在每天玩游戏,或与朋友用社交软件聊天。“这似乎是一种能带给人希望的新疗法。”

张海涛接受的是被称为CAR-T的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疗法,它被誉为最令人兴奋的抗癌进展之一。CAR-T最早由以色列科学家泽利格·艾什哈尔(Zelig Eshhar)研发于上世纪80年代,它能改造人体自身免疫细胞的基因,使它们主动寻找并破坏癌细胞。尽管全世界的研究人员和制药商都接受了CAR-T,但在中国,该疗法的影响似乎比其他任何地方都大,并被推进至了接近极限的危险程度。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癌症人口,也开展了一些最雄心勃勃的抗癌实验。

1 从患者身上抽血,提取一种白细胞(人体天然的疾病克星),称为T细胞。

2 引入称为嵌合抗原受体(CAR)的蛋白质,在实验室对T细胞进行基因工程改造。

经改造的CAR-T细胞可识别并驻留在癌细胞上。它们会锁定并启动对癌细胞的破坏。

3 在实验室对CAR-T细胞进行繁殖,然后将数百万此类细胞注入患者体内,让它们攻击癌细胞。

T细胞是人体抵御疾病的主要防线,CAR-T疗法的工作原理就是强化T细胞的能力,让它们能锁定并摧毁癌细胞。在临床试验中,其他疗法对其无能为力的白血病患者在进行此项治疗两个月内的病情缓解率超过90%。

虽然2017年以来,制药巨头诺华公司(Novartis AG)和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 Inc.)一直在全球推广CAR-T,但价格很昂贵。在实验室中对个人的细胞进行基因工程改造,然后复制它们,这个过程会很漫长,某些癌症晚期患者可能会在等待中离世。

这里就体现了亘喜生物疗法的革命意义。这家总部位于上海的公司由国内一些资深细胞疗法研究人员创立。目前,美国和欧洲制药商的此类疗法要历时两三周才能培养出杀死癌细胞的免疫细胞,而亘喜生物只需一个晚上。

而且在某些情况下,他们疗法的费用比全球制药巨头便宜得多。据创始人曹卫(William Cao Wei)介绍,亘喜利用基因工程开发了一种可加速细胞生产的工艺。亘喜计划将其CAR-T疗法的价格定在人民币50万元(约7.1万美元)左右,远低于瑞士公司诺华的Kymriah疗法(诺华用于治疗张海涛那种血液病的CAR-T疗法)47.5万美元的价格。总部位于加州福斯特城的吉利德公司类似疗法的费用为37.3万美元。

人口老龄化和大量的生活方式因素导致中国新增的癌症患者数量冠居全球,这也让中国在全球抗癌斗争中占据了重要地位。在政府推动建设科学强国和主导基因领域的政策鼓舞下,亘喜等中国生物技术初创公司都在争先恐后地研发新技术,中国最早有望于明年批准CAR-T的广泛应用。据生命科学研究机构艾昆纬研究所(Iqvia Institute)的数据,全球每年抗癌药和实验疗法的市场规模已激增至1330亿美元。

“我们与发达市场上的CAR-T研发机构可能同时存在合作与竞争关系,”兼任亘喜生物CEO的曹卫表示。“但未来的竞争是一定的。”

从中国处理CAR-T监管问题的方式也能看出在这方面的积极追求。中国正在酝酿新规,以放松对此类革命性技术的监管,允许医院的学术道德委员会批准新的CAR-T疗法,并向患者收费从而将此类疗法投入应用。

这将明显放宽中国的监管框架,目前,中国在这方面的监管策略与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及欧洲药品管理局(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等监管机构基本一致。这些实体都是各地区唯一的权威机构,负责所有CAR-T疗法供公众使用前的评估和审批。

研究人员、监管专家以及制药商自身都存在一种担忧:允许医院收费推广此类疗法或许会导致将追求利润凌驾于道德考量之上。2016年,中国媒体广泛报道了一个案例,一名患有罕见软组织肿瘤滑膜肉瘤的22岁大学生在北京一家医院接受实验性细胞疗法后死亡。

这位患者去世前在网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称那所医院涉及对疗效的虚假宣传,而中国的搜索引擎百度展示该院的广告时,使其看上去更像可靠的搜索结果,而非付费广告。这篇文章被广为传播,引发了中国社交媒体针对私立医院道德规范及重病疗法监管的批评声浪。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Cyberspace Administration of China)介入审查,作为回应,百度将付费广告的数量限制在了搜索页面的30%,并设立了10亿元人民币的反欺诈基金。那所医院未回应置评请求。

这并非中国与基因细胞疗法有关的唯一一次死亡案例。2018年,徐州一家医院被起诉,原因是一名淋巴癌患者接受CAR-T治疗后死亡。那名患者出现了严重的副作用,包括消化道大出血。患者家人认为这种疗法导致了他的死亡,但医院和医生称那是癌症晚期的症状。法院尚未作出判决。

中国提出的新政策框架让人想到了中国对科技产业的监管方式。本着建设世界强国的宏伟目标,中国一向把科技振兴放在优先位置。

诺华公司和吉利德科学公司拒绝就中国的监管草案置评,而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拟议的新管理办法仍在讨论中。

与此同时,中国企业在CAR-T疗法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吸引了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控股有限公司(Temasek Holdings Pte Ltd)等投资者以及全球制药巨头的数亿美元投资。咨询公司ChinaBio LLC的数据显示,2018年对中国生物科技公司的风险资本投资攀升至176亿美元,是2015年的四倍。

亘喜生物拥有淡马锡以及从礼来公司(Eli Lilly & Co.)剥离出来的风投公司礼来亚洲基金(Lilly Asia Ventures)等投资者。亘喜生物表示,过去一年参与其中国临床试验的35位患者中,有32名患者在接受CAR-T输注治疗四周后,达到了“最小残留病灶阴性完全缓解”。这个临床术语基本上意味着没有证据表明疾病仍然存在于他们体内,是一种疗法可能达到的最高疗效。

其他一些中国初创企业也开发了类似疗法,比如香港上市公司金斯瑞生物科技(GenScript Biotech Corp.)的子公司南京传奇(Nanjing Legend)以及在美国上市的西比曼生物科技集团(Cellular Biomedicine Group Inc.)。

