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企业家将让整个非洲连接更紧密;“我没在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



OR--商业新媒体 】11月16日,“马云非洲创业者大赛”在加纳举办决赛。10名创业者从全非洲50多个国家、1万多名参赛者中脱颖而出,得到了马云非洲创业基金提供的100万美元奖金。数十年前,马云曾在中国担任创业者比赛《赢在中国》的评委,并由此引发了中国的创业潮。如今,马云将目光投向非洲,是否有意在这片土地上培植下一个阿里巴巴呢?为此他接受了彭博TV的专访。

Q:现在,你在非洲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吗?

A:我没在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仅是尽我所能提供帮助,尽可能帮助非洲年轻人和年轻企业家,因为他们打动、激励着我。过去的很多年中,我每年都来这里和年轻企业家相处一段时间。他们的表达方式和对改善非洲现状的激情,让我想起20多岁的自己。

Q:把非洲市场同其他国家相比较,包括同中国相比较,非洲要如何应对巴尔干化(分裂化)带来的问题?非洲当地的语言、监管法规各不相同,你们要如何妥善处理问题,然后取得同中国市场一样的成功?

A:非洲市场很庞大,唯一的问题是语言、系统和监管法规差异太大。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企业家将让整个非洲连接更紧密。有时候很难让政府官员心平气和达成协议。但商界人士会找到让非洲连接更紧密的方法。比如,我和年轻企业家一道探讨了支付方式、物流问题。政府可能可以进行更多内容探讨,却无法付诸行动,但年轻的企业家可以。或许20年后的非洲会因为这些年轻企业家而改变。改变的过程可能会很艰难,就像其他国家一样,非洲也存在一定问题。但正因这些问题存在,我们才更需要这些年轻企业家,需要那些想要改变、想要发挥自己创造力并有所建树的人。非洲未来会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Q:非洲政府正在试图通过自由贸易协定在非洲大陆打造统一的市场,计划在2020年正式实施。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A:非常了不起,把整个非洲大陆连接成一个市场。但有时候制定协议容易,执行起来会很困难,而且由谁来执行也是个问题。不可能仅仅依赖政策和政府,需要人们切实地参与到市场中来,进行买卖交易。在我看来,非洲大陆会有两种人来切实推动自由贸易协定的执行和发展。一是企业家,在所有的困难面前,他们会迎难而上;另一是支持自由贸易发展的政府官员。私营领域和公共领域只要携手合作,问题才能真正地得到解决。

Q:如果你现在还只有20多岁、30多岁,又生活在非洲,你会对哪个领域的业务感兴趣?

A:非洲市场蕴含巨大的机遇,很多人从事支付、物流和电商业务等。如果回到我二三十岁的年纪,我可能还是会做电商,关注支付和物流业务。因为这块业务在这里还没起步,而这正是人们所需要的。如果在20年前我们刚开始的时候,人们对这项业务的需求并不迫切,去做一些人们不喜欢的业务是得不到他们信任的。而现在情况不同了,人们相信电商,我们要做的仅是让其发展起来。不要妄想一年内就能取得成功,心急吃不到热豆腐。要做好至少十年的准备,静下心来才能够真的有机会发展。我不相信非洲的问题可以在几年之内就发生变化,我们要做好需要十年、二十年的准备。

Q:你们曾经在中国有针对企业家的电视节目,非洲也会有这样的节目吗?

A:是的,我在努力,这也是今年我来非洲的原因,我想要分享,想要倾听,这是我们尝试的第一年。我在中国针对企业家的电视节目很成功,有上百万的年轻人开始自己创业。我们必须要激励他们,并为他们指引方向。这是我们在非洲实践的第一年,希望以此积累经验,让该节目在未来几年内在非洲流行起来。我们可以帮助很多年轻人和初创企业,帮助企业家成为非洲大陆的英雄。

Q:你曾经表示你很爱非洲,你一直在扮演类似中非桥梁的角色,你觉得中非之间主要可以在哪些方面实现互惠?

