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布隆伯格比任何美国总统参选者都更多地动用了个人财富。都说金钱买不到选票,但布隆伯格正在检验这一点。



撰文 |  爱德华•卢斯

OR--商业新媒体 】以前就有富裕的美国人花费巨资竞选公职。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已经让他们相形见绌。布隆伯格已在电视广告上花费了1亿美元,他比历史上任何一位白宫角逐者都更多地动用了自己的财富。这一切发生在他宣布竞选的头五周内。以这种速度,他花的钱可能会比现有记录多出20倍到30倍。他们说金钱买不到选举(或爱)。布隆伯格正在检验这一点。白宫能被买下吗?

历史上美国富人竞选公职既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惠普公司(Hewlett-Packard)前总裁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曾在2010年斥资1.4亿美元竞选加州州长,但没有成功。出版业高管史蒂夫•福布斯(Steve Forbes)在两次不切实际的总统竞选中花费了6900万美元。布隆伯格的政治生涯造就了一个不同的故事。他总共花2.61亿美元赢得了三场纽约市长的竞选——最后一场是在2009年,每张选票174美元。随着胜算下降,他的支出不断增加。

没有人比布隆伯格在竞选上花费更多的个人财富。去年,凯悦酒店集团(Hyatt)的继承人J.B.普利兹克(J.B. Pritzker)花了1.615亿美元赢得伊利诺伊州州长一职,创下了单场竞选的记录。换句话说,布隆伯格花费的自有资金已经比美国政治史上花得最多的人物高出了一倍多。他的记录是三战三胜。如果第四场竞选获胜,那么他就会成为美国第46任总统。粗略估计,这将花费他30亿至50亿美元,还不到他财富的十分之一。

问题是这是否足以达到目的。布隆伯格有两件事对他不利。首先,他在竞选活动中表现出的财大气粗强化了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的世界观。两人都会对布隆伯格这样的人征收财富税。两人也都将他们的竞选活动限制在只让小额捐助者参与。布隆伯格正在与乔•拜登(Joe Biden)、埃米•克罗布彻(Amy Klobuchar)和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等温和派竞争。他有可能进一步使民主党的中间派分化。民调显示,他的支持率在3%至5%之间,随着他的支出增加,他的支持率必然会上升。任何对手都几乎没办法让他出局。他的出现是该党民粹主义派别的意外收获。

布隆伯格的第二个弱点是他不擅长“零售政治”。如果第一次党内预选在阿斯彭而不是艾奥瓦州举行,布隆伯格肯定会大获全胜。高盛(Goldman Sachs)前首席执行官劳尔德•贝兰克梵(Lloyd Blankfein)和微软(Microsoft )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等众多美国富人精英都暗示他们宁愿投票给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而不是沃伦或桑德斯。让布隆伯格获得提名将让他们的信仰和钱包保持一致。普通人的情况并非如此。布隆伯格给人的印象是,他是一位技术官僚,更愿意与中国亿万富翁、而不是与爱喝曾被他试图禁止的高糖饮料的选民交谈。

金钱可以弥补他在个人魅力上的不足。浏览YouTube时很难不看到一个不可跳过的两分钟彭博(Bloomberg)广告。但这些不能让他的竞选信息像病毒一样迅速传播。据估计,特朗普在2016年初选期间获得的免费宣传(earned media)价值逾30亿美元。毫无疑问,布隆伯格将不得不继续付费做电视广告。然而,在两个节点上,布隆伯格的现金可能是决定性的。

第一个是在“超级星期二”和几乎三分之二的州举行初选的三月初。在布隆伯格跳过初选的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管用的是面对面的政治。但是其他候选人全都比不上布隆伯格在全国的购买力。他所需要做的就是分散选票——比方说获得15%的代表支持,剩下的由其他三四人平分——以确保明年7月份的民主党大会是一个协商大会。

到那时,布隆伯格的钱将会有了用武之地。如果没有候选人在第一轮投票中获胜,代表们将会自由地在第二轮和第三轮投票中为他们喜欢的人投票。这也包括超级代表。超级代表是那些总是渴望现金的议员、州长和其他当选人士。上周,布隆伯格向国会民主党人捐赠了1000万美元。去年他捐赠了1亿美元。这样的大手笔可以买到忠诚。可以换来忠诚的东西还多着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布隆伯格的政治豪赌

