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中国,很多作为公寓运营商的初创企业正寻求透过改变公寓出租方式,从火爆的房地产市场中获利。而这些公寓运营商采用的商业模式与美国办公空间新创企业WeWork相似。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很多初创企业正寻求通过改变公寓出租方式,从火爆的房地产市场中获利。

近年来,随着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房价飙升,许多年轻从业者和刚毕业的学生纷纷合租公寓,这给“公寓运营商”提供了介入机会。这些运营商与房东签订长期租约,然后将房子转租给个人,通常会进行重新装修或分隔空间,不过他们也会转租整套公寓。

第一太平戴维斯中国(Savills China)市场研究部主管James MacDonald称,在某些方面,他们的商业模式与美国办公空间初创企业WeWork相似,不过用在了住宅上。具体做法是,签下一套通常是毛坯房或没有家具的公寓的多年租约,改造成适合居住的空间,然后以更高的价格转租出去。

此外,与WeWork一样,中国许多作为公寓运营商的初创公司以科技企业自居,理由是他们使用手机应用软件与租户和合作伙伴打交道。

公寓运营商通常也会安排贷款来帮助租户支付租金。贷款通常是由银行或在线贷款机构提供,期限为12个月或24个月,然后这些资金会流入身为初创企业的公寓运营商,用于装修、营销及其他业务需求。个人租房者偿还贷款,公寓运营商不仅负担利息成本,还为贷款提供担保。

这些公司找到了这样的一个利基市场,部分原因是在中国租金通常是按季度而不是按月支付。房地产服务公司高力国际(Colliers International Group Inc.)驻上海的发展咨询团队主管Irwin Liu称,租金分期贷款减轻了年轻人的负担,这些年轻人原本很难一次性支付三个月的租金。

通过中间人进行交易的一个潜藏隐患是:如果公寓运营商出现财务问题,租户可能会被赶走。过去18个月,在杭州、南京、西安等城市发生过被赶出公寓的年轻人进行抗议的情况,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没有什么追索权。

目前没有关于中国未偿租金分期贷款总规模和公寓运营商数量的数据。中国房地产经纪同业联盟(China Alliance of Real Estate Agencies)主席胡景晖估计,自2017年以来,有超过70家中国公寓运营商出现了财务问题,这些运营商管理着逾50万套公寓。

由于公寓运营商普遍使用租金分期贷款来支持自身运营,对此胡景晖指出,公寓运营商一旦倒闭,损失将主要由租户和房东来承担。

青客公寓(Q&K International Group Ltd.)是中国最大的公寓运营商之一,已于今年11月在美国纳斯达克市场上市,筹资4,590万美元。该公司励志为青年人才解决住房问题,目前在中国主要城市管理着约10万套公寓,每套公寓收取的平均月租金不到人民币2,000元(合284美元)。该公司旗下超过一半的已出租房屋都是采用租金分期贷款的方式,为此支付的年利息介于4.75%-8.5%。

这样做无法提升利润。截至6月30日的九个月财报显示,青客收入为人民币8.979亿元,但净亏损人民币3.732亿元(合5,300万美元)。

现年25岁、在中国中部城市武汉从事汽车业工作的Jiang Bo,于2018年8月租下了青客公寓一套四居室住房中的一个单间。他说,当他搬进去后,一位代理人鼓动他签下一笔总计人民币14,616元(合2,077美元)的25个月期贷款,由此他的整体租金可以打八折。他同意了,尽管即便没有折扣他也完全付得起房租,打过折后的租金为每月人民币609元(合87美元)。

但由于其他公寓运营商的倒闭令Jiang感到不安,他还是终止了贷款合同,于今年9月份搬了出去。他现在住的公寓是直接从房东手上租的。

一名青客的发言人在回应《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提问时称,该公司在租户还款管理方面有透明的政策。他还表示,该公司的目标是给租户和房东带来更高效、更轻松的租房体验。

现年33岁的Meng Xiangshun在一家机械公司从事销售工作,他表示,自己去年与另一家公寓运营商签订了一份租赁北京郊区一套两居室公寓的合同,为了支付一年的房租,他从一家在线贷款机构那里贷款人民币3.4万元。