2018年,诺华公司斥资4000万美元收购了总部位于上海的西比曼生物科技集团9%的股份,利用该集团的细胞治疗设施生产其治疗药物Kymriah。目前,这种药物正在接受中国药品监管机构的评估。这家初创企业也在开发自己的CAR-T疗法,并测试该疗法针对实体肿瘤(而不仅是血液肿瘤)的治疗潜力。西比曼首席执行官刘必佐 (Tony Liu Bizuo)表示,细胞生物医学的数字化和自动化流程将细胞工程时间从四周缩短到不到10天。

由于对细胞治疗的需求不断增长,加上预计未来几年将有更多商业化CAR-T治疗在中国获得批准,西比曼生物科技集团正考虑与上海市政府合作,建造规模更大的细胞治疗物生产设施。有迹象表明这些初创企业得到了官方的支持。上海市政府划拨了约37万平方米的土地用于细胞疗法研究。在中国药品监管机构目前批准的21种进行临床试验的细胞疗法中,有11种正在这个实验室中进行,该实验室正在迅速成为中国CAR-T细胞疗法的发源地。

下一个前沿领域是让CAR-T疗法像其他药物一样容易使用,而中国初创企业在这方面处于领先地位。这项技术被称为“通用型CAR-T”,需要找到方法从健康人身上提取T细胞,对T细胞进行改造,使其可以注入到任何癌症患者体内。亘喜生物正在研究如何利用来自捐赠供体的白细胞,表明该公司朝这个目标又迈进了一步。法国公司Cellectis SA等其他初创企业也在争相把通用型CAR-T细胞疗法变成现实。

宾夕法尼亚大学佩雷尔曼医学院(Perelman School of Medicine at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专门研究癌症基因疗法的教授布鲁斯·莱文(Bruce Levine)说:“中国技术进步的速度和CAR-T研究的迅速发展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他说:“我们都希望这些疗法进展迅速,有些进步非常好,但我们需要意识到,对于他们的专业知识来说,有些进展可能太快了,即使他们的出发点很好。”

在反复入院治疗一年后,重庆的癌症少年患者张海涛开始为未来做打算。如果不是因为患上白血病,他现在已经是高一学生了。

张海涛(图右)和阿姨陈春华住在离重庆几个小时车程的村子里

“我想我不能再去体校了,但我希望学一门专业技能,”张海涛说。“我想抓住这个机会。”他现在比负责照看他的阿姨陈春华(音)高30厘米。

尽管中国发展CAR-T疗法的方式可能被外界批评进展太快,但陈春华对他能够接受这种治疗感到庆幸。如果这个男孩提早一年患病,还不可能有机会在中国接受这种治疗。在张海涛得病后,陈春华辞去了陶瓷厂的工作来照顾他。

“我很高兴我们在国内有这样的选择,”陈春华说,“这确实有助于减轻我们的负担。”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中国终于找到了治疗癌症又快又便宜的方法

发布日期:2019-12-16 14:47
摘要:有关部门正考虑放松实验性疗法的监管规定;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癌症人口。



OR--商业新媒体 】少年张海涛(音)热爱打篮球,曾梦想着去专门的体育高中就读。有段时间,他发现自己的右臂很疼,且一直无法缓解。经检查,他患上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张海涛来自四川省的一个偏远山村,病情将他和家人送上了多数癌症患者都熟悉的征程:一次次去医院,一次次地验血,又做了三轮化疗。后来,医生提出了最后的建议:中国初创公司亘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Gracell Biotechnology Ltd)正在尝试的一种实验性基因疗法。

5月,张海涛住院了三周。这期间,他的白细胞被从体内取出,经基因工程处理后,再注入其体内。6月,骨髓分析显示他体内的癌细胞已被清除。

七个月后,他在离家不远的重庆一家医院进行的月度复查显示,癌症没有复发。

“整个过程我一直在发烧,记不太清是怎么治疗的,”如今快满16岁的张海涛说道。他现在每天玩游戏,或与朋友用社交软件聊天。“这似乎是一种能带给人希望的新疗法。”

张海涛接受的是被称为CAR-T的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疗法,它被誉为最令人兴奋的抗癌进展之一。CAR-T最早由以色列科学家泽利格·艾什哈尔(Zelig Eshhar)研发于上世纪80年代,它能改造人体自身免疫细胞的基因,使它们主动寻找并破坏癌细胞。尽管全世界的研究人员和制药商都接受了CAR-T,但在中国,该疗法的影响似乎比其他任何地方都大,并被推进至了接近极限的危险程度。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癌症人口,也开展了一些最雄心勃勃的抗癌实验。

1 从患者身上抽血,提取一种白细胞(人体天然的疾病克星),称为T细胞。

2 引入称为嵌合抗原受体(CAR)的蛋白质,在实验室对T细胞进行基因工程改造。

经改造的CAR-T细胞可识别并驻留在癌细胞上。它们会锁定并启动对癌细胞的破坏。

3 在实验室对CAR-T细胞进行繁殖,然后将数百万此类细胞注入患者体内,让它们攻击癌细胞。

T细胞是人体抵御疾病的主要防线,CAR-T疗法的工作原理就是强化T细胞的能力,让它们能锁定并摧毁癌细胞。在临床试验中,其他疗法对其无能为力的白血病患者在进行此项治疗两个月内的病情缓解率超过90%。

虽然2017年以来,制药巨头诺华公司(Novartis AG)和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 Inc.)一直在全球推广CAR-T,但价格很昂贵。在实验室中对个人的细胞进行基因工程改造,然后复制它们,这个过程会很漫长,某些癌症晚期患者可能会在等待中离世。

这里就体现了亘喜生物疗法的革命意义。这家总部位于上海的公司由国内一些资深细胞疗法研究人员创立。目前,美国和欧洲制药商的此类疗法要历时两三周才能培养出杀死癌细胞的免疫细胞,而亘喜生物只需一个晚上。

