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新兴市场债务波动性和风险较高,但仍颇具诱惑力。对试图投资这一资产类别的投资者来说,未来10年会给他们带来什么?



撰文 |  保罗•格里尔 

OR--商业新媒体 】临近本10年尾声之际,新兴市场债务处于强劲姿态。由于总回报率达到两位数,且波动性低于平均水平,投资者今年得益于稳健表现,促使资本在经历了艰难的2018年之后重新涌入这一资产类别。

当然,这一幕的背景是令人不安的平衡术:一方面是全球流动性放松,另一方面是经济增长同步放缓。的确,表现强劲的市场与疲弱的基本面数据之间难以自圆其说,已经导致一些人质疑今年高风险资产涨势的持久性。

无论是在工业化国家还是在发展中世界,今年很难找到躲避经济活动低迷的地方。在美国,在低利率、收入增加和充满活力的劳动力市场的提振下,消费者仍保持信心。与此同时,贸易不确定性沉重打击了企业信心、出口和投资。

随着确立已久的全球供应链受到威胁,制造业生产率可能进一步下滑。美国以外的增长前景更加糟糕,欧洲受到需求疲软和英国退欧风险的严重拖累,而出口导向型的新兴市场经济体仍极易受到全球贸易保护主义的影响。

结构性放缓……

然而,新兴市场增长放缓的趋势,可以追溯至比近期中美关税升级早得多的时候。在许多方面,新兴市场的黄金时代是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后的新千年的第一个10年。这一时期的特征是新兴市场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快速增长、货币升值以及全球贸易蓬勃发展。那段时期,中国靠投资驱动的经济扩张消耗了巨量的大宗商品,由此带动了很大一部分发展中世界。

相比之下,第二个10年对新兴市场就没那么友好了。虽然全球流动性充裕,但去全球化、生产率下滑以及多边主义的衰落都给增长带来了巨大阻力。

以智能手机和数据中心饱和为代表的渐趋成熟的全球科技周期,极大地阻碍了曾经是新兴市场增长引擎的亚洲的出口。与此同时,中国发生了结构性转型,从一个以出口为中心、资源需求量大的低收入经济体,转向以内需为导向、消费驱动的中等收入经济体,这也给新兴市场的产出带来压力。

尽管如此,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新兴市场固定收益产品(尤其是硬通货债务)经风险调整后的回报率相当强劲。虽然这一资产类别仍具有波动性和风险,但它给投资者带来的种种益处——增长、收益率以及与发达市场资产的低关联度——颇具诱惑力。那么,对于试图操盘新兴市场债务的投资者来说,未来10年会给他们带来什么?

近期前景……

短期基本面前景似乎并不明朗,增长乏力,出口停滞,全球贸易紧张局势持续。新兴市场的政策制定者们显然注意到了经济活动放缓,以及随之而来的低通胀和负产出缺口。

从墨西哥到马来西亚,从塞尔维亚到斯里兰卡,各国央行已经迅速进行调整,转向政策宽松周期,以稳定经济活动。鉴于美联储(Federal Reserve)短期内不太可能收紧政策,这一趋势似乎势必持续到明年——如果各国汇率保持稳定的话。

这为新兴市场本币债券提供了一个健康的环境,这些债券的收益率在过去12个月大幅下降。考虑到发展中国家较高的实际政策利率,它们仍有进一步降息的充足空间。另一方面,10国集团(G10)各央行没有这种奢侈,它们在货币政策方面差不多已走投无路。

超越货币政策……

这使得财政宽松成为进一步放松全球金融状况的下一条显而易见的途径。在这方面,印度最近大幅削减企业税以及韩国提高预算赤字目标,可能成为发达国家借鉴的蓝图。然而,已经相当沉重的全球债务负担——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IF)的数据,估计已超过GDP的320%——任何增加都将成为全球长期增长的进一步的结构性障碍。

在新兴市场,今年有很大一部分希望被寄托于中国出台财政刺激措施,以帮助解决增长困境,尽管迄今为止,北京方面的政策回应一直令人失望。尽管美联储仍决定全球资本成本,但决定全球增长速度的是中国。减税和扩大地方政府债券发行空间受到欢迎,但很明显,大规模信用扩张面临的障碍很大。

2009年和2015年出台的那种大规模信用刺激计划(提振了大宗商品需求,削弱了美元)似乎不太可能重现,原因有以下几点。

首先,中国的增长、企业盈利和就业放缓不像前几次那么严重。其次,中国不再受益于巨额经常账户盈余带来的金融稳定。最后,中国的债务水平如今高得多,这促使中国政府将金融稳定置于增长反弹之上。中国在当前水平基础上出台的进一步财政刺激措施很可能是适度、以国内为导向的,最终给新兴市场大宗商品出口国带来的好处不会那么大。

这给新兴市场信用市场带来了某种难题,这些市场早已受到阿根廷、黎巴嫩、赞比亚等备受关注的国家日益增大的主权债务重组风险的困扰。与此同时,考虑到低利率环境下全球对收益率的持续需求,对硬通货新兴市场债务而言,市场技术因素仍具有支撑作用。

在目前票面利率在5%以上的情况下,没什么其他资产类别提供与新兴市场外部债务相同的收入,但养老基金和保险公司在结构上对这一资产类别的配置依然偏低。出于同样的原因,考虑到新兴市场目前占到全球GDP一半以上,新兴市场在全球债券指数中的权重仍然偏低。