Meng称,根据租房合同,他每月要向公寓运营商北京昊园恒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Beijing Haoyuan Hengye Real Estate Brokerage Co.)付款,后者再向贷款方还款。这家成立六年的公司在鼎盛时期管理着约10万套公寓,许多租户都有租房贷款安排。

去年年底,昊园恒业遇到了现金流问题,装修成本高,租金收入不足以履行其对房东承诺的义务。2018年10月,数万名租户被赶出公寓,尽管大多数人并没有违约。租客们曾聚集在昊园恒业办公室附近抗议,但无济于事。记者无法联系到该公司置评。

大约在那个时候,Meng迁至上海工作。他说,他没有被赶出公寓,但损失了一个月的押金,并为贷款协议的剩余部分支付了两个月的房租,因为他不想因为拒绝偿还债务而损害自己的信用评分。他现在住的公寓是直接从房东手中租的。

—Zhou Wei■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住宅市场上演WeWork租房模式

发布日期:2019-12-11 14:48
摘要:在中国,很多作为公寓运营商的初创企业正寻求透过改变公寓出租方式,从火爆的房地产市场中获利。而这些公寓运营商采用的商业模式与美国办公空间新创企业WeWork相似。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很多初创企业正寻求通过改变公寓出租方式,从火爆的房地产市场中获利。

近年来,随着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房价飙升,许多年轻从业者和刚毕业的学生纷纷合租公寓,这给“公寓运营商”提供了介入机会。这些运营商与房东签订长期租约,然后将房子转租给个人,通常会进行重新装修或分隔空间,不过他们也会转租整套公寓。

第一太平戴维斯中国(Savills China)市场研究部主管James MacDonald称,在某些方面,他们的商业模式与美国办公空间初创企业WeWork相似,不过用在了住宅上。具体做法是,签下一套通常是毛坯房或没有家具的公寓的多年租约,改造成适合居住的空间,然后以更高的价格转租出去。

此外,与WeWork一样,中国许多作为公寓运营商的初创公司以科技企业自居,理由是他们使用手机应用软件与租户和合作伙伴打交道。

公寓运营商通常也会安排贷款来帮助租户支付租金。贷款通常是由银行或在线贷款机构提供,期限为12个月或24个月,然后这些资金会流入身为初创企业的公寓运营商,用于装修、营销及其他业务需求。个人租房者偿还贷款,公寓运营商不仅负担利息成本,还为贷款提供担保。

这些公司找到了这样的一个利基市场,部分原因是在中国租金通常是按季度而不是按月支付。房地产服务公司高力国际(Colliers International Group Inc.)驻上海的发展咨询团队主管Irwin Liu称,租金分期贷款减轻了年轻人的负担,这些年轻人原本很难一次性支付三个月的租金。

通过中间人进行交易的一个潜藏隐患是:如果公寓运营商出现财务问题,租户可能会被赶走。过去18个月,在杭州、南京、西安等城市发生过被赶出公寓的年轻人进行抗议的情况,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没有什么追索权。

目前没有关于中国未偿租金分期贷款总规模和公寓运营商数量的数据。中国房地产经纪同业联盟(China Alliance of Real Estate Agencies)主席胡景晖估计,自2017年以来,有超过70家中国公寓运营商出现了财务问题,这些运营商管理着逾50万套公寓。

由于公寓运营商普遍使用租金分期贷款来支持自身运营,对此胡景晖指出,公寓运营商一旦倒闭,损失将主要由租户和房东来承担。

青客公寓(Q&K International Group Ltd.)是中国最大的公寓运营商之一,已于今年11月在美国纳斯达克市场上市,筹资4,590万美元。该公司励志为青年人才解决住房问题,目前在中国主要城市管理着约10万套公寓,每套公寓收取的平均月租金不到人民币2,000元(合284美元)。该公司旗下超过一半的已出租房屋都是采用租金分期贷款的方式,为此支付的年利息介于4.75%-8.5%。

这样做无法提升利润。截至6月30日的九个月财报显示,青客收入为人民币8.979亿元,但净亏损人民币3.732亿元(合5,300万美元)。

现年25岁、在中国中部城市武汉从事汽车业工作的Jiang Bo,于2018年8月租下了青客公寓一套四居室住房中的一个单间。他说,当他搬进去后,一位代理人鼓动他签下一笔总计人民币14,616元(合2,077美元)的25个月期贷款,由此他的整体租金可以打八折。他同意了,尽管即便没有折扣他也完全付得起房租,打过折后的租金为每月人民币609元(合87美元)。

