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初步结果已经揭晓,朝鲜在核导问题上和美国的博弈大势已现,几乎很难宣布自己为有核国家或者讨价还价了。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朝鲜半岛局势的初步结果已经揭晓:朝鲜在核导问题上和美国的博弈大势已现,几乎很难宣布自己为有核国家或者讨价还价了。不过金正恩在国内12月4日已经要求月底召开劳动党全会,确定下一步对美对策。但说一千道一万,还想拿自己那点核导力量胁迫他国达到目的,肯定是不行了。因为那样不仅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甚至等到危机降临时,谁都很难提供实质援助了,因为是朝鲜公开违反安理会涉朝核问题决议,还以此胁迫别人就范,包括对待自己的南方同胞。如果还想将自己的核力量当做献给美国的工具以寻求机会,那也要问问自己周边的其他国家力量如何反应。届时,就连美国公众都几乎集体反对的朝鲜政府,无疑将成为众矢之的。

从去年平昌冬奥会以来顺风顺水的金正恩,此刻确实相当麻烦。

金正恩没有盟友、无力与大国博弈

此次金正恩对特朗普策略的失败,非常清楚地暴露了他的致命问题所在,即:他实际上没有盟友;同大国博弈,他手里完全没有牌。小国只靠战术,同大国博弈是没有机会的。我们从此次朝鲜的失败中,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就在此次北约会议前,朝鲜官员还以其一贯喜欢展现的大国胜利者姿态,多次威胁美国就朝核问题如何与以自己合作。12月3日,朝鲜副外长李泰成继续警告美国时间不多了,要求拿出朝鲜所能解决的朝鲜核武和双边关系方案,若如此,金正恩愿意最后和特朗普谈一谈。结果特朗普12月3日一到欧洲后,就时隔两年再次以侮辱性口吻把金正恩称为“火箭人”,并警告金正恩:朝鲜要“落实无核化协议”,“如有必要,美国也会使用武力”。必须说,对金正恩此次的讲话,特朗普可不是信口拈来,而是竞选连任将至而比较正式的,尤其考虑到“火箭人”这样的提法。这一下立即就让金正恩安静了下来,马上姿态全变,只字不敢再提承认朝鲜拥核地位等要求了。更糟糕的是,还明摆着退却了。

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长对特朗普发表的讲话说:“使用本国武力不仅仅是美国的特权,幸好阻止朝美之间物理冲突的唯一保证就是朝美首脑之间的亲密关系。”前半句话总算撑着挣回一点面子,当然没有敢说朝鲜习惯说的“会用武力”,而后半句话暴露出来的问题就严重了。因为是美国首先公开对朝鲜发出武力威胁的,而朝鲜的回答居然是“幸好阻止朝美之间物理冲突的唯一保证就是朝美首脑之间的亲密关系”。这话字面上看上去是说:美国对朝鲜使用了武力威胁,但朝鲜和美国关系亲密,不会打朝鲜。这里的逻辑实在找不到在哪里。事实是,这位总参谋长实际上是在面对美国武力威胁时对美国说:朝美关系很好,没必要对朝鲜动武力。这个人民军总参谋长通过朝中社向全世界发表的这个谈话,通篇最能说明问题的关键地方恰恰就在于此,遗憾的是,一些国家没能真正关注,包括韩国媒体。如此,朝鲜在美国武力威胁下的让步与退却,已是清清楚楚了,尽管后来又调整对美国的语言,但第一遍已经够了。

但麻烦在于这件事还没完。因为按照特朗普这种经历教育出来的人的逻辑,既然你惧怕美国的武力,当然下面是服从我了。既然没有实力与美国对战,逻辑结果当然只能是按照事大主义原则,用朝鲜自己的核导做投名状投靠美国了。可问题是中俄两家能答应朝鲜的转变吗?没有制约朝鲜的手段吗?尤其是中国。结果最要命的是,在下面如何解决朝鲜核导问题上,主动权基本上在特朗普一边了。而且,美国公民对朝鲜政权基本上是普遍反感,如此,要竞选连任的特朗普能给朝鲜多少实际利益呢?

金正恩的根本错误在于,面对不同的时代,采取了同样的外交博弈策略。

在金日成和金正日时代,朝鲜或者是有盟友的,或者是周边大国和美国及西方世界还没有像今天这样,有如此大范围的交换利益,因此金家父子用核武器可以影响曾经的盟友中国、苏联及俄罗斯。而今天,一方面各国都走上了不同的发展道路,这表明相关国家和朝鲜的利益及立场差异越来越大;另一方面,大国之间的现实利益日益水乳交融,为朝鲜而和其它大国兵戎相见,几乎毫无可能。更何况,朝鲜这样的社会制度和内外表现的国家拥核,本身从国际可信度来说就很低,安全度也无法被接受,因此不可能为各个国家所接纳。在当今大的国际环境下,金正恩的陈旧外交博弈策略,在“有必要美国也会使用武力”坦诚相告下,必然轻易被击碎,到长白山头去找感觉、做大决定,不解决任何问题。

可以肯定地说:在大国时代,小国的国际空间必然越来越小,更不要说拥核或者用武力来实现自己的梦想了,更何况其梦想是否现实,本身就是大问题。因此所谓的“反对事大主义”,不过就是金日成那个时代的人不完全、破损乃至虚幻的梦而已。

朝鲜年底后的发展态势

尽管金正恩公开在国内发布了月底召开劳动党中央全会的通知,但只要特朗普不放弃他的那句“朝鲜必须弃核,如果需要的话美国也会对朝鲜动武”的话,同时朝鲜也没有打算与美国动武,那朝鲜未来的基本态势,则并不难预测了。

经济上,朝鲜基本上只能自己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地发展经济了。在可能的情况下,在安理会制裁决议限制框架内,朝鲜只能和中国、俄罗斯进行有限制的经济合作。其中以下两点尤其值得观察:朝鲜向海外输出劳工、海产品出口,应当是看点,尽管收益有限。

但是,中国和俄罗斯在朝鲜独立自主发展经济中真正能发挥的作用,受到美国的实际立场和政策的影响。这里关键是中国会采取什么样的实际政策,其中的关键是:美国会否将中国对朝经贸关系与中美经贸关系相联系,以及中朝关系的实际状况届时是否正常。