气温上升——政治和气候……

最近的事态还暗示,21世纪20年代可能开启一个新兴市场政治风险上升的新时代。尽管政府稳定从未远离投资者的脑海,但今年秋季智利、玻利维亚、埃及、伊拉克、黎巴嫩和厄瓜多尔等国民粹主义抗议的极快升温速度震惊市场。

各国政府正日益面临来自民众的极端压力,民众对经济不平等、自己的权利被剥夺、腐败和财政紧缩感到沮丧。过去,新兴市场的政治风险往往伴随选举周期的阶段而出现可预见的高峰和低谷。然而新的现实是,对于政治精英而言,社交媒体几乎瞬间就能引发动荡和不稳定。其结果是,新兴市场的政治风险溢价上升趋势看来将持续到明年。

同样的,未来几年,气候变化将是新兴市场面临的一个巨大挑战。这已对发展中国家造成超出比例的影响,来自选民的政治压力很可能会迫使各国政府加快补救措施。

未来10年,在逐步脱碳议程方面落后的新兴市场国家和企业,可能会受到失去耐心的维权投资者的惩罚,迫使这些国家和企业付出更高的融资成本。我们可能还会看到绿色贸易战的爆发,各国相互征收碳边境调节税,在新兴市场产生输家和赢家。鉴于气候变化在政治议程上的位置直线上升,尤其是在欧洲北部和大洋洲,这似乎不再是一个激进或牵强的概念。

思考更遥远的未来……

对新兴市场而言,更具结构性的是,未来10年可能会被美中之间的全球霸权之争所主导。其范围将远远超出关税升级,扩大到人工智能、网络安全、机器人技术、军事实力和地缘政治影响力等领域。

未来几周,我们可能会目睹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贸易问题上达成短期缓和,但更深入的关于更重要问题的协议仍然遥遥无期。考虑到人民币乃至所有新兴市场货币对全球增长和贸易的敏感性,这可能会拖累它们的长期前景。

过去10年,新兴市场货币汇率基本上波澜不惊。全球经济增长的实质性反弹以及一段时期的美元疲软,仍是本地市场持续表现出色(相对于硬通货信贷)的前提。

与此同时,有利的人口结构(潜在增长的强大长期支柱)将继续为新兴市场债务提供巨大的推动力。未来10年,流入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等前沿市场地区的投资和资金可能会大幅增加,这些地区的劳动力人口扩张正迅速加快。

一个独一无二的机遇……

未来10年,全球向高度颠覆性的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转型,也将给新兴市场带来机遇。长期以来,新兴市场一直遭遇基础设施薄弱,但现在出现了一个独特的机会:从零开始,赶超全球其它地区。

随着技术、交通和可再生能源生产的边际成本迅速下滑,新兴市场需要调整方向,摆脱资源出口的经济模式。发展中国家应该把基础设施、投资、教育和治理放在首位,实现数字经济创新、自动化和资源可持续。

尽管这些较长期主题中,有很多将是新兴市场债券投资者难以交易的,但他们肯定会确保这个资产类别在未来10年仍会像以往一样充满活力和多姿多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新兴市场债券的下一个10年

发布日期:2019-12-09 09:36
摘要:新兴市场债务波动性和风险较高,但仍颇具诱惑力。对试图投资这一资产类别的投资者来说,未来10年会给他们带来什么?



撰文 |  保罗•格里尔 

OR--商业新媒体 】临近本10年尾声之际,新兴市场债务处于强劲姿态。由于总回报率达到两位数,且波动性低于平均水平,投资者今年得益于稳健表现,促使资本在经历了艰难的2018年之后重新涌入这一资产类别。

当然,这一幕的背景是令人不安的平衡术:一方面是全球流动性放松,另一方面是经济增长同步放缓。的确,表现强劲的市场与疲弱的基本面数据之间难以自圆其说,已经导致一些人质疑今年高风险资产涨势的持久性。

无论是在工业化国家还是在发展中世界,今年很难找到躲避经济活动低迷的地方。在美国,在低利率、收入增加和充满活力的劳动力市场的提振下,消费者仍保持信心。与此同时,贸易不确定性沉重打击了企业信心、出口和投资。

随着确立已久的全球供应链受到威胁,制造业生产率可能进一步下滑。美国以外的增长前景更加糟糕,欧洲受到需求疲软和英国退欧风险的严重拖累,而出口导向型的新兴市场经济体仍极易受到全球贸易保护主义的影响。

结构性放缓……

然而,新兴市场增长放缓的趋势,可以追溯至比近期中美关税升级早得多的时候。在许多方面,新兴市场的黄金时代是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后的新千年的第一个10年。这一时期的特征是新兴市场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快速增长、货币升值以及全球贸易蓬勃发展。那段时期,中国靠投资驱动的经济扩张消耗了巨量的大宗商品,由此带动了很大一部分发展中世界。

相比之下,第二个10年对新兴市场就没那么友好了。虽然全球流动性充裕,但去全球化、生产率下滑以及多边主义的衰落都给增长带来了巨大阻力。

以智能手机和数据中心饱和为代表的渐趋成熟的全球科技周期,极大地阻碍了曾经是新兴市场增长引擎的亚洲的出口。与此同时,中国发生了结构性转型,从一个以出口为中心、资源需求量大的低收入经济体,转向以内需为导向、消费驱动的中等收入经济体,这也给新兴市场的产出带来压力。

尽管如此,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新兴市场固定收益产品(尤其是硬通货债务)经风险调整后的回报率相当强劲。虽然这一资产类别仍具有波动性和风险,但它给投资者带来的种种益处——增长、收益率以及与发达市场资产的低关联度——颇具诱惑力。那么,对于试图操盘新兴市场债务的投资者来说,未来10年会给他们带来什么?