但由于其他公寓运营商的倒闭令Jiang感到不安,他还是终止了贷款合同,于今年9月份搬了出去。他现在住的公寓是直接从房东手上租的。

一名青客的发言人在回应《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提问时称,该公司在租户还款管理方面有透明的政策。他还表示,该公司的目标是给租户和房东带来更高效、更轻松的租房体验。

现年33岁的Meng Xiangshun在一家机械公司从事销售工作,他表示,自己去年与另一家公寓运营商签订了一份租赁北京郊区一套两居室公寓的合同,为了支付一年的房租,他从一家在线贷款机构那里贷款人民币3.4万元。

Meng称,根据租房合同,他每月要向公寓运营商北京昊园恒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Beijing Haoyuan Hengye Real Estate Brokerage Co.)付款,后者再向贷款方还款。这家成立六年的公司在鼎盛时期管理着约10万套公寓,许多租户都有租房贷款安排。

去年年底,昊园恒业遇到了现金流问题,装修成本高,租金收入不足以履行其对房东承诺的义务。2018年10月,数万名租户被赶出公寓,尽管大多数人并没有违约。租客们曾聚集在昊园恒业办公室附近抗议,但无济于事。记者无法联系到该公司置评。

大约在那个时候,Meng迁至上海工作。他说,他没有被赶出公寓,但损失了一个月的押金,并为贷款协议的剩余部分支付了两个月的房租,因为他不想因为拒绝偿还债务而损害自己的信用评分。他现在住的公寓是直接从房东手中租的。

—Zhou Wei■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中国,很多作为公寓运营商的初创企业正寻求透过改变公寓出租方式,从火爆的房地产市场中获利。而这些公寓运营商采用的商业模式与美国办公空间新创企业WeWork相似。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很多初创企业正寻求通过改变公寓出租方式,从火爆的房地产市场中获利。

近年来,随着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房价飙升,许多年轻从业者和刚毕业的学生纷纷合租公寓,这给“公寓运营商”提供了介入机会。这些运营商与房东签订长期租约,然后将房子转租给个人,通常会进行重新装修或分隔空间,不过他们也会转租整套公寓。

第一太平戴维斯中国(Savills China)市场研究部主管James MacDonald称,在某些方面,他们的商业模式与美国办公空间初创企业WeWork相似,不过用在了住宅上。具体做法是,签下一套通常是毛坯房或没有家具的公寓的多年租约,改造成适合居住的空间,然后以更高的价格转租出去。

此外,与WeWork一样,中国许多作为公寓运营商的初创公司以科技企业自居,理由是他们使用手机应用软件与租户和合作伙伴打交道。

公寓运营商通常也会安排贷款来帮助租户支付租金。贷款通常是由银行或在线贷款机构提供,期限为12个月或24个月,然后这些资金会流入身为初创企业的公寓运营商,用于装修、营销及其他业务需求。个人租房者偿还贷款,公寓运营商不仅负担利息成本,还为贷款提供担保。

这些公司找到了这样的一个利基市场,部分原因是在中国租金通常是按季度而不是按月支付。房地产服务公司高力国际(Colliers International Group Inc.)驻上海的发展咨询团队主管Irwin Liu称,租金分期贷款减轻了年轻人的负担,这些年轻人原本很难一次性支付三个月的租金。

通过中间人进行交易的一个潜藏隐患是:如果公寓运营商出现财务问题,租户可能会被赶走。过去18个月,在杭州、南京、西安等城市发生过被赶出公寓的年轻人进行抗议的情况,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没有什么追索权。

目前没有关于中国未偿租金分期贷款总规模和公寓运营商数量的数据。中国房地产经纪同业联盟(China Alliance of Real Estate Agencies)主席胡景晖估计,自2017年以来,有超过70家中国公寓运营商出现了财务问题,这些运营商管理着逾50万套公寓。