A:我从三年前第一次来非洲之后就爱上了这里。我曾读过很多关于非洲的内容,我以为我很了解非洲了。但当我真的来过这里后,发现跟我想的完全不同。这里的年轻人、文化起源都极大地激励了我。然后我决定至少每年都来一次,至少去三四个国家。我要努力在10年内走访所有的非洲国家。我没法说中国将如何帮助非洲,以及非洲将如何从中国处获益。我来这里是单纯的以一个全球公民,一个企业家的身份,只不过这个全球公民有着超过20年的经验。我们的经验、想法和方法都能够帮助非洲的年轻人。我也开始思考,中国将如何以更有效的方式提供援助,中国已经在非洲投入了大量的精力。

当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说,我的家乡有很多医生会来非洲支援一年。如今的中国和非洲有很多相似之处,非洲可以向中国学习,中国是如何做到在过去20年飞速发展的,中国如何大规模地消除贫困等。但最重要的问题是,非洲不能依赖中国、欧洲或者美国,而是需要依赖非洲大陆上的人。如果生活在这里的年轻人有远见,有方法,想要做出改变,这才是能推动非洲大陆发展的关键力量。这是我对非洲大陆现状的一些看法,我们来这里目的是提供帮助。

Q:你提到说非洲可以从中国身上学到很多,那么能否具体到某一点上?比如说中国是如何帮助人们脱离贫困的?

A:首先人们要有远见,他们需要真的相信:经济改革,市场改革,实现市场化经济,让人们变富有是唯一的方式。科技可以赋予每一个个人力量。最开始科技只属于有钱人和大公司,而如今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任何人都可以低成本使用科技进行交流,能轻易进入市场。信息技术和网络的区别是,信息技术更多的是关于赋予富人和大公司力量,而网络涵盖的范围更广。这个世纪还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互联网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在几十亿人中普及开来。不得不说互联网的力量很强大。如果人们都能拥抱新技术,年轻人不惧挑战、勇于尝试,科技会有很大帮助。但归根结底,最重要的还是人们的态度,如果人们自己不想要改变,不想要创造未来的话,没人可以帮得上忙。

Q:你们仍然有让蚂蚁金服单独上市的计划吗?

A:未来可能会的,但不急于一时,短期内我们还没有这个计划。就蚂蚁金服而言,首先它非常盈利,其次成长状况非常健康。未来几年内,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以确保能有足够的资金投资未来。

Q:我们来稍微切换一下话题。你曾经说中美的贸易纠纷可能持续20年之久,现在你还这么认为吗?

A:我的意思是,如果两个大国不小心,中美关系的波动可能会持续20年,必须非常非常小心。对中美这两个大国来说,重要的是进行合作,促进经济发展,保证人们的生活质量,实现技术共享。过去很多年,中国和美国一直携手合作,即便存在问题也很正常,一点问题都没有反而才不正常。但我们必须解决问题,我们不应该制造更多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专访马云:非洲让我想起20多岁的自己

发布日期:2019-12-06 10:10
摘要:企业家将让整个非洲连接更紧密;“我没在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



OR--商业新媒体 】11月16日,“马云非洲创业者大赛”在加纳举办决赛。10名创业者从全非洲50多个国家、1万多名参赛者中脱颖而出,得到了马云非洲创业基金提供的100万美元奖金。数十年前,马云曾在中国担任创业者比赛《赢在中国》的评委,并由此引发了中国的创业潮。如今,马云将目光投向非洲,是否有意在这片土地上培植下一个阿里巴巴呢?为此他接受了彭博TV的专访。

Q:现在,你在非洲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吗?

A:我没在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仅是尽我所能提供帮助,尽可能帮助非洲年轻人和年轻企业家,因为他们打动、激励着我。过去的很多年中,我每年都来这里和年轻企业家相处一段时间。他们的表达方式和对改善非洲现状的激情,让我想起20多岁的自己。

Q:把非洲市场同其他国家相比较,包括同中国相比较,非洲要如何应对巴尔干化(分裂化)带来的问题?非洲当地的语言、监管法规各不相同,你们要如何妥善处理问题,然后取得同中国市场一样的成功?

