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说英语的人无缘顶级工作

发布日期:2019-12-09 07:21
摘要:无论从事哪行哪业,仅掌握职业技能是不够的。如果没有掌握英语这门商务语言,你在全球的发展机会将会因此受限。



撰文 | 斯卡平克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我在迪拜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发表讲话。在会上,非英语母语人士的无处不在、自信和英语流利程度让我震撼。阿联酋人用英语对印度人、哈萨克人对埃及人侃侃而谈。

我写过英语母语者与非英语母语人士之间的误解。我还写过,如果英语母语者不在场——他们会使用非母语人士无法理解的动词短语和比喻说法——非英语母语人士会感到轻松。

但是,无数的非英语母语人士如何呢?他们的日常对话占据了商务英语会话的大头。他们会被人以英语流利程度以及自身争取最好的全球化工作的努力划分吗?

最近的一项研究考察了一家美国集团下属的智利工程公司将其公司语言从西班牙语改为英语时的情形。此举还是出于通常的那些动机:为了更全球化、为了赢得非西班牙语客户、以及促进与美国总部的沟通。

这家公司采取了不寻常的努力——尤其是考虑到其规模很小——以确保每名员工都能掌握英语。该公司为60名雇员聘请了3名语言专家,每周安排数小时的课程。语言专家会观察公司的会议与电话会议,并举办关于功能词汇的讲习班。

他们重新排座,把英语流利的员工安排在英语水平不那么高的同事旁边。他们为员工编纂词汇表,并把英文的发票与质量控制文件发布在公司内网上。启动语言转换6个月后,该公司要求所有内部电子邮件应以英文书写。

员工们表现如何?Iese商学院(Iese Business School)的塞巴斯蒂安•赖歇(Sebastian Reiche)和哈佛商学院的(Harvard Business School)的泽达尔•尼利(Tsedal Neeley)研究了员工两年间的进展情况,探索对语言转换的态度如何影响学习进度以及员工是否会继续留在该公司工作。

对许多员工来说,这种转变令他们焦虑。这两名语言专家的一份备忘录指出,“员工们表达了不满、愤怒、沮丧及害怕犯错的情绪,因为他们试图在完成工作的同时学英语”。英语不流利的智利员工和美国同事的一次会议导致了“沟通失败和沮丧感”。

不出所料,对语言转换负面情绪最少的员工取得的进步最大。这并不意味着,对那些英语水平最好的人来说,学英语一直都很容易。那些起步水平较高的人由于与研究人员所谓的“语言中的抽象和细微差别”作斗争而变得垂头丧气。对任何学过另一种语言的人来说,这种感觉并不陌生。即使经过多年的进步,也有些对话会让你泄气,因为在更复杂的对话中,你的语言还是应付不来。

这项研究最惊人的发现也许是关于哪些员工会觉得他们跳槽以后会更好。最有可能离开的人并不是那些难以应付英语的人。员工的英语越好,他们换工作的意愿就越大。

研究人员认为,这或许是因为英语最棒的员工在与那些英语不太流利的同事共事时会感到沮丧,也可能是因为,以前者的英语能力,他们发现跳槽变得容易了。第二个原因的可能性似乎特别高。

赖歇和尼利承认,他们的研究存在局限性。他们研究的员工人数很少,而且他们需要比两年更多的时间,才能了解语言转换的长期影响。

同样,针对那些有高水平英语沟通技能的人和那些没有此技能的人的长期职业成果的研究也很有趣。即便在那些从小学就开始英语教学的国家,会有一些人更擅长英语,就像会有另一些人更擅长数学或踢球一样。

这表明,无论是从事市场营销,还是像这家智利公司一样从事工程,仅掌握商务技能是不够的。一名一流的工程师也会因不会说这门全球商业语言而受阻。

在我惊叹于非英语母语人士的英语技能时,这是我应该记住的事。如果他们的英语不够好,他们不会来迪拜参会。我在工作和旅行中遇到的是一个自我选拔的群体。有许多缺乏英语技能的人在全球的发展机会因此受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无论从事哪行哪业,仅掌握职业技能是不够的。如果没有掌握英语这门商务语言,你在全球的发展机会将会因此受限。



