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据说2019年是最困难一年,也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那么2020年呢?这是一个下滑时代,从经济到利润,从个人到阶层。风险时代,保守就是最好的进攻。



撰文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有一句话说,2019年是最困难一年,同时也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那么2020年呢?说到2020年,其实相对明确,这是一个下滑时代,从经济到利润,从个人到阶层。

在2019年经济领域,如果要谈到标志性的数据,那么就是6%。这是2019三季度的增长率。根据统计局数据,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697798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2%。

分季度看,一季度增长6.4%,二季度增长6.2%,三季度增长6.0%。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增加值43005亿元,增长2.9%;第二产业增加值277869亿元,增长5.6%;第三产业增加值376925亿元,增长7.0%。这是即将过去的2019年,大家大概已经感受到不少经济的寒意,实体的冬天来得更早。

保六之争

6%这个数据为什么重要?因为这不仅是1992年以来最低,也可以说代表业内认可的安全底线。也正因此,在2019年末,是否要“保六”,在经济学界出现了不同声音。

保六派认为,如果中国经济长期增长趋势还在,跌出6就只是短期周期问题,那么逆周期的刺激必不可少,保六是情理之中。这一派以社科院经济学家余永定为代表,他认为,投资增长的贡献急剧减少,是导致我们GDP增长急剧下降的主要直接原因。“对中国来讲,投资增长速度主要由三部分构成:制造业、基础设施和房地产。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基础设施投资下降、制造业投资长期看是逐渐下降的、房地产投资结构存在问题。”

而反对保六一派则认为,中国长期增长趋势已经放缓,未来还将继续下滑,现在如果继续刺激,那么很可能延续四万亿老路。这一派以野村首席陆挺等人为代表,他认为目前潜在增速可能已降至6%以下。2020年经济增长目标可适度下调至“6%左右”,“中国目前政策宽松的空间显著缩小,过度刺激会带来过高成本,增加系统性金融风险,恶化国际收支,因此得不偿失。”

可以说,今天保六的意义,和当年讨论保八一样。不同的是,势头不同——当时不少人认为可以保八,如今认为可以保六的,并不是多数派。这一争论重新泛起的背后,核心在于对于未来中国经济趋势的不同判断。

趋势: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中速增长平台

谈论宏观,并不容易,被认为充满了不确性。面对这种不确定性,一种做法是走向了玄之又玄的道路;而另一部分人,则走向了强调数据的极端。后者看起来更合理,但其实再多的数据,无非是资料的拼接。这种资料的堆砌,已经成为社交媒体文章的新趋势,流行干货的水肿背后,其实这是逻辑的萎靡。

因此,谈论中国经济,需要厘清是中长期发展趋势的逻辑。在争论中,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的观点比较值得关注。

近期,我和他“2019中国环境上市公司峰会”上分别作了主旨演讲。刘世锦的演讲题目是《宏观经济走势与新增长动能》。他认为,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中速增长平台,增速可能稳定在5-6%或5%左右。更关键的是,他强调,即使5%的增速,中国经济每年的新增量是全世界最大的,比如2018年,中国经济新增量相当于澳大利亚的经济总量,“增长减速的背后,更重要的是需求结构、供给结构、金融结构的转换。”

我的主旨演讲题目是《叩问中国经济下一步》。我认为中国经济的核心问题在于债务,所谓去杠杆、投资回报率下降以及房地产泡沫与实体难做等系列问题,无非是债务在不同层面的体现。

从数据来看,各方面都可以为自身的观点寻找理由;但如果站在中长期来看,逻辑相对清晰可见。从6.5到6是下行,但是从6到5,则是明确的下滑,趋势无法更改。

增长乏力的下滑时代

最近,有朋友在公号《徐瑾经济人》发问,“问一个蠢问题,为什么经济一定要增长?”这个问题并不蠢,其实也是无数人,其实都没想明白的问题。

如果要理解这个问题,需要理解什么是真正意义的经济增长。经济增长并不是天然就可以获得,按照经济史看法,增长其实是工业革命之后才有情况,此前人类历史多数是停滞甚至负增长。

增长为什么重要?正如一位朋友的回答,没增长就成了零和博弈,增长了好歹是正和博弈。下滑在经济层面是数据的变化,在社会层面则是阶层和社会地位的下移。

在一个增长乏力经济下行的时代,也是风险暴露的时代。风险意味着什么?在一个风险社会,不确性显著加大。从身边来看,以前的投资,可能无法回本,借出去的钱,也许面临困境。按照网上段子,前些年凭运气赚到的钱,很可能在这些年凭本事输掉。

