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近年以竹子为基础的替代材料获得中国政府认可。业内人士称,用竹基复合建筑材料替代钢、水泥或塑料,可以大幅减少二氧化碳排放。



马思潭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对叶柃而言,中国每年浪费的竹子有1.1亿吨,这代表着巨大的商机。

“如果我们用这些竹子制造竹基复合材料,替代传统的钢铁、水泥或塑料管,可以减少3.5亿吨的二氧化碳排放,”身为浙江鑫宙竹基复合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的叶柃表示。

最近几年,以竹子为基础的替代材料获得中国政府的认可。目前中国正设法降低工程建设和基础设施项目的环境成本,这些项目占中国碳排放的很大一部分。

中国是全球遥遥领先的最大竹子生产国和加工国,但这个市场仍属于小众市场。中国竹产业协会(China Bamboo Industry Association)表示,据估计,中国竹产业的总价值略低于400亿美元。中国每年出口约22亿美元的竹制品,大部分销往欧盟(EU)。


叶柃期待,这个行业将很快取得突破。2000年代中期,他开发了一种将竹条缠绕在一起制造产品的工艺,进而创建了自己的公司。迄今为止,该公司主要销售竹复合管,以满足中国日益增长的对灌溉、排水和排污系统的需求。

鑫宙公司现在正寻求扩大业务范围。它拥有6家生产厂,每家工厂每年可生产2万吨竹制品,同时正在开发用于铁路车厢、储罐甚至房屋的新产品。

叶柃表示:“我们现在有技术。我们只是需要推出这些产品,然后就会看到爆炸性增长。”

最近几年,他的工作得到了中国政府越来越多的官方认可,2017年,中国林业局成立了“竹缠绕复合材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竹子属于禾本科,与很多草一样,而不是树,因此生命周期相对较短:大约三年后即可砍伐,七、八年后就会枯死。一棵松树大约需要25年才能砍伐使用。

在中国,适用于制造复合材料产品的竹子每年的产量为1.5亿吨,但目前利用量仅为4000万吨。

国际竹藤组织(INBAR)的金乐乐(Charlotte King)表示:“用竹子取代传统材料可能是‘绿化’排放密集型基础设施项目的一种重要方法。”

国际竹藤组织2015年展开的一项研究发现,各种竹基建筑材料的终身碳足迹为净负值(每立方米100至600公斤二氧化碳),相比之下铝(逾3万公斤)和钢(大约1.5万公斤)均为净正值。

在某些材料中使用合成胶、层压板和不可生物降解的树脂意味着,并非所有竹基产品都完全适合循环经济;这些产品在使用后需要燃烧以生产能源,而不是被重新利用或循环利用;后两者是理想情形。但金乐乐表示,无毒和基于生物的替代品的开发,可能会在以后进一步改善可持续性。

在欧洲,用木材和其他生物材料替代传统产品的类似尝试面临着一些批评,因为需要更多的土地来满足需求。

然而中国在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实行“退耕还林还草”政策:以补贴的方式鼓励农民在贫瘠的土地上用竹子造林。这项政策让种植竹子成为不太富裕的农民增加收入的一种有吸引力的方式。

增加使用生物材料来替代污染更严重的行业生产的传统产品,是中国对于如何建设环保和循环经济的理解不断深入的一个结果。

中国在全球垃圾行业的重要地位,推动中国在2009年相对较早且积极地接纳了循环经济的概念,在那年通过了一项促进循环经济的法律。

初期措施最大的侧重点是改善中国庞大的废物管理行业,经常指定中国某些地区作为试点项目,例如广东省的贵屿国家循环经济产业园。

最近几年,政策朝着“绿色”经济和建设“生态文明”(可持续增长的最新流行语)的方向发展。

作为这种转变的一部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把治理中国有毒空气污染列为一个核心政策目标,并强调必须从不惜一切代价保增长的战略转向更加平衡的发展战略。

中国环保活动人士认为,竹基产品在基础设施建设中的使用是一个颇有希望的选择,因为它直击中国污染问题的核心:工业污染,它是中国对建设更多基础设施的巨大胃口的副作用。

最近几个月,随着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降至创纪录低点,对于中国的政策制定者而言,在可持续发展与经济扩张之间进行权衡变得更加复杂。

下行压力危及推动环保举措(例如转向可再生能源)的努力,同时出现了建设不必要的形象工程基建项目的可能性;这些项目通常使用从当地采购的污染性传统材料建造,以最大限度地支持区域经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竹子: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的新星