近期前景……

短期基本面前景似乎并不明朗,增长乏力,出口停滞,全球贸易紧张局势持续。新兴市场的政策制定者们显然注意到了经济活动放缓,以及随之而来的低通胀和负产出缺口。

从墨西哥到马来西亚,从塞尔维亚到斯里兰卡,各国央行已经迅速进行调整,转向政策宽松周期,以稳定经济活动。鉴于美联储(Federal Reserve)短期内不太可能收紧政策,这一趋势似乎势必持续到明年——如果各国汇率保持稳定的话。

这为新兴市场本币债券提供了一个健康的环境,这些债券的收益率在过去12个月大幅下降。考虑到发展中国家较高的实际政策利率,它们仍有进一步降息的充足空间。另一方面,10国集团(G10)各央行没有这种奢侈,它们在货币政策方面差不多已走投无路。

超越货币政策……

这使得财政宽松成为进一步放松全球金融状况的下一条显而易见的途径。在这方面,印度最近大幅削减企业税以及韩国提高预算赤字目标,可能成为发达国家借鉴的蓝图。然而,已经相当沉重的全球债务负担——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IF)的数据,估计已超过GDP的320%——任何增加都将成为全球长期增长的进一步的结构性障碍。

在新兴市场,今年有很大一部分希望被寄托于中国出台财政刺激措施,以帮助解决增长困境,尽管迄今为止,北京方面的政策回应一直令人失望。尽管美联储仍决定全球资本成本,但决定全球增长速度的是中国。减税和扩大地方政府债券发行空间受到欢迎,但很明显,大规模信用扩张面临的障碍很大。

2009年和2015年出台的那种大规模信用刺激计划(提振了大宗商品需求,削弱了美元)似乎不太可能重现,原因有以下几点。

首先,中国的增长、企业盈利和就业放缓不像前几次那么严重。其次,中国不再受益于巨额经常账户盈余带来的金融稳定。最后,中国的债务水平如今高得多,这促使中国政府将金融稳定置于增长反弹之上。中国在当前水平基础上出台的进一步财政刺激措施很可能是适度、以国内为导向的,最终给新兴市场大宗商品出口国带来的好处不会那么大。

这给新兴市场信用市场带来了某种难题,这些市场早已受到阿根廷、黎巴嫩、赞比亚等备受关注的国家日益增大的主权债务重组风险的困扰。与此同时,考虑到低利率环境下全球对收益率的持续需求,对硬通货新兴市场债务而言,市场技术因素仍具有支撑作用。

在目前票面利率在5%以上的情况下,没什么其他资产类别提供与新兴市场外部债务相同的收入,但养老基金和保险公司在结构上对这一资产类别的配置依然偏低。出于同样的原因,考虑到新兴市场目前占到全球GDP一半以上,新兴市场在全球债券指数中的权重仍然偏低。

气温上升——政治和气候……

最近的事态还暗示,21世纪20年代可能开启一个新兴市场政治风险上升的新时代。尽管政府稳定从未远离投资者的脑海,但今年秋季智利、玻利维亚、埃及、伊拉克、黎巴嫩和厄瓜多尔等国民粹主义抗议的极快升温速度震惊市场。

各国政府正日益面临来自民众的极端压力,民众对经济不平等、自己的权利被剥夺、腐败和财政紧缩感到沮丧。过去,新兴市场的政治风险往往伴随选举周期的阶段而出现可预见的高峰和低谷。然而新的现实是,对于政治精英而言,社交媒体几乎瞬间就能引发动荡和不稳定。其结果是,新兴市场的政治风险溢价上升趋势看来将持续到明年。

同样的,未来几年,气候变化将是新兴市场面临的一个巨大挑战。这已对发展中国家造成超出比例的影响,来自选民的政治压力很可能会迫使各国政府加快补救措施。

未来10年,在逐步脱碳议程方面落后的新兴市场国家和企业,可能会受到失去耐心的维权投资者的惩罚,迫使这些国家和企业付出更高的融资成本。我们可能还会看到绿色贸易战的爆发,各国相互征收碳边境调节税,在新兴市场产生输家和赢家。鉴于气候变化在政治议程上的位置直线上升,尤其是在欧洲北部和大洋洲,这似乎不再是一个激进或牵强的概念。

思考更遥远的未来……

对新兴市场而言,更具结构性的是,未来10年可能会被美中之间的全球霸权之争所主导。其范围将远远超出关税升级,扩大到人工智能、网络安全、机器人技术、军事实力和地缘政治影响力等领域。

未来几周,我们可能会目睹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贸易问题上达成短期缓和,但更深入的关于更重要问题的协议仍然遥遥无期。考虑到人民币乃至所有新兴市场货币对全球增长和贸易的敏感性,这可能会拖累它们的长期前景。