从世界来看,这些年的全球趋势,都在于原本看不见的底层力量泛起,原本处于主流的建制派备受指责。从川普当选英国脱欧开始,一连串的小概率事件连连出现,背后其实是全球秩序的新变化。具体在经济层面,一方面是主流国家纷纷推出低利率甚至负利率政策,另一方面,Facebook推出的libra其实对于主流货币提出了新的挑战。

从投资者的角度,未来几年是投资者不得不控制好方向盘的年代。在风险时代,保守就是最好的进攻。宏观离大家并不远,在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的经济学家和企业家,都在自己的人生决策衡量得失,判断风险,规避不确定性。了解经济,不是为了炫耀智力,也不仅仅是投资才关心。其实对于每个人,经济是一种常识,提供对于时代的格局感。

2020这个带有科幻色彩的年份到来,其实也意味着一个黄金时代结束;中国经济彻底走出血气方案的青春期,步入不再亢奋的中年时代。中年时代,机会在变少,其实就是软阶层社会——我多次强调软阶层这一概念,就是强调未来中等收入群体阶层下滑的风险,希望大家能够厘清一些误解,重新定位当下人生。

经济的下一步,是面临红利尤存的白银时代,还是增长无几的黑铁时代?这其实存在未知数,不确定性仍旧巨大。作为城市大部分的软阶层,能否在其中把握机遇或者规避风险,首先来自于对于趋势的理解。每一年新年到来,为FT中文网的读者撰写新年展望,几乎成为这十年的习惯。无论你是否能第一时间看到,这些文章背后,都代表了我的真诚思考。趋势准确与否,文字立此存照,大家可以对照,这也是时间的力量。

那么未来会如何?在2019的岁末,我和不少经济学家与企业家有过交流,学习到很多。不过,让我印象最深刻却是一家小小的西餐厅的老板娘,姑且叫伊琳吧。

伊琳从内地省份,来上海打拼多年,积极融入,上海话和英语意大利语都不错。这些年,好不容易积攒一堆熟客,有家还不错的西餐厅。如今,她却决定将店铺盘出,离开上海。很自然,她抱怨生意难做,营商环境恶化,做生意要四处求人,这不意外。意外的是最后,她叹了口气说,自己打拼的东西留不住,当然可惜,但希望可能五年十年之后再回来,能够避开这一波下行。旁边有人说,这太长了吧,也许要不了那么久。她幽幽说了一句,反而让大家都沉默了,“我们中国人,就是太急,五年十年,不算长了,现在不就是为过去的急,在付出代价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经济2020:下滑时代罗曼史

发布日期:2019-12-10 07:17
摘要:据说2019年是最困难一年,也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那么2020年呢?这是一个下滑时代,从经济到利润,从个人到阶层。风险时代,保守就是最好的进攻。



撰文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有一句话说,2019年是最困难一年,同时也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那么2020年呢?说到2020年,其实相对明确,这是一个下滑时代,从经济到利润,从个人到阶层。

在2019年经济领域,如果要谈到标志性的数据,那么就是6%。这是2019三季度的增长率。根据统计局数据,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697798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2%。

分季度看,一季度增长6.4%,二季度增长6.2%,三季度增长6.0%。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增加值43005亿元,增长2.9%;第二产业增加值277869亿元,增长5.6%;第三产业增加值376925亿元,增长7.0%。这是即将过去的2019年,大家大概已经感受到不少经济的寒意,实体的冬天来得更早。

保六之争

6%这个数据为什么重要?因为这不仅是1992年以来最低,也可以说代表业内认可的安全底线。也正因此,在2019年末,是否要“保六”,在经济学界出现了不同声音。

保六派认为,如果中国经济长期增长趋势还在,跌出6就只是短期周期问题,那么逆周期的刺激必不可少,保六是情理之中。这一派以社科院经济学家余永定为代表,他认为,投资增长的贡献急剧减少,是导致我们GDP增长急剧下降的主要直接原因。“对中国来讲,投资增长速度主要由三部分构成:制造业、基础设施和房地产。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基础设施投资下降、制造业投资长期看是逐渐下降的、房地产投资结构存在问题。”