发布日期:2019-12-16 06:33
摘要:布隆伯格比任何美国总统参选者都更多地动用了个人财富。都说金钱买不到选票,但布隆伯格正在检验这一点。



撰文 |  爱德华•卢斯

OR--商业新媒体 】以前就有富裕的美国人花费巨资竞选公职。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已经让他们相形见绌。布隆伯格已在电视广告上花费了1亿美元,他比历史上任何一位白宫角逐者都更多地动用了自己的财富。这一切发生在他宣布竞选的头五周内。以这种速度,他花的钱可能会比现有记录多出20倍到30倍。他们说金钱买不到选举(或爱)。布隆伯格正在检验这一点。白宫能被买下吗?

历史上美国富人竞选公职既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惠普公司(Hewlett-Packard)前总裁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曾在2010年斥资1.4亿美元竞选加州州长,但没有成功。出版业高管史蒂夫•福布斯(Steve Forbes)在两次不切实际的总统竞选中花费了6900万美元。布隆伯格的政治生涯造就了一个不同的故事。他总共花2.61亿美元赢得了三场纽约市长的竞选——最后一场是在2009年,每张选票174美元。随着胜算下降,他的支出不断增加。

没有人比布隆伯格在竞选上花费更多的个人财富。去年,凯悦酒店集团(Hyatt)的继承人J.B.普利兹克(J.B. Pritzker)花了1.615亿美元赢得伊利诺伊州州长一职,创下了单场竞选的记录。换句话说,布隆伯格花费的自有资金已经比美国政治史上花得最多的人物高出了一倍多。他的记录是三战三胜。如果第四场竞选获胜,那么他就会成为美国第46任总统。粗略估计,这将花费他30亿至50亿美元,还不到他财富的十分之一。

问题是这是否足以达到目的。布隆伯格有两件事对他不利。首先,他在竞选活动中表现出的财大气粗强化了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的世界观。两人都会对布隆伯格这样的人征收财富税。两人也都将他们的竞选活动限制在只让小额捐助者参与。布隆伯格正在与乔•拜登(Joe Biden)、埃米•克罗布彻(Amy Klobuchar)和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等温和派竞争。他有可能进一步使民主党的中间派分化。民调显示,他的支持率在3%至5%之间,随着他的支出增加,他的支持率必然会上升。任何对手都几乎没办法让他出局。他的出现是该党民粹主义派别的意外收获。

布隆伯格的第二个弱点是他不擅长“零售政治”。如果第一次党内预选在阿斯彭而不是艾奥瓦州举行,布隆伯格肯定会大获全胜。高盛(Goldman Sachs)前首席执行官劳尔德•贝兰克梵(Lloyd Blankfein)和微软(Microsoft )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等众多美国富人精英都暗示他们宁愿投票给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而不是沃伦或桑德斯。让布隆伯格获得提名将让他们的信仰和钱包保持一致。普通人的情况并非如此。布隆伯格给人的印象是,他是一位技术官僚,更愿意与中国亿万富翁、而不是与爱喝曾被他试图禁止的高糖饮料的选民交谈。

金钱可以弥补他在个人魅力上的不足。浏览YouTube时很难不看到一个不可跳过的两分钟彭博(Bloomberg)广告。但这些不能让他的竞选信息像病毒一样迅速传播。据估计,特朗普在2016年初选期间获得的免费宣传(earned media)价值逾30亿美元。毫无疑问,布隆伯格将不得不继续付费做电视广告。然而,在两个节点上,布隆伯格的现金可能是决定性的。

第一个是在“超级星期二”和几乎三分之二的州举行初选的三月初。在布隆伯格跳过初选的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管用的是面对面的政治。但是其他候选人全都比不上布隆伯格在全国的购买力。他所需要做的就是分散选票——比方说获得15%的代表支持,剩下的由其他三四人平分——以确保明年7月份的民主党大会是一个协商大会。

到那时,布隆伯格的钱将会有了用武之地。如果没有候选人在第一轮投票中获胜,代表们将会自由地在第二轮和第三轮投票中为他们喜欢的人投票。这也包括超级代表。超级代表是那些总是渴望现金的议员、州长和其他当选人士。上周,布隆伯格向国会民主党人捐赠了1000万美元。去年他捐赠了1亿美元。这样的大手笔可以买到忠诚。可以换来忠诚的东西还多着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布隆伯格比任何美国总统参选者都更多地动用了个人财富。都说金钱买不到选票,但布隆伯格正在检验这一点。