A:非洲市场很庞大,唯一的问题是语言、系统和监管法规差异太大。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企业家将让整个非洲连接更紧密。有时候很难让政府官员心平气和达成协议。但商界人士会找到让非洲连接更紧密的方法。比如,我和年轻企业家一道探讨了支付方式、物流问题。政府可能可以进行更多内容探讨,却无法付诸行动,但年轻的企业家可以。或许20年后的非洲会因为这些年轻企业家而改变。改变的过程可能会很艰难,就像其他国家一样,非洲也存在一定问题。但正因这些问题存在,我们才更需要这些年轻企业家,需要那些想要改变、想要发挥自己创造力并有所建树的人。非洲未来会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Q:非洲政府正在试图通过自由贸易协定在非洲大陆打造统一的市场,计划在2020年正式实施。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A:非常了不起,把整个非洲大陆连接成一个市场。但有时候制定协议容易,执行起来会很困难,而且由谁来执行也是个问题。不可能仅仅依赖政策和政府,需要人们切实地参与到市场中来,进行买卖交易。在我看来,非洲大陆会有两种人来切实推动自由贸易协定的执行和发展。一是企业家,在所有的困难面前,他们会迎难而上;另一是支持自由贸易发展的政府官员。私营领域和公共领域只要携手合作,问题才能真正地得到解决。

Q:如果你现在还只有20多岁、30多岁,又生活在非洲,你会对哪个领域的业务感兴趣?

A:非洲市场蕴含巨大的机遇,很多人从事支付、物流和电商业务等。如果回到我二三十岁的年纪,我可能还是会做电商,关注支付和物流业务。因为这块业务在这里还没起步,而这正是人们所需要的。如果在20年前我们刚开始的时候,人们对这项业务的需求并不迫切,去做一些人们不喜欢的业务是得不到他们信任的。而现在情况不同了,人们相信电商,我们要做的仅是让其发展起来。不要妄想一年内就能取得成功,心急吃不到热豆腐。要做好至少十年的准备,静下心来才能够真的有机会发展。我不相信非洲的问题可以在几年之内就发生变化,我们要做好需要十年、二十年的准备。

Q:你们曾经在中国有针对企业家的电视节目,非洲也会有这样的节目吗?

A:是的,我在努力,这也是今年我来非洲的原因,我想要分享,想要倾听,这是我们尝试的第一年。我在中国针对企业家的电视节目很成功,有上百万的年轻人开始自己创业。我们必须要激励他们,并为他们指引方向。这是我们在非洲实践的第一年,希望以此积累经验,让该节目在未来几年内在非洲流行起来。我们可以帮助很多年轻人和初创企业,帮助企业家成为非洲大陆的英雄。

Q:你曾经表示你很爱非洲,你一直在扮演类似中非桥梁的角色,你觉得中非之间主要可以在哪些方面实现互惠?

A:我从三年前第一次来非洲之后就爱上了这里。我曾读过很多关于非洲的内容,我以为我很了解非洲了。但当我真的来过这里后,发现跟我想的完全不同。这里的年轻人、文化起源都极大地激励了我。然后我决定至少每年都来一次,至少去三四个国家。我要努力在10年内走访所有的非洲国家。我没法说中国将如何帮助非洲,以及非洲将如何从中国处获益。我来这里是单纯的以一个全球公民,一个企业家的身份,只不过这个全球公民有着超过20年的经验。我们的经验、想法和方法都能够帮助非洲的年轻人。我也开始思考,中国将如何以更有效的方式提供援助,中国已经在非洲投入了大量的精力。

当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说,我的家乡有很多医生会来非洲支援一年。如今的中国和非洲有很多相似之处,非洲可以向中国学习,中国是如何做到在过去20年飞速发展的,中国如何大规模地消除贫困等。但最重要的问题是,非洲不能依赖中国、欧洲或者美国,而是需要依赖非洲大陆上的人。如果生活在这里的年轻人有远见,有方法,想要做出改变,这才是能推动非洲大陆发展的关键力量。这是我对非洲大陆现状的一些看法,我们来这里目的是提供帮助。

Q:你提到说非洲可以从中国身上学到很多,那么能否具体到某一点上?比如说中国是如何帮助人们脱离贫困的?

A:首先人们要有远见,他们需要真的相信:经济改革,市场改革,实现市场化经济,让人们变富有是唯一的方式。科技可以赋予每一个个人力量。最开始科技只属于有钱人和大公司,而如今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任何人都可以低成本使用科技进行交流,能轻易进入市场。信息技术和网络的区别是,信息技术更多的是关于赋予富人和大公司力量,而网络涵盖的范围更广。这个世纪还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互联网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在几十亿人中普及开来。不得不说互联网的力量很强大。如果人们都能拥抱新技术,年轻人不惧挑战、勇于尝试,科技会有很大帮助。但归根结底,最重要的还是人们的态度,如果人们自己不想要改变,不想要创造未来的话,没人可以帮得上忙。

Q:你们仍然有让蚂蚁金服单独上市的计划吗?