而反对保六一派则认为,中国长期增长趋势已经放缓,未来还将继续下滑,现在如果继续刺激,那么很可能延续四万亿老路。这一派以野村首席陆挺等人为代表,他认为目前潜在增速可能已降至6%以下。2020年经济增长目标可适度下调至“6%左右”,“中国目前政策宽松的空间显著缩小,过度刺激会带来过高成本,增加系统性金融风险,恶化国际收支,因此得不偿失。”

可以说,今天保六的意义,和当年讨论保八一样。不同的是,势头不同——当时不少人认为可以保八,如今认为可以保六的,并不是多数派。这一争论重新泛起的背后,核心在于对于未来中国经济趋势的不同判断。

趋势: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中速增长平台

谈论宏观,并不容易,被认为充满了不确性。面对这种不确定性,一种做法是走向了玄之又玄的道路;而另一部分人,则走向了强调数据的极端。后者看起来更合理,但其实再多的数据,无非是资料的拼接。这种资料的堆砌,已经成为社交媒体文章的新趋势,流行干货的水肿背后,其实这是逻辑的萎靡。

因此,谈论中国经济,需要厘清是中长期发展趋势的逻辑。在争论中,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的观点比较值得关注。

近期,我和他“2019中国环境上市公司峰会”上分别作了主旨演讲。刘世锦的演讲题目是《宏观经济走势与新增长动能》。他认为,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中速增长平台,增速可能稳定在5-6%或5%左右。更关键的是,他强调,即使5%的增速,中国经济每年的新增量是全世界最大的,比如2018年,中国经济新增量相当于澳大利亚的经济总量,“增长减速的背后,更重要的是需求结构、供给结构、金融结构的转换。”

我的主旨演讲题目是《叩问中国经济下一步》。我认为中国经济的核心问题在于债务,所谓去杠杆、投资回报率下降以及房地产泡沫与实体难做等系列问题,无非是债务在不同层面的体现。

从数据来看,各方面都可以为自身的观点寻找理由;但如果站在中长期来看,逻辑相对清晰可见。从6.5到6是下行,但是从6到5,则是明确的下滑,趋势无法更改。

增长乏力的下滑时代

最近,有朋友在公号《徐瑾经济人》发问,“问一个蠢问题,为什么经济一定要增长?”这个问题并不蠢,其实也是无数人,其实都没想明白的问题。

如果要理解这个问题,需要理解什么是真正意义的经济增长。经济增长并不是天然就可以获得,按照经济史看法,增长其实是工业革命之后才有情况,此前人类历史多数是停滞甚至负增长。

增长为什么重要?正如一位朋友的回答,没增长就成了零和博弈,增长了好歹是正和博弈。下滑在经济层面是数据的变化,在社会层面则是阶层和社会地位的下移。

在一个增长乏力经济下行的时代,也是风险暴露的时代。风险意味着什么?在一个风险社会,不确性显著加大。从身边来看,以前的投资,可能无法回本,借出去的钱,也许面临困境。按照网上段子,前些年凭运气赚到的钱,很可能在这些年凭本事输掉。

从世界来看,这些年的全球趋势,都在于原本看不见的底层力量泛起,原本处于主流的建制派备受指责。从川普当选英国脱欧开始,一连串的小概率事件连连出现,背后其实是全球秩序的新变化。具体在经济层面,一方面是主流国家纷纷推出低利率甚至负利率政策,另一方面,Facebook推出的libra其实对于主流货币提出了新的挑战。

从投资者的角度,未来几年是投资者不得不控制好方向盘的年代。在风险时代,保守就是最好的进攻。宏观离大家并不远,在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的经济学家和企业家,都在自己的人生决策衡量得失,判断风险,规避不确定性。了解经济,不是为了炫耀智力,也不仅仅是投资才关心。其实对于每个人,经济是一种常识,提供对于时代的格局感。

2020这个带有科幻色彩的年份到来,其实也意味着一个黄金时代结束;中国经济彻底走出血气方案的青春期,步入不再亢奋的中年时代。中年时代,机会在变少,其实就是软阶层社会——我多次强调软阶层这一概念,就是强调未来中等收入群体阶层下滑的风险,希望大家能够厘清一些误解,重新定位当下人生。

经济的下一步,是面临红利尤存的白银时代,还是增长无几的黑铁时代?这其实存在未知数,不确定性仍旧巨大。作为城市大部分的软阶层,能否在其中把握机遇或者规避风险,首先来自于对于趋势的理解。每一年新年到来,为FT中文网的读者撰写新年展望,几乎成为这十年的习惯。无论你是否能第一时间看到,这些文章背后,都代表了我的真诚思考。趋势准确与否,文字立此存照,大家可以对照,这也是时间的力量。