撰文 |  爱德华•卢斯

OR--商业新媒体 】以前就有富裕的美国人花费巨资竞选公职。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已经让他们相形见绌。布隆伯格已在电视广告上花费了1亿美元,他比历史上任何一位白宫角逐者都更多地动用了自己的财富。这一切发生在他宣布竞选的头五周内。以这种速度,他花的钱可能会比现有记录多出20倍到30倍。他们说金钱买不到选举(或爱)。布隆伯格正在检验这一点。白宫能被买下吗?

历史上美国富人竞选公职既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惠普公司(Hewlett-Packard)前总裁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曾在2010年斥资1.4亿美元竞选加州州长,但没有成功。出版业高管史蒂夫•福布斯(Steve Forbes)在两次不切实际的总统竞选中花费了6900万美元。布隆伯格的政治生涯造就了一个不同的故事。他总共花2.61亿美元赢得了三场纽约市长的竞选——最后一场是在2009年,每张选票174美元。随着胜算下降,他的支出不断增加。

没有人比布隆伯格在竞选上花费更多的个人财富。去年,凯悦酒店集团(Hyatt)的继承人J.B.普利兹克(J.B. Pritzker)花了1.615亿美元赢得伊利诺伊州州长一职,创下了单场竞选的记录。换句话说,布隆伯格花费的自有资金已经比美国政治史上花得最多的人物高出了一倍多。他的记录是三战三胜。如果第四场竞选获胜,那么他就会成为美国第46任总统。粗略估计,这将花费他30亿至50亿美元,还不到他财富的十分之一。

问题是这是否足以达到目的。布隆伯格有两件事对他不利。首先,他在竞选活动中表现出的财大气粗强化了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的世界观。两人都会对布隆伯格这样的人征收财富税。两人也都将他们的竞选活动限制在只让小额捐助者参与。布隆伯格正在与乔•拜登(Joe Biden)、埃米•克罗布彻(Amy Klobuchar)和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等温和派竞争。他有可能进一步使民主党的中间派分化。民调显示,他的支持率在3%至5%之间,随着他的支出增加,他的支持率必然会上升。任何对手都几乎没办法让他出局。他的出现是该党民粹主义派别的意外收获。

布隆伯格的第二个弱点是他不擅长“零售政治”。如果第一次党内预选在阿斯彭而不是艾奥瓦州举行,布隆伯格肯定会大获全胜。高盛(Goldman Sachs)前首席执行官劳尔德•贝兰克梵(Lloyd Blankfein)和微软(Microsoft )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等众多美国富人精英都暗示他们宁愿投票给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而不是沃伦或桑德斯。让布隆伯格获得提名将让他们的信仰和钱包保持一致。普通人的情况并非如此。布隆伯格给人的印象是,他是一位技术官僚,更愿意与中国亿万富翁、而不是与爱喝曾被他试图禁止的高糖饮料的选民交谈。

金钱可以弥补他在个人魅力上的不足。浏览YouTube时很难不看到一个不可跳过的两分钟彭博(Bloomberg)广告。但这些不能让他的竞选信息像病毒一样迅速传播。据估计,特朗普在2016年初选期间获得的免费宣传(earned media)价值逾30亿美元。毫无疑问,布隆伯格将不得不继续付费做电视广告。然而,在两个节点上,布隆伯格的现金可能是决定性的。

第一个是在“超级星期二”和几乎三分之二的州举行初选的三月初。在布隆伯格跳过初选的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管用的是面对面的政治。但是其他候选人全都比不上布隆伯格在全国的购买力。他所需要做的就是分散选票——比方说获得15%的代表支持,剩下的由其他三四人平分——以确保明年7月份的民主党大会是一个协商大会。

到那时,布隆伯格的钱将会有了用武之地。如果没有候选人在第一轮投票中获胜,代表们将会自由地在第二轮和第三轮投票中为他们喜欢的人投票。这也包括超级代表。超级代表是那些总是渴望现金的议员、州长和其他当选人士。上周,布隆伯格向国会民主党人捐赠了1000万美元。去年他捐赠了1亿美元。这样的大手笔可以买到忠诚。可以换来忠诚的东西还多着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布隆伯格的政治豪赌