A:未来可能会的,但不急于一时,短期内我们还没有这个计划。就蚂蚁金服而言,首先它非常盈利,其次成长状况非常健康。未来几年内,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以确保能有足够的资金投资未来。

Q:我们来稍微切换一下话题。你曾经说中美的贸易纠纷可能持续20年之久,现在你还这么认为吗?

A:我的意思是,如果两个大国不小心,中美关系的波动可能会持续20年,必须非常非常小心。对中美这两个大国来说,重要的是进行合作,促进经济发展,保证人们的生活质量,实现技术共享。过去很多年,中国和美国一直携手合作,即便存在问题也很正常,一点问题都没有反而才不正常。但我们必须解决问题,我们不应该制造更多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企业家将让整个非洲连接更紧密;“我没在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



OR--商业新媒体 】11月16日,“马云非洲创业者大赛”在加纳举办决赛。10名创业者从全非洲50多个国家、1万多名参赛者中脱颖而出,得到了马云非洲创业基金提供的100万美元奖金。数十年前,马云曾在中国担任创业者比赛《赢在中国》的评委,并由此引发了中国的创业潮。如今,马云将目光投向非洲,是否有意在这片土地上培植下一个阿里巴巴呢?为此他接受了彭博TV的专访。

Q:现在,你在非洲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吗?

A:我没在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仅是尽我所能提供帮助,尽可能帮助非洲年轻人和年轻企业家,因为他们打动、激励着我。过去的很多年中,我每年都来这里和年轻企业家相处一段时间。他们的表达方式和对改善非洲现状的激情,让我想起20多岁的自己。

Q:把非洲市场同其他国家相比较,包括同中国相比较,非洲要如何应对巴尔干化(分裂化)带来的问题?非洲当地的语言、监管法规各不相同,你们要如何妥善处理问题,然后取得同中国市场一样的成功?

A:非洲市场很庞大,唯一的问题是语言、系统和监管法规差异太大。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企业家将让整个非洲连接更紧密。有时候很难让政府官员心平气和达成协议。但商界人士会找到让非洲连接更紧密的方法。比如,我和年轻企业家一道探讨了支付方式、物流问题。政府可能可以进行更多内容探讨,却无法付诸行动,但年轻的企业家可以。或许20年后的非洲会因为这些年轻企业家而改变。改变的过程可能会很艰难,就像其他国家一样,非洲也存在一定问题。但正因这些问题存在,我们才更需要这些年轻企业家,需要那些想要改变、想要发挥自己创造力并有所建树的人。非洲未来会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Q:非洲政府正在试图通过自由贸易协定在非洲大陆打造统一的市场,计划在2020年正式实施。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A:非常了不起,把整个非洲大陆连接成一个市场。但有时候制定协议容易,执行起来会很困难,而且由谁来执行也是个问题。不可能仅仅依赖政策和政府,需要人们切实地参与到市场中来,进行买卖交易。在我看来,非洲大陆会有两种人来切实推动自由贸易协定的执行和发展。一是企业家,在所有的困难面前,他们会迎难而上;另一是支持自由贸易发展的政府官员。私营领域和公共领域只要携手合作,问题才能真正地得到解决。

Q:如果你现在还只有20多岁、30多岁,又生活在非洲,你会对哪个领域的业务感兴趣?

A:非洲市场蕴含巨大的机遇,很多人从事支付、物流和电商业务等。如果回到我二三十岁的年纪,我可能还是会做电商,关注支付和物流业务。因为这块业务在这里还没起步,而这正是人们所需要的。如果在20年前我们刚开始的时候,人们对这项业务的需求并不迫切,去做一些人们不喜欢的业务是得不到他们信任的。而现在情况不同了,人们相信电商,我们要做的仅是让其发展起来。不要妄想一年内就能取得成功,心急吃不到热豆腐。要做好至少十年的准备,静下心来才能够真的有机会发展。我不相信非洲的问题可以在几年之内就发生变化,我们要做好需要十年、二十年的准备。

Q:你们曾经在中国有针对企业家的电视节目,非洲也会有这样的节目吗?