那么未来会如何?在2019的岁末,我和不少经济学家与企业家有过交流,学习到很多。不过,让我印象最深刻却是一家小小的西餐厅的老板娘,姑且叫伊琳吧。

伊琳从内地省份,来上海打拼多年,积极融入,上海话和英语意大利语都不错。这些年,好不容易积攒一堆熟客,有家还不错的西餐厅。如今,她却决定将店铺盘出,离开上海。很自然,她抱怨生意难做,营商环境恶化,做生意要四处求人,这不意外。意外的是最后,她叹了口气说,自己打拼的东西留不住,当然可惜,但希望可能五年十年之后再回来,能够避开这一波下行。旁边有人说,这太长了吧,也许要不了那么久。她幽幽说了一句,反而让大家都沉默了,“我们中国人,就是太急,五年十年,不算长了,现在不就是为过去的急,在付出代价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据说2019年是最困难一年,也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那么2020年呢?这是一个下滑时代,从经济到利润,从个人到阶层。风险时代,保守就是最好的进攻。



撰文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有一句话说,2019年是最困难一年,同时也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那么2020年呢?说到2020年,其实相对明确,这是一个下滑时代,从经济到利润,从个人到阶层。

在2019年经济领域,如果要谈到标志性的数据,那么就是6%。这是2019三季度的增长率。根据统计局数据,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697798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2%。

分季度看,一季度增长6.4%,二季度增长6.2%,三季度增长6.0%。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增加值43005亿元,增长2.9%;第二产业增加值277869亿元,增长5.6%;第三产业增加值376925亿元,增长7.0%。这是即将过去的2019年,大家大概已经感受到不少经济的寒意,实体的冬天来得更早。

保六之争

6%这个数据为什么重要?因为这不仅是1992年以来最低,也可以说代表业内认可的安全底线。也正因此,在2019年末,是否要“保六”,在经济学界出现了不同声音。

保六派认为,如果中国经济长期增长趋势还在,跌出6就只是短期周期问题,那么逆周期的刺激必不可少,保六是情理之中。这一派以社科院经济学家余永定为代表,他认为,投资增长的贡献急剧减少,是导致我们GDP增长急剧下降的主要直接原因。“对中国来讲,投资增长速度主要由三部分构成:制造业、基础设施和房地产。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基础设施投资下降、制造业投资长期看是逐渐下降的、房地产投资结构存在问题。”

而反对保六一派则认为,中国长期增长趋势已经放缓,未来还将继续下滑,现在如果继续刺激,那么很可能延续四万亿老路。这一派以野村首席陆挺等人为代表,他认为目前潜在增速可能已降至6%以下。2020年经济增长目标可适度下调至“6%左右”,“中国目前政策宽松的空间显著缩小,过度刺激会带来过高成本,增加系统性金融风险,恶化国际收支,因此得不偿失。”

可以说,今天保六的意义,和当年讨论保八一样。不同的是,势头不同——当时不少人认为可以保八,如今认为可以保六的,并不是多数派。这一争论重新泛起的背后,核心在于对于未来中国经济趋势的不同判断。

趋势: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中速增长平台

谈论宏观,并不容易,被认为充满了不确性。面对这种不确定性,一种做法是走向了玄之又玄的道路;而另一部分人,则走向了强调数据的极端。后者看起来更合理,但其实再多的数据,无非是资料的拼接。这种资料的堆砌,已经成为社交媒体文章的新趋势,流行干货的水肿背后,其实这是逻辑的萎靡。

因此,谈论中国经济,需要厘清是中长期发展趋势的逻辑。在争论中,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的观点比较值得关注。

近期,我和他“2019中国环境上市公司峰会”上分别作了主旨演讲。刘世锦的演讲题目是《宏观经济走势与新增长动能》。他认为,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中速增长平台,增速可能稳定在5-6%或5%左右。更关键的是,他强调,即使5%的增速,中国经济每年的新增量是全世界最大的,比如2018年,中国经济新增量相当于澳大利亚的经济总量,“增长减速的背后,更重要的是需求结构、供给结构、金融结构的转换。”

我的主旨演讲题目是《叩问中国经济下一步》。我认为中国经济的核心问题在于债务,所谓去杠杆、投资回报率下降以及房地产泡沫与实体难做等系列问题,无非是债务在不同层面的体现。