核导问题上,我们目前基本可以肯定:美国和欧洲几乎不可能对朝鲜让步,尽管特朗普可能有部分深远考虑。

朝鲜的相对最佳拥核目标目前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冻结现有核导力量;但实际保有拥核地位,成为亚洲的印度和巴基斯坦。但是,特朗普眼下就要竞选连任美国总统,即便想利用朝鲜核导为美国所利用,目前国内的竞选风险也很大。因此,在朝鲜核导现状下,同意朝鲜实际拥核目标的可能性很小。特朗普毫不犹豫地警告朝鲜说“必要时美国也会对朝鲜动武”,也说明了这一点。

欧洲则更不可能,因为这是欧洲反朝核的一贯立场和政策,更何况现在欧盟新政府刚刚就职,绝不可能同意朝鲜的拥核立场;而且,如果特朗普试图对朝鲜核导让步,以换取利用朝鲜和朝鲜核导为己所用的话,欧洲还可以用朝鲜弃核制约特朗普政府,过去几个月来,欧洲一直在欧美之间和联合国安理会这样做。

中国支持朝鲜拥核同样可能性不大。当前的现实是:只要中国继续与美国在经贸上谈判和博弈,同时高度重视当前与未来同欧洲的经济合作,中国与欧美在朝核的利益上就是一致的,否则中国很难与它们合作,这不是朝鲜的问题,而是中国自己的切身利益问题。而且,中国领导人在朝鲜拥核立场上为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事实上也一直以“朝鲜半岛无核化”和希望朝美之间围绕半岛无核化的磋商“谈下去并谈出成果”等立场方式要求朝鲜弃核。同时,在朝鲜拥核、以及给朝鲜实际经济援助方面,中国并没有给朝鲜大的实际支持。否则不仅美欧都会反对中国,甚至在在中国国内,朝核问题都会成为政治问题,除非朝鲜通过中国在核导方面向国际社会做出重大让步。但风险是,朝鲜的诚信有问题,一旦朝鲜反悔,全世界的压力都会集中到中国。

同样,俄罗斯支持朝鲜能做的事也不多,在利益上也不愿意。俄罗斯即便给朝鲜有限的军事援助,朝鲜也没有胜利的可能;而且即便胜利,朝鲜对俄罗斯的实际价值也很有限,绝对不值得俄罗斯冒大的风险与美国和整个西方世界冲突和对立。还有最要命的是:朝鲜的可信度问题,朝鲜的信誉问题,前苏联时代就领教过了。

鉴于上述态现实,朝鲜的未来发展态势可以预见的应该是:除非美国允许朝鲜实际拥核,或者朝鲜与美国武力冲突,否则第一步朝鲜应该对美国大幅度有限核让步,然后核力量会被美国半瘫痪,实现暂时性弃核;美国在外交和政治上会压迫朝鲜合作;朝鲜的家族领导在国内地位下降。

上述前提必须要中国对朝鲜的弃核事实予以认可,如果美国暗中实际保留部分朝鲜核力量的话,中国在朝鲜成为美国半盟友情形下,很难对朝鲜让步。

同时,朝鲜开展大规模经济建设同样前景渺茫。因为中国很难在上述朝鲜倒向西方的前提下,大规模经济援助或投资朝鲜,除非朝鲜彻底弃核并承认中国在半岛的影响力。同样,美国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基本上不大愿意投资朝鲜,而需要日本和韩国援助,这也是特朗普曾经的计划。而朝鲜很难在经济上受到中国制裁或限制前提下,把未来的经济发展倒向西方世界,关键原因在于:作为这种社会制度的小国,朝鲜在安全上不敢这样做。于是,朝鲜经济的发展前景也就显而易见了。

上述前景是朝鲜社会制度下家族统治至上逻辑的必然结果,它实际上也是朝鲜国内最重要的根本问题,是这种国家一切的前提,最终制约了朝鲜的前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朝核上周的初步结局与未来发展态势

发布日期:2019-12-09 06:49
摘要:初步结果已经揭晓,朝鲜在核导问题上和美国的博弈大势已现,几乎很难宣布自己为有核国家或者讨价还价了。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朝鲜半岛局势的初步结果已经揭晓:朝鲜在核导问题上和美国的博弈大势已现,几乎很难宣布自己为有核国家或者讨价还价了。不过金正恩在国内12月4日已经要求月底召开劳动党全会,确定下一步对美对策。但说一千道一万,还想拿自己那点核导力量胁迫他国达到目的,肯定是不行了。因为那样不仅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甚至等到危机降临时,谁都很难提供实质援助了,因为是朝鲜公开违反安理会涉朝核问题决议,还以此胁迫别人就范,包括对待自己的南方同胞。如果还想将自己的核力量当做献给美国的工具以寻求机会,那也要问问自己周边的其他国家力量如何反应。届时,就连美国公众都几乎集体反对的朝鲜政府,无疑将成为众矢之的。

从去年平昌冬奥会以来顺风顺水的金正恩,此刻确实相当麻烦。

金正恩没有盟友、无力与大国博弈

此次金正恩对特朗普策略的失败,非常清楚地暴露了他的致命问题所在,即:他实际上没有盟友;同大国博弈,他手里完全没有牌。小国只靠战术,同大国博弈是没有机会的。我们从此次朝鲜的失败中,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就在此次北约会议前,朝鲜官员还以其一贯喜欢展现的大国胜利者姿态,多次威胁美国就朝核问题如何与以自己合作。12月3日,朝鲜副外长李泰成继续警告美国时间不多了,要求拿出朝鲜所能解决的朝鲜核武和双边关系方案,若如此,金正恩愿意最后和特朗普谈一谈。结果特朗普12月3日一到欧洲后,就时隔两年再次以侮辱性口吻把金正恩称为“火箭人”,并警告金正恩:朝鲜要“落实无核化协议”,“如有必要,美国也会使用武力”。必须说,对金正恩此次的讲话,特朗普可不是信口拈来,而是竞选连任将至而比较正式的,尤其考虑到“火箭人”这样的提法。这一下立即就让金正恩安静了下来,马上姿态全变,只字不敢再提承认朝鲜拥核地位等要求了。更糟糕的是,还明摆着退却了。