过去10年,新兴市场货币汇率基本上波澜不惊。全球经济增长的实质性反弹以及一段时期的美元疲软,仍是本地市场持续表现出色(相对于硬通货信贷)的前提。

与此同时,有利的人口结构(潜在增长的强大长期支柱)将继续为新兴市场债务提供巨大的推动力。未来10年,流入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等前沿市场地区的投资和资金可能会大幅增加,这些地区的劳动力人口扩张正迅速加快。

一个独一无二的机遇……

未来10年,全球向高度颠覆性的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转型,也将给新兴市场带来机遇。长期以来,新兴市场一直遭遇基础设施薄弱,但现在出现了一个独特的机会:从零开始,赶超全球其它地区。

随着技术、交通和可再生能源生产的边际成本迅速下滑,新兴市场需要调整方向,摆脱资源出口的经济模式。发展中国家应该把基础设施、投资、教育和治理放在首位,实现数字经济创新、自动化和资源可持续。

尽管这些较长期主题中,有很多将是新兴市场债券投资者难以交易的,但他们肯定会确保这个资产类别在未来10年仍会像以往一样充满活力和多姿多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新兴市场债务波动性和风险较高,但仍颇具诱惑力。对试图投资这一资产类别的投资者来说,未来10年会给他们带来什么?



撰文 |  保罗•格里尔 

OR--商业新媒体 】临近本10年尾声之际,新兴市场债务处于强劲姿态。由于总回报率达到两位数,且波动性低于平均水平,投资者今年得益于稳健表现,促使资本在经历了艰难的2018年之后重新涌入这一资产类别。

当然,这一幕的背景是令人不安的平衡术:一方面是全球流动性放松,另一方面是经济增长同步放缓。的确,表现强劲的市场与疲弱的基本面数据之间难以自圆其说,已经导致一些人质疑今年高风险资产涨势的持久性。

无论是在工业化国家还是在发展中世界,今年很难找到躲避经济活动低迷的地方。在美国,在低利率、收入增加和充满活力的劳动力市场的提振下,消费者仍保持信心。与此同时,贸易不确定性沉重打击了企业信心、出口和投资。

随着确立已久的全球供应链受到威胁,制造业生产率可能进一步下滑。美国以外的增长前景更加糟糕,欧洲受到需求疲软和英国退欧风险的严重拖累,而出口导向型的新兴市场经济体仍极易受到全球贸易保护主义的影响。

结构性放缓……

然而,新兴市场增长放缓的趋势,可以追溯至比近期中美关税升级早得多的时候。在许多方面,新兴市场的黄金时代是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后的新千年的第一个10年。这一时期的特征是新兴市场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快速增长、货币升值以及全球贸易蓬勃发展。那段时期,中国靠投资驱动的经济扩张消耗了巨量的大宗商品,由此带动了很大一部分发展中世界。

相比之下,第二个10年对新兴市场就没那么友好了。虽然全球流动性充裕,但去全球化、生产率下滑以及多边主义的衰落都给增长带来了巨大阻力。

以智能手机和数据中心饱和为代表的渐趋成熟的全球科技周期,极大地阻碍了曾经是新兴市场增长引擎的亚洲的出口。与此同时,中国发生了结构性转型,从一个以出口为中心、资源需求量大的低收入经济体,转向以内需为导向、消费驱动的中等收入经济体,这也给新兴市场的产出带来压力。

尽管如此,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新兴市场固定收益产品(尤其是硬通货债务)经风险调整后的回报率相当强劲。虽然这一资产类别仍具有波动性和风险,但它给投资者带来的种种益处——增长、收益率以及与发达市场资产的低关联度——颇具诱惑力。那么,对于试图操盘新兴市场债务的投资者来说,未来10年会给他们带来什么?

近期前景……

短期基本面前景似乎并不明朗,增长乏力,出口停滞,全球贸易紧张局势持续。新兴市场的政策制定者们显然注意到了经济活动放缓,以及随之而来的低通胀和负产出缺口。

从墨西哥到马来西亚,从塞尔维亚到斯里兰卡,各国央行已经迅速进行调整,转向政策宽松周期,以稳定经济活动。鉴于美联储(Federal Reserve)短期内不太可能收紧政策,这一趋势似乎势必持续到明年——如果各国汇率保持稳定的话。

这为新兴市场本币债券提供了一个健康的环境,这些债券的收益率在过去12个月大幅下降。考虑到发展中国家较高的实际政策利率,它们仍有进一步降息的充足空间。另一方面,10国集团(G10)各央行没有这种奢侈,它们在货币政策方面差不多已走投无路。

超越货币政策……

这使得财政宽松成为进一步放松全球金融状况的下一条显而易见的途径。在这方面,印度最近大幅削减企业税以及韩国提高预算赤字目标,可能成为发达国家借鉴的蓝图。然而,已经相当沉重的全球债务负担——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IF)的数据,估计已超过GDP的320%——任何增加都将成为全球长期增长的进一步的结构性障碍。

在新兴市场,今年有很大一部分希望被寄托于中国出台财政刺激措施,以帮助解决增长困境,尽管迄今为止,北京方面的政策回应一直令人失望。尽管美联储仍决定全球资本成本,但决定全球增长速度的是中国。减税和扩大地方政府债券发行空间受到欢迎,但很明显,大规模信用扩张面临的障碍很大。