从数据来看,各方面都可以为自身的观点寻找理由;但如果站在中长期来看,逻辑相对清晰可见。从6.5到6是下行,但是从6到5,则是明确的下滑,趋势无法更改。

增长乏力的下滑时代

最近,有朋友在公号《徐瑾经济人》发问,“问一个蠢问题,为什么经济一定要增长?”这个问题并不蠢,其实也是无数人,其实都没想明白的问题。

如果要理解这个问题,需要理解什么是真正意义的经济增长。经济增长并不是天然就可以获得,按照经济史看法,增长其实是工业革命之后才有情况,此前人类历史多数是停滞甚至负增长。

增长为什么重要?正如一位朋友的回答,没增长就成了零和博弈,增长了好歹是正和博弈。下滑在经济层面是数据的变化,在社会层面则是阶层和社会地位的下移。

在一个增长乏力经济下行的时代,也是风险暴露的时代。风险意味着什么?在一个风险社会,不确性显著加大。从身边来看,以前的投资,可能无法回本,借出去的钱,也许面临困境。按照网上段子,前些年凭运气赚到的钱,很可能在这些年凭本事输掉。

从世界来看,这些年的全球趋势,都在于原本看不见的底层力量泛起,原本处于主流的建制派备受指责。从川普当选英国脱欧开始,一连串的小概率事件连连出现,背后其实是全球秩序的新变化。具体在经济层面,一方面是主流国家纷纷推出低利率甚至负利率政策,另一方面,Facebook推出的libra其实对于主流货币提出了新的挑战。

从投资者的角度,未来几年是投资者不得不控制好方向盘的年代。在风险时代,保守就是最好的进攻。宏观离大家并不远,在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的经济学家和企业家,都在自己的人生决策衡量得失,判断风险,规避不确定性。了解经济,不是为了炫耀智力,也不仅仅是投资才关心。其实对于每个人,经济是一种常识,提供对于时代的格局感。

2020这个带有科幻色彩的年份到来,其实也意味着一个黄金时代结束;中国经济彻底走出血气方案的青春期,步入不再亢奋的中年时代。中年时代,机会在变少,其实就是软阶层社会——我多次强调软阶层这一概念,就是强调未来中等收入群体阶层下滑的风险,希望大家能够厘清一些误解,重新定位当下人生。

经济的下一步,是面临红利尤存的白银时代,还是增长无几的黑铁时代?这其实存在未知数,不确定性仍旧巨大。作为城市大部分的软阶层,能否在其中把握机遇或者规避风险,首先来自于对于趋势的理解。每一年新年到来,为FT中文网的读者撰写新年展望,几乎成为这十年的习惯。无论你是否能第一时间看到,这些文章背后,都代表了我的真诚思考。趋势准确与否,文字立此存照,大家可以对照,这也是时间的力量。

那么未来会如何?在2019的岁末,我和不少经济学家与企业家有过交流,学习到很多。不过,让我印象最深刻却是一家小小的西餐厅的老板娘,姑且叫伊琳吧。

伊琳从内地省份,来上海打拼多年,积极融入,上海话和英语意大利语都不错。这些年,好不容易积攒一堆熟客,有家还不错的西餐厅。如今,她却决定将店铺盘出,离开上海。很自然,她抱怨生意难做,营商环境恶化,做生意要四处求人,这不意外。意外的是最后,她叹了口气说,自己打拼的东西留不住,当然可惜,但希望可能五年十年之后再回来,能够避开这一波下行。旁边有人说,这太长了吧,也许要不了那么久。她幽幽说了一句,反而让大家都沉默了,“我们中国人,就是太急,五年十年,不算长了,现在不就是为过去的急,在付出代价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经济2020:下滑时代罗曼史

发布日期:2019-12-10 07:17
摘要:据说2019年是最困难一年,也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那么2020年呢?这是一个下滑时代,从经济到利润,从个人到阶层。风险时代,保守就是最好的进攻。



撰文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有一句话说,2019年是最困难一年,同时也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那么2020年呢?说到2020年,其实相对明确,这是一个下滑时代,从经济到利润,从个人到阶层。

在2019年经济领域,如果要谈到标志性的数据,那么就是6%。这是2019三季度的增长率。根据统计局数据,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697798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2%。

分季度看,一季度增长6.4%,二季度增长6.2%,三季度增长6.0%。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增加值43005亿元,增长2.9%;第二产业增加值277869亿元,增长5.6%;第三产业增加值376925亿元,增长7.0%。这是即将过去的2019年,大家大概已经感受到不少经济的寒意,实体的冬天来得更早。

