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对市场情绪扰动最大的无疑是中美关系;另一大风险是中国经济的下行压力。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金融市场过去几个月来波动偏低、略显沉寂的局面,可能不会延续到2020年。当前市场顾虑的几大风险因素,都可能成为未来触发行情的导火索。

对市场情绪扰动最大的无疑是中美关系。已经不限于贸易领域的中美摩擦,2018年起就成为市场主要的风险驱动,2019年中国股汇走势随贸易谈判波折起伏。近期,人民币因特朗普讲话跌至逾五周低点,后又在中美向达成协议靠拢消息刺激下反弹,再此印证了这一点。

“市场目前已经充分预期中美之间冲突是长期的,如果中美谈判破裂,或者加快达成协议,那将对市场形成冲击,”德国商业银行资深经济学家周浩表示,美国大选里中国议题怎样出现,也将影响市场。

另一大风险是中国经济的下行压力。2020年GDP增速是否破6%?货币政策是继续保持克制还是更倾向稳增长?市场流动性和企业盈利预期的边际变化,都可能打破目前股债市场的窄幅波动。

法国巴黎银行汇率与本地市场策略主管季天鹤预计,中国GDP增速下行的大趋势仍在,但2020年可能会整体表现出更强的韧性,经济增长超预期是债券市场最大的风险。

港股跌出机会

尽管中美关系复杂多变和经济增速放缓,上证综指2019年仍升逾15%,迈向2014年以来最大年度升幅。港股下半年因示威活动承压,已基本回吐年内升幅。香港局势未见明朗,本地经济料出现十年来首次年度负增长,不过对于部分投资者而言,港股下跌提供了入场的好机会。

“未来最大的投资机会在港股,目前因为本地事件等原因,导致估值处于极低的状态,个股中不乏在内地运营非常好的公司,”美港资本合伙人张李冲表示,下半年开始已经把一部分A股的资产转到港股。

针对A股,张李冲表示,未来中国经济处于转型升级的时间段,行业和公司的分化会比较严重,做投资对判断的要求比较高。

前海开源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则更加乐观一些:中国经济下行压力等已在A股中得到反映,通过逆周期调节等方式,只要经济增速能够企稳,股市2020年将会延续回升态势,上证综指预计会有20%左右的涨幅。

债市难破局

中国经济进入十八大提出的2020年增长目标“决胜年”之际,更多逆周期调节政策呼之欲出。同时在猪通胀阴影下,2020年年初CPI面临“破5%”的压力。债市在两大多空因素夹击中,可能继续左右为难。

“短期看债券估值合理,但我们对于提高久期比较谨慎,”百达资产管理公司大中华区债券业务主管Cary Yeung在采访中表示,春节前食品价格可能推动物价走高,贸易谈判的乐观情绪和地方债发行也将制约利率下行。

海富通固定收益研究部总监莫迁认为,除了经济企稳和中美谈判之外,2020年一季度可能出现CPI和PPI共振上行的局面,是债市的一个风险点。

季天鹤则认为,2020年宏观环境可能有新变化,经常项目顺差反弹、汽车消费触底、贸易摩擦缓解、逆周期政策都将给基本面带来支撑。“预计2020年利率上行是主要行情,利率下行是间歇行情,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可能最高触及3.6%。”

人民币双向风险

2019年的人民币汇率随着贸易谈判进程大起大落,波幅近8%。考虑中国央行行长易纲近期撰文重申“保持币值稳定”和“保持汇率弹性”的表态,预计2020年人民币仍将保持双向波动。

在此基调下,许多市场人士对2020年人民币的展望给出了较宽的区间。招商银行首席外汇分析师李刘阳认为2020年人民币的波动区间是6.6-7.1;平安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张明则预测在6.7-7.1区间。

法国巴黎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陈兴动预测,2020年关税战不会进一步升级,且人民币汇率将反映可能的汇率协议、中国国际收支和经济基本面状况。他预计2020年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有望升至6.85。

彭博汇总的截至12月4日的机构预测中值仍显示偏空的整体基调,2020年一季度和年末的在岸人民币分别位于7.08和7.10,离岸人民币预测位于7.10和7.20。

“我认为2020年人民币表现会偏弱,可能会跌3%,我们打算将离岸投资组合的外汇敞口全部对冲,用的是1-3个月的在岸人民币掉期进行滚动,”瑞银资产管理固收主管Hayden Briscoe在采访中表示。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股债汇市场新年展望:低波动将打破 主要风险是……