发布日期:2019-12-12 07:16
摘要:近年以竹子为基础的替代材料获得中国政府认可。业内人士称,用竹基复合建筑材料替代钢、水泥或塑料,可以大幅减少二氧化碳排放。



马思潭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对叶柃而言,中国每年浪费的竹子有1.1亿吨,这代表着巨大的商机。

“如果我们用这些竹子制造竹基复合材料,替代传统的钢铁、水泥或塑料管,可以减少3.5亿吨的二氧化碳排放,”身为浙江鑫宙竹基复合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的叶柃表示。

最近几年,以竹子为基础的替代材料获得中国政府的认可。目前中国正设法降低工程建设和基础设施项目的环境成本,这些项目占中国碳排放的很大一部分。

中国是全球遥遥领先的最大竹子生产国和加工国,但这个市场仍属于小众市场。中国竹产业协会(China Bamboo Industry Association)表示,据估计,中国竹产业的总价值略低于400亿美元。中国每年出口约22亿美元的竹制品,大部分销往欧盟(EU)。


叶柃期待,这个行业将很快取得突破。2000年代中期,他开发了一种将竹条缠绕在一起制造产品的工艺,进而创建了自己的公司。迄今为止,该公司主要销售竹复合管,以满足中国日益增长的对灌溉、排水和排污系统的需求。

鑫宙公司现在正寻求扩大业务范围。它拥有6家生产厂,每家工厂每年可生产2万吨竹制品,同时正在开发用于铁路车厢、储罐甚至房屋的新产品。

叶柃表示:“我们现在有技术。我们只是需要推出这些产品,然后就会看到爆炸性增长。”

最近几年,他的工作得到了中国政府越来越多的官方认可,2017年,中国林业局成立了“竹缠绕复合材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竹子属于禾本科,与很多草一样,而不是树,因此生命周期相对较短:大约三年后即可砍伐,七、八年后就会枯死。一棵松树大约需要25年才能砍伐使用。

在中国,适用于制造复合材料产品的竹子每年的产量为1.5亿吨,但目前利用量仅为4000万吨。

国际竹藤组织(INBAR)的金乐乐(Charlotte King)表示:“用竹子取代传统材料可能是‘绿化’排放密集型基础设施项目的一种重要方法。”

国际竹藤组织2015年展开的一项研究发现,各种竹基建筑材料的终身碳足迹为净负值(每立方米100至600公斤二氧化碳),相比之下铝(逾3万公斤)和钢(大约1.5万公斤)均为净正值。

在某些材料中使用合成胶、层压板和不可生物降解的树脂意味着,并非所有竹基产品都完全适合循环经济;这些产品在使用后需要燃烧以生产能源,而不是被重新利用或循环利用;后两者是理想情形。但金乐乐表示,无毒和基于生物的替代品的开发,可能会在以后进一步改善可持续性。

在欧洲,用木材和其他生物材料替代传统产品的类似尝试面临着一些批评,因为需要更多的土地来满足需求。

然而中国在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实行“退耕还林还草”政策:以补贴的方式鼓励农民在贫瘠的土地上用竹子造林。这项政策让种植竹子成为不太富裕的农民增加收入的一种有吸引力的方式。

增加使用生物材料来替代污染更严重的行业生产的传统产品,是中国对于如何建设环保和循环经济的理解不断深入的一个结果。

中国在全球垃圾行业的重要地位,推动中国在2009年相对较早且积极地接纳了循环经济的概念,在那年通过了一项促进循环经济的法律。

初期措施最大的侧重点是改善中国庞大的废物管理行业,经常指定中国某些地区作为试点项目,例如广东省的贵屿国家循环经济产业园。

最近几年,政策朝着“绿色”经济和建设“生态文明”(可持续增长的最新流行语)的方向发展。

作为这种转变的一部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把治理中国有毒空气污染列为一个核心政策目标,并强调必须从不惜一切代价保增长的战略转向更加平衡的发展战略。

中国环保活动人士认为,竹基产品在基础设施建设中的使用是一个颇有希望的选择,因为它直击中国污染问题的核心:工业污染,它是中国对建设更多基础设施的巨大胃口的副作用。

最近几个月,随着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降至创纪录低点,对于中国的政策制定者而言,在可持续发展与经济扩张之间进行权衡变得更加复杂。

下行压力危及推动环保举措(例如转向可再生能源)的努力,同时出现了建设不必要的形象工程基建项目的可能性;这些项目通常使用从当地采购的污染性传统材料建造,以最大限度地支持区域经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近年以竹子为基础的替代材料获得中国政府认可。业内人士称,用竹基复合建筑材料替代钢、水泥或塑料,可以大幅减少二氧化碳排放。