A:是的,我在努力,这也是今年我来非洲的原因,我想要分享,想要倾听,这是我们尝试的第一年。我在中国针对企业家的电视节目很成功,有上百万的年轻人开始自己创业。我们必须要激励他们,并为他们指引方向。这是我们在非洲实践的第一年,希望以此积累经验,让该节目在未来几年内在非洲流行起来。我们可以帮助很多年轻人和初创企业,帮助企业家成为非洲大陆的英雄。

Q:你曾经表示你很爱非洲,你一直在扮演类似中非桥梁的角色,你觉得中非之间主要可以在哪些方面实现互惠?

A:我从三年前第一次来非洲之后就爱上了这里。我曾读过很多关于非洲的内容,我以为我很了解非洲了。但当我真的来过这里后,发现跟我想的完全不同。这里的年轻人、文化起源都极大地激励了我。然后我决定至少每年都来一次,至少去三四个国家。我要努力在10年内走访所有的非洲国家。我没法说中国将如何帮助非洲,以及非洲将如何从中国处获益。我来这里是单纯的以一个全球公民,一个企业家的身份,只不过这个全球公民有着超过20年的经验。我们的经验、想法和方法都能够帮助非洲的年轻人。我也开始思考,中国将如何以更有效的方式提供援助,中国已经在非洲投入了大量的精力。

当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说,我的家乡有很多医生会来非洲支援一年。如今的中国和非洲有很多相似之处,非洲可以向中国学习,中国是如何做到在过去20年飞速发展的,中国如何大规模地消除贫困等。但最重要的问题是,非洲不能依赖中国、欧洲或者美国,而是需要依赖非洲大陆上的人。如果生活在这里的年轻人有远见,有方法,想要做出改变,这才是能推动非洲大陆发展的关键力量。这是我对非洲大陆现状的一些看法,我们来这里目的是提供帮助。

Q:你提到说非洲可以从中国身上学到很多,那么能否具体到某一点上?比如说中国是如何帮助人们脱离贫困的?

A:首先人们要有远见,他们需要真的相信:经济改革,市场改革,实现市场化经济,让人们变富有是唯一的方式。科技可以赋予每一个个人力量。最开始科技只属于有钱人和大公司,而如今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任何人都可以低成本使用科技进行交流,能轻易进入市场。信息技术和网络的区别是,信息技术更多的是关于赋予富人和大公司力量,而网络涵盖的范围更广。这个世纪还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互联网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在几十亿人中普及开来。不得不说互联网的力量很强大。如果人们都能拥抱新技术,年轻人不惧挑战、勇于尝试,科技会有很大帮助。但归根结底,最重要的还是人们的态度,如果人们自己不想要改变,不想要创造未来的话,没人可以帮得上忙。

Q:你们仍然有让蚂蚁金服单独上市的计划吗?

A:未来可能会的,但不急于一时,短期内我们还没有这个计划。就蚂蚁金服而言,首先它非常盈利,其次成长状况非常健康。未来几年内,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以确保能有足够的资金投资未来。

Q:我们来稍微切换一下话题。你曾经说中美的贸易纠纷可能持续20年之久,现在你还这么认为吗?

A:我的意思是,如果两个大国不小心,中美关系的波动可能会持续20年,必须非常非常小心。对中美这两个大国来说,重要的是进行合作,促进经济发展,保证人们的生活质量,实现技术共享。过去很多年,中国和美国一直携手合作,即便存在问题也很正常,一点问题都没有反而才不正常。但我们必须解决问题,我们不应该制造更多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专访马云:非洲让我想起20多岁的自己

发布日期:2019-12-06 10:10
摘要:企业家将让整个非洲连接更紧密;“我没在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



OR--商业新媒体 】11月16日,“马云非洲创业者大赛”在加纳举办决赛。10名创业者从全非洲50多个国家、1万多名参赛者中脱颖而出,得到了马云非洲创业基金提供的100万美元奖金。数十年前,马云曾在中国担任创业者比赛《赢在中国》的评委,并由此引发了中国的创业潮。如今,马云将目光投向非洲,是否有意在这片土地上培植下一个阿里巴巴呢?为此他接受了彭博TV的专访。

Q:现在,你在非洲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吗?