由于公寓运营商普遍使用租金分期贷款来支持自身运营,对此胡景晖指出,公寓运营商一旦倒闭,损失将主要由租户和房东来承担。

青客公寓(Q&K International Group Ltd.)是中国最大的公寓运营商之一,已于今年11月在美国纳斯达克市场上市,筹资4,590万美元。该公司励志为青年人才解决住房问题,目前在中国主要城市管理着约10万套公寓,每套公寓收取的平均月租金不到人民币2,000元(合284美元)。该公司旗下超过一半的已出租房屋都是采用租金分期贷款的方式,为此支付的年利息介于4.75%-8.5%。

这样做无法提升利润。截至6月30日的九个月财报显示,青客收入为人民币8.979亿元,但净亏损人民币3.732亿元(合5,300万美元)。

现年25岁、在中国中部城市武汉从事汽车业工作的Jiang Bo,于2018年8月租下了青客公寓一套四居室住房中的一个单间。他说,当他搬进去后,一位代理人鼓动他签下一笔总计人民币14,616元(合2,077美元)的25个月期贷款,由此他的整体租金可以打八折。他同意了,尽管即便没有折扣他也完全付得起房租,打过折后的租金为每月人民币609元(合87美元)。

但由于其他公寓运营商的倒闭令Jiang感到不安,他还是终止了贷款合同,于今年9月份搬了出去。他现在住的公寓是直接从房东手上租的。

一名青客的发言人在回应《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提问时称,该公司在租户还款管理方面有透明的政策。他还表示,该公司的目标是给租户和房东带来更高效、更轻松的租房体验。

现年33岁的Meng Xiangshun在一家机械公司从事销售工作,他表示,自己去年与另一家公寓运营商签订了一份租赁北京郊区一套两居室公寓的合同,为了支付一年的房租,他从一家在线贷款机构那里贷款人民币3.4万元。

Meng称,根据租房合同,他每月要向公寓运营商北京昊园恒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Beijing Haoyuan Hengye Real Estate Brokerage Co.)付款,后者再向贷款方还款。这家成立六年的公司在鼎盛时期管理着约10万套公寓,许多租户都有租房贷款安排。

去年年底,昊园恒业遇到了现金流问题,装修成本高,租金收入不足以履行其对房东承诺的义务。2018年10月,数万名租户被赶出公寓,尽管大多数人并没有违约。租客们曾聚集在昊园恒业办公室附近抗议,但无济于事。记者无法联系到该公司置评。

大约在那个时候,Meng迁至上海工作。他说,他没有被赶出公寓,但损失了一个月的押金,并为贷款协议的剩余部分支付了两个月的房租,因为他不想因为拒绝偿还债务而损害自己的信用评分。他现在住的公寓是直接从房东手中租的。

—Zhou Wei■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住宅市场上演WeWork租房模式

发布日期:2019-12-11 14:48
摘要:在中国,很多作为公寓运营商的初创企业正寻求透过改变公寓出租方式,从火爆的房地产市场中获利。而这些公寓运营商采用的商业模式与美国办公空间新创企业WeWork相似。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很多初创企业正寻求通过改变公寓出租方式,从火爆的房地产市场中获利。

近年来,随着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房价飙升,许多年轻从业者和刚毕业的学生纷纷合租公寓,这给“公寓运营商”提供了介入机会。这些运营商与房东签订长期租约,然后将房子转租给个人,通常会进行重新装修或分隔空间,不过他们也会转租整套公寓。

第一太平戴维斯中国(Savills China)市场研究部主管James MacDonald称,在某些方面,他们的商业模式与美国办公空间初创企业WeWork相似,不过用在了住宅上。具体做法是,签下一套通常是毛坯房或没有家具的公寓的多年租约,改造成适合居住的空间,然后以更高的价格转租出去。

此外,与WeWork一样,中国许多作为公寓运营商的初创公司以科技企业自居,理由是他们使用手机应用软件与租户和合作伙伴打交道。

公寓运营商通常也会安排贷款来帮助租户支付租金。贷款通常是由银行或在线贷款机构提供,期限为12个月或24个月,然后这些资金会流入身为初创企业的公寓运营商,用于装修、营销及其他业务需求。个人租房者偿还贷款,公寓运营商不仅负担利息成本,还为贷款提供担保。

这些公司找到了这样的一个利基市场,部分原因是在中国租金通常是按季度而不是按月支付。房地产服务公司高力国际(Colliers International Group Inc.)驻上海的发展咨询团队主管Irwin Liu称,租金分期贷款减轻了年轻人的负担,这些年轻人原本很难一次性支付三个月的租金。