2009年和2015年出台的那种大规模信用刺激计划(提振了大宗商品需求,削弱了美元)似乎不太可能重现,原因有以下几点。

首先,中国的增长、企业盈利和就业放缓不像前几次那么严重。其次,中国不再受益于巨额经常账户盈余带来的金融稳定。最后,中国的债务水平如今高得多,这促使中国政府将金融稳定置于增长反弹之上。中国在当前水平基础上出台的进一步财政刺激措施很可能是适度、以国内为导向的,最终给新兴市场大宗商品出口国带来的好处不会那么大。

这给新兴市场信用市场带来了某种难题,这些市场早已受到阿根廷、黎巴嫩、赞比亚等备受关注的国家日益增大的主权债务重组风险的困扰。与此同时,考虑到低利率环境下全球对收益率的持续需求,对硬通货新兴市场债务而言,市场技术因素仍具有支撑作用。

在目前票面利率在5%以上的情况下,没什么其他资产类别提供与新兴市场外部债务相同的收入,但养老基金和保险公司在结构上对这一资产类别的配置依然偏低。出于同样的原因,考虑到新兴市场目前占到全球GDP一半以上,新兴市场在全球债券指数中的权重仍然偏低。

气温上升——政治和气候……

最近的事态还暗示,21世纪20年代可能开启一个新兴市场政治风险上升的新时代。尽管政府稳定从未远离投资者的脑海,但今年秋季智利、玻利维亚、埃及、伊拉克、黎巴嫩和厄瓜多尔等国民粹主义抗议的极快升温速度震惊市场。

各国政府正日益面临来自民众的极端压力,民众对经济不平等、自己的权利被剥夺、腐败和财政紧缩感到沮丧。过去,新兴市场的政治风险往往伴随选举周期的阶段而出现可预见的高峰和低谷。然而新的现实是,对于政治精英而言,社交媒体几乎瞬间就能引发动荡和不稳定。其结果是,新兴市场的政治风险溢价上升趋势看来将持续到明年。

同样的,未来几年,气候变化将是新兴市场面临的一个巨大挑战。这已对发展中国家造成超出比例的影响,来自选民的政治压力很可能会迫使各国政府加快补救措施。

未来10年,在逐步脱碳议程方面落后的新兴市场国家和企业,可能会受到失去耐心的维权投资者的惩罚,迫使这些国家和企业付出更高的融资成本。我们可能还会看到绿色贸易战的爆发,各国相互征收碳边境调节税,在新兴市场产生输家和赢家。鉴于气候变化在政治议程上的位置直线上升,尤其是在欧洲北部和大洋洲,这似乎不再是一个激进或牵强的概念。

思考更遥远的未来……

对新兴市场而言,更具结构性的是,未来10年可能会被美中之间的全球霸权之争所主导。其范围将远远超出关税升级,扩大到人工智能、网络安全、机器人技术、军事实力和地缘政治影响力等领域。

未来几周,我们可能会目睹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贸易问题上达成短期缓和,但更深入的关于更重要问题的协议仍然遥遥无期。考虑到人民币乃至所有新兴市场货币对全球增长和贸易的敏感性,这可能会拖累它们的长期前景。

过去10年,新兴市场货币汇率基本上波澜不惊。全球经济增长的实质性反弹以及一段时期的美元疲软,仍是本地市场持续表现出色(相对于硬通货信贷)的前提。

与此同时,有利的人口结构(潜在增长的强大长期支柱)将继续为新兴市场债务提供巨大的推动力。未来10年,流入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等前沿市场地区的投资和资金可能会大幅增加,这些地区的劳动力人口扩张正迅速加快。

一个独一无二的机遇……

未来10年,全球向高度颠覆性的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转型,也将给新兴市场带来机遇。长期以来,新兴市场一直遭遇基础设施薄弱,但现在出现了一个独特的机会:从零开始,赶超全球其它地区。

随着技术、交通和可再生能源生产的边际成本迅速下滑,新兴市场需要调整方向,摆脱资源出口的经济模式。发展中国家应该把基础设施、投资、教育和治理放在首位,实现数字经济创新、自动化和资源可持续。

尽管这些较长期主题中,有很多将是新兴市场债券投资者难以交易的,但他们肯定会确保这个资产类别在未来10年仍会像以往一样充满活力和多姿多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新兴市场债券的下一个10年

发布日期:2019-12-09 09:36
摘要:新兴市场债务波动性和风险较高,但仍颇具诱惑力。对试图投资这一资产类别的投资者来说,未来10年会给他们带来什么?



撰文 |  保罗•格里尔 

OR--商业新媒体 】临近本10年尾声之际,新兴市场债务处于强劲姿态。由于总回报率达到两位数,且波动性低于平均水平,投资者今年得益于稳健表现,促使资本在经历了艰难的2018年之后重新涌入这一资产类别。

当然,这一幕的背景是令人不安的平衡术:一方面是全球流动性放松,另一方面是经济增长同步放缓。的确,表现强劲的市场与疲弱的基本面数据之间难以自圆其说,已经导致一些人质疑今年高风险资产涨势的持久性。

无论是在工业化国家还是在发展中世界,今年很难找到躲避经济活动低迷的地方。在美国,在低利率、收入增加和充满活力的劳动力市场的提振下,消费者仍保持信心。与此同时,贸易不确定性沉重打击了企业信心、出口和投资。