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长对特朗普发表的讲话说:“使用本国武力不仅仅是美国的特权,幸好阻止朝美之间物理冲突的唯一保证就是朝美首脑之间的亲密关系。”前半句话总算撑着挣回一点面子,当然没有敢说朝鲜习惯说的“会用武力”,而后半句话暴露出来的问题就严重了。因为是美国首先公开对朝鲜发出武力威胁的,而朝鲜的回答居然是“幸好阻止朝美之间物理冲突的唯一保证就是朝美首脑之间的亲密关系”。这话字面上看上去是说:美国对朝鲜使用了武力威胁,但朝鲜和美国关系亲密,不会打朝鲜。这里的逻辑实在找不到在哪里。事实是,这位总参谋长实际上是在面对美国武力威胁时对美国说:朝美关系很好,没必要对朝鲜动武力。这个人民军总参谋长通过朝中社向全世界发表的这个谈话,通篇最能说明问题的关键地方恰恰就在于此,遗憾的是,一些国家没能真正关注,包括韩国媒体。如此,朝鲜在美国武力威胁下的让步与退却,已是清清楚楚了,尽管后来又调整对美国的语言,但第一遍已经够了。

但麻烦在于这件事还没完。因为按照特朗普这种经历教育出来的人的逻辑,既然你惧怕美国的武力,当然下面是服从我了。既然没有实力与美国对战,逻辑结果当然只能是按照事大主义原则,用朝鲜自己的核导做投名状投靠美国了。可问题是中俄两家能答应朝鲜的转变吗?没有制约朝鲜的手段吗?尤其是中国。结果最要命的是,在下面如何解决朝鲜核导问题上,主动权基本上在特朗普一边了。而且,美国公民对朝鲜政权基本上是普遍反感,如此,要竞选连任的特朗普能给朝鲜多少实际利益呢?

金正恩的根本错误在于,面对不同的时代,采取了同样的外交博弈策略。

在金日成和金正日时代,朝鲜或者是有盟友的,或者是周边大国和美国及西方世界还没有像今天这样,有如此大范围的交换利益,因此金家父子用核武器可以影响曾经的盟友中国、苏联及俄罗斯。而今天,一方面各国都走上了不同的发展道路,这表明相关国家和朝鲜的利益及立场差异越来越大;另一方面,大国之间的现实利益日益水乳交融,为朝鲜而和其它大国兵戎相见,几乎毫无可能。更何况,朝鲜这样的社会制度和内外表现的国家拥核,本身从国际可信度来说就很低,安全度也无法被接受,因此不可能为各个国家所接纳。在当今大的国际环境下,金正恩的陈旧外交博弈策略,在“有必要美国也会使用武力”坦诚相告下,必然轻易被击碎,到长白山头去找感觉、做大决定,不解决任何问题。

可以肯定地说:在大国时代,小国的国际空间必然越来越小,更不要说拥核或者用武力来实现自己的梦想了,更何况其梦想是否现实,本身就是大问题。因此所谓的“反对事大主义”,不过就是金日成那个时代的人不完全、破损乃至虚幻的梦而已。

朝鲜年底后的发展态势

尽管金正恩公开在国内发布了月底召开劳动党中央全会的通知,但只要特朗普不放弃他的那句“朝鲜必须弃核,如果需要的话美国也会对朝鲜动武”的话,同时朝鲜也没有打算与美国动武,那朝鲜未来的基本态势,则并不难预测了。

经济上,朝鲜基本上只能自己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地发展经济了。在可能的情况下,在安理会制裁决议限制框架内,朝鲜只能和中国、俄罗斯进行有限制的经济合作。其中以下两点尤其值得观察:朝鲜向海外输出劳工、海产品出口,应当是看点,尽管收益有限。

但是,中国和俄罗斯在朝鲜独立自主发展经济中真正能发挥的作用,受到美国的实际立场和政策的影响。这里关键是中国会采取什么样的实际政策,其中的关键是:美国会否将中国对朝经贸关系与中美经贸关系相联系,以及中朝关系的实际状况届时是否正常。

核导问题上,我们目前基本可以肯定:美国和欧洲几乎不可能对朝鲜让步,尽管特朗普可能有部分深远考虑。

朝鲜的相对最佳拥核目标目前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冻结现有核导力量;但实际保有拥核地位,成为亚洲的印度和巴基斯坦。但是,特朗普眼下就要竞选连任美国总统,即便想利用朝鲜核导为美国所利用,目前国内的竞选风险也很大。因此,在朝鲜核导现状下,同意朝鲜实际拥核目标的可能性很小。特朗普毫不犹豫地警告朝鲜说“必要时美国也会对朝鲜动武”,也说明了这一点。

欧洲则更不可能,因为这是欧洲反朝核的一贯立场和政策,更何况现在欧盟新政府刚刚就职,绝不可能同意朝鲜的拥核立场;而且,如果特朗普试图对朝鲜核导让步,以换取利用朝鲜和朝鲜核导为己所用的话,欧洲还可以用朝鲜弃核制约特朗普政府,过去几个月来,欧洲一直在欧美之间和联合国安理会这样做。

中国支持朝鲜拥核同样可能性不大。当前的现实是:只要中国继续与美国在经贸上谈判和博弈,同时高度重视当前与未来同欧洲的经济合作,中国与欧美在朝核的利益上就是一致的,否则中国很难与它们合作,这不是朝鲜的问题,而是中国自己的切身利益问题。而且,中国领导人在朝鲜拥核立场上为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事实上也一直以“朝鲜半岛无核化”和希望朝美之间围绕半岛无核化的磋商“谈下去并谈出成果”等立场方式要求朝鲜弃核。同时,在朝鲜拥核、以及给朝鲜实际经济援助方面,中国并没有给朝鲜大的实际支持。否则不仅美欧都会反对中国,甚至在在中国国内,朝核问题都会成为政治问题,除非朝鲜通过中国在核导方面向国际社会做出重大让步。但风险是,朝鲜的诚信有问题,一旦朝鲜反悔,全世界的压力都会集中到中国。

同样,俄罗斯支持朝鲜能做的事也不多,在利益上也不愿意。俄罗斯即便给朝鲜有限的军事援助,朝鲜也没有胜利的可能;而且即便胜利,朝鲜对俄罗斯的实际价值也很有限,绝对不值得俄罗斯冒大的风险与美国和整个西方世界冲突和对立。还有最要命的是:朝鲜的可信度问题,朝鲜的信誉问题,前苏联时代就领教过了。