保六之争

6%这个数据为什么重要?因为这不仅是1992年以来最低,也可以说代表业内认可的安全底线。也正因此,在2019年末,是否要“保六”,在经济学界出现了不同声音。

保六派认为,如果中国经济长期增长趋势还在,跌出6就只是短期周期问题,那么逆周期的刺激必不可少,保六是情理之中。这一派以社科院经济学家余永定为代表,他认为,投资增长的贡献急剧减少,是导致我们GDP增长急剧下降的主要直接原因。“对中国来讲,投资增长速度主要由三部分构成:制造业、基础设施和房地产。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基础设施投资下降、制造业投资长期看是逐渐下降的、房地产投资结构存在问题。”

而反对保六一派则认为,中国长期增长趋势已经放缓,未来还将继续下滑,现在如果继续刺激,那么很可能延续四万亿老路。这一派以野村首席陆挺等人为代表,他认为目前潜在增速可能已降至6%以下。2020年经济增长目标可适度下调至“6%左右”,“中国目前政策宽松的空间显著缩小,过度刺激会带来过高成本,增加系统性金融风险,恶化国际收支,因此得不偿失。”

可以说,今天保六的意义,和当年讨论保八一样。不同的是,势头不同——当时不少人认为可以保八,如今认为可以保六的,并不是多数派。这一争论重新泛起的背后,核心在于对于未来中国经济趋势的不同判断。

趋势: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中速增长平台

谈论宏观,并不容易,被认为充满了不确性。面对这种不确定性,一种做法是走向了玄之又玄的道路;而另一部分人,则走向了强调数据的极端。后者看起来更合理,但其实再多的数据,无非是资料的拼接。这种资料的堆砌,已经成为社交媒体文章的新趋势,流行干货的水肿背后,其实这是逻辑的萎靡。

因此,谈论中国经济,需要厘清是中长期发展趋势的逻辑。在争论中,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的观点比较值得关注。

近期,我和他“2019中国环境上市公司峰会”上分别作了主旨演讲。刘世锦的演讲题目是《宏观经济走势与新增长动能》。他认为,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中速增长平台,增速可能稳定在5-6%或5%左右。更关键的是,他强调,即使5%的增速,中国经济每年的新增量是全世界最大的,比如2018年,中国经济新增量相当于澳大利亚的经济总量,“增长减速的背后,更重要的是需求结构、供给结构、金融结构的转换。”

我的主旨演讲题目是《叩问中国经济下一步》。我认为中国经济的核心问题在于债务,所谓去杠杆、投资回报率下降以及房地产泡沫与实体难做等系列问题,无非是债务在不同层面的体现。

从数据来看,各方面都可以为自身的观点寻找理由;但如果站在中长期来看,逻辑相对清晰可见。从6.5到6是下行,但是从6到5,则是明确的下滑,趋势无法更改。

增长乏力的下滑时代

最近,有朋友在公号《徐瑾经济人》发问,“问一个蠢问题,为什么经济一定要增长?”这个问题并不蠢,其实也是无数人,其实都没想明白的问题。

如果要理解这个问题,需要理解什么是真正意义的经济增长。经济增长并不是天然就可以获得,按照经济史看法,增长其实是工业革命之后才有情况,此前人类历史多数是停滞甚至负增长。

增长为什么重要?正如一位朋友的回答,没增长就成了零和博弈,增长了好歹是正和博弈。下滑在经济层面是数据的变化,在社会层面则是阶层和社会地位的下移。

在一个增长乏力经济下行的时代,也是风险暴露的时代。风险意味着什么?在一个风险社会,不确性显著加大。从身边来看,以前的投资,可能无法回本,借出去的钱,也许面临困境。按照网上段子,前些年凭运气赚到的钱,很可能在这些年凭本事输掉。

从世界来看,这些年的全球趋势,都在于原本看不见的底层力量泛起,原本处于主流的建制派备受指责。从川普当选英国脱欧开始,一连串的小概率事件连连出现,背后其实是全球秩序的新变化。具体在经济层面,一方面是主流国家纷纷推出低利率甚至负利率政策,另一方面,Facebook推出的libra其实对于主流货币提出了新的挑战。

从投资者的角度,未来几年是投资者不得不控制好方向盘的年代。在风险时代,保守就是最好的进攻。宏观离大家并不远,在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的经济学家和企业家,都在自己的人生决策衡量得失,判断风险,规避不确定性。了解经济,不是为了炫耀智力,也不仅仅是投资才关心。其实对于每个人,经济是一种常识,提供对于时代的格局感。