A:我没在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仅是尽我所能提供帮助,尽可能帮助非洲年轻人和年轻企业家,因为他们打动、激励着我。过去的很多年中,我每年都来这里和年轻企业家相处一段时间。他们的表达方式和对改善非洲现状的激情,让我想起20多岁的自己。

Q:把非洲市场同其他国家相比较,包括同中国相比较,非洲要如何应对巴尔干化(分裂化)带来的问题?非洲当地的语言、监管法规各不相同,你们要如何妥善处理问题,然后取得同中国市场一样的成功?

A:非洲市场很庞大,唯一的问题是语言、系统和监管法规差异太大。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企业家将让整个非洲连接更紧密。有时候很难让政府官员心平气和达成协议。但商界人士会找到让非洲连接更紧密的方法。比如,我和年轻企业家一道探讨了支付方式、物流问题。政府可能可以进行更多内容探讨,却无法付诸行动,但年轻的企业家可以。或许20年后的非洲会因为这些年轻企业家而改变。改变的过程可能会很艰难,就像其他国家一样,非洲也存在一定问题。但正因这些问题存在,我们才更需要这些年轻企业家,需要那些想要改变、想要发挥自己创造力并有所建树的人。非洲未来会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Q:非洲政府正在试图通过自由贸易协定在非洲大陆打造统一的市场,计划在2020年正式实施。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A:非常了不起,把整个非洲大陆连接成一个市场。但有时候制定协议容易,执行起来会很困难,而且由谁来执行也是个问题。不可能仅仅依赖政策和政府,需要人们切实地参与到市场中来,进行买卖交易。在我看来,非洲大陆会有两种人来切实推动自由贸易协定的执行和发展。一是企业家,在所有的困难面前,他们会迎难而上;另一是支持自由贸易发展的政府官员。私营领域和公共领域只要携手合作,问题才能真正地得到解决。

Q:如果你现在还只有20多岁、30多岁,又生活在非洲,你会对哪个领域的业务感兴趣?

A:非洲市场蕴含巨大的机遇,很多人从事支付、物流和电商业务等。如果回到我二三十岁的年纪,我可能还是会做电商,关注支付和物流业务。因为这块业务在这里还没起步,而这正是人们所需要的。如果在20年前我们刚开始的时候,人们对这项业务的需求并不迫切,去做一些人们不喜欢的业务是得不到他们信任的。而现在情况不同了,人们相信电商,我们要做的仅是让其发展起来。不要妄想一年内就能取得成功,心急吃不到热豆腐。要做好至少十年的准备,静下心来才能够真的有机会发展。我不相信非洲的问题可以在几年之内就发生变化,我们要做好需要十年、二十年的准备。

Q:你们曾经在中国有针对企业家的电视节目,非洲也会有这样的节目吗?

A:是的,我在努力,这也是今年我来非洲的原因,我想要分享,想要倾听,这是我们尝试的第一年。我在中国针对企业家的电视节目很成功,有上百万的年轻人开始自己创业。我们必须要激励他们,并为他们指引方向。这是我们在非洲实践的第一年,希望以此积累经验,让该节目在未来几年内在非洲流行起来。我们可以帮助很多年轻人和初创企业,帮助企业家成为非洲大陆的英雄。

Q:你曾经表示你很爱非洲,你一直在扮演类似中非桥梁的角色,你觉得中非之间主要可以在哪些方面实现互惠?

A:我从三年前第一次来非洲之后就爱上了这里。我曾读过很多关于非洲的内容,我以为我很了解非洲了。但当我真的来过这里后,发现跟我想的完全不同。这里的年轻人、文化起源都极大地激励了我。然后我决定至少每年都来一次,至少去三四个国家。我要努力在10年内走访所有的非洲国家。我没法说中国将如何帮助非洲,以及非洲将如何从中国处获益。我来这里是单纯的以一个全球公民,一个企业家的身份,只不过这个全球公民有着超过20年的经验。我们的经验、想法和方法都能够帮助非洲的年轻人。我也开始思考,中国将如何以更有效的方式提供援助,中国已经在非洲投入了大量的精力。

当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说,我的家乡有很多医生会来非洲支援一年。如今的中国和非洲有很多相似之处,非洲可以向中国学习,中国是如何做到在过去20年飞速发展的,中国如何大规模地消除贫困等。但最重要的问题是,非洲不能依赖中国、欧洲或者美国,而是需要依赖非洲大陆上的人。如果生活在这里的年轻人有远见,有方法,想要做出改变,这才是能推动非洲大陆发展的关键力量。这是我对非洲大陆现状的一些看法,我们来这里目的是提供帮助。

Q:你提到说非洲可以从中国身上学到很多,那么能否具体到某一点上?比如说中国是如何帮助人们脱离贫困的?