发布日期:2019-12-16 06:33
摘要:布隆伯格比任何美国总统参选者都更多地动用了个人财富。都说金钱买不到选票,但布隆伯格正在检验这一点。



撰文 |  爱德华•卢斯

OR--商业新媒体 】以前就有富裕的美国人花费巨资竞选公职。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已经让他们相形见绌。布隆伯格已在电视广告上花费了1亿美元,他比历史上任何一位白宫角逐者都更多地动用了自己的财富。这一切发生在他宣布竞选的头五周内。以这种速度,他花的钱可能会比现有记录多出20倍到30倍。他们说金钱买不到选举(或爱)。布隆伯格正在检验这一点。白宫能被买下吗?

历史上美国富人竞选公职既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惠普公司(Hewlett-Packard)前总裁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曾在2010年斥资1.4亿美元竞选加州州长,但没有成功。出版业高管史蒂夫•福布斯(Steve Forbes)在两次不切实际的总统竞选中花费了6900万美元。布隆伯格的政治生涯造就了一个不同的故事。他总共花2.61亿美元赢得了三场纽约市长的竞选——最后一场是在2009年,每张选票174美元。随着胜算下降,他的支出不断增加。

没有人比布隆伯格在竞选上花费更多的个人财富。去年,凯悦酒店集团(Hyatt)的继承人J.B.普利兹克(J.B. Pritzker)花了1.615亿美元赢得伊利诺伊州州长一职,创下了单场竞选的记录。换句话说,布隆伯格花费的自有资金已经比美国政治史上花得最多的人物高出了一倍多。他的记录是三战三胜。如果第四场竞选获胜,那么他就会成为美国第46任总统。粗略估计,这将花费他30亿至50亿美元,还不到他财富的十分之一。

问题是这是否足以达到目的。布隆伯格有两件事对他不利。首先,他在竞选活动中表现出的财大气粗强化了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的世界观。两人都会对布隆伯格这样的人征收财富税。两人也都将他们的竞选活动限制在只让小额捐助者参与。布隆伯格正在与乔•拜登(Joe Biden)、埃米•克罗布彻(Amy Klobuchar)和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等温和派竞争。他有可能进一步使民主党的中间派分化。民调显示,他的支持率在3%至5%之间,随着他的支出增加,他的支持率必然会上升。任何对手都几乎没办法让他出局。他的出现是该党民粹主义派别的意外收获。

布隆伯格的第二个弱点是他不擅长“零售政治”。如果第一次党内预选在阿斯彭而不是艾奥瓦州举行,布隆伯格肯定会大获全胜。高盛(Goldman Sachs)前首席执行官劳尔德•贝兰克梵(Lloyd Blankfein)和微软(Microsoft )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等众多美国富人精英都暗示他们宁愿投票给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而不是沃伦或桑德斯。让布隆伯格获得提名将让他们的信仰和钱包保持一致。普通人的情况并非如此。布隆伯格给人的印象是,他是一位技术官僚,更愿意与中国亿万富翁、而不是与爱喝曾被他试图禁止的高糖饮料的选民交谈。

金钱可以弥补他在个人魅力上的不足。浏览YouTube时很难不看到一个不可跳过的两分钟彭博(Bloomberg)广告。但这些不能让他的竞选信息像病毒一样迅速传播。据估计,特朗普在2016年初选期间获得的免费宣传(earned media)价值逾30亿美元。毫无疑问,布隆伯格将不得不继续付费做电视广告。然而,在两个节点上,布隆伯格的现金可能是决定性的。

第一个是在“超级星期二”和几乎三分之二的州举行初选的三月初。在布隆伯格跳过初选的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管用的是面对面的政治。但是其他候选人全都比不上布隆伯格在全国的购买力。他所需要做的就是分散选票——比方说获得15%的代表支持,剩下的由其他三四人平分——以确保明年7月份的民主党大会是一个协商大会。

到那时,布隆伯格的钱将会有了用武之地。如果没有候选人在第一轮投票中获胜,代表们将会自由地在第二轮和第三轮投票中为他们喜欢的人投票。这也包括超级代表。超级代表是那些总是渴望现金的议员、州长和其他当选人士。上周,布隆伯格向国会民主党人捐赠了1000万美元。去年他捐赠了1亿美元。这样的大手笔可以买到忠诚。可以换来忠诚的东西还多着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布隆伯格比任何美国总统参选者都更多地动用了个人财富。都说金钱买不到选票,但布隆伯格正在检验这一点。