而且在某些情况下,他们疗法的费用比全球制药巨头便宜得多。据创始人曹卫(William Cao Wei)介绍,亘喜利用基因工程开发了一种可加速细胞生产的工艺。亘喜计划将其CAR-T疗法的价格定在人民币50万元(约7.1万美元)左右,远低于瑞士公司诺华的Kymriah疗法(诺华用于治疗张海涛那种血液病的CAR-T疗法)47.5万美元的价格。总部位于加州福斯特城的吉利德公司类似疗法的费用为37.3万美元。

人口老龄化和大量的生活方式因素导致中国新增的癌症患者数量冠居全球,这也让中国在全球抗癌斗争中占据了重要地位。在政府推动建设科学强国和主导基因领域的政策鼓舞下,亘喜等中国生物技术初创公司都在争先恐后地研发新技术,中国最早有望于明年批准CAR-T的广泛应用。据生命科学研究机构艾昆纬研究所(Iqvia Institute)的数据,全球每年抗癌药和实验疗法的市场规模已激增至1330亿美元。

“我们与发达市场上的CAR-T研发机构可能同时存在合作与竞争关系,”兼任亘喜生物CEO的曹卫表示。“但未来的竞争是一定的。”

从中国处理CAR-T监管问题的方式也能看出在这方面的积极追求。中国正在酝酿新规,以放松对此类革命性技术的监管,允许医院的学术道德委员会批准新的CAR-T疗法,并向患者收费从而将此类疗法投入应用。

这将明显放宽中国的监管框架,目前,中国在这方面的监管策略与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及欧洲药品管理局(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等监管机构基本一致。这些实体都是各地区唯一的权威机构,负责所有CAR-T疗法供公众使用前的评估和审批。

研究人员、监管专家以及制药商自身都存在一种担忧:允许医院收费推广此类疗法或许会导致将追求利润凌驾于道德考量之上。2016年,中国媒体广泛报道了一个案例,一名患有罕见软组织肿瘤滑膜肉瘤的22岁大学生在北京一家医院接受实验性细胞疗法后死亡。

这位患者去世前在网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称那所医院涉及对疗效的虚假宣传,而中国的搜索引擎百度展示该院的广告时,使其看上去更像可靠的搜索结果,而非付费广告。这篇文章被广为传播,引发了中国社交媒体针对私立医院道德规范及重病疗法监管的批评声浪。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Cyberspace Administration of China)介入审查,作为回应,百度将付费广告的数量限制在了搜索页面的30%,并设立了10亿元人民币的反欺诈基金。那所医院未回应置评请求。

这并非中国与基因细胞疗法有关的唯一一次死亡案例。2018年,徐州一家医院被起诉,原因是一名淋巴癌患者接受CAR-T治疗后死亡。那名患者出现了严重的副作用,包括消化道大出血。患者家人认为这种疗法导致了他的死亡,但医院和医生称那是癌症晚期的症状。法院尚未作出判决。

中国提出的新政策框架让人想到了中国对科技产业的监管方式。本着建设世界强国的宏伟目标,中国一向把科技振兴放在优先位置。

诺华公司和吉利德科学公司拒绝就中国的监管草案置评,而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拟议的新管理办法仍在讨论中。

与此同时,中国企业在CAR-T疗法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吸引了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控股有限公司(Temasek Holdings Pte Ltd)等投资者以及全球制药巨头的数亿美元投资。咨询公司ChinaBio LLC的数据显示,2018年对中国生物科技公司的风险资本投资攀升至176亿美元,是2015年的四倍。

亘喜生物拥有淡马锡以及从礼来公司(Eli Lilly & Co.)剥离出来的风投公司礼来亚洲基金(Lilly Asia Ventures)等投资者。亘喜生物表示,过去一年参与其中国临床试验的35位患者中,有32名患者在接受CAR-T输注治疗四周后,达到了“最小残留病灶阴性完全缓解”。这个临床术语基本上意味着没有证据表明疾病仍然存在于他们体内,是一种疗法可能达到的最高疗效。

其他一些中国初创企业也开发了类似疗法,比如香港上市公司金斯瑞生物科技(GenScript Biotech Corp.)的子公司南京传奇(Nanjing Legend)以及在美国上市的西比曼生物科技集团(Cellular Biomedicine Group Inc.)。

2018年,诺华公司斥资4000万美元收购了总部位于上海的西比曼生物科技集团9%的股份,利用该集团的细胞治疗设施生产其治疗药物Kymriah。目前,这种药物正在接受中国药品监管机构的评估。这家初创企业也在开发自己的CAR-T疗法,并测试该疗法针对实体肿瘤(而不仅是血液肿瘤)的治疗潜力。西比曼首席执行官刘必佐 (Tony Liu Bizuo)表示,细胞生物医学的数字化和自动化流程将细胞工程时间从四周缩短到不到10天。

由于对细胞治疗的需求不断增长,加上预计未来几年将有更多商业化CAR-T治疗在中国获得批准,西比曼生物科技集团正考虑与上海市政府合作,建造规模更大的细胞治疗物生产设施。有迹象表明这些初创企业得到了官方的支持。上海市政府划拨了约37万平方米的土地用于细胞疗法研究。在中国药品监管机构目前批准的21种进行临床试验的细胞疗法中,有11种正在这个实验室中进行,该实验室正在迅速成为中国CAR-T细胞疗法的发源地。

下一个前沿领域是让CAR-T疗法像其他药物一样容易使用,而中国初创企业在这方面处于领先地位。这项技术被称为“通用型CAR-T”,需要找到方法从健康人身上提取T细胞,对T细胞进行改造,使其可以注入到任何癌症患者体内。亘喜生物正在研究如何利用来自捐赠供体的白细胞,表明该公司朝这个目标又迈进了一步。法国公司Cellectis SA等其他初创企业也在争相把通用型CAR-T细胞疗法变成现实。

宾夕法尼亚大学佩雷尔曼医学院(Perelman School of Medicine at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专门研究癌症基因疗法的教授布鲁斯·莱文(Bruce Levine)说:“中国技术进步的速度和CAR-T研究的迅速发展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他说:“我们都希望这些疗法进展迅速,有些进步非常好,但我们需要意识到,对于他们的专业知识来说,有些进展可能太快了,即使他们的出发点很好。”

