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美贸易冲突以及对中国国内经济的担忧,压低了中国本土初创企业的估值,这对投资者来说是个好消息。



撰文 | 桑晓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科技公司的估值似乎正在回归常识。长时间的中美贸易冲突以及对中国国内经济的担忧,压低了中国本土初创企业的估值,这对投资者来说是个好消息。

这是自去年初以来出现的重大转变。那时,初创企业的融资使其估值达到前几轮融资所达估值的数倍,参投的投资者则乐于开出更大的支票,将资金全部投入,然后再筹集比上一轮融资更多的新资金。

那时,成立于2017年、持有近1000亿美元资产的软银(SoftBank)愿景基金(Vision Fund),向初创企业注入了大量资金,推高了估值。2018年,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成立了一只80亿美元的全球增长基金。专注于对冲基金、私募股权和早期投资的投资公司——高瓴资本(Hillhouse Capital)为一只基金筹集了逾100亿美元,打破了KKR旗下一只专注亚洲私募股权投资的基金的募资纪录。

已离开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并加入时代资本(Jeneration Capital)担任首席投资官的谭海男(Jason Tan)表示:“那时真是太火爆了。太多的资金追逐太少的交易。我们没感觉我们可以让资金运作起来——我们担心这些估值无法持续。”


当时,时代资本正计划开始募集客户资金,但谭海男越来越担心自己正在市场见顶之际接洽潜在投资者。

如今,谭海男认为,最令人眩晕的时候已经过去,估值已基本得到修正,现在是让资本运作起来的更合适时机。时代资本正接近完成一只获超额认购的基金的融资,该基金的规模约为11亿美元。

初创企业创始人的雄心正在受到遏制。根据时代资本向投资者提供的信息,该公司已设法在其目标公司最初要求的估值基础上获得20%至30%的折扣。

如果谭海男关于估值走软的说法是正确的,那么这将有利于整体经济和投资者。中国需要强劲的增长来源和资本流入,以弥补很快将会转向逆差的经常账户。

这是初创企业面临的一段动荡时期。随着中国内地经济增长放缓,以及中美摩擦从单纯的贸易冲突演变为一场围绕中国挑战美国科技霸主地位的更根本性的冲突,中国初创企业的估值受到了修正。

从汇丰(HSBC)到华为(Huawei),许多公司都成为这场冲突的附带受害者。时代资本被迫重新考虑其战略。它最初瞄准的是那些寻求参与中国最热门交易的大型美国投资机构。然而,国家养老基金、基金会和捐赠基金开始回避对中国进行投入。

取而代之的是,与科技创业家出身的亿万富豪拥有密切关系的谭海男,瞄准了新成立的众多家族理财室。时代资本还引发了欧洲和中东的投资者,以及在境外拥有资本、但不再希望将其投资于美国的中国金融机构的浓厚兴趣。

估值下滑背后的另一个因素是,在WeWork等持续亏损的企业上市失败之后,私募市场投资者近几个月来已变得更具辨识能力。投资者如今更希望看到表明公司盈利路径的明确证据。

想一想打造中国“万能app”的美团(Meituan)和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Xiaomi)。美团在近期实现首次季度盈利,其股价较去年9月首次公开发行(IPO)时上涨近50%。红杉资本通过其中国子公司投资美团而赚到的钱,已经超过其投资谷歌(Google)在长得多的一段时期内赚到的钱。

相比之下,2018年6月上市的小米,因外界对其商业模式感到担忧,其股价较上市时几近腰斩。其他许多一度估值较高的企业的估值都受到了打击,这对时代投资是利好,但对更看涨的早期投资者来说却不是好消息。

分析师们认为,宏观经济前景也已经略有改善,这应该可以支持直至目前一直谨慎等待投资机会的投资者。

野村证券(Nomura Securities)驻新加坡的苏博文(Rob Subbaraman)表示:“美中关系的高度不确定性,以及中国经济很可能继续放缓,给亚洲的出口前景蒙上了阴影,但电子行业回暖的初步迹象至少是一个积极的信号。”他指出,美国半导体设备行业最近从收缩转向扩张,是科技周期正在转向的一个先行指标。

如今,以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字节跳动(ByteDance)为首的许多全球顶级独角兽都是中国企业。这些公司的上市,将进一步显示出中国企业的估值是否真的受到了遏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科技初创企业估值走软