鉴于上述态现实,朝鲜的未来发展态势可以预见的应该是:除非美国允许朝鲜实际拥核,或者朝鲜与美国武力冲突,否则第一步朝鲜应该对美国大幅度有限核让步,然后核力量会被美国半瘫痪,实现暂时性弃核;美国在外交和政治上会压迫朝鲜合作;朝鲜的家族领导在国内地位下降。

上述前提必须要中国对朝鲜的弃核事实予以认可,如果美国暗中实际保留部分朝鲜核力量的话,中国在朝鲜成为美国半盟友情形下,很难对朝鲜让步。

同时,朝鲜开展大规模经济建设同样前景渺茫。因为中国很难在上述朝鲜倒向西方的前提下,大规模经济援助或投资朝鲜,除非朝鲜彻底弃核并承认中国在半岛的影响力。同样,美国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基本上不大愿意投资朝鲜,而需要日本和韩国援助,这也是特朗普曾经的计划。而朝鲜很难在经济上受到中国制裁或限制前提下,把未来的经济发展倒向西方世界,关键原因在于:作为这种社会制度的小国,朝鲜在安全上不敢这样做。于是,朝鲜经济的发展前景也就显而易见了。

上述前景是朝鲜社会制度下家族统治至上逻辑的必然结果,它实际上也是朝鲜国内最重要的根本问题,是这种国家一切的前提,最终制约了朝鲜的前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初步结果已经揭晓,朝鲜在核导问题上和美国的博弈大势已现,几乎很难宣布自己为有核国家或者讨价还价了。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朝鲜半岛局势的初步结果已经揭晓:朝鲜在核导问题上和美国的博弈大势已现,几乎很难宣布自己为有核国家或者讨价还价了。不过金正恩在国内12月4日已经要求月底召开劳动党全会,确定下一步对美对策。但说一千道一万,还想拿自己那点核导力量胁迫他国达到目的,肯定是不行了。因为那样不仅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甚至等到危机降临时,谁都很难提供实质援助了,因为是朝鲜公开违反安理会涉朝核问题决议,还以此胁迫别人就范,包括对待自己的南方同胞。如果还想将自己的核力量当做献给美国的工具以寻求机会,那也要问问自己周边的其他国家力量如何反应。届时,就连美国公众都几乎集体反对的朝鲜政府,无疑将成为众矢之的。

从去年平昌冬奥会以来顺风顺水的金正恩,此刻确实相当麻烦。

金正恩没有盟友、无力与大国博弈

此次金正恩对特朗普策略的失败,非常清楚地暴露了他的致命问题所在,即:他实际上没有盟友;同大国博弈,他手里完全没有牌。小国只靠战术,同大国博弈是没有机会的。我们从此次朝鲜的失败中,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就在此次北约会议前,朝鲜官员还以其一贯喜欢展现的大国胜利者姿态,多次威胁美国就朝核问题如何与以自己合作。12月3日,朝鲜副外长李泰成继续警告美国时间不多了,要求拿出朝鲜所能解决的朝鲜核武和双边关系方案,若如此,金正恩愿意最后和特朗普谈一谈。结果特朗普12月3日一到欧洲后,就时隔两年再次以侮辱性口吻把金正恩称为“火箭人”,并警告金正恩:朝鲜要“落实无核化协议”,“如有必要,美国也会使用武力”。必须说,对金正恩此次的讲话,特朗普可不是信口拈来,而是竞选连任将至而比较正式的,尤其考虑到“火箭人”这样的提法。这一下立即就让金正恩安静了下来,马上姿态全变,只字不敢再提承认朝鲜拥核地位等要求了。更糟糕的是,还明摆着退却了。

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长对特朗普发表的讲话说:“使用本国武力不仅仅是美国的特权,幸好阻止朝美之间物理冲突的唯一保证就是朝美首脑之间的亲密关系。”前半句话总算撑着挣回一点面子,当然没有敢说朝鲜习惯说的“会用武力”,而后半句话暴露出来的问题就严重了。因为是美国首先公开对朝鲜发出武力威胁的,而朝鲜的回答居然是“幸好阻止朝美之间物理冲突的唯一保证就是朝美首脑之间的亲密关系”。这话字面上看上去是说:美国对朝鲜使用了武力威胁,但朝鲜和美国关系亲密,不会打朝鲜。这里的逻辑实在找不到在哪里。事实是,这位总参谋长实际上是在面对美国武力威胁时对美国说:朝美关系很好,没必要对朝鲜动武力。这个人民军总参谋长通过朝中社向全世界发表的这个谈话,通篇最能说明问题的关键地方恰恰就在于此,遗憾的是,一些国家没能真正关注,包括韩国媒体。如此,朝鲜在美国武力威胁下的让步与退却,已是清清楚楚了,尽管后来又调整对美国的语言,但第一遍已经够了。

但麻烦在于这件事还没完。因为按照特朗普这种经历教育出来的人的逻辑,既然你惧怕美国的武力,当然下面是服从我了。既然没有实力与美国对战,逻辑结果当然只能是按照事大主义原则,用朝鲜自己的核导做投名状投靠美国了。可问题是中俄两家能答应朝鲜的转变吗?没有制约朝鲜的手段吗?尤其是中国。结果最要命的是,在下面如何解决朝鲜核导问题上,主动权基本上在特朗普一边了。而且,美国公民对朝鲜政权基本上是普遍反感,如此,要竞选连任的特朗普能给朝鲜多少实际利益呢?

金正恩的根本错误在于,面对不同的时代,采取了同样的外交博弈策略。

在金日成和金正日时代,朝鲜或者是有盟友的,或者是周边大国和美国及西方世界还没有像今天这样,有如此大范围的交换利益,因此金家父子用核武器可以影响曾经的盟友中国、苏联及俄罗斯。而今天,一方面各国都走上了不同的发展道路,这表明相关国家和朝鲜的利益及立场差异越来越大;另一方面,大国之间的现实利益日益水乳交融,为朝鲜而和其它大国兵戎相见,几乎毫无可能。更何况,朝鲜这样的社会制度和内外表现的国家拥核,本身从国际可信度来说就很低,安全度也无法被接受,因此不可能为各个国家所接纳。在当今大的国际环境下,金正恩的陈旧外交博弈策略,在“有必要美国也会使用武力”坦诚相告下,必然轻易被击碎,到长白山头去找感觉、做大决定,不解决任何问题。