在反复入院治疗一年后,重庆的癌症少年患者张海涛开始为未来做打算。如果不是因为患上白血病,他现在已经是高一学生了。

张海涛(图右)和阿姨陈春华住在离重庆几个小时车程的村子里

“我想我不能再去体校了,但我希望学一门专业技能,”张海涛说。“我想抓住这个机会。”他现在比负责照看他的阿姨陈春华(音)高30厘米。

尽管中国发展CAR-T疗法的方式可能被外界批评进展太快,但陈春华对他能够接受这种治疗感到庆幸。如果这个男孩提早一年患病,还不可能有机会在中国接受这种治疗。在张海涛得病后,陈春华辞去了陶瓷厂的工作来照顾他。

“我很高兴我们在国内有这样的选择,”陈春华说,“这确实有助于减轻我们的负担。”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有关部门正考虑放松实验性疗法的监管规定;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癌症人口。



OR--商业新媒体 】少年张海涛(音)热爱打篮球,曾梦想着去专门的体育高中就读。有段时间,他发现自己的右臂很疼,且一直无法缓解。经检查,他患上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张海涛来自四川省的一个偏远山村,病情将他和家人送上了多数癌症患者都熟悉的征程:一次次去医院,一次次地验血,又做了三轮化疗。后来,医生提出了最后的建议:中国初创公司亘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Gracell Biotechnology Ltd)正在尝试的一种实验性基因疗法。

5月,张海涛住院了三周。这期间,他的白细胞被从体内取出,经基因工程处理后,再注入其体内。6月,骨髓分析显示他体内的癌细胞已被清除。

七个月后,他在离家不远的重庆一家医院进行的月度复查显示,癌症没有复发。

“整个过程我一直在发烧,记不太清是怎么治疗的,”如今快满16岁的张海涛说道。他现在每天玩游戏,或与朋友用社交软件聊天。“这似乎是一种能带给人希望的新疗法。”

张海涛接受的是被称为CAR-T的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疗法,它被誉为最令人兴奋的抗癌进展之一。CAR-T最早由以色列科学家泽利格·艾什哈尔(Zelig Eshhar)研发于上世纪80年代,它能改造人体自身免疫细胞的基因,使它们主动寻找并破坏癌细胞。尽管全世界的研究人员和制药商都接受了CAR-T,但在中国,该疗法的影响似乎比其他任何地方都大,并被推进至了接近极限的危险程度。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癌症人口,也开展了一些最雄心勃勃的抗癌实验。

1 从患者身上抽血,提取一种白细胞(人体天然的疾病克星),称为T细胞。

2 引入称为嵌合抗原受体(CAR)的蛋白质,在实验室对T细胞进行基因工程改造。

经改造的CAR-T细胞可识别并驻留在癌细胞上。它们会锁定并启动对癌细胞的破坏。

3 在实验室对CAR-T细胞进行繁殖,然后将数百万此类细胞注入患者体内,让它们攻击癌细胞。

T细胞是人体抵御疾病的主要防线,CAR-T疗法的工作原理就是强化T细胞的能力,让它们能锁定并摧毁癌细胞。在临床试验中,其他疗法对其无能为力的白血病患者在进行此项治疗两个月内的病情缓解率超过90%。

虽然2017年以来,制药巨头诺华公司(Novartis AG)和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 Inc.)一直在全球推广CAR-T,但价格很昂贵。在实验室中对个人的细胞进行基因工程改造,然后复制它们,这个过程会很漫长,某些癌症晚期患者可能会在等待中离世。

这里就体现了亘喜生物疗法的革命意义。这家总部位于上海的公司由国内一些资深细胞疗法研究人员创立。目前,美国和欧洲制药商的此类疗法要历时两三周才能培养出杀死癌细胞的免疫细胞,而亘喜生物只需一个晚上。

而且在某些情况下,他们疗法的费用比全球制药巨头便宜得多。据创始人曹卫(William Cao Wei)介绍,亘喜利用基因工程开发了一种可加速细胞生产的工艺。亘喜计划将其CAR-T疗法的价格定在人民币50万元(约7.1万美元)左右,远低于瑞士公司诺华的Kymriah疗法(诺华用于治疗张海涛那种血液病的CAR-T疗法)47.5万美元的价格。总部位于加州福斯特城的吉利德公司类似疗法的费用为37.3万美元。

人口老龄化和大量的生活方式因素导致中国新增的癌症患者数量冠居全球,这也让中国在全球抗癌斗争中占据了重要地位。在政府推动建设科学强国和主导基因领域的政策鼓舞下,亘喜等中国生物技术初创公司都在争先恐后地研发新技术,中国最早有望于明年批准CAR-T的广泛应用。据生命科学研究机构艾昆纬研究所(Iqvia Institute)的数据,全球每年抗癌药和实验疗法的市场规模已激增至1330亿美元。

“我们与发达市场上的CAR-T研发机构可能同时存在合作与竞争关系,”兼任亘喜生物CEO的曹卫表示。“但未来的竞争是一定的。”

从中国处理CAR-T监管问题的方式也能看出在这方面的积极追求。中国正在酝酿新规,以放松对此类革命性技术的监管,允许医院的学术道德委员会批准新的CAR-T疗法,并向患者收费从而将此类疗法投入应用。

这将明显放宽中国的监管框架,目前,中国在这方面的监管策略与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及欧洲药品管理局(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等监管机构基本一致。这些实体都是各地区唯一的权威机构,负责所有CAR-T疗法供公众使用前的评估和审批。

研究人员、监管专家以及制药商自身都存在一种担忧:允许医院收费推广此类疗法或许会导致将追求利润凌驾于道德考量之上。2016年,中国媒体广泛报道了一个案例,一名患有罕见软组织肿瘤滑膜肉瘤的22岁大学生在北京一家医院接受实验性细胞疗法后死亡。

这位患者去世前在网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称那所医院涉及对疗效的虚假宣传,而中国的搜索引擎百度展示该院的广告时,使其看上去更像可靠的搜索结果,而非付费广告。这篇文章被广为传播,引发了中国社交媒体针对私立医院道德规范及重病疗法监管的批评声浪。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Cyberspace Administration of China)介入审查,作为回应,百度将付费广告的数量限制在了搜索页面的30%,并设立了10亿元人民币的反欺诈基金。那所医院未回应置评请求。