A:首先人们要有远见,他们需要真的相信:经济改革,市场改革,实现市场化经济,让人们变富有是唯一的方式。科技可以赋予每一个个人力量。最开始科技只属于有钱人和大公司,而如今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任何人都可以低成本使用科技进行交流,能轻易进入市场。信息技术和网络的区别是,信息技术更多的是关于赋予富人和大公司力量,而网络涵盖的范围更广。这个世纪还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互联网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在几十亿人中普及开来。不得不说互联网的力量很强大。如果人们都能拥抱新技术,年轻人不惧挑战、勇于尝试,科技会有很大帮助。但归根结底,最重要的还是人们的态度,如果人们自己不想要改变,不想要创造未来的话,没人可以帮得上忙。

Q:你们仍然有让蚂蚁金服单独上市的计划吗?

A:未来可能会的,但不急于一时,短期内我们还没有这个计划。就蚂蚁金服而言,首先它非常盈利,其次成长状况非常健康。未来几年内,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以确保能有足够的资金投资未来。

Q:我们来稍微切换一下话题。你曾经说中美的贸易纠纷可能持续20年之久,现在你还这么认为吗?

A:我的意思是,如果两个大国不小心,中美关系的波动可能会持续20年,必须非常非常小心。对中美这两个大国来说,重要的是进行合作,促进经济发展,保证人们的生活质量,实现技术共享。过去很多年,中国和美国一直携手合作,即便存在问题也很正常,一点问题都没有反而才不正常。但我们必须解决问题,我们不应该制造更多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企业家将让整个非洲连接更紧密;“我没在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



OR--商业新媒体 】11月16日,“马云非洲创业者大赛”在加纳举办决赛。10名创业者从全非洲50多个国家、1万多名参赛者中脱颖而出,得到了马云非洲创业基金提供的100万美元奖金。数十年前,马云曾在中国担任创业者比赛《赢在中国》的评委,并由此引发了中国的创业潮。如今,马云将目光投向非洲,是否有意在这片土地上培植下一个阿里巴巴呢?为此他接受了彭博TV的专访。

Q:现在,你在非洲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吗?

A:我没在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仅是尽我所能提供帮助,尽可能帮助非洲年轻人和年轻企业家,因为他们打动、激励着我。过去的很多年中,我每年都来这里和年轻企业家相处一段时间。他们的表达方式和对改善非洲现状的激情,让我想起20多岁的自己。

Q:把非洲市场同其他国家相比较,包括同中国相比较,非洲要如何应对巴尔干化(分裂化)带来的问题?非洲当地的语言、监管法规各不相同,你们要如何妥善处理问题,然后取得同中国市场一样的成功?

A:非洲市场很庞大,唯一的问题是语言、系统和监管法规差异太大。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企业家将让整个非洲连接更紧密。有时候很难让政府官员心平气和达成协议。但商界人士会找到让非洲连接更紧密的方法。比如,我和年轻企业家一道探讨了支付方式、物流问题。政府可能可以进行更多内容探讨,却无法付诸行动,但年轻的企业家可以。或许20年后的非洲会因为这些年轻企业家而改变。改变的过程可能会很艰难,就像其他国家一样,非洲也存在一定问题。但正因这些问题存在,我们才更需要这些年轻企业家,需要那些想要改变、想要发挥自己创造力并有所建树的人。非洲未来会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Q:非洲政府正在试图通过自由贸易协定在非洲大陆打造统一的市场,计划在2020年正式实施。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A:非常了不起,把整个非洲大陆连接成一个市场。但有时候制定协议容易,执行起来会很困难,而且由谁来执行也是个问题。不可能仅仅依赖政策和政府,需要人们切实地参与到市场中来,进行买卖交易。在我看来,非洲大陆会有两种人来切实推动自由贸易协定的执行和发展。一是企业家,在所有的困难面前,他们会迎难而上;另一是支持自由贸易发展的政府官员。私营领域和公共领域只要携手合作,问题才能真正地得到解决。

Q:如果你现在还只有20多岁、30多岁,又生活在非洲,你会对哪个领域的业务感兴趣?