发布日期:2019-12-13 06:41
摘要:中美贸易冲突以及对中国国内经济的担忧,压低了中国本土初创企业的估值,这对投资者来说是个好消息。



撰文 | 桑晓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科技公司的估值似乎正在回归常识。长时间的中美贸易冲突以及对中国国内经济的担忧,压低了中国本土初创企业的估值,这对投资者来说是个好消息。

这是自去年初以来出现的重大转变。那时,初创企业的融资使其估值达到前几轮融资所达估值的数倍,参投的投资者则乐于开出更大的支票,将资金全部投入,然后再筹集比上一轮融资更多的新资金。

那时,成立于2017年、持有近1000亿美元资产的软银(SoftBank)愿景基金(Vision Fund),向初创企业注入了大量资金,推高了估值。2018年,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成立了一只80亿美元的全球增长基金。专注于对冲基金、私募股权和早期投资的投资公司——高瓴资本(Hillhouse Capital)为一只基金筹集了逾100亿美元,打破了KKR旗下一只专注亚洲私募股权投资的基金的募资纪录。

已离开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并加入时代资本(Jeneration Capital)担任首席投资官的谭海男(Jason Tan)表示:“那时真是太火爆了。太多的资金追逐太少的交易。我们没感觉我们可以让资金运作起来——我们担心这些估值无法持续。”


当时,时代资本正计划开始募集客户资金,但谭海男越来越担心自己正在市场见顶之际接洽潜在投资者。

如今,谭海男认为,最令人眩晕的时候已经过去,估值已基本得到修正,现在是让资本运作起来的更合适时机。时代资本正接近完成一只获超额认购的基金的融资,该基金的规模约为11亿美元。

初创企业创始人的雄心正在受到遏制。根据时代资本向投资者提供的信息,该公司已设法在其目标公司最初要求的估值基础上获得20%至30%的折扣。

如果谭海男关于估值走软的说法是正确的,那么这将有利于整体经济和投资者。中国需要强劲的增长来源和资本流入,以弥补很快将会转向逆差的经常账户。

这是初创企业面临的一段动荡时期。随着中国内地经济增长放缓,以及中美摩擦从单纯的贸易冲突演变为一场围绕中国挑战美国科技霸主地位的更根本性的冲突,中国初创企业的估值受到了修正。

从汇丰(HSBC)到华为(Huawei),许多公司都成为这场冲突的附带受害者。时代资本被迫重新考虑其战略。它最初瞄准的是那些寻求参与中国最热门交易的大型美国投资机构。然而,国家养老基金、基金会和捐赠基金开始回避对中国进行投入。

取而代之的是,与科技创业家出身的亿万富豪拥有密切关系的谭海男,瞄准了新成立的众多家族理财室。时代资本还引发了欧洲和中东的投资者,以及在境外拥有资本、但不再希望将其投资于美国的中国金融机构的浓厚兴趣。

估值下滑背后的另一个因素是,在WeWork等持续亏损的企业上市失败之后,私募市场投资者近几个月来已变得更具辨识能力。投资者如今更希望看到表明公司盈利路径的明确证据。

想一想打造中国“万能app”的美团(Meituan)和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Xiaomi)。美团在近期实现首次季度盈利,其股价较去年9月首次公开发行(IPO)时上涨近50%。红杉资本通过其中国子公司投资美团而赚到的钱,已经超过其投资谷歌(Google)在长得多的一段时期内赚到的钱。

相比之下,2018年6月上市的小米,因外界对其商业模式感到担忧,其股价较上市时几近腰斩。其他许多一度估值较高的企业的估值都受到了打击,这对时代投资是利好,但对更看涨的早期投资者来说却不是好消息。

分析师们认为,宏观经济前景也已经略有改善,这应该可以支持直至目前一直谨慎等待投资机会的投资者。

野村证券(Nomura Securities)驻新加坡的苏博文(Rob Subbaraman)表示:“美中关系的高度不确定性,以及中国经济很可能继续放缓,给亚洲的出口前景蒙上了阴影,但电子行业回暖的初步迹象至少是一个积极的信号。”他指出,美国半导体设备行业最近从收缩转向扩张,是科技周期正在转向的一个先行指标。

如今,以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字节跳动(ByteDance)为首的许多全球顶级独角兽都是中国企业。这些公司的上市,将进一步显示出中国企业的估值是否真的受到了遏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美贸易冲突以及对中国国内经济的担忧,压低了中国本土初创企业的估值,这对投资者来说是个好消息。