马思潭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对叶柃而言,中国每年浪费的竹子有1.1亿吨,这代表着巨大的商机。

“如果我们用这些竹子制造竹基复合材料,替代传统的钢铁、水泥或塑料管,可以减少3.5亿吨的二氧化碳排放,”身为浙江鑫宙竹基复合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的叶柃表示。

最近几年,以竹子为基础的替代材料获得中国政府的认可。目前中国正设法降低工程建设和基础设施项目的环境成本,这些项目占中国碳排放的很大一部分。

中国是全球遥遥领先的最大竹子生产国和加工国,但这个市场仍属于小众市场。中国竹产业协会(China Bamboo Industry Association)表示,据估计,中国竹产业的总价值略低于400亿美元。中国每年出口约22亿美元的竹制品,大部分销往欧盟(EU)。


叶柃期待,这个行业将很快取得突破。2000年代中期,他开发了一种将竹条缠绕在一起制造产品的工艺,进而创建了自己的公司。迄今为止,该公司主要销售竹复合管,以满足中国日益增长的对灌溉、排水和排污系统的需求。

鑫宙公司现在正寻求扩大业务范围。它拥有6家生产厂,每家工厂每年可生产2万吨竹制品,同时正在开发用于铁路车厢、储罐甚至房屋的新产品。

叶柃表示:“我们现在有技术。我们只是需要推出这些产品,然后就会看到爆炸性增长。”

最近几年,他的工作得到了中国政府越来越多的官方认可,2017年,中国林业局成立了“竹缠绕复合材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竹子属于禾本科,与很多草一样,而不是树,因此生命周期相对较短:大约三年后即可砍伐,七、八年后就会枯死。一棵松树大约需要25年才能砍伐使用。

在中国,适用于制造复合材料产品的竹子每年的产量为1.5亿吨,但目前利用量仅为4000万吨。

国际竹藤组织(INBAR)的金乐乐(Charlotte King)表示:“用竹子取代传统材料可能是‘绿化’排放密集型基础设施项目的一种重要方法。”

国际竹藤组织2015年展开的一项研究发现,各种竹基建筑材料的终身碳足迹为净负值(每立方米100至600公斤二氧化碳),相比之下铝(逾3万公斤)和钢(大约1.5万公斤)均为净正值。

在某些材料中使用合成胶、层压板和不可生物降解的树脂意味着,并非所有竹基产品都完全适合循环经济;这些产品在使用后需要燃烧以生产能源,而不是被重新利用或循环利用;后两者是理想情形。但金乐乐表示,无毒和基于生物的替代品的开发,可能会在以后进一步改善可持续性。

在欧洲,用木材和其他生物材料替代传统产品的类似尝试面临着一些批评,因为需要更多的土地来满足需求。

然而中国在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实行“退耕还林还草”政策:以补贴的方式鼓励农民在贫瘠的土地上用竹子造林。这项政策让种植竹子成为不太富裕的农民增加收入的一种有吸引力的方式。

增加使用生物材料来替代污染更严重的行业生产的传统产品,是中国对于如何建设环保和循环经济的理解不断深入的一个结果。

中国在全球垃圾行业的重要地位,推动中国在2009年相对较早且积极地接纳了循环经济的概念,在那年通过了一项促进循环经济的法律。

初期措施最大的侧重点是改善中国庞大的废物管理行业,经常指定中国某些地区作为试点项目,例如广东省的贵屿国家循环经济产业园。

最近几年,政策朝着“绿色”经济和建设“生态文明”(可持续增长的最新流行语)的方向发展。

作为这种转变的一部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把治理中国有毒空气污染列为一个核心政策目标,并强调必须从不惜一切代价保增长的战略转向更加平衡的发展战略。

中国环保活动人士认为,竹基产品在基础设施建设中的使用是一个颇有希望的选择,因为它直击中国污染问题的核心:工业污染,它是中国对建设更多基础设施的巨大胃口的副作用。

最近几个月,随着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降至创纪录低点,对于中国的政策制定者而言,在可持续发展与经济扩张之间进行权衡变得更加复杂。

下行压力危及推动环保举措(例如转向可再生能源)的努力,同时出现了建设不必要的形象工程基建项目的可能性;这些项目通常使用从当地采购的污染性传统材料建造,以最大限度地支持区域经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竹子: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的新星