可以肯定地说:在大国时代,小国的国际空间必然越来越小,更不要说拥核或者用武力来实现自己的梦想了,更何况其梦想是否现实,本身就是大问题。因此所谓的“反对事大主义”,不过就是金日成那个时代的人不完全、破损乃至虚幻的梦而已。

朝鲜年底后的发展态势

尽管金正恩公开在国内发布了月底召开劳动党中央全会的通知,但只要特朗普不放弃他的那句“朝鲜必须弃核,如果需要的话美国也会对朝鲜动武”的话,同时朝鲜也没有打算与美国动武,那朝鲜未来的基本态势,则并不难预测了。

经济上,朝鲜基本上只能自己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地发展经济了。在可能的情况下,在安理会制裁决议限制框架内,朝鲜只能和中国、俄罗斯进行有限制的经济合作。其中以下两点尤其值得观察:朝鲜向海外输出劳工、海产品出口,应当是看点,尽管收益有限。

但是,中国和俄罗斯在朝鲜独立自主发展经济中真正能发挥的作用,受到美国的实际立场和政策的影响。这里关键是中国会采取什么样的实际政策,其中的关键是:美国会否将中国对朝经贸关系与中美经贸关系相联系,以及中朝关系的实际状况届时是否正常。

核导问题上,我们目前基本可以肯定:美国和欧洲几乎不可能对朝鲜让步,尽管特朗普可能有部分深远考虑。

朝鲜的相对最佳拥核目标目前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冻结现有核导力量;但实际保有拥核地位,成为亚洲的印度和巴基斯坦。但是,特朗普眼下就要竞选连任美国总统,即便想利用朝鲜核导为美国所利用,目前国内的竞选风险也很大。因此,在朝鲜核导现状下,同意朝鲜实际拥核目标的可能性很小。特朗普毫不犹豫地警告朝鲜说“必要时美国也会对朝鲜动武”,也说明了这一点。

欧洲则更不可能,因为这是欧洲反朝核的一贯立场和政策,更何况现在欧盟新政府刚刚就职,绝不可能同意朝鲜的拥核立场;而且,如果特朗普试图对朝鲜核导让步,以换取利用朝鲜和朝鲜核导为己所用的话,欧洲还可以用朝鲜弃核制约特朗普政府,过去几个月来,欧洲一直在欧美之间和联合国安理会这样做。

中国支持朝鲜拥核同样可能性不大。当前的现实是:只要中国继续与美国在经贸上谈判和博弈,同时高度重视当前与未来同欧洲的经济合作,中国与欧美在朝核的利益上就是一致的,否则中国很难与它们合作,这不是朝鲜的问题,而是中国自己的切身利益问题。而且,中国领导人在朝鲜拥核立场上为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事实上也一直以“朝鲜半岛无核化”和希望朝美之间围绕半岛无核化的磋商“谈下去并谈出成果”等立场方式要求朝鲜弃核。同时,在朝鲜拥核、以及给朝鲜实际经济援助方面,中国并没有给朝鲜大的实际支持。否则不仅美欧都会反对中国,甚至在在中国国内,朝核问题都会成为政治问题,除非朝鲜通过中国在核导方面向国际社会做出重大让步。但风险是,朝鲜的诚信有问题,一旦朝鲜反悔,全世界的压力都会集中到中国。

同样,俄罗斯支持朝鲜能做的事也不多,在利益上也不愿意。俄罗斯即便给朝鲜有限的军事援助,朝鲜也没有胜利的可能;而且即便胜利,朝鲜对俄罗斯的实际价值也很有限,绝对不值得俄罗斯冒大的风险与美国和整个西方世界冲突和对立。还有最要命的是:朝鲜的可信度问题,朝鲜的信誉问题,前苏联时代就领教过了。

鉴于上述态现实,朝鲜的未来发展态势可以预见的应该是:除非美国允许朝鲜实际拥核,或者朝鲜与美国武力冲突,否则第一步朝鲜应该对美国大幅度有限核让步,然后核力量会被美国半瘫痪,实现暂时性弃核;美国在外交和政治上会压迫朝鲜合作;朝鲜的家族领导在国内地位下降。

上述前提必须要中国对朝鲜的弃核事实予以认可,如果美国暗中实际保留部分朝鲜核力量的话,中国在朝鲜成为美国半盟友情形下,很难对朝鲜让步。

同时,朝鲜开展大规模经济建设同样前景渺茫。因为中国很难在上述朝鲜倒向西方的前提下,大规模经济援助或投资朝鲜,除非朝鲜彻底弃核并承认中国在半岛的影响力。同样,美国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基本上不大愿意投资朝鲜,而需要日本和韩国援助,这也是特朗普曾经的计划。而朝鲜很难在经济上受到中国制裁或限制前提下,把未来的经济发展倒向西方世界,关键原因在于:作为这种社会制度的小国,朝鲜在安全上不敢这样做。于是,朝鲜经济的发展前景也就显而易见了。

上述前景是朝鲜社会制度下家族统治至上逻辑的必然结果,它实际上也是朝鲜国内最重要的根本问题,是这种国家一切的前提,最终制约了朝鲜的前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朝核上周的初步结局与未来发展态势

发布日期:2019-12-09 06:49
摘要:初步结果已经揭晓,朝鲜在核导问题上和美国的博弈大势已现,几乎很难宣布自己为有核国家或者讨价还价了。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朝鲜半岛局势的初步结果已经揭晓:朝鲜在核导问题上和美国的博弈大势已现,几乎很难宣布自己为有核国家或者讨价还价了。不过金正恩在国内12月4日已经要求月底召开劳动党全会,确定下一步对美对策。但说一千道一万,还想拿自己那点核导力量胁迫他国达到目的,肯定是不行了。因为那样不仅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甚至等到危机降临时,谁都很难提供实质援助了,因为是朝鲜公开违反安理会涉朝核问题决议,还以此胁迫别人就范,包括对待自己的南方同胞。如果还想将自己的核力量当做献给美国的工具以寻求机会,那也要问问自己周边的其他国家力量如何反应。届时,就连美国公众都几乎集体反对的朝鲜政府,无疑将成为众矢之的。