撰文 | 斯卡平克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我在迪拜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发表讲话。在会上,非英语母语人士的无处不在、自信和英语流利程度让我震撼。阿联酋人用英语对印度人、哈萨克人对埃及人侃侃而谈。

我写过英语母语者与非英语母语人士之间的误解。我还写过,如果英语母语者不在场——他们会使用非母语人士无法理解的动词短语和比喻说法——非英语母语人士会感到轻松。

但是,无数的非英语母语人士如何呢?他们的日常对话占据了商务英语会话的大头。他们会被人以英语流利程度以及自身争取最好的全球化工作的努力划分吗?

最近的一项研究考察了一家美国集团下属的智利工程公司将其公司语言从西班牙语改为英语时的情形。此举还是出于通常的那些动机:为了更全球化、为了赢得非西班牙语客户、以及促进与美国总部的沟通。

这家公司采取了不寻常的努力——尤其是考虑到其规模很小——以确保每名员工都能掌握英语。该公司为60名雇员聘请了3名语言专家,每周安排数小时的课程。语言专家会观察公司的会议与电话会议,并举办关于功能词汇的讲习班。

他们重新排座,把英语流利的员工安排在英语水平不那么高的同事旁边。他们为员工编纂词汇表,并把英文的发票与质量控制文件发布在公司内网上。启动语言转换6个月后,该公司要求所有内部电子邮件应以英文书写。

员工们表现如何?Iese商学院(Iese Business School)的塞巴斯蒂安•赖歇(Sebastian Reiche)和哈佛商学院的(Harvard Business School)的泽达尔•尼利(Tsedal Neeley)研究了员工两年间的进展情况,探索对语言转换的态度如何影响学习进度以及员工是否会继续留在该公司工作。

对许多员工来说,这种转变令他们焦虑。这两名语言专家的一份备忘录指出,“员工们表达了不满、愤怒、沮丧及害怕犯错的情绪,因为他们试图在完成工作的同时学英语”。英语不流利的智利员工和美国同事的一次会议导致了“沟通失败和沮丧感”。

不出所料,对语言转换负面情绪最少的员工取得的进步最大。这并不意味着,对那些英语水平最好的人来说,学英语一直都很容易。那些起步水平较高的人由于与研究人员所谓的“语言中的抽象和细微差别”作斗争而变得垂头丧气。对任何学过另一种语言的人来说,这种感觉并不陌生。即使经过多年的进步,也有些对话会让你泄气,因为在更复杂的对话中,你的语言还是应付不来。

这项研究最惊人的发现也许是关于哪些员工会觉得他们跳槽以后会更好。最有可能离开的人并不是那些难以应付英语的人。员工的英语越好,他们换工作的意愿就越大。

研究人员认为,这或许是因为英语最棒的员工在与那些英语不太流利的同事共事时会感到沮丧,也可能是因为,以前者的英语能力,他们发现跳槽变得容易了。第二个原因的可能性似乎特别高。

赖歇和尼利承认,他们的研究存在局限性。他们研究的员工人数很少,而且他们需要比两年更多的时间,才能了解语言转换的长期影响。

同样,针对那些有高水平英语沟通技能的人和那些没有此技能的人的长期职业成果的研究也很有趣。即便在那些从小学就开始英语教学的国家,会有一些人更擅长英语,就像会有另一些人更擅长数学或踢球一样。

这表明,无论是从事市场营销,还是像这家智利公司一样从事工程,仅掌握商务技能是不够的。一名一流的工程师也会因不会说这门全球商业语言而受阻。

在我惊叹于非英语母语人士的英语技能时,这是我应该记住的事。如果他们的英语不够好,他们不会来迪拜参会。我在工作和旅行中遇到的是一个自我选拔的群体。有许多缺乏英语技能的人在全球的发展机会因此受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无论从事哪行哪业,仅掌握职业技能是不够的。如果没有掌握英语这门商务语言,你在全球的发展机会将会因此受限。