通过中间人进行交易的一个潜藏隐患是:如果公寓运营商出现财务问题,租户可能会被赶走。过去18个月,在杭州、南京、西安等城市发生过被赶出公寓的年轻人进行抗议的情况,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没有什么追索权。

目前没有关于中国未偿租金分期贷款总规模和公寓运营商数量的数据。中国房地产经纪同业联盟(China Alliance of Real Estate Agencies)主席胡景晖估计,自2017年以来,有超过70家中国公寓运营商出现了财务问题,这些运营商管理着逾50万套公寓。

由于公寓运营商普遍使用租金分期贷款来支持自身运营,对此胡景晖指出,公寓运营商一旦倒闭,损失将主要由租户和房东来承担。

青客公寓(Q&K International Group Ltd.)是中国最大的公寓运营商之一,已于今年11月在美国纳斯达克市场上市,筹资4,590万美元。该公司励志为青年人才解决住房问题,目前在中国主要城市管理着约10万套公寓,每套公寓收取的平均月租金不到人民币2,000元(合284美元)。该公司旗下超过一半的已出租房屋都是采用租金分期贷款的方式,为此支付的年利息介于4.75%-8.5%。

这样做无法提升利润。截至6月30日的九个月财报显示,青客收入为人民币8.979亿元,但净亏损人民币3.732亿元(合5,300万美元)。

现年25岁、在中国中部城市武汉从事汽车业工作的Jiang Bo,于2018年8月租下了青客公寓一套四居室住房中的一个单间。他说,当他搬进去后,一位代理人鼓动他签下一笔总计人民币14,616元(合2,077美元)的25个月期贷款,由此他的整体租金可以打八折。他同意了,尽管即便没有折扣他也完全付得起房租,打过折后的租金为每月人民币609元(合87美元)。

但由于其他公寓运营商的倒闭令Jiang感到不安,他还是终止了贷款合同,于今年9月份搬了出去。他现在住的公寓是直接从房东手上租的。

一名青客的发言人在回应《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提问时称,该公司在租户还款管理方面有透明的政策。他还表示,该公司的目标是给租户和房东带来更高效、更轻松的租房体验。

现年33岁的Meng Xiangshun在一家机械公司从事销售工作,他表示,自己去年与另一家公寓运营商签订了一份租赁北京郊区一套两居室公寓的合同,为了支付一年的房租,他从一家在线贷款机构那里贷款人民币3.4万元。

Meng称,根据租房合同,他每月要向公寓运营商北京昊园恒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Beijing Haoyuan Hengye Real Estate Brokerage Co.)付款,后者再向贷款方还款。这家成立六年的公司在鼎盛时期管理着约10万套公寓,许多租户都有租房贷款安排。

去年年底,昊园恒业遇到了现金流问题,装修成本高,租金收入不足以履行其对房东承诺的义务。2018年10月,数万名租户被赶出公寓,尽管大多数人并没有违约。租客们曾聚集在昊园恒业办公室附近抗议,但无济于事。记者无法联系到该公司置评。

大约在那个时候,Meng迁至上海工作。他说,他没有被赶出公寓,但损失了一个月的押金,并为贷款协议的剩余部分支付了两个月的房租,因为他不想因为拒绝偿还债务而损害自己的信用评分。他现在住的公寓是直接从房东手中租的。

—Zhou Wei■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中国,很多作为公寓运营商的初创企业正寻求透过改变公寓出租方式,从火爆的房地产市场中获利。而这些公寓运营商采用的商业模式与美国办公空间新创企业WeWork相似。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很多初创企业正寻求通过改变公寓出租方式,从火爆的房地产市场中获利。

近年来,随着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房价飙升,许多年轻从业者和刚毕业的学生纷纷合租公寓,这给“公寓运营商”提供了介入机会。这些运营商与房东签订长期租约,然后将房子转租给个人,通常会进行重新装修或分隔空间,不过他们也会转租整套公寓。

第一太平戴维斯中国(Savills China)市场研究部主管James MacDonald称,在某些方面,他们的商业模式与美国办公空间初创企业WeWork相似,不过用在了住宅上。具体做法是,签下一套通常是毛坯房或没有家具的公寓的多年租约,改造成适合居住的空间,然后以更高的价格转租出去。