这并非中国与基因细胞疗法有关的唯一一次死亡案例。2018年,徐州一家医院被起诉,原因是一名淋巴癌患者接受CAR-T治疗后死亡。那名患者出现了严重的副作用,包括消化道大出血。患者家人认为这种疗法导致了他的死亡,但医院和医生称那是癌症晚期的症状。法院尚未作出判决。

中国提出的新政策框架让人想到了中国对科技产业的监管方式。本着建设世界强国的宏伟目标,中国一向把科技振兴放在优先位置。

诺华公司和吉利德科学公司拒绝就中国的监管草案置评,而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拟议的新管理办法仍在讨论中。

与此同时,中国企业在CAR-T疗法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吸引了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控股有限公司(Temasek Holdings Pte Ltd)等投资者以及全球制药巨头的数亿美元投资。咨询公司ChinaBio LLC的数据显示,2018年对中国生物科技公司的风险资本投资攀升至176亿美元,是2015年的四倍。

亘喜生物拥有淡马锡以及从礼来公司(Eli Lilly & Co.)剥离出来的风投公司礼来亚洲基金(Lilly Asia Ventures)等投资者。亘喜生物表示,过去一年参与其中国临床试验的35位患者中,有32名患者在接受CAR-T输注治疗四周后,达到了“最小残留病灶阴性完全缓解”。这个临床术语基本上意味着没有证据表明疾病仍然存在于他们体内,是一种疗法可能达到的最高疗效。

其他一些中国初创企业也开发了类似疗法,比如香港上市公司金斯瑞生物科技(GenScript Biotech Corp.)的子公司南京传奇(Nanjing Legend)以及在美国上市的西比曼生物科技集团(Cellular Biomedicine Group Inc.)。

2018年,诺华公司斥资4000万美元收购了总部位于上海的西比曼生物科技集团9%的股份,利用该集团的细胞治疗设施生产其治疗药物Kymriah。目前,这种药物正在接受中国药品监管机构的评估。这家初创企业也在开发自己的CAR-T疗法,并测试该疗法针对实体肿瘤(而不仅是血液肿瘤)的治疗潜力。西比曼首席执行官刘必佐 (Tony Liu Bizuo)表示,细胞生物医学的数字化和自动化流程将细胞工程时间从四周缩短到不到10天。

由于对细胞治疗的需求不断增长,加上预计未来几年将有更多商业化CAR-T治疗在中国获得批准,西比曼生物科技集团正考虑与上海市政府合作,建造规模更大的细胞治疗物生产设施。有迹象表明这些初创企业得到了官方的支持。上海市政府划拨了约37万平方米的土地用于细胞疗法研究。在中国药品监管机构目前批准的21种进行临床试验的细胞疗法中,有11种正在这个实验室中进行,该实验室正在迅速成为中国CAR-T细胞疗法的发源地。

下一个前沿领域是让CAR-T疗法像其他药物一样容易使用,而中国初创企业在这方面处于领先地位。这项技术被称为“通用型CAR-T”,需要找到方法从健康人身上提取T细胞,对T细胞进行改造,使其可以注入到任何癌症患者体内。亘喜生物正在研究如何利用来自捐赠供体的白细胞,表明该公司朝这个目标又迈进了一步。法国公司Cellectis SA等其他初创企业也在争相把通用型CAR-T细胞疗法变成现实。

宾夕法尼亚大学佩雷尔曼医学院(Perelman School of Medicine at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专门研究癌症基因疗法的教授布鲁斯·莱文(Bruce Levine)说:“中国技术进步的速度和CAR-T研究的迅速发展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他说:“我们都希望这些疗法进展迅速,有些进步非常好,但我们需要意识到,对于他们的专业知识来说,有些进展可能太快了,即使他们的出发点很好。”

在反复入院治疗一年后,重庆的癌症少年患者张海涛开始为未来做打算。如果不是因为患上白血病,他现在已经是高一学生了。

张海涛(图右)和阿姨陈春华住在离重庆几个小时车程的村子里

“我想我不能再去体校了,但我希望学一门专业技能,”张海涛说。“我想抓住这个机会。”他现在比负责照看他的阿姨陈春华(音)高30厘米。

尽管中国发展CAR-T疗法的方式可能被外界批评进展太快,但陈春华对他能够接受这种治疗感到庆幸。如果这个男孩提早一年患病,还不可能有机会在中国接受这种治疗。在张海涛得病后,陈春华辞去了陶瓷厂的工作来照顾他。

“我很高兴我们在国内有这样的选择,”陈春华说,“这确实有助于减轻我们的负担。”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终于找到了治疗癌症又快又便宜的方法

发布日期:2019-12-16 14:47
摘要:有关部门正考虑放松实验性疗法的监管规定;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癌症人口。



OR--商业新媒体 】少年张海涛(音)热爱打篮球,曾梦想着去专门的体育高中就读。有段时间,他发现自己的右臂很疼,且一直无法缓解。经检查,他患上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张海涛来自四川省的一个偏远山村,病情将他和家人送上了多数癌症患者都熟悉的征程:一次次去医院,一次次地验血,又做了三轮化疗。后来,医生提出了最后的建议:中国初创公司亘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Gracell Biotechnology Ltd)正在尝试的一种实验性基因疗法。

5月,张海涛住院了三周。这期间,他的白细胞被从体内取出,经基因工程处理后,再注入其体内。6月,骨髓分析显示他体内的癌细胞已被清除。

七个月后,他在离家不远的重庆一家医院进行的月度复查显示,癌症没有复发。

“整个过程我一直在发烧,记不太清是怎么治疗的,”如今快满16岁的张海涛说道。他现在每天玩游戏,或与朋友用社交软件聊天。“这似乎是一种能带给人希望的新疗法。”

张海涛接受的是被称为CAR-T的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疗法,它被誉为最令人兴奋的抗癌进展之一。CAR-T最早由以色列科学家泽利格·艾什哈尔(Zelig Eshhar)研发于上世纪80年代,它能改造人体自身免疫细胞的基因,使它们主动寻找并破坏癌细胞。尽管全世界的研究人员和制药商都接受了CAR-T,但在中国,该疗法的影响似乎比其他任何地方都大,并被推进至了接近极限的危险程度。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癌症人口,也开展了一些最雄心勃勃的抗癌实验。