撰文 | 斯卡平克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我在迪拜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发表讲话。在会上,非英语母语人士的无处不在、自信和英语流利程度让我震撼。阿联酋人用英语对印度人、哈萨克人对埃及人侃侃而谈。

我写过英语母语者与非英语母语人士之间的误解。我还写过,如果英语母语者不在场——他们会使用非母语人士无法理解的动词短语和比喻说法——非英语母语人士会感到轻松。

但是,无数的非英语母语人士如何呢?他们的日常对话占据了商务英语会话的大头。他们会被人以英语流利程度以及自身争取最好的全球化工作的努力划分吗?

最近的一项研究考察了一家美国集团下属的智利工程公司将其公司语言从西班牙语改为英语时的情形。此举还是出于通常的那些动机:为了更全球化、为了赢得非西班牙语客户、以及促进与美国总部的沟通。

这家公司采取了不寻常的努力——尤其是考虑到其规模很小——以确保每名员工都能掌握英语。该公司为60名雇员聘请了3名语言专家,每周安排数小时的课程。语言专家会观察公司的会议与电话会议,并举办关于功能词汇的讲习班。

他们重新排座,把英语流利的员工安排在英语水平不那么高的同事旁边。他们为员工编纂词汇表,并把英文的发票与质量控制文件发布在公司内网上。启动语言转换6个月后,该公司要求所有内部电子邮件应以英文书写。

员工们表现如何?Iese商学院(Iese Business School)的塞巴斯蒂安•赖歇(Sebastian Reiche)和哈佛商学院的(Harvard Business School)的泽达尔•尼利(Tsedal Neeley)研究了员工两年间的进展情况,探索对语言转换的态度如何影响学习进度以及员工是否会继续留在该公司工作。

对许多员工来说,这种转变令他们焦虑。这两名语言专家的一份备忘录指出,“员工们表达了不满、愤怒、沮丧及害怕犯错的情绪,因为他们试图在完成工作的同时学英语”。英语不流利的智利员工和美国同事的一次会议导致了“沟通失败和沮丧感”。

不出所料,对语言转换负面情绪最少的员工取得的进步最大。这并不意味着,对那些英语水平最好的人来说,学英语一直都很容易。那些起步水平较高的人由于与研究人员所谓的“语言中的抽象和细微差别”作斗争而变得垂头丧气。对任何学过另一种语言的人来说,这种感觉并不陌生。即使经过多年的进步,也有些对话会让你泄气,因为在更复杂的对话中,你的语言还是应付不来。

这项研究最惊人的发现也许是关于哪些员工会觉得他们跳槽以后会更好。最有可能离开的人并不是那些难以应付英语的人。员工的英语越好,他们换工作的意愿就越大。

研究人员认为,这或许是因为英语最棒的员工在与那些英语不太流利的同事共事时会感到沮丧,也可能是因为,以前者的英语能力,他们发现跳槽变得容易了。第二个原因的可能性似乎特别高。

赖歇和尼利承认,他们的研究存在局限性。他们研究的员工人数很少,而且他们需要比两年更多的时间,才能了解语言转换的长期影响。

同样,针对那些有高水平英语沟通技能的人和那些没有此技能的人的长期职业成果的研究也很有趣。即便在那些从小学就开始英语教学的国家,会有一些人更擅长英语,就像会有另一些人更擅长数学或踢球一样。

这表明,无论是从事市场营销,还是像这家智利公司一样从事工程,仅掌握商务技能是不够的。一名一流的工程师也会因不会说这门全球商业语言而受阻。

在我惊叹于非英语母语人士的英语技能时,这是我应该记住的事。如果他们的英语不够好,他们不会来迪拜参会。我在工作和旅行中遇到的是一个自我选拔的群体。有许多缺乏英语技能的人在全球的发展机会因此受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不会说英语的人无缘顶级工作