撰文 | 桑晓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科技公司的估值似乎正在回归常识。长时间的中美贸易冲突以及对中国国内经济的担忧,压低了中国本土初创企业的估值,这对投资者来说是个好消息。

这是自去年初以来出现的重大转变。那时,初创企业的融资使其估值达到前几轮融资所达估值的数倍,参投的投资者则乐于开出更大的支票,将资金全部投入,然后再筹集比上一轮融资更多的新资金。

那时,成立于2017年、持有近1000亿美元资产的软银(SoftBank)愿景基金(Vision Fund),向初创企业注入了大量资金,推高了估值。2018年,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成立了一只80亿美元的全球增长基金。专注于对冲基金、私募股权和早期投资的投资公司——高瓴资本(Hillhouse Capital)为一只基金筹集了逾100亿美元,打破了KKR旗下一只专注亚洲私募股权投资的基金的募资纪录。

已离开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并加入时代资本(Jeneration Capital)担任首席投资官的谭海男(Jason Tan)表示:“那时真是太火爆了。太多的资金追逐太少的交易。我们没感觉我们可以让资金运作起来——我们担心这些估值无法持续。”


当时,时代资本正计划开始募集客户资金,但谭海男越来越担心自己正在市场见顶之际接洽潜在投资者。

如今,谭海男认为,最令人眩晕的时候已经过去,估值已基本得到修正,现在是让资本运作起来的更合适时机。时代资本正接近完成一只获超额认购的基金的融资,该基金的规模约为11亿美元。

初创企业创始人的雄心正在受到遏制。根据时代资本向投资者提供的信息,该公司已设法在其目标公司最初要求的估值基础上获得20%至30%的折扣。

如果谭海男关于估值走软的说法是正确的,那么这将有利于整体经济和投资者。中国需要强劲的增长来源和资本流入,以弥补很快将会转向逆差的经常账户。

这是初创企业面临的一段动荡时期。随着中国内地经济增长放缓,以及中美摩擦从单纯的贸易冲突演变为一场围绕中国挑战美国科技霸主地位的更根本性的冲突,中国初创企业的估值受到了修正。

从汇丰(HSBC)到华为(Huawei),许多公司都成为这场冲突的附带受害者。时代资本被迫重新考虑其战略。它最初瞄准的是那些寻求参与中国最热门交易的大型美国投资机构。然而,国家养老基金、基金会和捐赠基金开始回避对中国进行投入。

取而代之的是,与科技创业家出身的亿万富豪拥有密切关系的谭海男,瞄准了新成立的众多家族理财室。时代资本还引发了欧洲和中东的投资者,以及在境外拥有资本、但不再希望将其投资于美国的中国金融机构的浓厚兴趣。

估值下滑背后的另一个因素是,在WeWork等持续亏损的企业上市失败之后,私募市场投资者近几个月来已变得更具辨识能力。投资者如今更希望看到表明公司盈利路径的明确证据。

想一想打造中国“万能app”的美团(Meituan)和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Xiaomi)。美团在近期实现首次季度盈利,其股价较去年9月首次公开发行(IPO)时上涨近50%。红杉资本通过其中国子公司投资美团而赚到的钱,已经超过其投资谷歌(Google)在长得多的一段时期内赚到的钱。

相比之下,2018年6月上市的小米,因外界对其商业模式感到担忧,其股价较上市时几近腰斩。其他许多一度估值较高的企业的估值都受到了打击,这对时代投资是利好,但对更看涨的早期投资者来说却不是好消息。

分析师们认为,宏观经济前景也已经略有改善,这应该可以支持直至目前一直谨慎等待投资机会的投资者。

野村证券(Nomura Securities)驻新加坡的苏博文(Rob Subbaraman)表示:“美中关系的高度不确定性,以及中国经济很可能继续放缓,给亚洲的出口前景蒙上了阴影,但电子行业回暖的初步迹象至少是一个积极的信号。”他指出,美国半导体设备行业最近从收缩转向扩张,是科技周期正在转向的一个先行指标。

如今,以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字节跳动(ByteDance)为首的许多全球顶级独角兽都是中国企业。这些公司的上市,将进一步显示出中国企业的估值是否真的受到了遏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科技初创企业估值走软