1 从患者身上抽血,提取一种白细胞(人体天然的疾病克星),称为T细胞。

2 引入称为嵌合抗原受体(CAR)的蛋白质,在实验室对T细胞进行基因工程改造。

经改造的CAR-T细胞可识别并驻留在癌细胞上。它们会锁定并启动对癌细胞的破坏。

3 在实验室对CAR-T细胞进行繁殖,然后将数百万此类细胞注入患者体内,让它们攻击癌细胞。

T细胞是人体抵御疾病的主要防线,CAR-T疗法的工作原理就是强化T细胞的能力,让它们能锁定并摧毁癌细胞。在临床试验中,其他疗法对其无能为力的白血病患者在进行此项治疗两个月内的病情缓解率超过90%。

虽然2017年以来,制药巨头诺华公司(Novartis AG)和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 Inc.)一直在全球推广CAR-T,但价格很昂贵。在实验室中对个人的细胞进行基因工程改造,然后复制它们,这个过程会很漫长,某些癌症晚期患者可能会在等待中离世。

这里就体现了亘喜生物疗法的革命意义。这家总部位于上海的公司由国内一些资深细胞疗法研究人员创立。目前,美国和欧洲制药商的此类疗法要历时两三周才能培养出杀死癌细胞的免疫细胞,而亘喜生物只需一个晚上。

而且在某些情况下,他们疗法的费用比全球制药巨头便宜得多。据创始人曹卫(William Cao Wei)介绍,亘喜利用基因工程开发了一种可加速细胞生产的工艺。亘喜计划将其CAR-T疗法的价格定在人民币50万元(约7.1万美元)左右,远低于瑞士公司诺华的Kymriah疗法(诺华用于治疗张海涛那种血液病的CAR-T疗法)47.5万美元的价格。总部位于加州福斯特城的吉利德公司类似疗法的费用为37.3万美元。

人口老龄化和大量的生活方式因素导致中国新增的癌症患者数量冠居全球,这也让中国在全球抗癌斗争中占据了重要地位。在政府推动建设科学强国和主导基因领域的政策鼓舞下,亘喜等中国生物技术初创公司都在争先恐后地研发新技术,中国最早有望于明年批准CAR-T的广泛应用。据生命科学研究机构艾昆纬研究所(Iqvia Institute)的数据,全球每年抗癌药和实验疗法的市场规模已激增至1330亿美元。

“我们与发达市场上的CAR-T研发机构可能同时存在合作与竞争关系,”兼任亘喜生物CEO的曹卫表示。“但未来的竞争是一定的。”

从中国处理CAR-T监管问题的方式也能看出在这方面的积极追求。中国正在酝酿新规,以放松对此类革命性技术的监管,允许医院的学术道德委员会批准新的CAR-T疗法,并向患者收费从而将此类疗法投入应用。

这将明显放宽中国的监管框架,目前,中国在这方面的监管策略与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及欧洲药品管理局(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等监管机构基本一致。这些实体都是各地区唯一的权威机构,负责所有CAR-T疗法供公众使用前的评估和审批。

研究人员、监管专家以及制药商自身都存在一种担忧:允许医院收费推广此类疗法或许会导致将追求利润凌驾于道德考量之上。2016年,中国媒体广泛报道了一个案例,一名患有罕见软组织肿瘤滑膜肉瘤的22岁大学生在北京一家医院接受实验性细胞疗法后死亡。

这位患者去世前在网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称那所医院涉及对疗效的虚假宣传,而中国的搜索引擎百度展示该院的广告时,使其看上去更像可靠的搜索结果,而非付费广告。这篇文章被广为传播,引发了中国社交媒体针对私立医院道德规范及重病疗法监管的批评声浪。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Cyberspace Administration of China)介入审查,作为回应,百度将付费广告的数量限制在了搜索页面的30%,并设立了10亿元人民币的反欺诈基金。那所医院未回应置评请求。

这并非中国与基因细胞疗法有关的唯一一次死亡案例。2018年,徐州一家医院被起诉,原因是一名淋巴癌患者接受CAR-T治疗后死亡。那名患者出现了严重的副作用,包括消化道大出血。患者家人认为这种疗法导致了他的死亡,但医院和医生称那是癌症晚期的症状。法院尚未作出判决。

中国提出的新政策框架让人想到了中国对科技产业的监管方式。本着建设世界强国的宏伟目标,中国一向把科技振兴放在优先位置。

诺华公司和吉利德科学公司拒绝就中国的监管草案置评,而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拟议的新管理办法仍在讨论中。

与此同时,中国企业在CAR-T疗法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吸引了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控股有限公司(Temasek Holdings Pte Ltd)等投资者以及全球制药巨头的数亿美元投资。咨询公司ChinaBio LLC的数据显示,2018年对中国生物科技公司的风险资本投资攀升至176亿美元,是2015年的四倍。

亘喜生物拥有淡马锡以及从礼来公司(Eli Lilly & Co.)剥离出来的风投公司礼来亚洲基金(Lilly Asia Ventures)等投资者。亘喜生物表示,过去一年参与其中国临床试验的35位患者中,有32名患者在接受CAR-T输注治疗四周后,达到了“最小残留病灶阴性完全缓解”。这个临床术语基本上意味着没有证据表明疾病仍然存在于他们体内,是一种疗法可能达到的最高疗效。

其他一些中国初创企业也开发了类似疗法,比如香港上市公司金斯瑞生物科技(GenScript Biotech Corp.)的子公司南京传奇(Nanjing Legend)以及在美国上市的西比曼生物科技集团(Cellular Biomedicine Group Inc.)。

2018年,诺华公司斥资4000万美元收购了总部位于上海的西比曼生物科技集团9%的股份,利用该集团的细胞治疗设施生产其治疗药物Kymriah。目前,这种药物正在接受中国药品监管机构的评估。这家初创企业也在开发自己的CAR-T疗法,并测试该疗法针对实体肿瘤(而不仅是血液肿瘤)的治疗潜力。西比曼首席执行官刘必佐 (Tony Liu Bizuo)表示,细胞生物医学的数字化和自动化流程将细胞工程时间从四周缩短到不到10天。