发布日期:2019-12-06 11:55
摘要:对市场情绪扰动最大的无疑是中美关系;另一大风险是中国经济的下行压力。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金融市场过去几个月来波动偏低、略显沉寂的局面,可能不会延续到2020年。当前市场顾虑的几大风险因素,都可能成为未来触发行情的导火索。

对市场情绪扰动最大的无疑是中美关系。已经不限于贸易领域的中美摩擦,2018年起就成为市场主要的风险驱动,2019年中国股汇走势随贸易谈判波折起伏。近期,人民币因特朗普讲话跌至逾五周低点,后又在中美向达成协议靠拢消息刺激下反弹,再此印证了这一点。

“市场目前已经充分预期中美之间冲突是长期的,如果中美谈判破裂,或者加快达成协议,那将对市场形成冲击,”德国商业银行资深经济学家周浩表示,美国大选里中国议题怎样出现,也将影响市场。

另一大风险是中国经济的下行压力。2020年GDP增速是否破6%?货币政策是继续保持克制还是更倾向稳增长?市场流动性和企业盈利预期的边际变化,都可能打破目前股债市场的窄幅波动。

法国巴黎银行汇率与本地市场策略主管季天鹤预计,中国GDP增速下行的大趋势仍在,但2020年可能会整体表现出更强的韧性,经济增长超预期是债券市场最大的风险。

港股跌出机会

尽管中美关系复杂多变和经济增速放缓,上证综指2019年仍升逾15%,迈向2014年以来最大年度升幅。港股下半年因示威活动承压,已基本回吐年内升幅。香港局势未见明朗,本地经济料出现十年来首次年度负增长,不过对于部分投资者而言,港股下跌提供了入场的好机会。

“未来最大的投资机会在港股,目前因为本地事件等原因,导致估值处于极低的状态,个股中不乏在内地运营非常好的公司,”美港资本合伙人张李冲表示,下半年开始已经把一部分A股的资产转到港股。

针对A股,张李冲表示,未来中国经济处于转型升级的时间段,行业和公司的分化会比较严重,做投资对判断的要求比较高。

前海开源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则更加乐观一些:中国经济下行压力等已在A股中得到反映,通过逆周期调节等方式,只要经济增速能够企稳,股市2020年将会延续回升态势,上证综指预计会有20%左右的涨幅。

债市难破局

中国经济进入十八大提出的2020年增长目标“决胜年”之际,更多逆周期调节政策呼之欲出。同时在猪通胀阴影下,2020年年初CPI面临“破5%”的压力。债市在两大多空因素夹击中,可能继续左右为难。

“短期看债券估值合理,但我们对于提高久期比较谨慎,”百达资产管理公司大中华区债券业务主管Cary Yeung在采访中表示,春节前食品价格可能推动物价走高,贸易谈判的乐观情绪和地方债发行也将制约利率下行。

海富通固定收益研究部总监莫迁认为,除了经济企稳和中美谈判之外,2020年一季度可能出现CPI和PPI共振上行的局面,是债市的一个风险点。

季天鹤则认为,2020年宏观环境可能有新变化,经常项目顺差反弹、汽车消费触底、贸易摩擦缓解、逆周期政策都将给基本面带来支撑。“预计2020年利率上行是主要行情,利率下行是间歇行情,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可能最高触及3.6%。”

人民币双向风险

2019年的人民币汇率随着贸易谈判进程大起大落,波幅近8%。考虑中国央行行长易纲近期撰文重申“保持币值稳定”和“保持汇率弹性”的表态,预计2020年人民币仍将保持双向波动。

在此基调下,许多市场人士对2020年人民币的展望给出了较宽的区间。招商银行首席外汇分析师李刘阳认为2020年人民币的波动区间是6.6-7.1;平安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张明则预测在6.7-7.1区间。

法国巴黎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陈兴动预测,2020年关税战不会进一步升级,且人民币汇率将反映可能的汇率协议、中国国际收支和经济基本面状况。他预计2020年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有望升至6.85。

彭博汇总的截至12月4日的机构预测中值仍显示偏空的整体基调,2020年一季度和年末的在岸人民币分别位于7.08和7.10,离岸人民币预测位于7.10和7.20。

“我认为2020年人民币表现会偏弱,可能会跌3%,我们打算将离岸投资组合的外汇敞口全部对冲,用的是1-3个月的在岸人民币掉期进行滚动,”瑞银资产管理固收主管Hayden Briscoe在采访中表示。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对市场情绪扰动最大的无疑是中美关系;另一大风险是中国经济的下行压力。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金融市场过去几个月来波动偏低、略显沉寂的局面,可能不会延续到2020年。当前市场顾虑的几大风险因素,都可能成为未来触发行情的导火索。