随着确立已久的全球供应链受到威胁,制造业生产率可能进一步下滑。美国以外的增长前景更加糟糕,欧洲受到需求疲软和英国退欧风险的严重拖累,而出口导向型的新兴市场经济体仍极易受到全球贸易保护主义的影响。

结构性放缓……

然而,新兴市场增长放缓的趋势,可以追溯至比近期中美关税升级早得多的时候。在许多方面,新兴市场的黄金时代是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后的新千年的第一个10年。这一时期的特征是新兴市场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快速增长、货币升值以及全球贸易蓬勃发展。那段时期,中国靠投资驱动的经济扩张消耗了巨量的大宗商品,由此带动了很大一部分发展中世界。

相比之下,第二个10年对新兴市场就没那么友好了。虽然全球流动性充裕,但去全球化、生产率下滑以及多边主义的衰落都给增长带来了巨大阻力。

以智能手机和数据中心饱和为代表的渐趋成熟的全球科技周期,极大地阻碍了曾经是新兴市场增长引擎的亚洲的出口。与此同时,中国发生了结构性转型,从一个以出口为中心、资源需求量大的低收入经济体,转向以内需为导向、消费驱动的中等收入经济体,这也给新兴市场的产出带来压力。

尽管如此,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新兴市场固定收益产品(尤其是硬通货债务)经风险调整后的回报率相当强劲。虽然这一资产类别仍具有波动性和风险,但它给投资者带来的种种益处——增长、收益率以及与发达市场资产的低关联度——颇具诱惑力。那么,对于试图操盘新兴市场债务的投资者来说,未来10年会给他们带来什么?

近期前景……

短期基本面前景似乎并不明朗,增长乏力,出口停滞,全球贸易紧张局势持续。新兴市场的政策制定者们显然注意到了经济活动放缓,以及随之而来的低通胀和负产出缺口。

从墨西哥到马来西亚,从塞尔维亚到斯里兰卡,各国央行已经迅速进行调整,转向政策宽松周期,以稳定经济活动。鉴于美联储(Federal Reserve)短期内不太可能收紧政策,这一趋势似乎势必持续到明年——如果各国汇率保持稳定的话。

这为新兴市场本币债券提供了一个健康的环境,这些债券的收益率在过去12个月大幅下降。考虑到发展中国家较高的实际政策利率,它们仍有进一步降息的充足空间。另一方面,10国集团(G10)各央行没有这种奢侈,它们在货币政策方面差不多已走投无路。

超越货币政策……

这使得财政宽松成为进一步放松全球金融状况的下一条显而易见的途径。在这方面,印度最近大幅削减企业税以及韩国提高预算赤字目标,可能成为发达国家借鉴的蓝图。然而,已经相当沉重的全球债务负担——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IF)的数据,估计已超过GDP的320%——任何增加都将成为全球长期增长的进一步的结构性障碍。

在新兴市场,今年有很大一部分希望被寄托于中国出台财政刺激措施,以帮助解决增长困境,尽管迄今为止,北京方面的政策回应一直令人失望。尽管美联储仍决定全球资本成本,但决定全球增长速度的是中国。减税和扩大地方政府债券发行空间受到欢迎,但很明显,大规模信用扩张面临的障碍很大。

2009年和2015年出台的那种大规模信用刺激计划(提振了大宗商品需求,削弱了美元)似乎不太可能重现,原因有以下几点。

首先,中国的增长、企业盈利和就业放缓不像前几次那么严重。其次,中国不再受益于巨额经常账户盈余带来的金融稳定。最后,中国的债务水平如今高得多,这促使中国政府将金融稳定置于增长反弹之上。中国在当前水平基础上出台的进一步财政刺激措施很可能是适度、以国内为导向的,最终给新兴市场大宗商品出口国带来的好处不会那么大。

这给新兴市场信用市场带来了某种难题,这些市场早已受到阿根廷、黎巴嫩、赞比亚等备受关注的国家日益增大的主权债务重组风险的困扰。与此同时,考虑到低利率环境下全球对收益率的持续需求,对硬通货新兴市场债务而言,市场技术因素仍具有支撑作用。

在目前票面利率在5%以上的情况下,没什么其他资产类别提供与新兴市场外部债务相同的收入,但养老基金和保险公司在结构上对这一资产类别的配置依然偏低。出于同样的原因,考虑到新兴市场目前占到全球GDP一半以上,新兴市场在全球债券指数中的权重仍然偏低。

气温上升——政治和气候……

最近的事态还暗示,21世纪20年代可能开启一个新兴市场政治风险上升的新时代。尽管政府稳定从未远离投资者的脑海,但今年秋季智利、玻利维亚、埃及、伊拉克、黎巴嫩和厄瓜多尔等国民粹主义抗议的极快升温速度震惊市场。

各国政府正日益面临来自民众的极端压力,民众对经济不平等、自己的权利被剥夺、腐败和财政紧缩感到沮丧。过去,新兴市场的政治风险往往伴随选举周期的阶段而出现可预见的高峰和低谷。然而新的现实是,对于政治精英而言,社交媒体几乎瞬间就能引发动荡和不稳定。其结果是,新兴市场的政治风险溢价上升趋势看来将持续到明年。