A:非洲市场蕴含巨大的机遇,很多人从事支付、物流和电商业务等。如果回到我二三十岁的年纪,我可能还是会做电商,关注支付和物流业务。因为这块业务在这里还没起步,而这正是人们所需要的。如果在20年前我们刚开始的时候,人们对这项业务的需求并不迫切,去做一些人们不喜欢的业务是得不到他们信任的。而现在情况不同了,人们相信电商,我们要做的仅是让其发展起来。不要妄想一年内就能取得成功,心急吃不到热豆腐。要做好至少十年的准备,静下心来才能够真的有机会发展。我不相信非洲的问题可以在几年之内就发生变化,我们要做好需要十年、二十年的准备。

Q:你们曾经在中国有针对企业家的电视节目,非洲也会有这样的节目吗?

A:是的,我在努力,这也是今年我来非洲的原因,我想要分享,想要倾听,这是我们尝试的第一年。我在中国针对企业家的电视节目很成功,有上百万的年轻人开始自己创业。我们必须要激励他们,并为他们指引方向。这是我们在非洲实践的第一年,希望以此积累经验,让该节目在未来几年内在非洲流行起来。我们可以帮助很多年轻人和初创企业,帮助企业家成为非洲大陆的英雄。

Q:你曾经表示你很爱非洲,你一直在扮演类似中非桥梁的角色,你觉得中非之间主要可以在哪些方面实现互惠?

A:我从三年前第一次来非洲之后就爱上了这里。我曾读过很多关于非洲的内容,我以为我很了解非洲了。但当我真的来过这里后,发现跟我想的完全不同。这里的年轻人、文化起源都极大地激励了我。然后我决定至少每年都来一次,至少去三四个国家。我要努力在10年内走访所有的非洲国家。我没法说中国将如何帮助非洲,以及非洲将如何从中国处获益。我来这里是单纯的以一个全球公民,一个企业家的身份,只不过这个全球公民有着超过20年的经验。我们的经验、想法和方法都能够帮助非洲的年轻人。我也开始思考,中国将如何以更有效的方式提供援助,中国已经在非洲投入了大量的精力。

当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说,我的家乡有很多医生会来非洲支援一年。如今的中国和非洲有很多相似之处,非洲可以向中国学习,中国是如何做到在过去20年飞速发展的,中国如何大规模地消除贫困等。但最重要的问题是,非洲不能依赖中国、欧洲或者美国,而是需要依赖非洲大陆上的人。如果生活在这里的年轻人有远见,有方法,想要做出改变,这才是能推动非洲大陆发展的关键力量。这是我对非洲大陆现状的一些看法,我们来这里目的是提供帮助。

Q:你提到说非洲可以从中国身上学到很多,那么能否具体到某一点上?比如说中国是如何帮助人们脱离贫困的?

A:首先人们要有远见,他们需要真的相信:经济改革,市场改革,实现市场化经济,让人们变富有是唯一的方式。科技可以赋予每一个个人力量。最开始科技只属于有钱人和大公司,而如今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任何人都可以低成本使用科技进行交流,能轻易进入市场。信息技术和网络的区别是,信息技术更多的是关于赋予富人和大公司力量,而网络涵盖的范围更广。这个世纪还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互联网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在几十亿人中普及开来。不得不说互联网的力量很强大。如果人们都能拥抱新技术,年轻人不惧挑战、勇于尝试,科技会有很大帮助。但归根结底,最重要的还是人们的态度,如果人们自己不想要改变,不想要创造未来的话,没人可以帮得上忙。

Q:你们仍然有让蚂蚁金服单独上市的计划吗?

A:未来可能会的,但不急于一时,短期内我们还没有这个计划。就蚂蚁金服而言,首先它非常盈利,其次成长状况非常健康。未来几年内,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以确保能有足够的资金投资未来。

Q:我们来稍微切换一下话题。你曾经说中美的贸易纠纷可能持续20年之久,现在你还这么认为吗?

A:我的意思是,如果两个大国不小心,中美关系的波动可能会持续20年,必须非常非常小心。对中美这两个大国来说,重要的是进行合作,促进经济发展,保证人们的生活质量,实现技术共享。过去很多年,中国和美国一直携手合作,即便存在问题也很正常,一点问题都没有反而才不正常。但我们必须解决问题,我们不应该制造更多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