由于对细胞治疗的需求不断增长,加上预计未来几年将有更多商业化CAR-T治疗在中国获得批准,西比曼生物科技集团正考虑与上海市政府合作,建造规模更大的细胞治疗物生产设施。有迹象表明这些初创企业得到了官方的支持。上海市政府划拨了约37万平方米的土地用于细胞疗法研究。在中国药品监管机构目前批准的21种进行临床试验的细胞疗法中,有11种正在这个实验室中进行,该实验室正在迅速成为中国CAR-T细胞疗法的发源地。

下一个前沿领域是让CAR-T疗法像其他药物一样容易使用,而中国初创企业在这方面处于领先地位。这项技术被称为“通用型CAR-T”,需要找到方法从健康人身上提取T细胞,对T细胞进行改造,使其可以注入到任何癌症患者体内。亘喜生物正在研究如何利用来自捐赠供体的白细胞,表明该公司朝这个目标又迈进了一步。法国公司Cellectis SA等其他初创企业也在争相把通用型CAR-T细胞疗法变成现实。

宾夕法尼亚大学佩雷尔曼医学院(Perelman School of Medicine at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专门研究癌症基因疗法的教授布鲁斯·莱文(Bruce Levine)说:“中国技术进步的速度和CAR-T研究的迅速发展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他说:“我们都希望这些疗法进展迅速,有些进步非常好,但我们需要意识到,对于他们的专业知识来说,有些进展可能太快了,即使他们的出发点很好。”

在反复入院治疗一年后,重庆的癌症少年患者张海涛开始为未来做打算。如果不是因为患上白血病,他现在已经是高一学生了。

张海涛(图右)和阿姨陈春华住在离重庆几个小时车程的村子里

“我想我不能再去体校了,但我希望学一门专业技能,”张海涛说。“我想抓住这个机会。”他现在比负责照看他的阿姨陈春华(音)高30厘米。

尽管中国发展CAR-T疗法的方式可能被外界批评进展太快,但陈春华对他能够接受这种治疗感到庆幸。如果这个男孩提早一年患病,还不可能有机会在中国接受这种治疗。在张海涛得病后,陈春华辞去了陶瓷厂的工作来照顾他。

“我很高兴我们在国内有这样的选择,”陈春华说,“这确实有助于减轻我们的负担。”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有关部门正考虑放松实验性疗法的监管规定;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癌症人口。



OR--商业新媒体 】少年张海涛(音)热爱打篮球,曾梦想着去专门的体育高中就读。有段时间,他发现自己的右臂很疼,且一直无法缓解。经检查,他患上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张海涛来自四川省的一个偏远山村,病情将他和家人送上了多数癌症患者都熟悉的征程:一次次去医院,一次次地验血,又做了三轮化疗。后来,医生提出了最后的建议:中国初创公司亘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Gracell Biotechnology Ltd)正在尝试的一种实验性基因疗法。

5月,张海涛住院了三周。这期间,他的白细胞被从体内取出,经基因工程处理后,再注入其体内。6月,骨髓分析显示他体内的癌细胞已被清除。

七个月后,他在离家不远的重庆一家医院进行的月度复查显示,癌症没有复发。

“整个过程我一直在发烧,记不太清是怎么治疗的,”如今快满16岁的张海涛说道。他现在每天玩游戏,或与朋友用社交软件聊天。“这似乎是一种能带给人希望的新疗法。”

张海涛接受的是被称为CAR-T的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疗法,它被誉为最令人兴奋的抗癌进展之一。CAR-T最早由以色列科学家泽利格·艾什哈尔(Zelig Eshhar)研发于上世纪80年代,它能改造人体自身免疫细胞的基因,使它们主动寻找并破坏癌细胞。尽管全世界的研究人员和制药商都接受了CAR-T,但在中国,该疗法的影响似乎比其他任何地方都大,并被推进至了接近极限的危险程度。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癌症人口,也开展了一些最雄心勃勃的抗癌实验。

1 从患者身上抽血,提取一种白细胞(人体天然的疾病克星),称为T细胞。

2 引入称为嵌合抗原受体(CAR)的蛋白质,在实验室对T细胞进行基因工程改造。

经改造的CAR-T细胞可识别并驻留在癌细胞上。它们会锁定并启动对癌细胞的破坏。

3 在实验室对CAR-T细胞进行繁殖,然后将数百万此类细胞注入患者体内,让它们攻击癌细胞。

T细胞是人体抵御疾病的主要防线,CAR-T疗法的工作原理就是强化T细胞的能力,让它们能锁定并摧毁癌细胞。在临床试验中,其他疗法对其无能为力的白血病患者在进行此项治疗两个月内的病情缓解率超过90%。

虽然2017年以来,制药巨头诺华公司(Novartis AG)和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 Inc.)一直在全球推广CAR-T,但价格很昂贵。在实验室中对个人的细胞进行基因工程改造,然后复制它们,这个过程会很漫长,某些癌症晚期患者可能会在等待中离世。

这里就体现了亘喜生物疗法的革命意义。这家总部位于上海的公司由国内一些资深细胞疗法研究人员创立。目前,美国和欧洲制药商的此类疗法要历时两三周才能培养出杀死癌细胞的免疫细胞,而亘喜生物只需一个晚上。

而且在某些情况下,他们疗法的费用比全球制药巨头便宜得多。据创始人曹卫(William Cao Wei)介绍,亘喜利用基因工程开发了一种可加速细胞生产的工艺。亘喜计划将其CAR-T疗法的价格定在人民币50万元(约7.1万美元)左右,远低于瑞士公司诺华的Kymriah疗法(诺华用于治疗张海涛那种血液病的CAR-T疗法)47.5万美元的价格。总部位于加州福斯特城的吉利德公司类似疗法的费用为37.3万美元。

人口老龄化和大量的生活方式因素导致中国新增的癌症患者数量冠居全球,这也让中国在全球抗癌斗争中占据了重要地位。在政府推动建设科学强国和主导基因领域的政策鼓舞下,亘喜等中国生物技术初创公司都在争先恐后地研发新技术,中国最早有望于明年批准CAR-T的广泛应用。据生命科学研究机构艾昆纬研究所(Iqvia Institute)的数据,全球每年抗癌药和实验疗法的市场规模已激增至1330亿美元。