同样的,未来几年,气候变化将是新兴市场面临的一个巨大挑战。这已对发展中国家造成超出比例的影响,来自选民的政治压力很可能会迫使各国政府加快补救措施。

未来10年,在逐步脱碳议程方面落后的新兴市场国家和企业,可能会受到失去耐心的维权投资者的惩罚,迫使这些国家和企业付出更高的融资成本。我们可能还会看到绿色贸易战的爆发,各国相互征收碳边境调节税,在新兴市场产生输家和赢家。鉴于气候变化在政治议程上的位置直线上升,尤其是在欧洲北部和大洋洲,这似乎不再是一个激进或牵强的概念。

思考更遥远的未来……

对新兴市场而言,更具结构性的是,未来10年可能会被美中之间的全球霸权之争所主导。其范围将远远超出关税升级,扩大到人工智能、网络安全、机器人技术、军事实力和地缘政治影响力等领域。

未来几周,我们可能会目睹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贸易问题上达成短期缓和,但更深入的关于更重要问题的协议仍然遥遥无期。考虑到人民币乃至所有新兴市场货币对全球增长和贸易的敏感性,这可能会拖累它们的长期前景。

过去10年,新兴市场货币汇率基本上波澜不惊。全球经济增长的实质性反弹以及一段时期的美元疲软,仍是本地市场持续表现出色(相对于硬通货信贷)的前提。

与此同时,有利的人口结构(潜在增长的强大长期支柱)将继续为新兴市场债务提供巨大的推动力。未来10年,流入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等前沿市场地区的投资和资金可能会大幅增加,这些地区的劳动力人口扩张正迅速加快。

一个独一无二的机遇……

未来10年,全球向高度颠覆性的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转型,也将给新兴市场带来机遇。长期以来,新兴市场一直遭遇基础设施薄弱,但现在出现了一个独特的机会:从零开始,赶超全球其它地区。

随着技术、交通和可再生能源生产的边际成本迅速下滑,新兴市场需要调整方向,摆脱资源出口的经济模式。发展中国家应该把基础设施、投资、教育和治理放在首位,实现数字经济创新、自动化和资源可持续。

尽管这些较长期主题中,有很多将是新兴市场债券投资者难以交易的,但他们肯定会确保这个资产类别在未来10年仍会像以往一样充满活力和多姿多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新兴市场债务波动性和风险较高,但仍颇具诱惑力。对试图投资这一资产类别的投资者来说,未来10年会给他们带来什么?



撰文 |  保罗•格里尔 

OR--商业新媒体 】临近本10年尾声之际,新兴市场债务处于强劲姿态。由于总回报率达到两位数,且波动性低于平均水平,投资者今年得益于稳健表现,促使资本在经历了艰难的2018年之后重新涌入这一资产类别。

当然,这一幕的背景是令人不安的平衡术:一方面是全球流动性放松,另一方面是经济增长同步放缓。的确,表现强劲的市场与疲弱的基本面数据之间难以自圆其说,已经导致一些人质疑今年高风险资产涨势的持久性。

无论是在工业化国家还是在发展中世界,今年很难找到躲避经济活动低迷的地方。在美国,在低利率、收入增加和充满活力的劳动力市场的提振下,消费者仍保持信心。与此同时,贸易不确定性沉重打击了企业信心、出口和投资。

随着确立已久的全球供应链受到威胁,制造业生产率可能进一步下滑。美国以外的增长前景更加糟糕,欧洲受到需求疲软和英国退欧风险的严重拖累,而出口导向型的新兴市场经济体仍极易受到全球贸易保护主义的影响。

结构性放缓……

然而,新兴市场增长放缓的趋势,可以追溯至比近期中美关税升级早得多的时候。在许多方面,新兴市场的黄金时代是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后的新千年的第一个10年。这一时期的特征是新兴市场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快速增长、货币升值以及全球贸易蓬勃发展。那段时期,中国靠投资驱动的经济扩张消耗了巨量的大宗商品,由此带动了很大一部分发展中世界。

相比之下,第二个10年对新兴市场就没那么友好了。虽然全球流动性充裕,但去全球化、生产率下滑以及多边主义的衰落都给增长带来了巨大阻力。

以智能手机和数据中心饱和为代表的渐趋成熟的全球科技周期,极大地阻碍了曾经是新兴市场增长引擎的亚洲的出口。与此同时,中国发生了结构性转型,从一个以出口为中心、资源需求量大的低收入经济体,转向以内需为导向、消费驱动的中等收入经济体,这也给新兴市场的产出带来压力。

尽管如此,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新兴市场固定收益产品(尤其是硬通货债务)经风险调整后的回报率相当强劲。虽然这一资产类别仍具有波动性和风险,但它给投资者带来的种种益处——增长、收益率以及与发达市场资产的低关联度——颇具诱惑力。那么,对于试图操盘新兴市场债务的投资者来说,未来10年会给他们带来什么?