2020这个带有科幻色彩的年份到来,其实也意味着一个黄金时代结束;中国经济彻底走出血气方案的青春期,步入不再亢奋的中年时代。中年时代,机会在变少,其实就是软阶层社会——我多次强调软阶层这一概念,就是强调未来中等收入群体阶层下滑的风险,希望大家能够厘清一些误解,重新定位当下人生。

经济的下一步,是面临红利尤存的白银时代,还是增长无几的黑铁时代?这其实存在未知数,不确定性仍旧巨大。作为城市大部分的软阶层,能否在其中把握机遇或者规避风险,首先来自于对于趋势的理解。每一年新年到来,为FT中文网的读者撰写新年展望,几乎成为这十年的习惯。无论你是否能第一时间看到,这些文章背后,都代表了我的真诚思考。趋势准确与否,文字立此存照,大家可以对照,这也是时间的力量。

那么未来会如何?在2019的岁末,我和不少经济学家与企业家有过交流,学习到很多。不过,让我印象最深刻却是一家小小的西餐厅的老板娘,姑且叫伊琳吧。

伊琳从内地省份,来上海打拼多年,积极融入,上海话和英语意大利语都不错。这些年,好不容易积攒一堆熟客,有家还不错的西餐厅。如今,她却决定将店铺盘出,离开上海。很自然,她抱怨生意难做,营商环境恶化,做生意要四处求人,这不意外。意外的是最后,她叹了口气说,自己打拼的东西留不住,当然可惜,但希望可能五年十年之后再回来,能够避开这一波下行。旁边有人说,这太长了吧,也许要不了那么久。她幽幽说了一句,反而让大家都沉默了,“我们中国人,就是太急,五年十年,不算长了,现在不就是为过去的急,在付出代价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据说2019年是最困难一年,也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那么2020年呢?这是一个下滑时代,从经济到利润,从个人到阶层。风险时代,保守就是最好的进攻。



撰文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有一句话说,2019年是最困难一年,同时也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那么2020年呢?说到2020年,其实相对明确,这是一个下滑时代,从经济到利润,从个人到阶层。

在2019年经济领域,如果要谈到标志性的数据,那么就是6%。这是2019三季度的增长率。根据统计局数据,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697798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2%。

分季度看,一季度增长6.4%,二季度增长6.2%,三季度增长6.0%。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增加值43005亿元,增长2.9%;第二产业增加值277869亿元,增长5.6%;第三产业增加值376925亿元,增长7.0%。这是即将过去的2019年,大家大概已经感受到不少经济的寒意,实体的冬天来得更早。

保六之争

6%这个数据为什么重要?因为这不仅是1992年以来最低,也可以说代表业内认可的安全底线。也正因此,在2019年末,是否要“保六”,在经济学界出现了不同声音。

保六派认为,如果中国经济长期增长趋势还在,跌出6就只是短期周期问题,那么逆周期的刺激必不可少,保六是情理之中。这一派以社科院经济学家余永定为代表,他认为,投资增长的贡献急剧减少,是导致我们GDP增长急剧下降的主要直接原因。“对中国来讲,投资增长速度主要由三部分构成:制造业、基础设施和房地产。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基础设施投资下降、制造业投资长期看是逐渐下降的、房地产投资结构存在问题。”

而反对保六一派则认为,中国长期增长趋势已经放缓,未来还将继续下滑,现在如果继续刺激,那么很可能延续四万亿老路。这一派以野村首席陆挺等人为代表,他认为目前潜在增速可能已降至6%以下。2020年经济增长目标可适度下调至“6%左右”,“中国目前政策宽松的空间显著缩小,过度刺激会带来过高成本,增加系统性金融风险,恶化国际收支,因此得不偿失。”

可以说,今天保六的意义,和当年讨论保八一样。不同的是,势头不同——当时不少人认为可以保八,如今认为可以保六的,并不是多数派。这一争论重新泛起的背后,核心在于对于未来中国经济趋势的不同判断。

趋势: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中速增长平台

谈论宏观,并不容易,被认为充满了不确性。面对这种不确定性,一种做法是走向了玄之又玄的道路;而另一部分人,则走向了强调数据的极端。后者看起来更合理,但其实再多的数据,无非是资料的拼接。这种资料的堆砌,已经成为社交媒体文章的新趋势,流行干货的水肿背后,其实这是逻辑的萎靡。