此外,与WeWork一样,中国许多作为公寓运营商的初创公司以科技企业自居,理由是他们使用手机应用软件与租户和合作伙伴打交道。

公寓运营商通常也会安排贷款来帮助租户支付租金。贷款通常是由银行或在线贷款机构提供,期限为12个月或24个月,然后这些资金会流入身为初创企业的公寓运营商,用于装修、营销及其他业务需求。个人租房者偿还贷款,公寓运营商不仅负担利息成本,还为贷款提供担保。

这些公司找到了这样的一个利基市场,部分原因是在中国租金通常是按季度而不是按月支付。房地产服务公司高力国际(Colliers International Group Inc.)驻上海的发展咨询团队主管Irwin Liu称,租金分期贷款减轻了年轻人的负担,这些年轻人原本很难一次性支付三个月的租金。

通过中间人进行交易的一个潜藏隐患是:如果公寓运营商出现财务问题,租户可能会被赶走。过去18个月,在杭州、南京、西安等城市发生过被赶出公寓的年轻人进行抗议的情况,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没有什么追索权。

目前没有关于中国未偿租金分期贷款总规模和公寓运营商数量的数据。中国房地产经纪同业联盟(China Alliance of Real Estate Agencies)主席胡景晖估计,自2017年以来,有超过70家中国公寓运营商出现了财务问题,这些运营商管理着逾50万套公寓。

由于公寓运营商普遍使用租金分期贷款来支持自身运营,对此胡景晖指出,公寓运营商一旦倒闭,损失将主要由租户和房东来承担。

青客公寓(Q&K International Group Ltd.)是中国最大的公寓运营商之一,已于今年11月在美国纳斯达克市场上市,筹资4,590万美元。该公司励志为青年人才解决住房问题,目前在中国主要城市管理着约10万套公寓,每套公寓收取的平均月租金不到人民币2,000元(合284美元)。该公司旗下超过一半的已出租房屋都是采用租金分期贷款的方式,为此支付的年利息介于4.75%-8.5%。

这样做无法提升利润。截至6月30日的九个月财报显示,青客收入为人民币8.979亿元,但净亏损人民币3.732亿元(合5,300万美元)。

现年25岁、在中国中部城市武汉从事汽车业工作的Jiang Bo,于2018年8月租下了青客公寓一套四居室住房中的一个单间。他说,当他搬进去后,一位代理人鼓动他签下一笔总计人民币14,616元(合2,077美元)的25个月期贷款,由此他的整体租金可以打八折。他同意了,尽管即便没有折扣他也完全付得起房租,打过折后的租金为每月人民币609元(合87美元)。

但由于其他公寓运营商的倒闭令Jiang感到不安,他还是终止了贷款合同,于今年9月份搬了出去。他现在住的公寓是直接从房东手上租的。

一名青客的发言人在回应《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提问时称,该公司在租户还款管理方面有透明的政策。他还表示,该公司的目标是给租户和房东带来更高效、更轻松的租房体验。

现年33岁的Meng Xiangshun在一家机械公司从事销售工作,他表示,自己去年与另一家公寓运营商签订了一份租赁北京郊区一套两居室公寓的合同,为了支付一年的房租,他从一家在线贷款机构那里贷款人民币3.4万元。

Meng称,根据租房合同,他每月要向公寓运营商北京昊园恒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Beijing Haoyuan Hengye Real Estate Brokerage Co.)付款,后者再向贷款方还款。这家成立六年的公司在鼎盛时期管理着约10万套公寓,许多租户都有租房贷款安排。

去年年底,昊园恒业遇到了现金流问题,装修成本高,租金收入不足以履行其对房东承诺的义务。2018年10月,数万名租户被赶出公寓,尽管大多数人并没有违约。租客们曾聚集在昊园恒业办公室附近抗议,但无济于事。记者无法联系到该公司置评。

大约在那个时候,Meng迁至上海工作。他说,他没有被赶出公寓,但损失了一个月的押金,并为贷款协议的剩余部分支付了两个月的房租,因为他不想因为拒绝偿还债务而损害自己的信用评分。他现在住的公寓是直接从房东手中租的。

—Zhou Wei■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