发布日期:2019-12-12 07:16
摘要:近年以竹子为基础的替代材料获得中国政府认可。业内人士称,用竹基复合建筑材料替代钢、水泥或塑料,可以大幅减少二氧化碳排放。



马思潭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对叶柃而言,中国每年浪费的竹子有1.1亿吨,这代表着巨大的商机。

“如果我们用这些竹子制造竹基复合材料,替代传统的钢铁、水泥或塑料管,可以减少3.5亿吨的二氧化碳排放,”身为浙江鑫宙竹基复合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的叶柃表示。

最近几年,以竹子为基础的替代材料获得中国政府的认可。目前中国正设法降低工程建设和基础设施项目的环境成本,这些项目占中国碳排放的很大一部分。

中国是全球遥遥领先的最大竹子生产国和加工国,但这个市场仍属于小众市场。中国竹产业协会(China Bamboo Industry Association)表示,据估计,中国竹产业的总价值略低于400亿美元。中国每年出口约22亿美元的竹制品,大部分销往欧盟(EU)。


叶柃期待,这个行业将很快取得突破。2000年代中期,他开发了一种将竹条缠绕在一起制造产品的工艺,进而创建了自己的公司。迄今为止,该公司主要销售竹复合管,以满足中国日益增长的对灌溉、排水和排污系统的需求。

鑫宙公司现在正寻求扩大业务范围。它拥有6家生产厂,每家工厂每年可生产2万吨竹制品,同时正在开发用于铁路车厢、储罐甚至房屋的新产品。

叶柃表示:“我们现在有技术。我们只是需要推出这些产品,然后就会看到爆炸性增长。”

最近几年,他的工作得到了中国政府越来越多的官方认可,2017年,中国林业局成立了“竹缠绕复合材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竹子属于禾本科,与很多草一样,而不是树,因此生命周期相对较短:大约三年后即可砍伐,七、八年后就会枯死。一棵松树大约需要25年才能砍伐使用。

在中国,适用于制造复合材料产品的竹子每年的产量为1.5亿吨,但目前利用量仅为4000万吨。

国际竹藤组织(INBAR)的金乐乐(Charlotte King)表示:“用竹子取代传统材料可能是‘绿化’排放密集型基础设施项目的一种重要方法。”

国际竹藤组织2015年展开的一项研究发现,各种竹基建筑材料的终身碳足迹为净负值(每立方米100至600公斤二氧化碳),相比之下铝(逾3万公斤)和钢(大约1.5万公斤)均为净正值。

在某些材料中使用合成胶、层压板和不可生物降解的树脂意味着,并非所有竹基产品都完全适合循环经济;这些产品在使用后需要燃烧以生产能源,而不是被重新利用或循环利用;后两者是理想情形。但金乐乐表示,无毒和基于生物的替代品的开发,可能会在以后进一步改善可持续性。

在欧洲,用木材和其他生物材料替代传统产品的类似尝试面临着一些批评,因为需要更多的土地来满足需求。

然而中国在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实行“退耕还林还草”政策:以补贴的方式鼓励农民在贫瘠的土地上用竹子造林。这项政策让种植竹子成为不太富裕的农民增加收入的一种有吸引力的方式。

增加使用生物材料来替代污染更严重的行业生产的传统产品,是中国对于如何建设环保和循环经济的理解不断深入的一个结果。

中国在全球垃圾行业的重要地位,推动中国在2009年相对较早且积极地接纳了循环经济的概念,在那年通过了一项促进循环经济的法律。

初期措施最大的侧重点是改善中国庞大的废物管理行业,经常指定中国某些地区作为试点项目,例如广东省的贵屿国家循环经济产业园。

最近几年,政策朝着“绿色”经济和建设“生态文明”(可持续增长的最新流行语)的方向发展。

作为这种转变的一部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把治理中国有毒空气污染列为一个核心政策目标,并强调必须从不惜一切代价保增长的战略转向更加平衡的发展战略。

中国环保活动人士认为,竹基产品在基础设施建设中的使用是一个颇有希望的选择,因为它直击中国污染问题的核心:工业污染,它是中国对建设更多基础设施的巨大胃口的副作用。

最近几个月,随着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降至创纪录低点,对于中国的政策制定者而言,在可持续发展与经济扩张之间进行权衡变得更加复杂。