因此,谈论中国经济,需要厘清是中长期发展趋势的逻辑。在争论中,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的观点比较值得关注。

近期,我和他“2019中国环境上市公司峰会”上分别作了主旨演讲。刘世锦的演讲题目是《宏观经济走势与新增长动能》。他认为,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中速增长平台,增速可能稳定在5-6%或5%左右。更关键的是,他强调,即使5%的增速,中国经济每年的新增量是全世界最大的,比如2018年,中国经济新增量相当于澳大利亚的经济总量,“增长减速的背后,更重要的是需求结构、供给结构、金融结构的转换。”

我的主旨演讲题目是《叩问中国经济下一步》。我认为中国经济的核心问题在于债务,所谓去杠杆、投资回报率下降以及房地产泡沫与实体难做等系列问题,无非是债务在不同层面的体现。

从数据来看,各方面都可以为自身的观点寻找理由;但如果站在中长期来看,逻辑相对清晰可见。从6.5到6是下行,但是从6到5,则是明确的下滑,趋势无法更改。

增长乏力的下滑时代

最近,有朋友在公号《徐瑾经济人》发问,“问一个蠢问题,为什么经济一定要增长?”这个问题并不蠢,其实也是无数人,其实都没想明白的问题。

如果要理解这个问题,需要理解什么是真正意义的经济增长。经济增长并不是天然就可以获得,按照经济史看法,增长其实是工业革命之后才有情况,此前人类历史多数是停滞甚至负增长。

增长为什么重要?正如一位朋友的回答,没增长就成了零和博弈,增长了好歹是正和博弈。下滑在经济层面是数据的变化,在社会层面则是阶层和社会地位的下移。

在一个增长乏力经济下行的时代,也是风险暴露的时代。风险意味着什么?在一个风险社会,不确性显著加大。从身边来看,以前的投资,可能无法回本,借出去的钱,也许面临困境。按照网上段子,前些年凭运气赚到的钱,很可能在这些年凭本事输掉。

从世界来看,这些年的全球趋势,都在于原本看不见的底层力量泛起,原本处于主流的建制派备受指责。从川普当选英国脱欧开始,一连串的小概率事件连连出现,背后其实是全球秩序的新变化。具体在经济层面,一方面是主流国家纷纷推出低利率甚至负利率政策,另一方面,Facebook推出的libra其实对于主流货币提出了新的挑战。

从投资者的角度,未来几年是投资者不得不控制好方向盘的年代。在风险时代,保守就是最好的进攻。宏观离大家并不远,在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的经济学家和企业家,都在自己的人生决策衡量得失,判断风险,规避不确定性。了解经济,不是为了炫耀智力,也不仅仅是投资才关心。其实对于每个人,经济是一种常识,提供对于时代的格局感。

2020这个带有科幻色彩的年份到来,其实也意味着一个黄金时代结束;中国经济彻底走出血气方案的青春期,步入不再亢奋的中年时代。中年时代,机会在变少,其实就是软阶层社会——我多次强调软阶层这一概念,就是强调未来中等收入群体阶层下滑的风险,希望大家能够厘清一些误解,重新定位当下人生。

经济的下一步,是面临红利尤存的白银时代,还是增长无几的黑铁时代?这其实存在未知数,不确定性仍旧巨大。作为城市大部分的软阶层,能否在其中把握机遇或者规避风险,首先来自于对于趋势的理解。每一年新年到来,为FT中文网的读者撰写新年展望,几乎成为这十年的习惯。无论你是否能第一时间看到,这些文章背后,都代表了我的真诚思考。趋势准确与否,文字立此存照,大家可以对照,这也是时间的力量。

那么未来会如何?在2019的岁末,我和不少经济学家与企业家有过交流,学习到很多。不过,让我印象最深刻却是一家小小的西餐厅的老板娘,姑且叫伊琳吧。

伊琳从内地省份,来上海打拼多年,积极融入,上海话和英语意大利语都不错。这些年,好不容易积攒一堆熟客,有家还不错的西餐厅。如今,她却决定将店铺盘出,离开上海。很自然,她抱怨生意难做,营商环境恶化,做生意要四处求人,这不意外。意外的是最后,她叹了口气说,自己打拼的东西留不住,当然可惜,但希望可能五年十年之后再回来,能够避开这一波下行。旁边有人说,这太长了吧,也许要不了那么久。她幽幽说了一句,反而让大家都沉默了,“我们中国人,就是太急,五年十年,不算长了,现在不就是为过去的急,在付出代价么?”■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