撰文 |  爱德华•卢斯

OR--商业新媒体 】以前就有富裕的美国人花费巨资竞选公职。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已经让他们相形见绌。布隆伯格已在电视广告上花费了1亿美元,他比历史上任何一位白宫角逐者都更多地动用了自己的财富。这一切发生在他宣布竞选的头五周内。以这种速度,他花的钱可能会比现有记录多出20倍到30倍。他们说金钱买不到选举(或爱)。布隆伯格正在检验这一点。白宫能被买下吗?

历史上美国富人竞选公职既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惠普公司(Hewlett-Packard)前总裁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曾在2010年斥资1.4亿美元竞选加州州长,但没有成功。出版业高管史蒂夫•福布斯(Steve Forbes)在两次不切实际的总统竞选中花费了6900万美元。布隆伯格的政治生涯造就了一个不同的故事。他总共花2.61亿美元赢得了三场纽约市长的竞选——最后一场是在2009年,每张选票174美元。随着胜算下降,他的支出不断增加。

没有人比布隆伯格在竞选上花费更多的个人财富。去年,凯悦酒店集团(Hyatt)的继承人J.B.普利兹克(J.B. Pritzker)花了1.615亿美元赢得伊利诺伊州州长一职,创下了单场竞选的记录。换句话说,布隆伯格花费的自有资金已经比美国政治史上花得最多的人物高出了一倍多。他的记录是三战三胜。如果第四场竞选获胜,那么他就会成为美国第46任总统。粗略估计,这将花费他30亿至50亿美元,还不到他财富的十分之一。

问题是这是否足以达到目的。布隆伯格有两件事对他不利。首先,他在竞选活动中表现出的财大气粗强化了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的世界观。两人都会对布隆伯格这样的人征收财富税。两人也都将他们的竞选活动限制在只让小额捐助者参与。布隆伯格正在与乔•拜登(Joe Biden)、埃米•克罗布彻(Amy Klobuchar)和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等温和派竞争。他有可能进一步使民主党的中间派分化。民调显示,他的支持率在3%至5%之间,随着他的支出增加,他的支持率必然会上升。任何对手都几乎没办法让他出局。他的出现是该党民粹主义派别的意外收获。

布隆伯格的第二个弱点是他不擅长“零售政治”。如果第一次党内预选在阿斯彭而不是艾奥瓦州举行,布隆伯格肯定会大获全胜。高盛(Goldman Sachs)前首席执行官劳尔德•贝兰克梵(Lloyd Blankfein)和微软(Microsoft )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等众多美国富人精英都暗示他们宁愿投票给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而不是沃伦或桑德斯。让布隆伯格获得提名将让他们的信仰和钱包保持一致。普通人的情况并非如此。布隆伯格给人的印象是,他是一位技术官僚,更愿意与中国亿万富翁、而不是与爱喝曾被他试图禁止的高糖饮料的选民交谈。

金钱可以弥补他在个人魅力上的不足。浏览YouTube时很难不看到一个不可跳过的两分钟彭博(Bloomberg)广告。但这些不能让他的竞选信息像病毒一样迅速传播。据估计,特朗普在2016年初选期间获得的免费宣传(earned media)价值逾30亿美元。毫无疑问,布隆伯格将不得不继续付费做电视广告。然而,在两个节点上,布隆伯格的现金可能是决定性的。

第一个是在“超级星期二”和几乎三分之二的州举行初选的三月初。在布隆伯格跳过初选的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管用的是面对面的政治。但是其他候选人全都比不上布隆伯格在全国的购买力。他所需要做的就是分散选票——比方说获得15%的代表支持,剩下的由其他三四人平分——以确保明年7月份的民主党大会是一个协商大会。

到那时,布隆伯格的钱将会有了用武之地。如果没有候选人在第一轮投票中获胜,代表们将会自由地在第二轮和第三轮投票中为他们喜欢的人投票。这也包括超级代表。超级代表是那些总是渴望现金的议员、州长和其他当选人士。上周,布隆伯格向国会民主党人捐赠了1000万美元。去年他捐赠了1亿美元。这样的大手笔可以买到忠诚。可以换来忠诚的东西还多着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