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资料显示国有金融机构已向陷入困境的私营企业发放逾1600亿元的贷款,但部分企业接受救助后依然出现债务违约。



孙昱 , 刘心宁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私营公司接受政府救助后依然出现债务违约,这让人对北京方面动用公共资金救助上市公司的努力产生质疑。

去年,北京方面启动了规模最大的、由政府牵头的行动之一来拯救陷入困境的私营企业。在此之前,股价下跌打击了所谓的“股权质押融资”——公司可以用自己的股票作为抵押来借款。

公开资料显示,自2018年8月救助行动开始以来,共339家上市私营企业接受了政府救助,其中有75家后来在地方法院命令其缴款后仍拒不付款。

“政府救助助长了道德风险和寻租行为。”TS Lombard经济学家Bo Zhuang说,“它是通过制造长期问题来解决短期问题。”

这些救助是中国重振负债累累的私营部门的举措之一。私营部门是中国最大的纳税人和雇主,但受到了经济放缓的打击。

金融信息提供商东方财富信息(East Money Information)表示,包括投资基金公司、券商和保险公司在内的国有金融机构,已以股票质押贷款的形式,向在上海和深圳证交所上市的陷入困境的私营企业发放了逾1600亿元人民币(合227亿美元)贷款。

接受救助的大多是私营部门的制造商。它们在前几年股价高企时发放的前几轮股票质押贷款变成不良贷款后,陷入了困境。

基准股指——沪深300指数(CSI 300)去年暴跌30%,这使这些借款人难以按照发放贷款时设定的价格回购股票,从而陷入流动性危机。

这场动荡促使北京方面介入,原因是担心其中一些企业(许多是大型雇主)可能倒闭,并对当地经济造成严重破坏。

救助计划虽然为陷入困境的私营企业带来了一线生机,但并没有激励它们对业务进行彻底改革,以提高盈利能力。

例如,法庭记录显示,深圳文科园林股份有限公司(Wenke Landscape Co)在今年5月从一家市政府所有的投资基金公司获得3.1亿元人民币的股票质押贷款后,总共拖欠了3笔款项,总价值927953元人民币。

文科的一位官员表示,在经济低迷时期出现逾期欠款是“正常的”。这位官员说:“法院的裁决与我们收到的政府救助资金无关。”

然而,一位驻上海的基金经理表示,接受救助的公司要么管理上存在问题,要么业务模式上存在问题。

“他们不是因为一个一次性的错误而陷入困境的。”这位投资者说,“他们陷入困境是因为他们是糟糕的公司。”

资金救助的局限性促使一些城市更进一步,收购陷入困境的公司,并组建新的管理层。

研究显示,地方政府已购买了十多家受股权质押危机冲击的私营企业的控股权,但即便是其中一些企业,违约仍在继续。

在中国东部的龙岩市,两个月前,当地政府任命一名前官员担任爱迪尔珠宝实业股份有限公司(Ideal Jewelry Industrial Co)总裁。此前,一家政府支持的投资集团以2.17亿元人民币收购了该公司控股权。

这场股票质押危机的受害者,爱迪尔珠宝的董事会秘书孙海龙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此次管理层重组将“改善公司治理,明确责任”。

但上个月,爱迪尔仍未向供应商付款。

“这些企业的倒闭可能会引发一系列经济和社会问题,这是事实。”智库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CCIEE)经济学家王军说,“但由于陷入困境的公司认为政府有义务帮助他们,因此第一轮救助可能会导致第二轮和第三轮救助。”

王军表示,北京方面应该让陷入困境的私营企业破产,而不该救助它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对私营企业的救助未能阻止违约

发布日期:2019-12-07 06:56
摘要:资料显示国有金融机构已向陷入困境的私营企业发放逾1600亿元的贷款,但部分企业接受救助后依然出现债务违约。



孙昱 , 刘心宁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私营公司接受政府救助后依然出现债务违约,这让人对北京方面动用公共资金救助上市公司的努力产生质疑。

去年,北京方面启动了规模最大的、由政府牵头的行动之一来拯救陷入困境的私营企业。在此之前,股价下跌打击了所谓的“股权质押融资”——公司可以用自己的股票作为抵押来借款。

公开资料显示,自2018年8月救助行动开始以来,共339家上市私营企业接受了政府救助,其中有75家后来在地方法院命令其缴款后仍拒不付款。

“政府救助助长了道德风险和寻租行为。”TS Lombard经济学家Bo Zhuang说,“它是通过制造长期问题来解决短期问题。”