对市场情绪扰动最大的无疑是中美关系。已经不限于贸易领域的中美摩擦,2018年起就成为市场主要的风险驱动,2019年中国股汇走势随贸易谈判波折起伏。近期,人民币因特朗普讲话跌至逾五周低点,后又在中美向达成协议靠拢消息刺激下反弹,再此印证了这一点。

“市场目前已经充分预期中美之间冲突是长期的,如果中美谈判破裂,或者加快达成协议,那将对市场形成冲击,”德国商业银行资深经济学家周浩表示,美国大选里中国议题怎样出现,也将影响市场。

另一大风险是中国经济的下行压力。2020年GDP增速是否破6%?货币政策是继续保持克制还是更倾向稳增长?市场流动性和企业盈利预期的边际变化,都可能打破目前股债市场的窄幅波动。

法国巴黎银行汇率与本地市场策略主管季天鹤预计,中国GDP增速下行的大趋势仍在,但2020年可能会整体表现出更强的韧性,经济增长超预期是债券市场最大的风险。

港股跌出机会

尽管中美关系复杂多变和经济增速放缓,上证综指2019年仍升逾15%,迈向2014年以来最大年度升幅。港股下半年因示威活动承压,已基本回吐年内升幅。香港局势未见明朗,本地经济料出现十年来首次年度负增长,不过对于部分投资者而言,港股下跌提供了入场的好机会。

“未来最大的投资机会在港股,目前因为本地事件等原因,导致估值处于极低的状态,个股中不乏在内地运营非常好的公司,”美港资本合伙人张李冲表示,下半年开始已经把一部分A股的资产转到港股。

针对A股,张李冲表示,未来中国经济处于转型升级的时间段,行业和公司的分化会比较严重,做投资对判断的要求比较高。

前海开源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则更加乐观一些:中国经济下行压力等已在A股中得到反映,通过逆周期调节等方式,只要经济增速能够企稳,股市2020年将会延续回升态势,上证综指预计会有20%左右的涨幅。

债市难破局

中国经济进入十八大提出的2020年增长目标“决胜年”之际,更多逆周期调节政策呼之欲出。同时在猪通胀阴影下,2020年年初CPI面临“破5%”的压力。债市在两大多空因素夹击中,可能继续左右为难。

“短期看债券估值合理,但我们对于提高久期比较谨慎,”百达资产管理公司大中华区债券业务主管Cary Yeung在采访中表示,春节前食品价格可能推动物价走高,贸易谈判的乐观情绪和地方债发行也将制约利率下行。

海富通固定收益研究部总监莫迁认为,除了经济企稳和中美谈判之外,2020年一季度可能出现CPI和PPI共振上行的局面,是债市的一个风险点。

季天鹤则认为,2020年宏观环境可能有新变化,经常项目顺差反弹、汽车消费触底、贸易摩擦缓解、逆周期政策都将给基本面带来支撑。“预计2020年利率上行是主要行情,利率下行是间歇行情,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可能最高触及3.6%。”

人民币双向风险

2019年的人民币汇率随着贸易谈判进程大起大落,波幅近8%。考虑中国央行行长易纲近期撰文重申“保持币值稳定”和“保持汇率弹性”的表态,预计2020年人民币仍将保持双向波动。

在此基调下,许多市场人士对2020年人民币的展望给出了较宽的区间。招商银行首席外汇分析师李刘阳认为2020年人民币的波动区间是6.6-7.1;平安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张明则预测在6.7-7.1区间。

法国巴黎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陈兴动预测,2020年关税战不会进一步升级,且人民币汇率将反映可能的汇率协议、中国国际收支和经济基本面状况。他预计2020年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有望升至6.85。

彭博汇总的截至12月4日的机构预测中值仍显示偏空的整体基调,2020年一季度和年末的在岸人民币分别位于7.08和7.10,离岸人民币预测位于7.10和7.20。

“我认为2020年人民币表现会偏弱,可能会跌3%,我们打算将离岸投资组合的外汇敞口全部对冲,用的是1-3个月的在岸人民币掉期进行滚动,”瑞银资产管理固收主管Hayden Briscoe在采访中表示。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股债汇市场新年展望:低波动将打破 主要风险是……