从去年平昌冬奥会以来顺风顺水的金正恩,此刻确实相当麻烦。

金正恩没有盟友、无力与大国博弈

此次金正恩对特朗普策略的失败,非常清楚地暴露了他的致命问题所在,即:他实际上没有盟友;同大国博弈,他手里完全没有牌。小国只靠战术,同大国博弈是没有机会的。我们从此次朝鲜的失败中,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就在此次北约会议前,朝鲜官员还以其一贯喜欢展现的大国胜利者姿态,多次威胁美国就朝核问题如何与以自己合作。12月3日,朝鲜副外长李泰成继续警告美国时间不多了,要求拿出朝鲜所能解决的朝鲜核武和双边关系方案,若如此,金正恩愿意最后和特朗普谈一谈。结果特朗普12月3日一到欧洲后,就时隔两年再次以侮辱性口吻把金正恩称为“火箭人”,并警告金正恩:朝鲜要“落实无核化协议”,“如有必要,美国也会使用武力”。必须说,对金正恩此次的讲话,特朗普可不是信口拈来,而是竞选连任将至而比较正式的,尤其考虑到“火箭人”这样的提法。这一下立即就让金正恩安静了下来,马上姿态全变,只字不敢再提承认朝鲜拥核地位等要求了。更糟糕的是,还明摆着退却了。

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长对特朗普发表的讲话说:“使用本国武力不仅仅是美国的特权,幸好阻止朝美之间物理冲突的唯一保证就是朝美首脑之间的亲密关系。”前半句话总算撑着挣回一点面子,当然没有敢说朝鲜习惯说的“会用武力”,而后半句话暴露出来的问题就严重了。因为是美国首先公开对朝鲜发出武力威胁的,而朝鲜的回答居然是“幸好阻止朝美之间物理冲突的唯一保证就是朝美首脑之间的亲密关系”。这话字面上看上去是说:美国对朝鲜使用了武力威胁,但朝鲜和美国关系亲密,不会打朝鲜。这里的逻辑实在找不到在哪里。事实是,这位总参谋长实际上是在面对美国武力威胁时对美国说:朝美关系很好,没必要对朝鲜动武力。这个人民军总参谋长通过朝中社向全世界发表的这个谈话,通篇最能说明问题的关键地方恰恰就在于此,遗憾的是,一些国家没能真正关注,包括韩国媒体。如此,朝鲜在美国武力威胁下的让步与退却,已是清清楚楚了,尽管后来又调整对美国的语言,但第一遍已经够了。

但麻烦在于这件事还没完。因为按照特朗普这种经历教育出来的人的逻辑,既然你惧怕美国的武力,当然下面是服从我了。既然没有实力与美国对战,逻辑结果当然只能是按照事大主义原则,用朝鲜自己的核导做投名状投靠美国了。可问题是中俄两家能答应朝鲜的转变吗?没有制约朝鲜的手段吗?尤其是中国。结果最要命的是,在下面如何解决朝鲜核导问题上,主动权基本上在特朗普一边了。而且,美国公民对朝鲜政权基本上是普遍反感,如此,要竞选连任的特朗普能给朝鲜多少实际利益呢?

金正恩的根本错误在于,面对不同的时代,采取了同样的外交博弈策略。

在金日成和金正日时代,朝鲜或者是有盟友的,或者是周边大国和美国及西方世界还没有像今天这样,有如此大范围的交换利益,因此金家父子用核武器可以影响曾经的盟友中国、苏联及俄罗斯。而今天,一方面各国都走上了不同的发展道路,这表明相关国家和朝鲜的利益及立场差异越来越大;另一方面,大国之间的现实利益日益水乳交融,为朝鲜而和其它大国兵戎相见,几乎毫无可能。更何况,朝鲜这样的社会制度和内外表现的国家拥核,本身从国际可信度来说就很低,安全度也无法被接受,因此不可能为各个国家所接纳。在当今大的国际环境下,金正恩的陈旧外交博弈策略,在“有必要美国也会使用武力”坦诚相告下,必然轻易被击碎,到长白山头去找感觉、做大决定,不解决任何问题。

可以肯定地说:在大国时代,小国的国际空间必然越来越小,更不要说拥核或者用武力来实现自己的梦想了,更何况其梦想是否现实,本身就是大问题。因此所谓的“反对事大主义”,不过就是金日成那个时代的人不完全、破损乃至虚幻的梦而已。

朝鲜年底后的发展态势

尽管金正恩公开在国内发布了月底召开劳动党中央全会的通知,但只要特朗普不放弃他的那句“朝鲜必须弃核,如果需要的话美国也会对朝鲜动武”的话,同时朝鲜也没有打算与美国动武,那朝鲜未来的基本态势,则并不难预测了。

经济上,朝鲜基本上只能自己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地发展经济了。在可能的情况下,在安理会制裁决议限制框架内,朝鲜只能和中国、俄罗斯进行有限制的经济合作。其中以下两点尤其值得观察:朝鲜向海外输出劳工、海产品出口,应当是看点,尽管收益有限。

但是,中国和俄罗斯在朝鲜独立自主发展经济中真正能发挥的作用,受到美国的实际立场和政策的影响。这里关键是中国会采取什么样的实际政策,其中的关键是:美国会否将中国对朝经贸关系与中美经贸关系相联系,以及中朝关系的实际状况届时是否正常。

核导问题上,我们目前基本可以肯定:美国和欧洲几乎不可能对朝鲜让步,尽管特朗普可能有部分深远考虑。

朝鲜的相对最佳拥核目标目前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冻结现有核导力量;但实际保有拥核地位,成为亚洲的印度和巴基斯坦。但是,特朗普眼下就要竞选连任美国总统,即便想利用朝鲜核导为美国所利用,目前国内的竞选风险也很大。因此,在朝鲜核导现状下,同意朝鲜实际拥核目标的可能性很小。特朗普毫不犹豫地警告朝鲜说“必要时美国也会对朝鲜动武”,也说明了这一点。

欧洲则更不可能,因为这是欧洲反朝核的一贯立场和政策,更何况现在欧盟新政府刚刚就职,绝不可能同意朝鲜的拥核立场;而且,如果特朗普试图对朝鲜核导让步,以换取利用朝鲜和朝鲜核导为己所用的话,欧洲还可以用朝鲜弃核制约特朗普政府,过去几个月来,欧洲一直在欧美之间和联合国安理会这样做。