发布日期:2019-12-09 07:21
摘要:无论从事哪行哪业,仅掌握职业技能是不够的。如果没有掌握英语这门商务语言,你在全球的发展机会将会因此受限。



撰文 | 斯卡平克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我在迪拜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发表讲话。在会上,非英语母语人士的无处不在、自信和英语流利程度让我震撼。阿联酋人用英语对印度人、哈萨克人对埃及人侃侃而谈。

我写过英语母语者与非英语母语人士之间的误解。我还写过,如果英语母语者不在场——他们会使用非母语人士无法理解的动词短语和比喻说法——非英语母语人士会感到轻松。

但是,无数的非英语母语人士如何呢?他们的日常对话占据了商务英语会话的大头。他们会被人以英语流利程度以及自身争取最好的全球化工作的努力划分吗?

最近的一项研究考察了一家美国集团下属的智利工程公司将其公司语言从西班牙语改为英语时的情形。此举还是出于通常的那些动机:为了更全球化、为了赢得非西班牙语客户、以及促进与美国总部的沟通。

这家公司采取了不寻常的努力——尤其是考虑到其规模很小——以确保每名员工都能掌握英语。该公司为60名雇员聘请了3名语言专家,每周安排数小时的课程。语言专家会观察公司的会议与电话会议,并举办关于功能词汇的讲习班。

他们重新排座,把英语流利的员工安排在英语水平不那么高的同事旁边。他们为员工编纂词汇表,并把英文的发票与质量控制文件发布在公司内网上。启动语言转换6个月后,该公司要求所有内部电子邮件应以英文书写。

员工们表现如何?Iese商学院(Iese Business School)的塞巴斯蒂安•赖歇(Sebastian Reiche)和哈佛商学院的(Harvard Business School)的泽达尔•尼利(Tsedal Neeley)研究了员工两年间的进展情况,探索对语言转换的态度如何影响学习进度以及员工是否会继续留在该公司工作。

对许多员工来说,这种转变令他们焦虑。这两名语言专家的一份备忘录指出,“员工们表达了不满、愤怒、沮丧及害怕犯错的情绪,因为他们试图在完成工作的同时学英语”。英语不流利的智利员工和美国同事的一次会议导致了“沟通失败和沮丧感”。

不出所料,对语言转换负面情绪最少的员工取得的进步最大。这并不意味着,对那些英语水平最好的人来说,学英语一直都很容易。那些起步水平较高的人由于与研究人员所谓的“语言中的抽象和细微差别”作斗争而变得垂头丧气。对任何学过另一种语言的人来说,这种感觉并不陌生。即使经过多年的进步,也有些对话会让你泄气,因为在更复杂的对话中,你的语言还是应付不来。

这项研究最惊人的发现也许是关于哪些员工会觉得他们跳槽以后会更好。最有可能离开的人并不是那些难以应付英语的人。员工的英语越好,他们换工作的意愿就越大。

研究人员认为,这或许是因为英语最棒的员工在与那些英语不太流利的同事共事时会感到沮丧,也可能是因为,以前者的英语能力,他们发现跳槽变得容易了。第二个原因的可能性似乎特别高。

赖歇和尼利承认,他们的研究存在局限性。他们研究的员工人数很少,而且他们需要比两年更多的时间,才能了解语言转换的长期影响。

同样,针对那些有高水平英语沟通技能的人和那些没有此技能的人的长期职业成果的研究也很有趣。即便在那些从小学就开始英语教学的国家,会有一些人更擅长英语,就像会有另一些人更擅长数学或踢球一样。

这表明,无论是从事市场营销,还是像这家智利公司一样从事工程,仅掌握商务技能是不够的。一名一流的工程师也会因不会说这门全球商业语言而受阻。

在我惊叹于非英语母语人士的英语技能时,这是我应该记住的事。如果他们的英语不够好,他们不会来迪拜参会。我在工作和旅行中遇到的是一个自我选拔的群体。有许多缺乏英语技能的人在全球的发展机会因此受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无论从事哪行哪业,仅掌握职业技能是不够的。如果没有掌握英语这门商务语言,你在全球的发展机会将会因此受限。