这些救助是中国重振负债累累的私营部门的举措之一。私营部门是中国最大的纳税人和雇主,但受到了经济放缓的打击。

金融信息提供商东方财富信息(East Money Information)表示,包括投资基金公司、券商和保险公司在内的国有金融机构,已以股票质押贷款的形式,向在上海和深圳证交所上市的陷入困境的私营企业发放了逾1600亿元人民币(合227亿美元)贷款。

接受救助的大多是私营部门的制造商。它们在前几年股价高企时发放的前几轮股票质押贷款变成不良贷款后,陷入了困境。

基准股指——沪深300指数(CSI 300)去年暴跌30%,这使这些借款人难以按照发放贷款时设定的价格回购股票,从而陷入流动性危机。

这场动荡促使北京方面介入,原因是担心其中一些企业(许多是大型雇主)可能倒闭,并对当地经济造成严重破坏。

救助计划虽然为陷入困境的私营企业带来了一线生机,但并没有激励它们对业务进行彻底改革,以提高盈利能力。

例如,法庭记录显示,深圳文科园林股份有限公司(Wenke Landscape Co)在今年5月从一家市政府所有的投资基金公司获得3.1亿元人民币的股票质押贷款后,总共拖欠了3笔款项,总价值927953元人民币。

文科的一位官员表示,在经济低迷时期出现逾期欠款是“正常的”。这位官员说:“法院的裁决与我们收到的政府救助资金无关。”

然而,一位驻上海的基金经理表示,接受救助的公司要么管理上存在问题,要么业务模式上存在问题。

“他们不是因为一个一次性的错误而陷入困境的。”这位投资者说,“他们陷入困境是因为他们是糟糕的公司。”

资金救助的局限性促使一些城市更进一步,收购陷入困境的公司,并组建新的管理层。

研究显示,地方政府已购买了十多家受股权质押危机冲击的私营企业的控股权,但即便是其中一些企业,违约仍在继续。

在中国东部的龙岩市,两个月前,当地政府任命一名前官员担任爱迪尔珠宝实业股份有限公司(Ideal Jewelry Industrial Co)总裁。此前,一家政府支持的投资集团以2.17亿元人民币收购了该公司控股权。

这场股票质押危机的受害者,爱迪尔珠宝的董事会秘书孙海龙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此次管理层重组将“改善公司治理,明确责任”。

但上个月,爱迪尔仍未向供应商付款。

“这些企业的倒闭可能会引发一系列经济和社会问题,这是事实。”智库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CCIEE)经济学家王军说,“但由于陷入困境的公司认为政府有义务帮助他们,因此第一轮救助可能会导致第二轮和第三轮救助。”

王军表示,北京方面应该让陷入困境的私营企业破产,而不该救助它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资料显示国有金融机构已向陷入困境的私营企业发放逾1600亿元的贷款,但部分企业接受救助后依然出现债务违约。



孙昱 , 刘心宁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私营公司接受政府救助后依然出现债务违约,这让人对北京方面动用公共资金救助上市公司的努力产生质疑。

去年,北京方面启动了规模最大的、由政府牵头的行动之一来拯救陷入困境的私营企业。在此之前,股价下跌打击了所谓的“股权质押融资”——公司可以用自己的股票作为抵押来借款。

公开资料显示,自2018年8月救助行动开始以来,共339家上市私营企业接受了政府救助,其中有75家后来在地方法院命令其缴款后仍拒不付款。

“政府救助助长了道德风险和寻租行为。”TS Lombard经济学家Bo Zhuang说,“它是通过制造长期问题来解决短期问题。”

这些救助是中国重振负债累累的私营部门的举措之一。私营部门是中国最大的纳税人和雇主,但受到了经济放缓的打击。

金融信息提供商东方财富信息(East Money Information)表示,包括投资基金公司、券商和保险公司在内的国有金融机构,已以股票质押贷款的形式,向在上海和深圳证交所上市的陷入困境的私营企业发放了逾1600亿元人民币(合227亿美元)贷款。

接受救助的大多是私营部门的制造商。它们在前几年股价高企时发放的前几轮股票质押贷款变成不良贷款后,陷入了困境。

基准股指——沪深300指数(CSI 300)去年暴跌30%,这使这些借款人难以按照发放贷款时设定的价格回购股票,从而陷入流动性危机。

这场动荡促使北京方面介入,原因是担心其中一些企业(许多是大型雇主)可能倒闭,并对当地经济造成严重破坏。

救助计划虽然为陷入困境的私营企业带来了一线生机,但并没有激励它们对业务进行彻底改革,以提高盈利能力。

例如,法庭记录显示,深圳文科园林股份有限公司(Wenke Landscape Co)在今年5月从一家市政府所有的投资基金公司获得3.1亿元人民币的股票质押贷款后,总共拖欠了3笔款项,总价值927953元人民币。