发布日期:2019-12-13 06:41
摘要:中美贸易冲突以及对中国国内经济的担忧,压低了中国本土初创企业的估值,这对投资者来说是个好消息。



撰文 | 桑晓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科技公司的估值似乎正在回归常识。长时间的中美贸易冲突以及对中国国内经济的担忧,压低了中国本土初创企业的估值,这对投资者来说是个好消息。

这是自去年初以来出现的重大转变。那时,初创企业的融资使其估值达到前几轮融资所达估值的数倍,参投的投资者则乐于开出更大的支票,将资金全部投入,然后再筹集比上一轮融资更多的新资金。

那时,成立于2017年、持有近1000亿美元资产的软银(SoftBank)愿景基金(Vision Fund),向初创企业注入了大量资金,推高了估值。2018年,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成立了一只80亿美元的全球增长基金。专注于对冲基金、私募股权和早期投资的投资公司——高瓴资本(Hillhouse Capital)为一只基金筹集了逾100亿美元,打破了KKR旗下一只专注亚洲私募股权投资的基金的募资纪录。

已离开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并加入时代资本(Jeneration Capital)担任首席投资官的谭海男(Jason Tan)表示:“那时真是太火爆了。太多的资金追逐太少的交易。我们没感觉我们可以让资金运作起来——我们担心这些估值无法持续。”


当时,时代资本正计划开始募集客户资金,但谭海男越来越担心自己正在市场见顶之际接洽潜在投资者。

如今,谭海男认为,最令人眩晕的时候已经过去,估值已基本得到修正,现在是让资本运作起来的更合适时机。时代资本正接近完成一只获超额认购的基金的融资,该基金的规模约为11亿美元。

初创企业创始人的雄心正在受到遏制。根据时代资本向投资者提供的信息,该公司已设法在其目标公司最初要求的估值基础上获得20%至30%的折扣。

如果谭海男关于估值走软的说法是正确的,那么这将有利于整体经济和投资者。中国需要强劲的增长来源和资本流入,以弥补很快将会转向逆差的经常账户。

这是初创企业面临的一段动荡时期。随着中国内地经济增长放缓,以及中美摩擦从单纯的贸易冲突演变为一场围绕中国挑战美国科技霸主地位的更根本性的冲突,中国初创企业的估值受到了修正。

从汇丰(HSBC)到华为(Huawei),许多公司都成为这场冲突的附带受害者。时代资本被迫重新考虑其战略。它最初瞄准的是那些寻求参与中国最热门交易的大型美国投资机构。然而,国家养老基金、基金会和捐赠基金开始回避对中国进行投入。

取而代之的是,与科技创业家出身的亿万富豪拥有密切关系的谭海男,瞄准了新成立的众多家族理财室。时代资本还引发了欧洲和中东的投资者,以及在境外拥有资本、但不再希望将其投资于美国的中国金融机构的浓厚兴趣。

估值下滑背后的另一个因素是,在WeWork等持续亏损的企业上市失败之后,私募市场投资者近几个月来已变得更具辨识能力。投资者如今更希望看到表明公司盈利路径的明确证据。

想一想打造中国“万能app”的美团(Meituan)和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Xiaomi)。美团在近期实现首次季度盈利,其股价较去年9月首次公开发行(IPO)时上涨近50%。红杉资本通过其中国子公司投资美团而赚到的钱,已经超过其投资谷歌(Google)在长得多的一段时期内赚到的钱。

相比之下,2018年6月上市的小米,因外界对其商业模式感到担忧,其股价较上市时几近腰斩。其他许多一度估值较高的企业的估值都受到了打击,这对时代投资是利好,但对更看涨的早期投资者来说却不是好消息。

分析师们认为,宏观经济前景也已经略有改善,这应该可以支持直至目前一直谨慎等待投资机会的投资者。

野村证券(Nomura Securities)驻新加坡的苏博文(Rob Subbaraman)表示:“美中关系的高度不确定性,以及中国经济很可能继续放缓,给亚洲的出口前景蒙上了阴影,但电子行业回暖的初步迹象至少是一个积极的信号。”他指出,美国半导体设备行业最近从收缩转向扩张,是科技周期正在转向的一个先行指标。