中国支持朝鲜拥核同样可能性不大。当前的现实是:只要中国继续与美国在经贸上谈判和博弈,同时高度重视当前与未来同欧洲的经济合作,中国与欧美在朝核的利益上就是一致的,否则中国很难与它们合作,这不是朝鲜的问题,而是中国自己的切身利益问题。而且,中国领导人在朝鲜拥核立场上为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事实上也一直以“朝鲜半岛无核化”和希望朝美之间围绕半岛无核化的磋商“谈下去并谈出成果”等立场方式要求朝鲜弃核。同时,在朝鲜拥核、以及给朝鲜实际经济援助方面,中国并没有给朝鲜大的实际支持。否则不仅美欧都会反对中国,甚至在在中国国内,朝核问题都会成为政治问题,除非朝鲜通过中国在核导方面向国际社会做出重大让步。但风险是,朝鲜的诚信有问题,一旦朝鲜反悔,全世界的压力都会集中到中国。

同样,俄罗斯支持朝鲜能做的事也不多,在利益上也不愿意。俄罗斯即便给朝鲜有限的军事援助,朝鲜也没有胜利的可能;而且即便胜利,朝鲜对俄罗斯的实际价值也很有限,绝对不值得俄罗斯冒大的风险与美国和整个西方世界冲突和对立。还有最要命的是:朝鲜的可信度问题,朝鲜的信誉问题,前苏联时代就领教过了。

鉴于上述态现实,朝鲜的未来发展态势可以预见的应该是:除非美国允许朝鲜实际拥核,或者朝鲜与美国武力冲突,否则第一步朝鲜应该对美国大幅度有限核让步,然后核力量会被美国半瘫痪,实现暂时性弃核;美国在外交和政治上会压迫朝鲜合作;朝鲜的家族领导在国内地位下降。

上述前提必须要中国对朝鲜的弃核事实予以认可,如果美国暗中实际保留部分朝鲜核力量的话,中国在朝鲜成为美国半盟友情形下,很难对朝鲜让步。

同时,朝鲜开展大规模经济建设同样前景渺茫。因为中国很难在上述朝鲜倒向西方的前提下,大规模经济援助或投资朝鲜,除非朝鲜彻底弃核并承认中国在半岛的影响力。同样,美国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基本上不大愿意投资朝鲜,而需要日本和韩国援助,这也是特朗普曾经的计划。而朝鲜很难在经济上受到中国制裁或限制前提下,把未来的经济发展倒向西方世界,关键原因在于:作为这种社会制度的小国,朝鲜在安全上不敢这样做。于是,朝鲜经济的发展前景也就显而易见了。

上述前景是朝鲜社会制度下家族统治至上逻辑的必然结果,它实际上也是朝鲜国内最重要的根本问题,是这种国家一切的前提,最终制约了朝鲜的前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初步结果已经揭晓,朝鲜在核导问题上和美国的博弈大势已现,几乎很难宣布自己为有核国家或者讨价还价了。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朝鲜半岛局势的初步结果已经揭晓:朝鲜在核导问题上和美国的博弈大势已现,几乎很难宣布自己为有核国家或者讨价还价了。不过金正恩在国内12月4日已经要求月底召开劳动党全会,确定下一步对美对策。但说一千道一万,还想拿自己那点核导力量胁迫他国达到目的,肯定是不行了。因为那样不仅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甚至等到危机降临时,谁都很难提供实质援助了,因为是朝鲜公开违反安理会涉朝核问题决议,还以此胁迫别人就范,包括对待自己的南方同胞。如果还想将自己的核力量当做献给美国的工具以寻求机会,那也要问问自己周边的其他国家力量如何反应。届时,就连美国公众都几乎集体反对的朝鲜政府,无疑将成为众矢之的。

从去年平昌冬奥会以来顺风顺水的金正恩,此刻确实相当麻烦。

金正恩没有盟友、无力与大国博弈

此次金正恩对特朗普策略的失败,非常清楚地暴露了他的致命问题所在,即:他实际上没有盟友;同大国博弈,他手里完全没有牌。小国只靠战术,同大国博弈是没有机会的。我们从此次朝鲜的失败中,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就在此次北约会议前,朝鲜官员还以其一贯喜欢展现的大国胜利者姿态,多次威胁美国就朝核问题如何与以自己合作。12月3日,朝鲜副外长李泰成继续警告美国时间不多了,要求拿出朝鲜所能解决的朝鲜核武和双边关系方案,若如此,金正恩愿意最后和特朗普谈一谈。结果特朗普12月3日一到欧洲后,就时隔两年再次以侮辱性口吻把金正恩称为“火箭人”,并警告金正恩:朝鲜要“落实无核化协议”,“如有必要,美国也会使用武力”。必须说,对金正恩此次的讲话,特朗普可不是信口拈来,而是竞选连任将至而比较正式的,尤其考虑到“火箭人”这样的提法。这一下立即就让金正恩安静了下来,马上姿态全变,只字不敢再提承认朝鲜拥核地位等要求了。更糟糕的是,还明摆着退却了。

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长对特朗普发表的讲话说:“使用本国武力不仅仅是美国的特权,幸好阻止朝美之间物理冲突的唯一保证就是朝美首脑之间的亲密关系。”前半句话总算撑着挣回一点面子,当然没有敢说朝鲜习惯说的“会用武力”,而后半句话暴露出来的问题就严重了。因为是美国首先公开对朝鲜发出武力威胁的,而朝鲜的回答居然是“幸好阻止朝美之间物理冲突的唯一保证就是朝美首脑之间的亲密关系”。这话字面上看上去是说:美国对朝鲜使用了武力威胁,但朝鲜和美国关系亲密,不会打朝鲜。这里的逻辑实在找不到在哪里。事实是,这位总参谋长实际上是在面对美国武力威胁时对美国说:朝美关系很好,没必要对朝鲜动武力。这个人民军总参谋长通过朝中社向全世界发表的这个谈话,通篇最能说明问题的关键地方恰恰就在于此,遗憾的是,一些国家没能真正关注,包括韩国媒体。如此,朝鲜在美国武力威胁下的让步与退却,已是清清楚楚了,尽管后来又调整对美国的语言,但第一遍已经够了。

但麻烦在于这件事还没完。因为按照特朗普这种经历教育出来的人的逻辑,既然你惧怕美国的武力,当然下面是服从我了。既然没有实力与美国对战,逻辑结果当然只能是按照事大主义原则,用朝鲜自己的核导做投名状投靠美国了。可问题是中俄两家能答应朝鲜的转变吗?没有制约朝鲜的手段吗?尤其是中国。结果最要命的是,在下面如何解决朝鲜核导问题上,主动权基本上在特朗普一边了。而且,美国公民对朝鲜政权基本上是普遍反感,如此,要竞选连任的特朗普能给朝鲜多少实际利益呢?