文科的一位官员表示,在经济低迷时期出现逾期欠款是“正常的”。这位官员说:“法院的裁决与我们收到的政府救助资金无关。”

然而,一位驻上海的基金经理表示,接受救助的公司要么管理上存在问题,要么业务模式上存在问题。

“他们不是因为一个一次性的错误而陷入困境的。”这位投资者说,“他们陷入困境是因为他们是糟糕的公司。”

资金救助的局限性促使一些城市更进一步,收购陷入困境的公司,并组建新的管理层。

研究显示,地方政府已购买了十多家受股权质押危机冲击的私营企业的控股权,但即便是其中一些企业,违约仍在继续。

在中国东部的龙岩市,两个月前,当地政府任命一名前官员担任爱迪尔珠宝实业股份有限公司(Ideal Jewelry Industrial Co)总裁。此前,一家政府支持的投资集团以2.17亿元人民币收购了该公司控股权。

这场股票质押危机的受害者,爱迪尔珠宝的董事会秘书孙海龙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此次管理层重组将“改善公司治理,明确责任”。

但上个月,爱迪尔仍未向供应商付款。

“这些企业的倒闭可能会引发一系列经济和社会问题,这是事实。”智库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CCIEE)经济学家王军说,“但由于陷入困境的公司认为政府有义务帮助他们,因此第一轮救助可能会导致第二轮和第三轮救助。”

王军表示,北京方面应该让陷入困境的私营企业破产,而不该救助它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对私营企业的救助未能阻止违约

发布日期:2019-12-07 06:56
摘要:资料显示国有金融机构已向陷入困境的私营企业发放逾1600亿元的贷款,但部分企业接受救助后依然出现债务违约。



孙昱 , 刘心宁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私营公司接受政府救助后依然出现债务违约,这让人对北京方面动用公共资金救助上市公司的努力产生质疑。

去年,北京方面启动了规模最大的、由政府牵头的行动之一来拯救陷入困境的私营企业。在此之前,股价下跌打击了所谓的“股权质押融资”——公司可以用自己的股票作为抵押来借款。

公开资料显示,自2018年8月救助行动开始以来,共339家上市私营企业接受了政府救助,其中有75家后来在地方法院命令其缴款后仍拒不付款。

“政府救助助长了道德风险和寻租行为。”TS Lombard经济学家Bo Zhuang说,“它是通过制造长期问题来解决短期问题。”

这些救助是中国重振负债累累的私营部门的举措之一。私营部门是中国最大的纳税人和雇主,但受到了经济放缓的打击。

金融信息提供商东方财富信息(East Money Information)表示,包括投资基金公司、券商和保险公司在内的国有金融机构,已以股票质押贷款的形式,向在上海和深圳证交所上市的陷入困境的私营企业发放了逾1600亿元人民币(合227亿美元)贷款。

接受救助的大多是私营部门的制造商。它们在前几年股价高企时发放的前几轮股票质押贷款变成不良贷款后,陷入了困境。

基准股指——沪深300指数(CSI 300)去年暴跌30%,这使这些借款人难以按照发放贷款时设定的价格回购股票,从而陷入流动性危机。

这场动荡促使北京方面介入,原因是担心其中一些企业(许多是大型雇主)可能倒闭,并对当地经济造成严重破坏。

救助计划虽然为陷入困境的私营企业带来了一线生机,但并没有激励它们对业务进行彻底改革,以提高盈利能力。

例如,法庭记录显示,深圳文科园林股份有限公司(Wenke Landscape Co)在今年5月从一家市政府所有的投资基金公司获得3.1亿元人民币的股票质押贷款后,总共拖欠了3笔款项,总价值927953元人民币。

文科的一位官员表示,在经济低迷时期出现逾期欠款是“正常的”。这位官员说:“法院的裁决与我们收到的政府救助资金无关。”

然而,一位驻上海的基金经理表示,接受救助的公司要么管理上存在问题,要么业务模式上存在问题。

“他们不是因为一个一次性的错误而陷入困境的。”这位投资者说,“他们陷入困境是因为他们是糟糕的公司。”