发布日期:2019-12-06 11:55
摘要:对市场情绪扰动最大的无疑是中美关系;另一大风险是中国经济的下行压力。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金融市场过去几个月来波动偏低、略显沉寂的局面,可能不会延续到2020年。当前市场顾虑的几大风险因素,都可能成为未来触发行情的导火索。

对市场情绪扰动最大的无疑是中美关系。已经不限于贸易领域的中美摩擦,2018年起就成为市场主要的风险驱动,2019年中国股汇走势随贸易谈判波折起伏。近期,人民币因特朗普讲话跌至逾五周低点,后又在中美向达成协议靠拢消息刺激下反弹,再此印证了这一点。

“市场目前已经充分预期中美之间冲突是长期的,如果中美谈判破裂,或者加快达成协议,那将对市场形成冲击,”德国商业银行资深经济学家周浩表示,美国大选里中国议题怎样出现,也将影响市场。

另一大风险是中国经济的下行压力。2020年GDP增速是否破6%?货币政策是继续保持克制还是更倾向稳增长?市场流动性和企业盈利预期的边际变化,都可能打破目前股债市场的窄幅波动。

法国巴黎银行汇率与本地市场策略主管季天鹤预计,中国GDP增速下行的大趋势仍在,但2020年可能会整体表现出更强的韧性,经济增长超预期是债券市场最大的风险。

港股跌出机会

尽管中美关系复杂多变和经济增速放缓,上证综指2019年仍升逾15%,迈向2014年以来最大年度升幅。港股下半年因示威活动承压,已基本回吐年内升幅。香港局势未见明朗,本地经济料出现十年来首次年度负增长,不过对于部分投资者而言,港股下跌提供了入场的好机会。

“未来最大的投资机会在港股,目前因为本地事件等原因,导致估值处于极低的状态,个股中不乏在内地运营非常好的公司,”美港资本合伙人张李冲表示,下半年开始已经把一部分A股的资产转到港股。

针对A股,张李冲表示,未来中国经济处于转型升级的时间段,行业和公司的分化会比较严重,做投资对判断的要求比较高。

前海开源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则更加乐观一些:中国经济下行压力等已在A股中得到反映,通过逆周期调节等方式,只要经济增速能够企稳,股市2020年将会延续回升态势,上证综指预计会有20%左右的涨幅。

债市难破局

中国经济进入十八大提出的2020年增长目标“决胜年”之际,更多逆周期调节政策呼之欲出。同时在猪通胀阴影下,2020年年初CPI面临“破5%”的压力。债市在两大多空因素夹击中,可能继续左右为难。

“短期看债券估值合理,但我们对于提高久期比较谨慎,”百达资产管理公司大中华区债券业务主管Cary Yeung在采访中表示,春节前食品价格可能推动物价走高,贸易谈判的乐观情绪和地方债发行也将制约利率下行。

海富通固定收益研究部总监莫迁认为,除了经济企稳和中美谈判之外,2020年一季度可能出现CPI和PPI共振上行的局面,是债市的一个风险点。

季天鹤则认为,2020年宏观环境可能有新变化,经常项目顺差反弹、汽车消费触底、贸易摩擦缓解、逆周期政策都将给基本面带来支撑。“预计2020年利率上行是主要行情,利率下行是间歇行情,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可能最高触及3.6%。”

人民币双向风险

2019年的人民币汇率随着贸易谈判进程大起大落,波幅近8%。考虑中国央行行长易纲近期撰文重申“保持币值稳定”和“保持汇率弹性”的表态,预计2020年人民币仍将保持双向波动。

在此基调下,许多市场人士对2020年人民币的展望给出了较宽的区间。招商银行首席外汇分析师李刘阳认为2020年人民币的波动区间是6.6-7.1;平安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张明则预测在6.7-7.1区间。

法国巴黎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陈兴动预测,2020年关税战不会进一步升级,且人民币汇率将反映可能的汇率协议、中国国际收支和经济基本面状况。他预计2020年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有望升至6.85。

彭博汇总的截至12月4日的机构预测中值仍显示偏空的整体基调,2020年一季度和年末的在岸人民币分别位于7.08和7.10,离岸人民币预测位于7.10和7.20。

“我认为2020年人民币表现会偏弱,可能会跌3%,我们打算将离岸投资组合的外汇敞口全部对冲,用的是1-3个月的在岸人民币掉期进行滚动,”瑞银资产管理固收主管Hayden Briscoe在采访中表示。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对市场情绪扰动最大的无疑是中美关系;另一大风险是中国经济的下行压力。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金融市场过去几个月来波动偏低、略显沉寂的局面,可能不会延续到2020年。当前市场顾虑的几大风险因素,都可能成为未来触发行情的导火索。