如今,以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字节跳动(ByteDance)为首的许多全球顶级独角兽都是中国企业。这些公司的上市,将进一步显示出中国企业的估值是否真的受到了遏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美贸易冲突以及对中国国内经济的担忧,压低了中国本土初创企业的估值,这对投资者来说是个好消息。



撰文 | 桑晓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科技公司的估值似乎正在回归常识。长时间的中美贸易冲突以及对中国国内经济的担忧,压低了中国本土初创企业的估值,这对投资者来说是个好消息。

这是自去年初以来出现的重大转变。那时,初创企业的融资使其估值达到前几轮融资所达估值的数倍,参投的投资者则乐于开出更大的支票,将资金全部投入,然后再筹集比上一轮融资更多的新资金。

那时,成立于2017年、持有近1000亿美元资产的软银(SoftBank)愿景基金(Vision Fund),向初创企业注入了大量资金,推高了估值。2018年,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成立了一只80亿美元的全球增长基金。专注于对冲基金、私募股权和早期投资的投资公司——高瓴资本(Hillhouse Capital)为一只基金筹集了逾100亿美元,打破了KKR旗下一只专注亚洲私募股权投资的基金的募资纪录。

已离开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并加入时代资本(Jeneration Capital)担任首席投资官的谭海男(Jason Tan)表示:“那时真是太火爆了。太多的资金追逐太少的交易。我们没感觉我们可以让资金运作起来——我们担心这些估值无法持续。”


当时,时代资本正计划开始募集客户资金,但谭海男越来越担心自己正在市场见顶之际接洽潜在投资者。

如今,谭海男认为,最令人眩晕的时候已经过去,估值已基本得到修正,现在是让资本运作起来的更合适时机。时代资本正接近完成一只获超额认购的基金的融资,该基金的规模约为11亿美元。

初创企业创始人的雄心正在受到遏制。根据时代资本向投资者提供的信息,该公司已设法在其目标公司最初要求的估值基础上获得20%至30%的折扣。

如果谭海男关于估值走软的说法是正确的,那么这将有利于整体经济和投资者。中国需要强劲的增长来源和资本流入,以弥补很快将会转向逆差的经常账户。

这是初创企业面临的一段动荡时期。随着中国内地经济增长放缓,以及中美摩擦从单纯的贸易冲突演变为一场围绕中国挑战美国科技霸主地位的更根本性的冲突,中国初创企业的估值受到了修正。

从汇丰(HSBC)到华为(Huawei),许多公司都成为这场冲突的附带受害者。时代资本被迫重新考虑其战略。它最初瞄准的是那些寻求参与中国最热门交易的大型美国投资机构。然而,国家养老基金、基金会和捐赠基金开始回避对中国进行投入。

取而代之的是,与科技创业家出身的亿万富豪拥有密切关系的谭海男,瞄准了新成立的众多家族理财室。时代资本还引发了欧洲和中东的投资者,以及在境外拥有资本、但不再希望将其投资于美国的中国金融机构的浓厚兴趣。

估值下滑背后的另一个因素是,在WeWork等持续亏损的企业上市失败之后,私募市场投资者近几个月来已变得更具辨识能力。投资者如今更希望看到表明公司盈利路径的明确证据。

想一想打造中国“万能app”的美团(Meituan)和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Xiaomi)。美团在近期实现首次季度盈利,其股价较去年9月首次公开发行(IPO)时上涨近50%。红杉资本通过其中国子公司投资美团而赚到的钱,已经超过其投资谷歌(Google)在长得多的一段时期内赚到的钱。

相比之下,2018年6月上市的小米,因外界对其商业模式感到担忧,其股价较上市时几近腰斩。其他许多一度估值较高的企业的估值都受到了打击,这对时代投资是利好,但对更看涨的早期投资者来说却不是好消息。

分析师们认为,宏观经济前景也已经略有改善,这应该可以支持直至目前一直谨慎等待投资机会的投资者。

野村证券(Nomura Securities)驻新加坡的苏博文(Rob Subbaraman)表示:“美中关系的高度不确定性,以及中国经济很可能继续放缓,给亚洲的出口前景蒙上了阴影,但电子行业回暖的初步迹象至少是一个积极的信号。”他指出,美国半导体设备行业最近从收缩转向扩张,是科技周期正在转向的一个先行指标。

如今,以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字节跳动(ByteDance)为首的许多全球顶级独角兽都是中国企业。这些公司的上市,将进一步显示出中国企业的估值是否真的受到了遏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