资金救助的局限性促使一些城市更进一步,收购陷入困境的公司,并组建新的管理层。

研究显示,地方政府已购买了十多家受股权质押危机冲击的私营企业的控股权,但即便是其中一些企业,违约仍在继续。

在中国东部的龙岩市,两个月前,当地政府任命一名前官员担任爱迪尔珠宝实业股份有限公司(Ideal Jewelry Industrial Co)总裁。此前,一家政府支持的投资集团以2.17亿元人民币收购了该公司控股权。

这场股票质押危机的受害者,爱迪尔珠宝的董事会秘书孙海龙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此次管理层重组将“改善公司治理,明确责任”。

但上个月,爱迪尔仍未向供应商付款。

“这些企业的倒闭可能会引发一系列经济和社会问题,这是事实。”智库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CCIEE)经济学家王军说,“但由于陷入困境的公司认为政府有义务帮助他们,因此第一轮救助可能会导致第二轮和第三轮救助。”

王军表示,北京方面应该让陷入困境的私营企业破产,而不该救助它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资料显示国有金融机构已向陷入困境的私营企业发放逾1600亿元的贷款,但部分企业接受救助后依然出现债务违约。



孙昱 , 刘心宁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私营公司接受政府救助后依然出现债务违约,这让人对北京方面动用公共资金救助上市公司的努力产生质疑。

去年,北京方面启动了规模最大的、由政府牵头的行动之一来拯救陷入困境的私营企业。在此之前,股价下跌打击了所谓的“股权质押融资”——公司可以用自己的股票作为抵押来借款。

公开资料显示,自2018年8月救助行动开始以来,共339家上市私营企业接受了政府救助,其中有75家后来在地方法院命令其缴款后仍拒不付款。

“政府救助助长了道德风险和寻租行为。”TS Lombard经济学家Bo Zhuang说,“它是通过制造长期问题来解决短期问题。”

这些救助是中国重振负债累累的私营部门的举措之一。私营部门是中国最大的纳税人和雇主,但受到了经济放缓的打击。

金融信息提供商东方财富信息(East Money Information)表示,包括投资基金公司、券商和保险公司在内的国有金融机构,已以股票质押贷款的形式,向在上海和深圳证交所上市的陷入困境的私营企业发放了逾1600亿元人民币(合227亿美元)贷款。

接受救助的大多是私营部门的制造商。它们在前几年股价高企时发放的前几轮股票质押贷款变成不良贷款后,陷入了困境。

基准股指——沪深300指数(CSI 300)去年暴跌30%,这使这些借款人难以按照发放贷款时设定的价格回购股票,从而陷入流动性危机。

这场动荡促使北京方面介入,原因是担心其中一些企业(许多是大型雇主)可能倒闭,并对当地经济造成严重破坏。

救助计划虽然为陷入困境的私营企业带来了一线生机,但并没有激励它们对业务进行彻底改革,以提高盈利能力。

例如,法庭记录显示,深圳文科园林股份有限公司(Wenke Landscape Co)在今年5月从一家市政府所有的投资基金公司获得3.1亿元人民币的股票质押贷款后,总共拖欠了3笔款项,总价值927953元人民币。

文科的一位官员表示,在经济低迷时期出现逾期欠款是“正常的”。这位官员说:“法院的裁决与我们收到的政府救助资金无关。”

然而,一位驻上海的基金经理表示,接受救助的公司要么管理上存在问题,要么业务模式上存在问题。

“他们不是因为一个一次性的错误而陷入困境的。”这位投资者说,“他们陷入困境是因为他们是糟糕的公司。”

资金救助的局限性促使一些城市更进一步,收购陷入困境的公司,并组建新的管理层。

研究显示,地方政府已购买了十多家受股权质押危机冲击的私营企业的控股权,但即便是其中一些企业,违约仍在继续。

在中国东部的龙岩市,两个月前,当地政府任命一名前官员担任爱迪尔珠宝实业股份有限公司(Ideal Jewelry Industrial Co)总裁。此前,一家政府支持的投资集团以2.17亿元人民币收购了该公司控股权。

这场股票质押危机的受害者,爱迪尔珠宝的董事会秘书孙海龙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此次管理层重组将“改善公司治理,明确责任”。

但上个月,爱迪尔仍未向供应商付款。

“这些企业的倒闭可能会引发一系列经济和社会问题,这是事实。”智库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CCIEE)经济学家王军说,“但由于陷入困境的公司认为政府有义务帮助他们,因此第一轮救助可能会导致第二轮和第三轮救助。”

王军表示,北京方面应该让陷入困境的私营企业破产,而不该救助它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