“我们与发达市场上的CAR-T研发机构可能同时存在合作与竞争关系,”兼任亘喜生物CEO的曹卫表示。“但未来的竞争是一定的。”

从中国处理CAR-T监管问题的方式也能看出在这方面的积极追求。中国正在酝酿新规,以放松对此类革命性技术的监管,允许医院的学术道德委员会批准新的CAR-T疗法,并向患者收费从而将此类疗法投入应用。

这将明显放宽中国的监管框架,目前,中国在这方面的监管策略与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及欧洲药品管理局(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等监管机构基本一致。这些实体都是各地区唯一的权威机构,负责所有CAR-T疗法供公众使用前的评估和审批。

研究人员、监管专家以及制药商自身都存在一种担忧:允许医院收费推广此类疗法或许会导致将追求利润凌驾于道德考量之上。2016年,中国媒体广泛报道了一个案例,一名患有罕见软组织肿瘤滑膜肉瘤的22岁大学生在北京一家医院接受实验性细胞疗法后死亡。

这位患者去世前在网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称那所医院涉及对疗效的虚假宣传,而中国的搜索引擎百度展示该院的广告时,使其看上去更像可靠的搜索结果,而非付费广告。这篇文章被广为传播,引发了中国社交媒体针对私立医院道德规范及重病疗法监管的批评声浪。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Cyberspace Administration of China)介入审查,作为回应,百度将付费广告的数量限制在了搜索页面的30%,并设立了10亿元人民币的反欺诈基金。那所医院未回应置评请求。

这并非中国与基因细胞疗法有关的唯一一次死亡案例。2018年,徐州一家医院被起诉,原因是一名淋巴癌患者接受CAR-T治疗后死亡。那名患者出现了严重的副作用,包括消化道大出血。患者家人认为这种疗法导致了他的死亡,但医院和医生称那是癌症晚期的症状。法院尚未作出判决。

中国提出的新政策框架让人想到了中国对科技产业的监管方式。本着建设世界强国的宏伟目标,中国一向把科技振兴放在优先位置。

诺华公司和吉利德科学公司拒绝就中国的监管草案置评,而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拟议的新管理办法仍在讨论中。

与此同时,中国企业在CAR-T疗法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吸引了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控股有限公司(Temasek Holdings Pte Ltd)等投资者以及全球制药巨头的数亿美元投资。咨询公司ChinaBio LLC的数据显示,2018年对中国生物科技公司的风险资本投资攀升至176亿美元,是2015年的四倍。

亘喜生物拥有淡马锡以及从礼来公司(Eli Lilly & Co.)剥离出来的风投公司礼来亚洲基金(Lilly Asia Ventures)等投资者。亘喜生物表示,过去一年参与其中国临床试验的35位患者中,有32名患者在接受CAR-T输注治疗四周后,达到了“最小残留病灶阴性完全缓解”。这个临床术语基本上意味着没有证据表明疾病仍然存在于他们体内,是一种疗法可能达到的最高疗效。

其他一些中国初创企业也开发了类似疗法,比如香港上市公司金斯瑞生物科技(GenScript Biotech Corp.)的子公司南京传奇(Nanjing Legend)以及在美国上市的西比曼生物科技集团(Cellular Biomedicine Group Inc.)。

2018年,诺华公司斥资4000万美元收购了总部位于上海的西比曼生物科技集团9%的股份,利用该集团的细胞治疗设施生产其治疗药物Kymriah。目前,这种药物正在接受中国药品监管机构的评估。这家初创企业也在开发自己的CAR-T疗法,并测试该疗法针对实体肿瘤(而不仅是血液肿瘤)的治疗潜力。西比曼首席执行官刘必佐 (Tony Liu Bizuo)表示,细胞生物医学的数字化和自动化流程将细胞工程时间从四周缩短到不到10天。

由于对细胞治疗的需求不断增长,加上预计未来几年将有更多商业化CAR-T治疗在中国获得批准,西比曼生物科技集团正考虑与上海市政府合作,建造规模更大的细胞治疗物生产设施。有迹象表明这些初创企业得到了官方的支持。上海市政府划拨了约37万平方米的土地用于细胞疗法研究。在中国药品监管机构目前批准的21种进行临床试验的细胞疗法中,有11种正在这个实验室中进行,该实验室正在迅速成为中国CAR-T细胞疗法的发源地。

下一个前沿领域是让CAR-T疗法像其他药物一样容易使用,而中国初创企业在这方面处于领先地位。这项技术被称为“通用型CAR-T”,需要找到方法从健康人身上提取T细胞,对T细胞进行改造,使其可以注入到任何癌症患者体内。亘喜生物正在研究如何利用来自捐赠供体的白细胞,表明该公司朝这个目标又迈进了一步。法国公司Cellectis SA等其他初创企业也在争相把通用型CAR-T细胞疗法变成现实。

宾夕法尼亚大学佩雷尔曼医学院(Perelman School of Medicine at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专门研究癌症基因疗法的教授布鲁斯·莱文(Bruce Levine)说:“中国技术进步的速度和CAR-T研究的迅速发展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他说:“我们都希望这些疗法进展迅速,有些进步非常好,但我们需要意识到,对于他们的专业知识来说,有些进展可能太快了,即使他们的出发点很好。”

在反复入院治疗一年后,重庆的癌症少年患者张海涛开始为未来做打算。如果不是因为患上白血病,他现在已经是高一学生了。

张海涛(图右)和阿姨陈春华住在离重庆几个小时车程的村子里

“我想我不能再去体校了,但我希望学一门专业技能,”张海涛说。“我想抓住这个机会。”他现在比负责照看他的阿姨陈春华(音)高30厘米。

尽管中国发展CAR-T疗法的方式可能被外界批评进展太快,但陈春华对他能够接受这种治疗感到庆幸。如果这个男孩提早一年患病,还不可能有机会在中国接受这种治疗。在张海涛得病后,陈春华辞去了陶瓷厂的工作来照顾他。

“我很高兴我们在国内有这样的选择,”陈春华说,“这确实有助于减轻我们的负担。”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