下行压力危及推动环保举措(例如转向可再生能源)的努力,同时出现了建设不必要的形象工程基建项目的可能性;这些项目通常使用从当地采购的污染性传统材料建造,以最大限度地支持区域经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近年以竹子为基础的替代材料获得中国政府认可。业内人士称,用竹基复合建筑材料替代钢、水泥或塑料,可以大幅减少二氧化碳排放。



马思潭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对叶柃而言,中国每年浪费的竹子有1.1亿吨,这代表着巨大的商机。

“如果我们用这些竹子制造竹基复合材料,替代传统的钢铁、水泥或塑料管,可以减少3.5亿吨的二氧化碳排放,”身为浙江鑫宙竹基复合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的叶柃表示。

最近几年,以竹子为基础的替代材料获得中国政府的认可。目前中国正设法降低工程建设和基础设施项目的环境成本,这些项目占中国碳排放的很大一部分。

中国是全球遥遥领先的最大竹子生产国和加工国,但这个市场仍属于小众市场。中国竹产业协会(China Bamboo Industry Association)表示,据估计,中国竹产业的总价值略低于400亿美元。中国每年出口约22亿美元的竹制品,大部分销往欧盟(EU)。


叶柃期待,这个行业将很快取得突破。2000年代中期,他开发了一种将竹条缠绕在一起制造产品的工艺,进而创建了自己的公司。迄今为止,该公司主要销售竹复合管,以满足中国日益增长的对灌溉、排水和排污系统的需求。

鑫宙公司现在正寻求扩大业务范围。它拥有6家生产厂,每家工厂每年可生产2万吨竹制品,同时正在开发用于铁路车厢、储罐甚至房屋的新产品。

叶柃表示:“我们现在有技术。我们只是需要推出这些产品,然后就会看到爆炸性增长。”

最近几年,他的工作得到了中国政府越来越多的官方认可,2017年,中国林业局成立了“竹缠绕复合材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竹子属于禾本科,与很多草一样,而不是树,因此生命周期相对较短:大约三年后即可砍伐,七、八年后就会枯死。一棵松树大约需要25年才能砍伐使用。

在中国,适用于制造复合材料产品的竹子每年的产量为1.5亿吨,但目前利用量仅为4000万吨。

国际竹藤组织(INBAR)的金乐乐(Charlotte King)表示:“用竹子取代传统材料可能是‘绿化’排放密集型基础设施项目的一种重要方法。”

国际竹藤组织2015年展开的一项研究发现,各种竹基建筑材料的终身碳足迹为净负值(每立方米100至600公斤二氧化碳),相比之下铝(逾3万公斤)和钢(大约1.5万公斤)均为净正值。

在某些材料中使用合成胶、层压板和不可生物降解的树脂意味着,并非所有竹基产品都完全适合循环经济;这些产品在使用后需要燃烧以生产能源,而不是被重新利用或循环利用;后两者是理想情形。但金乐乐表示,无毒和基于生物的替代品的开发,可能会在以后进一步改善可持续性。

在欧洲,用木材和其他生物材料替代传统产品的类似尝试面临着一些批评,因为需要更多的土地来满足需求。

然而中国在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实行“退耕还林还草”政策:以补贴的方式鼓励农民在贫瘠的土地上用竹子造林。这项政策让种植竹子成为不太富裕的农民增加收入的一种有吸引力的方式。

增加使用生物材料来替代污染更严重的行业生产的传统产品,是中国对于如何建设环保和循环经济的理解不断深入的一个结果。

中国在全球垃圾行业的重要地位,推动中国在2009年相对较早且积极地接纳了循环经济的概念,在那年通过了一项促进循环经济的法律。

初期措施最大的侧重点是改善中国庞大的废物管理行业,经常指定中国某些地区作为试点项目,例如广东省的贵屿国家循环经济产业园。

最近几年,政策朝着“绿色”经济和建设“生态文明”(可持续增长的最新流行语)的方向发展。

作为这种转变的一部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把治理中国有毒空气污染列为一个核心政策目标,并强调必须从不惜一切代价保增长的战略转向更加平衡的发展战略。

中国环保活动人士认为,竹基产品在基础设施建设中的使用是一个颇有希望的选择,因为它直击中国污染问题的核心:工业污染,它是中国对建设更多基础设施的巨大胃口的副作用。

最近几个月,随着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降至创纪录低点,对于中国的政策制定者而言,在可持续发展与经济扩张之间进行权衡变得更加复杂。

下行压力危及推动环保举措(例如转向可再生能源)的努力,同时出现了建设不必要的形象工程基建项目的可能性;这些项目通常使用从当地采购的污染性传统材料建造,以最大限度地支持区域经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