撰文 | 斯卡平克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我在迪拜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发表讲话。在会上,非英语母语人士的无处不在、自信和英语流利程度让我震撼。阿联酋人用英语对印度人、哈萨克人对埃及人侃侃而谈。

我写过英语母语者与非英语母语人士之间的误解。我还写过,如果英语母语者不在场——他们会使用非母语人士无法理解的动词短语和比喻说法——非英语母语人士会感到轻松。

但是,无数的非英语母语人士如何呢?他们的日常对话占据了商务英语会话的大头。他们会被人以英语流利程度以及自身争取最好的全球化工作的努力划分吗?

最近的一项研究考察了一家美国集团下属的智利工程公司将其公司语言从西班牙语改为英语时的情形。此举还是出于通常的那些动机:为了更全球化、为了赢得非西班牙语客户、以及促进与美国总部的沟通。

这家公司采取了不寻常的努力——尤其是考虑到其规模很小——以确保每名员工都能掌握英语。该公司为60名雇员聘请了3名语言专家,每周安排数小时的课程。语言专家会观察公司的会议与电话会议,并举办关于功能词汇的讲习班。

他们重新排座,把英语流利的员工安排在英语水平不那么高的同事旁边。他们为员工编纂词汇表,并把英文的发票与质量控制文件发布在公司内网上。启动语言转换6个月后,该公司要求所有内部电子邮件应以英文书写。

员工们表现如何?Iese商学院(Iese Business School)的塞巴斯蒂安•赖歇(Sebastian Reiche)和哈佛商学院的(Harvard Business School)的泽达尔•尼利(Tsedal Neeley)研究了员工两年间的进展情况,探索对语言转换的态度如何影响学习进度以及员工是否会继续留在该公司工作。

对许多员工来说,这种转变令他们焦虑。这两名语言专家的一份备忘录指出,“员工们表达了不满、愤怒、沮丧及害怕犯错的情绪,因为他们试图在完成工作的同时学英语”。英语不流利的智利员工和美国同事的一次会议导致了“沟通失败和沮丧感”。

不出所料,对语言转换负面情绪最少的员工取得的进步最大。这并不意味着,对那些英语水平最好的人来说,学英语一直都很容易。那些起步水平较高的人由于与研究人员所谓的“语言中的抽象和细微差别”作斗争而变得垂头丧气。对任何学过另一种语言的人来说,这种感觉并不陌生。即使经过多年的进步,也有些对话会让你泄气,因为在更复杂的对话中,你的语言还是应付不来。

这项研究最惊人的发现也许是关于哪些员工会觉得他们跳槽以后会更好。最有可能离开的人并不是那些难以应付英语的人。员工的英语越好,他们换工作的意愿就越大。

研究人员认为,这或许是因为英语最棒的员工在与那些英语不太流利的同事共事时会感到沮丧,也可能是因为,以前者的英语能力,他们发现跳槽变得容易了。第二个原因的可能性似乎特别高。

赖歇和尼利承认,他们的研究存在局限性。他们研究的员工人数很少,而且他们需要比两年更多的时间,才能了解语言转换的长期影响。

同样,针对那些有高水平英语沟通技能的人和那些没有此技能的人的长期职业成果的研究也很有趣。即便在那些从小学就开始英语教学的国家,会有一些人更擅长英语,就像会有另一些人更擅长数学或踢球一样。

这表明,无论是从事市场营销,还是像这家智利公司一样从事工程,仅掌握商务技能是不够的。一名一流的工程师也会因不会说这门全球商业语言而受阻。

在我惊叹于非英语母语人士的英语技能时,这是我应该记住的事。如果他们的英语不够好,他们不会来迪拜参会。我在工作和旅行中遇到的是一个自我选拔的群体。有许多缺乏英语技能的人在全球的发展机会因此受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