近期前景……

短期基本面前景似乎并不明朗,增长乏力,出口停滞,全球贸易紧张局势持续。新兴市场的政策制定者们显然注意到了经济活动放缓,以及随之而来的低通胀和负产出缺口。

从墨西哥到马来西亚,从塞尔维亚到斯里兰卡,各国央行已经迅速进行调整,转向政策宽松周期,以稳定经济活动。鉴于美联储(Federal Reserve)短期内不太可能收紧政策,这一趋势似乎势必持续到明年——如果各国汇率保持稳定的话。

这为新兴市场本币债券提供了一个健康的环境,这些债券的收益率在过去12个月大幅下降。考虑到发展中国家较高的实际政策利率,它们仍有进一步降息的充足空间。另一方面,10国集团(G10)各央行没有这种奢侈,它们在货币政策方面差不多已走投无路。

超越货币政策……

这使得财政宽松成为进一步放松全球金融状况的下一条显而易见的途径。在这方面,印度最近大幅削减企业税以及韩国提高预算赤字目标,可能成为发达国家借鉴的蓝图。然而,已经相当沉重的全球债务负担——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IF)的数据,估计已超过GDP的320%——任何增加都将成为全球长期增长的进一步的结构性障碍。

在新兴市场,今年有很大一部分希望被寄托于中国出台财政刺激措施,以帮助解决增长困境,尽管迄今为止,北京方面的政策回应一直令人失望。尽管美联储仍决定全球资本成本,但决定全球增长速度的是中国。减税和扩大地方政府债券发行空间受到欢迎,但很明显,大规模信用扩张面临的障碍很大。

2009年和2015年出台的那种大规模信用刺激计划(提振了大宗商品需求,削弱了美元)似乎不太可能重现,原因有以下几点。

首先,中国的增长、企业盈利和就业放缓不像前几次那么严重。其次,中国不再受益于巨额经常账户盈余带来的金融稳定。最后,中国的债务水平如今高得多,这促使中国政府将金融稳定置于增长反弹之上。中国在当前水平基础上出台的进一步财政刺激措施很可能是适度、以国内为导向的,最终给新兴市场大宗商品出口国带来的好处不会那么大。

这给新兴市场信用市场带来了某种难题,这些市场早已受到阿根廷、黎巴嫩、赞比亚等备受关注的国家日益增大的主权债务重组风险的困扰。与此同时,考虑到低利率环境下全球对收益率的持续需求,对硬通货新兴市场债务而言,市场技术因素仍具有支撑作用。

在目前票面利率在5%以上的情况下,没什么其他资产类别提供与新兴市场外部债务相同的收入,但养老基金和保险公司在结构上对这一资产类别的配置依然偏低。出于同样的原因,考虑到新兴市场目前占到全球GDP一半以上,新兴市场在全球债券指数中的权重仍然偏低。

气温上升——政治和气候……

最近的事态还暗示,21世纪20年代可能开启一个新兴市场政治风险上升的新时代。尽管政府稳定从未远离投资者的脑海,但今年秋季智利、玻利维亚、埃及、伊拉克、黎巴嫩和厄瓜多尔等国民粹主义抗议的极快升温速度震惊市场。

各国政府正日益面临来自民众的极端压力,民众对经济不平等、自己的权利被剥夺、腐败和财政紧缩感到沮丧。过去,新兴市场的政治风险往往伴随选举周期的阶段而出现可预见的高峰和低谷。然而新的现实是,对于政治精英而言,社交媒体几乎瞬间就能引发动荡和不稳定。其结果是,新兴市场的政治风险溢价上升趋势看来将持续到明年。

同样的,未来几年,气候变化将是新兴市场面临的一个巨大挑战。这已对发展中国家造成超出比例的影响,来自选民的政治压力很可能会迫使各国政府加快补救措施。

未来10年,在逐步脱碳议程方面落后的新兴市场国家和企业,可能会受到失去耐心的维权投资者的惩罚,迫使这些国家和企业付出更高的融资成本。我们可能还会看到绿色贸易战的爆发,各国相互征收碳边境调节税,在新兴市场产生输家和赢家。鉴于气候变化在政治议程上的位置直线上升,尤其是在欧洲北部和大洋洲,这似乎不再是一个激进或牵强的概念。

思考更遥远的未来……

对新兴市场而言,更具结构性的是,未来10年可能会被美中之间的全球霸权之争所主导。其范围将远远超出关税升级,扩大到人工智能、网络安全、机器人技术、军事实力和地缘政治影响力等领域。

未来几周,我们可能会目睹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贸易问题上达成短期缓和,但更深入的关于更重要问题的协议仍然遥遥无期。考虑到人民币乃至所有新兴市场货币对全球增长和贸易的敏感性,这可能会拖累它们的长期前景。

过去10年,新兴市场货币汇率基本上波澜不惊。全球经济增长的实质性反弹以及一段时期的美元疲软,仍是本地市场持续表现出色(相对于硬通货信贷)的前提。

与此同时,有利的人口结构(潜在增长的强大长期支柱)将继续为新兴市场债务提供巨大的推动力。未来10年,流入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等前沿市场地区的投资和资金可能会大幅增加,这些地区的劳动力人口扩张正迅速加快。

一个独一无二的机遇……

未来10年,全球向高度颠覆性的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转型,也将给新兴市场带来机遇。长期以来,新兴市场一直遭遇基础设施薄弱,但现在出现了一个独特的机会:从零开始,赶超全球其它地区。

随着技术、交通和可再生能源生产的边际成本迅速下滑,新兴市场需要调整方向,摆脱资源出口的经济模式。发展中国家应该把基础设施、投资、教育和治理放在首位,实现数字经济创新、自动化和资源可持续。

尽管这些较长期主题中,有很多将是新兴市场债券投资者难以交易的,但他们肯定会确保这个资产类别在未来10年仍会像以往一样充满活力和多姿多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