对市场情绪扰动最大的无疑是中美关系。已经不限于贸易领域的中美摩擦,2018年起就成为市场主要的风险驱动,2019年中国股汇走势随贸易谈判波折起伏。近期,人民币因特朗普讲话跌至逾五周低点,后又在中美向达成协议靠拢消息刺激下反弹,再此印证了这一点。

“市场目前已经充分预期中美之间冲突是长期的,如果中美谈判破裂,或者加快达成协议,那将对市场形成冲击,”德国商业银行资深经济学家周浩表示,美国大选里中国议题怎样出现,也将影响市场。

另一大风险是中国经济的下行压力。2020年GDP增速是否破6%?货币政策是继续保持克制还是更倾向稳增长?市场流动性和企业盈利预期的边际变化,都可能打破目前股债市场的窄幅波动。

法国巴黎银行汇率与本地市场策略主管季天鹤预计,中国GDP增速下行的大趋势仍在,但2020年可能会整体表现出更强的韧性,经济增长超预期是债券市场最大的风险。

港股跌出机会

尽管中美关系复杂多变和经济增速放缓,上证综指2019年仍升逾15%,迈向2014年以来最大年度升幅。港股下半年因示威活动承压,已基本回吐年内升幅。香港局势未见明朗,本地经济料出现十年来首次年度负增长,不过对于部分投资者而言,港股下跌提供了入场的好机会。

“未来最大的投资机会在港股,目前因为本地事件等原因,导致估值处于极低的状态,个股中不乏在内地运营非常好的公司,”美港资本合伙人张李冲表示,下半年开始已经把一部分A股的资产转到港股。

针对A股,张李冲表示,未来中国经济处于转型升级的时间段,行业和公司的分化会比较严重,做投资对判断的要求比较高。

前海开源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则更加乐观一些:中国经济下行压力等已在A股中得到反映,通过逆周期调节等方式,只要经济增速能够企稳,股市2020年将会延续回升态势,上证综指预计会有20%左右的涨幅。

债市难破局

中国经济进入十八大提出的2020年增长目标“决胜年”之际,更多逆周期调节政策呼之欲出。同时在猪通胀阴影下,2020年年初CPI面临“破5%”的压力。债市在两大多空因素夹击中,可能继续左右为难。

“短期看债券估值合理,但我们对于提高久期比较谨慎,”百达资产管理公司大中华区债券业务主管Cary Yeung在采访中表示,春节前食品价格可能推动物价走高,贸易谈判的乐观情绪和地方债发行也将制约利率下行。

海富通固定收益研究部总监莫迁认为,除了经济企稳和中美谈判之外,2020年一季度可能出现CPI和PPI共振上行的局面,是债市的一个风险点。

季天鹤则认为,2020年宏观环境可能有新变化,经常项目顺差反弹、汽车消费触底、贸易摩擦缓解、逆周期政策都将给基本面带来支撑。“预计2020年利率上行是主要行情,利率下行是间歇行情,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可能最高触及3.6%。”

人民币双向风险

2019年的人民币汇率随着贸易谈判进程大起大落,波幅近8%。考虑中国央行行长易纲近期撰文重申“保持币值稳定”和“保持汇率弹性”的表态,预计2020年人民币仍将保持双向波动。

在此基调下,许多市场人士对2020年人民币的展望给出了较宽的区间。招商银行首席外汇分析师李刘阳认为2020年人民币的波动区间是6.6-7.1;平安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张明则预测在6.7-7.1区间。

法国巴黎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陈兴动预测,2020年关税战不会进一步升级,且人民币汇率将反映可能的汇率协议、中国国际收支和经济基本面状况。他预计2020年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有望升至6.85。

彭博汇总的截至12月4日的机构预测中值仍显示偏空的整体基调,2020年一季度和年末的在岸人民币分别位于7.08和7.10,离岸人民币预测位于7.10和7.20。

“我认为2020年人民币表现会偏弱,可能会跌3%,我们打算将离岸投资组合的外汇敞口全部对冲,用的是1-3个月的在岸人民币掉期进行滚动,”瑞银资产管理固收主管Hayden Briscoe在采访中表示。 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