金正恩的根本错误在于,面对不同的时代,采取了同样的外交博弈策略。

在金日成和金正日时代,朝鲜或者是有盟友的,或者是周边大国和美国及西方世界还没有像今天这样,有如此大范围的交换利益,因此金家父子用核武器可以影响曾经的盟友中国、苏联及俄罗斯。而今天,一方面各国都走上了不同的发展道路,这表明相关国家和朝鲜的利益及立场差异越来越大;另一方面,大国之间的现实利益日益水乳交融,为朝鲜而和其它大国兵戎相见,几乎毫无可能。更何况,朝鲜这样的社会制度和内外表现的国家拥核,本身从国际可信度来说就很低,安全度也无法被接受,因此不可能为各个国家所接纳。在当今大的国际环境下,金正恩的陈旧外交博弈策略,在“有必要美国也会使用武力”坦诚相告下,必然轻易被击碎,到长白山头去找感觉、做大决定,不解决任何问题。

可以肯定地说:在大国时代,小国的国际空间必然越来越小,更不要说拥核或者用武力来实现自己的梦想了,更何况其梦想是否现实,本身就是大问题。因此所谓的“反对事大主义”,不过就是金日成那个时代的人不完全、破损乃至虚幻的梦而已。

朝鲜年底后的发展态势

尽管金正恩公开在国内发布了月底召开劳动党中央全会的通知,但只要特朗普不放弃他的那句“朝鲜必须弃核,如果需要的话美国也会对朝鲜动武”的话,同时朝鲜也没有打算与美国动武,那朝鲜未来的基本态势,则并不难预测了。

经济上,朝鲜基本上只能自己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地发展经济了。在可能的情况下,在安理会制裁决议限制框架内,朝鲜只能和中国、俄罗斯进行有限制的经济合作。其中以下两点尤其值得观察:朝鲜向海外输出劳工、海产品出口,应当是看点,尽管收益有限。

但是,中国和俄罗斯在朝鲜独立自主发展经济中真正能发挥的作用,受到美国的实际立场和政策的影响。这里关键是中国会采取什么样的实际政策,其中的关键是:美国会否将中国对朝经贸关系与中美经贸关系相联系,以及中朝关系的实际状况届时是否正常。

核导问题上,我们目前基本可以肯定:美国和欧洲几乎不可能对朝鲜让步,尽管特朗普可能有部分深远考虑。

朝鲜的相对最佳拥核目标目前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冻结现有核导力量;但实际保有拥核地位,成为亚洲的印度和巴基斯坦。但是,特朗普眼下就要竞选连任美国总统,即便想利用朝鲜核导为美国所利用,目前国内的竞选风险也很大。因此,在朝鲜核导现状下,同意朝鲜实际拥核目标的可能性很小。特朗普毫不犹豫地警告朝鲜说“必要时美国也会对朝鲜动武”,也说明了这一点。

欧洲则更不可能,因为这是欧洲反朝核的一贯立场和政策,更何况现在欧盟新政府刚刚就职,绝不可能同意朝鲜的拥核立场;而且,如果特朗普试图对朝鲜核导让步,以换取利用朝鲜和朝鲜核导为己所用的话,欧洲还可以用朝鲜弃核制约特朗普政府,过去几个月来,欧洲一直在欧美之间和联合国安理会这样做。

中国支持朝鲜拥核同样可能性不大。当前的现实是:只要中国继续与美国在经贸上谈判和博弈,同时高度重视当前与未来同欧洲的经济合作,中国与欧美在朝核的利益上就是一致的,否则中国很难与它们合作,这不是朝鲜的问题,而是中国自己的切身利益问题。而且,中国领导人在朝鲜拥核立场上为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事实上也一直以“朝鲜半岛无核化”和希望朝美之间围绕半岛无核化的磋商“谈下去并谈出成果”等立场方式要求朝鲜弃核。同时,在朝鲜拥核、以及给朝鲜实际经济援助方面,中国并没有给朝鲜大的实际支持。否则不仅美欧都会反对中国,甚至在在中国国内,朝核问题都会成为政治问题,除非朝鲜通过中国在核导方面向国际社会做出重大让步。但风险是,朝鲜的诚信有问题,一旦朝鲜反悔,全世界的压力都会集中到中国。

同样,俄罗斯支持朝鲜能做的事也不多,在利益上也不愿意。俄罗斯即便给朝鲜有限的军事援助,朝鲜也没有胜利的可能;而且即便胜利,朝鲜对俄罗斯的实际价值也很有限,绝对不值得俄罗斯冒大的风险与美国和整个西方世界冲突和对立。还有最要命的是:朝鲜的可信度问题,朝鲜的信誉问题,前苏联时代就领教过了。

鉴于上述态现实,朝鲜的未来发展态势可以预见的应该是:除非美国允许朝鲜实际拥核,或者朝鲜与美国武力冲突,否则第一步朝鲜应该对美国大幅度有限核让步,然后核力量会被美国半瘫痪,实现暂时性弃核;美国在外交和政治上会压迫朝鲜合作;朝鲜的家族领导在国内地位下降。

上述前提必须要中国对朝鲜的弃核事实予以认可,如果美国暗中实际保留部分朝鲜核力量的话,中国在朝鲜成为美国半盟友情形下,很难对朝鲜让步。

同时,朝鲜开展大规模经济建设同样前景渺茫。因为中国很难在上述朝鲜倒向西方的前提下,大规模经济援助或投资朝鲜,除非朝鲜彻底弃核并承认中国在半岛的影响力。同样,美国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基本上不大愿意投资朝鲜,而需要日本和韩国援助,这也是特朗普曾经的计划。而朝鲜很难在经济上受到中国制裁或限制前提下,把未来的经济发展倒向西方世界,关键原因在于:作为这种社会制度的小国,朝鲜在安全上不敢这样做。于是,朝鲜经济的发展前景也就显而易见了。

上述前景是朝鲜社会制度下家族统治至上逻辑的必然结果,它实际上也是朝鲜国内最重要的根本问题,是这种国家一切的前提,最终制约了朝鲜的前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